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男人你不要!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江宝儿轻吸一口气,有些恼怒地看着坐在对面笑容可掬的男人。

    “有何不对?”尹兆圣耸耸肩。

    “你不能总是约我吃东西,”江宝儿噘起的粉唇足以挂上三斤猪肉,“我已经够圆了。”

    “为什么不行?”捧着俊颜,尹兆圣笑了,笑得江宝儿一阵脸红心跳。“能享用美食是种幸福,难道你没听过能吃就是福吗?”更何况看江宝儿用餐是种享受,无论吃什么都像人间美味。

    所以他是故意的。

    “那句话是对天生丽质吃不胖的人说的,”瞪着满满一桌美食,江宝儿真想尖叫,“像我这种小肉包必须懂得节制。”

    “小肉包?”薄唇勾起有趣的笑痕,尹兆圣挑眉。

    她形容自己的用词真可爱。

    “对!就是小肉包。”如何?够贴切吧!

    “我还记得……我从前挺爱吃肉包的。”漂亮的黑眸诡谲地落在她身上。

    白白嫩嫩的,咬一口好像不错。

    “耶?”他这句话怪怪的喔!有点挑逗的意味。他今天不太对劲,一改平时讥诮的语气,竟变得有些暧昧。

    江宝儿突然寒毛竖立。

    “好了,咱们废话不多说,”尹兆圣比出“请”的手势,“你到底要不要开始用餐?”

    皱起眉,江宝儿很不服气地瞪住他,美眸又亮又有生气。

    “真的不吃?”肯定就是这双亮得过火的眼眸吸引住他。尹兆圣忍不住想。

    他就不信她会拒绝。

    “吃,怎么可以不吃,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江宝儿没好气地咕哝。

    “噗!”忍不住低笑出声,尹兆圣真是爱极她这种不骄柔造作的性子,他简直把她抓透了呢!

    “自己身材好就拚命引诱别人吃,有机会也让你当肉包好了,”江宝儿嘀嘀咕咕,“这下子肯定又多一公斤。”

    “你在碎碎念什么?该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

    “没有,我没有说你坏话。”吃吃吃,干脆把她当猪养好了,她迟早有一天会从小肉宝变成大肉包。

    “我又不介意你圆不圆,你这样子很可爱。”尹兆圣忽地说道,半开玩笑的口气似假似真。

    又是这种话,他知不知道这样说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江宝儿泄愤似的用汤匙拌着石锅拌饭.

    长得太好看的男人果然是不道德的,他应该在胸前挂个牌子——

    生人勿近。

    “宝儿,你有男朋友吗?”尹兆圣试探地问。他已经想过了,既然她喜欢他,他也不讨厌被她喜欢,那么不如就……

    “没有,谁会看上我。”江宝儿摇摇头。

    “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扬睫瞥了他一眼,江宝儿咬牙回答。

    他问这些干嘛?今天该不会是鸿门宴吧!老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然后留下一堆疑问给她。

    “你会不会好奇交往是什么样的感觉?”尹兆圣布下陷阱,等她自己往下跳。

    “好端端的,你要我跟谁交往?”她皱眉.

    她又没对象。

    “例如我啊!”尹兆圣薄唇勾笑,好整以暇地瞅她。“要不要试试看?”

    “咳咳咳咳咳……”一口拌饭吞不下也吐不出来,江宝儿被他这句话吓得差点当场噎毙。

    “你还好吗?先喝水喘口气。”见她可爱的圆脸瞬间涨红,尹兆圣连忙将水杯递给她。

    和他交往有如此令人震惊吗?

    “尹先生,”好不容易喘口气,江宝儿再严肃不过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欺骗善良少女心是不道德的,虽说你的条件很好,但不代表你有资格这么做!”

    她义正词严的语气让他愣了三秒,他微微眯眸。“你觉得我欺骗善良少女心?”

    善良少女心?!这个词用得真……奇异。

    “难道不是吗?”江宝儿扬起小小的下巴。“请别开这种玩笑,虽然我是颗小肉包,但也是有尊严的。”

    绕了一大圈,原来她在怀疑他的诚意啊!

