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男人你不要!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可以放手了,”见已经脱离海瑶的视线范围,江宝儿揉揉被抓疼的手,“有什么话在这儿说吧!”

    “究竟怎么回事?你最近阴阳怪气的?”尹兆圣挑眉,很不甘愿地看着她的发心。

    她老是瞪着地板,难道地板对她而言比他还有吸引力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江宝儿说话有气无力。

    “你老是躲着我、避开我,要不然一开口就是把我跟于海瑶凑成一对,”尹兆圣微微眯细黑眸,“你该不会在打什么馊主意吧!”

    “什么馊主意?”对她说话就如此犀利,怎不见对海瑶那种温柔的笑?“我哪敢打什么馊主意?”她存心装傻。

    男人啊!无论话说得再好听,果然还是视觉性的动物,哼!

    “例如把我和于海瑶凑成一对。”他扬眉。

    “我才没有。”胸口闷闷的,还有些泛酸,江宝儿不服气地别开脸。

    明明他对海瑶也很有兴趣,那天不是还聊到浑然忘我吗?连她从身旁经过都不知不觉,干嘛现在却装出一副很勉强的样子!

    口是心非的家伙!哼!

    “不然你为什么无缘无故开始和我保持距离?”

    “才不是无缘无故呢!”咬咬唇,江宝儿喃道。

    “什么?”她这样像嘴里含着一颗蛋说话谁听得懂?!

    “不,没什么。”江宝儿摇摇头。现在这些已经没什么好说了,他现在的身分不再是她的朋友尹兆圣,而是海瑶未来的男友。

    他们还是保持一些距离吧!她想。

    “宝儿?”

    “你要跟我说的话就是这些吗?”江宝儿故作轻松,“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我们这样躲在小角落说话不太好。”

    他们哪算躲在小角落说话啊!尹兆圣有些不悦地眯细黑眸。她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对了,今天晚上的聚餐你会参加吧?”

    “……”

    “会吗?”

    “你希望我参加吗?”尹兆圣闷闷的问,越来越搞不懂她在想些什么,要被卖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该死的!只是一颗肉包为什么这么难追啊?

    “海瑶希望你能去。”江宝儿很小声地解释,深怕又引来龙颜震怒。

    “我的参加与否,关于海瑶什么事?”语气不自觉地强硬起来,尹兆圣浓眉锁得更紧。

    粉唇微张,江宝儿似乎有话要说,最后终究将话吞回肚里。

    “反正你一定要来喔!”江宝儿复杂地深深睇他一眼,转身奔向海瑶,不再回头。

    尹兆圣叉腰看着走远的江宝儿,俊颜铁青。

    这颗小肉包到底再搞什么鬼?!

    ******bbs.fmx***

    “刚才兆圣和你说些什么?聊得真久。”海瑶垂眸看着江宝儿,含笑问。

    “我们聊很久吗?”江宝儿吃惊地抬头。

    “嗯,你们聊了好一会儿。”

    江宝儿不安地回望海瑶,偏偏后者平静的脸庞读不出任何心思,她该不会发现什么吧?她应该隐藏得很好啊!“我们也没聊什么,只是之前有些误会罢了,现在已经没事了。”她云淡风轻地带过。

    “你和他有误会?是什么事?”海瑶似乎很有兴趣。

    “咦?”江宝儿有片刻的怔忡。这个误会说出来不太好吧!海瑶勉强也算得上是当事人之一。“其实也没什么,老实说我也忘了,哈哈!”江宝儿干笑两声。

    “是吗?你忘了。”意味深长地瞅了她一眼,海瑶不再多说什么。

    宝儿的头脑不算顶聪明,最让人佩服的却是她记忆力好得惊人,她现在说忘记,是真的记不得了?还是不想说、不能说?

    “兆圣答应参加晚上的聚餐吗?”顿了下,海瑶又问。

    “他应该会去吧!”江宝儿不确定地回答。

    他没说不去啊!

