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好男人你不要!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当作我不曾喜欢你!

    虽然只是短短九个字,她却太低估其杀伤力,这句话把她打落心碎的痛苦深渊。

    她原本以为将他让给海瑶是最最心痛的事,但是她错了,真正教人心痛的,是尹兆圣说不再喜欢她的刹那……

    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她的世界仿佛崩塌了。

    江宝儿捂住双耳,闭上发热的眼眸,这已是三天前的事了,偏偏这句话像条冰冷的蛇紧紧缠住她,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响起——

    你我就当普通朋友吧!

    就当作我不曾喜欢你!

    “宝儿?江宝儿?”发现她脸色不太对,明芳担心的低唤,拉开她的手。“你还好吗?宝儿?”

    “我没事。”江宝儿勉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宝儿。”就是这种笑容才教人更担心。

    “尹特助又来找海瑶了!今天是第二次了吧?瞧他们的样子似乎进展神速喔!”沛玉一脸惊讶的回头,“宝儿,尹特助之前不是都来找你吗?怎么突然变成找海瑶了?”

    被沛玉无心的话问得哑口无言,江宝儿脸色微白。

    “沛玉!”明芳警告地瞪她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他来找我也只是为了海瑶,”笑着说出最合理化的谎言,江宝儿假装忙碌地低下头,不愿看见在门口卿卿我我的两人。“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尹兆圣果然言而有信啊!从允诺她的第二天起就对海瑶表现得十分殷勤,嘘寒问暖、相约出游,把每个追求的动作做到最彻底,彻底到——

    摆明做给她看!

    他非得这么欺负人才甘心吗?

    “宝儿,别理沛玉,她是粗神经的傻大姊。”明芳连忙说。

    人家都已经够难过了,她还在人家伤口上撒盐!

    “我哪是傻大姊?我什么也没说啊!我只是好奇的问宝儿而已。”沛玉一脸状况外,仿佛被嫌得很无辜。

    “还说不是傻大姊!”明芳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明芳,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没事,”江宝儿笑笑,拿起公文封站起来。“我去一趟总务室。”

    “今天下班门口见-!”走近两人,尹兆圣特有的嗓音在耳旁响起。

    “好,”海瑶点点头,和江宝儿打招呼,“宝儿,要出去啊?”

    “嗯。”江宝儿笑了笑,眸光冷不防迎上他的,肺里的空气瞬间抽光。

    深不见底的黑眸里读不出任何情绪,一如他平静无波的表情,他就这样冷冷的瞧着她,仿佛在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明知道她会心痛,还故意表现给她看,这男人果然是无比坏心啊!

    ******bbs.fmx***

    “艾儿法从来没有叫兆圣-尹的员工,”电话那头传来罗伯粗哑的嗓音,“你确定他是由纽约派过去的人?”

    “我不能确定,但是他在查薇芬妮和帐款,这些都是事实。”抹抹额上的汗珠,钱总经理回答。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注意杰米就好,甭管别人。”

    “但是我担心会坏事啊!毕竟他的大动作已经惊动不少人,我怕……”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罗伯轻哼,“不是告诉过你有事我顶着吗?”

    “是、是。”唯唯诺诺的应声,钱总经理还是无法掩去心中的不安。

    “杰米最近的情况怎么样?”顿了下,罗伯问道。

    “他没什么异状,人很好,对什么事好像都没要求。”

    “是这样吗?”罗伯皱眉。

    “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没什么,记住跟着杰米,看他跟谁说过话,查过什么事,我都要一清二楚,该注意的地方我都告诉你了,只要盯牢他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史密斯先生,杰米他不是你的人马吗?你好像对他不是很放心。”钱总经理试探的问。

    “我当然不放心,他最近的举动很奇怪。”罗伯挑挑眉,“我猜他对我已不再忠诚了。”

    “啊!那怎么办?”钱总经理失声惊呼。

    “别慌,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语毕,罗伯挂上电话。

    “现在的情况如何?”许主任焦急地问。

    别怪她沉不住气,事情一旦曝光是要坐牢的,罪状第一条就是伪造文书。

    “你也都听见了。”钱总经理重重叹气。

    “难不成真的就如他所说放任尹兆圣不管?”

    “纽约总公司没这个员工,你不是也听得很清楚吗?”

    “不行,我对他不放心,我们绝对要想想办法。”许主任咬紧唇,焦躁的来回踱步。

    “你想到什么法子没有?”

    “给他一点小小的警告吧!”许主任眸底冷光闪过,“听说他和人事室的一个女职员走得很近,这是个很好的弱点。”

    “哦?你打算怎么做?”钱总经理兴奋地问。

    “你等着瞧吧!”许主任勾起一丝冷笑。“我会有办法的。”

    ******bbs.fmx***

    “……快掉下来呀!我并不想踹你!快点把我的东西给我。”额头轻轻顶着贩卖机,江宝儿有气无力的喃喃自语。

    想当初第二次和尹兆圣说话就是在这里,现在回忆起来多开心啊!她好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模样真是帅气极了。

    超喜欢的!

