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为何这么命苦?为什么?为什么?有名食客莫名其妙住进她家不走就算了,她丁大姑娘还得准时下班,因为……尹明澈说他不想出门,要她带两罐猫罐头回家,吼~~她又不是他的小女佣。

    猫罐头?!家里没养猫,猫罐头是要给谁吃的?

    忽地,丁巧舒嘴边绽开恶意的笑。

    可能尹大恶魔的兴趣就是啃猫食,所以个性才这么奇怪,嘿嘿嘿……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猛然,一记爆栗从天而降,打得丁巧舒措手不及,她捂着额,含泪。

    “你又打我!”她不平指控。

    “谁教你笑容有鬼。”尹明澈黑眸瞟她。认识她并非一天两天,她的小脑袋瓜子里转的歪念头不可能逃过他的法眼。

    “猫罐头呢?”他伸出手。

    唉……他有读心术吗?偷“想”坏话都被发现。

    “在这里。”嘟起粉唇,丁巧舒小声咕哝。

    “嗯。”接过手,尹明澈脚跟一旋往后院走。

    “你怎么忽然要我带猫罐头回来?”像好奇宝宝般跟在他身后,丁巧舒探头探脑。

    “喂你这只小野猫。”

    “……”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一开口就没好话。

    走到后院,细微的猫叫声传入耳内,尹明澈从小纸箱中抱起一只只有他掌心大小的虎纹小猫。

    “咦?”一看见那只好小好可爱的虎纹小猫,丁巧舒忍不住惊呼连连,明眸圆睁。“怎么会……”

    “我在外头捡到的,可能母猫不在的时候走失了,我猜它还不到两个月,这么小无法自己谋生,所以就把它拎回来了。”尹明澈话说得冷淡,抱住小猫的手却无比轻柔,长指不住在猫咪下颚轻搔,只见它舒服地闭起猫眸。

    瞧瞧喵呜喵呜叫的小猫,又看看面无表情的尹明澈,丁巧舒掩嘴偷笑。

    “你笑什么?”尹明澈冷眼瞟她。

    “我在笑……其实你是很温柔的人嘛!只是爱装出一副冰块脸。”忘记是谁说过爱护小动物的人绝不会是坏人,她也这么认为。

    没好气地瞪她,尹明澈俊颜画过一丝羞赧。

    “尹明澈,你脸红了,你竟然也会脸红,哇哈哈哈……”丁巧舒像发现新大陆般鬼叫。

    “笨蛋!”他低骂,扬手又赏她一记爆栗,但落在她额心的力道极轻。

    “我们把猫咪带进屋里好了,不然它孤伶伶的在后院好可怜喔!”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丁巧舒笑道。

    “你不介意?”毕竟寄人篱下,小猫去留得尊重主人意愿。

    “我当然不介意,我想养猫很久了,就把它留下来吧!”丁巧舒也伸手搔搔小猫下巴。

    “谢谢。”深深看她一眼,他轻声道。

    这只猫绝不能带回尹家,否则只会被人丢掉。

    “干嘛跟我道谢?”丁巧舒很夸张的皱眉瞅他。“这么客气,你真是那个老爱欺负我的尹明澈吗?还是被外星人附身,所以变了一个样?”

    “笨蛋!”他忍不住又低骂,心情却是轻松的。

    打从下午开始他就一直挂心小猫的去留,担忧万一巧舒不喜欢猫咪的话该拿它怎么办?现在他总算安心了。

    “猫咪有名字了吗?”她清甜的嗓音问。

    “没有。”

    “那么……叫它阿虎好不好?”丁巧舒美眸亮灿灿的,充满期待。

    “我没意见。”

    “那就叫阿虎吧!阿虎、阿虎,希望它长大后像老虎般雄壮威猛。”轻快愉悦的嗓音在夏夜的后院回荡。

    “随便你。”短短三个字,隐藏着对她的宠溺。

    “你不用再说了,我没兴趣。”

    尹明澈简单明了地表明立场,对男人的话毫不犹豫地拒绝。

    “明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这是家族聚会,身为下任继承人的你回来参加是天经地义的事。”电话那头,年轻男人不死心的劝说。

