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天不公平啦!这种没母爱、没兄爱的惨剧居然发生在她身上,难怪他们这两天老叫她亲爱的小苹果,对她嘘寒问暖,冰箱里还塞满她最爱的布丁,原来有所图谋!

    事情的发生如下,某天从不亲自去买菜的了老妈心血来潮的去逛超市,买了两盒豆腐和皮蛋回家,没想到区区不到一百元的发票竟然抽中超市头奖——两人日本京都七日游。

    所以……

    “亲爱的小苹果,妈咪好久没去日本了,这趟日本京都七日游妈咪去啰!就当作你的孝心咩!”丁母一脸谄笑的看着女儿。

    “小苹果,你们公司不好请假,我也不放心让老妈一个人去,所以照顾老妈这种苦差事就交给老哥了……”丁显唯一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勇于承担的表情。

    于是,丁巧舒沦落到独自看家的命运,连上诉的机会都没有,就看着老妈和哥哥母子俩快乐的拎着行李箱出国去也。

    她不懂……真的不懂!

    老哥在医院的工作繁忙,怎能说走就走?她怀疑这根本就是预谋,他们早说好要抛弃她出国去玩。

    丁巧舒负气地窝在沙发上,将一颗颗新鲜的黄金西红柿往嘴里丢,手中遥控器一台换过一台,没一个想看的节目。

    没良心的老妈、没良心的老哥……这个家庭没温暖啦!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急速响起,丁巧舒瞥向墙上挂钟,晚问九点四十五分,想不出会是谁来拜访?

    不管他,说不定是奇怪推销员,在这种生闷气的时刻,她不想见任何人。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不理他,对方却像有等到天荒地老的打算,了巧舒微恼地放下水果盘,用力拉开大门,正想看看是哪个可恶的推销员死不罢休,没想到竟是——

    尹明澈?!

    瞪着眼前一脸风尘仆仆、下巴胡碴清晰可见的高大男人,丁巧舒小嘴张成O型,呆住。

    他从米兰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拖着行李箱大刺刺走入玄关,尹明澈冷眸睇她。

    “呃,我——”

    “我一下飞机就直接过来,按了半天门铃居然不开门。”尹明澈顽长的身子逼近她,骇得她小小退后一步。“为什么不开门?”他再次逼问。

    那么凶……这种时间谁知道会是他!丁巧舒鼓起腮帮子,满肚子委屈。况且他有家不回,跑来她家做什么?老哥都抛下她出国玩了。

    “老哥不在家,他跟妈咪去京都了。”

    “我知道。”

    他知道?丁巧舒讶然睁圆猫眸。

    “你真是反应有够慢……”眯细黑眸,尹明澈逼得更近。

    原以为会跟上次一样狠狠赏她一个爆栗,丁巧舒直觉缩头,没想到落在她肩膀的竟是他的重量。

    “好累。”额头轻靠在她娇小的肩头,尹明澈低声喃道。

    咦?!

    没见过这样子的尹明澈,他向来都是高傲淡漠、趾高气昂的,像是不小心看见他不曾示人的一面,隐隐有种东西触动她的心弦。

    没想到一个人可以睡这么久,从他昨夜踏进她家到现在,已经睡超过二十小时,准备发表会的这些日子竟把他累成这样。

    打开灯,刚下班的丁巧舒放下皮包,看着还在沙发熟睡的男人,好奇地蹲在他面前。

    微卷的发丝凌乱地落在额前,浓密长睫在在说明了主人的坏脾气,沉睡中的俊颜卸下防备后带着些许孩子气,雪白丝质衬衫领口微敞,露出结实胸膛……丁巧舒的目光不由得往下飘去。

    一直认为尹明澈是单薄削瘦的排骨精,现在才发现其实他还挺有料的,要当内衣男模都很够格,让她有种想用指头戳戳看是否像瞧起来那般坚硬的冲动。

    摸一下,只要偷偷摸一下就好。反正尹明澈睡得正沉,轻轻摸一下应该不会有感觉吧?她伸出蠢蠢欲动的手指头……

    “丁小猪,你做什么?”清冷嗓音在头顶响起,丁巧舒吓一跳,粉颊烧烫。

    “你、你不是在睡觉吗?”有种做坏事被逮到的心虚,丁巧舒当场结巴,停在半空的魔爪不知该继续还是收回。

    难怪有人说坏事不能做!看吧!报应马上就来了。

    “有人企图对我性骚扰,我怎么睡得下去?”揉揉黑发,尹明澈不冷不热地接口。

    性骚扰?!丁巧舒瞪圆猫眸。

    尹明澈自以为是马克达西吗?她才没打算对他性骚扰,拜托!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她只不过想戳戳看而已。

    正要反唇相稽,不料眼瞳里映入某人刚睡醒时的佣懒模样,一整个帅到没天理,丁巧舒不争气的心脏狠狠漏跳两拍,差点麻痹。

    她用力别过头,险险扭伤细白的颈子。

    见鬼了!方才一瞬间她怎会觉得尹明澈帅气?到底是哪根神经接错线了?他是恶魔啊!从小欺负她到大的大恶魔。

    尹明澈充满兴味地看着她涨红的双颊。“你在脸红吗?”

