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看见了,她亲眼看见了,看见尹明澈口中的那个“她”。

    泪水像关下紧的大水闸,流不尽哭不完,丁巧舒胡乱抹去泪,想从皮包中翻出钥匙,不料于海拓正好开门走出来。

    “巧舒,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于海拓狠狠吓一跳,她哭得好惨,眼泪鼻涕全混在一块儿。

    “我看见了。”于海拓关心的问句更让她难过,丁巧舒哽咽道。

    “你看见什么?”

    “我看见尹明澈的那个她。”果然就如他所说那般可爱。

    “哪个她?”于海拓完全没进入状况,依他对尹明澈的了解,他是不可能有别的女人。

    “就是他心仪的对象,我亲眼看见了。”好难过、好难过,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心痛的时候,一颗心仿佛要裂成两半了。

    她伤心的模样连带也让他心疼,于海拓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轻拍。

    “别哭了。”

    “他对她的表情好宠昵,连我都不曾见过那种表情。”

    “会不会是误会?”

    丁巧舒吸吸鼻子,用力摇摇头。

    “巧舒,如果……如果……”话到嘴边忽然顿住,于海拓欲言又止。

    “如果什么?”她扬起泪汪汪的眼睫看他。

    “如果明澈另有喜欢的对象,没关系,你还有我啊!”他故作轻松的说,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丁巧舒。

    定定看了他好久,丁巧舒回他一抹好可怜的笑。“海拓,你真是好人,这样安慰我。”

    好人?!他?!

    微微扭曲的俊颜不知该有什么表情,他是认真的呀!

    “不过,我喜欢的人是明澈,不会变了。”她边擦泪边叹气。

    胸口很闷,因为输给了最不想输的男人,于海拓用力将她的头压到胸前,不让她看见自己此刻的表情。

    该死的,他彻底输了。

    心思各异的两人谁也没注意到巷口有个人正眨也不眨地望住他们,半晌,路上的街灯全都亮了起来,那人脚跟一旋,静静离开。

    “于海拓,你到底想赖到什么时候?”趁了巧舒上班的时间,尹明澈终于有时间和他单独相处,大剌剌将他堵在门口。

    “我吗?”轻佻地吹声口哨,于海拓双手插在裤袋内,耸了耸肩。“说实话,我还没有要走的打算。”

    “我不相信你回不去,尹天助怎舍得让你这只哈巴狗离开他身边?”尹明澈冷声说道。

    “答案不是非常显而易见吗?老太爷给我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回去,你不回尹家,我当然不能离开。”他不在乎的语气激怒了他。

    “你到底为何对尹天助如此效忠?钱吗?”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其他理由。

    “别把我想得太肤浅,我只是达成老太爷给我的任务罢了。”撇撇嘴,于海拓别开脸。

    “除了尹天助,难道你就没有自己的想法?于海拓,你是傀儡吗?”

    “我只是尽我的职责,若你肯回去,不是所有事都解决了?你也不用顾虑我会对丁巧舒做什么。”听见他提起老太爷,于海拓难得烦躁。

    “于海拓,你——”

    “尹明澈,你用不着喜欢我,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是为了辅佐你而存在,如何做会让尹氏企业变得更好,我就会怎么做!”于海拓笑容一敛,一字一句地说,像在宣告决心,其实他心知肚明自己这回算是失败了。他可以做很多坏事,就是无法狠下心伤害丁巧舒。

    挑起眉,尹明澈再次警告道:“我和尹家的事情别牵扯上巧舒,你我都知道这不关她的事,没必要让她也变成尹天助达到目的的棋子。”闻言,于海拓回头深深看他一眼。

    “我们都知道当颗棋子是什么感觉。”

    “想说服我只是白费工夫,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挂上笑颜,于海拓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内心已开始动摇,他也不愿让丁巧舒成为老太爷的棋子。“不想丁巧舒受伤,你就快回尹家,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与其浪费时间和我说这些话,还不如回去面对老太爷。”于海拓依旧笑容可掬,“要不然,我真的要把她抢走啰!”

