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丫头三十六变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臭司徒君烨!说话不算话,他说过不会丢下她,却食言而肥!她要诅咒他脸上长满麻子,诅咒他变老变丑,诅咒他……

    隔天起床,发现司徒君烨已不在房里,凌幻儿又气又慌地在桌边坐下,生气难过的泪水完全止不住,哭得唏哩哗啦。

    “哟~~怎么回事?你一个人在这儿哭得这么伤心?”南宫颖推门而入,比花还娇艳的脸庞凑近她眼前。“跟南宫姐姐说,是谁欺负你?”

    “司徒君烨骗我,他说会带我一起走。”回想起他答应的话,凌幻儿眼眶更红了。

    “傻瓜,他把你留下,是为了你的安危。”在她身旁坐下,南宫颖用手绢帮她拭泪。

    “不用他鸡婆,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凌幻儿咬牙说道。

    “哎哎!他不是保证过事成之后一定会回来?你就乖乖在这儿等,陪南宫姐姐赏赏花、拔拔草,可好?”

    她们可以赏毒花,拔毒草,有兴趣的话,她还可以教她做些毒药来玩玩。

    “南宫姐姐,若今天换作是你,三堡主不顾你的意愿,硬把你留下来,自己去冒险,你会接受吗?”凌幻儿泪眼迷蒙的反问。

    “最好他敢!他若胆敢无视于我的意愿擅自作主,我保证他的下场将无比凄惨,我会用最恶毒、最折磨人的毒物来对付他,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南宫颖纤细玉手在她面前用力紧握成拳。

    “呃,南宫姐姐……”有必要这么凶残吗?

    刹那间,凌幻儿明白司徒君烨要她远离南宫颖的用意,基本上他们是同一种人,而他害怕自己被带坏!

    “先让他手脚发烂、脸上长疮,再让他丧失所有知觉,一步一步……”突然发现自己太过投入,南宫颖回过神,眨了眨美眸。“邪鬼不会这么做,他明白我的性子。”

    骂归骂,她对他有信心。

    “真的?”

    “嗯,不管遇到任何困难,我们都会携手一起面对,我们约好生同衾死同穴的。”想起他们的约定,南宫颖眸光揉进暖意。

    “可是司徒君烨就真的丢下我,说走就走。”听见人家甜蜜到不行的感情,凌幻儿顿时觉得委屈极了,更想哭了。

    “傻瓜,你和我不同。你这么可爱柔弱,司徒君烨舍不得你受到一点伤害,所以才把你托给我。”南宫颖安抚她。

    “南宫姐姐,你不明白,我很害怕等人,因为每一个我等的人,都不曾回来过。”吸吸鼻子,凌幻儿幽幽地道。“小时候我等不到爹娘回来接我,后来又等不到我师父健健康康的回来……”

    “妹子。”听见她让人心酸的过往,南宫颖心疼的抱抱她。

    “南宫姐姐,请你帮我一个忙吧!”像是下定很大的决心,凌幻儿握住南宫颖的手恳求。

    “你先说,我能力所及当然帮你。”南宫颖不敢马上应允,她可不想面对暴怒的司徒君烨。

    平常冰冷疏离的司徒君烨已经够可怕,若是进入暴怒状态……

    “南宫姐姐,听说司徒君烨的毒你都能解,我想请你帮我解蛊毒。”凌幻儿认真地道。

    “蛊毒?”南宫颖愣住。

    “是的,请你帮我解掉身上的蛊毒。”她已经想通了,只要去除体内的蛊毒,她就不用靠解药过日子。既然司徒君烨狠心把她抛下,那么她就去浪迹天涯继续做个快乐的神偷,让他永远找不到好了。

    这是她对他的报复,哼!

    “但——”

    “南宫姐姐,拜托了。”

    “妹子,不是我不帮你……”南宫颖眉心轻拧,面露难色。“而是——”

    “而是什么?很难解?还是无法解?”凌幻儿焦急地问。

    “不,是你身上没有中任何蛊毒的迹象,我不知要如何帮你。”南宫颖叹气。

    “我没有中蛊毒?你确定?”凌幻儿怔忡。

    “当然。”南宫颖肯定地道:“我不可能看错。”她可是堂堂的药王啊!

