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男人,祸水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缘起

    「起立,立正,敬礼。」

    「老师好。」

    「坐下。」

    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内,年轻有力的嗓音在教室里回荡。担任明浩高中三年十四班班导师的欧敬春推推眼镜,摊开点名簿开始点名。

    「范国毕?」

    「没来。」讲台下热心的同学帮忙回答。

    「江少君?」

    「请假。」

    「章海阙?」

    「不知道耶!」

    欧敬春抬起脸,皱眉看着眼前这班学生。

    不知道?这是什么烂回答?

    「章同学今天有说要请假吗?」他无奈地叹口气。

    章同学家世显赫,父亲是学校的校董,天资聪颖,偏偏顽劣不堪。病假36节、事假16节、旷课20节,两大两小过记满,外加一支警告,他到底有没有心要读啊?

    想不想念都没关系,别为难他这个等退休的班导师嘛!

    「真的没听说。」台下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一脸茫然。

    手中的红笔顿了下,欧敬春考虑该不该记下名字。

    再记下去,他真的要说掰掰了。

    「老师,」长腿跨入毅室,章海阙清秀俊美的脸庞泛着让人不忍苛责的桃花笑,「对不起,我睡晚了。」

    他双手合十,状似诚心忏悔。

    欧敬春重重哼了声,摆摆手要他回座位。

    每次都来这招,他都已经被骗三年了。

    谁不知道他根本没把校规放在眼里,看他过长又挑染的头发、故意不扎进裤里的衬衫、还有从不带书包就来上课的德行就知道了。

    典型顽劣学生。

    点完名,欧敬春一反常态,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三个斗大的字。

    「于洁珞?」全班心有灵犀的一同念出来。

    啥玩意?

    「她是转来的新同学,你们要好好照顾她,别欺负人家,」欧敬春摘下眼镜,警告地瞪着台下一群顽劣学生。他们本性都不坏,偏偏都被本性很坏的章海阙给带坏。「章同学,你听见没有?」

    他刻意点名,希望有点吓阻作用。

    长腿跷得高高的,章海阙桃花眼里饶富兴味。

    「老师,是什么样的人会在高三的时候转学啊?」只剩半年就毕业了,忍一忍不行吗?

    「当然是有难言之隐啦!」欧敬春伤脑筋地蹙眉,光看他的模样,就明白他又想兴风作浪。

    奇怪呀!明明生了张天使般的脸庞,却有副恶魔般的坏心肠。都怪他家境太好,不愁吃不愁穿,才会养出这样的纨袴子弟。

    「好奇嘛!关心同学啊!」

    「你少来,别去招惹人家就行了。」欧敬春朝门外招招手。

    一名长发披肩、清秀甜美的少女缓步走进教室。

    「妳的位子……」不让她自我介绍,欧敬春只想赶快把她安顿好,三年级共有十四个班级,偏偏转入他这牛鬼蛇神最多的一班,算她祖上没烧好香。

    哎呀!真糟糕,只有恶魔阙前面的位子没人坐。

    应该说是没人敢坐。

    「老师,坐我前面吧!」放下长腿,章海阙漂亮过火的脸蛋搁在前方的椅背上头。

    「这──」欧敬春迟疑。

    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老师,坐我面前是最安全的。」他笑容灿灿,拍胸脯挂保证。

    「随便吧!」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只剩半年时间,她就自求多福吧!反正章海阙也不太常来上学。

    于洁珞背着沉重的书包,依言走到自己的座位,不用抬头,也知道有双探询的目光在打量自己。

    「不打声招呼吗?」不似其他男生般粗哑的嗓音,男孩愉快悦耳的声线扬起。

    猛然抬起头,于洁珞清亮透澈的瞳眸和他迎个正着,剎那间,诡谲火光迸现。

    章海阙怔了下,慢吞吞地浮上招牌桃花笑。

    「妳不像想象中那样柔弱嘛!」他笑嘻嘻地凑近俊颜。

    依他阅人无数的经验,她绝对是外柔内刚的小辣椒!

