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冤家就在你家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我,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踏进这屋子一步了。”

    坐卧在床杨上,尹天助展开笑容,语气非常愉悦,完全看不出是身染重病的七旬老人。

    美丽眼眸扫过他插满管子的细瘦手臂,尹明澈冷冷开口。

    “你明知道我会来的。”

    挑挑眉,尹天助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不!应该说他最满意的尹氏接班人。

    “丁丫头情况如何?听说没啥大碍了。”

    听他还能若无其事地提起丁巧舒,尹明澈黑瞳眸倏缩,怒火中烧。

    “不过最让我惊讶的是海拓,没想到他竟会为了那个丫头违抗我……啧啧!想不到啊!真想不到。”接过看护送上的果汁,尹天助缓缓啜了一口。

    “我们做个交易。”不想再听他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尹明澈直接切入正题。

    “不错、不错,我喜欢你这种商人的口吻,所有的孩子中就属你最有经商的头脑。”尹天助直满意地点头。“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

    “我答应回尹家,而你不准再动丁巧舒的脑筋。”他的声音极冷,冰冻的话语在屋子里回荡。

    “你一直都是尹家的一分子,不是吗?”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尹明澈冷淡截断他的话。

    “你的意思是同意接下尹氏企业?”缓缓地,尹天助露出老狐狸般狡诈的笑容。

    “是。”简单一个字,却有些咬牙。

    “我怎知你不会反悔呢?”

    “我说过的话从不食言。”

    “唔……这听起来是笔不错的交易,值得我深思考虑。”尹天助颤抖的手将果汁空杯搁在一旁桌上。

    “没有时间让你考虑,你得现在给我答复。”阳光透过光洁的玻璃窗洒落在他身上,尹明澈却一点都感觉不到温暖。

    他亲手打开地狱之门,而且正一步步走进去。

    “喏,若我保证不再碰丁丫头,你也能保证接下尹氏企业,从此认分地当个尹家人?”尹家人、尹家人,他最喜欢用“尹家人”三个字刺激他了,谁教他总是以流有尹家的血液为耻。

    “我能。”俊逸脸庞平静地瞧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尹明澈回答得干脆。

    等待多年,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他的亲口保证,尹天助忍不住深深看他一眼。

    “明澈啊!那丫头对你真那么重要?让你终于愿意接下尹氏企业?不只是你,连海拓那孩子也一样,她到底有何魅力?”让他好想瞧瞧这丫头。

    “你不会懂的。”

    是的,尹天助不会懂,像他这种眼里只有利益的人,怎会懂得巧舒的美好?

    “也罢,懂不懂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们达成交易,我无异议接受你的提议。”尹天助拍拍手,默默站在一旁的白衣男子立刻双手奉上一只公文封。

    “这是什么?”尹明澈皱眉接过。

    “日子我已经挑好了,下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一就是你正式接手尹氏企业的日子。”

    “……”闻言,尹明澈俊颜不禁微变。

    尹天助果然都算计好了,任他再如何逃避,也敌不过这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在这么一刹那间,有个奇异念头从脑海闪过。

    或许尹天助是故意布下陷阱威吓而已,并非存心要她的命,然后好整以暇地等着他自动送上门来。

    抬眸看着病床上满脸皱纹的老人,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那公文封里把公司所有重要事情交代得巨细靡遗,是我吩咐海拓做的,你拿回去看看吧!”尹天助摆摆手要他先退下。

    拿公文的手紧了紧,尹明澈不再多话,转身离开。

    厚重桃木门甫关上,尹天助旋即乏力地倒向柔软的床榻,白衣男子和看护立刻围了过来。

    “老太爷,您为何不跟明澈少爷说明病情?用这种办法不是让你们的关系闹得更僵吗?”白衣男子不解地低问,目光落在正帮尹天助量脉搏的看护身上。

    “有啥好说的?人本来就会死,我也活得够久了,心中唯一挂念的就是一手打下的尹氏企业罢了。”尹天助冷哼,“若非我还有口气撑着,尹氏早被那些败家子弄垮了,若是如此,我死也不能瞑目……”越说越激动,呼吸也越喘促。

    “老太爷,您别说话了,休息吧!”白衣男子急忙劝道。

    “我没事,一时半刻还死不了。”尹天助挥挥手。“要不是尹家没有第二个足以接班的人选,我需要动这些脑筋吗?我也不希望勉强明澈那孩子啊!”

    睁开眼,映入眼瞳的是刺眼的亮白,丁巧舒不舒服的皱皱眉,再度闭上眼眸。

    “小苹果,你总算醒了,再不醒,我要找你的主治医师算账啰!”