    “宝儿和兆圣的交情真好,我说不动的事,你一出面就搞定了。”海瑶轻拍她的肩。

    “不、不是这样的,”江宝儿急急摇头,深怕海瑶误会她和尹兆圣有些什么,“我跟他……”

    “你紧张什么,你们是朋友嘛!之前他时常来找你,混得熟络是一定的,”海瑶笑着看她。“瞧你急得脸都红了。”

    “嗯嗯。”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继续提心吊胆,江宝儿扬睫看了海瑶一眼。

    海瑶没有怀疑的样子,代表她没露出马脚-?!

    她偷偷喜欢尹兆圣的事绝对不能让海瑶知道,如果她发现自己是刻意让她的,她肯定会很生气。

    但是——两个人能幸福不是很好吗?何必让三个人痛苦挣扎?她是真的这么想。

    所有难过不开心的事交给她就好了,海瑶一定要幸福喔!

    ******bbs.fmx***

    北市著名的音乐餐厅里高朋满座,没有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也没有扰人心烦的嘈杂人声,Band低吟荡气回肠的情歌,小烛-上烛光摇曳。

    江宝儿很专心、很专心地低头望着手中的玻璃酒杯,TequilaSunrise橙红色酒液随着烛光呈现璀璨透亮的色泽。

    她低头抿了口,龙舌兰淡淡的苦味在舌尖漫开来。

    这种苦……淡淡的,如同她此刻内心的感受,一种无法说出口的苦。

    她的目光巧妙地避开对面众星拱月的男人。

    “这么说来你之前都待在纽约-!”一群年轻貌美的女生围在尹兆圣身旁叽叽喳喳,恨不得能迅速和他拉近距离。“好棒喔!我也想住在那里。”

    “那你要在这里待多久?一年?还是两年?”

    “工作结束我就回去。”额上青筋隐隐暴跳,尹兆圣还算有耐心的回答。

    其实,他快被这一群女人搞疯了,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尖锐的笑声都快刺破他的耳膜,而她们看着他的眼神就像饿狼盯着一块肥肉,恨不得马上将他生吞活剥。

    害他想和小肉包说句话都没有机会。

    “真巧,最近我也有去美国的打算,”闻言,被江宝儿安排坐在尹兆圣身边的海瑶,笑脸盈盈的朝他举杯,“到时有荣幸请你当导游吗?”

    听见熟悉的话题,江宝儿忍不住竖起耳朵等待他的答复。

    尹兆圣也会对海瑶说一样的话吗?说愿意陪她一块儿去自助旅行?!

    该死的,她快精神分裂了。

    她的心态真矛盾,希望他能和海瑶有像童话故事般的美好结局,又希望他会拒绝……

    “如果于小姐真的来纽约,我正巧也在那里的话,当然没有问题。”尹兆圣回答的很含蓄。

    咦?他没有正面答应!江宝儿美眸失神的望住他。原来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吗?请问她可以偷笑吗?

    不!不可以,她不能如此坏心眼,她应该要真心祝福他们才行。

    “那么我们就此说定-!”海瑶笑得极为妩媚,一时间其他女人相形失色。“Cheers!”

    “Cheers——”尹兆圣微笑,敛下的黑眸掩去心中真正的心思。

    他不该来的,和江宝儿各坐长桌的两端,根本连话都说不上半句,身旁倒是围了一群对他虎视眈眈的秃鹰。

    眼睁睁看着尹兆圣和海瑶似乎郎有情妹有意的互望着彼此,有种酸到不能再酸的感觉在江宝儿心中泛滥,让她胃都痛了。

    不对!这真的是胃痛,倏然狠狠绞紧的胃让她痛白了脸。

    和隔壁的朋友低声说了两句,江宝儿悄悄的离席了,没注意到有双黑眸正盯住她不放。

    ******bbs.fmx***

    好痛!真的好痛!眼前的世界朦胧一片,江宝儿捧着胃缓缓蹲了下来,小小的肩头缩起。

    偏偏她的手机没电了,连想找人载她回家都不成。

    不行!她走不动了,就让她痛死在这里好了,她真的无力再走了。江宝儿负气的想。

    “江宝儿,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蹲在路边做什么?”身后传来她不会错听的独特男性嗓音,她闻声回头,等她看清来人的俊颜后,眼泪无预警的扑簌簌落下。

    “尹、尹兆圣。”最后一个字她几乎哽咽地说不出来。

    “你闷声不响的跑出来,就没想到别人会担心吗?”咬着牙,尹兆圣一脸不悦地大步朝她走近。

    这颗小肉包真了不起,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撩拨起他的火气,把他隐藏起来的一面全给逼出来。

    “咦?你哭了?”

