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把伤心留给我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安原本以为偶像歌手的工作就是每天穿得美美的,活像只招摇过市的孔雀晃来晃去就可以了。自从她和凌韦桀共事的第一天起,她才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压榨人力。

    尤其最近凌韦桀不但要举办个人演唱会,还答应了名设计师米契的服装走秀,如果说凌韦桀是颗大陀螺,她就是那颗在旁边忙得团团转的小陀螺。

    安安蹲在角落津津有味地啃着苹果面包,着迷地看着舞台上来回彩排的模特儿,眼底的羡慕化作无言的惊叹。

    果然衣架子的身材比例就是和一般人不同,胸是胸、腰是腰,光是人家那双长腿她就没得比,她不禁怨叹起人家妈妈生得好。

    不过,凌韦桀的表现也十分抢眼,安安不是很愿意的承认。

    他并非专业模特儿出身,还是整场服装秀唯一的东方人,但走起台步来扭腰摆臀、有模有样,和那些专业名模比起来毫不逊色,一出场就光芒万丈、瑞气千条。

    套句他自己常说的话,「就是天生的Superstar。」

    「嘿!那个小不点。」一旁休息的金发女模桑妮突然叫她,「妳过来。」

    安安左顾右盼狐疑地指指自己。「我吗?」

    「对。」桑妮点头。

    安安依依不舍地看了手中的面包一眼,她从早上到现在连杯水都没喝,好不容易才抽出一点时间喂喂饿扁的肚子……

    「有什么需要帮忙?」好在她的英文不错,基本的对话不成问题。

    她的靠近让一群美丽的女模特儿低笑出声,她们交换了自己才懂的眼神。

    不用问安安也知道,她们是在讥笑她的身材。

    夹在一大群顶级模特儿中间,她臃肿的就像只胖熊猫。

    其中桑妮笑得最夸张,眼光充满轻蔑。「妳是桀的助理?」

    桀是凌韦桀的昵称。

    「嗯。」

    「没想到他会找这么胖的女人当助理。」另一名女模特儿笑嘻嘻地接口。

    尖酸刻薄的语气,教人打从心底生厌。

    安安摸摸头发,装作没听见。

    没关系,妈妈有教过她大人要有大量,别像她们小鼻子、小眼睛、小鸡小肚肠。

    「桀他有女朋友吗?」桑妮开门见山的问。

    「抱歉,我不清楚。」安安遵守小助理守则第一条--私生活绝对保密。

    不过,没想到他的魅力连金丝猫都无法挡。

    「妳是他的助理,怎会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桀哥常常和不同的漂亮女生出去吃饭,她哪分得清楚?

    「妳的态度很不好。」桑妮不悦地皱眉。

    「这种私人的问题,请妳问桀哥本人。」安安拿出做总机的本领,面带微笑、口气温和的回答。

    「如果他有回答我,我又何必来问妳?」

    「既然他不想回答,可能问我也是一样。」安安无奈地说。

    「妳!」桑妮生气地扬高手掌作势要动手。

    安安直觉地缩头。

    她怎么这么无理啊?照实回答也不高兴?

    「桑妮,问不出来就算了,」其它人连忙阻止她,「别惹事。」

    桑妮咬咬牙,不情愿的放下手。「不过就是个小胖妹,有什么好得意?」她低吼。

    没想到她会口出恶言,安安怔住。

    「不用问妳,我也可以打听得出来。」从没被小助理顶过话的桑妮仍在气头上,她向来就是天之骄女,谁敢用这种态度对她,「肥女人!」

    安安委屈地掉头离开,她关起自己的耳朵,对桑妮的咒骂当作没有听见。

    不气、不气,不要因这些坏女人而气坏自己。

    可是--心里头还是好受伤。

    「桀哥,米契对你的表现好像挺满意,他说下一次还要请你帮忙。」小恩和凌韦桀并肩走出彩排会场,他的语气捉弄多过于赞美。

    「不必了,光是这次就把我整惨了,」凌韦桀抿紧唇线,「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好像在出卖色相。」