    “你觉得我是如此恶劣的人吗?”这一回,换他的尊严小小受伤。“以玩弄善良少女心为乐?”

    他特别强调“善良少女心”五个字。

    “我——我——”咦?见他微微铁青的表情,难道她误会他了?他不是……

    “小肉包,你太看扁我了,”生平第一次提出交往的要求却碰了软钉子,尹兆圣还真有些颜面无光。“若不是对你有兴趣,打死我也不会这样说。”

    反应迟钝的笨女人。

    “对我有兴趣?”江宝儿粉颊微红,声音明显收小。

    “要不然呢?”青筋微跳,尹兆圣抿紧唇线,“寻你开心?”

    何必语气这么酸呢?像他各项条件都优人一等的男人会对她提出交往的要求,她怀疑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嘿嘿!”气氛尴尬到了极点,江宝儿只能干笑。“真是抱歉,我以为……”

    “以为什么?”他没好气的问。

    “别凶我嘛!不然我向你赔罪。”原来他对自己有兴趣啊!她可以暗爽一下吗?

    “怎么个赔罪法?”他挑眉,双手环抱胸前,再多的赔罪也弥补不了他受伤的自尊!

    居然把他想成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啧!

    就说他有洁癖咩!

    “要不然我介绍女朋友给你认识,很适合你喔!”江宝儿笑得弯弯的明眸再现。

    “啥?”是她的思考逻辑异于常人,还是他资质驽钝所以不明白?她竟要介绍女友给刚向她告白的男人?!

    “于海瑶,艾玛第一美女,如何?有兴趣吗?”江宝儿甜甜笑问。

    俊颜气得微微扭曲,甚至还有呕血的可能。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提起海瑶,她为什么非得把他和她凑成一对不可?

    “我说过,我对于海瑶没兴趣。”这句话他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小姐!一分钟前他才提出交往的要求耶!她认真一点好不好?

    “耶?海瑶不好吗?”江宝儿似乎很烦恼的皱眉。

    “我没说她不好,只是没兴趣。”没兴趣!没兴趣!她是外星人吗?听不懂他的话!

    “噢~~”

    “你那声‘噢’是什么意思?”虽然认识她称不上久,但尹兆圣就是知道她的脑袋瓜里在转些鬼灵精怪的主意。

    “我是觉得你的人很好,所以才这样建议的,换作别人,我还不想帮海瑶介绍。”她嘀咕。

    所以他该谢主隆恩吗?

    “你没听过肥水不落外人田吗?”偏头想了想,江宝儿很认真的问:“像你这么好的男人被别人把走太可惜,不如留给我最好的朋友,我就是这个意思。”

    眼前突然一阵晕眩,尹兆圣只能说他哑口无言,既然觉得他很好,何必再转让给朋友?自用不好吗?!

    这个小女人的思考逻辑果然怪怪的,偏偏他对她却越来越有兴趣……

    他一定也怪怪的。

    ******bbs.fmx***

    “江宝儿!江小姐!”身后突然响起陌生的叫喊,正要将公文分送至各部门的江宝儿闻声回头,纳入眼帘的是名俊逸斯文的年轻人。

    “你好,你是——”江宝儿狐疑地朝他点头致意,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

    “你是六楼人事室的江宝儿小姐吧!”年轻男子气息有些喘,斯文的脸庞浮现可疑的红晕。

    “我是江宝儿。”

    “太好了,我还怕我认错人了,”他腼-地笑笑,“我们见过一次面,在去年迎新的聚餐上,你有印象吗?”

    “很抱歉,我不记得了。”江宝儿尴尬地摇摇头。

    那次的迎新聚餐倒不如说是海瑶个人的欢迎会,整个晚宴的重头戏都在海瑶一个人身上。

    每个新进男同事都直问海瑶有没有男友?喜欢什么样的对象?喜欢吃什么?连她喜欢什么颜色都问得一清二楚。

    虽然如此,她从来都没有嫉妒过海瑶,因为从高中开始,一直到大学毕业进入职场,海瑶一直都是大家注目的焦点,她早就习惯当一朵她身边不起眼的小野花。

    她真的已经习惯了。

    “你不记得我了?”他似乎有些失望,停顿了下,“没关系,我自我介绍,我姓周,周志铭。”他朝她伸出手。

    “……周先生。”江宝儿反应慢半拍地握住他的。

    聊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他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

    “你叫我志铭就好,别这么客气,”周志铭不自在的清清喉咙,“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我们一块儿出去用餐?”