    可恶!江宝儿用力撞向贩卖机,看能不能将自己撞醒一点。她在难过什么啊?现在的情况如她所愿,她应该要开心、要快乐!男人嘛!到处都有,何必眷恋那一个……

    心中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偏偏还是快乐不起来,别说快乐了,她连笑容都挤不出来。江宝儿无声叹口气,眼角隐约泛起泪光。

    她是不是很笨、很呆、很作茧自缚?!但是如果换作他人,他们能有更好的选择吗?

    “江宝儿小姐!”身后猛然响起中气十足的声音,着实吓了她好大一跳,江宝儿错愕地回头。

    这男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啊!

    “周志铭?”他来这里做什么?一时间她想不起他是哪个部门的人。开发部?企画部?总而言之,他不该出现在这个楼层。

    “拨你的手机都转入语音信箱,我一直无法联络上你,所以特地过来看看。”周志铭好像很紧张,斯文俊逸的脸庞浮现诡异的红晕。

    “我的手机……遗失了。”就单单这个原因啊!江宝儿尴尬的笑笑。为了彻底断绝自己喜欢他的心意,她的手机目前都是处于关机状态。

    以免看到尹兆圣的电话号码会一时手痒,忍不住拨出去。

    “原来如此,我以为你在躲我。”周志铭露出松口气的神情。

    江宝儿皱眉.她开不开机很重要吗?

    “说也奇怪,这几天没见到你,我竟有些想念你的笑,”说着说着,周志铭的脸更红了,“咦?你是不是瘦了?圆圆的苹果脸都尖了。”

    请问她有幻听吗?好端端的,他干嘛想念她?

    此刻她已经够心烦了,不需要再多一个路人甲来插花。

    “江小姐,这几天我想了很多,我觉得……”周志铭有些腼眺,“我们交往吧!好不好?”

    “耶?”别怪她不解风情,但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神经接错线了,“你告白错对象了吧?你喜欢的人不是海瑶吗?”

    “我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但是和你相处后,我发现你也是个不错的好女孩。”周志铭非常诚恳地说。“所以,请你和我交往吧!”

    脑中乱烘烘的,生平第一次被人告白,江宝儿心中竟没有半点喜悦。忽地,她像是感觉到什么,直觉抬头望去!

    果不其然,楼上有双黑眸正冷冷的打量他们。

    “兆圣。”没想到会被他看见这一幕,江宝儿的心一阵慌乱,连忙收回眸光。

    好糗、好尴尬、好不堪喔!情况可以再复杂一点没关系,这又不是洒狗血的肥皂剧。

    冷冷的看着楼下的两人,尹兆圣薄唇紧抿成一直线,最后脚跟一旋,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哦喔!”江宝儿秀眉紧蹙,不懂事情为什么会超出掌控?

    “宝儿,你愿意答应吗?”这一头,周志铭还在痴痴等她的回答。

    心中百感交集,江宝儿深深凝睇眼前的周志铭。答应吧!内心有个声音不断呐喊,答应他就不会再如此痛苦。

    不是有人说过,最好的疗伤药就是展开一段新恋情?!

    “宝儿?”

    “对不起,我没办法接受,”沉默许久,江宝儿朝他深深一鞠躬,“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bbs.fmx***

    “没想到你的行情还挺好的,你们应该不是第二次碰面吧?”见小女人慢吞吞的爬上楼,尹兆圣讥诮地扬起笑弧,“如何?答应他了?”

    没想到他会堵在楼梯口,江宝儿脸色微微刷白,“……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呢?”尹兆圣挑挑眉,漂亮的墨黑色瞳眸读不出任何讯息。

    啊咧?要说什么?他的眼神冷冽如冰,她光看都快冻结成冰了,更别提有什么话好说。

    “怎么不说话?舌头被猫咬去了?”尹兆圣薄唇勾笑,“我记得你一向很能言善道。”

    “我没有答应他,事实上——”江宝儿轻吸一口气,对他,她没必要说谎。“我拒绝他了。”

    “哦?”只是简单的单音,尹兆圣不予置评。

    咦?是她错看吗?冷淡的黑眸似乎缓和了?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我们这样不太好。”不敢再多看他一眼,深怕自己不会说谎的脸会泄漏太多情绪。

    呜呜……原来自己是如此渴望和他说话,强烈得让她想拔腿就逃,再不走,她怕自己会狠狠抱住他。

    为避免以上尴尬的情况发生,她还是尽快闪人比较好。

    “慢,”巨掌一伸拦住她的去路,尹兆圣浓眉微蹙,“我们‘这样’?究竟是哪样了?我不懂哪里不好。”

    “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把我当成东西送给你的好朋友,”语气里没有不耐,多了丝她不懂的情绪,“还是为人作嫁的事你早习惯了,所以不痛不痒?”

