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子菁,妳的东西还没整理呢!」人才刚蹲下身系鞋带,应妈功力深厚的无敌狮吼功已如影随形的传来。

    「我知道,我会整理。」像是无法在房子里多待一秒钟,应子菁像火箭般冲出门外。

    是不是现在整理有差别吗?反正没多久又要搬家了吧?四个月?五个月?顶多不超过八个月,她从来没有好好在一间学校念满一年。

    应子菁迈开长腿,像要用尽全身气力拚命往前跑,如火焰般的红色长发在脑后随风飘荡,她分不清东南西北,看到巷子就转,见路就跑,能发泄心里的怨气就好。

    直到心脏跳得发疼,紧缩的胸口再也挤不进任何空气,应子菁终于乏力地仰躺在一大片草地上,一只玉臂横过眼睛。

    真讨厌!

    她讨厌这样不断不断搬家的日子,没有可以说话的朋友,永远生活在不确定之中,走到哪里都像格格不入的外人。老爸上回还说至少等她念完高中才会搬家,果然又食言了,这一回她已不抱任何期望。

    搬就搬吧!连续再搬二十次她也无所谓,看是否能破金氏世界纪录,哼!

    忽地,有种湿湿黏黏软软的可疑物体在她颊边滑动,打断应子菁混乱的思绪,她猛然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只毛绒绒像颗小澎球的黄色小狗,牠清澈明亮的褐色眼珠正对上她的。

    「咦?好可爱。」应子菁翻身坐起,灿眸发亮,几乎第一时间就把小狗抱入怀里,牠身上的皮毛还是刚出生没多久的绒毛,摸起来特别柔软。

    「没有项圈,你没有主人吗?」应子菁轻摸牠的头,小狗的尾巴摇得更厉害。

    看来是没有,因为这个小公园目前只有她一个人。

    小狗拚命舔着她的掌心,圆滚滚的褐色眼珠像是有所求。

    「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难道肚子饿了?」小狗的出现让应子菁所有不愉快的情绪一扫而空,粉色唇瓣漾起甜笑。

    她一直很想养只狗,但老妈每次都以搬家为由拒绝她的要求。

    超可爱的小狗依然拚命舔着她的掌心。

    「好,我去买东西给你吃。」应子菁一把捞起小狗走往最近的便利商店。「你这么小能吃什么?面包?牛奶?糟糕,我不知该拿什么东西喂你。」

    嘴里咕哝,应子菁脸上却是带着笑,一副最甜蜜负荷的表情。

    不如就这样抱回家好了,来个先斩后奏?

    「我看……鲜奶吐司不错,你喜欢吐司吗?」应子菁边说,小狗边舔着她的粉颊,把她整个逗笑了。

    好可爱的小澎球,真的好想带回家养喔!

    「球球……球球,你怎么在这里?」

    人才刚在便利商店前站定,身后猛然响起焦急的男声,应子菁闻声回头,看见一名和她年纪相仿的高大男孩正用着又气又无奈的眼神瞪着她怀中的小狗。

    这男孩长得挺好看的,是受女孩子欢迎的那种类型,一身带着健康光泽的小麦色肌肤,浓眉大眼、五官深刻,即使不笑也微弯的唇角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小狗见到男孩的出现,立刻转移目标朝他摇尾巴。

    应子菁瞧瞧他,又看看小狗,有些不甘愿的开口,「你的狗?」

    「嗯,牠叫球球,才两个多月大,很喜欢四处乱跑!」安拓宇薄唇勾笑,最后一句话是瞪着球球说的。

    球球聪明有灵性,一听见主人责备的言语,两只耳朵缩到脑后,尾巴摇得更谄媚。

    原来是有人养的呀!也对,如此可爱又亲人的狗狗应该是有人养的。

    「我觉得小澎球比较好听。」应子菁自语。

    「什么?」安拓宇微愣。

    「没事。」想把狗狗抱回家的希望破灭,应子菁倏然笑容敛起,换上疏离的态度。「小……球球还你。」

    她将小狗递到他面前。

    是他的错觉吗?怎觉得在她跟前有种人不如狗的感觉?