    “但我曾经腹痛如绞,肚内蛊虫差点破肚而出,他还拿了解药给我。”凌幻儿完全被搞迷糊了。

    她不曾中蛊毒?那么她吃的药是……

    “他拿了解药给你?”南宫颖比凌幻儿更惊讶,还以为自己出错了。“你身上还有解药吗?拿来我瞧瞧。”

    凌幻儿将白玉瓶交给南宫颖,后者急忙倒出几颗药丸嗅了嗅,然后又捏破其中一颗,送到舌尖轻尝。

    “如何?”凌幻儿紧张兮兮的问。

    南宫颖脸色微僵,不自在的看着她。“这是普通补药,对养胃健肠很有帮助,就是跟蛊毒无关。”

    咦?!

    “可是他明明说在我身上下蛊,要我定时服用解药,不然的话……”这个消息太过震惊,凌幻儿都结巴了。

    “他骗你的,他根本没有在你身上下蛊。”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司徒君烨就对她心软了吧!被蛊毒侵蚀的身子极难痊愈,就算侥幸不死也会留下后遗症,项问之脸上恐怖的肉瘤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恶的司徒君烨!”竟敢骗她!凌幻儿握紧小小的拳头。

    原来他一直在骗她,把她骗得团团转!

    “妹子,他没在你身上下蛊是好事,你何必气成这样?”南宫颖实在不懂,“你也见过项问之,被蛊毒侵蚀后很容易变成那副可怕模样,你不会想变丑吧?”

    “可是我不甘心被他耍弄。”凌幻儿咬紧牙。

    感觉起来,司徒君烨一直都在欺负她。

    “妹子,你真想报复司徒君烨?”听她这么说,南宫颖眸光一闪,狡猾光芒疾闪而逝。

    “当然!”老是被他欺负,她咽不下这口气。只可惜自己能力有限,她要对付司徒君烨功力还差得远了。

    “你若真想报复他,姐姐我倒有个好法子。”南宫颖轻轻附在她耳边说话,笑容好不灿烂。“可是你得下定决心才行。”

    “南宫姐姐要帮我?”凌幻儿眼睛一亮。

    “要我帮你当然不成问题,”南宫颖千娇百媚地眨了眨美眸。“重点是决心,看你有没有这份决心。”

    “我当然有!”凌幻儿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确定?就算你面对司徒君烨时也不会犹豫?”南宫颖问,就像条不断吐信的青蛇。

    “我确定!”她用力颔首。

    “那好,你就听我的话一步一步做,记住!千万要沉得住气喔!”南宫颖开心地轻搂凌幻儿的肩,笑容变得好邪恶。

    司徒君烨啊司徒君烨!把如此纯真的凌幻儿托付给她,教她怎么忍得住不欺负一下呢?

    看来,毒皇和药王的意气之争,再多廷个一年好啰!

    嘻嘻嘻!

    ***bbscn***bbscn***bbscn***

    风拂过,空气里飘散着浓到化不开的血腥味。

    过度施力的下场就是让刚愈合的伤口迸裂,司徒君烨舔去滴落指尖的血珠,全身散发一股骇人妖气,他冷眼睇着满地堆积如山的尸首,俊美无俦的脸庞毫无表情。

    生命,就是这般脆弱。尤其这些无能的喽啰在他面前,更是比蝼蚁更加无用!话说回来,这也是他不愿意让幻儿跟随的原因,他不要她看见这样的自己,他不要她对他心生恐惧。

    “爷!项问之的人头在此。”提着项问之血淋淋的头颅跨过尸体大步而来,熊硕在司徒君烨面前停步。

    就算他跟在司徒君烨身边多年,面对杀红眼的爷,他仍不免微微害怕。

    垂眸看着项问之扭曲狰狞的脸,司徒君烨冷静的声音不像方才经过一场大屠杀。“嗯。”

