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失恋总是想到你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唔……长相不错,身材也挺好的,好像有胸肌,不过他整天不是睡觉就是工作,哪有多余的时间健身啊?」咬着笔杆,可优若有所思的眸光跟着忙得团团转的秦子鞅。「……臀部倒是挺翘的,感觉很结实……」

    自从那天席悠悠摆明了说对秦子鞅有兴趣后,可优总是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彷佛第一次意识到他其实是个男人。

    还是个有很多女人喜欢的男人。

    「以男人的屁股来说,秦大哥的的确算极品,很少男人的屁股像他这么好看。」某个声音突然插进来一起讨论。

    「你也这样觉得……」反应慢半拍的可优颇有同感地点头。

    「其实秦大哥最好看的是他的裸背。结实、有力、弹性够、色泽佳,肌理分明,保证看过一次永生难忘。」

    「耶?经你一提我有印象,我之前好像有看过,真的不错。」她瞇眼仔细回想。

    「果然没骗妳吧!」

    「对啊!对啊!」连连点头附和的可优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缓缓抬起眸,赫然看见小奇一脸八卦的脸,「咦?你来干嘛?」她心一惊。

    他来很久了吗?

    「可优姊不是在评论秦大哥?」他来加入讨论啊!

    「我哪有!」可优粉颊绯红,连忙否认。「别胡说!」

    她唐可优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有啊!我刚刚说秦大哥最好看的地方是他的裸背,可优姊不是也深表赞同?」小奇笑得暧昧。

    「就和你说我没有!」她咬牙警告。

    这话如果传出去她还要做人吗?

    「明明就有啊!」

    「你再胡说!信不信我把你调去扫厕所!」她怒目威胁道。

    「不说了,不说了。」小奇马上识相地闭上嘴巴。

    呜呜~~可优姊用暴力威胁啦!

    「你们在那里叽叽咕咕吵些什么呀?」忙到焦头烂额心情不佳的秦子鞅冷锐的眸光朝他们射过来,「都闲着没事做吗?」

    「呃,我现在就去忙。」被点名的小奇马上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跑得倒是挺快的。」瞪着他的背影,可优咕哝。

    「不要在那儿碎碎念,唐可优,妳也有份。」他做人做事一向公平,她别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我?」可优吃惊地指指自己。她也有份吗?

    「当然,」他低头点烟,看她的眼神有些讥诮,「妳不是偷看我一个早上,到底看出什么没有?」

    「耶?」没想到他早发现,可优顿时粉颊红透。

    可恶!知道干嘛不出声!

    「怎么不回答?」

    「我才没有偷看你。」扬高小小的下巴,她轻哼。

    事到如今,死不认帐是最好的办法。

    「没有?需要叫小奇进来当面对质吗?」

    可优美眸恶狠狠地瞇起,没好气地回绝。「不用。」

    摆明欺负人嘛!

    「那妳告诉我,妳到底在看什么?」她灼灼的眸光直盯着他转,让一向厚脸皮的他被看得都有些害羞了。

    「就……」

    「嗯?」

    「就……」

    「嗯?」

    可优红着脸咬住唇,一时间想不出理由搪塞。

    就什么?她回答不出来啦!

    总不能老实告诉他,她在打量他的身材吧?

    「可优,」见她嗫嗫嚅嚅老半天挤不出一个字,秦子鞅莫名的好心情,「妳该不会偷偷喜欢我吧?」

    「什么?」明知道他是故意逗她,可优还是忍不住有些脸红心跳,她结结巴巴,连舌头都打结了。「你胡说什么?」

    谁会偷偷喜欢他啊!她只是好奇他究竟哪一点吸引悠悠罢了。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忍住笑,秦子鞅含蓄暗示。「其实那也没什么不好啊!」反应那么震惊干嘛?至少他比那些烂苹果好多了,不是吗?

    「才不好!」仓皇地掩饰心慌、可优不服气地反驳。「自恋狂!」

    没事净说些教人误会的话!吃饱太闲啊!