    「谢谢。」抱回球球,安拓宇忍不住多看了眼这位白皙清秀的女孩,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她那头如火焰般的红发。

    快乐镇是人口密集的南方小镇,大多数居民彼此相识一辈子,眼前的生面孔应该是新搬来的住户吧?他忽然想起老爸昨晚才提到有即将搬来的新邻居,该不会……

    「等等,妳是──」安拓宇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应子菁瞪他一眼,一脸闭嘴少惹我的冰冷表情。

    揉揉鼻子,安拓宇把剩下的话全吞回肚里,这是他第一次踢到女孩子的铁板,挺新鲜的感受。

    「臭球球,下回再到处乱跑,看我会不会打你的小屁股。」安拓宇抱着球球转开。

    安拓宇和应子菁各往不同的方向走,这是他们生命里第一次交集。

    「拓宇,听说我们班转来一位转学生啊?男的女的?」

    安拓宇刚踏入教室,一群男同学立刻蜂拥而上,八卦话题当然是今天刚转来的转学生。他们班三分之二以上都是男生,阳盛阴衰,女孩子少得可怜,大家都在期待转学生是个女同学。

    「女的。」安拓宇拎着书包走向座位。身为当地望族安家第六代长男,加上又是班长、学生会会长,以及未来笃定直升大学医学院的模范生,种种身分的加持让他一直就是风云人物,注定地球要绕着他旋转。

    「是女生耶!」男同学们听了个个欣喜若狂,只差没有跪地谢天。

    「拓宇,如何?如何?」从小和安拓宇一起长大的邵泯翔用手肘顶了顶他,笑容暧昧。

    「什么东西如何?」安拓宇不解的皱眉。

    「那个转学生啊!长得好看吗?」

    安拓宇扫过一张张不知道在兴奋个什么劲的脸,不明白他们是青春期到了,还是荷尔蒙太过旺盛,听见「女生」两个字就蠢蠢欲动。

    女孩子有什么好?爱哭外加神经质,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就可以让她们哭得好像世界末日一样……安拓宇皱皱眉,就算已见过转学生也不打算明说。

    他一拉开座位,抽屉里的情书如雪片般哗啦哗啦掉满地。

    「哦……可恶!」

    男同学们看了莫不捶胸顿足。

    这家伙的女人缘好到教人想盖他麻布袋,学校里的女学生已经够少了,偏偏百分之九十九都暗恋他!

    安拓宇却一点也不开心,俯身将情书粗鲁地全塞回抽屉。

    这些女生真的很闲!不好好的念书,就爱写一些奇奇怪怪的信塞爆他的抽屉。

    基本上,他被塞爆的不只学校抽屉而已,他的电子信箱不知多久以前就被塞爆了,或许就是因为E-MAIL被退回,她们才决定改采亲手写情书的策略。

    难道就不能有女生别满脑子化妆打扮、谈恋爱,没有比较不一样的女生吗?

    「拓宇,这是情书耶!你不看看吗?」没收过情书的男同学发难道。

    换作收到情书的人是他,肯定将信裱框挂在墙壁上。

    「没兴趣。」简短三个字,言简易赅。

    「就算没兴趣也温柔点嘛!看你一副快抓狂的表情。」邵泯翔嘀咕。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安拓宇冷冷抬眸睇他一眼。

    如果他每天抽屉都被塞爆,课本书包没地方放,他还能保持愉快的表情吗?!哼!

    或许他可以,但他不行。

    「欸,转学生来了,是长发飘逸的女生喔!」不知是谁先出了声,一群男同学又一窝蜂挤到教室门口。

    安拓宇没动,可他的目光也落在甫走进教室的应子菁身上,果不其然她还是同样一脸冷淡的表情,走进教室的瞬间,空气彷佛瞬间凝结,冻结所有人的热情。

    好冷。

    「哇?,红发耶!」

    「有看见她的耳洞吗?一、二、三、四……该不会是太妹吧?」

    「你是说帮派分子?天哪!好可怕喔!」

    「我看还是少靠近她为妙。」

    「我也这么觉得。」

    应子菁标新立异的打扮让同学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他们的私语声应子菁全听见了,她皱皱眉,粉唇抿成一条直线。谁说染红发穿耳洞就是太妹或帮派分子?她只是有点小小的叛逆罢了!

    「应同学,妳坐安拓宇前面好了,第四排倒数第二个位子,他是班长,有任何不懂的地方都可以问他。」

    简单介绍完应子菁,班导师开始上课。

    「我们又见面了。」安拓宇难得主动的和女孩子打招呼,通常都是女孩子主动向他示好。

    应子菁回头,清冷灿眸微瞇。

    「昨天在便利商店门口妳抱着球球……」他提醒道。

    是他?!昨天抢走小澎球的讨厌鬼。

    「哦!」超级简短的一个字,应子菁转回头。

    咦?!