    午夜,丁巧舒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眼角余光不断飘向壁钟。

    凌晨一点十五分,他还没有回来,这是他第二次晚归。

    心浮气躁,心浮气躁,脑海冒出好多尹明澈和那名女子的亲昵画面,一颗心变得沉甸甸的。

    难道这就是所谓失恋的感觉?她都还没尝到恋爱的甜,就已经尝到失恋的苦。

    “你还没睡?”甫开门,纳入眼帘的是丁巧舒的黯然小脸,尹明澈愣住。

    明明同住一个屋檐下,再见到她,他竞有沧海桑田的错觉,一时想不起他们有多久没好好看着彼此说话了。

    “我——”她的思绪刹那问全部抽空,脑中一片空白。

    丁巧舒小嘴好几次张了又阖,好多话梗在喉问吐不出一个字。

    这么晚了,他刚从“她”身边回来吗?

    见她欲言又止的小脸,尹明澈心底燃起微薄希望。

    “你该不会在等我回来吧?”尹明澈故作轻松的问。

    在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存在吗?

    “我……”不自在地拨拨发丝,丁巧舒别开脸。“谁会等你,我只是睡不着而已。”

    多年来养成两人谁也不先示弱的习惯,就算想和好,说出口的话也像要吵架。

    早明白会换来这样的回答啊!尹明澈转身上楼,不忘交代,“早点睡吧!别忘了你明天还要上班。”

    好累了,结果还是不行啊!难道分道扬镳就是他们最后的结局?若注定如此,他会试着去接受。

    就放手吧!宁愿自己放手,也不愿见她掉入于海拓的陷阱,变成他达到目的的棋子。

    他转过身的背影让她难受:心好慌,仿佛就要失去这辈子最重要的东西。

    “尹明澈——”冷不防,丁巧舒急急叫住他,清甜嗓音在寂静深夜里回荡。

    多么希望他再跟从前一样找她麻烦、欺负她,她突然好想念他老打疼她的额头。

    算了,算了!他不爱她也没关系,她都看开了,只要他们能像从前一样就好了。

    “嗯?”脚步顿住,他没回头。

    “其实我——”其实她好喜欢他呀!不过她会将这份心意深藏心底,不让他为难,她会祝福他和她的。

    久等不到她的下文,尹明澈无声轻叹,“你——讨厌我吗?”她不知如何开口,不如由他来问吧!

    回想起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称不上浓情蜜意,但总是愉快温馨的,但这些日子以来她奇怪的转变,让他不由得往坏处想。

    在她心底,她可曾深思过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若他的存在对她而言反而是不愉快的负担,他会离开她身边,不让她如此忧愁。

    “当然不!”丁巧舒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她怎么可能讨厌他?她喜欢他都来不及了……

    “是吗?”静静看了她许久,尹明澈薄唇扬起极淡的笑痕,“只要你不讨厌我,那样就够了。”

    他没要她非爱他不可,感情不能勉强,或许她不爱他也是好的,至少她不必面对如豺狼虎豹的尹家人,这不是他一直希望的?

    什么叫不讨厌他,那样就足够了?讨厌他淡漠遗憾的语气,从前趾高气昂的尹明澈到哪儿去了?她讨厌他这种像要告别的话……

    “尹明澈,我从不曾讨厌你!”她用力重申。

    就算有,也是很久以前懵懂无知的时候。

    “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于海拓不是你可以喜欢的对象,他并非你能托付终身的人。”没正面回答她的话,尹明澈平静补充。

    于海拓?!跟她?!丁巧舒怔愣,不懂他怎会把她跟于海拓联想在一起,她跟他没什么!在她眼里,于海拓就像哥哥。

    “尹明澈,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跟海拓——”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我明天就要离开了。”轻轻阻止她未完的话,尹明澈深不见底的黑眸终于肯看她。

    不愿回想她和于海拓相拥的模样,可是总会忍不住想起来啊!

    “你说什么?!”消息来得太突然,丁巧舒完全措手不及。

    她还来不及解释这些日子的混乱,来不及坦白自己的心意,甚至还没和好,他就要——

    离开了?!

    “别担心,丁妈妈和显唯后天就要回来了。”

    无法去细想他为何对老妈老哥的行程如此明了,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只能睁着灿亮水眸凝睇他。

    “所有的事情,很快都会结束的。”他语重心长地道。

    他已做好心理建设,为了避免丁巧舒落入尹天助魔掌,他决定离开。

    反正,该他的就是他的,不该是他的,强求也得不到。

    “海拓,这么多天过去,我怎么都没听见你的消息呢?”电话响起的刹那,于海拓立刻接起,话筒那头传来尹天助冰冷不悦的声音。

    “我正在处理,近日就会有结果了。”于海拓说道。

    “海拓,严格说起来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还会不了解你吗?”尹天肋淡笑。“你对丁丫头心软了,对吧?”