    “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因为那块龙纹玉璧,李尚书要幻儿的人头来换。”司徒君烨语气极冷,一如他瞳眸里的温度。

    “爷的意思是——”

    “我不许幻儿的生命受到一点威胁,就算对方是朝廷命官也一样。”甩开手臂的血珠,司徒君烨淡道。

    “熊硕明白。”熊硕点头。

    爷就算要他上刀山下油锅,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更何况只是暗杀区区李尚书。

    “熊硕,把项问之的人头收好。”司徒君烨眼里画过一丝寡绝寒意。“我要送给李尚书当大礼。”

    “是。”

    ***bbscn***bbscn***bbscn***

    狼牙月,晓星沉。

    屋檐上,一抹颀长挺拔的纤白身子负手而立,狂风吹乱他墨黑如缎的长发,显得缥缈而有些妖气。

    男人垂眸静静看着庭院里头的矮胖男人,他焦躁不安的神情没逃过他的眼,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如冰刃般的笑痕。

    “大人。”老管家匆匆提着一个包裹越过长廊而来,满是皱纹的老脸戒慎恐惧。

    “老张,如何?有项问之的消息吗?”一看见老管家,李尚书急忙上前问道。

    项问之已经离开好一段日子至今音讯全无,又听说他不顾命令招惹到可怕的江湖人物,教他怎不提心吊胆?

    “回大人的话,没有项爷的消息,却收到一个指名给大人的包裹。”张管家顺了顺气答道。

    “指名给我?”

    “是的。”

    “谁送来的?”瞪着那用上好黄色绸布包裹起来的木箱,李尚书没有勇气打开。

    “小的不知,门房说对方没有表明身分,只知道是个大胡子。”

    “胡来!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也收下,里头若是装了要命的毒蛇、毒蝎怎么办?”李尚书怒斥,两颊肥肉不住颤抖。

    “这——”张管家被骂得无法回嘴,迟疑地拿高包裹。“大人,不如别开了,让小的拿去扔掉?”

    说要拿去扔,李尚书又不禁犹豫。心想会不会其实项问之已完成他的命令,箱子里装着那偷儿的人头?!

    说到那闯入镜花阁的偷儿,还真是让他恨到骨子里。那日他忍不住将龙纹玉璧炫耀给两位大人看后,朝廷上上下下都盛传等太后寿辰那天他要进贡龙纹玉璧。那块玉璧早被该死的偷儿给摔碎了,他要到哪儿再弄一块儿来?!搞不好太后没见到传说中的玉璧,心生不悦,将他降职事小,掉脑袋才完蛋!

    “大人,您的意思呢?”见李尚书迟迟不出声,张管家开也不是,丢也不是。

    “把箱子打开来瞧瞧。”考虑老半天,倘若真是偷儿的人头丢了多可惜?李尚书咬咬牙,决定开箱。

    “是。”张管家将包裹放在地上,解开黄色绸布的手微微颤抖。

    他也怕是要人命的毒物啊!李尚书不知做过多少坏事,想要他命的人不计其数,一个弄不好可是会赔上一条老命。

    “等等!”见他开得慢,李尚书更紧张,他恼怒的挥挥袖袍。“拿离我远一点!”

    距离远些也比较安全,若真是些会要人命的毒蛇猛兽,他也好逃命。

    “是。”张管家哭丧着脸,开包裹的手抖得更厉害。

    好半天,箱子终于打开了,待张管家看清箱子里的东西,他惊叫一声跌坐前面,三魂七魄吓跑大半。

    “啊……”

    “什么?是什么东西?”李尚书跟着心惊肉跳,急急退开两步。“老张,箱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人,是颗人、人头啊!”张管家连滚带爬的逃离木箱。

    “人头?”听见他这么说,李尚书的心情倒是平静下来。

    应该是项问之托人把偷儿的人头送回来了!