    “当然没有!”她大声反驳。

    她绝对不会承认他刚睡醒的样子很迷人,说不出的魅惑让她脸红心跳。

    “我确定你的脸很红……”

    “那是因为天气热。”丁巧舒假装拉拉领子,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不看他。

    明白自己对她的影响,尹明澈薄唇绽开一抹笑。

    不想再继续这话题,她赶紧起身。被他这样一闹,害她整个人都怪怪的。

    她所有的反应都被他细细收藏眼底,尹明澈笑意更浓,这本来就是他要的,他要她正视他的存在。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有更多,等着接招吧!

    她丁巧舒到底是走了什么楣运?先被没良心的老妈和老哥一个人丢在台湾看家,现在又变成某人专用的小女佣。

    他肚子饿关她什么事啊!她为什么要帮他煮晚餐!她不该开门的,不该放他进屋的……

    呜~~她好后悔!丁巧舒不甘愿地煮着泡面,心里头嘀嘀咕咕。

    “你在煮什么?”身后飘来刚洗完澡的干净皂香,还隐隐有股热气。

    “泡面。”

    “泡面?那这是什么?”尹明澈用筷子夹起锅里的可疑物,故意拿在灯光下检视。

    “蛋壳,看不出来吗?”瞪着那块可疑碎片,丁巧舒心虚咕哝,硬着头皮回答。

    “我当然知道这是蛋壳,重点是……泡面里为啥有蛋壳?”他摸摸下巴问。

    “有蛋就有壳,泡面加蛋当然就会有蛋壳。”丁巧舒话说得理直气壮,好似本该如此。

    “有蛋就有壳?”尹明澈斜眼睨她。

    那双美丽黑眸目不转睛的看她,让人头皮发毛。

    “我不会打蛋咩……谁知道蛋壳会掉进去。”她委屈的嘟起嘴,生平第一次进厨房就为了他,他要很感动了。

    尹明澈无声叹气,挥手赶人。

    “出去!”

    咦?!这人很嚣张喔!居然赶主人出去。

    “我来弄晚餐。”挽起衣袖,尹明澈赶她离开。

    与其吃满是蛋壳的泡面,他还不如自己动手。

    “你行吗?”丁巧舒极度怀疑。

    瞧他一副娇贵的样子,那双白皙修长的手能拿菜刀吗?

    “连碗泡面都煮不好的女人,没资格问我这个问题。”尹明澈挑眉,语气闲凉。

    呿!有什么了不起。

    鼓起腮帮子闪到一边,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着,丁巧舒接着看他穿起围裙,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利落的洗菜切菜,下锅快炒、调味、装盘,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丁巧舒看傻了眼,没想到尹明澈平常一副公子哥模样,做起菜来还挺像一回事,尤其敞菜时的他——挺帅的。

    对于拥有一身好厨艺的男人,丁巧舒莫名崇拜。

    “你发什么呆!”

    额上冷不防飞来一记爆栗,丁巧舒吃痛回神,一盘糖醋排骨已重重落在她手上。

    “与其站这里发呆,还不如去把桌子擦一擦准备碗筷!”尹明澈下令。

    “喔!”揉着发疼的额头,丁巧舒偷偷对他扮个鬼脸,乖乖端盘离开。

    一定是幻觉,她肯定是头昏了才会产生这种可怕的幻觉,方才的一瞬间居然觉得尹明澈像个好男人。

    恶魔就是恶魔,这只大恶魔永远都不会变成马克达西!

    事实证明下厨这种小事难不倒尹明澈,简单的三菜一汤色香味俱全,比起她惨不忍睹的泡面有如天壤之别。

    回头想想,除了个性恶劣之外,尹明澈可说是样样精通,认识他将近十年,还没听说过哪样是他不拿手的?

