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丫头三十六变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司徒大侠,你确定所说的‘故人’真的在百鬼堡里吗?”贪心地啃了好大一口肉包子,将小嘴塞得满满,凌幻儿口齿不清的问。

    她发现百鬼堡的厨子手艺挺不错,连肉包子都做得这么好吃。

    “我很确定。”

    “我们需要去见他吗?”

    “不用,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她自己会送上门来。”

    “你就这么笃定?”吃完手中的包子,凌幻儿再拿一个。

    “当然,因为我很了解她,她耐不住性子的。”

    “说了半天,我还是不知道他是谁?”噘起小嘴,凌幻儿不满意的嘀咕。

    “只是一个多年朋友。”司徒君烨将书信交给仆役,请他转交给在渡船口等待的熊硕。当他回过头看见桌上那只剩一颗肉包的盘子时,不免小小吃了一惊。

    早知道凌幻儿食量不小,但也没想到在他短短修书的时间,她竟可以吃下五颗大肉包。

    “男的?”

    “女人。”司徒君烨没发觉她脸色微变,拿起一颗包子,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一个认识多年的女子,知道你来后就热情款待……”凌幻儿喃喃念着,胸口开始冒起酸泡泡。

    他俩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而且从司徒君烨的态度来判断,他们肯定交、情、匪、浅!

    “她美吗?”凌幻儿小嘴噘高,突然间没了胃口,把剩下的一半肉包子放回盘子。

    “应该算是清秀吧!”那女人美不美不是重点,她像狐狸般狡猾的心性才让人印象深刻。

    能从冷淡的司徒君烨嘴里说出“清秀”两个字,肯定是大美人了!凌幻儿明眸眯细,醋坛打翻。

    “她不会刚好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吧?”她闷闷出声。

    说书都是这样说的,侠女和大侠产生感情后才发现大侠早有婚配,可怜的侠女最后只好伤心地离开,从此浪迹天涯……

    司徒君烨这个负心汉,早就有个红粉知己,结果还说喜欢她,太可恶了!

    察觉她胡思乱想的小脑袋不知想到哪儿去了,司徒君烨轻弹她额面一记,俊颜微沉。“当然不是。”

    他像那种四处留情的男人吗?他向来洁身自爱,对感情有洁癖的。

    “那她到底是谁?”凌幻儿吃痛的揉揉额头,表情委屈。

    “药王南宫颖。”怕她继续乱想,他索性说了。

    咦?!

    “药王南宫颖是女人?”凌幻儿大吃一惊,像是得知天大的秘密,忽然间头不疼了。“她、她、她不是——”

    “发苍苍齿牙动摇的老人家?不!她并不是。”司徒君烨淡淡帮她接话,对这种不实的江湖传言厌烦至极。

    “昨天骆管事看见我却未露惊讶,我就确定南宫颖在这里了。”他缓缓解释。

    照理说,对方应该要非常惊讶才对。

    “我说司徒大侠,你一路追南宫颖而来,现在好不容易让你找到人了,你该会是想……”凌幻儿话还没说完,只是眨着那双水灵透亮的大眼睛,比出抹脖子可怕手势。

    “我有说要杀她吗?”司徒君烨浓眉轻挑。

    “不然你死追着人家不放,总不会是要找人家泡茶聊天吧!”她嘀咕。

    “我跟南宫颖不是这种关系,我跟她也没有外传的深仇大恨。”

    “可你死追着人家……”

    “我跟她是竞争对手,说好每年比试一场,输家要退隐一年,谁知道她去年偷偷动手脚赢得不光明……”

    “那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再比下去,这场意气之争毫无意义。”房门外,轻柔悦耳的女声插进来。

    ***bbscn***bbscn***bbscn***

    第一次见到南宫颖,凌幻儿简直惊为天人。她从没想过和毒皇一较长短的药王,竟是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我已经不想再比下去了,所以去年我在药材里动了手脚。”南宫颖缓步走了进来,没好气地瞪了司徒君烨一眼。“谁知道有人不死心,一路追到百鬼堡。”

    “既然是你开的头,自然就得玩下去。”见到是她进门,司徒君烨眼也未抬,毫不惊讶。

    他故意房门未关,就是要请君入瓮。

    “司徒君烨,你老实说,你怎么知道我在百鬼堡?”她来百鬼堡的一路上十分隐密,要不是半年前救了百鬼堡三堡主天邪鬼,她也不会躲到这儿来。

    “你向来养尊处优,就算逃难也会挑个好地方投靠,百鬼堡是最佳选择。”司徒君烨言简意赅。

    “……”呿!这男人倒是把她的习性摸得一清二楚。南宫颖负气坐了下来,她看着凌幻儿,轻咦一声。

    “小姑娘,你的耳珠上……”南宫颖明眸乍亮,发现好东西。

    “这是司徒——”凌幻儿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只大手冷不防搂住她的纤腰,转眼间人已坐在司徒君烨腿上。

