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丫头三十六变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腊月天,细雪纷飞。

    已经连续降下好几天的雪,覆上一层薄冰的山道湿滑难行,一辆红顶马车在小道疾驰,即使车体摇摇晃晃有翻覆的危险,但仍没有放缓速度。

    “屠大哥,我们已经赶了大半天的路,你猜这山头还有多高?”方喜呵口气搓搓发冻的掌心,回头问身旁驾车的方脸大汉。

    “不知道,照老樵夫的说法,只要登上山顶就会看见那间竹篱屋。”屠三宝摇摇头,手中长鞭子在半空扬了半圈,重重落在马臀。

    车速加快,车体摇晃得更厉害。方喜一手扶住车沿,年轻脸庞浮现狐疑。“屠大哥,你觉得毒皇司徒君烨真会住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吗?”

    在他想像中,那种大人物应该住在仆役成群的豪华大宅院,怎会隐居在这种冰天雪地的荒山里?

    “但愿如此。我们已经整整找了两个多月,几乎翻遍这一带所有的山头,如果再找不到司徒君烨,朱爷恐怕……”话到嘴边顿住,两人互看一眼,谁也没把心中最担忧的事说破。

    “不过既然司徒君烨待在高山上,朱爷又怎么会中毒皇特有的毒针?”沉默片刻,方喜又有问题。

    “根据朱爷的说法是有名小贼暗算他。找大夫看过后,大夫表示的确是司徒君烨特有的毒针没错。”屠三宝解释。

    闻言,方喜搔搔头,不知怎么,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倘若朱爷真得罪毒皇司徒君烨,凭他的本事大可以直接送朱爷去见阎王,又何必留他活路?

    “屠大哥,既然是司徒君烨下的手,他会肯救朱爷吗?”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得试试看,这蛊毒除了司徒君烨本人之外,只剩药王南宫颖能解,而南宫颖行踪飘忽,比司徒君烨更难找千倍。”

    “喔!”方喜应声,不再说话。两人都担心再晚个一时半刻,恐怕还来不及见到毒皇司徒君烨,车厢里的朱爷会先双脚一蹬去见阎王。

    好不容易登上山顶,骤降的气温冻麻人的四肢。远处,一间竹篱小屋白烟袅袅,在朦胧云雾中显得虚无缥缈。

    “屠大哥,我看见了!我看见老樵夫所说的竹篱小屋!”方喜兴奋地跳下马车。

    “应该是这里没错。”

    “我这就去请司徒君烨出来救命!”方喜急忙冲上前。

    “慢点!”屠三宝眼明手快地拉住莽撞的方喜。“你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去,是不要命啦?”

    他不要命不打紧,可别把他的命一块儿赔进去。

    “我只是──”方喜想解释。他是心急啊!

    “你知不知道为何司徒君烨医术这么好,却不叫医皇,而叫毒皇?”屠三宝没好气地瞪他。

    方喜摇摇头。

    年轻人就是不懂事,屠三宝叹口气,决定告诉他一些江湖常识。

    “那是因为司徒君烨手底下杀的人比救的人多,使的毒比开的药方子多,加上性子喜怒无常,救不救人端看他的心情。他可以分文不收,也或许要你身上的某部位来换,你这样愣头愣脑的冲进去,若不小心惹怒司徒君烨,别说朱爷的命救不回,可能连咱们都要倒大楣。”

    “那……”被屠三宝一恐吓,方喜脚下像生了根,没敢再前进半步。

    “按照司徒君烨的规矩,我们得先持拜帖转交他的贴身侍卫,然后乖乖在这儿等司徒君烨回应。”屠三宝教导方喜。

    方喜点头,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大概要等多久?”

    “不知道。我说过,要看他的心情。”

    “那……听说最长等过多久?”

    “三天三夜吧!”屠三宝摸摸下巴。

    三天三夜……晕了。

    “如果三天三夜仍没回应呢?”人要有求知的精神,方喜继续问。

    “那咱们就得继续等,”屠三宝无奈叹气,老爷中了毒皇的奇毒,眼下只有他才有解药啊!“总而言之,要等到司徒君烨有回应为止。”

    “等到有回应为止……”方喜脸色微白。

    在这冰冻的雪地里等上三天三夜,然后再等上三天三夜,不被冻成冰柱才怪!话说回来,就算他们能等,马车里仅剩一口气的朱爷能等吗?