    “你别忘了,我从没答应要接下尹氏企业。”尹明澈不为所动。

    唉……多少尹家人虎视眈眈这个宝座,只恨看得到吃不着,偏偏尹明澈弃之如敝屣。

    于海拓并不是尹家人,但身为尹天助的特别助理,他却得在这浑水里浮沉,谁教他有个野心勃勃的娘。

    “你明知道老太爷最属意你,交棒给你是迟早的事。”于海拓掏掏耳朵,说道。

    “那是他的意思,不是我的。”尹明澈冷硬回应。

    于海拓忍不住低笑出声。打从尹明澈踏入尹家那一天起,大伙儿就明白他不是能轻易驾驭的人,即使经过这么多年依然不变,所以大家才会恨他恨得牙痒痒,视他为眼中钉。

    “你打算何时回尹家?你有三个月没回去了。”

    “我想不出有回去的必要。”尹明澈言简意赅。

    就是不想回去才待在丁家,在这里他的心灵才能稍稍平静,暂时不去想尹家的事。

    摸摸鼻子,于海拓开始觉得这个劝说任务难度颇高。

    “不考虑一下吗?老太爷很想你。”

    “他想念的是尹氏企业的接班人,不是我这个人。”尹明澈冷笑。

    尹天助的心思他还会不懂吗?对他而言,他尹明澈只是个能让尹氏企业更发达的棋子罢了,血缘亲情在他眼里啥也不是。

    啧啧啧!多讥诮冷酷的语气,看来心结很深,一时之间难解了。

    “就算如此,你老待在丁家也不是办法吧!你迟早得回来面对。”于海拓慢条斯理地道。尹明澈倏地眯细黑眸。

    “你怎么知道我人在哪里?”

    “调查这点小事难不倒我,更何况掌握尹氏接班人的行踪是我的职责。”于海拓口气轻松。

    “尹家的事情别牵扯到丁家。”尹明澈沉声警告。

    “那得看你怎么做了,我无法保证。”

    “于海拓,你敢威胁我?”声调倏冷,像一颗颗冰珠子敲在地板上,铿锵有声。

    “就算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威胁你,不过——”于海拓顿了顿,语气跟着严肃起来。“尹家人的手段你比谁都清楚,就算我没有动作,你能保证其他人也没有动作吗?”

    闻言,尹明澈沉默下来。是的,对于尹家人会使出的手段,他再明白不过。

    “尹明澈,回家吧!你无法逃避的。”于海拓微笑。

    “时机到的时候我自会回去,用不着你啰唆!你乖乖待在尹天肋身边当好你的哈巴狗就行了。”尹明澈不客气地讽道。

    呵!多犀利的一句话,看来他讨厌自己入骨了。

    “我会再跟你联络。”

    “不需要!”

    切断通话,紧握手机的尹明澈全身散发一股肃杀之气,他好恨,似乎这辈子都翻不出尹天助的手掌心了。永远都翻不出去了。关掉手机,推开房门,看见抱着阿虎蜷曲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丁巧舒,尹明澈深沉冷漠的黑眸倏地放柔,冷肃之气退去。

    每当他感到烦闷焦躁,只要看见她,他的心情就会慢慢沉淀下来。

    丁巧舒很纯净,心思里没有利益计较,他不用担心她是有目的才接近他,在她眼里,他不是尹家第四代继承人,不是任何利益的代名词,只是尹明澈这个人而已,就是这种单纯的感觉让他好想把她纳入羽翼,成为他的专属,却担忧自己贸然这么做,会将她拖入尹家的泥淖里。

    如此复杂踌躇的情感啊!对她的态度才会匆冷匆热难以捉摸,想避开却又不由

    自主想亲近,喜欢她的单纯,喜欢她的善良,对她的感情一点一滴累积,如今已是割舍不下。

    这几天他不断自问,到底怎么做对她才是最好?

    他跟她在一起,真的好吗?!

