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苹果。

    瞪着镜中圆圆胖胖的小脸,丁巧舒明眸眯起。

    她身上穿着红苹果布偶装,头上戴着有片绿叶的帽子,看起来真的就像颗圆滚滚的红苹果。

    “巧舒,你这样好可爱喔!”邓艾玲迎上丁巧舒镜中的目光,笑容虚伪。

    可爱?!她明白可爱是种敷衍的称赞,当一个人无法用漂亮美丽来形容,最好的说法就是可爱!这个道理没有人比她更深刻体会,因为没有哥哥出色的外表,所以大家都说她可爱,她多希望像邓艾玲一样有漂亮的脸蛋和纤细身材,才不想跟可爱沾上边。

    而且,由邓艾玲口中说出的可爱更不能信。以高傲自负出名的邓艾玲会亲近她,是在得知她是丁显唯的妹妹之后……

    当然啦!邓艾玲不是第一个知道她和丁显唯的关系才刻意与她拉近距离的人,有如此出色完美的哥哥,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桥梁”的身分。

    “我们挑苹果当吉祥物果然是对的,简直完美。”同班好友席莎妮兴奋拍手。

    “巧舒,我帮你拍张照做纪念.”小卫忙从书包里翻出相机。

    “……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会错,你扮成苹果真适合。”邓艾玲言不由衷的称赞,眼珠子却不断往房门外飘。

    下星期就是校庆,班上的篮球队要争夺冠亚车,缺一名同学扮吉祥物出场加油,邓艾玲主动提议由丁巧舒担任班级吉祥物苹果,“顺便”来丁府看她试穿苹果装。

    “很可爱吗?”鼓起腮帮子,镜中的小脸更圆了。丁巧舒转身,一刻也不想在镜前多停留。

    多照一秒钟镜子,就多一次认知她是丁家的基因突变,丁家人都是身材修长的俊男美女,只有她……

    别以为她自卑,她不自卑,她只是不服气而已,不服气妈味为啥把老哥生的比

    她漂亮!十四岁正值叛逆期的丁巧舒,忍不住偏激地想。

    “巧舒,你要去哪儿?”同学们见她一脸气鼓鼓的离开,不约而同叫住她。

    “喝水!”她闷闷出声。

    “巧舒,你的妆还没化好呢……”

    “等一下再化!”

    “巧舒——”

    “我马上回来——哎哟……”话还没说完,穿着苹果布偶装的丁巧舒被门坎绊倒,只见一颗圆圆的红苹果摔出房门口,足足滑了一公尺远。

    就算有苹果装护身,脸面直接亲吻地面的丁巧舒还是撞疼了鼻子,眼泪刹那间全挤进眼眶里。

    真的是痛爆了!

    “……好笨。”头顶传来清清冷冷的嗓音,音量不大,却十分清楚。

    是谁?!是谁在笑她?!

    丁巧舒吃惊地瞪着眼前光洁发亮的黑皮鞋,目光缓缓上移,迎上一双冷漠幽深的美丽眼眸。

    咦?!这人是谁?!她家怎么莫名其妙出现一个陌生人?!

    嘲笑她的男孩长腿交迭,宛若贵族般优雅的坐在白色牛皮沙发上,明明是客人,感觉却像在自家般怡然自得。

    丁巧舒呆了呆,没错过他噙在唇边那抹极浅的讽笑。

    “丁巧舒,你做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丁显唯的低吼声传进她耳里,彷佛要掀了屋顶。

    她转过头,看见老哥泛青的俊颜。“你身上那件又是啥鬼东西?”

    丁巧舒心中暗暗叫声糟,火爆老哥回来了!

    他就读的景兰高中是赫赫有名的私立贵族学校,丁显唯是高中部学生会长,比起老哥的光环,她这颗当吉祥物的红苹果就逊色多了。

    千万别以为这样就代表他们兄妹感情不睦,其实他们兄妹感情很好,就是太好了,地才会三天两头被念,而丁显唯的解释是——

    他兄代父职,所以特别严厉。

    “这……这是苹果装。”压着绿叶帽狼狈起身,丁巧舒表情无辜。边说话,她眼角余光边不住偷偷飘向身旁直勾勾盯住她瞧的冷漠俊颜。

    她下意识摸摸脸。她脸上有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这是苹果装,我的意思是……你没事扮成苹果干嘛?”丁显唯捺着性子问。