    小苹果?!

    听见熟悉的声音,丁巧舒重新睁眸,纳入眼帘的果然是好久不见的老妈。

    “妈咪。”眼眶红红的,要不是右手包着互骨,她真想扑进老妈怀里撒娇。

    “你这孩子,我不过跟显唯出国晃晃,你就住进医院,真教人无法放心。”丁母听似数落,其实语气里充满不舍。

    “我!”好多话梗在喉间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说,他们不在的半个多月发生好多事。丁巧舒咬咬唇,出口的是最无关紧要的一句话。“老哥呢?”

    “你哥和主治医师在谈话,讨论你受伤的情况,顺便看什么时候能出院。”丁母轻抚她的头,微笑。“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

    你过得好吗?这句话逼出她强忍的泪水,满腹委屈涌上胸口。

    不好!她一点都不好,尹明澈不要她了,她怎么会好?

    “巧舒怎么啦?怎么忽然哭了?”丁显唯一进门就看见哭得唏哩哗啦的丁巧舒,他一个箭步靠近病床,拿面纸给她拭泪。

    丁巧舒慢慢把她发现自己喜欢尹明澈,而他却已心有所属,后来又笨拙的逼走他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事件经过,丁母和了显唯互看一眼,彼此都察觉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点。

    “小苹果,你怎么知道明澈喜欢别的女人?”丁母帮她把发丝塞到耳后,很认真地问。

    “他对我说的呀!他说他喜欢很可爱、很可爱的女生,单纯善良,不懂得害人跟计较的女生。”尹明澈对她说过的话就这么丰牢地刻在她的心版上,怎么样也忘不掉。

    这不就摆明在说她吗?跟告白没两样!丁显唯又气又好笑地瞪她。倘若换作他暗示明示到这种地步,却换来对方这种反应,他早撒手不理。

    那是她运气好,遇上执着的尹明澈。

    “依我对明澈的了解,他不太可能有其他喜欢的对象。”丁母含蓄地道。

    “当然不可能,他对你简直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尹明澈会栘情别恋,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专情的男人了。丁显唯双手环胸,没好气的提醒:“你记不记得中学时,你们班上要美化礼堂,结果是谁留在学校帮你完成的?圣诞老公公吗?”

    丁巧舒不服气地皱起鼻尖,那么久远的事情她哪记得?

    “是明澈跟我帮你完成的!”见她毫无印象,丁显唯瞟她。

    回想起这段往事他就气闷。早告诉巧舒别当滥好人,她自食恶果也就算了,偏偏他还被尹明澈拖去帮她收拾烂摊子。

    学生会会长很忙的,要处理的事情一堆,他就不信身为副会长的尹明澈会比他好到哪里去!

    总归一句话,尹明澈太宠她了!

    “是啊!小苹果,就拿我们出国这件事来说吧!”了母怜爱地轻拍她的颊。“明澈得知只有你一个人看家的时候,时装发表会一结束,连庆功宴都来不及参加,订了机票就直接回来找你,就是为了陪你啊!”

    所以……他才会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她面前吗?!

    感觉起来他好像是喜欢自己的,丁巧舒咬住下唇,可她亲眼看过他和别的女人状似亲密的在一起。难道她误会他了?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明澈,就是太喜欢,才会看不清事实。匆地,于海拓曾说过的话在耳边响起,丁巧舒整个人呆住,大梦初醒。

    此时,门板传来两声轻敲,右颊贴着纱布的于海拓捧着一束香槟玫瑰站在病房门口。

    “海拓!”

    “嗨!看见你恢复精神真好,”于海拓微笑走近病床。“这束花送你,是明澈托我带来的。”

    “明澈呢?他不来看我吗?”接过香槟玫瑰,低头嗅着玫瑰浓郁香气,丁巧舒问道。她真的好想他好想他……

    看着她失落的眼神,于海拓发现有些话很难说出口。

    “因为某些缘故,明澈他不会来……”他轻吐一口气。

    为了她……尹明澈回到了他最厌恶的地方。

    是不会来,不是不能来,丁巧舒敏锐听出两者之间的差别,她眨也不眨地看着于海拓,猫眸泪汪汪的。

    “我不懂,他真打算不理我了吗?”

    不就误会他嘛!她可以道歉,别真的不理她……

    她泪盈于睫的模样让人心疼,于海拓叹气,“巧舒,有件事我得向你坦白,你听了别太惊讶。”他扬眸看了眼丁母和丁显唯。

    “什么?”