    “大人,您别看,相当骇人哪!”张管家脸色灰败,被吓得魂不附体。

    “胡说八道,本官什么可怕场面没见过,区区一颗人头会吓到本官?”一想到可能是偷儿的人头,李尚书胆子顿时大了起来,一步步向前靠近。

    “哎呀呀……”才瞥了一眼,李尚书立刻袖袍掩面,差点脚软。

    箱子里的人头不是别人,正是项问之啊!

    “这、这、这……”李尚书眼前一片晕黑,头晕想吐。

    “大人,这是项爷没错吧?”张管家颤抖的问。

    “废话!你自己不会看吗?”李尚书扶着柱子拚命干呕。人头他不是没看过,在刑场时常见到,却没看过如此——

    丑恶可怕的。

    “大人,这下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马上处理掉啊!”李尚书气急败坏的低吼,却掩不住心底的慌张。

    居然连项问之都被除掉了,那他的小命肯定也岌岌可危,毕竟整个府里的守卫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项问之啊!

    越想越害怕,李尚书几乎想立刻冲回房里躲在棉被中了。

    该死的项问之!只是教他杀个偷儿,他是去惹到什么可怕人物了?简直是给他找麻烦!

    “大人,那小的、小的把项爷的头拿去扔了。”张管家害怕的低语。

    “快去!快去!扔得愈远愈好!”再也不想靠近那鬼箱子一步,李尚书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走回房里。

    真是吓死人了。

    ***bbscn***bbscn***bbscn***

    见到李尚书瞧见人头后的惊骇模样,司徒君烨冷冷地笑了,眸底寒芒闪过,准备动手。忽地,眼角余光瞥见一抹影子蠢蠢欲动,他黑眸倏缩飞身而去,准确无误地扣住对方咽喉。

    “咳咳咳!司徒……你还不放手!”凌幻儿被扣得喘不过气,一双美眸喷火地瞪他。

    “幻儿?!”看清来人,司徒君烨急忙松手,扶住她软倒的身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百鬼堡吗?”

    “怎么?这里只有毒皇能来?其他人都不能来吗?那么我走好了!”一想到他不告而别,凌幻儿就忿忿不平。

    她转头便走。

    “你当然能来,谁说你不能来?”司徒君烨眼明手快地拉住她,把她搂进怀里。“我只是见到你有些惊讶而已。”

    何只惊讶,应该说非常惊讶。他不是要南宫颖看好她吗?怎么放她到处跑?

    “我若不来,恐怕有人要谋害朝廷命官了。”凌幻儿埋怨瞅他。

    “你知道?”被她道破心思,司徒君烨蹙眉。

    “我当然知道。你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这样就不会有人伤害我了。”说他老欺负她,其实又把她捧在掌心里疼。

    “当然,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丝伤害,杀掉李尚书是最好的办法。”司徒君烨也不否认。

    这男人能不能别把杀人当切萝卜一样简单?很骇人的。

    “谁说杀人是最好的办法,那会让你惹上麻烦!”

    “我不怕。”他浓眉轻扬。

    “……”她当然知道他不怕。

    自己会喜欢赖着他,也是因为有他在身边就算天塌下来也不用怕,再大的麻烦也有他扛着。

    而性子冷僻的他只对她一个人好,害她感动得要命,连气都生不起来。

    窝囊!

    “你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能保我平安。”凌幻儿压下满腔的感动,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办法?”

    “帮我把龙纹玉璧还给李尚书。”凌幻儿献宝般打开带来的锦盒。

    “龙纹玉璧?龙纹玉璧不是碎了吗?我亲眼所见。”司徒君烨小小吃了一惊。

    他不信她有回天神术能让破玉回复,不然她那天也不会心痛成那副德行。

    “不是说过了吗?凌大姑娘我可是天赋异禀啊!七岁明辨宝物、十岁鉴定翡翠珍珠、十四岁模仿各大名家真迹……”

    “行!我知道了。”司徒君烨截断她的话,要不然她会说个没完没了。“你要我拿这块假玉给李尚书?”

    “嗯,我跟李尚书的恩怨全因龙纹玉璧而起,把这块假玉还给他,李尚书自然不会再追究了。”凌幻儿贼兮兮一笑。

    嘿嘿!果然绝顶聪明吧!