    “我劝你别跟南宫颖走得太近,她不像表现出来那样温柔无害,太美的花是毒的。别忘了,她可是跟我齐名的药王,也是用毒于无形的高手。”司徒君烨不冷不热地道。

    闻言,凌幻儿看向笑容微僵的南宫颖,似乎不信。

    “别把我形容的那样坏,我只是看你的丫鬟可爱,想亲近亲近。”南宫颖一哼。

    闻言,凌幻儿顿时腮帮子又气得鼓鼓。

    怎么每个人一见她都说是司徒君烨的丫鬟?难不成她天生丫鬓相吗?!

    “免。你少接近幻儿,以免她染上你歹毒狡猾的习性。”司徒君烨拒绝的很干脆。

    当然保持距离为妙,谁知道老嚷着说不比试的南宫颖,会不会又心血来潮在幻儿身上下毒来让他伤脑筋。

    女人心海底针,尤其是她南宫颖。

    “鼎鼎大名的毒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太让人难过了。”南宫颖故作无辜地看着自己纤纤五指。“我只是见你丫鬟所戴的耳饰十分眼熟,所以想问问。”

    “你没看错,那是腾龙。”司徒君烨凤眸懒懒睇她,警告意味浓厚。“南宫颖,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需要我多做解释。”

    他言下之意明显。凌幻儿是他的女人,要她少动歪脑筋。

    “哟!居然是腾龙呢!”南宫颖掩唇轻笑,笑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笑得更加可疑。“啥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司徒君烨也会把腾龙给人了。”

    抬头看看面无表情的司徒君烨,又回头瞧瞧笑得花枝乱颤的南宫颖,凌幻儿听得一头雾水。

    “小姑娘,你大概不知道吧?在司徒家,谁戴上腾龙耳饰,谁就是司徒家的少夫人。”南宫颖笑着解释。

    “咦?”凌幻儿睁圆美眸,吃惊地看着司徒君烨,而后者则是高深莫测地回看她。

    她还以为腾龙耳饰只是司徒家的象征,没想到代表的竟是……凌幻儿粉颊顿时红透。

    “颖儿,你在哪儿?颖儿?”房门外,天邪鬼担忧的呼喊声打断他们的谈话,南宫颖眨了眨美眸。“看来越来越热闹了呢!我家相公也来了。”

    “相公?”听见从南宫颖嘴里吐出相公两个字,司徒君烨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你成亲了?”

    对于这名敢娶南宫颖过门的男人,他奉上万分敬意。

    “司徒君烨,你那是什么表情?要不是为了避你,我也不会向天邪鬼逼婚!”结果自以为完美无缺的计画却不小心假戏真做。

    但也挺好,她现在和天邪鬼非常幸福甜蜜。

    “天邪鬼?百鬼堡堡主之一?”司徒君烨更惊讶了。

    南宫颖尚不及回答他的话,天邪鬼已飞快踏进房内,高壮身形顿时让空间变小不少,原以为会看见剑拔弩张的紧张场面,却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邪鬼,我来帮你介绍,这位就是毒皇司徒君烨,而他身旁的则是他未过门的小妻子。”南宫颖见到他,笑容温柔如水,和方才心机的笑有如天壤之别。

    “司徒君烨?”天邪鬼皱了浓眉,破坏了他阳刚俊美的五官。

    “三堡主,我来百鬼堡并无恶意,只是来请求帮忙的。”看出天邪鬼的疑惑,司徒君烨挑明来意。

    “帮忙?”

    “我半路遭仇人袭击,暂时需要休息养伤的地方。”

    “凭你的武功,谁能伤你?”南宫颖不信。

    “当然,只有我一个人的话,项问之的确难动我分毫,不过还有幻儿,我必须保护她的安全。”

    听见项问之三个字,南宫颖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不自在,她心虚地别开目光。

    “这个人情,我应该能讨吧?”见她不答,司徒君烨浓眉轻挑。

    “……当然可以。”深吸口气,南宫颖咬牙回答。

    听见这个人,她还能说不吗?这是她唯一的败笔啊!

    “可项问之不是死了三年?怎还能伤你?”天邪鬼搓搓光洁的下巴,越听越疑惑。

    “三年前他落入我手中,理该死却没死,是有人救了他。”司徒君烨徐缓的解释,凤眸有意无意瞥向突然赏起花瓶来的南宫颖。

    “项问之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谁会救他?”天邪鬼狐疑反问。

    谁?!这个问题问得好。

    司徒君烨笑而不答,只是盯着南宫颖瞧。

    “那不能怪我。”发现丈夫挑眉看着自己,南宫颖眨着水汪汪的美眸,表情委屈。

    “是你救了项问之?”