    闻言,江宝儿明眸圆睁。

    咦?她最近桃花附身了吗?怎么到处都有人想和她一起吃饭?

    “你约我?”他有没有认错人啊?

    “是的。”被她晶灿的眸光瞧得有些失神,周志铭的话越说越小声。

    这女人的眸光好亮,有种勾人的光彩,这双眼睛看久了保证会上瘾,最好敬而远之!

    危险!危险!

    “那、那、那……”她很少被人约的,没什么经验,江宝儿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约中午好吗?”周志铭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下星期一中午没问题吧?”

    “啊?哦~~可以。”江宝儿吓了一跳,反应迟钝地点点头。

    她的确没什么经验啦!但是现在流行约人家用餐口气都这么硬吗?至少尹兆圣的态度就很和颜悦色啊!

    “那就这么说定,明天中午一楼大厅见。”有别来时的从容,周志铭转头离开的模样似乎显得有些狼狈,还不忘伸手抹去额角的汗。

    怪了,摄氏24度的适温他在流什么汗啊?江宝儿古怪地瞧着他的背影,嘴里嘟嘟囔囔的离开。

    轻靠在栏边,将楼下的一切全看入眼底,尹兆圣好看的薄唇扬起一抹冷弧。

    没想到那个小女人的行情还挺好的,走在半路都有人和她搭讪,看那个男人面色僵硬的模样,肯定是被她的狐狸眼给电到了吧!

    忍不住又多瞧了眼江宝儿的背影,尹兆圣修长的指尖在栏杆上敲了敲,一脸高深莫测地回身走入办公室。

    ******bbs.fmx***

    “江宝儿!都已经几点了,你到底要不要起床啊?”早晨七点零五分,窗外细雨绵绵,忙着张罗早餐的江母没好气的拉开大嗓门喊人。“你该不会想迟到吧!”

    “天还没亮嘛!”房间里美梦正甜的江宝儿用薄被盖住头,口齿不清的咕哝。

    “天怎么可能没亮?八成是你房间的窗帘又没拉开!”江母低骂,“江宝儿!你再不起床就甭想吃早餐了!”

    “好好好,我起床了。”收到母亲下达的最后通牒,江宝儿不甘不愿地坐起身,红扑扑的苹果脸上还有抹惺忪。

    “你昨天差点迟到,今天又睡过头,”见女儿终于着装完毕在餐桌旁坐定位,江母不悦地嘀咕,将手中放着吐司的盘子递给她。“一点警觉性都没有。”

    “24度适温下雨天,”江宝儿噘起粉唇,“特别好睡赖床天。”

    “你还胡说!”江母瞪她。

    江宝儿悄悄做个鬼脸不敢吭声,忽地,她看看自己盘中的全麦吐司,又看看对面丰盛的培根煎蛋三明治,她不服气的眸光迎上三明治的主人。

    坐在她正对面的是江宝儿的资优生弟弟江咏豫,此时他正挑眉回望她。

    “为什么你吃得特别丰富?我却只有全麦吐司两片?”江宝儿不甘心地问,居然连最基本的草莓果酱都没有。“就算你是考生,妈也不能偏心啊!我也是需要营养的。”

    “是你自己说要减肥的,我可是一点都不赞成,想吃就拿去吧!”江咏豫面无表情的将面前的三明治推到她面前,拿回她手中的那一盘。“还有我不是考生,我考上保送甄试了。”他不厌其烦地解释。

