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小姐不准撒野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予岚真的好厉害喔!三十岁的年纪就掌管跨国公司,真不简单,如果能进他公司上班不知道有多好呢!」放下杂志,杜春晓一脸向往的喃喃自语。

    冷眼瞟向一个人碎碎念的好友,纪梓心掏掏耳朵当没听见。

    「梓心,妳说对不对?」杜春晓仰头看向啃着鱿鱼丝的好友。

    姊妹俩在杜春晓的房间里谈心。

    「没感觉。」纪梓心面无表情地丢下话。

    打从春晓第一眼看到明予岚后就对他惊为天人,从此变成明予岚的死忠粉丝,最近病情更加严重,居然想进他公司上班……

    明予岚这家伙不是她爱嫌,只可远观不可近看,不然保证被他冻成冰块。

    「梓心,妳好没感情。」杜春晓咕哝。

    「哪里没感情?」

    「妳一副很讨厌他的样子!」

    纪梓心秀眉一扬,原本欲反驳什么,最后终究将话吞了回去。「我是有原因的。」

    杜春晓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问道:「梓心,妳觉得我去明氏应征助理秘书好吗?」

    「不好。」短短两个字,斩钉截铁。

    「为什么?!我不想一辈子待在老爸的店,女人要有远大目标!」杜春晓说得慷慨激昂。

    睇她一眼,纪梓心浇她冷水。

    「难道妳没听说明氏企业给员工的薪资虽高,但也很会压榨员工吗?妳会被榨干的。」纪梓心客观的指出事实。

    「可是──」

    「不用可是了,妳还是乖乖待在家里帮忙吧!妳瞧那些婆婆妈妈多喜欢妳呀!」纪梓心揑揑她的颊。

    「美莎小镇很好,充满人情味,可是我也想出去闯看看,好歹我也是大学毕业,既然念了书,总得试试自己的能力吧!」杜春晓一脸坚持。

    「单纯的妳一点都不适合那种复杂的职场环境,妳会吃亏的。」公司愈大,内部竞争愈激烈,同事之间彼此尔虞我诈,她很可能吃闷亏还没自觉。

    「吃点亏也没关系,我还年轻,学点人生经验也不错。」杜春晓说得振振有词。

    盘起手,纪梓心还是不赞同。「那也不用非去明氏企业不可。」

    「去明氏企业才好,不但可以一圆梦想,还能看看偶像,何乐而不为?」杜春晓绽开好大的笑容。

    「……」纪梓心打量她,说出实话,「妳这样进不去的,就算有人肯帮忙,也得过明予岚那关才行。」

    「什么?」

    「明予岚那家伙我多少有点了解,他很重视公司员工的仪表,尤其是女员工,一定要够会打扮才行。」而春晓一向崇尚自然美,也不化妆,绝非明予岚会任用的类型。

    「梓心,妳该不会认识他吧?」春晓震惊地瞠圆灿眸。

    「我跟他不熟啦!但有人跟他交情不错。」纪梓心小声道。「如果那个人愿意帮忙的话,或许妳还有机会。」

    春晓想进明氏企业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如果能说动她那个恶魔二堂哥帮春晓变身的话,一切都有希望。