    没看见他的人、没看见他的表情,尹天肋仍能准确无误地道出他的心思,于海拓喉结滚动了下,无语。

    “现在我是当真好奇了,好奇丁丫头是个什么样的女孩,竟能迷惑住我两个最引以为傲的孩子,甚至能让你不顾我交代的话。”

    越是轻松不在意的语气越充满危险,跟在尹天助身边多年,于海拓当然明白他这个习性。

    “老太爷,请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处理好的。”他急急脱口。

    “呵呵!瞧瞧你急成什么模样,我有说要对丁丫头怎么样吗?海拓,这一点都不像你,你的冷静到哪里去了?”

    “我只是不希望老太爷为这点小事烦心,”根本不敢奢望这种借口能瞒住狡诈如狐的尹天助,但于海拓还是硬着头皮说了。“我保证明澈会回去接下尹氏,只是时间的早晚。”

    “海拓,是我的错觉吗?我怎觉得你的保证是为了丁丫头,而非对我?”

    “当然不是,您误会了。”

    “很好,这代表丁丫头是生是死,你都无所谓啰?哈哈哈……”尹天助笑了,笑得非常开心。

    啊?!

    “老太爷!”心慌了,因为他太明白尹天助会用什么样可怕的手段,于海拓变了脸色。

    “海拓!别忘了我交代的事,别让我失望!”尹天助笑声匆顿,语气变得冷酷。“更别忘记你在尹家的身分。”

    明澈要离开了。昨夜他没把话说明白,她也感觉得出来,他这次一走,短时间就不会再回来。都怪她,都怪她让事情走到无法回头的地步,成天老沉浸在马克达西的幻想里,其实喜欢的人就在身边,却浑然末觉。如果当初玉晴没说那番话,她没意识到自己喜欢尹明澈,那么他们还会像现在一样,相对两无言吗?

    不知道……不知道呀!尹明澈昨夜回房后,就再也不肯跟她说话了。

    低着头,了巧舒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今天是她生平第一次跷班,胸口空荡荡的,像是少了一颗心,低落的情绪找不到宣泄出口。

    头顶上艳阳高照,却照不进她阴冷的心房,她咬紧唇,眼眶好热,泪水就快忍不住了。

    走到偌大的十字路口,等斑马线的号志变了绿灯,丁巧舒低垂着头跨出脚步——

    “巧舒,小心!”通过马路的瞬间,耳边听见紧急的警告声,丁巧舒猛然抬头,正好看见一名头戴全罩式安全帽的黑衣骑土加速朝她冲来。

    意外来得太突然,教人措手不及,丁巧舒只觉有股猛烈力道朝她撞来,旋即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当尹明澈接到电话的时候,人已回到个人工作室,他用最快的速度飞车赶到医院,当他走到手术室门口,看见的是手肘包着纱布、右颊严重擦伤的于海拓。

    放缓脚步在于海拓面前站定,尹明澈美丽的眼瞳扫过他的狼狈,从没想过救了丁巧舒一命的人会是他。真的没想到啊!

    “……是我慢了一步。”两人不知沉默多久,于海拓忽然开口道。

    “嗯?”目光从亮着的手术灯移到他身上。

    “昨夜我接到老太爷的电话,知道他想对巧舒不利,今天我试着想警告巧舒,却找不到她的人。”

    听着他自责的语气,尹明澈黑瞳倏缩。

    “是我去得太慢,若我早一些找到巧舒,她就不会受伤了。”于海拓喃喃重复,拳头紧握。

    经过一夜思量,到最后,他还是背叛了尹天助,连自己都为这样的选择感到惊讶。

    他不知道是否真如巧舒所说,他有着和尹明澈同样寂寞的眼神,但丁巧舒却是第一个真心信赖他,不用异样眼光看他的人。

    因此,他不愿见她受到任何伤害,就算是老太爷加诸在她身上的也不行。

    “我没想到你会背叛尹天助,我以为你对他言听计从,不敢违抗。”尹明澈淡道。

    “不只是你,连我自己都想不到。”

    闻言,尹明澈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谢谢你救了巧舒。”

    “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你。”于海拓别开脸。

    手术灯关了,医师从手术房走出来,尹明澈暂时结东话题,迎上前去。

    “请问你是丁小姐的家属吗?”医师拉下口罩问道。

    “不是,我是她的——”尹明澈话声突然顿了下。“朋友。”

    朋友。这或许是认识巧舒以来他们最疏远的关系吧!