    “你在看什么?”静静凝视她半晌,尹明澈终于开口,嘲弄的语调隐藏自己难解的心绪。

    “经典爱情剧。”丁巧舒回头,对他甜甜笑了。

    她的灿烂笑颜令尹明澈微微眯眸,心弦震动。

    “经典爱情剧?”她的笑容对他向来极具感染力,尹明澈在她身边坐下,唇瓣不自觉扬起。“BJ单身日记,听说过吗?”

    见他摇摇头,丁巧舒明眸半眯,抱着阿虎叹气,“你居然没听说过,太孤陋寡闻了。”

    孤陋寡闻?!他?!

    “不过也难怪,你这么忙,自然没时间看电影。”想了想,丁巧舒耐心介绍。“这部爱情片非常好看喔!我已经看超过十遍了,我未来的老公就是要像马克达西那种男人。”

    “哦?”闻言,尹明澈挑高一道浓眉。那家伙会比他还好吗?

    “我们一起看吧!”丁巧舒挪了挪玉臀,给他较大的空间。纵使已经看过十遍有余的老片,了巧舒还是兴致盎然,毕竟那是她梦想中的爱情啊!

    “喏!这个给你。”她将茶几上的焦糖爆米花塞进他手里。

    他错愕。

    “看这种经典爱情剧一定要有爆米花,就像看世界杯足球赛要配海尼根是同样的道理。”丁巧舒一脸认真。“还有可乐,我都准备好了。”

    尹明澈愣愣看着手中满满一大桶焦糖爆米花和罐装可乐,不明白看电视而已,她居然能弄得和看电影一样隆重,不过——

    这就是丁小猪呀!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心性。

    尹明澈淡淡笑了,美丽眼睫下流光闪动,发自真心的笑容柔化他冷硬的面部线条,整个人瞧上去亲和许多。

    眼角余光瞥见尹明澈卸下心防的笑颜,丁巧舒忍不住偏头多看他一眼。

    对嘛!这样多好,这样的尹明澈不再冷冰冰有人性多了。他一定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多富有男性魅力,相信只要是女人看见他现在的笑,没有一个能不拜倒在他西装裤下,就连她……

    急忙将注意力拉回电视屏幕,丁巧舒感受到胸腔里剧烈跳动的心,缠绕两人之间微微甜腻的氛围。

    就连老认为他是大恶魔的她,都无法抗拒这份吸引力。

    其实那顿晚餐之后,她明白尹明澈并非表现出来那般尖锐难相处,他只是习惯用冷漠伪装自己,奇怪吧!认识他将近十年,这几天的相处仿佛才真正了解这个人,看见他面具底下不为人知的温柔。

    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情感在心底悄悄骚动着。“一起吃吧!”

    忘记有多久不曾像现在这样放松过了,脑袋里不用转着烦人事情,不必处于戒备状态,只要坐在沙发看电视就好。

    尹明澈抓了一把爆米花送至丁巧舒嘴边,当柔软唇瓣碰触到他掌心的刹那,两人表情飞快掠过一丝不自在,却又轻轻笑了。

    这种并肩看电视、共享一桶爆米花的温馨感觉,其实真的很不错哪!

    “巧舒,你家人不是都出国玩了,这两天怎么不见你约我出门败家,反而下班时间一到立刻溜得不见人影?”

    托腮看着已经收拾好包包准备下班的丁巧舒,方玉晴忍不住问道。

    有鬼,真的有鬼喔!

    “嗯……有点事。”丁巧舒回答含糊,连自己都觉得心虚。“我以为你家人都不在。”“是没人啊!我哥跟老妈都去京都了。”

    “那你还每天这么准时回家?”方玉晴低笑。“走吧!车站旁边有家新开的服饰店,橱窗里衣服样式还不错,我们去看看。”

    “不行耶!今天不太方便,下星期好吗?”丁巧舒摇摇头。

    “为什么不行?”

    “家里有人在等我。”咬咬唇,她偷偷颅了方玉晴一眼。

    “你家人不是都去京都了?”

    “是没错啦!”丁巧舒偏头,思考着该如何解释有位食客住在她家。“但还有其他人……”

    “其他人?”方玉晴一脸怀疑,笑容贼兮兮的。“男的?”