    闻言,江宝儿想起来了。

    最近老是被尹兆圣当猪养,的确是她自己提议要减肥的。

    “你吃吧!我吃全麦吐司就好,”江咏豫耸耸肩。

    “真的吗?培根煎蛋三明治要让给我?”听见他的话,江宝儿一脸感动,小时候果然没白疼他了。这个弟弟真贴心,人长得帅气、功课又好,还有副好心肠……

    难怪暗恋他的小女生这么多。

    “反正你再如何减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她那端还没感动完,江咏豫已经兜头泼桶冷水。

    什么叫作再如何减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你、你、你……”小手颤抖的指着他鼻尖,江宝儿圆圆的苹果脸瞬间气鼓。“江咏豫,你居然这样说我!你没听过长一岁就是长一辈吗?不!就算早你一分

    钟,我还是你姊姊,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

    江咏豫皱皱眉,不明白大清早的她在发哪门子的疯?应该是没睡饱头脑不清楚吧?

    他说的本来就没错,就算再如何减肥,他老姊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她还是一样活泼又爱笑,既然如此又何必一定要改变?她也没有胖到一定要减肥的程度啊!她只不过矮了点、圆了点……

    更何况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抱着硬邦邦的木头吧!肉肉的抱起来才舒服。

    “你们是吵完没有?如果吵完了,该上课的去上课、该上班的去上班,别在这儿闲嗑牙!”一大清早就听见他们吵吵闹闹,江母受不了的挥手赶人,“都给我出门去!”

    “可是妈——”江宝儿不依的皱眉,负气地瞪了弟弟一眼,“人家早餐还没吃耶!”方才顾着和他吵架,吐司连边都没啃上一口。

    “明天早点起来再吃吧!”江母眼明手快的收起盘子,“快出门,别迟到了。”

    “妈咪——”

    “我先出门了。”罪魁祸首江咏豫嘴里咬着全麦吐司,头也不回的开门上课去也,仿佛刚才的争执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的江宝儿看看母亲,又看看可恶的弟弟关上的家门,粉唇噘得可以挂三斤猪肉。

    早知道……早知道……

    她就先把全麦吐司给吞了。

    ******bbs.fmx***

    “宝儿,那天找你的男人是谁?”轻靠在走廊的栏边,尹兆圣垂眸瞅向只及自己胸前的小女人,状似不经意地问。

    “找我?”江宝儿缓缓眨了下美眸,一时间不明白他说的是谁。

    “就是在一楼大厅向你搭讪的男人啊!”薄唇笑得魅惑,黑眸里冷光乍现。

    可恶!居然还想装傻。

    “哦~~你说他呀!他说叫什么来着?我有点忘了,”江宝儿一副原来如此地点点头,忽地,灵活的眼珠儿一转。“咦?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总不可能是另一位当事人告诉他的吧!

    “我看到的。”扬起一抹诡谲的笑痕,尹兆圣深不见底的眸光紧紧锁住她的。

    “你看到?”微风轻拂过江宝儿及肩的长发,圆圆的苹果脸神情古怪。

    不是她好奇,而是这位总经理特助似乎真的太闲了点,连她跟谁说话都知道。

    他到底有没有认真工作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尹兆圣挑挑眉。

    “他和我是同期进公司的同事,据他的说法,我们曾在去年的迎新聚餐见过面。”

    “所以呢?”一堆借口,那个男人肯定心怀不轨。

    “所以他就……就……”江宝儿嗫嗫嚅嚅,眼瞳里映满他含笑的俊颜,有种诡谲的感觉。

    虽然尹兆圣一副笑容可掬、人畜无害的模样,但不知道听见她已接受对方的邀

    “他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去……”手心无端端泛起冷汗,江宝儿硬挤出笑容。

    怪了,平心而论,她也不曾见过尹兆圣生气的样子,她有什么好紧张的?!更何况,他也不见得会生气啊!

    说不定他不痛不痒,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

    “去哪儿?”已经有些没耐心,尹兆圣修长的指尖不住在栏边轻敲。

    叩叩叩……叩叩叩……有节奏的声响让人听得心惊胆跳。

    “一起去吃顿饭。”这句话江宝儿说得极小声,几乎是咕咕哝哝带过,巴不得尹兆圣没听清楚。

    “你答应了?”尹兆圣笑容倏地一敛。

    “耶?”她都已经说得这么不清不楚,他还听得懂啊!