    「傻瓜!」用档案夹轻敲她的头,秦子鞅笑着走出工作室。

    「你们帮我设计的运动饮料广告我非常满意,广受好评,」王经理像弥勒佛般和善的脸庞笑呵呵的,「下次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再次合作。」

    「我们和王经理合作也非常愉快,现在像王经理这样干脆又阿莎力的客户已经很少了。」秦子鞅也笑着接口。

    三个月前他和可优负责知名运动饮料的广告,一推出就获得热烈回响,不但荷包赚饱,连负责此案的王经理都高兴得再次请他们用餐表达谢意。

    对于这种应酬,秦子鞅应该早习以为常,但这次他总觉得隐隐透着古怪。

    有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味道。

    「是我们该谢谢王经理给我们机会。」可优巧笑嫣然地执起酒杯。

    她的心情很好,因为拜王经理所赐,他们的名声在业界更加响亮。

    王经理有感而发地轮流看着可优和秦子鞅。

    「想当初我第一次见到唐小姐的时候,只有惊艳两个字足以形容,人漂亮、能力又好,本来想介绍给公司里一些年轻人认识……」

    「现在呢?」可优笑问。

    她现在可是急缺喔!

    「现在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哦~~为什么?」

    「因为──」王经理若有所思地瞥了眼坐在一旁,尔雅内敛宛若黑豹的秦子鞅,「人才再优秀,也比不上子鞅。」

    闻言,秦子鞅漂亮的眼瞳对上王经理看似温和实则精明的眸光。

    「子鞅?」可优一时没反应过来。

    和子鞅有什么关系?

    「我当初怎么没发现唐小姐无论才能或是样貌都和子鞅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我还有动作,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眨眨眼,可优终于明白王经理的意思。

    他以为她和子鞅是情人。

    「不、不是──」莫名其妙红了脸,她摇头。

    他们不是那种关系。

    一只大手悄悄覆上她的,秦子鞅阻断她后续的话。

    「王经理过奖了。」反常的,他代她回答……

    「子鞅?」偷偷觑了他一眼,可优满肚子疑问。

    他为什么不向王经理解释清楚?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果然没有猜错,」眸光一闪,王经理笑笑,从怀中拿出两张请帖,「对了,明晚敝公司有个鸡尾酒招待会,希望两位务必赏光。」

    「谢谢,我们会去的。」轻轻接过请帖,浓密的长睫掩住秦子鞅的心思。

    他有强烈的预感,这才是王经理最终的目的。

    「你怎么不和王经理解释清楚我们的关系?」回到车上,可优忍不住问道。

    这样人家会误会耶!

    墨黑色的眼瞳瞄她一眼,秦子鞅爱笑不笑。「这样不好吗?」

    「当然不好。」被他诡谲的眸光瞧得有些不安,可优没好气地回答。

    他最近吃错药啦?难道他不知道挑逗搭档犯法吗?

    秦子鞅没说话,仅是唇瓣勾了抹意味深长的笑,油门一踩,轿车滑入车道。

    「喂!怎么不回答?」突然又不说话了。

    「妳想做情妇吗?」足足等了一分钟,秦子鞅终于开口。

    「我才不要呢!」噘起唇,她毫不考虑。

    就算她的感情再怎么不济,还不至于沦落到当细姨吧?

    「王经理方才的话,妳真的都听明白吗?」

    「当然。」又不是说法文。

    「如果妳真的懂,就不该表明单身,除非妳有意当他的情妇。」这样解释够明白了吧!

    皱着眉,可优一脸不解。

    原本她每一句都懂,现在秦子鞅补充说明后,她统统都不懂。

    叹口气,秦子鞅无奈地摇头。明明有听没有懂,还说她明白!