    “男的。”

    “没想到小舒舒终于想通,交男朋友啦?”方玉晴暧昧地用手肘推推她。“长得帅吗?在哪里认识的?这么快就同居啦?身为你的好友我怎么不知道?”

    “玉晴,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被她暧昧的连三问惹红脸,丁巧舒猫眸微瞪。

    同居!她跟尹明澈才不是同居,他只是暂住罢了。

    “不然是哪种关系?”方玉晴眨了眨眼。

    “我认识他已经将近十年,他是我哥的高中同学,也是我老妈的干儿子。”丁巧舒急急辩解。

    “所以呢?然后呢?”好整以暇地看着修剪漂亮的鲜红指甲,方玉晴懒懒地问。

    “什么?”丁巧舒一愣。不都解释清楚了?哪来所以然后?!

    “他是你哥的高中同学、丁妈妈的干儿子,不代表你们之间不可能发展情人关系呀!”方玉晴一针见血地点出。

    “我……我跟他?”丁巧舒表情好震惊,像听见天方夜谭。“玉晴,你别开玩笑了!”

    她从没想过这么可怕的发展,那个人性子阴晴不定又龟毛,若真跟他交往岂不被气到吐血?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们两个……打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盘,话没讲到三句就吵架,互相看彼此不顺眼。”丁巧舒话说得用力,偏偏尹明澈落寞寂寥的背影浮现脑海。

    “这样啊……”没注意到她细微的表情变化,方玉晴一脸惋惜。“他长得帅吗?”

    瞥向她摊开在桌面的时尚杂志,尹明澈的照片就在上头。

    “嗯,应该不错吧!”她回答得含蓄。

    事实上尹明澈若不是时装设计师,凭他迷死人不偿命的长相和结实劲瘦的身材,当内衣男模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着想着,丁巧舒很可疑的红了粉颊。脑袋里突然出现尹明澈上身半裸的限制级画面……

    “巧舒,介绍一下吧!”

    “啊?”回过神,她愣住。“玉晴,你刚刚说什么?”

    “介绍给我认识呀!说不定适合我喔!别忘了我单身很久咧!”方玉晴神情哀怨,叹气。“最近身边没一个好男人。”

    好怪!听见玉晴说想要认识尹明澈,她心底竟然冒出好多酸溜溜的泡泡,就像被细针扎到一样浑身不舒服。

    玉晴很漂亮,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生让男人听了从骨子里酥软的娃娃音,爆好的男人缘让她望尘莫及,她还没有见过有哪个男人能拒绝玉晴……说不定尹明澈也是。

    “他不是个好男人!”一种强烈抗拒的心情让她脱口而出。

    “咦?!他也不是啊?”方玉晴没想太多,一脸失望。

    最近是怎么回事,好男人都绝种了吗?

    “嗯,他不是。”对好友说谎的罪恶感不断直线攀升,丁巧舒话越说越小声,不懂自己怎会有这种奇怪的情绪?她对玉晴从不说谎的呀!

    话说回来,认识尹明澈多年,在他身边出现的女人不超过三个,依他的身分地位要多少美女有多少,却不曾听闻他的绯闻。

    就是因为不曾听闻,忽然想象他跟玉晴在一起的模样,她才会这样无法接受吧?一定就是这样!

    “巧舒,你在想什么?想到都发愣了!”方玉晴轻掐她的白皙粉颊。

    “没什么,我只是——”看着方玉晴清丽的脸庞半晌,丁巧舒顿了顿。“玉晴,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是的,一定是因为认识尹明澈十余年来没听过他的绯闻,所以听见玉晴的要求时,她才会有那种不寻常的反应。

    晚餐时间,丁巧舒低头望着香气扑鼻的叉烧烩饭,好几次欲言又止。

    “尹明澈,我问你喔——”

    “嗯?”

