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嫌弃的话就住下吧!

    听见这句话,尹明澈差点吐血而亡。她以为她家是孤儿收容所吗?就算同情心泛滥,也得看看对方是什么身分啊!

    这下可好,收了只恶鬼入门。

    丁巧舒在厨房里忙着煮咖啡欢迎新成员,不知道客厅里两名面对而坐的男人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于海拓,你到底想做什么?”压低音量不让厨房内的小女人听见,尹明澈冷冷质问。

    “亲爱的表哥,你对我的态度非得这么冷淡不可吗?别忘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共处一个屋檐下。”脸上笑容永远这般和煦自然,于海拓笑咪咪反问。

    尹明澈语气冷硬,对他的笑颜视若无睹。“少废话,你到底有何企图,快说。”

    “我的企图还不够明显吗?当然就是要你回尹家。”

    “办不到!”

    “既然你的态度如此坚决,我也没办法了。”于海拓状似遗憾的叹气。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的话有一半是真的。若你坚持不回尹家,我自然也无法回去,谁教我没能达成老太爷的吩咐呢!”于海拓笑了笑,悠闲打量丁家的装潢。

    “于海拓,你该不会真打算在这里住下来?”

    “丁家看起来挺舒服的,我不介意在这儿多住几天。当然,只要你改变心意,我随时都可以走。”

    他这种听似温和实则充满威胁的语气激怒了尹明澈,他危险地眯细黑眸。

    “于海拓,你知道我向来不受任何人威胁,包括你也一样。”

    “我不是威胁你,而是告诉你我会怎么做。”面对他阴鸶的神色,于海拓笑容依旧,丝毫不受影响。

    “若我坚持不回去呢?”

    “我会希望你重新考虑。”难得敛起笑颜,于海拓认真回答。

    “凭什么?”

    “因为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不喜欢。”于海拓倾身向他,平静俊颜瞧不出一丝玩笑成分。“为达目的,我会不择手段。”

    “于海拓,你想做什么?”尹明澈冰冷地问。

    “为了让你回去,就算要毁掉你最心爱的东西,我也在所不惜。”于海拓一宇一字清晰地说。“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在指什么。”

    闻言,尹明澈身上猛然爆出一股肃杀之气,他一把揪过于海拓领口,咬牙切齿的。

    “于海拓,你若敢伤害巧舒,我会要你付出十倍的代价!”

    “是吗?我拭目以待。我倒觉得她挺喜欢我的呢!”于海拓薄唇扬起轻浅笑痕,示威意味十足。“若要我得到她才能让你甘心回尹家,我不会排斥这么做。”

    不行!睡不着,还是睡不着。

    掀开薄被,丁巧舒一双猫眸比窗外星子还灿亮,她烦躁地披上外衣,看见闹钟清楚指着两点十二分。向来好眠的她,居然也尝到失眠的滋味。

    丁巧舒打开房门想出去找水暍,不料却看见在客厅里挑灯夜战的修长身影。

    晕黄灯光下,尹明澈只手托腮,神情专注地看着桌面数张草图,他那微微拧眉沉思的模样攫住她的呼吸。

    再一次的,她看见不曾见过的尹明澈。

    人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认真工作的男人也很有男人味,MAN到让她的心都隐隐发疼了,只可惜——

    唉,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感觉到身后的炙烫目光,尹明澈回头,微讶。“都凌晨两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你不也还没睡吗?”了巧舒直觉想逃开,深怕喜欢的心情被瞧出端倪。

    “我手边有点事,弄完就去睡了。”她逃避的小动作没逃过尹明澈的眼,他不着痕迹地蹙眉。

    不是他的错觉,这两三天丁巧舒一直在躲他,眼神的交会也尽量避免,和从前动不动睁着圆亮猫眸瞪他的凶狠态度截然不同。就连他故意欺负她,她也只是哀怨地咬咬唇,像个小怨妇瞅他一眼,然后黯然离去。

    这只小猪究竟怎么了?!