    只不过她二哥个性非常恶劣,是很恐怖的双面人,在家一个样出外一个样,率真的春晓恐怕无法忍受他捉摸不定的个性。

    「真的?」闻言,杜春晓兴奋坐直身。

    「当然是真的,那个人妳应该有印象,因为他也是名人哪!」

    话说回来,他们三个死党哪一个不是名人?全都是生来残害女人的祸水,幸好其中之一「花种马」已经从良,少了一大祸害。

    「梓心,他会愿意帮忙吗?」杜春晓心中开始冒出期待的泡泡。

    「得请恶魔试试看了。」眸光上上下下扫过她T恤牛仔裤的打扮,纪梓心嘀咕,「依妳现在这样子不可能进明氏,不过若花点工夫稍作改造,应该没问题。」

    「请恶魔帮忙?」杜春晓耳尖听见「恶魔」这个字眼。

    「嘿嘿!我有提到恶魔两个字吗?我是说如恶魔般的高超技术。」转转灵活眼珠子,纪梓心干笑带过。「赌赌看啰!看妳有多想进明氏企业、有多少韧性啰!」

    纪家族系庞大、辈分阶级严明,长久以来家族就是以黑道为本业,不过近两代在纪家大家长的改革下,成功的漂白转型,改做正当生意,不再逞凶斗狠。

    如今纪氏企业旗下有医院、药厂、建筑等各行各业,为国内百大企业之一。

    此时,纪宅奢华宽广的客厅里正弥漫一股好闻的熏香,不似人造香味,淡淡的很舒服。

    墙边,英式古典柜上摆放几个精致的相框,照片里的女人有头乌黑的秀发,浓密长睫覆着彷佛会勾人的媚眼,清丽脸庞即使不笑也有股诱人魅意,这种长相的美人直觉让人联想到倾城祸水。

    「梓心,妳瞧瞧,这女人长得真漂亮,五官像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挑不出一丝缺点。」仔细端详银框相片里的女人足足有三分钟之久,杜春晓冒出这句话。

    唉!上帝真不公平,一样都是人,等级差这么多。

    正悠闲品茗的纪梓心闻言,惊讶地转头瞥她。

    「春晓,妳该不会没见过他吧?」

    「我该见过『她』吗?」杜春晓一脸狐疑。

    「拜托!他很有名的。」他是许多名人巨星的御用造型师,目前正当红呢!

    不过,这只是他对外的身分,其实他真正的身分是──

    纪梓心见杜春晓仍处于状况外,深深叹口气。

    「春晓,照片里的人是个男人。」有她这位粗神经的好友,真不知该不该感到庆幸。

    「骗人!男人哪可能长得这么漂亮?」杜春晓吃惊。

    如果男人长得这么精致典雅,那么……那么……

    那么生为女人的她不就该去撞豆腐***了!

    「千真万确。」纪梓心白她一眼。

    没道理她连自个儿二堂哥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可是他眼睛水汪汪会电人耶!」杜春晓用力指着照片里的「男人」,无法相信。

    「相信我,他是男人。」纪梓心很肯定的点头,「还有,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骗了。」她事先警告。

    别看他长得秀秀气气、人畜无伤的模样,身为纪家旁系的一分子,她很了解惹怒二堂哥纪希泱的下场,保证死无葬身之地。

    「男人居然长这副德行……」得知他是男人而非女人,杜春晓不以为然。

    太漂亮的男人肯定不MAN,尤其她最怕细声细气的娘娘腔了。

    「春晓,妳还没告诉我喜欢明予岚哪一点?」四下无人,趁着纪希泱还没下楼,纪梓心悄悄问。

    提到明予岚,杜春晓红了脸。

    「对呀!妳到底喜欢他哪一点?总有个原因吧!」印象里明予岚冷得跟冰块一样,语气冷表情冷,看不出他哪一点讨喜。

    「我、我……」想起他刚正充满男人味的脸庞,杜春晓居然结巴了,「我觉得他很MAN,很有男人味。」

    「就这样?」

    「还有男人就是要够酷才有魅力。」杜春晓高高昂起下巴。

    瞅了杜春晓一眼,纪梓心压根无法认同她的话。

    酷?明予岚根本就是高傲自负过头,除了几个好友外对谁都不屑一顾,懒得和人费神说话。

    由此看来春晓不认识真正的明予岚,完全沉浸在虚幻的表象里。

    纪梓心还想说什么,楼上传来脚步声,只见纪希泱一脸慵懒的走下楼,修长削瘦的身量只罩了件睡袍,隐约裸露出结实的胸膛。刚睡醒的纪希泱比照片里更勾魂摄魄,不是女人却比女人更风情万种,中性迷人的特质在他身上展露无遗。

    看着他举止优雅的下楼,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梦幻人种,杜春晓瞪凸了眼,身体僵硬如石,除了自惭形秽外没有其它的想法。

    「梓心,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吗?这么难得来看我。」纪希泱懒懒打个呵欠,斜眼睇她。