    碰了个软钉子,安拓宇挑眉,两次短短的交谈,他明显感受到她刻意疏远的态度。

    不过没关系,他只是尽班长之责跟新同学问好而已,既然对方不领情,他也落得轻松。

    讲台上班导师沉闷如念经的讲课声传来,安拓宇的眸光落至窗外的蓝天白云……

    「应同学,妳想不想参观校园,我可以带妳去喔!」午休时分,男同学在走廊挡住应子菁的去路,带着腼觍笑容道。

    应子菁蹙眉,印象中他好像是她的同班同学,叫吴永什么的,不管他叫什么名字,他卡在女厕所前面的举动让她非常尴尬。

    「不想。」应子菁想也不想就回答,翩然越过他身旁。

    第五个男同学向她示好失败,无功而返。

    「不过就是长得还可以嘛!跩什么跩!真以为大家都喜欢她啊?还不是图个新鲜感而已。」

    「就是说呀!她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咧!」

    路过的女同学看见刚才那一幕,不以为然地评论,摆明故意说给她听。

    应子菁充耳不闻,转开水龙头洗手。转学生总是容易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她早习以为常,不会放在心上。

    「别听她们胡说,她们只是见不得别人好。」身后厕所门忽然打开,走出一名鬈发披肩如洋娃娃般美丽精致的女孩。

    「妳是新来的转学生吧?妳好,我叫安心芷。」她甜美的朝应子菁一笑,见她一脸茫然,她不慌不忙的解释。「地方小,消息传得快,我早听说过妳的大名。」

    有史以来第一个给她老哥软钉子碰的女生,她当然得认识认识。

    听她热络的语气,彷佛是认识她许久的人,应子菁仍处于怔愣中。

    「妳好。」不知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她看起来莫名眼熟。

    「我们这镇上很少有人搬来,搬出去的人倒很多,」安心芷还是在笑。「妳们怎么会想搬来?」

    不习惯与人太过亲密,应子菁直觉升起防心。

    「那不重要,很快就会搬走了。」她的语气略显冷淡。

    「是吗?」对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不以为意,安心芷耸耸肩。「总之,欢迎妳搬来快乐镇。」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对她笑得这么亲热,她板着一张棺材脸好像也说不过去。应子菁很努力地扯动唇角,笑容僵硬。

    「谢谢。」

    「我下午还有考试,先回教室了,有机会再聊吧!」安心芷和她挥手道别。

    「再见。」

    送走安心芷,应子菁看着镜子里僵硬如石的笑脸,她用力揉揉脸颊恢复原状。

    从小跟着父母到处搬家,让她不知如何与人相处,她相信不论谁看到她都会觉得不可爱又难搞吧!

    无所谓!

    应子菁抽出手帕拭手,快步走出女厕。

    反正再过几个月她又得离开,别人到底怎么看她,都无所谓了。

    「菁菁,在学校有交到新朋友了吗?」

    到处忙着测地质、水质,观察环境生态的父亲难得准时回家吃晚饭,首要关心的当然是女儿在校的适应状况。

    脑海里浮现安心芷的笑脸,应子菁没什么情绪地回应道:「或许有吧!」

    「妳这年纪就应该多交些朋友,有机会的话多和朋友出去走走,爸爸不反对的。」应书柏推推眼镜,笑道。

    老是搬来搬去怎么教得到新朋友?才刚熟络又要换地方……

    不想反驳老爸,应子菁默默啃着炸排骨。

    「听说镇长的孙子跟妳同年,我有拜托他好好照顾妳,不知道你们是否同班?」应妈咬住筷子说道。

    「妳说住在隔壁的镇长吗?」应书柏表情惊讶。「妳见过他了?听说他们是这里的望族,世代都是快乐镇的镇长。」

    「我们搬来第一天镇长就来打过招呼了,但是你不在。」

    老爸当然不在,他是个标准的工作狂,家具还来不及搬进客厅,他就兴匆匆背起行囊上山去了。

    想归想,应子菁没说话,吞下最后一口排骨。

    「真的吗?这样我也得去跟对方打声招呼才行,」应书柏频频点头,「记得帮我准备礼物,我明天就去拜访,有人帮忙照顾子菁,我也比较放心一点。」

    「我不用人照顾,」一直保持沉默的子菁冒出话,「我能照顾自己。」

    「菁菁,妳在生爸爸的气吗?因为老爸食言没让妳念完高中就搬家……」听到宝贝女儿疑似抗议的话,应书柏哀怨地问。

    他就知道不该食言,女儿真的生他的气了。

    「……」

    「爸爸不该一心只想到工作,应该把妳们母女的幸福摆在第一位才对,我太胡涂了,忘记妳们的需要。」越说越自责,应书柏放下筷子,食欲全消。

    他是专门研究生态环境的教授,对工作的热爱常常让他背起行囊就忘了回家,苦了她们这对母女。

    「不!老公,你千万别这么说,嫁给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应妈立刻覆住他的手,给心爱的男人打气。

