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暴君魅皇 > 正文
终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契!」净玥已经数不清第几次从噩梦中惊醒,她的泪浸湿枕衾,背上冒出冷汗。

    身旁的床是空的,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度。

    「……」净玥虚软地倒回床上,梦中的他是那么真实,彷佛触手可及,而今梦醒,教她情何以堪?

    「娘娘,吃药了。」小唐子端着药膳进房,娃娃脸上神情复杂。

    其实他真的很气她毒害皇上,可是现在看她每日以泪洗面,不吃不喝,又觉得她好可怜。

    他呀!还真容易心软。

    「娘娘,喝药了。」他再唤。

    自从先皇死后,她被认定是救世的天女,追封为紫衣娘娘。

    「你搁着吧!」另一头传来她无力的声音。

    搁着?又搁着?每次搁着还不是原封不动地退回膳房。

    「娘娘,御医说您再下吃东西不行的。」虽然不想关心,小唐子还是忍不住道。

    死?净玥稍微拉回神志。

    死了是不是就能看见玄契?看见她的师父们?

    「娘娘,这是您上次摔断的那只玉镯,」小唐子扁嘴,将它搁在桌上,这是玄契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其实那天您不能怪皇上对您发脾气,那是皇上母后的遗物,他给了您,就代表他重视您,您碰坏了它,皇上的语气才会重了些。」

    听见他提起玉镯子的事,净玥彷佛又瞧见那天玄契将它套入她腕间时温柔的神情。

    好似才不久前的事情,怎么景物依旧,人事全非?

    见帷幔里没有声音,小唐子一怔。娘娘该不会睡着了吧?到底有没有把他的解释听进去啊?

    「娘娘?」他迟疑地唤了声。

    「嗯。」里头传出她哽咽的声音。

    原来在哭啊!小唐子扶了扶帽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其实皇上是最疼您的,这么多嫔圮,他什么时候可以容忍她们发脾气了?一不高兴就将她们打进冷宫里,哪会劳什么心、伤什么神。像上次莲园的事,奴才告诉他绢儿娘娘出事了,他还不理不睬,一听见您也在那儿,就马不停蹄地赶过去了。」

    「小唐子,够了。」她明白最残忍负心的是她自己,而不是玄契。

    小唐子耸耸肩,主子都说够了,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娘娘,要记得喝药,奴才告退。」

    净玥仍躺在床上没动,望着雪白的床顶,任泪一滴一滴地从眼角滑落。她到底哭多久了,是不是再哭下去都要哭出血来了?

    从出事的那天起,她就将自己关在房里,偌大的宫殿静谧没有人气,清冷的空气将她紧紧包围。

    「师父啊!徒儿为您复仇了,可是为什么徒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快乐?」她喃喃自语,响应她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如果徒儿告诉您,徒儿很难过,一点都不快乐,您会不会怪徒儿呢?」

    翻个身,净玥将脸埋在被褥里,汲取残余一丝属于玄契的气息。

    如果她不能承受没有他在身边的事实,她宁愿躲回睡梦中。

    不过,她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净玥端坐镜前,让宫女帮她戴上头冠细细地妆扮,紫红色的华丽宫服将她衬托得绝丽脱尘,彷若仙子下凡。

    她缓之又缓地眨眼,将泪眨回眼里。

    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她要随新皇上问天台祭天。

    「娘娘,时辰差不多了。」宫女恭敬地道。

    「嗯。」她起身,环顾这房间最后一眼。

    是啊!她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屋子这么安静,安静得连一点生气都没有。玄契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醒来,感受到的又是什么样的冷情与寂寥?