    “你答应他了?”这一回尹兆圣的语气不再平静,似乎还透着抹严厉。

    “我、我……”心儿扑通扑通跳,江宝儿肩头微微一缩。

    尹兆圣的表情并不特别可怕,顶多没笑容而已,为什么她却有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

    “你还是别去吧!那家伙眼神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咬咬牙,尹兆圣尽量将话说得和缓,差点就露出青面獠牙的真面目。

    耶?是她错看吗?她怎么觉得尹兆圣温和的笑脸变得有些——

    狰狞?!

    “我的意思是……”发现自己差点本性毕露,尹兆圣清清喉咙,“身为你的朋友,我当然‘建议’你别去,这都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

    “安危?!”江宝儿眨眨眼,“我这么安全,谁会想对我怎么样?”

    “谁说你很安全?如果有人不懂得欣赏你,那是他还没发现你的好而已!”像他就很喜欢她啊!喜欢得不得了。

    该死的!他的口味彻彻底底的变了,放着一堆投怀送抱的美女不爱,偏偏看上这个整天想把他打包送给别人的怪怪小肉包!

    胸口热热涨涨的,好复杂的感觉在江宝儿的胸口翻涌,她连忙别过脸,怕他瞧见自己的神情。

    这样很不好喔!让她感动得想掉泪,如果她不小心爱上他怎么办?像他这种男人很容易让人动心,却连最基本的保固期和售后服务都没有,一旦他不再爱她,她肯定会心碎到发狂。

    这种爱情游戏她玩不来。

    “我说的话,你有听进去吗?”见她垂头不语,尹兆圣皱眉。

    “有、有、有……我有听进去,”江宝儿笑得极甜,将心里真正的感觉隐藏得很好。“我不会赴约,这样可以了吧!”

    “明白就好。”总算缓下脸色,尹兆圣轻哼。

    原本因喜欢她的灿烂笑脸,而抱着和她交往看看的心态,如今却演变成一场战役。

    “啊!对了。”江宝儿像是想到什么,笑咪咪的回头。

    “嗯?”

    “尹大特助啥时有空啊?”

    “怎么?要约我出去?”挑挑眉,他才不相信她会突然开窍。

    “嗯,是要约你出去没错,”江宝儿用力点头,眸底璀璨的光芒闪耀,“你何时有空和海瑶正式认识一下?”

    尹兆圣原本温和的笑颜顿时变得青面獠牙,漂亮的黑眸恶狠狠的瞪着她,瞪得江宝儿全身上下的寒毛肃然起敬。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对他提起于海瑶!

    “呃,你的脸怎么有点扭曲?”江宝儿悄悄退开一大步,心惊肉跳地说。

    救命呀!有人变妖怪了。

    ******bbs.fmx***

    热闹的卖场里,一对年轻男女已经僵持十分钟了。

    “这个比较好。”

    “这个哪里好?”

    “就是比较好嘛!”甜美的女声负气地回答。“你觉得不好吗?”

    “你说比较好就比较好吧!”青筋隐隐暴跳,尹兆圣很忍耐的掏钱付帐。

    他和江宝儿在街上巧遇,那时他正想买组新床套组,江宝儿立刻自告奋勇的要陪他一起挑选,但是无论她如何选,永远都是没有鼻子的KITTY猫。

    为什么他一个大男人要用KTTY猫的床单?就算不是粉红色,天蓝色的KITTY猫也让他很感冒。

    他该义正词严拒绝她才对,但……

    “你们的感情真好,”销售人员误会他们是情侣,含笑看了他们一眼,“很少男人愿意迁就女生用这种床单呢!”

    粉颊猛然烧烫,江宝儿心慌意乱地看向另一位当事人。“我、我们不是……”她结巴。

    “不是什么?”销售员手脚俐落地将床包组放入提袋里。

    “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声音越说越小,江宝儿嗫嗫嚅嚅:心底却有种莫名的窃喜,她肯定是疯了。“尹大特助,你还是别买这组,换个花色吧!”