    “你会出交通意外,其实是老太爷派人安排的。”眼看他们三人全变了脸色,他仍旧平静说下去。“明澈为了确保你的安全,和老太爷做了交易,他从此不再见你,以接下尹氏企业来换取你的平安。”

    “他为了我……为了我……”话说得结巴,丁巧舒眼眶凝聚了泪水。

    她知道他有多讨厌尹家,她曾经听他亲口说过的啊!结果为了她,他居然……

    “小苹果,别哭了,你刚开完刀要多休养,情绪不能太激动。”见她哭得伤心,丁母抽张面纸帮她拭泪。

    “我不懂,为何我的存在会让尹家老太爷这么介意?”她心中还行疑问,非得问清楚不可。

    “因为对尹明澈而言,你是代表光明面的天使,会让他想挣脱尹家的桎梏。”

    于海拓轻声解释。

    “我不要!”好半晌,丁巧舒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

    “我才不要乖乖听话什么也不做!我不会就这么丢下明澈!”他是为了她才回去,倘若她真的丢下他不管,还当他的什么天使?!“海拓,我要见明澈。”她握紧双拳,激动的道。

    “他不会见你的。”

    “可是你能找到他不是吗?”抹去泪痕,丁巧舒坚定地望住他。“我知道你可以的,我非见到他不可!”

    丁巧舒用力吸口气,清丽的小脸浮现前所未见的勇气。

    “总经理,下午开会要用的报表已经放在您的桌上。”萧秘书神情严肃地跟在尹明澈身后,公事化的口吻听不出情绪起伏。“还有于特助在会客室等你。”

    于海拓?!

    听见于海拓,就让他想到巧舒,不知道她好吗?他已经整整半个月没见到她了,所有的消息都是从于海拓的电话里听来的。

    有些迫不及待地推开会客室房门,当他看清站在窗口的娇小身影时,他愣住。

    “哈啰!好久不见!”早在开门之前,她就已经听见脚步声,丁巧舒故作镇定的笑着和他打招呼。

    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眼前,尹明澈好半晌回不了神,他犹豫三秒,大手直觉又想关上会客室房门,转身离开。

    “尹明澈,你若胆敢走人,我保证……我保证会立刻消失不见,让你永远得不到任何有关我的消息。”猜出他的念头,丁巧舒先一步出声威胁。他放开门把,缓步踏进会客室。

    落地窗外夕阳照映在她身上,是他的错觉吗?她好像变瘦了,变得有些单薄。

    “我知道你不来医院看我,却常常向海拓询问我的近况,既然你还在乎我,为何要避不见面?”丁巧舒似猫的灿眸瞬也不瞬地望住他。

    “你明知道我不见你的理由。”尹明澈无声轻叹。

    “我不知道!”咬咬唇,丁巧舒负气地道。

    闻言,尹明澈蹙眉。她不知道,他还以为于海拓都跟她说清楚了。“丁小猪——”

    “我不知道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我们又不是罗密欧朱丽叶!”话说得铿锵有力,其实小手不安地绞在一起。尹明澈怔忡地望着她。

    “如果没有你,谁还会绕过大半个台北市去买手工巧克力燕麦饼给我吃?人家才不要孤伶伶坐捷运去买,就算真要坐捷运,也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

    “人家在告白,你也说说话吧!”小手紧揪住他质料极好的西装外套,丁巧舒眼泪鼻涕全黏在上头。

    说话?!他也很想说话呀!听见她的告白,他心里波涛汹涌,多么想狠狠地抱住她不放,可是他不能啊!将她拉进怀里,下颚轻抵在她发心,尹明澈眸心微黯,沉默无语。

    “明澈,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感觉到他身体变得僵硬,丁巧舒幽幽低语。“如果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也得是已经用力爱过,最后因不适合而分开,我才不要是为了这种烂理由。”

    “丁小猪——”

    “听海拓说,我是你向往阳光的天使,”丁巧舒反抱住他,一字一字坚定的说。“但如果你不属于阳光,那我就陪你去地狱好啦!就算未来困难重重、充满危险,我也要陪着你,你不会孤独的!”

    这些话她可是想了好久好久,字字句句发自内心,她是真打算这么做!

    “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胸臆间浓烈的情感翻涌,涨满好多复杂的情绪,尹明澈震惊地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

    “我懂!我当然懂!因为我要陪你一起去见尹家老太爷!不管多久,我都要磨到他认同我为止!”

    别以为她丁巧舒没有脾气,其实她也很固执的。

    而她这辈子唯一的固执,就是尹明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