    于洁珞没说话,头也不回地坐下,对章海阙迷煞学校多少学姊学妹的漂亮脸蛋半点兴趣也没有。

    她只是来凑上课堂数的,其他的,都和她没有关系。

    章海阙转着笔,桃花眼微瞇。

    缘分真是种奇妙的东西,本以为到死两不相见的人,突然又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

    不知道她老公长什么模样?反正一定比他差,基本上长得比他好看的雄性生物已被列为保护动物,地球上所剩无几。

    不过,让他最不高兴的是,她竟敢没征询他的意见就擅自改嫁,现在竟然连儿子都有了。

    害他莫名其妙就沦为「前夫」。

    「副总裁?」女同事薛冰冰好奇地探进头,「副总裁?」

    「嗯?」蹙着眉,他回过神。

    「副总裁,你没事吧?」她关心地问。

    「我很好,」性感的唇瓣又绽开那抹招牌桃花笑,「有事吗?」

    「有啊!」薛冰冰认真地点点头,比向桌上堆积如山的公文夹,「我在等你。」

    斜眼打量有如比萨斜塔的公文档案,章海阙心底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耶?何时堆到这么高了?

    「OK,没问题,妳先出去,我等等就交给妳。」他桃花眼笑得弯弯。

    「副总裁,不是我要催你,」薛冰冰话说得很小声,态度有些腼觍,「你昨天下午就和我说过这句话了。」

    「昨天下午?」他昨天下午有和她说过话吗?

    「是呀!在你用完午膳回来后,」薛冰冰拢拢长发,尴尬地指向那迭档案小山丘,「真的有些急。」

    「是吗?」原来他昨天就答应要交给人家啊?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副总裁,你是不是有心事?」薛冰冰试探地问着一向笑脸迎人的直属主管。

    「为什么这样问?」深深吸口气,他总算开始认真办公。

    先从第一本开始吧!

    「因为你一直在叹气啊!」

    「叹气?我吗?」他抬眸看她。

    「是的,你从昨天开始就不断的叹气。」

    章海阙洒脱地摆摆手,仍是不在乎的笑。「怎么可能,妳一定看错了。」

    「是真的,小珍还做了统计表呢!」冰冰解释。「还画成曲线图喔!」

    把他的叹气次数做成统计表曲线图,会不会太夸张了?

    章海阙修长漂亮的手交迭成塔,桃花眼狡猾地瞄向天真可爱的冰冰。

    「冰冰,我交代妳们的工作,都做完了吗?」

    「是的。」这个部门一向是和昶集团中大家挤破头的肥缺,原因无它,钱多事少,常常闲得发慌。

    「手上都没案子了?」

    「是的。」

    「很好,」章海阙温柔灿烂的桃花笑再现,「麻烦妳们整理一份最近十年,各产品的销售业绩表给我,明天下班前要,谢谢。」

    「最近十年……各产品?!」冰冰怔住。

    天哪!那有多少啊?

    「别怀疑,妳没有听错,」章海阙转转手指头,「快去吧!」

    「副、副总裁,」总算反应过来的冰冰,立刻皱起可怜兮兮的苦瓜脸,「对不起嘛!我们不是故意……」

    「快去吧!」扬着笑,章海阙毫不心软,「反正妳们也闲很久了。」

    「副总裁──」

    「快去。」他简洁有力的下达命令。

    看冰冰一脸哀怨地离开他的办公室,章海阙唇瓣勾了抹若有似无的恶劣笑弧。

    看不出来他心情正糟吗?还傻傻的捋虎须。

    当了这么多年亲切温柔的章海阙,他都快忘记欺负人的感觉有多让人兴奋了。

    「于洁珞。」轻喃这个名字,过往的回忆如潮水涌进他脑海。

    他到底该如何做?该如何面对他新婚二天就闹失踪,最后又忽然嫁给别人的亲爱老婆?

    「妈咪,妳是在这里和爹地认识的吗?」兴高采烈的搬进新房间,小奕擎好奇地趴在窗枱上。

    「嗯。」将宝贝儿子的衣服收进衣柜里,于洁珞回答。

    「那爹地是怎么样的人?」咦,有小猫咪经过耶!看牠肚子大大的,该不会怀孕了吧?

    「你怎么突然对你爹地有兴趣?」不自在的看了儿子一眼,她蹙眉。

    他的问题让她没有安全感。

    「因为这里是爹地和妈咪的故乡啊!」回过头,他给洁珞一个如朝阳般灿烂的笑容。

    绝对不用怀疑和别人偷生,和「他」的笑脸简直一模一样。

    无声地叹口气,洁珞心中勾勒出清楚的影像。

    「他是个──」轻轻抚着柔软的衣料,她重想当年,「很有自信、很聪明的男人。」

    高中放荡两年半,却用仅剩的半年和她考取同一所大学。

    不知道是她太笨还是他太聪明?

    「还有呢?」

    「他是个很体贴、笑起来又桃花的男人。」外加花心不负责任。

    「妈咪,什么是笑起来又桃花啊?」

    「桃花就是……大家都喜欢的意思。」偏着头,洁珞解释。

    所以才会有一堆女人前仆后继的扑向他!