    「是出卖色相啊!」小恩笑得很开心,「米契就是看上你那张漂亮的脸蛋。」

    凌韦桀斜眼睨他。「你觉得最近太闲没事做吗?」

    「桀哥,别这样嘛!开个小玩笑。」小恩连忙举双手告饶。

    冷笑从他唇边逸出,笑得小恩心里发毛。

    「没关系,明天开始我多找些事情让你做。」

    「桀哥,」小恩马上苦着脸,「我已经很忙了,我女朋友都要和我闹分手了。」

    「分一分也好,」凌韦桀挑眉,「跟着你也只会被你欺负。」

    「桀哥,这么说就不公平了,我对她可好的呢!」小恩扳着手指一一细数,「买衣服我刷卡、去日本我付钱、上下班专车接送……」

    凌韦桀没理他,他的目光落在黯然坐在车窗边的裘安安身上。

    圆圆的小脸失去笑容的陪衬,出现的竟是一张泫然欲泣的脸。

    凌韦桀的心房猛然一缩,好像瞧见什么不该发现的秘密。

    「小恩,你帮我去买包烟好吗?」下意识他先支开小恩。

    「好。」小恩没有多想。

    「怎么了?」长腿跨进车内,他故作轻松地捏捏安安白嫩肥软的脸颊,「心情不好吗?」

    他突然地出现吓了她一跳,安安僵住。

    别笑,千万别笑,凌韦桀在心中低喊。

    「没有啊!」安安抬首,甜美的笑容已在唇边绽开。

    难以言喻的失望在他胸口扩散,他在她身旁坐下。

    「一定有事,说吧!」开玩笑,他阅人无数耶!刚刚的表情怎么可能是没事?

    「真的没有,」浅浅的酒窝再现,刚才情绪低落的神情已不复见,「谢谢桀哥的关心。」

    「真的没有人欺负妳?」他不信。

    安安心中一跳。「才没有。」这男人是会读心术吗?

    凌韦桀倾身向她,黑眸瞬也不瞬地盯住她的脸。

    除非他有幻觉,不然,他刚刚看见那名快哭的女人就算得上是活见鬼了。

    「如果有,妳可以告诉我,」凌韦桀当然清楚模特儿界的弱肉强食,丑恶得很,「不用藏在心里。」

    想当初凶悍如甄姊都吃过那些名模的亏了,更何况是安安。

    一看就知道软绵绵的很好欺负。

    安安偷偷地觑了他一眼,他知道了吗?可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啊!

    「真的--没事。」安安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像是要证明她真的很好。

    心里头怪怪的,凌韦桀漂亮的脸凑得更近。

    这女人不进演艺圈真是糟蹋了,说变脸就变脸,害他几乎要怀疑是自己眼睛出问题。

    屏住气,安安不着痕迹地拉开距离,双颊一阵热烫。他靠她太近,她都能从他墨黑色的眼瞳中看见自己。

    如果被太俊美的男人一直盯住不放,会造成心律不整、脑部急速缺氧等后遗症。所以她等等休克昏倒,自己也不会太惊讶。

    「桀……哥,」安安试图出声,声音竟意外的沙哑,「你……看完了吗?」

    她不敢问得太直接,以免又讨来一阵念。

    「嗯。」确定再也看不出蛛丝马迹,凌韦桀不情愿地收回目光。

    见他终于肯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安安松口气。

    「安安。」好半晌,他唤。

    「有。」她马上回答,战战兢兢的像老师点名一样。

    「我要妳知道,」他的话说得极慢,像教小朋友念课文一样,「除了我,没有人能责备妳或说妳的不是,妳懂吗?」

    「……」

    瞄了眼她似懂非懂的样子,韦桀没好气的解释,「换句话说,就是只有我可以骂妳,其它人都不行,这样够清楚了吧?」

    「哦~~」安安忍不住再多看那张漂亮的脸一眼,对他突如其来的话感到受宠若惊。

    「干嘛用那种眼光看我?我平常有虐待妳吗?」凌韦桀长腿交迭,又用力地捏她白嫩的脸颊一把。

    「没……有,桀哥对我很好。」捂着隐隐作疼的颊,安安口是心非的说。

    不知道大热天叫人家在北海岸找草莓算不算欺负?而小恩也早已向她招供说闹钟是他关掉的,那个最坏的罪魁祸首就是凌韦桀!