    「当然是有事找你帮忙啰!」纪梓心笑容好贼。

    「无事不登三宝殿,嗯?」纪希泱长腿交迭,大手一伸,佣人立刻递上英国骨瓷杯,注入热咖啡。

    「我先帮你们介绍,这位是我高中好友杜春晓,而他是我二堂哥纪希泱。」纪梓心笑着帮两人介绍。

    「嗯。」漂亮黑眸淡淡扫过杜春晓,没有多加关注,彷佛她是屋子角落里毫不起眼的粗糙装饰品。

    「妳找我为了什么事?」纪希泱慢条斯理的轻啜一口咖啡,姿态彷佛是王宫里的贵族。

    他不是第一天认识这个堂妹了,每回上门都没好事。

    「二哥,我记得你和明予岚是多年好友,对吧?」纪梓心笑得眼眸弯弯,算计意味浓厚。

    「嗯哼。」

    「我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跟明予岚有关?」纪希泱挑高一道浓眉。

    「没错。」纪梓心倾身向他,刻意音量压低。「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好朋友春晓是明予岚的粉丝,她想进明氏企业工作,我想拜托你介绍他们认识。」

    杜春晓?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女人?!

    嘴里的热咖啡差点喷出来,纪希泱静静打量安静坐在一旁的杜春晓,足足停顿五秒后给了答案。

    「不可能。」他面无表情地吐出话。

    「为什么不可能?」纪梓心嘟嘴。

    「妳自己看看她!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女人味,发型没有设计感,连市场买菜的欧巴桑都比她有流行感,这种连自己都不看重的女人,妳认为明予岚会任用她吗?」

    站在客观的角度,纪希泱说话犀利,丝毫不留情面。

    多少人抢破头想进明氏企业,虽然才能是明氏用人的首要考量,但仪表也占相当重要的分量,就凭眼前貌不惊人的小村姑也想进明氏?

    「别这么说嘛!春晓只是不会打扮,她能力很强的,是国立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喔!」说话尖刻正是二哥恐怖的特性之一,纪梓心担心好强的杜春晓火山爆发,赶忙轻拉他的衣角,要他注意措辞。

    纪希泱薄唇勾起冷弧,不予置评。

    「二哥也知道明予岚的喜好,只要投其所好,稍稍改造春晓,一定没问题的,我相信二哥的功力。」纪梓心极尽谄媚之能事。

    勾人凤眸溜回杜春晓身上,他再次冷眼打量她,好似她是菜市场里的青菜萝卜,正任人挑选。

    「要把她重新改造成明予岚喜爱的类型,倒不如把她塞回娘胎重生比较快。」纪希泱不改毒辣本色。

    这个尖酸刻薄的男人真的很讨厌!

    杜春晓可说是第一次被人家这么嫌弃。她哪里不好了?最起码五官端正,身材修长,美莎小镇哪一个婆婆妈妈不喜欢她?大家都抢着要她当媳妇耶!

    被他批评得体无完肤,杜春晓又羞又怒地涨红脸,小手在身侧紧握成拳,火山终于爆发。

    「你没听过自然就是美吗?干嘛非要拿一堆东西往脸上抹?又不是要粉刷墙壁,不男不女的娘胚!」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受不了的展开反击。

    两人初次见面就点燃战火。

    纪希泱瞇眸瞧她,俊颜扭曲。「妳说我是娘胚?!」

    「不然还有别人吗?」做人要有骨气,杜春晓秀眉一扬,和他卯上了。

    挑高浓眉,纪希泱从没见过这么举止粗鲁又不可爱的女人,他撇撇嘴,冷笑。

    「我若不男不女,妳也好不到哪儿去。」他这叫中性美,没有眼光的笨蛋。

    「你──」

    最不想看见的情形出现,纪梓心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看来这两人天生八字不对盘,居然见面不到五分钟就吵成一团。

    「二哥,我当然知道现在的春晓不符合明予岚的喜好,所以我才来拜托你咩!这不是你的强项吗?」纪梓心连忙插进话,缓和局面。

    「就凭她这德行,烂泥扶不上墙!」纪希泱不屑地别开脸。

    「我看是你没本事吧!」杜春晓不甘示弱地反唇相稽。

    魔魅黑眸更恼怒地瞇细,纪希泱第一次遇见敢这样对他一言九「顶」的女人──说一句顶九句。

    「妳居然说我没本事?」若非她是梓心的朋友,他绝对立刻把她丢出大门。纪希泱俊颜泛青。

    她不懂他的技术有多高明,化腐朽为神奇这句话用来形容他的手艺再适合不过!