    “我付帐了。”尹兆圣面无表情地瞅她,伸手接过销售员递来的提袋。

    “这样啊!”江宝儿的粉颊还是热烫烫的,乖乖的尾随尹兆圣走出店家,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很是舒服。

    “耶?天气很好啊!”仰望蓝天,她绽出甜甜的笑窝。

    “天气好就能让你这么开心?”尹兆圣没好气地问。

    他还在后悔买下的KITTY猫床包组。

    “当然开心呀!”江宝儿美眸眨呀眨的,“我这个人的喜恶很简单的,见到太阳就开心,见到下雨就心闷,想当初认识海瑶也是这样的好天气呢!”

    又是于海瑶。

    “你和她感情似乎很好,无论什么时候都将她挂在嘴边。”连把他打包送人也是想到她。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江宝儿深深吸口气,“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海瑶是转学生,因为太受男同学欢迎而受到班上女同学的排挤,常常一个人独来独往,孤孤单单的。”

    “你呢?你也排挤她吗?”尹兆圣明知故问。像宝儿这种滥好人的个性怎么可能排挤任何人?

    “我才不会呢!”江宝儿嘀咕,“有一次班上有位女同学的手表不见了,因为我是当天的值日生,大家都把矛头指向我,只有她一个人站出来替我说话,那时的海瑶真的帅毙了。”

    “女孩子的友谊啊!”尹兆圣挑挑眉,不予置评。

    事实上,女孩子的友谊最薄弱了,就算一件微小的事情也可以令长达数年的友情破裂.

    “那时我们说话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她却毅然决然的站出来为我辩解,从那一刻开始,我就决定要跟她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

    “虽然她的脾气倔了点,但她的心肠其实很好,只是个性很好强,不认输罢了。”江宝儿说道。

    “我从来没说她不好,只是对她没兴趣。”尹兆圣突然怀疑她会突然聊起往事有置入性行销的企图。

    “既然没有不好,为什么不喜欢她呢?”江宝儿美眸眨呀眨。

    果然!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考虑我呢?”有些恼火,他挑眉反问。

    “咦?”这个问题问得好,她的脑筋当场打结。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一直急着要把我往外推。”他继续冷声说道。

    “我喜欢你?”仿佛他说的是外星话,江宝儿的表情好震惊。“我只是欣赏你……”

    只是欣赏,不是喜欢……

    “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你每次看我的眼神摆明就是喜欢我。”尹兆圣冷哼。

    他最气的就是这一点。她明明喜欢他,却硬是想把他往外推。

    “有吗?我才没有。”江宝儿连忙遮住眼,皱眉,心慌意乱的。

    她的眼神有传达出喜欢他的讯息吗?她有吗?

    “有!你有!”他冷冷回答。

    她每次都用倾慕的眼神勾引他,等他上钩后就急急送人,怎教他不为之气结?!

    “我没有,我只是想把你介绍给海瑶而已,”江宝儿拚命摇头,快把颈子摇断了。“你别胡说。”

    “如果只是想牵红线,你为什么每次看到我就脸红?”非要他把话说这么明吗?

    “……因为天气太热。”

    “什么?”嘀嘀咕咕,完全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因为天气太热,所以我才会脸红。”壮起胆子,江宝儿回答。

    最好是因为天气太热!尹兆圣没好气地想。“走了!”

    “走去哪儿?”江宝儿从指缝中偷偷觑他。

    “随便!”咬牙回答,尹兆圣轻哼。

    他的脾气很好的,真的,但是每每遇上她的死脑筋就会忍不住失控。

    “江小姐,今天中午的邀约你真的不能去吗?”电话那头传来周志铭诚恳的声音。“只是单纯吃顿饭,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因为临时有事,所以不太方便。”江宝儿有些为难地回答。

    好吧!她承认二十三年来的行情不曾那么好过,要不是已经答应尹兆圣,面对周志铭的恳求早已心软了。

    “三十分钟的时间也抽不出来?”