    「那我笑起来桃不桃花?」小奕擎撒娇地偎进她怀里。

    他也想要大家都喜欢耶!

    「你笑起来也很桃花啊!」捏着宝贝儿子肥软的脸颊,于洁珞就算再不甘愿,也必须承认血源骗不了人,章海阙那张桃花脸,儿子遗传了十足十。「所以大家都喜欢你。」

    「依你的说法,不自由,汝宁死啰?」坐在喧闹的咖啡厅里,章夫人扬眸凝睇她最亲爱的不肖子。

    「儿臣不敢,儿臣惶恐。」被念了一下午,已经头昏脑胀的章海阙轻声嘀咕。

    「别说妈没给你机会,」章夫人恼怒地瞪着儿子,「这些年来你从不曾带任何女人回家,有时候连我都不禁怀疑你是不是玻璃。」

    「妈──」哪有人会这样形容自己的儿子!

    「不然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一直都没有对象?」

    「没遇到喜欢的。」转转颈子,他一脸无辜。

    「笑话,你是眼睛长在头顶上啊?」

    无声地叹口气,章海阙桃花笑微敛。「妈,妳别逼我行不行?」

    于洁珞莫名其妙失踪后又再度出现,而他们原来早已离婚的消息,他又是现在才知道,这些都已经够让他心烦的了。

    所以帮帮忙,别在这个节骨眼逼他「再」婚行不行?

    「你──」

    「奶奶,请问这是妳的丝巾吗?」软软的童声,模样清秀的男孩站在桌旁轻声问。

    「是我的,谢谢你。」章夫人一怔,眼眸直勾勾望着清秀男孩不放。

    好像,实在太像了!

    「它刚刚掉在地上了。」小奕擎笑得好甜。

    「是吗?我都没注意,」章夫人难掩惊讶,「你叫什么名字?一个人来的吗?」

    章海阙端起咖啡,古怪地瞄向母亲大人。

    没事问人家名字做什么?该不会想诱拐小孩吧?就算急着抱孙也没必要这样不择手段。

    「我叫奕擎。」

    「奕擎,你的爸爸妈妈呢?」章夫人慈蔼的问。

    「我在等妈咪,她在楼上谈事情。」小手指指楼上。

    「这么乖,」章夫人真的觉得越看越像,「你姓什么啊?」

    该不会姓章吧?

    「我姓于。」小男孩想也不想就帮她解答疑惑。

    「哦~~」好险不姓章。

    「不过我跟妈妈姓。」顿了顿,小男孩补充。

    「跟妈妈?」闻言,章夫人一颗心马上提到喉咙。

    她不怀好意地瞄了儿子一眼。

    长得这么像,说不定真是她老公或儿子在外头留下的风流种。

    「奶奶,妈咪来接我了,」转头望向落地窗外,小男孩笑嘻嘻地朝他们挥手告别,「叔叔、奶奶再见。」

    「再见。」外头阳光刺眼,看不清他母亲的模样,章夫人依依不舍地和小男孩道别。

    如果她的孙子有这么大,不知道该有多好?

    「别看了,人都走远了。」半撑着下额,章海阙嘀咕。

    搞不懂,一个娘娘腔的小鬼有啥好看的?

    「当然要看,谁教他和你长得这么像。」章夫人没好气的说。

    「我?」他错愕地指着自己。

    拜托,他小时候才不会娘娘腔呢!

    「海阙,你觉得会不会……」章夫人诡谲地望着他。

    「绝无可能!」章海阙想也不想地回答,「我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而不自知。」

    他一向很小心谨慎。

    「真的吗?」章夫人瞇起眸,一脸不信。

    「一定是爸爸,」眨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章海阙害死人不偿命。「爸爸才会这么糊涂。」

    偷吃也不擦嘴巴。

    「嗯,我也是这么想。」从不怀疑这一点的章夫人马上点头附和。

    「我很难过,也很失望,毕竟我花了好多钱在他身上,他怎么可以说分手就分手?这样对我很不公平!」电视萤幕里,女人哭得好不凄凉。

    「于老师,关于这一点,您怎么看呢?」年轻貌美的女主持人转问身旁的两性专家。

    「感情无价,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于洁珞唇瓣微弯,浮现一抹轻浅的笑意,瞧上去优雅而文静。「这样的基础一开始就不够稳固,妳无法确定他究竟是爱妳的钱,还是爱……」

    舒服地躺在饭店的大床上,章海阙半撑着下额,饶富兴味地观赏「前妻」的节目。

    光阴冉冉,八年的时光转眼即逝,岁月居然偏心的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如今的她美丽依旧,连那双亮得过火的眼眸也透澈如昔。

    不晓得她如烈火般炽人的脾气改了没有?