    “请你别这样说,海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江宝儿低声辩驳。

    “我和她在一起你不会感到难过吗?别再欺骗自己了,我知道你喜欢我,你脸上的表情写得清清楚楚的。”

    下意识抚上自己的脸,江宝儿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可以说得如此大言不惭。“我不喜欢你。”她小小声的反驳,却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你不喜欢我?”又来了,他那种充满嘲讽的笑容,“说这句话之前麻烦抬头看着我的眼睛。”

    可恶的家伙,她能看他早看了,问题是她不能啊!光和他说话就心痛得想掉泪,更别提要和他四目相接。

    “你真觉得这样对海瑶公平吗?她被你蒙在鼓里,却不知道我们早已经……”粗糙的拇指轻轻抚过她的唇瓣,竟带起一丝难以言喻的电流。

    “你——”江宝儿美眸倏然睁大,急急躲开。

    他们早已经什么?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

    “看!我对你还是有吸引力的,你还是喜欢我的不是吗?”他扬起一抹恶劣的笑弧。

    “你别引诱我!”江宝儿负气地说。

    他怎能用自己的魅力诱惑她?真是太卑鄙了。

    “你明知道我对海瑶没兴趣,偏偏硬要把我往她那儿送,最后受伤的人会是谁,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你胆敢让海瑶受到伤害,我绝不会放过你!”闻言,江宝儿美眸喷火。

    “是你逼我的,”尹兆圣摊摊手,潇洒地转身离开。“谁教你明知不可为而为。”

    “尹兆圣!”咬牙切齿地低喊,江宝儿没想到他竞用海瑶来威胁她。

    此刻,心思各异的两人,谁也没发现有双含怒的眼眸正狠狠的瞪着他们。

    ******bbs.fmx***

    站在总经理特助的办公室门口,天蓝色的眼眸望住正专注于手边报表的尹兆圣,他迟疑片刻,伸手敲了敲门。

    “请进。”看见是他,尹兆圣似乎有些讶异。

    “抱歉,打扰你办公。”

    “不会,找我有事吗?”尹兆圣微笑。

    “尹先生,这个疑惑在我心中很久了,我们……曾经见过面吗?”他小心翼翼地问,打从第一眼见到这个男人起,他就觉得他十分眼熟。

    慢吞吞的扬眸,尹兆圣薄唇浮现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你觉得我们见过面吗?”他反问。

    “我们应该在哪儿见过,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杰米搓搓光洁的下巴,若有所思的回答。

    只可惜他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东方人在他眼里长得都差不多,他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这个男人散发出来的气息——

    恬静、优雅而且危险。

    “很抱歉,我没有印象。”尹兆圣似笑非笑的回答。

    “我明白了,或许是我认错人。”杰米搔搔头。

    “听说你是由纽约总公司派过来的人?”见他要走,尹兆圣笑问。

    “嗯?”他回头。

    “你觉得艾玛可以吗?”这句话他问得很含蓄,意思随人想象。

    “你是指能否通过总公司考核吗?”天蓝色的眼珠子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同了。

    “当然。”他还是在笑。

    “我还在审核当中。”这一回,杰米回答得很小心。

    “的确,仔细审核一点比较好。”尹兆圣朝他露出入畜无害的笑。“毕竟事关重大啊!”

    ******bbs.fmx***

    “陈婆婆,我帮你搬进去吧!”看见陈婆婆瘦弱单薄的背影,江宝儿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她。

    “原来是宝儿啊!”陈婆婆微笑。

    “交给我就好,你去忙其他事吧!”江宝儿很熟练地将推车上的纸箱抱起。

    “老是让你帮忙多不好意思。”陈婆婆腼腆的笑笑。

    “别客气,举手之劳嘛!”

    “那就谢谢你-!”

    “别客气。”

    将纸箱先搁在一旁的铁柜上,江宝儿打开影印室的灯,狭小的空间里空气窒闷,她搬来椅凳垫脚,好将纸箱整齐的摆在最上层。

    啪一声,灯光倏然熄灭,眼前一片黑暗,江宝儿瞬间僵住,正想回头,一股熟悉的香味窜进鼻内,随即被一道力量往前推……

    “痛……”不知踩到什么东西,江宝儿狠狠扭伤脚踝,剧烈的痛楚让她忍不住掉出眼泪。

    “告诉尹兆圣,叫他少管艾儿法的闲事,艾玛的事已成定局,这次只是警告而已,如果他再不听话,后果自负。”阴冷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江宝儿想看清楚对方,无奈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砰一声,影印室的门再度关上,还被从外头反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