    寂静的空间忽然陷入窒人的沉默,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形。从前只要丁巧舒遇到尹明澈就会变得很吵很吵,不说些话来刺激对方就会浑身下对劲,曾经吵到让丁母想拿胶带封住他们的嘴。不过,那是曾经。瞪着光洁的柚木地板,丁巧舒突然后悔自己干嘛跑出房外,不出来就不会有这种尴尬。

    “你有话要对我说吗?”不知过了多久,尹明澈受不了奇怪的氛围先打破沉默。

    “没有。”用力摇摇头,丁巧舒宁愿瞪着木板就是不看他。

    轻轻叹口气,尹明澈很无奈地站起来。他不知道她在闹什么别扭,不过事情总得说清楚讲明白,要不……

    要不丁妈妈和丁显唯这回故意到日本游玩,好让他们有机会独处,如此美意岂不白白浪费?他本来就是要让她正视他的存在呀!

    “丁——”长指就要碰到她额头的瞬间,丁巧舒很明显的躲开了,动作之大好像他身上带菌,一靠近就会感染发病。

    他的手僵硬停在半空,闇黑色眸子对上她的。

    尹明澈微微变了脸色。她——讨厌他?!

    尹明澈受伤的神情丁巧舒看见了,她咬咬唇想解释,偏偏所有的话全梗在喉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还是不说话,让他也无话可说了。

    “我去睡了。”尹明澈丢下话,收拾东西上楼。

    低头听着他越走越远的脚步声,丁巧舒懊恼地靠在墙边,小脸好苦。

    吼~~她到底在做什么呀!这样不坦率的个性,一点都不像她。

    不是他心存偏见,而是于海拓真的很碍眼。

    他就这样死黏在丁巧舒身边,像只赶不走的绿头苍蝇,让人想拿捕蚊拍用力打扁。尤其两人相谈甚欢、相处融洽,彷佛他才是那个两天前才刚冒出来的人,这让他更是气结。

    想到于海拓两天前说过的话……这只笨小猪,居然把恶狼当好人。

    抱着阿虎在他们身边走过来又走过去,一下开冰箱拿可乐、一下走到客厅拿杂志,尹明澈企图引起丁巧舒的注意,结果仍失望了。

    丁巧舒和于海拓聊得非常愉快,几乎把他当成透明人,看都不看他一下。

    这种感觉,狠狠刺伤他了。

    难道在她眼里,披着人皮的狼会比他好吗?不顾十余年的相处感情,她的眼里只有他,那他的付出到底算什么?

    当尹明澈第三次从冰箱拿可乐仍唤不到注意力的同时,所有怒气在刹那间全爆发了。他用力放下可乐,铝罐在玻璃材质的桌面发出巨响,门一甩,抱着阿虎径自走人。

    “唔……有人生气了。”于海拓转头看向丁巧舒,神情无辜。“应该是我的缘故吧?我打扰到你们了。”

    “不,不关你的事。”方才谈话时的兴高采烈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难以隐藏的落寞,丁巧舒若有所思地望着地面发呆。

    见到她失落的表情,于海拓眸光微闪。“巧舒,你和明澈吵架了吗?”他试探地问。

    “嗯?”

    “还是你在躲着明澈?”将她所有的表情全纳入眼底,于海拓顿了顿,又问。

    躲着他吗?应该可以这样说吧!因为她有心结啊!

    “巧舒,有个疑问一直放在我心中,你……和明澈是情人关系吗?”

    他话问得好直接,让丁巧舒有些难以招架。她再摇摇头,感觉像被人在伤口狠狠踹了一脚。她和尹明澈是情人吗?就是非情人对他的态度才会刻意冷淡啊!深怕两人相处更多,喜欢他更多怎么办?

    她没有恋爱经验,对爱情的认知仅限于书本及电影,不懂处理这种三角习题。依她率直的个性,要假装若无其事太难,只要看着尹明澈就会想起他心里已有想宠爱的人,她就忍不住心酸、嫉妒……

    她不想用这么丑陋的情感面对尹明澈,所以她选择逃避,像只笨拙的鸵鸟将头埋在沙上里……

    “可是你们现在就像情侣为了小事在闹别扭。”于海拓故作轻松地道。

    原来他们还处在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状态呀!若是这样就更好办了,那他的任务会容易许多。

    “我们……像吗?”他的话并没有让丁巧舒好过一些,反而更加低落。

    “那只是我的看法,你不要放在心上。”黑眸笑成弯月,于海拓恰如其分的扮演好人角色。“不过明澈的脾气非常倔强,喜欢上他应该会很辛苦。”他很故意地补上这一句话。

    很辛苦吗?