    「嗯。」凌韦桀不是很满意的应声,黑眸阖起。

    他凌少爷有种怪脾气,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那就是:孩子只有自己可以打,助理也只有自己可以嫌,其它一干闲杂人等全部靠边站好。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以后谁欺负妳,犯不着和他客气。」他的声音凉凉的响起。

    在这种环境工作,首要条件就是要学会自保。

    「可是……这样会影响到你。」她受点委屈没关系,他的工作比较重要。

    「我又不是非要吃这行饭不可,」凌韦桀耸耸肩,挺无所谓的说:「如果我乖乖回家给我老爸养,他不知有多高兴。」

    他说的是实话,凌家是当地的望族,凌爸爸原本期望他能成为一代名医或名律师,没想到他却跳进演艺圈蹚浑水。凌爸爸对他这种「抛头露面」的工作,气得好几次要断绝父子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凌妈妈倒是挺得意的,到处炫耀他是她宝贝儿子。

    听见凌韦桀的话,安安心头软软酸酸的,感觉好温暖。

    平常老是欺负她的桀哥,其实没那么坏心眼嘛!

    「谢谢。」这一次,她是真的打从心底的笑出来。

    凌韦桀微讶地瞅她,又不是多重要的大事,她干嘛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

    看着她的笑,他不自觉也微微勾起唇角。

    「安安,我的烟忘在车上,去帮我拿来。」凌韦桀长指不耐烦地轻敲桌面,两道浓眉蹙紧。

    「好。」安安点头,小小的身影一溜烟的往外冲。

    「好可爱的女孩,」米契含笑看着她跑开的背影。他是名漂亮削瘦的男人,不过他的好看和凌韦桀不同,他的五官偏阴柔,连嗓音也偏中性,「像颗红苹果似的,让人好想咬一口。」

    「我以为你只对外面那些金发名模有兴趣。」他冷眼睨他。

    「那是工作需要,不然,谁喜欢那些骨瘦如柴的女人。」米契一脸作呕,「摸起来硬硬的,像摸男人没两样,一点都不舒服。」

    凌韦桀挑眉不予置评,他的目标是已经「玩弄」他两个多小时的女设计师。

    「小姐,这些东西到底还要搞多久?」坐了一个早上,什么成果也没看到,他的耐心就快告罄。

    他突如其来的低喝吓到正专注工作的设计师。

    「亲爱的桀,那么大声做什么?你吓到人家了,」米契埋怨地瞪他一眼,「有点耐心,这套衣服我是专为你设计的。如果你喜欢,演唱会应该用得上。」

    凌韦桀抚着额角,无声轻叹。

    他对米契一点办法都没有,谁教--他是他最小的舅舅呢?

    不过,这件事是家族的秘密,不然被他保守的爸爸知道,他不中风才怪。

    「这套衣服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它叫--」米契兴奋异常,「堕落天使路西华。」

    「……」哪有衣服取这种诡异的名称?凌韦桀无言以对。

    「你想想看,你这张漂亮的脸蛋,再配上我华丽绝代的衣服,」米契伸出长指挑起他的下额,「保证你一出现,无数年轻女歌迷马上惊声尖叫。」

    是吓到吧?韦桀心底暗暗补充。

    要不是看在他是他小舅舅,他一定马上拍拍屁股走人。

    「小舅……」在看到他的瞪视后,凌韦桀改口,「米契,不用这么夸张吧?」

    「怎么不用?」米契完全沉溺在他的思绪里,「堕落天使的黑色大天使翅,代表邪恶叛逆的银色细炼,再搭上你这张完美无瑕的俊俏脸蛋,我的设计一定独领今年风骚。」

    在他说话间,设计师已经帮凌韦桀装上天使翅膀,银色金属炼从颈间的皮圈缠绕过他纤细的腰身,再垂绕长腿而下。

    凌韦桀黑眸半瞇,打量偌大的穿衣镜里的自己,还真有点堕落邪肆的气质。

    比想象中好多了。

    「怎么样?不错吧?」米契无比得意,「这套衣服当你演唱会的压轴准没错。」

    凌韦桀没回答,他的视线刚好从镜中迎上安安的目光。

    后者红着脸躲在门后面,大眼灿灿发亮,瞧他瞧呆了。

    「裘安安,妳在偷看我吗?」浓眉一挑,他语带戏谑,心情大好。

    她终于发现他很帅了吧!