    「王经理刚刚怎么说的?」他一句一句慢慢解释。

    「他觉得我长得漂亮、人又聪明──」

    「下一段!」只记得别人称赞自己漂亮,难怪话底下的含义都没注意。

    「他说人才再优秀都比不上你。」啧!真凶,自我陶醉一下都不行。

    「嗯哼,然后呢?」

    「他说我和你是天生一对,如果他再有动作就──」话到舌尖顿住,可优吃惊地看着秦子鞅面无表情的俊颜,「就是他的不对了。」

    没想到长得像弥勒佛的王经理竟然也是中年色叔叔,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总算反应过来了,」修长漂亮的手搁在方向盘上,秦子鞅微笑,「话好像是对妳说的,其实他问的是我。」

    「所以──」可优恍然大悟。

    「如果我没有表示,他就会有所动作,到时妳拒绝也不对,接受也不对。」他温暖的眸子朝她看去,「我是在保护妳。」

    我是在保护妳。

    再平常不过的一句话没预警地在她耳边炸开,可优的心猛然错跳一拍,她连忙直起背脊端正坐好,美眸仓皇地看向车窗外。

    其实最近怪怪的人不只是他,连她都怪怪的。

    她常常会因为他不经意的一句话脸红心跳,好像两人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似的。

    厚!她究竟是怎么了?失恋的打击太大,导致反应失常吗?

    「可优。」不知道她在胡思乱想的秦子鞅低唤。

    「啊~~」她惊跳。

    「这么紧张干嘛?又不是上课被教授点到名。」他古怪地看她。

    差点吓到他了。

    「有事?」带点老羞成怒的味道,她没好气地问。

    正为了他的事烦心,他还拚命数落她。

    「明天的鸡尾酒会,我何时去接妳?」

    「我们一定要参加吗?」都知道王经理没安好心眼,有必要再有交集吗?

    「我想对我们应该有好处。」这才是王经理真正的目的。

    「我倒觉得是鸿门宴。」她嘀咕。

    「鸿门宴?」他微笑,「妳形容得很贴切。」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极有兴趣啊!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复古华丽的大厅里,优美悦耳的音乐缓缓流泄。

    可优挽着秦子鞅缓缓走入陌生的人群里,绝美的脸蛋隐隐浮现不甘愿的神情。

    要不是秦子鞅拿饭店的午茶券贿赂她,她才不愿来呢!

    「唉~~全部都不认识。」环顾一圈,她小小声嘀咕。

    绝对会无聊到打瞌睡。

    「妳难得打扮,碎碎念会有损妳的美丽。」秦子鞅附在她耳边低语。

    「言下之意,我平时很糟糕吗?」她瞪他。

    「……」秦子鞅识趣地装作没听见。

    鸡蛋里挑骨头!

    「唐小姐、子鞅,」王经理大老远就看见他们的身影,热情地走过来招呼,「千盼万盼,你们终于来了。」

    「王经理。」心中有疙瘩的可优很努力地挤出微笑回应。

    中年色叔叔。

    「唐小姐,不介意我借走子鞅吧?只要一下就好了,我介绍朋友给他认识。」

    「我不介意。」努力扯动脸皮,可优笑着摇头。

    他一直赖在她眼前,她才会介意。

    「那真是太好了,」王经理几乎立刻就将秦子鞅拉至会场另一端,「我们马上回来。」

    「王经理慢走。」可优故作优雅地挥手。

    可恶!她真讨厌这种虚与委蛇的场面。

    「子鞅,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要你参加今天的晚会不可吗?」一离开可优身边,王经理马上神秘兮兮地问。

    「应该是某人要求和我当面谈事情吧!」秦子鞅似笑非笑的说。

    「你果然是聪明人,」王经理用力点头,「是这样的,我们大老板看中你的能力,想重金礼聘你到敝公司任职。」

    闻言,秦子鞅黑眸微瞇。

    「重金礼聘?」王经理的话让他感到意外。

    「是的,我希望能聘用你担任敝公司的企画课经理,」稳健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他一回头,就看见一名严肃犀利的老人。「上从广告设计,下到产品包装设计,完全不假他人之手。」