    丁巧舒没吭声,只是黯然垂下美睫。

    或许吧!因为她正陷在进退两难的窘境里。

    巧舒那个小笨蛋,真的要掉入于海拓的陷阱里。

    于海拓那家伙到底哪里好?脸上老是挂着虚伪笑容,看了就令人生气!气,真的很气!尹明澈神情阴骛,头顶有黑烟缠绕。

    “明澈?明澈?”坐在他对面的徐华彤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无奈叹气。“明澈,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

    亏她说了那么多,从上季的流行讲到下季,说到嘴巴都干了,结果他老兄却在神游四海。

    “有,我有在听。”回过神,尹明澈敛了敛脸色,颔首。

    “骗人,你才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呢!”徐华彤送他一枚大白眼,玉手托腮。“到底什么事让你心不在焉?连这次米兰时装发表会的风评都不在意?”

    “没什么,私事。”尹明澈淡淡回答。

    的确,时装发表会的成果,他并不是很在意,他一向尽全力去做,至于结果就顺其自然吧!

    “喏,身为你的事业伙伴,我们当初说好彼此间不能有秘密喔!要全部坦白!”徐华彤不赞同地摇摇头,等着他的回答。

    讨厌应酬的尹明澈只负责服装设计部分,其他工作例如公关、业务、营销全部交由徐华彤处理,对尹明澈而言,徐华彤是难得的事业伙伴,她有女性的细心敏锐,却没有女人的骄纵和情绪化。

    他对这个工作伙伴很满意,只是嫌她啰唆了点。

    “那是指公事。”尹明澈冷眼瞟她。

    “让我猜猜,是尹家的事惹你生气?”他不肯说,她慢慢猜总行了吧?

    没吭声,尹明澈只是冷冷瞪着她。

    “看来不是啰!”小嘴扬了抹了然的笑容,徐华彤美睫眨呀眨的。“若不是尹家,能牵动你情绪的只有一个人……”

    她话故意说得很慢,让人有无限遐想空间。

    “徐华彤,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哑巴!”已经预料她下一句话会接什么,尹明澈先出声警告。

    “嘻嘻,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你亲爱的小猪怎么啦?两个人闹别扭?”

    “打从认识你开始,就知道你对她的心意,可是好几年过去,看你们也没啥进展嘛!”徐华彤语带同情。

    “这不关你的事。”尹明澈轻哼。

    “明澈,你越这样小心翼翼呵护她,我对她越好奇,好想找一天见见她喔徐华彤故作烦恼的捧颊。

    这女人真的很啰唆哪!

    “我的私事不劳你烦心,你管好工作的事就好。”

    “真冷淡!”碰了软钉子,徐华彤皱皱鼻子。“说认真的,你的小猪遇上什么问题,让你忧心仲仲?”

    “于海拓前几天找上丁家,目标是巧舒。”只要想起这件事,他就觉得生气。

    “于海拓?你们家老太爷的得力助手?”

    “嗯,他表面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其实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尹明澈眯细黑眸,话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小猪被这种人盯上可麻烦了,你不是说她对谁都没有防备吗?”徐华彤也替他担心起来。

    “所以这只笨小猪正一步步跳下他的陷阱。”脑海浮现他俩相谈甚欢的模样,愤怒混合着醋意,在尹明澈胸臆间翻搅。

    “于海拓的出现就是为了逼你回去,我看这件事你得小心处理,别让丁小猪被卷入,受到伤害。”徐华彤提醒。

    “我明白。”尹明澈望向窗外的眸光显得悠远,说出口的话冷清清的。“若情况失控,我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唉……想想感情这种东西真是奇妙,当对方老在身边转的时候没有感觉,不在的时候却又忍不住想念。

    尹明澈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

    “巧舒,怎么了?瞧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有心事?”

    回过神,于海拓温柔的笑颜就在眼前,丁巧舒连忙用力摇头。“没有,我哪有什么心事。倒是你,没出去?”