    今天班上来了一位转学生,因为两人住同方向,他特地邀请新同学来家里,顺便认识附近的环境,没想到少根筋的妹妹居然扮成大苹果,还摔了一大跤,跌倒事小,他最担心的——

    “丁学长,你回家啦?”邓艾玲听见丁显唯的声音,立刻从房间探出头,美丽脸庞笑得好羞涩。

    兄妹俩继续说话,谁也没看邓艾玲一眼。

    “我校庆要当班级吉祥物。”丁巧舒解释,已经预见丁显唯愤怒的反应。

    “吉祥物?”他最担心的就是这种事,好脾气的巧舒向来好说话,就算吃了闷亏也不介意。“谁叫你当吉祥物?”

    “是我建议的,丁学长。”邓艾玲嗲声嗲气地接口,企图引起丁显唯的注意。“因为我觉得巧舒扮成苹果很可爱呀!难道你不觉得吗?”

    她要丁巧舒扮成吉祥物就是想乘机接近丁学长,没想到还真让她给碰上了,她果然很聪明吧!

    很可爱?!很可爱她怎么不自己扮?!

    丁显唯快气炸了,心知肚明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想利用巧舒来接近他的人大多了!

    巧舒不笨,她当然知道有些人抱着利用她的心态,她只是不想计较罢了。

    “反正于我无伤嘛!”她总是笑着这么说。

    她不计较,不代表他这个做哥哥的不计较,他最讨厌这种耍小心机的女人。

    他气恼地瞪向丁巧舒,后者吐吐舌回他一笑。

    “在我眼里巧舒就像苹果圆滚滚的好可爱,我们在学校是最好的朋友。”邓艾玲不知死活地接续道。

    最好的朋友?!

    丁巧舒不着痕迹的蹙了下眉头,和莎妮、小卫交换了彼此才懂的眼色。她们啥时开始和眼高于顶的邓艾玲变成最要好的朋友了?

    “……我倒觉得由你来扮更适合。”忽地,身后的冰块脸说话了,此言一出,众人讶异地瞅他。

    尤其是丁显唯。这位家世背景显赫的新同学很沉默,一整天下来说的话不超过五句,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出声。

    “我?”邓艾玲一愣。

    “就是你。”尹明澈扬眸看她,流动的眸光清冷如水,完全不给号称中学部校花的邓艾玲面子。“你最适合扮演由满肚子坏水的老巫婆所做出的那颗毒苹果,外表看似美丽,其实腐臭有毒……”

    刹那间,寂静的客厅里清楚传来邓艾玲倒抽冷气的声音,她愤怒地涨红俏脸……

    “你——”

    “而我最讨厌腐烂的东西,像你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烂苹果最好自动离开,免得让人看了反胃。”尹明澈的嗓音很好听,落在舒服低沉的中音段,偏偏说出口的话会让人打从骨子里结冰。

    那是丁巧舒和尹明澈的第一次见面,对他好看的外表、冷酷尖刻的态度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那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男人,绝对要敬而远之。

    瞪着计算机屏幕,思绪飘得好远,丁巧舒不明白自己怎会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尹明澈见面的情景?照理说与恶魔第一次亲密接触,她的大脑应该要自动清除记忆才对。

    “巧舒,你过来看看,他很帅吧?”方玉晴挪动椅子靠近她身边,时尚杂志大剌剌摊开在桌面,也不怕被主管发现。

    “玉晴,这回你又看上哪个男模啦?”回过神,手指飞快地敲击键盘,丁巧舒头也不回的笑道,这份会议纪录要在中午前交到经理办公室,她竟然还恍神想其他事!

    都是尹明澈害的啦!她气恼的想。

    “我很常看上男模吗?”方玉晴对她的说法不服气。

    “是的,不用怀疑。”

    她对方玉晴的喜新厌旧习以为常,换偶像的速度更是惊人,只要是人帅身材好的男模,几乎都当过她的偶像。

    “他不是男模,是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白皙玉手将发丝理至耳后,方玉晴白她一眼。“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自创品牌,在服装界备受瞩目。”

    “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心头一跳,丁巧舒脑中浮现一个人名,她僵硬转头。“玉晴,千万别告诉我他姓尹……”

    “咦?你还不笨嘛!我还以为除了爱情小说之外,你对其他东西都没兴趣,没想到一猜就中。”方玉晴好惊讶。

    额角滑下三条黑线,丁巧舒小脸黑了半边。

    她也不想猜中啊!但拥有这种傲人资历的设计大师,除了尹明澈已找不到第二人。不过话说回来,尹明澈跟老哥都是同一种人……得天独厚的那种!

