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放学后的景兰高中格外安静,一道廊道上的身影被金色斜阳拉得老长,走过中学部礼堂的瞬间,尹明澈突然停下脚步。

    “尹学长,怎么了吗?”同为学生会干部的学弟狐疑地问。

    “我还有点事,你们先走吧!”目光落在前方娇小的背影,尹明澈头也不回地道。

    知道他的个性,学弟们只是点点头,不再多问地离开。

    “丁小猪,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回家吗?难道丁显唯没告诉你放学后的学校并不完全?”

    听见背后冷淡的说话声,丁巧舒讶异回头。

    “咦?是你?”

    “你在看什么?”见她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尹明澈不由自主顺着她的目光落在雪白的墙面上。不就是一片白,有啥东西值得看这么久吗?

    “这一周是美化校园周。”

    “所以?”

    “我们班抽到美化礼堂。”丁巧舒很无奈地摊摊手。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手气这么背,居然抽到签王中的签王——美化礼堂。

    听她这么一解释,尹明澈完全懂了,他眯细黑眸。“你该不会想自己搞定它吧?”

    “耶?被发现了。”丁巧舒吐吐舌尖,她什么都还没说,就被他猜中,真佩眼他的神机妙算。

    “我当然知道。”尹明澈没好气地应。“应该不可能只有你一个人负责吧!其他人呢?回家了?”

    唉!干嘛这种怒气冲天想杀人的口气,要负责这面墙的人又不是他。

    丁巧舒送他一抹安抚的笑容。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不讨厌画画,而且我还挺有天分的喔!”她指着自个儿鼻尖眨眼。

    该死的!这跟是否喜欢画画无关吧?就算是绘画天才也不必独挑大梁,那些同学摆明就是吃定她。

    额角青筋狠狠暴跳,然后不小心断了一根,接着又一根……

    刹那间,尹明澈能体会丁显唯的怒气从何而来,丁巧舒这种不爱计较的个性,连被欺负都不懂得反击。

    “难道你不气?”她不生气,他倒快吐血了。

    说也奇怪,他不是向来懒得理他人闲事,为何单单替她打抱不平?!

    “于我无伤啊!”仰头看着雪白墙面,丁巧舒笑道。“反正我没其他事,交给我做也无妨。”

    唔……要昼什么好呢?发呆大半天还是没有灵感。

    “怎么可能无伤?你知道一个人要搞定这面墙要花多少时间吗?为什么你一个人辛苦,其他人却坐享其成?”原以为心冷麻木的自己不会再生气,直到现在才发现他还是有情绪,而且被她气到眼前一片黑,气得想跳脚。

    “凡事都要斤斤计较难道不累吗?偶尔吃点小亏也没关系吧?不是有句话说吃亏就是占便宜?我这么做,小宜她们保证感激到痛哭流涕,说不定上课笔记都会帮我多抄一份。”丁巧舒回头看他,发现他面色铁青,她摸摸鼻子,敛起笑。“而且我相信小宜她们有事才无法留下,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狠狠瞪住她,尹明澈彷佛见到这世上硕果仅存的稀有生物,完全无法理解她的思考模式。

    气了好半晌……最后,他像泄了气的皮球。

    扬睫看着她半晌,他突然反手赏她一记爆栗。

    “好痛,为什么打我?”用力揉着额头,丁巧舒不平地问。

    “因为你是笨蛋!”看着她吃痛含泪的神情,骂过她后,尹明澈心情平复许多,不再多说,挥挥乎走离她的视线。

    这世界有好就有坏。

    有处处以利益为考虑的尹家人,就有像丁巧舒这样不爱计较的滥好人,无关是非对错,当然也没啥好生气。

    既然她有相信人性本善的傻气,不爱斤斤计较的个性,那么他勉为其难地帮她一把好了,就当作——

    那个苹果抱抱的谢礼吧!

    听尹明澈亲口说出有喜欢的女孩子真的很奇怪哪!像他冷冰冰的个性也会对人动心?不是爱欺负人而已吗?

    不知道他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模样?一头及肩长发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美女?拥有34E傲人上围的靓亮辣妹?还是能在身边辅助他事业的干练型熟女?

    越想越在意,那种感觉就像遗落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的失落感……

    等等!什么叫作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丁巧舒被猛然跳出的念头狠狠吓一跳。

    尹恶魔怎会是属于她的?!