    一直都是他给她受。

    「娘娘。」宫女又唤了声。

    「走吧!」净玥转身出房。

    新皇登基的仪式繁琐而冗长,问天台下挤满了围观的群众,他们兴高采烈、争先恐后的,就为了一睹新皇帝的风采。

    「天女!是天女耶!」群众里,不知是谁先大声开口。

    「快谢谢天女解救我们。」

    「谢谢天女……」无数百姓双掌合十,虔诚地祈祷,「感谢天女保佑我国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祈求上苍保佑天女长命百岁。」

    拾阶而上的步伐一顿,净玥透过面纱望着那些激动的百姓。她的头很昏,他们的声音忽远忽近地传进她耳内。

    她是天女?她是吗?玄契的死真的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有天灾人祸?

    从小她就信佛,却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怀疑神佛的存在。

    她没有发现,人群中一双炽热的眼眸,深深地凝住她。

    祭天的祭文像念了一辈子般的冗长,不知过了多久,震耳的喊声唤回净玥的神志。

    「吾皇万岁万万岁。」底下的群众及百宫皆跪伏在地。

    在她心思飘忽的时间里,繁冗的仪式已然结束。

    「多谢天女解救百姓于水火。」新皇帝含着笑,诚恳地道。

    背着光,他的面貌让净玥瞧不清楚,她盈盈一福,没有答话。

    杀了玄契,对天下百姓是一大福音,对她而言呢?硬是将她推入痛苦的深渊吧!

    「皇上,」她掀开面纱,绝美的容颜教他眼睛一亮。「净玥有一事望皇上成全。」

    「妳是本国的救命天女,只要是妳的要求,朕一定帮妳办到。」新皇帝明快地道。

    净玥轻浅一笑,摘下珠冠,脱去外袍,露出一身白衣素裙。

    人群中,闇黑的瞳眸一闪。

    「您这是……」新皇帝怔住。

    「净玥是先皇的侍妾,」雪白的裙裾及乌亮的青丝随狂风飘扬,形成一幅凄美的景象,「先皇驾崩,净玥不该独活,请皇上成全。」

    「万万不可!」新皇帝一惊,伸手欲抓住她。

    净玥退后一步,晶盈的泪从颊边滚落。「对天下人来说,先皇或许是暴虐无道的昏君,可是对民女而言,他是无人能取代的皇上,他既不在这个世间,净玥独活也没有意义。」

    「净玥姑娘……」

    「就让净玥欠先皇的、负先皇的,全在问天台一次还给先皇。」净玥盈盈一福,猝不及防地反身投下问天台。

    「别……」抢救不及,在众人的惊呼中,净玥宛若一只折翼的白蝶,跌落万丈深渊。

    泪从她眼角飘落,她不能不顾师父们的仇怨跟玄契在一起,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他共赴黄泉。

    人群中,一条墨黑色的身影向上拔掠而起,提气纵身往她跌落的地方扑去。

    那个谷到底有多深,他都不敢确定,那个女人做了什么蠢决定?

    木屋内,袅袅白烟升起,混合着浓郁的草药香。

    俊美的黑衣男子静静地靠在窗前,看着床上依然沉睡的净玥。

    他以为她是恨他的,是什么理由让她非要跳下问天台不可?

    「嗯……」浓密的长睫颤了颤,蹙着眉,她低吟。

    玄契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

    连梦中都会掉泪,她还真爱哭呢!见她有转醒的迹象,他退入阴暗的角落。

    「我……死了吗?」她低语,甫睁开眸,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姑娘,妳还活着。」刻意压低的音量,教人无法分辨。

    「我还活着?」惊讶地坐起,净玥不敢置信地检视自己,「怎么可能?」

    她该摔落万丈深渊尾随玄契而去不是吗?