    他怔住。

    “我……胃痛。”脸都哭花了,但一看见他,她还是开心地露出笑容。

    他是特地出来追她的吗?她可下可以这样想?

    “你胃痛?”见她脸色苍白如纸,掌心还冒出薄薄的冷汗!尹兆圣原本咬牙切齿的神情一敛。

    “嗯。”汪汪泪眼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瞧上去可怜兮兮的。“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呢?”尹兆圣没好气地反问,在她身边蹲下,“还很痛吗?我先送你回家!”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跑出来?你方才不是温香暖玉抱满怀,开心得很?”虽然很高兴看见他,但江宝儿还是忍不住语气带酸。

    所谓的左拥右抱也不过如此吧!她酸溜溜想。

    开心?她是哪只脱窗的眼睛看见他开心了?!

    “你还敢说!什么温香暖玉,分明是一群饿狼争肉骨头。”尹兆圣越说脸色越难看,但见江宝儿已痛得脸色苍白如纸,他也不好再发作。

    今天就暂且放她一马,明天再来算总帐。

    “我的车停在前面,我先送你回去。”略显粗鲁地抹去她颊上的泪痕,尹兆圣的心没来由的抽疼。“你真的没事?”

    她苍白的表情仿佛随时会晕厥似的。

    “我、我站不起来。”想站起,偏偏只要一动,她的胃就像绞成麻花辫似的,她勉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可以请你扶我一把吗?”

    “我背你吧!”尹兆圣想也不想地说。

    “啊?”

    “你痛得不能走,不如我背你吧!”

    “我很重的,还是不要!”一听见他要背她,江宝儿咬紧唇硬是要站起,深怕自己一点都不轻盈的体重会压坏他。

    “都痛到站不起来的人,还想走去哪儿?”尹兆圣抓住她的手,“我背你。”

    “不……”

    “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尹兆圣漂亮的黑眸微微眯起,“我可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我知道你不是。”隐藏在上好质料衬衫下的宽厚胸膛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就让我背你。”

    胃很痛,还要花脑筋和他辩驳,江宝儿蹙紧眉。

    “还是你打算跟我僵在这儿,直到痛死为止?”他很故意的摊摊手。

    这个家伙居然在这种时候威胁她!虽说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还是觉得他的嘴巴坏到极点。

    不知道他对海瑶说话也会这么坏吗?!

    “考虑好没有?”

    江宝儿犹豫了会儿,终究还是攀上他的背,毕竟小命还是比较重要。

    “没你想象中难吧!”他笑。

    “嗯。”咬紧唇,江宝儿只能回应模糊的单音,在他背起她的刹那,她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发软,眼眶有些微红。

    其实自己是很喜欢他的吧!她后知后觉才发现,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

    “你是第一个背我的男人。”沉默许久,她用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低语,隔着薄薄的衣料,他的体温传人她四肢百骸。

    好温暖喔!

    “你说什么?”尹兆圣回头。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不!我是说……”江宝儿用力将泪水眨回眼眶里,“我能靠在你的背上吗?”

    “当然,只要你能舒服些就好。”啥时转了性子,会对他撒娇了?尹兆圣挑眉。

    闻言,江宝儿轻轻靠向他温暖宽阔的背,闭上发热的眸子,嗅进他身上好闻的气味。

    夜深了,路上人烟稀少,街灯将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这世界静谧得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如果可以,她好想好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当然,如果他的背没被她压扁的话。

    “宝儿?你睡着了吗?”见她很久不再出声,尹兆圣轻声问。

    “……”

    “该是睡着了,我的背有这么舒服吗?”得不到回答,他喃喃自语。

    悄悄睁开沾染水气的美眸,江宝儿环住他的手不自觉的收紧。

    只是一个晚上!就让她偷偷霸占他一下下、贪恋他的气息,应该不算背叛吧?