    「欸,你们先别斗气了,谈正经事比较重要。」纪梓心叹气连连。「亲爱的二哥,拜托你帮个忙吧!」

    「妳另寻高明吧!我没这本事。」纪希泱冷冷回应,撇开头。

    好多年没这样动怒了,他现在满脑子只有把杜春晓塞进水泥桶丢进淡水河的念头。

    「别这么说嘛!如果连二哥也不行,那全世界就没人行了。」纪梓心拉着他的袖口,好声好气拜托。

    「……」

    「最最亲爱的二哥……」

    「……」

    「你不会忍心拒绝我吧?」眨眨眼,纪梓心撒娇。

    每次都来故作可怜这招。纪希泱看看最疼爱的小堂妹,又看看一脸桀骜不驯的杜春晓。

    「成功率太低。」好半晌,他别开头。

    「在你的妙手之下,没有不变美的女人,你不觉得很有挑战性吗?」某人的小狐狸尾巴拚命摇。

    喂~~什么叫很有挑战性,她有这么糟糕吗?一旁的杜春晓闻言,美眸危险的瞇细。

    「梓心,巴结这招对我没用。」纪希泱直接戳破她的计谋。

    「梓心,妳别求他了,我看他根本就是没办法!」杜春晓在一旁激动的比手画脚。

    说他没办法?

    这名有眼不识泰山的女人应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杜春晓的话刺激了纪希泱。

    「妳这个女人……好!如果三个月内无法成功改造妳,我纪希泱从此不吃这行饭。」纪希泱冲动之下脱口而出。

    咦?这句话是啥意思?难道二哥答应帮忙了?纪梓心表情茫然。

    「不过我有三个条件,做不到约定自动失效。」在她们有所反应前,纪希泱加上但书。

    「什么条件?」纪梓心连忙问。

    「一,这三个月杜春晓必须住在这里,方便让我进行改造计划,」话才出口便后悔,他方才肯定气疯了才会答应接这烫手山芋。「二,我说一是一,得按照我的吩咐做,不得有任何意见……」

    「要住在这里?」杜春晓惊呼。

    「有问题吗?」纪希泱冷眼瞟她。

    「可是孤男寡女住在一起……」

    「妳尽管放心,我品味没有差到对一个完全没女人味的……」纪希泱故意将话尾拖得老长,邪魅凤眼瞟她,「女人下手。」

    杜春晓气得双颊鼓鼓,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言下之意好像她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第三呢?」纪梓心赶在他们再次轰炸之前问,以免纪希泱反悔。

    「条件三等到我想到时再说,暂时先这样吧!」纪希泱抿紧唇,他好久没生气了,真多亏了她,一时气急自己把前途给赌上了。

    要把眼前这个粗鲁泼辣的女人改造成仪表端庄的淑女,很难,真的很难,或许教小猪跳舞还比较快。

    不过,杜春晓若真胆敢接受他的条件,嘿嘿!

    他会好好招待她的,他会让她后悔对他说过那些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非要住他家不可?」

    「……」

    「为什么……为什么……难道就不能有别的方法吗?」

    「……」

    「梓心,拜托妳开口说句话吧!」碎碎念大半个早晨得不到任何回应,杜春晓颓下双肩,丧气不已。

    凭和纪希泱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现象来看,她有强烈的预感,一旦搬进那间屋子,她肯定会被虐待得很惨,那个家伙一定会公报私仇。

    掏掏耳朵,纪梓心慢吞吞转头看她。

    「会变漂亮喔!」

    「啊?」

    「妳若按照二哥的指导乖乖去做,会变漂亮,变得很有女人味喔!」纪梓心用一种非常缥缈的声音说话。

    「可是我──」

    「春晓,妳不是希望变得有女人味一点,让大家别老用帅气两个字形容妳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任何话从纪梓心嘴里说出来都会变得很有道理。