    “看来你对爷的规矩倒是了解不少。”冷不防,离两人不到十步之遥,有名虬髯大汉面无表情地朝他们开口。“既然如此,你就该知道爷最不喜欢有人直呼他的名讳。”

    “咦?”方喜和屠三宝一惊。在他们谈话间,谁也没发觉虬髯大汉是何时出现的。

    “你一定是司徒……毒皇的贴身侍卫熊硕熊大哥吧?我们是特地来请毒皇救命的。”屠三宝先回过神,连忙用手肘顶顶方喜,要他尽快把拜帖拿出来,后者则是手忙脚乱往怀里掏。

    熊硕的铜铃大眼扫过他们谄媚的神情,然后,他往竹篱小屋的方向努努下巴。

    “你们已经打扰到爷休息,有啥话,直接对爷说吧!”

    直接对爷说?

    方喜和屠三宝微讶,往竹篱小屋看去,只见朦胧的竹篱小屋前方,有名年轻男子负手而立。

    男子面如冠玉、俊美无俦,左耳戴着一只银色腾龙耳饰,深黑如墨的长发迎风狂舞,纤白长衫飘飘,仿佛遗世独立的高人。

    他就是毒皇司徒君烨?!

    江湖传说司徒君烨已是古稀老人,没想到竟是如此年轻。屠三宝咽下惊愕,急忙躬身一揖。

    “司徒公子,我们老爷身中奇毒,访遍名医束手无策,听闻这毒只有您能解,特地来请您救命的。”

    “朱鹏?”缓缓地,司徒君烨好看的薄唇吐出话,温度比风雪还冷上三分。

    一滴汗珠悄悄滑落屠三宝额际。

    听说……对,又是听说。听说上门求诊没医到病,却提早去和阎王泡茶聊天的人很多,因为求司徒君烨治毒就是个赌注,赌他今儿个心情好不好,赌自己讨不讨他喜欢……

    赌输了,就连命一块儿也赔了。

    而朱鹏,绝对不是讨喜的那一种,撇开他脑满肠肥的外表不谈,谁不知道朱鹏是恶名昭彰的采花大盗,人人得而诛之。

    “我们家朱爷准备了大礼给司徒公子,”不待司徒君烨有下一步反应,屠三宝赶忙先拿出诚意。“水纹夜明珠,颗颗都比鹅蛋大,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他边说话,方喜边从马车上搬下尺长锦盒。

    瞧也没瞧锦盒一眼,司徒君烨冷冷瞅着他。

    “司徒公子,我家朱爷命在旦夕,现在只能靠您了。”见他不说话,屠三宝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寒风夹着雪花刮过,冷得让人仿佛连血液都要冻结成冰,让气氛更加凝肃。

    “想要我救他也行……”好半晌,司徒君烨总算开了金口,音调清冷。

    “多谢司徒公子,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没齿难忘!”听见司徒君烨愿意救人,屠三宝大喜过望,不断打躬作揖。

    “我话还没说完。”司徒君烨像是极厌烦地拧拧眉心,拂袖转身。“要救他可以,有个条件。”

    “司徒公子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只要能治好咱们家朱爷,我们绝对做到。”屠三宝赶忙陪笑脸。

    “留下他的命根子。”

    朱鹏残害无数良家妇女,只要他的命根子,已算他司徒君烨今儿个好心情。

    “命、命根子?”闻言,屠三宝面有难色。“司徒公子……”

    “我言尽于此,你们自己决定。”冷冷丢下话,司徒君烨走入竹篱屋。

    眼看没有转圜的余地,屠三宝和方喜对望一眼,走回马车低声和朱鹏商量。只听马车内先是传来有气无力的咒骂声,后来声音渐弱,被呛咳取代。

    要一条命还是变太监?好难抉择啊!变太监?没命?!没命?变太监?!