    甩甩头,丁巧舒想用力甩开这可怕的怪念头。

    “丁小猪,你干嘛老盯着我看?”尹明澈发现无论是坐在客厅看杂志或是定到厨房拿水喝,始终有道目光牢牢黏在自己背后,像充满怨念的背后灵,他终于受不了地出声。

    “我哪有?”迎上他探询的视线,丁巧舒心虚地坐直身躯。

    “你有话想对我说?”

    “没有。”她将小脸撇向一边。

    除非他是瞎子才会相信她没有,她所有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说谎是不好的习惯,心事闷久了也会闷出病来,心里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尹明澈在她身边落坐。

    “你又知道我有话想说?”

    “我就是知道。”尹明澈扬眉,充满自信的神情让丁巧舒呼吸一窒。

    偷偷飘开视线,她表情扭曲。天哪……谁来好心告诉她她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看了十几年的脸,为什么近来他随便一个表情动作都会害她有奇怪的反应?

    心跳怦怦。

    见她一个人对着墙壁不知在嘀嘀咕咕什么,尹明澈伸出大手毫不客气地将她的小脸转回来。

    “你到底想问我什么?”

    “没有。”

    “快说!”

    “也没什么……”皱皱眉,丁巧舒很难启齿。“我只是好奇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子?”

    “就是这个问题?你很在意?”丁小猪终于也会在意起他的感情生活?啥时开窍的?薄唇扬起愉悦的弧度,想笑。

    “我才不在意!”脸颊微热,丁巧舒大声回答。

    她只是好奇而已,好奇!

    “你明明就很在意。”不错,这是好的开始。

    “尹明澈!”猫眸半眯,含带浓厚的警告意味。

    “我喜欢的对象是女生。”终于,他慢吞吞地开口。

    废言!不然他喜欢的会是男人吗?丁巧舒恶狠狠地瞪住他,恼他故意吊人胃口,灿眸像要喷出火光。

    “而且是名很可爱、很可爱的女生。”他特别用力强调可爱两个字。

    “可爱?”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美女?或精明干练的女强人?还以为他会喜欢女强人多一些,这样才足以匹配他。

    “可爱不好吗?可爱有时不单指长相,还有内心。”见到她疑惑的神情,如子夜般漆黑的星眸眨也不眨地凝睇她,尹明澈比比自己心口。

    “……”

    “因为单纯善良,不懂得害人跟计较的心思,让人打从心底怜爱。”像这种几近肉麻的情话他只打算说这么一回,太不符合他的风格了。

    “……”

    “你怎么不说话?”亏他如此认真回答她的问题,赤裸裸几乎到达告白的程度,她却只是瞪大眼看他。

    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呀!

    尹明澈一定没自觉自己说那番话的表情有多温柔,她从来不曾听他提起谁时有那么柔情似水的神情,只有那名他所喜欢的女孩子。她的心狠狠一阵揪疼。原来……原来她喜欢尹明澈呵!她真是迟钝,居然到现在才发觉。

    “你怎么了?”眼看灿亮大眼慢慢凝聚水气,尹明澈吓一跳。他说了什么伤害她的话吗?

    眨眨眼,硬是将泪水眨回眼底,丁巧舒强装坚强。“我没事,只是眼睛进了风沙。”

    “丁小猪——”他一时慌了手脚。

    “我头痛,想回房间睡一下。”此时他对她的称呼听来格外刺耳,像在提醒自己的平凡与不起眼,他喜欢的女生一定很可爱迷人,是她远远比不上的……

    丁巧舒蓦地站起,定回房间的仓皇脚步连自己都觉得狼狈,心酸的感觉在胸臆间泛滥。

    “丁小猪,今天晚上……”

    “不好,我有事。”

    “我只是想告诉你——”

    “不行,不行。”

    尹明澈话还没说完,埋头猛啃吐司的丁巧舒已先拒绝。

    挑起一道浓眉,他双手环胸看住她。

    这个小女人到底吃错啥药?自从昨天听完他的回答后,她就一直处于这种阴阳怪气的状态。

    “我是想告诉你我今晚和朋友有约,你晚餐自理。”他徐缓开口,犀锐黑眸没放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和朋友出去?和喜欢的那个她吗?丁巧舒不愿这么想,却不由自主这么想。

    心酸酸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严重失落感,丁巧舒看似专心地吃早餐,其实嘴里什么味道也尝不出来。

    “你有听见我说话吗?”不见她有任何反应,尹明澈捺着性子问道。

    “嗯。”沉默好久,丁巧舒点头。

    “嗯?!”尹明澈学她说话的方式。

    “我听见了。”索性放下吐司不吃了,不!应该说她根本没有食欲,只是用吃来掩饰自己的不对劲。

    “丁小猪——”