    果不其然,听见纪梓心的说法,杜春晓的心动摇了。

    「二哥是唯一能帮妳的人,除他之外没人能帮妳了。」看出她的犹豫,纪梓心客观的解释。「经过他的巧手打造,我相信妳绝对可以达成梦想,进入明氏企业工作。」

    「妳怎能如此笃定?」杜春晓小声咕哝。

    「凭二哥跟明予岚的交情,还有我对二哥能力的肯定。」纪梓心挑眉。

    杜春晓倒看不出纪希泱这么厉害,只觉得他长得好看归好看,那双魅眼看久了会让人不敢逼视,有些邪气……

    对!就是邪气!纪希泱身上隐隐散发出恶魔气味,虽然他极力隐藏,她还是嗅得出来。

    难怪那天梓心会脱口而出「恶魔」两个字,她现在有些明白了。

    「春晓,才短短三个月而已,牙一咬眼一闭就过去了,等事成之后妳一定会感激二哥的,况且相处久了,妳会发觉其实二哥人不坏。」纪梓心闲凉说道。

    「……」

    杜春晓闷闷地在床边落坐,清秀娇颜有着挣扎。

    她有种直觉,纪希泱逮到机会一定会好好修理她,谁教她心直口快,第一次见面就和他杠上。

    前途无亮啊!

    「怎么?还迟疑啊?如果害怕就别去啰!我帮妳打电话告诉二哥,说妳临阵脱逃。」见她犹豫不决,纪梓心故意用话激她。

    「谁说我害怕?」果不其然,杜春晓大声抗议。「本小姐字典里没有害怕两个字!」

    唉~~真是单纯又好骗的性子啊!这种小计谋用在杜春晓身上屡试不爽。纪梓心心中暗暗偷笑,但仍装出严肃的表情。

    「这么说来妳决定要去啰?」

    「去就去!谁怕谁?难道他会吃了我不成?」杜春晓挺胸,豪气万千。

    「喏,话是妳说的,不是我逼妳哟!」纪梓心拚命挖洞让她跳。

    没办法,这是纪家人的特质──心思狡诈算计多,其中以纪希泱为最,是个中老手,难怪爷爷老想把家业传给他。

    「当然是我自愿的。」直肠子的杜春晓马上中陷阱。

    「好!我马上帮妳整理行李。」纪梓心挽起衣袖,替她从床底拉出行李箱。

    「咦?这么快?」杜春晓愣住,有种上当的感觉。

    「妳也想早点结束改造训练吧?早去早回嘛!」纪梓心朝她嘻嘻一笑。

    得趁双方反悔前赶紧将他们绑在一起,不然万一各自后悔怎么办?到时她得再花多少工夫当说客啊!不过──

    纪梓心眼角余光偷偷觑向正无奈收拾行囊的杜春晓,一个奇异的念头闪过脑海。

    或许粗神经的春晓跟龟毛挑剔的二哥凑在一起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少爷,杜小姐已经来了。」纪希泱刚下班回到家,马管家立刻上前接过他的外套。

    「人来了?」纪希泱挑高浓眉,神情莫测。

    依她那天对他恨得牙痒痒的态度,还以为她会临阵脱逃,没想到居然依约上门。很好,好极了!

    「什么时候到的?」纪希泱淡问,心中开始盘算,有种跃跃欲试的期待。

    「下午三点左右,她在客厅等您。」

    「嗯。」纪希泱卷起衣袖慢慢踱进大厅,纳入眼帘的是正襟危坐显得有些不自在的杜春晓。

    「没想到妳真的会来。」他双手盘胸轻倚墙边,扬眉。

    听见身后有人说话,杜春晓狠狠吓一跳,回头看向纪希泱,一时之间有些恍神,彷佛真见到他身后长着一对恶魔的黑色大翅膀。

    「为什么不来?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杜春晓回过神,挺直背脊轻哼。

    「我以为妳会怕我。」轻理额前发丝,纪希泱淡淡将问题抛回给她。

    「我干嘛怕你!」杜春晓不服气低嚷。

    她明明一点都不怕他,最多……最多莫名对他感到毛骨悚然罢了。

    「妳怕不怕都无所谓,不过既然进了我的大门,一切就得依照我的规矩。」纪希泱不再和她抬杠,直接切入正题。

    「又有啥规矩?」听见规矩两个字,杜春晓开始浑身不自在。

    三个条件嫌不够多,又多一堆规矩?