    秦子鞅没有被他凌厉的气势骇住,仅是望着他,静静地听他把剩下的话说完。

    「我是统龙集团的总裁霍天柱,」老人的语气里充满自负,「我所说的公司并非单单指食品饮料,而是整个统龙集团,你明白吗?」

    「……」

    「钱的方面不是问题,只要你开得了口,我不会有第二句话。」

    「霍总裁难道不怕我开天价?」

    「天价也是价,更何况我不一定吃亏。」霍天柱毫不在意。

    他一向不做没把握的投资。

    「霍总裁很干脆。」

    「我做事不喜欢拖拖拉拉,如何?你愿意吗?」

    「霍总裁的提议让我很心动。」对方既然开门见山地说了,他也直言不讳。「但我希望霍总裁能给我一些时间考虑。」

    他当然明白集美不会是他久待的地方,那只是他小试身手的跳板。眼前有更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只是……

    「你犹豫什么?舍不得离开集美吗?那样的小公司太埋没人才,我能给你的空间和资源是它的十倍。」

    「不是,是私人因素。」微微一笑,他眸光不自觉地朝可优看去。

    他现在还有些东西放不下。

    「你希望我给你多久的时间考虑?」

    「一个月,」秦子鞅坚定的眸光迎上老人,「不管成或不成,我一个月内给霍总裁答复。」

    「好,一言为定。」

    「美女,一个人吗?」秦子鞅忽地附在可优耳旁轻语,他像英国绅士般优雅地欠身邀舞,「不知道我有这份荣幸吗?」

    可优被他夸张的动作逗笑,她瞋了他一眼,小手轻轻搭上他的肩。

    「发生什么好事吗?」随着他滑入舞池,她笑问。

    「妳觉得我有好事发生?」是好事吗?他自己都还无法确定。

    「你很高兴。」明明眉开眼笑,还要和她玩文字游戏。

    笑笑没说话,他低敛的黑眸里隐藏太多复杂的情绪。「妳记不记得妳曾问过我,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终于肯泄露天机了吗?」

    「嗯,要听吗?」

    「当然。」

    「我喜欢的对象──」映入他黑瞳的,是她绝丽的容颜,「首要条件要有过人的美貌。」

    「哦~~原来你也是外貌协会会员。」男人一向先看女人的外表,没想到他也不例外。

    「多谢夸奖,我不但是外貌协会会员,还是外貌协会会长。」他当然没兴趣找个如花长伴左右。

    他又不是自虐狂。

    「还有呢?」

    「聪明伶俐、才华洋溢。」他语带暗示。

    「你喜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可优调皮地反问。

    「如果会女红刺绣更好。」愣了下,他没好气地接口。

    他发现她根本没有专心在听他说话。

    「唔……琴棋书画女红刺绣,以上六种我全部不会,看来我完全不符合你的条件。」少根筋的可优偏头想了想,一脸认真。

    「……」青筋微跳,秦子鞅怀疑事到如今他们是否还有聊下去的必要?

    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默契今天忘了带来吗?

    「家事、厨艺都不列入条件?」

    「不用。」

    「你不介意?」

    「就算介意应该也无济于事。」他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他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

    拿得起画笔,却拿不动扫把。

    「说实话,当你的女友挺幸福的。」美眸笑得瞇瞇的,可优不禁有些感慨。

    她怎么没遇见这种好男人?

    「我目前单身。」这样的暗示应该非常明显。

    「需要我帮你物色对象吗?」可优甜甜笑问。

    「……」眼前一晕,秦子鞅青筋整个暴突。

    他非常确定他们的默契今天忘了带来,她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可优,如果有一天──」无声地叹口气,他放弃了,「我不在妳身边,妳会如何?」

    笑容微凝,可优眉心蹙起。「你胡说什么?我不喜欢这个问题。」

    她讨厌预设这种立场。

    「我是说如果,」他执意要她回答,「如果有天我不在了,妳会如何?」

    能坚强独立不让他挂心吗?

    「我会很难过。」咬着唇,可优说得很肯定。

    他们在一起共事这么久,对她而言他就像阳光、空气、水,她无法想象没有他在身边会如何。

    少了三元素,没有生物可以生存下去。

    「傻瓜!难过总会过去的。」笑着轻弹她的额头,秦子鞅故作轻松。

    好险还会难过,他总算有些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