    “算了,没事。”

    “……”

    “就是啊……唉!还是算了。”

    “……”

    “如果那个……嗯,别问好了。”翻搅着盘中的食物,丁巧舒闷着声嘀嘀咕咕。

    某人额角的青筋爆突。“丁巧舒,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个晚上被她吞吞吐吐的态度耗尽耐心,尹明澈双手环胸,冷声问。

    这种话听一半的感觉会气死人。

    “也没什么啦!”凶巴巴的!丁巧舒不满地噘嘴,发现这男人的EQ有待加强。“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没交女朋友咩!你身旁应该不乏美女吧?应该有一堆名模对你投怀送抱才对。”

    这种试探的问话,连她都下明白自己的真正心意。

    闻言,尹明澈挑高一道浓眉。

    “你居然会对我的感情感到好奇?”难不成有人突然开窍了?

    “就是好奇咩!”心虚地飘开目光,丁巧舒打死都不会承认跟今天方玉晴的一帟话有关。

    介绍两人互相认识呀……无论如何就是觉得不舒坦。

    深深看她一眼,尹明澈才慢吞吞开口。“我是标准的处女座。”

    “嗯?”

    “非常执着而且有洁癖。”

    言下之意他有感情洁癖,所以挑剔吗?丁巧舒不明白他真正要表达的意思。

    “我一旦认定的人,就不会轻易改变。”只手托腮,尹明澈懒洋洋地看住她。

    既然她有兴趣问起,他不介意透露一些。

    迎上他深不见底的美丽黑眸,丁巧舒眉头攒得更紧。“依你的说法,你心里已有喜欢的对象?”

    “的确有。”尹明澈很干脆的颔首。

    好奇怪的感觉!听见他回答的刹那,丁巧舒感觉像有只手狠狠掐住她的心脏,害她喘不过气。

    脑中不断不断浮现一个事实——尹明澈有喜欢的人了!

    “原来你有喜欢的人啊!她、她知道你的心意吗?”可恶!尹明澈有喜欢的对象很正常,又与她无关,她干嘛结巴?好像自己很在意似的。

    可她的心又为什么忽然变得沉甸甸的?

    “你没告白?”笑容开始发僵,自己都觉得牵强。

    “我该告白吗?”尹明澈偏头反问,意有所指。

    “我不知道。”丁巧舒闷闷出声,突然没了食欲,她放下餐具,莫名生着闷气。“你的感情不该问我。”

    寂静无声的病房内只有医疗仪器声音滴答滴答响着,紧密拉上的厚重窗帘透不进阳光,于海拓站在病床前,安静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是吗?你说他不愿意回来?”老人身上插满管子,枯瘦手臂青色筋脉明显可见。他慢慢说道,音量不大却宇字清晰。

    “是的。”

    “那孩子从小就倔强,很有自己的主见,我早该想到的。”于海拓没吭气,只是静待尹天助的指示。“他还是住在丁家吗?和那名女孩在一起?”

    “是。”

    “海拓,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呢?”不知沉默了多久,尹天助忽然问道。

    咦?!

    尹天助突如其来的问题像平地一声雷,震得于海拓有些措手不及,他微讶地睁眸。

    他很安静的,一向只听命行事,没有自己的意见,因此被尹家人讥为老太爷的哈巴狗。总戴着笑容面具的他,没人能猜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今天,尹天助为何会突然问他的想法?

    “你觉得下一步我们该如何做呢?”尹天助徐缓又问。

    “我等老太爷的决定。”于海拓恰如本分地回答。

    尹天助是只狡猾成精的老狐狸,每一句话背后都有含义,会这么问一定有原因。

    难道尹天助对他有了戒心?!担心自己卧病在床而尹明澈又不肯回尹家的情况下,他最有可能独霸尹家……

    在尹天助眼里,他是这种具有威胁性的人吗?

    不!他错了。他对尹家根本没兴趣,应该说,从小看尽这一家人你争我夺的丑恶嘴脸,已经没有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

    “海拓,偶尔我也想听听你的建议,你也是挺聪明的孩子不是吗?”尹天助反问。

    “老太爷放心,只要是您交代的事,我绝对尽力做到。”顿了顿,于海拓绽开微笑,仍是这般人畜无伤。

    “哦?你还是不肯说啊!”听见他的回答,尹天助耐人寻味的笑了。他直勾勾看住他,人虽躺在病床上,眼神依旧犀利有神。“那你就想办法去把明澈带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