    咬咬牙,朱鹏终究还是允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救回小命再说。

    ***bbscn***bbscn***bbscn***

    三日后,变成太监的朱鹏垂头丧气的下山了。

    竹篱屋内,檀香袅袅,司徒君烨支手托腮,妖美近乎邪气的凤眸慵懒地瞧着手中细如牛毛的银针。“熊硕。”

    “爷。”熊硕抱拳应声。

    “你对朱鹏身上的毒有何看法?”银针在修长如玉的指尖翻转,司徒君烨问道。

    “回爷的话,像极了您的独门绝活蛊惑。”

    蛊惑。中此毒者,躯体会一点一滴慢慢腐烂。

    “嗯,我也觉得挺像。要不是这一年不曾离开朝雀山,我会以为朱鹏的毒是我下的手。”司徒君烨语气淡漠,教人猜不出心中所想。“不过也只是像而已,这毒的确会使身体腐烂,却不会真要人命。”

    说穿了就是吓唬人罢了。就算放着不管,过个大半年自会慢慢痊愈。

    “爷,会不会有人顶着您的名号在外头招摇撞骗?”熊硕道出心中所想。

    “招摇撞骗?”司徒君烨俊眸微扬,瞥他。

    “您这一年隐居朝雀山不问江湖事,难保没人顶着您的名号在外游走,从朱鹏身上拔出的这根银针,教人不得不这么怀疑。”

    司徒君烨薄唇勾起淡淡笑弧,像是觉得有趣,散发出来的尔雅气息和冷绝寡情的毒皇难以联想在一起。“我倒想不出顶着我的名号有何好处?”

    “爷,这就难说了,他若故意栽赃给您,岂不给您添麻烦?也或许是项问之的诡计,不如让熊硕下山调查一下。”熊硕皱眉。

    听见项问之这名字,司徒君烨笑意一敛,凤眸冷光乍现,染上狠戾之气。

    “免。过了一年闲散的日子,我也腻了。”

    “爷,您的意思是──”

    “承诺药王的一年时间已届满,我当然要下山活动活动筋骨。”一年前因大意输给药王南宫颖,他不得不退居朝雀山一年,如今时间已到,他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鸟不生蛋的高山上。

    他和南宫颖,一个毒皇、一个药王,两人间有着谁才是用毒第一高手的意气之争。那次打赌,他输得不服气、不甘愿,发誓一定要向南宫颖讨回。

    “爷,小的明白。我这就去做下山的准备。”明白司徒君烨言下之意,熊硕转身离开。

    “嗯。”若有所思地多看了银针一眼,司徒君烨深幽的眸光投向窗外。

    ***bbscn***bbscn***bbscn***

    四下无人,一名丫鬟打扮的娇小女子在书房里四处翻翻找找。

    忽地,她美眸一亮,发现奇珍异宝,小心翼翼捧起柜上米色釉贯耳瓶。

    “哇!这是哥窑吧?尚书府里居然会有这种好东西,看来李尚书当真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

    宋代哥窑釉质莹润,通体釉面被粗深或细浅两种纹线交织切割,呈现出不完美的特殊美感,而她凌幻儿对于瓷器有种说不出的喜爱,更是鉴赏的高手,常幻想着等她老了以后,有间小房专门放这些美丽瓷器慢慢欣赏。

    “咦?”倏然,她发现惊天动地了不得的大事,秀眉紧拧,破坏她该是甜美的娇颜。“假的?居然是假的,堂堂尚书府里竟摆着赝品!”她咬牙低骂。

    呿,害她白高兴一场。

    “小换,你在吗?邱大婶急着找你去厨房帮忙!”房门外传来紫月的呼喊,她警觉抬头。“小换?”

    紫月的脚步声已近在门外,她急忙物归原处,娇小身子飞快隐到柜后。

    推开门,看见空无一人的书房,紫月忍不住犯嘀咕。“怪了,老管家不是说她在这儿?怎么没看到人?难道跑哪儿偷懒了?”