    “明澈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更何况我也没地方可去了。”于海拓给她一抹无奈的笑。

    “海拓,你们尹老太爷真是那么凶的人啊?”丁巧舒忍下住同情起他。

    “老太爷在尹家就像是神一样的存在,只要他一瞪眼,没人敢吭声的。”于海拓偏头看她。“巧舒,如果你真没有心事,相信苹果也不会削成这副德行。”他努努下巴。

    “咦?”要不是于海拓提醒,她可能没发现手中的苹果被削得惨不忍睹。唉!她到底在做什么!

    “还是我来吧!”于海拓笑着拿过她手中坑坑巴巴的苹果。

    “不,还是我……”眼看他熟练地削起苹果,丁巧舒讶异地看他一眼。“你削得真好。”

    “我的工作内容非常广泛,削苹果只是其中一样,不只苹果,各式水果都难不倒我喔!”见丁巧舒圆睁明眸里满是不解,于海拓微笑解释,“我是老太爷的特别助理,老太爷信任的人不多,因此他卧病期间无论大小事,包括生活起居,都由我一手包办。”

    “哦~~那你一定很厉害啰?”

    “厉害?”没料到换来这个答案,于海拓微愣。

    “尹氏企业那么大,没有过人能力如何帮老太爷处理公司大小事务?更何况你还能获得老太爷的信任,这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吧!”了巧舒猫眸亮灿灿的,显得很崇拜。

    她是真的肯定他?还是拐个弯嘲讽?

    手下动作微顿,于海拓仔细打量她可爱的小脸,确定她是认真的。

    这名小女人真的认为他很厉害?

    胸臆间突然有种陌生情绪在翻搅,于海拓一时之间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怎么啦?这样看着我?”眨眨眼,丁巧舒笑问。

    “没有,只是听见你称赞我,有些受宠若惊罢了。”定下心神,于海拓低头削着苹果,心思有些紊乱。

    “我说的是实话,要是我一定没办法。”她俏皮地吐吐舌尖。“我不聪明,至少没有我老哥聪明,太过困难的工作不适合我。”所以她还是乖乖当个小助理就好啰!

    “我的工作没有你想象中伟大,只是单纯听命行事而已。”他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她。“在明澈回来前,帮他管理好公司别出大问题。”

    这就是他在尹家的任务,在尹明澈身后做最强的后盾,让他无后顾之忧。

    “不用妄自菲薄咩!我光听就知道不容易,要管好一家小公司都不简单了,更何况是堂堂的尹氏企业,这关系到数万人的生计耶!”丁巧舒不以为然地接口。

    “这是我该做的。”别再称赞他了!于海拓闷闷的想。

    他不是什么好人,她居然还如此盛赞他,她能不能有点戒心?

    “嘻嘻!是真的很厉害喔!”啃口苹果,丁巧舒朝他竖起大拇指。

    或许是他散发出的气息温和无害,跟他相处没有和尹明澈的压迫感,很自然。幸好有他在,要不然和尹明澈两人独处的尴尬沉窒气氛快把她逼疯了。

    他不像尹明澈口中所说的大坏人,虽然她没有看透人心的好本领,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对他的所作所为给予肯定。

    于海拓笑容微僵,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一时之间竟无法直视丁巧舒纯洁无垢的眼,也是第一次他无法随心所欲地将笑容挂在脸上。

    只听命行事没有声音的哈巴狗!

    所有尹家人包括尹明澈在背后都是这样叫他的,没有人对他的行为表示肯定,因为他本来就是不被期望的孩子,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辅佐尹明澈,如何让尹明澈更好,他就怎么做。

    而她——丁巧舒,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就这么理所当然的给予他肯定。

    “海拓,怎么了?这次换你魂不守舍的!”丁巧舒没发现他心里百转千折,她笑问。

    看着她的笑,于海拓微微眯眼,只觉得她的小脸整个亮了起来。

    “我很好,只是有些困惑。”定定神,于海拓重新把笑容挂在脸上。

    笑容,对他而言只是个面具,遮掩住他内心的情绪,让别人猜不透,好完成自己的目的。

    “对什么事情困惑?”

    “没关系,我自己会想通的。”于海拓摇摇头。

    是的,他迟早会想通的。

    眼前的小女人阻碍了尹明澈未来的道路,为了整个尹氏企业着想,就算要伤害她也在所不惜,所以他不能心软。别无选择,他必须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