    如果说能让他家没眼光的安安注意到这个事实,穿这套怪衣服也算是有代价了。

    「哪……哪有?」被人当场点到名,她不禁心虚,慢慢地走过来,「你的烟。」

    「干嘛不抬头看我?」凌韦桀对她胆小的反应觉得很新鲜,他忍不住逗她。

    「你有什么好看?」头低到不能再低了,安安咕哝。

    「既然不好看,就抬头啊!」凌韦桀故意将妖魅俊美的俊脸俯近她。

    安安微恼地飞快瞥他一眼。「我看了。」

    「这样哪看得清楚?不算。」凌韦桀勾唇,坏坏的笑了。

    「你……」安安窘得说不出话来。

    「你就别再欺负人家了,」米契看不过去,伸手将她抱入怀里,「现在可以证明你魅力无边了吧?连你的贴身小助理都无法挡。」

    「米……先生,」才从堕落天使的身边逃出,马上又落入另一个恶魔的手掌心,安安脸更红了,「请你放开我。」

    「我叫米契,不叫米先生,」米契来回磨蹭她光滑柔嫩的颊,「小苹果,叫声米契来听听。」

    「啊……啊……」安安吓得花容失色,却挣脱不开米契看似纤细实则有力的双臂。

    见他的动作亲昵唐突,凌韦桀微微变脸。

    「她叫你放开她,」他粗鲁地扳开米契,将安安纳回他安全的羽翼下,「你听见了。」

    米契吃痛地搓着手臂,这大逆不道的死小子,竟然这么用力地对待他的细皮嫩肉。

    「安安,妳离他远一点,他可是男女通吃。」凌韦桀冷哼。

    「哦~~」安安害怕地躲在他大天使翅后面。

    米契漂亮的脸顿时扭曲变形,谁说他男女通吃?有人规定设计师一定要是同性恋吗?他敢拍胸脯保证他百分之百正常。

    死小子敢这样污蠛他,到时看他回去怎么向他老爸告状!

    「安安,妳先出去,以免羊入虎口。」凌韦桀使个眼色。

    「好。」安安小心翼翼地沿着墙边走,巴不得离米契愈远愈好。

    「小子,你找死,敢这样说你小舅舅?」人才走出去,米契咬牙切齿地低吼,「你不想活了吗?」

    「我只是发挥骑士精神,拯救无辜少女。」凌韦桀对他的威胁不为所动。

    「小苹果对你就这么重要?啃一口都不行?」

    凌韦桀扬高下巴,一脸挑衅。「不行!」

    「裘安,去帮我们买几瓶矿泉水上来。」安安才从气氛诡谲的房间中逃出,身后立刻传来不友善的叫喊。

    安安停下脚步,无声地叹口气。

    会这样叫她的只有那些眼高于顶的女模特儿们。

    「要几瓶?」她的命就是那么差,注定逃不过恶人的凌虐。

    「二十。」桑妮不怀好意的对她笑笑。

    安安认命地到附近的便利超商搬回矿泉水,虽说有电梯比较省力,可是一次拿二十瓶也是挺辛苦的。

    「矿泉水买回来了。」累极地抹去额间的汗,安安将重重的袋子搁在桌上。

    桑妮慢吞吞地移过来,她瞄了眼,一脸的嫌恶。

    「这是啥?」擦着鲜红蔻丹的长指拎出一瓶矿泉水在安安的面前晃来晃去。

    「矿泉水啊!」看不出来吗?

    「我不喝这牌子,拿回去换。」

    「有什么不对吗?」

    「我要法国进口的矿泉水。」桑妮挑眉。

    安安微恼,便利超商哪有卖法国进口的矿泉水?她以为这里是五星级饭店吗?「这附近没有卖法国进口矿泉水。」

    「那不关我的事,妳自己想办法。」桑妮趾高气扬的回应。

    周围传出低低的窃笑声,安安顿时明白桑妮是故意刁难,挟怨报复上次她得罪她的事。

    「这种矿泉水有什么不好?热量也不会比较多。」她反驳。

    桑妮瞇眼,她对安安的不满已经积怨许久,

    「妳懂什么叫作热量或卡路里吗?」她轻蔑地将安安从头打量到脚,「从妳的身材看来,妳根本没资格说这个字!」

    怒气满满的涨在胸口,安安气鼓了双颊。

    好啦!她承认身高一五○、体重五十是胖了点,但是胖有什么不好?圆润圆润的很可爱呀!