    真不公平,老天对他太偏爱了。

    心里嘀咕归嘀咕,丁巧舒还是夹块糖醋排骨入碗,心满意足地大大咬了一口,再怎么不平衡,她也不打算虐待自己的胃。

    “糖醋排骨很好吃,有餐厅大厨的水平。”丁巧舒满意地吸吮手指头。

    “你不是常嚷着有西红柿酱就是美味?鱼除了清蒸、红烧不吃?这些菜完全是配合你的喜好。”尹明澈薄唇微扬。

    他对她的喜好挺清楚嘛!喜欢哪家手工饼干、喜欢哪种菜色、喜欢什么口味都了如指掌。

    “真看不出来你手艺这么好,我还以为你是那种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啃完排骨吃清蒸黄鱼,美味程度完全不输给老妈做的。

    “十七岁以前我都一个人生活,这种小事难不倒我。”尹明澈淡淡地说。

    听见他这么说,丁巧舒讶异扬睫。

    她想起来了,尹明澈是十七岁时才被接回尹家,之前的生活从没听他提起……

    接收到她疑问的目光,尹明澈顿了三秒才又开口。

    “你想听吗?关于从前的我?”

    “你要告诉我?”丁巧舒呆了呆,有些受宠若惊。

    尹明澈一直不愿提起的过去就连她老哥也不知情,没想到他竟会想告诉她。

    “有何不可?”挑挑眉,平淡口气像在诉说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我妈妈是名酒女,而我是一次金钱交易下的意外,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妈不能时常陪在我身边,使我很小就懂得独立照顾自己。除此之外,我妈很疼我,尽全力给我她所能给的一切,所以我小时候算是幸福的。”

    想起妈妈身上独特的香气,和白细双臂软软环抱住他的温暖感觉,尹明澈眸光幽远。

    “特殊的工作难免引来旁人异样的眼光,尤其是那些喜欢在背后指指点点的三姑六婆,我发现要她们闭嘴,让自己强是唯一途径。只要你强,人家就无法批评你,也不敢再说什么,于是我要求自己完美,凡事都要第一。”

    只要你强,就是王者,谁也不能欺负你。这是尹明澈童年最深刻的体会,所以他要自己成为强者。

    他从不想说的过往就这样轻易地对丁小猪坦白了,或许是她身上有种让他想亲近信赖的特质吧!从当年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感觉到那种不寻常的吸引力。

    瞧着他平静到看不出特别情绪的俊颜,丁巧舒有些懂了。

    难怪尹明澈总散发着冰冷疏离的气息,无论对谁都冷淡,原以为那是富家子弟与生俱来的傲气,打从心底瞧不起人,原来那是种防备,自我保护。

    她一直错怪他了,他不是她想象中那么坏的人哪!

    “十三岁时我妈肝出了问题,病情急速加剧,尹天助不知道从哪儿得知有我的存在,也或许是妈妈通知他的,总之我十七岁那年,他派人来接我,把我当未来继承人栽培。”

    回尹家的日子才是真正黑暗扭曲的开始,批评嘲讽的声浪不断,一堆人冷眼等着看他的下场。

    “尹妈妈呢?”

    “我到尹家后没多久,我妈就过世了,我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缓缓的,尹明澈扬睫看她,闱黑色的瞳眸像深不见底的幽潭。

    “……对不起。”丁巧舒低语。

    她终于明白他为何从不提十七岁之前的过往,对他来说,那是不想让人碰触、专属于自己的秘密。

    “何必跟我道歉。”薄唇扬起淡笑,尹明澈起身将空餐盘收进厨房。

    蹙起眉心,丁巧舒一点也不喜欢他这样的笑,好空洞,像没有灵魂的傀儡。与其他这样笑得牵强,她宁愿看他坏坏的笑容,起码真实多了。况且……

    况且他的背影好寂寞,寂寞的像需要人抱抱。

    “丁小猪,你做什么?”

    头顶上传来低哑嗓音,丁巧舒回过神,整个人倏然僵住,原来她不只在心里想,她是真的抱住他了。

    小手从背后紧紧圈住他劲瘦的腰身,感受到他的体温,丁巧舒粉颊瞬间烧烫,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可能呀!她不可能抱过他的!以她对尹明澈敬而远之的态度,躲他都来不及了,怎可能抱过他?

    “我——”慢动作放开双手,丁巧舒一步步退后,小脑袋怎么也想不出好理由解释自己奇怪的行为。

    呜呜呜~~该怎么解释才好,总不能说她发疯了吧?不过除了发疯,她也想不出自己为何会真的抱住这只大恶魔?!

    “那个……我……那个……”舌头打结,怎么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丁巧舒脸蛋越来越红,红得几乎快冒烟了。

    “我知道我很帅,无远弗届的魅力无人能挡,喏!别说我小气,我愿意给你抱抱,只给你喔!”转过身,尹明澈摊开双手纡尊降贵的神情让丁巧舒恨得牙痒痒。

    “想太多!”眯细喷火猫眸,丁巧舒没好气的反驳。

    该不会以为她贪恋他的美色投怀送抱吧?很抱歉,她并非外貌协会会员,当然长得好看有加分效果,但真正吸引她的必须要是马克达西那种好男人才行!而他尹明澈完全不符合。

    朝他扮了个很丑的鬼脸,丁巧舒扭头便走。

    转过身,她偷偷觑着自己的掌心,感觉残留在上头的体温,久久不散。她不明白方才怎会大胆抱住尹明澈,而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从何而来?