    小换是尚书府这个月新来的婢女,因为家贫跟尚书府签下卖身契,说要挣银子回家给年老的爹看病,身世堪怜。由于她反应快,手脚俐落,很讨老管家喜欢,总是分派府里最轻松的活儿给她。

    “小换?”整间书房没看见小换,紫月只好到另一处寻人。“伤脑筋,厨房里正忙着,很缺人手哪!”

    等到紫月叨叨念念地离开院落,凌幻儿才悄悄从柜后冒出甜美俏颜,绽开一抹淘气笑容。

    “呼!万幸万幸。差点就露馅了。”

    小换是她为了混进尚书府临时捏造的假身分,事实上她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妙手空空的唯一传人,身手矫捷俐落,每次做完坏事总能撇得一干二净,还不忘栽赃给别人,然后自个儿快乐逍遥去也。

    不过,她凌大姑娘行事也是有原则的。积善之家不偷、贤人孝子不偷,专偷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的奸恶之徒,就连栽赃的对象也经过精挑细选,绝对是恶上加恶,保证不会毁人清誉。

    就像恶名昭彰的采花大盗朱鹏臀上那根毒针就是她的杰作,就算朱鹏真要追根究柢,也会以为是毒皇司徒君烨下的手,怎么也不会算到她头上。

    而她会赖给司徒君烨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毒皇亦正亦邪、性格多变,加上武功高强,真敢上门讨公道的人没几个。

    况且司徒君烨过去一年来淡出江湖,有人说他年事已高退隐山上;也有人说他败给药王南宫颖后羞愧自尽,反正见过司徒君烨的人不多,江湖传言也听听就好。姑且不论真相如何,只有一个重点不会错,就是司徒君烨不会出现,而他的名号正好让她凌大姑娘用来狐假虎威一番。

    回过神,凌幻儿想起自己的目的,纤巧的身子又开始四处翻找。

    李尚书仗着权势鱼肉百姓,她看不顺眼许久,这回她可要大偷特偷,最好偷到李尚书心痛至死。

    桌案上的貔貅玉镇纸,凌幻儿只看了两眼就毫不考虑地搁回原处,这种次级品她向来都不放在眼里。照理说以“贪官污吏”闻名的李尚书府里头应该宝物成堆,怎么找来找去都是这种普通货色?蹲下身,还想看看有没有比较值钱的好东西,前院又传来杂沓的脚步声,凌幻儿再次侧身躲进橱柜后方。

    可恶!

    “邱大人,你送来的贺礼老夫已经收到,你尽管放心,令公子的事,老夫绝对帮到底。”人才闪进木柜后,书房门立刻被推开了,三名华服男子鱼贯走入书房。走在最前方,身形矮胖、留着山羊胡的男人就是李尚书。

    “一切有劳李大人了。”邱大人拱手为礼,神情巴结。

    “邱大人别客气。”李尚书抚髯轻笑。“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犯些小错,不碍事、不碍事。”

    “听说那名寡妇告了官……”

    “告了官又如何?我们不都是官吗?对方不过是个砍柴的刁民,那种人就算多死几个也不会有人在意。”李尚书冷嗤。“放心,令公子绝对一根寒毛也不会少。”

    “多谢李大人。”邱大人大喜过望,又是深深一揖。

    木柜后,凌幻儿厌恶地皱皱鼻尖,对这种官官相护的行径痛恨至极。

    “对了,两位大人来得正好,老夫有好东西要给两位大人瞧瞧。”忽地,李尚书眼眉跃上得意神色。“那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老夫打算趁太后七十寿辰时献给太后。”

    “瞧李大人说得神秘,到底是什么好东西?”两位大人立刻被挑起兴致。

    “龙纹玉璧。”李大人压低音量。

    龙纹玉璧?!

    凌幻儿猛然耳朵竖尖,一颗心跳得飞快,浑身血液沸腾起来。相传龙纹玉璧比巴掌大,精致雕着九龙咬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上等玉璧。

    比起龙纹玉璧,她上回带回家的翠玉喜桃马上就变得好渺小。

    “龙纹玉璧?难道是徐家……”邱大人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大人给截断。

    “对!就是徐家家传宝物,着实费了老夫一番功夫。”李大人唇角浮现一丝狡猾笑容,十足的奸人相。

    “既是徐家家传宝物,他们怎舍得割爱?”