    “三十分钟……”

    “见个面聊聊天好吗?”周志铭不死心的继续游说。

    “周先生,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可以直说,并不一定要请我吃饭,我不接受贿赂喔!”江宝儿半开玩笑地回答。

    周志铭沉默半晌,心思百转千回。

    他的确可以直接把目的说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极想再见她一面的冲动。

    他好想再见一次江宝儿亮得会让人心悸的眼眸。

    “真的连三十分钟也抽不出来吗?”停顿许久,他问。

    这一回换江宝儿语塞,人家都如此诚恳拜托,她再拒绝下去会不会太不近人情?

    更何况,今天尹兆圣和总经理外出洽公,他应该不会发现吧?

    “江小姐?”

    “我们十二点半在街口的阿婆干面见。”拗不过他的拜托,江宝儿还是妥协了,说完匆匆挂下电话。

    有种背叛的罪恶感在悄悄啃蚀她的心,她紧紧皱眉。

    “他是谁啊?”明芳好奇地问,“他找你很多次了。”

    “一个朋友。”江宝儿保留地回答。

    应该也不能算是朋友,才见过一次面,除了姓名啥也不知道,连他到底为什么非得约她出去也下明白。

    “宝儿,你最近行情不错,若有好男人千万要好好把握,”明芳关心地叮咛,“别迷迷糊糊的错失良机啊!”

    好男人?!哪来的好男人啊?她现在脑袋昏昏胀胀的,全被尹兆圣那天说的话给乱了套。

    她有喜欢他吗?她真的有吗?

    “你不是和人家有约?还不快去!”明芳看看腕表,“你该不会想迟到吧!”

    “对,我是该出发了。”回过神,江宝儿匆匆拿起包包,“我晚点就回来。”

    “慢走。”看着惹人疼爱的宝儿终于有男人追求,明芳安慰地叹口气。

    ******bbs.fmx***

    “你可以直说了,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江宝儿随便点碗面,含笑望着对面不自在的男人。

    周志铭不习惯地左右看了看,周围人来人往人声鼎沸,连说个话都要用吼的才听得见。

    他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来这种地方用餐。

    “周先生?”见他不回答,江宝儿好脾气地又问了声。

    “叫我志铭就可以了,叫周先生多生疏啊!”周志铭显得有些坐立难安,他仔细端详她爱笑的圆脸,果然一接触到她晶灿的眸子就一阵脸红心跳。

    闻言,江宝儿干笑两声,没真的照他的话喊他。他们应该还没有熟到直呼名字的地步吧!

    “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多认识你。”原本不是这么想的,话偏偏就自动的说出口,周志铭懊恼的皱眉。

    “认识我?”江宝儿好奇地笑了,甜到不行的笑窝乍现。

    她突然想起小红帽与大野狼的故事。

    小红帽问装扮成外婆的大野狼,“外婆啊外婆,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大呢?”

    “因为我要看清楚你啊!”

    “外婆啊外婆,你的嘴巴为什么这么大呢?”

    “因为我要一口吃掉你啊……”

    她该不会是那个可口好吃的小红帽吧?

    有些粗鲁地瞪着她的笑,周志铭看她的目光越来越古怪。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江宝儿扬眉。

    “听说你和于海瑶是好朋友?”不行!不管她的笑容有多甜都不能忘记自己真正的目的。周志铭深吸一口气。

    “嗯,我们从高中时期就是好朋友了。”江宝儿回他甜甜一笑,一点也不意外地道:“你想问海瑶的事?”

    “啊?”周志铭一怔,她问得还真直接。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海瑶什么?”她是个明眼人,当然猜得出对方约她的目的是什么?这种情形从求学时代开始就屡见不鲜,她早就习惯了。

    会对海瑶视若无睹、只喜欢她的人大概只有他吧!不知道他会对她有兴趣多久呢?一天两天?还是一年两年?

    思及此,江宝儿悄悄叹口气。她真的每次看他的眼神都充满喜欢吗?他的说法真坦白。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可以喜欢他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以!她拿竹筷敲敲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尹兆圣还是配海瑶最适合,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不可以想太多!