    「我救了妳。」那人又道。

    「什么?」她失神地重复。

    「是我救了妳。」他好脾气地道。

    「你不该救我。」净玥哀伤地垂下螓首,眸里聚满水气。

    她还活着呀!活在没有的玄契的地方。

    瞄了一眼她的素衣白裙,黑衣男子蹙眉。「姑娘是故意寻短见?」

    「嗯。」望着门外的眼眸如此的空洞,彷佛救她是种罪过。

    不自在的清清喉咙,他不希望她为他的死而自责,她要自由,他给她自由,仅此而已。

    「今天是普天同庆的好日子,有什么事非要今天寻短见不可?」

    他的声音有些熟悉,净玥转过头,想瞧清他的脸。「对天下人来说,今天或许值得庆祝,对我而言却不见得如此。」

    「姑娘如果有心事,说出来或许能让在下为帮姑娘分担。」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她摇头,往门外走去。

    她的问题谁也帮不上。

    「姑娘,妳要上哪去?」见她要离开,黑衣男子想追上去,顿了顿还是留在黑暗里。

    「上哪儿都成。」她头也不回的说。

    「既然上哪都成,何不留下来?」他想也没想的出声挽留。

    一月未见,她瘦了,瘦了好多。

    净玥古怪地往他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轻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我是想姑娘才刚受到惊吓,应该多休息一阵子调养身子。」

    缓缓地收回目光,净玥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无所谓,我的身体好或不好都不重要了。我很感激公子救了我,可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不能久留。」

    「重要的事?」

    「我--」长睫眨了眨,外头阳光刺眼,「要去上坟。」

    喉头一紧,黑衣男子眼中的眸光一闪。「姑娘要去上谁的坟?」

    「我夫婿的坟。」

    黑衣男子微微一震,「原来姑娘已经婚配了,」他清清喉咙,「不过他有坟吗?」

    净玥扶住门边,瞇眼想瞧清男人的模样。

    他的话击中她的痛处,的确,玄契的死像团谜,没有人知道他的尸首在哪里,只为他盖了衣冠冢,可是大家还是欢天喜地地迎接新皇登基。

    窒人的沉默笼罩着两人,好半晌,黑衣男子才又缓缓地接口。「他是天下人得而诛之的暴君。」

    她并没有说是谁,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净玥恨恨地低喊,「你没有资格这么说他!」

    被她的激动所震慑,黑衣男子怔住。

    「不管天下人是怎么看他,他都是我最深爱的男人,他是暴君也罢,昏君也罢,没人能取代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可能是心情起伏太大,她头晕目眩地蹲下身子,「对我来说,玄契就是玄契,其它什么也不是。」

    「妳寻死也是因为他?」黑衣男子涩涩地问:「为什么?妳不是一心要离开他,置他于死地吗?」

    「没有他在身边,和死又有什么分别?你不应该救我的。」想到自己又是孤单一个人,再也感受不到他的笑、他的温暖,她的心就痛得无以复加。

    「姑娘信佛不是吗?」黑衣男子柔声道,「应该知道自尽的人死后将锁进枉死城,妳这样又真的能遇见他吗?」

    净玥猛然抬起螓首,这温柔的语调如此熟悉,说不认得是骗人的。

    她曾夜夜盼他入梦,却一次也不能如愿,现在会不会真的近在眼前?

    颤抖着身子,她慢慢地走向隐藏在角落的模糊影子,每一个步伐都像被铁链拖住般沉重。她期待,更害怕,如果他不是玄契,自己会不会在这一瞬间崩溃发狂?

    轮廓渐渐清晰,净玥忘了呼吸、忘了动作,只能直勾勾地望入那双熟悉的黑瞳。

    被她凝住的眼震慑住,舔了舔干涩的唇,玄契想找理由告诉她,他依然健在的原因。

    净玥激动的紧紧抱住他,泪水浸湿他的衣襟。

    是上天听见她日日夜夜的祈求,所以才让她梦见他吗?他的心跳、气息,如今她都能深刻的感受到,而今就算要她减去三十年寿命来换她也愿意。

    如果投下问天台才能看见他,那么她投下问天台是对的。

    「净玥……」她从不曾如此紧密地抱他,彷佛溺水的人抱住浮木般不肯放开。

    「不放不放,再也不放了。」那日她从昏迷中醒来,他却早已不见踪影,那种被孤单遗留下来的恐惧,她再也不要尝一次。

    「净玥,这不是梦,」他苦笑,「我不会不见。」

    净玥扬起憔悴的小脸,瞅得他的心都疼了。

    「这不是梦?」她喃喃重复,那么他真的是还好端端的活着?