    “你去吧!不需要和我报备。”丁巧舒双手撑在桌面站了起来。

    心里很不舒坦,却找不到宣泄的出口。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或许是她喜欢尹明澈而他心有所属的事实太过震撼,让她一时无法接受,太多从没想过的问题一一浮现,她没有心理准备,更不知该如何面对,所以她直觉抗拒、排斥、想逃。

    她低落的语气让尹明澈拧紧浓眉,他还以为两人有了不错的开始,结果——

    “我走了。”再也无法待下,丁巧舒拿起皮包,走出他的视线。原本认知的世界,刹那间全乱了。

    两人相处的气氛变得很怪,从前那种斗嘴嬉闹的自然不翼而飞,面对面时经常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让他俩忍不住怀念起从前。

    “虾咪?你们还要再待几天?!”

    接到老妈自日本打来的越洋电话,丁巧舒俏颜不禁微微扭曲。

    京都真有那么好玩吗?可以让他们玩到乐不思蜀,忘记还有个可怜人在家等待。

    她不要啦!再跟尹明澈单独相处下去她会疯掉,她还没有办法完全接受自己喜

    欢他的事实,况且,他心里还有别人,这样朝夕相处对她是种折磨。

    “嗯,还有好多地方没玩到,反正都已经来啰!就玩个过瘾吧!”

    “老哥不回来没关系吗?他的工作不是很忙?”

    “显唯都交代好了,没有问题的。”

    “妈咪,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难道你不会担心吗?”丁巧舒装可怜,动之以情。

    “不是有明澈陪你吗?这样有啥好不放心?”丁母想也不想地道。

    咦?!她还没提尹明澈的事,老妈怎会知道他在家?心中浮现好多疑问泡泡,丁巧舒狐疑地眯眸。

    “妈咪,谁告诉你尹明澈在家?”丁巧舒敏锐反问。

    啊!不小心露馅了吗?电话那头丁母呆了三秒,有种被抓包的狼狈。啥时开始小苹果变得这么机敏,她不是一向神经特粗?!

    “呃……是显唯告诉我的,哇……刚刚有艺妓经过我身边耶!真漂亮!”丁母顾左右而言他,想要转移话题。

    “你听老哥说的?”丁巧舒继续追根究柢。

    “当然啰!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呵呵……”丁母除了干笑还是干笑,“小苹果,你要乖乖看家喔!等妈咪玩够了就回去。不跟你说了,国际电话很贵,拜拜!”

    “妈咪,等等——”喀嚓!电话收线。

    瞪着传来嘟嘟声的话筒,丁巧舒鼓起腮帮子,活像只气呼呼的天竺鼠。

    没母爱的老妈加上没兄爱的老哥,国际电话很贵,难道延长假期就不贵吗?把她孤伶伶留下也不慰问一下近况就急急挂电话。

    等他们回国,换她拎着一卡小皮箱去浪迹天涯,哼!

    “怎么了?瞧你一副打算把电话吞掉的表情。”坐在落地窗旁,尹明澈边跟阿虎玩扑咬游戏,边抬头问道。

    阿虎盯着他晃来晃去的大手,像老虎扑倒猎物般地扑向他的手,模样可爱极了。

    “没什么,是妈咪从日本打回来的电话,她说打算多玩几天,不搭明天的飞机回来了。”闷闷挂上电话,丁巧舒低语。

    “喔!”

    就喔一声?

    隐隐嗅到一股阴谋的气味,丁巧舒眯细猫眸。

    老妈早知道尹明澈在家的事,而尹明澈对老妈打算在日本多逗留几天的事似乎毫不意外,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

    “尹明澈——”

    “嗯?”

    “老妈他们不回来的事,你该不会早就知情吧?”

    “啊……”

    还没等到他的回答,门铃声很不是时候的响起,丁巧舒愣了愣,走向大门。

    这种时间会是谁呀?

    “抱歉打扰了,请问尹明澈在这里吗?”大门打开的瞬间,丁巧舒整个人呆住了,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马克达西!

    说来人是马克达西其实并不恰当,因为他们长相不相似,而对方之所以会让她有这种感觉,应该是他们身上都有浓厚的英国绅士气息,和温和如风的笑容。

    眼前男人身材修长,有些娃娃脸的俊颜挂着无害笑容,散发出温文儒雅的独特气质,光是听他说话,就让人如沐春风。

    “尹……明澈?”丁巧舒几乎看呆了眼,好半晌才意识到他要找的人是谁。“嗯,他在,请问你是……”

    “我是他表弟,我叫于海拓。”于海拓笑着自我介绍。尹明澈的表弟?