    该逃避他的心为何迷惑不安?

    垂眸看着丁巧舒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身影,尹明澈原本嘲弄的神情换上一抹认真,优美唇瓣很慢很慢的勾起……

    “为什么哭?”

    所有的师生都在操场参与热闹的校庆活动,只见一人独自待在冷清偏僻的角落里。

    “谁说我哭了?!”蓦然转身,他冰冷的语气里有着恶意。

    映入脸帘的是圆滚滚的红苹果布偶装,布偶装的主人也有着像苹果般红润圆巧的脸庞,头上载着有片绿叶的可笑帽子,此时她比星子还灿亮的眼眸正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的。

    他认得她,丁显唯的妹妹,愚笨的蠢女人。

    “SORRY,我以为你在哭。”丁巧舒低声道歉。

    方才走过椰林步道的时候,她无意中看见一抹顽长孤寂的背影,那背影好哀伤,哀伤到像在掉泪。

    所以她多事的跑过来关心。

    “我为什么要哭?又有什么好哭的?”或许站在树荫下背光的缘故,也或许是为了配合校庆化了小丑妆的他没被认出来。尹明澈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像被碰触到伤口般尖锐的反问。

    的确!他没有哭,可是他就像只伤痕累累独自躲在角落舔舐伤口的野兽,浑身防备带刺。

    “可是你看起来好难过,别难过,来!大苹果给你抱抱!”仗着此刻脸上化着浓妆,和身上滑稽的苹果布偶装,知道她真实身分的人不多,丁巧舒俏皮说道。

    “……什么?”没想到对方竟给他这样的答案,尹明澈愣住。

    抱抱?!亏丁显唯是学校里的资优生,他妹真是笨到家了,说啥大苹果抱抱……

    念头才在转,苛刻的话还没说出口,温暖柔软的大苹果忽地用力抱住他,令他一时闪避不及。

    “你……你干嘛?!”尹明澈奋力挣扎,不料大苹果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令他无法挣脱。

    “没什么,只是你的表情看起来好需要人抱抱而已。”圆滚滚的大苹果装底下,清甜女声如此说道。

    别以为她常这样强抱别人喔!人家她也是第一次,因为他的表情真的看起来好需要人抱抱嘛!

    而且要不是有浓妆、苹果装护身,她也没胆这么做。

    “……”是吗?他的表情看起来需要人抱一抱……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其实早把心事全写在脸上。

    丁巧舒的话击中尹明澈心中最脆弱的角落,他慢慢停止挣扎。

    母亲上星期在医院病逝,尹家人故意封锁消息,让他见不到母亲最后一面,若非他今早拨电话给主治医师,他还会被蒙在鼓里多久?

    他好恨!真的好恨!

    恨自私自利的尹家人,更恨明明心痛到快炸开也掉不出眼泪的自己,难道他体内流着冷漠的尹家血液,所以跟着变得冷酷无情?

    “……抱抱,大苹果用力给你抱抱。”不知道他心中翻涌的愤怒和悲伤,丁巧舒只是轻拍他的背,喃喃轻声道:“别难过,事情总会过去,迟早雨过天青,让大苹果抱一抱就没事啰!”

    这个笨蛋!她以为在哄小孩吗?说啥抱一抱就没事!丁显唯怎会有头脑如此简单的妹妹?!

    尹明澈讥诮的想,偏偏胸口一阵发紧发热。

    大苹果的怀抱没有母亲的香气,却拥有相同的温暖。尹明澈僵硬地任由她抱着,冷硬麻木的心似乎一点一滴地回温。

    拥抱啊!不管他表现得再排斥,其实内心深处多么想念,自从被带离母亲身边后,他已经忘记拥抱是什么感觉,因为她的拥抱,他幽闭的世界隐隐照进一丝光线……

    慢慢垂下俊眸,看着努力抱着他的矮胖大苹果,金色阳光穿过绿叶点点洒落在

    她的苹果脸上,只见她的粉色唇瓣扬起优美弧度对他笑着,刹那间,尹明澈心弦像被什么狠狠拨动了一下。

    天使。

    这个念头飞快掠过他脑海,原本紧握的双手悄悄松开,反抱住这颗看似笨拙的大苹果,将心底积压的情绪全都宣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