    “我和司徒君烨之间有个意气之争,只要是他想杀的人,我说什么也要救回。所以当我发现项问之中了蛊惑银针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的身分,只是单纯要跟司徒君烨唱反调……”南宫颖咬咬唇,绝美脸庞浮现恼怒神色。“救了项问之,我很后悔,他才刚能下床走动,就杀了一整村无辜居民,就只为一吐怨气。也因为此,我打定主意再也不出手救人。”

    因为她的意气之争害了太多条无辜人命,她也很愧疚。

    “原来如此。”听了南宫颖的解释,天邪鬼明了的点点头,他就是受害者之一。难怪当初他躺在河里都快一命呜呼了,南宫颖还没有动手救人的打算。

    “南宫颖,人是你救活的。”司徒君烨淡然提醒。

    “我知道,我在想办法补偿了。”她咬牙回答。

    她当然知道自己做了蠢事,所以这一两年才会躲着司徒君烨。

    “项问之现在投靠了李尚书,手下喽啰众多,我带着幻儿行动不方便,打算把幻儿寄放在这里,由你负责她的安全,等我解决项问之后再来领回。”司徒君烨切入正题,直接说出目的。

    咦?要把她留在这里?

    “我不要!”凌幻儿拒绝。她又不是货品,哪有先寄放再领回的!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对付项问之?”没有人理会她的抗议,他们三人认真讨论起对付项问之的对策。

    “我一个人对付他绰绰有余,只要没有人碍手碍脚……”司徒君烨平静回答,凤眸有意无意瞥向凌幻儿。

    他口中说碍手碍脚的人该不会是在说她吧?!凌幻儿不服气地眯细水眸,凶很地瞪着司徒君烨。

    “项问之为人歹毒狡猾,诡计多端,你一个人对付他很容易吃亏的,百鬼堡可以帮你。”天邪鬼豪气地拍拍胸口。

    “三堡主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我自己解决。”司徒君烨委婉拒绝。

    “就你一个人,难道不会太吃力了?你不是说他身边喽啰众多?”

    “不只我,还有熊硕。我已经托人送口信给他。”

    “若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再劝你。你放心,我会照顾幻儿。”明白司徒君烨一旦打定主意就极难改变,南宫颖说道。

    “麻烦两位了。”司徒君烨轻轻一揖。

    “我不要待在百鬼堡,我要跟你一块儿去!别忘了我也是当事人之一,项问之要我的人头耶!”三人中间冒出小小的抗议声,可惜依旧被忽略。

    “司徒公子明日再走,我先帮你设宴接风洗尘。”天邪鬼笑说。

    “多谢三堡主。”

    眼看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完毕,凌幻儿气恼不已。

    吼~~到底有没有人听她说话?!她不要被寄放在这里啦!

    ***bbscn***bbscn***bbscn***

    “我说司徒大侠,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不要一个人留在百鬼堡。”

    “……”

    “司徒大侠,我不管!我也要跟你一块儿去,我是当事人之一,你要尊重我的决定!”像只嘈杂烦人的苍蝇,凌幻儿在司徒君烨身边晃来晃去。

    “司徒君烨,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我、不、要、留、在、百、鬼、堡!”见他还是不吭声,她在他耳畔用力吼,最好把他吼到聋掉。

    可恶!这样还不理她!

    “臭司徒大猪,你若真把我留在百鬼堡,我发誓一辈子都不跟你说话了!”眼看自己怎么纠缠抗议都无效,凌幻儿气恼跺足。

    听见她一辈子不想跟他说话,司徒君烨总算有了反应,他放下手中书卷,抬眸。

    “把你留在百鬼堡是为你好。”她果然很吵哪!

    “我不懂究竟哪里好?”凌幻儿反问。

    “百鬼堡究竟不是普通地方,你待在这里项问之动不了你。而且有药王南宫在此,我更没什么好担心。”

    说来说去,就是把她丢在这里。

    “司徒大侠,记不记得在温泉池那天,你跟我说过什么?”她倏然眯细水眸。

    “那天我说了很多话。”即使故意装傻,司徒君烨仍摆出冷然表情。

    “你说过生死与共的!你懂生死与共的意思吗?”凌幻儿认真的解释。“所谓的生死与共就是活着待在一起,死了埋在一起!”