    「是,我还好好的活着,」强忍住吻她的冲动,他抹去她的泪,「所以我不会消失。」

    「那么驾崩是……」她脑中浑沌一片不能思考。

    「那是一场戏,让我退下皇位的戏,」他拉她在床旁坐下,「我不喜欢宫里的生活,刚好顺着洪谨全的意假戏真做。」他解开她心里的迷惑,「李世运、洪谨全,以及妳看见我亲手杀死的吴大人,他们三人都是从小在我父皇耳边进谗言的小人,什么天狗食月生的孩子就是妖孽转世,害得我好几次都差一点被推出午门斩首。要不是父皇还念在父子之情,只在我背上烙下印记,代表孽子永久逐出宫廷,恐怕我早成了刀下冤魂。」

    他顿了顿,嘲讽的笑浮上唇边。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竟当上了皇帝。既然他们说我是妖孽,我就真的做妖孽顺他们的意,但是那些帐,我一笔一笔算得清清楚楚!洪谨全有先见之明,知道下一个目标就是他,所以先下手为强,想要藉妳的手来除掉我。」

    她疑惑地问:「既然你知道那杯有毒,又为什么要喝下那杯酒?」

    「妳不是一直想离开我?是我一直放不开妳……」他轻轻画过她的眼眉,「我想那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收下他的毒药,」净玥想起他喝下酒的那一刻,心再度揪疼了,「我不应该迟疑,不该想要为师父们报仇。」

    小唐子的话重新回到她脑海--

    天下人都可以说皇上负心,就是妳不行。

    如此偏激执着的人,偏偏只对她一个人好,她还要奢求什么?

    「净玥,妳没有错,」她心慌意乱的样子让他不舍,「我早就知道了,我是顺着戏演的。」

    净玥狠狠地咬住唇,淡淡的血腥味在舌间漫开。

    「妳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跳下问天台吗?」

    「因为……」想到这一个月来的肝肠寸断,泪水又在眼中凝聚,「因为没有你。」

    玄契一怔。

    她刚刚说什么?她不是恨他入骨?连多留在他身边一刻都不愿意?

    净玥重新扑进他怀里,紧搂住他劲瘦的腰腹,用力得彷佛他是空气,怕他随时都会消失不见,「我不能不顾师父们的仇怨而跟你在一起,我能做的就是和你一起走。」

    闻言,玄契剑眉锁紧。

    「妳真傻。」他如果没去问天台观礼,这下不就真的天人永隔了?

    听到她不顾一切地跳下问天台,他光想象全身的血液都冰冻了。

    「妳还要跟着我吗?」他搂住她,顶住她的发心,「我已经不是皇上,无法给妳锦衣玉食的日子,这样妳还要跟着我吗?」

    「嗯。」净玥轻轻地颔首。

    不放不放,她说什么都不放了啊!

    支起她的下额,他深深地吻上睽违已久的红唇。

    绕了一大圈,她是爱他的。

    「你不是说要许我一个愿望?」贪恋着他的气息,净玥低喃。

    「我不是皇上了,妳的愿望可能要小一点。」轻轻刷过她的唇,玄契微笑。

    「我希望你能让我一辈子待在你身边。」她酡红着脸道,「就你跟我两个,没有别人。」

    满意的更加深唇齿问的缠绵,他还是把她宠得贪心了不是吗?

    她不要母仪天下,却要独霸他一个。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的额抵住她的,他轻声却坚定地允诺。

    「皇上……不是--我说爷,药煎好了,要不要给净玥姑娘服下?」小唐子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甫进门,就看见玄契凌厉扫向他的眸光。

    还不滚!他用眼神表示。

    小唐子肩一缩,连忙退出门外。

    嘿嘿!没事没事。

    风很凉,花很香。

    今天万事皆宜,大吉大利。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