    “只要是老夫要的东西还没有到不了手的。”李大人傲然轻哼。“只要随便安个奸逆罪名,面对满门抄斩的徐家还不乖乖交出来吗?”

    这不是摆明诬陷吗?

    “李大人高明。”两位大人互看一眼,冷汗滑过背脊,心中明白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李尚书,否则不得好死啊!

    “两位大人,你们想不想看看龙纹玉璧?”李大人笑了,炫耀之意明显。

    “当然。”赫赫有名的龙纹玉璧,谁不想争睹风采?

    “那么两位大人请随我到镜花阁,龙纹玉璧就收藏其中。”李大人首先大步走出书房,两人立刻尾随身后。“除了龙纹玉璧之外,老夫还有许多奇珍异宝,保证让两位大人大开眼界……”

    脚步声渐行渐远,书房归于寂静,凌幻儿背着手从柜后走出来,一双水灵美眸转呀转,像在打什么歪主意,贼笑兮兮。

    原来李尚书把好东西都藏在镜花阁里,难怪她始终没找到值钱货色,原来是找错地方。

    不过镜花阁戒备严密,听说还有名深藏不露的高手项爷守着,她得好好计画才行,以免龙纹玉璧没偷到,倒先丢掉小命。

    偏着头,凌幻儿摇头晃脑地走出书房,脑子里开始转着该如何下手。

    ***bbscn***bbscn***bbscn***

    十日后,万籁俱寂的深夜。

    一抹黑影悄悄翻出镜花阁红窗,轻灵无声地落在后花园假山旁,当她得意地打开檀木锦盒,看见精雕细琢的龙纹玉璧安稳地躺在红绸布里,美眸乍现笑意。

    这下连名满天下的龙纹玉璧都偷到手了,真不负为妙手空空唯一传人。非她自夸,真是偷遍天下无敌手呀!没想到这块龙纹玉璧轻而易举的被她给偷出来。

    不知李尚书发现龙纹玉璧不翼而飞,脸上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

    由于装龙纹玉璧的锦盒不小,凌幻儿很努力才将锦盒塞进胸怀,她低头看着自己突然长大不少的前胸,隐藏在黑巾下的粉唇扬起一抹调皮笑弧。然后纤灵身子像是识途老马,贴着梁柱巧妙地避开每一个巡逻哨,直到最后一组夜巡卫兵从身边经过,她宛若迅捷黑豹疾闪而出──

    “咦?!”凌幻儿万万想不到此时竟会迎面撞上正要回房休息的紫月,四目交接的两人同时愣住。

    “你……”紫月退了两大步,惊慌失措地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嘘!”看见是她,凌幻儿心底暗暗叫糟,连忙比出噤声的手势。

    “啊~~救命啊!有偷儿!”

    来不及了,紫月惊天动地的叫喊画破寂静长夜,整座尚书府顿时灯火通明,脚步声杂沓,巡逻卫士拿着火把迅速往她们的方向包围。

    一抹懊恼神色从凌幻儿眸底掠过,她飞身点住紫月穴道,让她僵立原地,旋即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想要逃出墙外。

    “往哪跑!”说时迟那时快,她身后才响起低沉男声,凌厉掌风随即破空而至,凌幻儿闪躲不及,右腹被狠狠击中。

    “痛。”闷哼一声踉跄跌出墙外,右腹传来的剧痛让泪水全挤进眼眶里。凌幻儿用力撑起身,不分东南西北就逃。

    “项爷,刺客往哪跑了?”闻声而至的众巡逻卫士问着立在墙上的黑衣男子。

    项问之没回答,仅是抬手指向南方,布满坑洞肉瘤的脸庞缺乏表情。

    “明白了!”众巡逻卫士立刻急急追出尚书府,声音此起彼落。“快追!”

    ***bbscn***bbscn***bbscn***

    逃逃逃!

