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祸水 > 正文
楔子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晨五点,天色蒙蒙亮,万物还笼罩在淡淡的薄雾里,四周静得没有一点声息。

    女孩握紧拳头,用力地喘着气,清亮的美眸眨也不眨地望着眼前紧闭的门扉。

    开?

    还是不开?

    但是开了,又能如何?

    寒风吹乱女孩的长发,她摊开掌心,凝睇泛着冷光的金属钥匙。

    这钥匙是她的好朋友给她的。

    据说她的他,和他的前任女友,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不会的,」吸口气,她轻轻地将钥匙插入匙孔,不断说服自己。「他不是这种人,这是场误会。」

    只是有个很像他的人,却不是他,如此而已。

    铁门微微打开露出一条细缝,映入眼帘的,是遍地狼藉散落的衣物,还有飘浮在空气中的淡淡酒气。

    「阿洛,是你们吗?」听见开门的声响,一名上身半裸的清俊男孩从浴室走出来,他撩着湿发,笑容灿灿,「我要你带的东西,你带来了没有……」

    话声倏地在舌尖顿住,他有些惊讶地望着眼前的女孩。

    「妳……」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阿洛吗?」只穿着睡袍的长发美女尾随在他身后出现,等她看清楚来人,忍不住掩唇低呼。「糟糕!」

    背叛、不堪、怨怼,种种情绪窜过女孩的四肢百骸,她狠狠咬住唇,泪猛然冲上眼眶。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瞬也不瞬地望住男孩青白交错的脸色,尖锐的指甲狠狠刺入掌心。

    这景象,算不算捉奸在床?

    顿了顿,男孩漂亮的桃花眼微瞇,「妳为什么会来这里?」

    来的时机太巧,简直像精心安排。

    「这是我该问你的。」女孩生气的反驳。别想恶人先告状!

    男孩看着她,眉心微拢。

    「你昨天是不是在这里过夜?」强忍着泪,女孩问道。

    「如果我说没有,妳信不信?」

    「……」

    「信不信?」

    「……我不相信。」咬咬牙,她回答。

    「既然不相信,妳又何必问我?」似乎早料到她的答案,男孩大手烦躁地爬梳过浓密的黑发。

    他太了解她了,早料到她的回答。

    心脏彷佛被人用力掐住,女孩轻轻倒抽口冷气。

    这就是他的答复?

    「你没有话要对我说?」缓缓扬起美眸看着他,她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

    「没有话要对我解释?」

    「……」

    「说话呀!不说话就可以解决问题吗?」痛恨这种饱受折磨的沉默,她忍不住低吼。

    喉结滚动了下,他抿紧薄唇。「没有。」

    血色从小脸上褪尽,女孩双手紧握成拳,纤弱的娇躯不住颤抖。

    「好,很好。」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女孩转身便走。「祝你们幸福快乐!」

    「等一等!」先一步握住她的手,男孩叹口气,有些无奈。「事实不像妳所看到的。」

    「不然呢?」女孩问,连头也没回。

    「妳先乖乖回家,我会向妳解释清楚。」

    「别敷衍我,有话现在就说清楚。」女孩转头望入他的眼里。

    男孩眉头蹙得更紧,回头望了长发美女一眼,欲言又止。

    「妳先回去吧!」他只能这么说。

    「你不说,以后就什么都别说了。」女孩咬牙警告。

    「妳别不讲理行不行?」现在他不方便说!

    「我不讲理?」女孩气恼地瞇起美眸,「搞清楚,现在是你被我捉奸在床!」

    「捉奸在床?」听见她的形容,男孩倏地沉下脸。「请妳注意用词。」

    她哪只眼睛看见他们在床上了?

    这句话不但是对她,对他也是种污辱。

    「难道不是吗?」女孩激愤地质问,「不然你告诉我,为何你们衣衫不整的从浴室走出来,你们在里面做什么?」

    「我──」话语停在舌尖,男孩一时语塞。

    「你说啊!」

    「难道妳就不能相信我吗?」面对她咄咄逼人的态度,他隐隐有了火气。

    他之前的种种付出,难道不能让她对他有多一些信心?

    「你教我如何相信你?你原本就是这样的人!花心、自私、下流,不负责任!」想骂的、不想骂的,甚至违心之论,此时此刻一古脑全倾泄而出。

    只要能螫伤对方,发泄自己的怒气就好。

    听她越骂越顺口,男孩不悦地挑眉。

    「既然我有那么多缺点,我们何必在一起?」如果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以后要如何相处一辈子?

    「因为我瞎了眼。」女孩冷冷讽刺,挑衅地回望他。

    她的话彻底撩拨起他的怒气,男孩咬咬牙,倏然放手。「既然妳这么委屈,那我们分手吧!反正我也受够妳的歇斯底里和蛮不讲理。」简直无理取闹!

    「无所谓,我正有此意,」和前女友藕断丝连的人是他,对不起她的人也是他,而他说话的口气却比她这个受害人恶劣!「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在你身上!」

    「妳──」

    「我告诉你,连忠诚最简单的要求你都做不到,你没有资格说爱,你根本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这辈子谁对你动真心谁倒楣!」

    她的话像双刃刀,说出去的同时,不仅伤了他,也伤了自己。

    男孩讥诮地瞅她,熊熊怒焰燃起。「既然如此,妳还在留恋什么?还不走?」

    「谁说我不走?以后我都不想再看见你!」女孩扬高满是泪痕的小脸,骄傲地撂下狠话。

    瞧他冰冷绝情的模样,女孩满肚子委屈,是她被鬼迷了心窍,才会相信他这棵花心大萝卜。

    昨日才拉着她去公证结婚,今天就嚷着要分手,他说的一切全是骗人的。

    「滚!」望着她毫不留恋转身离开的背影,他重重一拳击向墙壁。

    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