    明天……明天她还是会把他还给海瑶的。

    就让她偷偷贪恋一下吧!

    ******bbs.fmx***

    打开门,江母看见的是一个好看到没天理的男人,足足愣了三秒钟。

    “伯母你好,敝姓尹,是宝儿的朋友,我是送她回来的。”尹兆圣绽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宝儿的朋友?”因为对方实在太养眼了,江母好半晌才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

    “妈,因为我胃疼的老毛病又犯了,所以麻烦他送我回来。”江宝儿小小的个头挤进他和母亲之间。

    “你又闹胃疼了?”护姊心切的江咏豫立刻凑过来,“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闻言,尹兆圣狐疑地瞅了江宝儿一眼。

    原来她的胃疼是老毛病啊!瞧她平常健健康康、活蹦乱跳,怎么也不像有胃疾。

    “这么晚了,是小朋友该睡觉的时间,怎么可能麻烦你?更何况……”江宝儿神情复杂地看向尹兆圣,“有他送我回来。”不乘机留下一些美好回忆,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的心机很重吧!呵!

    听见江宝儿的话,江咏豫犀利的眸光落在尹兆圣身上,开始打量起他。

    他就是害他家猪头老姊得自闭症的家伙吗?看起来还人模人样,不讨人厌啊!

    挑挑眉,尹兆圣对他直接的探询眸光欣然接受。

    “妈,我想和尹先生说句话,等等就进去了,”江宝儿半掩起门,哭过的美眸直勾勾望入尹兆圣深不见底的黑眸。

    “你叫我尹先生?”有些讥诮地挑眉,很显然对她的称呼很不满意。

    “今天晚上的事,请你别告诉任何人。”小手不安的交握,江宝儿说道。

    “今天晚上我们有发生什么事吗?”她的话没头没脑,任谁也听不懂,尹兆圣皱眉。

    “总而言之什么也别说,”她的胃还在泛疼,却必须说出让自己更心痛的话,真伤脑筋啊!“就当作你没在路上遇见我。”

    “你在胡说什么?你真觉得我是‘碰巧’遇见你吗?”他是刻意出来找她的,难道她没有感觉?这女人真是笨得可以。“为什么不干脆说我们装作不曾认识好了!”

    他没好气地说,有种想剖开她脑袋,看到底装些什么的冲动。

    “要这样也可以。”江宝儿有些失神地低语。

    “江宝儿,有种你再说一次!”他咬牙切齿地瞪她。

    “兆圣,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应该可以吧!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他沉下的俊颜还真是吓人啊!江宝儿微微瑟缩了下。

    奸吧!她承认她很没种,反正她是不会找死再说一回的。

    “兆圣,我发现你之前说得很对,是我太笨了所以没发觉,可惜现在已经太迟了,你记得对海瑶好一点。”

    额上青筋狠狠暴跳,随时有啪一声断裂的可能,尹兆圣一言不发地瞪住她,总觉得自己快气成青面獠牙的恶鬼。

    她到底是哪一根神经接错线了,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鬼话,既然觉得他的话是对的,又干嘛要他对海瑶好一点?

    是他理解能力太差,还是她的表达能力有问题?!

    “江宝儿,我不懂这和于海瑶有什么关系?”他可以掐住她的颈子用力摇一摇吗?

    “你可不要辜负海瑶喔!不然我会找你算帐的。”

    这女人是单行道吗?只说自己听得懂的话。

    “记住,今天的事别对任何人提起!尤其是海瑶,千万记住啊!”话声方落,她就像夹着尾巴的小狗飞快的闪进屋内,将门关上。

    这样就好了,再接近他,她担心自己会更难过,谁教她的反应慢,没发现自己已经好喜欢、好喜欢他了。

    好痛啊!咬着泪,江宝儿靠着门缓缓坐下。

    不过,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心痛还是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