    树林里凌幻儿竭尽所能的逃,就算脚步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被击中的右腹痛麻一片,她还是很努力的逃逃逃。

    身后追兵越来越近,凌幻儿呼吸短促、两眼昏花,右半身开始感到冰冷麻痹。

    唉!看来她最近真的楣运当头诸事不顺,上回去墨府偷桃遇见不速之客;这回偷玉璧却半途冒出紫月,倘若她大难不死侥幸逃出生天,她定要安分守己一阵子,等楣运过了再说……

    负伤又跑了好一阵,凌幻儿突地止住逃命的步伐,喘着气,又恨又恼地望着前方的山崖。

    看来天真要亡她呀!哪里不逃,偏偏跑进死路来,现下除了往山崖下跳之外,就只能回头乖乖束手就缚。

    杂沓的脚步声渐近,火光照亮她身后的树丛,凌幻儿忿忿咬住唇,美眸泛起不甘心的泪光。

    如果她的小命注定结束,那么也要拖着龙纹玉璧作陪,让贪官李尚书心痛到死她也开心,反正有最爱的珠宝陪葬,她并不寂寞。

    深吸口气,凌幻儿再次摸摸怀中的锦盒,暗自庆幸锦盒完好无缺没被项爷打碎。空空师父曾说她是守财奴,到死也要守着金银财宝,没想到他老人家真一语成谶。

    唉……再见了!她还有很多眷恋的人世!

    再见了,那些她来不及带回家收藏的骨董宝物们,还有亲爱的空空师父,您不用太想幻儿,因为小幻儿要来陪您了。

    凌幻儿认命地闭眸,轻灵的身子往下坠──

    ***bbscn***bbscn***bbscn***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徒君烨冷冷看着从天而降准确无误掉入温泉池里的不速之客,好看的薄唇紧抿成冷冽弧度。

    他喜欢泡温泉,而意外发现这处天然温泉池让他心情大好,谁知道天上竟会活生生掉下一个人,而且掉下来的人就这样漂浮在温泉池里,好半晌没有动静。

    搞什么?!是死了吗?

    不想跟死人共浴的司徒君烨剑眉紧蹙,大手不耐烦将其翻过身,映入眼帘的花容月貌让他一愣。

    女人?!

    即使在夜色里,仍能瞧出她姣好的五官,只见她的一双浓密羽睫不住轻颤,即使在昏迷中也显得极不安心。

    司徒君烨还来不及有其他想法,大队人马的呼喊声先一步引走他的注意力。

    “快来人哪!应该在这里!”

    不远处火光点点,大批人马迅速朝他的方向靠近。司徒君烨俊颜陡沉,妖美凤眸染上杀意。

    他只是想在温泉池里图个清静,为何打扰他雅兴的人这么多?司徒君烨大手一捞披上单衣,正要步出温泉池,大掌却被人握住。

    他冷然回头,迎上她迷蒙的水眸。

    只比龙纹玉璧等级差一点点的极品裸男耶!

    朦朦胧胧间,凌幻儿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当他那双妖魅勾魂摄魄的桃花凤眸瞬也不瞬望住自己,微湿的单衣、坚硬厚实的胸膛,深黑如缎的长发披在肩侧,在在散发出令人无法逼视的美丽邪气。

    她肯定在作梦吧?跳下山崖,临死前的最后一场美梦。

    凌幻儿迟迟不肯放开,湿凉的小手死抓着他不放。

    忍无可忍的司徒君烨俊眉一扬,粗鲁甩开。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被甩开手的凌幻儿没有起身能力,在他眼前慢慢沉进温泉池里。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该死的!

    恼意浮上心间,司徒君烨像抓小鸡似的将凌幻儿抓出水面,以免她当真淹死自己。

    “你──”他将她扯近眼前,要说的话尚在舌尖跳动,拿着火把的大批巡逻卫士已迅速包围四周。

    司徒君烨凤眸染进杀意,不耐烦至极。

    “滚开!”他低喝一声。

    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动手的,只感觉尖锐冷风拂面,刺眼银芒从眼前掠过,所有人应声倒地。

    不留一个活口。

    隐身树丛后的项爷冷眼看着这一幕,薄唇抿成寡绝弧度。

    他认得这个男人,就算化成灰也认得,事隔三年,原以为没机会报仇雪恨,没想到老天又安排他们碰面了。

    毒皇司徒君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