    「……」全世界最最肉麻的老夫妻肯定就是她老爸老妈了,这种只有偶像剧才会出现的台词,三天两头就在家里上演。

    应子菁按按眉心,懊悔方才冲动的回答,她怎能忘记老爸非常纤细敏感?他如果不当环境生物学家,绝对可以当名多愁善感的诗人。

    「爸,我没生你的气……」只是心底抱怨而已。「你知道我很独立的。」她试图解释。

    有时候她不禁在想,其实在这个家最独立的人就是她了,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习惯没有父母的陪伴、习惯自己照顾自己;而像安拓宇那种名门望族出身的家伙,保证跟她合不来,又何必浪费彼此的时间去交好?

    「菁菁,妳真的没生老爸的气?」应书柏可怜兮兮的问,宝贝女儿是他心头的一块肉,她的喜怒最重要。

    「没有。」深吸一口气,应子菁挤出笑容回答。

    「没有就好,老爸最怕妳不开心了,来来来,快吃饭。」听见女儿没生气,应书柏总算释怀,开心地招呼妻女吃饭。「哈妮,妳今天晚餐煮得真美味,辛苦妳了。」他夹块排骨放入爱妻碗里。

    「哈妮,只要你喜欢吃就好,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应妈笑咪咪回答。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这幕夫妻恩爱的画面经常上演,应子菁已看到不想再看,决定回房去。

    有没有谁家的女儿像她这么累的?家里有个敏感又爱哭的老爸,还有个彷佛置身童话故事里长不大的老妈;老爸热爱环境研究,到处东奔西跑,而老妈舍不得和老爸分开一天,于是带着她跟着跑……

    推开窗,充满夏天气味的晚风迎面扑来,应子菁双手撑在窗边,为自己一点都不值得回忆的十七岁叹息。

    忽地,有抹熟悉的黄色影子跳入她眼帘,接着听见小狗的哀号声。

    有人在欺负小澎球!

    「笨东西,别跑呀!想跑去哪里?」戴棒球帽的少年吃着棒冰,恶劣地踹了小澎球一脚。

    「来来,来我这边,让我好好照顾你。」身着嘻哈大T恤的少年挡住小澎球的去路,开心的看着牠惊恐的神情。

    「汪汪!」球球被三名恶少团团围住,害怕地缩成一团。

    「怎么不跑啦?哈哈哈……」少年狂笑出声。

    忽地半空伸来一双雪白玉臂抱走小狗,三名少年错愕间迎上一双灿亮喷火的灿眸。

    「三个人欺负一只狗,难道不觉得丢脸吗?」应子菁讥诮的声音在宁静的夜里响起。

    居然有人敢插手他们的闲事,而且还是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子!