    “你怎会突然想还他一块假玉?”

    “还说呢!与其让你背负谋杀朝廷命官的罪名,倒不如我辛苦点弄块假玉出来。”她越说嘴噘越高,为了这块玉,她连夜赶工,手痛眼也痛。“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不像有些人,狠心的说走就走——唔……”

    司徒君烨低头给她一记重吻,阻止她继续碎碎念抱怨。

    “你在这儿等我,我先把玉交给李尚书,去去就来。”司徒君烨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的柔唇,办正事为要。

    要是依他的性子,当然还是选择杀掉李尚书安全些,但不忍幻儿为他担心,就姑且听她的吧!

    若是李尚书还有任何动作,就等着人头落地!

    “好。”用力点头,凌幻儿甜甜笑答。

    临走前,司徒君烨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她一眼。

    不知是他错看吗?怎么觉得幻儿的笑容与南宫颖竟有些相仿?!一样奸诈狡猾。

    一刻钟后,司徒君烨回来了。正如幻儿所说,重得龙纹玉璧的李尚书惊喜不已,自然不再计较是谁偷了龙纹玉璧。

    “司徒大侠——”既然李尚书的事情完美落幕,那么就来清算他们之间的怨。凌幻儿忽地甜唤。

    “嗯?”被她的甜笑勾走了心神,一时不察,手臂竟刺痛了一下。

    “幻儿?”舔去手臂的血珠,司徒君烨眯眸。“你做什么?”他相信凌幻儿不会害他,但总得问个明白。

    “你食言而肥,说要带我走又抛下我!这是给你的小小惩罚。”凌幻儿皱皱眉尖。

    “惩罚?”屏气凝神,司徒君烨发现自己的身体微微发热。

    “对!就是惩罚!”凌幻儿用力点头。“还有,你居然骗我中了蛊毒,害我吓得半死,更要罚!”

    “我是不忍你被蛊虫侵蚀,所以才……”司徒君烨话声忽顿,总觉得她身上有种异香,教人心痒难耐。他咬牙道:“幻儿,这东西谁给你的?”

    “南宫姐姐。”

    很好,他才离开几天,她就改口叫南宫颖姐姐了。这个小笨蛋!他不是警告她别接近南宫颖吗?果然上了她的当。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深深吸口气以保持清醒,司徒君烨咬牙问。

    “她说这是爱情蛊,被刺中的人会一直爱着对方。”她得意扬高手中银针,开心地往自己玉臂轻扎。“若是两人同时都中爱情蛊,就永远不会分开……”

    “别——”司徒君烨想阻止她却晚了一步,他叹气。

    这个小笨蛋!

    “幻儿,这不是爱情蛊,是欲蛊。中的人——咳咳咳,会情欲高涨想找人——咳咳咳……”司徒君烨薄薄俊颜难得变红。

    就算他底子好能抗拒欲蛊,但幻儿受得了吗?

    不用多想,当然受不了。

    咦?!

    凌幻儿听懂了他的意思。

    “可是南宫姐姐说……”她不是想跟他那样,她只是想和他永远不分开,让他再也不能丢下她罢了。

    吼!怎么变这样?

    “事到如今你还相信她?还叫她南宫姐姐?”一把攫住她的皓腕,司徒君烨故意威吓。“你自己也中了欲蛊,还想跑去哪儿?难道你想七孔流血而亡吗?”

    “人家不要七孔流血啦!你不是毒皇吗?快把解药拿出来……”凌幻儿快急哭了。

    药王毒皇怎么都一个样,专以欺负人为乐。

    “我当然会救你。”事到如今,他当然会救她,但绝不是拿出解药,谁教她上了南宫颖的当,变成自动送上狼口的羔羊……

    打定主意,司徒君烨打横抱起颊泛春潮的凌幻儿,修长的身子疾掠而去。

    三个月后,李尚书将假龙纹玉璧献给太后,却被识破是假玉。太后震怒万分,下令对他满门抄斩,百姓无不欢腾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