    司徒君烨轻轻攒了眉心。

    “幻儿,我不会死,我把你留在这里,只是要你更安全。”

    “我自己就能负责自己的安全。”

    “幻儿——”

    “要不是因为我偷了李尚书的龙纹玉璧,你不会再遇见项问之,更不会负伤,所以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我,我更应该跟你一起去,而不是把麻烦都推给你!”天塌下有人扛固然好,可她不放心他一个人涉险。

    “幻儿,我跟项问之的恩怨与你无关,你只是一个起火点罢了。早在你之前我跟项问之已经结下仇怨。”司徒君烨将她拉到跟前,幽深似海的眸子望住她的。

    “真的?”凌幻儿不信。

    “你应该听过我拿人试蛊的江湖传言吧?”见她点点头,司徒君烨挑眉续道,“这是真的。”

    咦?!

    “你曾模仿过我的蛊惑银针,应该明白蛊惑多变复杂的毒性,我不断钻研、不断改良,当作恶多端的项问之落入我手,我自然拿他试蛊毒。”司徒君烨说这句话时语气平静,完全不像在讨论人命。“只不过他命大,遇见南宫颖侥幸活下来,从此之后他恨我入骨,发誓要加倍讨回来。”

    凝望他染上血腥的凤眸,凌幻儿皱眉。

    明知道司徒君烨绝不可能伤害自己,但有时候,她总会觉得司徒君烨好可怕,不像她所熟悉的那个人。

    感觉上,天下人,他只对她好。

    “所以我担心你的安危,他会不择手段对付我,包括伤害你。”司徒君烨垂眸,浓密长睫掩去他的心思。“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曾几何时,她已变成他最致命的弱点。

    “可是要我留在这里等你,我更担心受怕。”咬住唇,凌幻儿低语,眼眶先红了半圈。

    她很怕等人的,很怕很怕……

    当初爹娘卖掉她的时候,就是要她在后厅等,她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天都黑了,爹娘都没有来接她;空空师父病重的时候,也是要她乖乖在京城等,说他会安然无恙地回来,结果从此再也见不到师父……

    所以她很怕等人,那会让她很不安,很害怕。

    “幻儿,别哭。”有时她的性子刚烈,真有女侠顶天立地的豪气;有时又觉她楚楚可怜,她的泪水总是轻易地拧疼他的心。

    “我可不可以跟你一道走?我保证会乖乖的,不会成为你的负担。”扬起泪眸,凌幻儿轻声问。

    她好不容易又有了幸福的感觉,好怕又会失去。

    “幻儿。”低头吻住她的唇瓣,司徒君烨心疼地将她搂进胸怀,在她嘴里,他尝到带有苦涩的咸味。

    “能不能别丢下我?”把头整个埋入他胸口,她难得表现得像只温驯的小猫。

    垂眸看着她发心,司徒君烨无声轻叹。

    “嗯。”

    ***bbscn***bbscn***bbscn***

    月落星沉,万籁俱寂。

    一抹修长身影轻轻带上房门,夜色里,他的眼眸显得格外深沉灿亮。

    “你真的就这样走了?不怕小姑娘哭到心碎肠断?”冷不防,他身后响起清脆女声,话声充满调侃。

    冷冷回头,司徒君烨清冷如水的嗓音在黑夜里回荡。“三更半夜不回房睡觉,你还有时间管人家的闲事?”

    对他的冷言冷语,南宫颖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我是因为看那小姑娘喜欢才多问两句,换作别人,我才懒得多事。”

    天寒地冻的,躲在丈夫怀抱里撒娇多好,谁会喜欢站在这里吹冷风!

    “我不出十天就会回来,这些日子,幻儿就交给你了。”顿了下,司徒君烨开口道。

    “过分!你不是答应不会丢下她?”南宫颖为凌幻儿抱不平。

    “我没有丢下她。”司徒君烨语气微冷。“把她留在百鬼堡是为她好,真正要她项上人头的不是项问之而是李尚书。就算项问之死了,李尚书还可以派千千万万个项问之过来……”

    “言下之意,你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了?”司徒君烨的意思极为明显,除掉项问之只是其一,他打算连李尚书一并解决。

    “嗯。”轻轻一个字,暗藏杀机无限。

    “别忘了,对方可是朝廷命官。你动手杀了他,未来会很麻烦的。”

    “我不怕。”剑眉微挑,司徒君烨淡淡答道。

    南宫颖偷偷翻个白眼。

    她当然知道他不怕,他司徒君烨啥时怕过谁来着?只不过解决事情的方法很多,犯不着用最血淋淋的那一种来解决吧?

    “或许你觉得把她留在百鬼堡对她最好,但或许她不觉得,你应该要尊重她的意愿。”南宫颖意有所指地道。

    “她真的很怕你丢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