    「于老师,」第二通叩应电话进来,还是名哭得惨兮兮的女人。「我和男友交往三年了,这三年来他不断的出轨,每次我一提分手,他就会求我原谅他,还保证不会再犯,可是……可是……」

    「这种男人妳该放弃了,」还没听她说完,于洁珞笑容一凝,神色冷肃。「人的个性根深柢固,不可能轻易改变,套句俗话,牛牵到北京还是牛,我建议妳尽早和他分开,留在他身边只是浪费青春而已……」

    「啧!我怎么觉得她是在骂我?」咕噜咕噜喝口水,章海阙瞇起桃花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还是这么不可爱!」

    得知她再婚的消息已经让他够生气,在电视节目里听她指桑骂槐感觉更糟糕。

    牙尖嘴利的女人。

    「连忠诚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的男人,没有资格说爱!」似曾相识的冷淡句子再次从她口中冷冷吐出。「他没有心,也不懂什么叫作爱,这种男人留在社会上,只是伤害女人的祸害而己。」

    「噗!咳……咳咳……」这次一大口冰水不客气地呛进肺里,章海阙连忙翻身坐起,咳得眼泪都滴下来了。

    难道现在的两性专家说话都这么辛辣吗?

    是谁留在社会上会变成祸害?才不会是他呢!拜托,他可是中流砥柱的菁英份子好不好?

    真正会变成祸害的,是她这位才刚新婚就当落跑新娘嫁给别人的「两性专家」。

    想教坏别人的小孩啊?

    思绪一转,章海阙拿起电话拨打叩应专线。

    也该是他们第一次接触的时候了。

    「你好,请说。」主持人亲切的开口。

    「我想请问于老师,」他的话故意说得很慢,满意地看着她听见声音后,愀然变色的模样。「我新婚三天,老婆就不告而别,这种该如何处理?」

    比辛辣,他奉陪。

    于洁珞美眸倏地瞇起,倏然紧缩的胸口差点吸不进空气。

    这个声音就算经过千万年她都不会错听,绝对是那棵负心绝情的花心大萝卜。

    而他居然还有脸打电话来?

    「于老师,」身边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主持人回过头,顿时被她身上迸发的杀气给骇到,额上滑下三条黑线。「观、观众在问妳。」

    怎么突然间变脸了?

    「章先生,这要先问问你自己,你做了什么?」咬着牙,洁珞努力装出和颜悦色的模样。

    她早预料他们会再碰面,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工作第一,别理他。

    「我好像什么都没做。」亲爱的「前妻」,他有说他姓章吗?

    「一定有某些原因。」都快咬碎一口编贝般的贝齿,于洁珞挤出微笑。

    「那我可不可以请教『经验丰富』的于老师,我大概做了哪些事惹我家太座夫人不开心,非要一声不响远走高飞不可?」

    于洁珞深深吸口气,「经验丰富」四个字听来异常刺耳。

    什么叫一声不响远走高飞?当初先提分手的人明明是他章海阙,叫她滚的也是他章海阙。

    难不成现在他得了选择性失忆症?一概否认。

    「通常原因不出捉奸在床,和前女友珠胎暗结,你自己回想一下吧!」

    「以上两者皆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他倒是回得很快。

    「做人丈夫最重要的是忠诚,很显然,你并不及格。」事到如今还死不认错!

    罪加一等。

    「做人妻子最重要的是信任,我家老婆很显然也没做到这一点。」他凉凉地接口。

    「你──」忘记是现场直播节目,于洁珞激动的站起。

    「于老师,」主持人连忙轻扯她的衣袖。

    没想到节目现场叩应第一集,气氛异常火爆。

    这样她有点难主持耶!

    「这位先生,」咬牙停了三秒,她重新绽开温柔的笑容,「我觉得或许你和你妻子的个性本来就不适合,早点分手也是好事一桩。」

    忍,她忍总可以了吧?

    「原来如此,谢谢于老师的提点,」隔着话筒,章海阙笑得很得意、很桃花,早已预见自己第一回合交手胜利,只可惜她看不见。「其实我也是这样觉得,她的歇斯底里及蛮横的确让我难以忍受。」

    果然,于洁珞的理智神经瞬间绷断。

    「真是难为你了,章先生。」她咬牙切齿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