    「女人,不关妳的事,劝妳最好放下狗识相闪人,别自找麻烦。」头戴棒球帽的少年粗鲁地开口。

    「别想!」她绝不会任由他们欺负球球。

    「不然妳陪我们玩也可以,看妳身材还不错,让我先验验货,嘿嘿……」嘻哈T恤少年露出邪恶的嘴脸,一只手胆大包天地偷袭她的胸。

    「欠扁的家伙!」

    砰一声,嘻哈T恤少年被应子菁一记直拳击中,流出两管鼻血,倒地不起。

    其它两人见了都呆住了。

    「女人!妳太超过啰!」棒球帽少年低头看看受伤的朋友,他难忍怒气的用力推了应子菁一把。

    应子菁为了护住怀里的球球,无法空出手抵挡,咬牙任自己重心不稳地跌坐在地。

    摔入身后的树丛里,被树枝刮伤的尖锐痛楚让应子菁皱紧眉,可她倔强的不发出声音。

    「臭女人,妳竟敢打我朋友,妳──」棒球帽少年扬起手掌,想再狠狠地赏她一巴掌。

    「赵孟数,你们闹够了没有,不是欺负小狗就是欺负女生,难道就不能长进一点?」棒球帽少年的手半路被人抓住了,一道冰冷男音响起。

    安拓宇俊雅的面容一反平常出现厉色。

    「姓安的,你非得动不动就管我们的闲事不可吗?」见来人是安拓宇,棒球帽少年老大不高兴地抽回手。

    「不是我多管闲事,而是你们非得惹是生非不可吗?」完全不怕对方人多,安拓宇冷着俊颜,年轻脸庞有一股迫人的气势。「我不想节外生枝,快走!」

    「今天算给你面子,下回最好别再插手!」聪明人都知道别和安家过不去,棒球帽少年知道得罪不起安家,只能悻悻然地撂下狠话,和同伴扶起受伤的友人离开。

    见那群恶少走远,安拓宇朝应子菁伸出手,要拉她起来。

    「妳没事吧?」他关心地询问。

    「我没事。」应子菁不自在地出声,基本上她很不习惯被英雄救美。

    黑眸飞快瞥过她狼狈的模样,安拓宇真心地道:「谢谢妳救了球球。」

    没想到应子菁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竟会为了一只小狗挺身而出,看来她并非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漠。

    无视于他伸来的手,应子菁拍拍裤子起身,四肢立刻传来刺痛,这就是逞强的下场,惨不忍睹。「还你!」

    她将球球塞回他怀里。

    安拓宇接过手,有些无言。

    干嘛每次把球球还他的时候都一副想扁他的表情?

    「妳流血了。」眼尖瞧见她的手臂受了伤,安拓宇皱眉。

    她低头看,只是轻微的擦伤,回家擦药就没事了,再抬起头,她发现安拓宇仍定定看住自己不放。

    「看什么?」被那双过度漂亮的眼睛瞧得有些心慌,应子菁口气不佳地道。

    明明是人高马大的男生,却生了一双女人才有的漂亮黑眸,睫毛又卷又翘的,摆明是生来放电的。

    「我以为妳会哭。」安拓宇耸耸肩,很老实的答道。

    「我干嘛哭?」应子菁瞪他。

    「女孩子见到血都会哭呀!」安拓宇叹气。

    上回副班长萧筠真不过被刀片割伤食指,伤口不到一公分,就哭得跟泪人儿似的。

    「胡说八道!」又瞪了他一眼,应子菁甩头便走,可腿肚传来的灼热刺痛感让她疼得龇牙咧嘴。

    完全冷酷不起来!

    她忍痛的表情没逃过他的眼,安拓宇莫名的心情好,长腿一跨走到她身边,大手直接扶住她腰身。

    「喂!你──」还来不及骂人,应子菁被安拓宇接下来的话堵得脑袋当机。

    「应子菁,妳很不一样,这样很好,我很喜欢。」黑眸弯弯,安拓宇的脸庞像会发光,充满无限魅力,让人看了心跳怦怦。

    「什么?」忙着安抚乱了拍的心跳,应子菁根本无法思考他到底在说什么。

    「应同学,妳和我认识的那些女生非常不一样,真的很不一样……」好像发现世上最后的宝藏,安拓宇忽然笑起来,笑得无法克制,笑到眼泪都快流出来。

    她那记直拳真经典,又狠又急,很有正义女超人的架势,应该拍下来留念才对。

    所以说,这世上果然还是有不一样的女生咩!不会只对着他傻笑、只会用信纸塞爆他的抽屉……

    这家伙是疯了吗?大概只有火星人才听懂他的话!

    应子菁古怪地瞧他,决定跟他保持距离,尤其这家伙笑起来真的乱好看一把。

    「对了,妳救了我家球球,妳可以许一个愿望,就算再困难我都会帮妳办到。」安拓宇笑眸灿灿地道。

    这个怪咖,他自以为是阿拉丁神灯吗?那她说要天上的月亮,难道他真可以摘下来给她?!

    「你可以放手了,我要回家。」懒得跟他浪费唇舌,手痛脚也痛的应子菁闷闷出声。

    「我也要回家,顺便送妳。」安拓宇抛开对女生的偏见,决定好好的认识她,跟她做朋友。

    「可是我家已经到了,就在这里!」应子菁指着前方的四层楼透天厝,要不是知道他是正人君子,她会怀疑他是要乘机吃她豆腐。

    「嗯。」安拓宇点点头。

    那声「嗯」是什么意思?是明白还是不明白?重点是,姓安的还不放手!

    「我家也到了。」他笑颜粲粲地转头,指向她家隔壁豪华的别墅。

    「咦?」下巴掉下来,应子菁表情呆滞,瞬间石化。

    搞了半天,原来他就住在她家隔壁,难怪动不动老是碰到他。看这栋价值不菲的别墅,他该不会就是老妈口中镇长的孙子吧?

    下一刻,他就证实了她的猜测。

    「爷爷有交代,要我好好照顾妳。」安拓宇笑得异常灿烂。

    应子菁头晕了,她有种预感,这辈子似乎摆脱不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