    “玉晴。”

    “嗯?”

    “放弃吧!那男人是拥有天使外表的恶魔。”她非常中肯的建议。

    “你别因为人家长得帅,跟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不同,就对人家有偏见。”

    “我是说真的。”丁巧舒猫眸眯细,长指用力敲着杂志里的俊美男子,像是借机发泄心中的不满。“他龟毛有洁癖,嘴巴极挑,说起话来尖酸刻薄,脾气阴晴不定,认识他十年,寿命跟着少十年!”

    “……巧舒,”难得看见好脾气的丁巧舒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方玉晴愣愣看着她三秒。“你认识他?”

    咦?!

    “不!我不认识。”甩甩头,她极力撇清关系,“我当然不认识。”继续装忙。

    “跟他很熟?”

    “怎么可能?人家是国际级服装设计师耶!”她干笑。

    “那你怎么知道尹明澈是这样的人?”

    “呃,因为他是设计师,大家都知道设计师很难搞,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尤其他又是处女座,简直就是龟毛的经典。”丁巧舒镇定的解释。

    如何?这个借口非常完美吧?连自己都觉得无懈可击。

    “巧舒。”方玉晴叹口气。

    “嗯?”

    “这本杂志里没说他是处女座耶!”

    完蛋!越描越黑。“其他杂志里有写啊!”

    “巧舒,你不看杂志的。”

    “……你怎知道我不看?”丁巧舒犹作垂死挣扎。

    “那你告诉我,你从哪本杂志看见尹明澈的消息?”方玉晴一手捧颊,慢条斯理的问,嘴边笑容贼兮兮的。

    认识巧舒两年了,身为她的死党,还会不知道她的喜好和习惯吗?

    “我……”丁巧舒拚命想着所知道的杂志,无奈脑中一片空白。

    丁家家境不错,她却不是追求流行的败金女,安分守己地窝在小公司里当名小助理,对时尚杂志啦,财金杂志等等,都不感兴趣……

    在她的认知里,它们最适合卷起来打蚊子。

    丁巧舒努力地绞着脑汁,此时手机铃声响起,救了她一条小命。

    “喂?”她飞快接起电话,朝方玉晴眨眨眼,示意话题结束。

    “丁小猪。”电话那头传来不该出现的低沉嗓音,丁巧舒愣住。

    怎么会是他?!

    他是鬼吗?才刚说到他的人,他马上就出现了。

    “尹!咳咳……”轻咳两声,把到嘴的名字吞回去,偷觑方玉晴翻阅杂志的侧脸,莫名心虚。

    怪了,她有啥好心虚的?她跟尹恶魔之间又没什么。

    “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半掩住话筒,丁巧舒小声问。

    不对!她应该要问他怎么会有她的电话?

    “我在你公司楼下。”

    “楼下?!”

    “你现在下来。”

    “耶?!我在上班,而且……”发觉自己太过惊讶的语气引起方玉晴的注意,丁巧舒拨拨发丝,力持镇定。

    “我等你。”简短三个字,尹明澈收线。

    这个家伙……

    他以为她跟他一样是自个儿当老板,说走就走、说翘班就翘班吗?还没到午休时间,怎能溜班?

    小嘴嘀嘀咕咕,目光却忍不住往窗外街角方向飘……

    可是尹明澈在楼下等她耶!她若放他鸽子,结果肯定会很惨吧!她完全不敢想象惹怒恶魔的下场。

    不是她孬,而是她大学时期就已经深深吃过闷亏,结果——

    真的很惨。

    尹明澈也不管有多招摇,大剌剌开着BMW敞篷跑车进校园,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她揪上车,害向来低调的她成为同学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不要,她不想再成为话题人物。

    “巧舒,怎么啦?瞧你魂不守舍的。”方玉晴发现她的不对劲,问道。

    “玉晴,我朋友刚好在附近,要我下楼,你能掩护我一下吗?”丁巧舒双掌合十拜托。

    “好是好,不过——”

    “拜托你了。”不等方玉晴说完,丁巧舒抓起皮包急忙往外冲。

    “巧舒……”

    黑色轿车旁斜倚着一名顽长俊美的男人,艳阳下,他戴着墨镜,双手环抱胸前,浑身散发出一股卓尔不凡的贵族气息,经过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对他投以好奇惊叹的目光。

    这男人好眼熟,好像曾经在报章杂志出现过的某位名人。

    前方办公大楼匆匆奔出一抹粉紫色娇小身影,立即吸引男人的注意。整齐梳在脑后的马尾,清秀的脸庞,金色阳光洒落她身上,映出淡淡像天使般的光圈,让人不由想亲近。

    天使!