    「第一,从今天开始不准用『啥』跟『干嘛』这个字眼,女孩子啥来啥去多粗野?更不许大声说话,就算不满只能轻声细语。」纪希泱拧了眉,告诫。

    连「啥」也不能说?也不能大声说话,她怀疑纪希泱是刻意找她麻烦。

    「知道了,还有呢?」不能啥也不能干嘛,磨牙总可以吧?杜春晓暗暗磨牙。

    若非有求于人,她好想送他两记杜氏铁拳,瞧他那么瘦弱,应该三两下就可以让他倒地。

    「第二,妳的活动空间只限一、二楼,三楼是我的范围,无论什么原因妳都不许接近。」纪希泱瞇眸警告。

    这点非常重要,多一个人住在家里已让他很不舒服,他极重视个人隐私,一旦踩中他的地雷──杀无赦!

    「没问题。」杜春晓想也不想地一口答应,她没事才不想看到他咧!就算求她她也不上去。

    「还有──」

    「还有?!」杜春晓鼓起腮帮子,这男人真龟毛,哪来那么多规矩呀!

    纪希泱突然走过来揑了她手臂一把,惊得杜春晓差点跳起。

    「你做什么?」灿眸怒瞪,杜春晓莫名红了脸。

    「揑肉啊?不然妳以为我想做什么?早说对妳没兴趣。」纪希泱冷冷吐出话,「还有妳的饮食需要控制,以后除了马管家送的餐点外,其它东西一概不准吃。」

    「为什么?」

    早说不能有意见还问为什么?

    「明予岚喜欢纤细窈窕的女人,换句话说就是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而妳──完全不合格!」纪希泱双手插在裤袋里俯身逼近,似笑非笑。

    其实杜春晓身材比例秾纤合度,肤质好弹性佳,而他故意嫌弃她,存心让她知难而退。

    俊美阴柔的脸庞忽然在眼前放大,杜春晓呼吸一窒,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整个人往后退,背脊贴上沙发。

    纪希泱身形修长,和明予岚的剽悍健壮不同,所以一时让她有种瘦弱的错觉,直到此刻,她才发现他和自己想象中不同。

    「还有……我想到条件三了,今天一块儿补充。」

    「说吧!」反正踏进大门之前,她已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无论纪希泱说什么都吓不倒她。

    「请人帮忙当然得付出报酬,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纪希泱挑眉诡笑。

    「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到时妳就会知道了,」扬起可恶的笑容,纪希泱真爱坏人这个角色,只要一想到能挫挫这不知死活的女人的锐气,他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去。「我丑话说在前头,大门方向在此,受不了请自便,但若是走出去,这个训练就结束,谁也别怨谁。」

    一旦她包袱款款走人,约定自动失效,他也不必赌上自己的名声,而到时他已虐待她够本,岂不大快人心?

    他承认自己心机深沉。

    「我不会逃的!」双手握拳,杜春晓昂起下巴接受他的战帖。此事和明予岚无关,已变成他俩意志力的战争。

    「这么有把握?」

    「当然。」

    「很好,我拭目以待。」纪希泱薄唇勾起冰刃般的笑弧,带着讥讽意味。「我赌妳熬不过一星期。」

    「我绝对不会逃走。」杜春晓不甘示弱的反驳。

    「哼。」轻哼一声不予置评,纪希泱掉头闪人。

    话别说得太早,他可是个狠角色。

    「我一定会成功的!」见他没反应,杜春晓更大声喊。

    而纪希泱只是掏掏耳朵作为响应,存心气死她。

    「没心没肝的恶魔。」人才刚走出视线,杜春晓立刻不满的咕哝,对他消失的方向扮了个很丑的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