    “这样啊!没关系,手术很顺利,丁小姐右手骨折的部分已做最好的处理,只要住院观察几天,若没问题就能回家休养。”医师微笑。

    “谢谢。”

    “不用客气,这是我该做的。”医师朝他点点头,和其他护士一同离开。

    “巧舒没事了。”尹明澈回头看着于海拓。

    “嗯,我有听见。”终于放下心中大石,于海拓松了口气。

    “既然巧舒没事,我也该走了,在她家人回国前,就拜托你照顾了。”尹明澈垂眸低语。

    “你要走?”于海拓震惊抬头。“你不留下来陪她?”

    他心中最爱的人不是丁巧舒吗?为何这么急着离开?

    “你我心知肚明巧舒是因为我才受伤的,”看出他的疑惑,尹明澈平静地解释,“既然整件事由我而起,自然得由我去做结束,让她不再置身危险之中。”

    “你打算去找老太爷?”

    “我不该吗?”闇黑色的眸子冷光乍现,尹明澈淡道。

    “……”

    “于海拓,若我猜得没错,你也喜欢巧舒吧?就是因为动了真感情,所以你才会违抗老太爷。”尹明澈轻笑。

    抿紧唇,于海拓仍旧不发一语。

    “等她身体好些后,记得帮我问候她一声。”默默在她身后守候多年,真要放手时还是会不舍啊!不过这样就好了,就当作是他最后的温柔,至少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这样已经足够了。

    “……你为什么不亲自问候她?”好半晌,于海拓终于出声,“我才不想帮你做任何事,我们交情没那么好!”

    尹明澈意外他这么大的反应。

    “我不管你是否误会了什么,总之巧舒喜欢的人是你,你不能这样说走就走!清醒后见不到你,可知她会有多难过?”换作从前,他肯定会非常高兴尹明澈自动退出,或许他和巧舒之间真的有机会,但现在下同,他明白失去尹明澈的丁巧舒会有多伤心,而他——舍不得看她伤心。

    “你在说什么?!”

    “她躲着你、避开你,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越说越激动,于海拓不懂自己何时变得这么好心了?简直可以拿到好人卡,应该是受到丁巧舒的影响吧!“她以为你心中有别的女人,她还曾在咖啡厅外撞见过你们!”

    “我哪来别的女人……”尹明澈话到舌尖猛然顿住,脑海闪现一个名字。

    徐华彤。

    巧舒该不会是误会他和徐华彤……

    “总而言之你别走,她会受不了的。”别开眼,于海拓续道:“她每次和我谈论的都是你,听到我烦都烦死了,她是真的很喜欢你。”

    原来啊!他种种付出没有白费,丁小猪心中还是有他的。

    薄唇扬起一抹极淡的笑痕,尹明澈闭闭眸,心上的结随之解开了。

    望他一眼,于海拓闷闷站起,走人。

    他已经说得太多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如果还是不成也不关他的事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能见她。”轻轻的,于海拓听见身后的男人如此说道。

    “什么?!”他不敢置信地回头。

    这男人是听不懂中文吗?他话都已说得这么明白,他跟巧舒之间是清白的……

    “你也看见尹天助的做法了,我若真跟巧舒在一起,他不会放过她的。”尹明澈静静望入他的眼。

    于海拓嗤笑,“没想到你竟变得这么胆小,何时你也开始畏惧老太爷了?”

    “我不怕他,只担心他伤害巧舒。这次是你及时赶到,下一次呢?谁能保证不会有另一个意外?”于海拓无法反驳。

    “巧舒就交给你了。”难得的,尹明澈轻拍他僵硬的肩头,脚跟一旋离开医院。

    有时候过了适当的时间点,就再也回不去了,很无奈,却莫可奈何。

    他曾经以为自己能飞向灿阳,最后发现绕一大圈仍在地狱打转。既然如此,他何苦把天使也拖入黑暗中一起受罪,只要知道她心里有过他,那就足够了。

    毕竟,打从一开始他的愿望就是守护她,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