    看见她的刹那,这两个字跳入他脑海。

    一直以来尹明澈认为阳光不属于他的世界,不管事业有多成功,但他心里始终空荡荡的,笑不是真心在笑,只是牵动脸部肌肉,从他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是灰色的,充满讥讽的;通常搞设计的人内心充满感触,但他没有,会踏上这条路只是单纯不想受尹家摆布,他明白自己可以走出一片天,而他也做到了……

    因为他过人的聪颖与才干让当年势利眼的尹家把他接回去,倾全力栽培,可是他不要,他不想顺那只老狐狸的意。

    他前十七年的生命没有尹家,后十七年也不会有。

    奔出办公大楼,丁巧舒几乎立刻就找到他,她气喘吁吁地在尹明澈面前站定,粉颊因为跑步显得红扑扑的,像颗诱人品尝的红苹果。

    “尹明澈,你找我有什么事?”她会议纪录没做完就溜班,若被经理发现肯定会被念到臭头。

    看见丁巧舒,他阴暗的心照进一丝曙光,顿时有了些微温度。尹明澈冷硬的俊颜软化,淡漠如冰的黑眸揉进不易察觉的暖意。

    “没想到你上班的地方离我的工作室这么近,我从前不曾注意。”薄唇扬起一抹笑,那是对她才有的温柔表情。

    他不常笑,至少不常真心的笑。

    啥?!

    他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丁巧舒呆了呆,他是来找她抬杠的吗?

    “显唯常嚷着跟我说丁家多养你一个不成问题,不懂你为何要为了区区两万块薪水,当个被人使唤来使唤去的小助理……”

    “别听老哥胡说。”鼓起腮帮子,了巧舒嘀咕。

    那个保护欲过强的老哥恨不得把她关在家里当小猪养,无论她做啥工作都有意见,他说的话算不得准。做人要靠自己,女生当自强。

    “这个给你。”他递出牛皮纸袋。

    “这是什么?”丁巧舒一脸好奇。

    “你最爱吃的手工巧克力燕麦饼干,我顺路买的。”顺路?当然不,其实他开车绕过大半个台北市。

    很怪,真的很怪,他特地来找她就为了送巧克力燕麦饼干?虽然这家手工饼干非常好吃,燕麦香气里有浓浓的巧克力味,甜度刚刚好,一吃就会上瘾,光想起它的美味,丁巧舒已忍不住咽口水……

    她接过牛皮纸袋,猫眸狐疑瞅着尹明澈。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当尹明澈说出口的话越怪,就代表他心里有事。

    “尹明澈,你怎么了?”她不喜欢拐弯抹角,向来一根肠子通到底。她偏头,似猫的大眼亮灿灿的。听见她这么问,尹明澈挑眉。丁小猪总能敏锐察觉他的心情起伏,这回也不例外。

    “你不会是来找我闲话家常吧?”

    他是特地来看她的。只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口,只是静静看她,挑眉。“我今天下午的飞机要去米兰。”

    “嗯。”

    “下个月初就回来。”

    “喔!”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和她报备起行踪?

    “记得要乖。”

    啥?!完全懂不清楚尹明澈来找她的重点,丁巧舒一脸茫然。

    她一直都很乖呀!头顶上有他和老哥两尊如来佛镇着,能不乖吗?

    “天使。”静静看着她干净的脸蛋许久,尹明澈长指轻弹她额面,突然冒出她听不懂的话。

    “好痛!”用力揉着额头,丁巧舒含泪瞪着欺负她的恶魔。

    “你干嘛打我?”他就是老这样打她,都被他打笨了。

    “我喜欢。”能看见她富有生气的娇颜,他低落的心情好上许多。

    吼~~这是什么烂答案!

    他和老哥当年就是这样连手欺负她,害得她的青春岁月一片黯淡。回头仔细想想,她没有恋爱经验他们得负一半责任!上高中后,丁巧舒变得亭亭玉立,不过只要哪个男生对她表示好感,立刻会被这两只大恶魔警告,到后来根本没有男生敢靠近她。

    拜托!他们两个一位是学生会会长、一位是学生会副会长,根本就是两个有牌恶霸!