    有个太抢眼的男友是很辛苦的,整天担心受怕,她还是找普通一些的男人吧!

    “我想知道你有男朋友吗?”莫名其妙的在冒汗,周志铭回答。

    “我?”忽然回过神来,指着自己的鼻尖,江宝儿不禁错愕。

    啊哩!他问错了吧?他应该是想问海瑶才对。

    “耶?”发现自己问错对象,周志铭更紧张了,连忙抽张纸巾拭汗,“问你也可以。”他喃喃自语。

    于海瑶是他心中的女神,他一直想知道有关她所有的事情,所以才会想从江宝儿这边下手,哪知道等他见过江宝儿,他的如意算盘全乱了。

    在他脑海里的不再是于海瑶美丽的脸庞,而是江宝儿粲笑的眼眸,越是跟她说话,越是会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

    “江先生,你很热吗?”江宝儿试探地问。

    “啊?”

    “你说话有些语无伦次耶!”江宝儿看着他频频拭汗的动作,“你到底想问什么?”

    想问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因为他全乱了。

    “江小姐。”终于,他定定心神开口。

    “嗯?”

    “明天中午我们再碰一次面好吗?”他想知道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少?明天还是一样吗?还是只是一时的错觉?

    “明天?明天不行吧!”再和他碰面,她担心尹兆圣会摆臭脸给她看。

    “拜托你明天再和我见一次面,”周志铭用力地说,“一定要喔!拜托你了。”

    ******bbs.fmx***

    和周志铭的这一顿饭,江宝儿完全不懂意义在哪里?原本以为他是为了海瑶才非要约她出来不可,结果却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甚至还要求明天再碰一次面,真的把她给搞糊涂了。

    她自认不是很聪明,对太复杂的问题一向没辙。

    江宝儿一路咕咕哝哝地走出电梯,大老远就看见尹兆圣俊逸挺拔的身影,她明眸倏然一亮。

    “咦?他不是随总经理公出吗?这么早就回来了?”粉唇不自觉地微弯,江宝儿三步并作两步开心地奔过去。

    “是吗?的确很像宝儿会做的事情。”海瑶含笑凝睇眼前俊逸的男子,唇边绽开的笑容极美。“从以前她就有很强的正义感,明明个头这么小,却一点也不害怕。”

    “应该说她是少根筋吧!”尹兆圣皱眉,隐敛在眸底的,是对江宝儿满满的关心。“这样莽撞的性子真教人担心。”

    不过,他也是深受她这种率直认真的个性所吸引,不是吗?

    “宝儿是个好女孩,总会有男人知道她的好。”海瑶眨也不眨地望住尹兆圣,芳心微动。

    这个男人,无论是外貌、人品还是谈吐,都是她最理想的对象,如果他们能变成一对的话该有多好……

    “嗯,总会有人知道的。”没注意到海瑶复杂的心思,尹兆圣笑答.

    越靠近步伐放得越慢,江宝儿怔怔望着眼前极协调美丽的画面,心没来由的狠狠抽痛起来。

    原来他们早就认识了,那犯不着她介绍了吧!见他对海瑶笑得好温柔,温柔到扎疼她的眼。

    眼瞳里映满他们谈笑风生的画面,江宝儿咬紧唇,没有勇气开口叫住尹兆圣,只是很慢很慢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两人交错的刹那,尹兆圣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他很专心地低头听着海瑶说话。

    原本开心的情绪瞬间荡到谷底,江宝儿眼眶不争气地先红了半圈,忍不住回头瞥了眼相谈甚欢的两人,肺里的空气像瞬间被抽空了。

    胸口闷闷的,是心痛吗?她为什么会心痛?她不是一直很希望把尹兆圣和海瑶凑成一对?如今她如愿以偿了,她又为什么心痛?

    她应该要开心、要松口气、要祝福他们,因为王子和公主会有个如童话般的美好结局,而她就是见证者。

    泪水无声无息地滴落在她的手,炙烫的温度惊醒江宝儿,她直觉抚上泪湿的脸庞。

    她——居然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