    “于海拓,你来做什么?”可惜温暖春风还来不及吹进屋内就被强烈的北风冻结。屋里传来冰冷戒备的嗓音。

    “尹明澈?”就算他平时就是冷冷冰冰的,也没见他这么没礼貌过,更何况对方还是他的亲戚,丁巧舒下赞同地看他一眼。

    “明澈,我是特地来找你的。”无视他的冰冷,于海拓笑颜灿灿。

    “不欢迎。”斩钉截铁三个字,尹明澈非常干脆地表明立场。要不是这里是丁家,他真想当他的面甩上大门。

    于海拓居然敢找上门来,这点让他非常的愤怒,他不是警告过不能牵扯到了家吗?很显然的,他并没有把他的警告听进耳内。

    “尹明澈!”他无礼的说话方式让丁巧舒皱眉,再怎么说来者是客,他怎能用这种态度对待人家?

    “丁小猪,你给我过来。”咬紧牙,尹明澈将她拉到角落,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音量开口,“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你表弟呀!”

    “他不是。”尹明澈拧紧浓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解释他们错综复杂的关系。他比于海拓大四岁,照理说于海拓得喊他一声小舅舅,因为他是尹天助三女儿的养子,而他是尹天助最小的儿子。尹天助将他留在身边,就像培养大内总管同样的意味。

    “不是?那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们——不管他是谁,别让他进门就对了。”

    “为什么?”丁巧舒对他的说法很不以为然。

    “因为他不怀好意。”

    于海拓是尹天助的特助,别看他总是笑脸迎人、不具攻击力的模样,其实尹天助许多见不得光的残酷手段都是经由他的手完成,这回他会前来分明是尹天助的授意。

    他不要让尹家人踏进丁家,污染这片纯真净上!

    “会吗?我看他不像坏人啊!”丁巧舒忍不住又回头看一眼。

    “别被他无害的笑容蛊惑,就算他正在做伤天害理的事,也是这样笑容满面……喂!丁小猪,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看见她的视线停留在于海拓身上,尹明澈额角青筋猛跳。

    “于先生……”

    “叫我海拓就好了,这样比较亲切。”于海拓笑弯黑眸,看起来一点也不坏。

    “那我就叫你海拓啰!”丁巧舒甜甜笑问:“请问你找明澈有什么事吗?”

    “我是奉命劝他回尹家的。”于海拓老实道出来意。

    “休想!”他倒是真敢说出口!被冷落在旁的尹明澈很生气地走过来。“那天我在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不会回去!”

    大胆丁小猪居然无视他的存在,等会儿看他怎么惩罚她!

    “我明白明澈的意思,但我也有我的难处,他不肯回去,连带我也无法回尹家。”没正面答复尹明澈,于海拓这番话是对丁巧舒说的。

    他摊摊手,表情无奈。

    “为什么?”丁巧舒不解地问。

    “丁小姐不明白,达不到老太爷的要求,是不会被老太爷接受的。”于海拓绽开一抹微苦的笑。

    哇~~这么严厉,这就是传说中的尹家啊?!

    闻言,丁巧舒仰首望了尹明澈一眼,后者则是恶狠狠地瞪住她。

    干嘛用这种眼神瞧他?该不会听了于海拓故意惹人同情的几句话,就想帮他劝他回家吧?她若胆敢这么做,他就立刻把她吊起来打屁股。

    “好可怜喔!这又不是你能决定的。”丁巧舒叹气,心软。

    “没办法,一切尽人事听天命就是了。”他摊摊手,显得无奈。

    瞧瞧他们两个,好像一见如故似的!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热络语气,尹明澈心里感到不是滋味。

    她该不会真的被子海拓蛊惑了吧?

    “丁小猪。”不愿他们继续纠缠下去,尹明澈低声警告,要她速速送客。

    “尹明澈——”灿亮猫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彷佛有千言万语要说,尹明澈全身紧绷,脾气濒临爆发顶点。难道这只笨小猪真要劝他回尹家?

    “尹家老太爷太不近人情了,这样海拓好可怜喔!”丁巧舒小手紧握成拳,语气坚定。“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什么?要他跟于海拓回去?!

    这只笨小猪,他越来越有掐死她的冲动。

    尹明澈咬牙切齿的。

    “海拓,你就别回去了,反正我家里还有空房,不嫌弃的话就住下吧!”丁巧舒冒出惊人之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