    “我现在要去机场,你回去上班吧!”尹明澈坐进车内。

    “咦?”叫她下来又匆匆离开,他到底怎么了?看着他平静的神情,丁巧舒瞧不出端倪。

    这男人的心思向来藏得很深,他不想说的事谁也别想知道。

    “手工饼干很好吃,可是别吃得像小猪。”他笑看她。

    “……”闻言,丁巧舒不满地眯眸。

    既然怕她吃得像小猪,干嘛又特地买来喂食?这男人存心找她挑衅吗?而且——她不当胖小猪很久了耶!

    “虽然你本来就是小猪。”他又补上一句。

    咬紧牙,丁巧舒额角青筋很不幸的爆断。

    他若嘴巴好一点,别老说这些话激怒她,或许她会对他和善一些,真的!

    “我送来你最爱的手工饼干,不回我一抹感激的笑当作报答吗?”没听见她回答,尹明澈更故意逗她。

    笑?!她笑不出来,只能用那双会喷火的猫眸瞪他。

    每每和他说超过五句话,她的血压就可能飙到爆表。

    “你快回去吧!”她气鼓鼓的表情令他龙心大悦,他绽开一抹自己才懂的笑,方向盘一转,黑色轿车进入车流中,留下一脸不解的丁巧舒。

    直到离开她的视线,尹明澈的神情重新罩上一股阴霾。

    爸爸送进加护病房。

    这是今天早晨他接到的第一通电话,与他同父异母的男人在电话里的语气充满憎恶。“他肯定是病胡涂了才会把尹家的产业交给你,你不用得意得太早,我不会让你这名来路不明的杂种继承尹家的事业!”

    尹家充满着争斗。

    有政商背景的尹家、受众人赞叹欣羡的尹家,看似美好,实则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整个尹氏家族散发一股腐败之气。

    他是这任掌权者尹天助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因看中他的天资,有意让他接掌家族企业,顿时他变成整个家族的眼中钉。

    听见尹天助病危,尹明澈不能说他没有感觉,早该麻木的心依旧受到不小震荡,看来即使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他仍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冷静无情。

    尹明澈握紧方向盘的手用力得指节泛白,美丽淡漠的眼眸幽光闪动。

    无所谓,没有关系。尹家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想要的东西只有一个,一个他不惜代价都会守护的……

    “你说明澈今天去找你?”从笔记本电脑前抬头,丁显唯看着窝在沙发啃着饼干的妹妹。

    “嗯,公司地址和电话不是你给的吗?”咔滋咔滋,满嘴巧克力燕麦香,真的很好吃。

    再搭配北海道纯浓牛奶,更是人间美味。

    “没想到他已经开始动作了,比我想象中要快。”咬着笔杆,丁显唯若有所思地道。

    “哥,你嘀嘀咕咕说啥?”丁巧舒皱眉。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他不是今天的飞机去米兰,怎有时间找你?”丁显唯心念一转,想起下午新闻播报尹氏总裁病危的消息。原来如此啊!他懂了……

    “我不知道,尹明澈拿饼干给我后就离开了。”当事人不知不觉地耸肩,舒服地伸长纤长小腿。

    “就这样?他没跟你说什么?”

    “当然有。”想起他临走前所说的话,丁巧舒明眸眯成一直线。“他居然说要乖,还交代我别吃得像只小猪。”

    她偏要吃吃吃,吃得像小猪怎样?!哼!

    “小苹果,你对明澈是怎么想的?”既然人家已经有了动作,他当然得帮好友先探探口风。

    “不懂。”喝着热牛奶的丁巧舒一脸满足的表情。

    “我的意思是你认识明澈很多年了,你心里怎么看他的?”关上笔记本电脑,丁显唯充满兴味的问。

    “恶魔。”

    “啊?!”没想到竟是这个答案,丁显唯愣住。

    “尹明澈是个大恶魔。”嘴里饼干咬得咔滋咔滋响,丁巧舒对他有满肚子不满,一时之间忘记嘴里吃的是人家买的饼干。“嘴巴坏、脾气坏、爱欺负我、爱找我麻烦,话不投机半句多。”

    原来这就是小苹果对明澈的看法啊!

    丁显唯摸摸下巴,已经预见尹明澈未来的辛苦,看来他想追巧舒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