    「从妳扁平的上围看来,妳也没有资格。」再也隐忍不住,安安反唇相稽。

    或许自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地方,但傲人的胸围却是她唯一的优点。

    四周看戏的人群爆笑出声。

    桑妮气得半张着嘴,眼珠子瞪得快掉出来。「妳好大胆!妳竟敢这样说我。」

    「这是事实。」她不反击,把她当成病猫了。

    桑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安安重重地戳中她的痛处,她就是因为太瘦,所以胸前一片坦荡,总要垫上胸垫才能撑起衣服……

    「死肥女人!」再也气不过,桑妮恨恨地扬手甩安安一个巴掌。

    完了!要被打了。

    安安脖子一缩,咬牙闭眼迎接摔落脸颊的疼。

    「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等了三秒,没等到甩在脸上的耳刮子,安安偷偷睁开眼,才发现桑妮的手被凌韦桀牢牢地抓在半空中,「这样有损妳的气质吧?」

    桑妮咬咬唇,不甘愿地抽回手。

    凌韦桀口气虽然谦和有礼,漂亮的脸蛋瞧上去不大高兴。

    「是她先出言不逊,我才忍不住教训她。」桑妮忿忿地解释。

    浓眉一挑,凌韦桀蓦地沉下脸不再亲切可人。「安安是我的助理,教训她就等于是教训我。」

    桑妮倒抽一口冷气,「只不过是名小助理……」

    凌韦桀看她的凌厉眸光教她将剩余的话吞回肚里。

    「看来妳一点也搞不清楚状况。」他冷冷地接口。「就算是我的小助理,也轮不到妳来多话。」

    「我……」桑妮望了噤若寒蝉的众人一眼,从没受过这种屈辱的她歇斯底里地放声尖叫,「我就是要教训她,怎么样?」

    她抓狂似的扑向裘安安。

    「桀哥小心。」安安没躲,她只担心首当其冲的凌韦桀。

    「疯女人。」他不喜欢生气,尤其是生漂亮美女的气。在他的信念里,女人就是要捧在手掌心呵护的。

    但是很抱歉,张牙舞爪的桑妮真的彻底激怒了他,在制住她疯狂举动的同时,他的脸不小心被她尖锐的指甲抓出两道爪痕。

    「啊!桀哥,你的脸……」安安惊喊。

    听见声音的桑妮动作停顿,她错愕地看着他脸上的伤。

    她不是故意的……她的目标是裘安安,是他自己要挡在前面。

    凌韦桀抚上伤口,触手一阵湿滑。

    「我不想动手,我从不打女人,」他黑瞳倏地收缩,警告道:「但是妳马上给我滚出这里!」

    原本清秀漂亮的美型男不见了,出现在安安眼前的是个全然陌生的男子。

    一脸沉怒,阴鸷骇人。

    这才是桀哥真正生气的样子吧?桀哥如果用这种口气和她说话,她一定会被吓得当场哭出来。

    「你再说一次!」他竟然威胁她。

    「我相信妳听得很清楚,」黑眸半瞇,凌韦桀抿紧唇线,「我是不会再重复的。」

    「你!」还在状况外的桑妮气得脸部扭曲。

    「安安,我们走。」回头握住她的手,他带她离开战区。

    「谢谢桀哥。」帮他涂上冰凉的药膏,安安低声道谢。

    「谢我什么?」仔细看着镜中的伤口,凌韦桀不甚专心地问。

    疯女人!下手真狠。

    「谢谢桀哥替我解围。」

    「小事一桩。」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都是我笨,还要麻烦桀哥。」安安低下头。

    「谁说妳笨?」韦桀回头,「又是谁骂妳笨?」

    怎么欺负她的人那么多啊?下次还是把她放在身边比较保险。

    「笨……」安安吶吶地回答,「桀哥就常常骂我笨。」

    「那不算。只有我可以骂妳笨,其它人都不行。」他反驳。

    「那……对不起。」小脑袋想了想,她又道歉。

    要不是她逞一时口舌之快,桀哥也不会破相。

    「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别一直和我道歉,妳说不烦我都听烦了。」他蹙眉。

    「可是你的脸很重要啊!」安安低声反驳。

    「妳的脸也很重要,」韦桀又重重捏她白嫩的脸颊一把,全然不觉得这是吃豆腐的动作,「伤在我脸上总比伤在妳脸上好。」

    「桀哥是靠脸吃饭的……」她急急的解释,「我无所谓,反正我长得又胖又不漂亮……」

    「喂!别把我形容得像牛郎一样,什么叫作靠脸吃饭?」韦桀不悦地反驳,「还有妳,别老是妄自菲薄,对自己有点信心。我觉得妳很好啊!可可爱爱的,像颗红苹果似的。」顿了顿,他不自然地续道:「别以为我在说好听的话安慰妳,妳还没有那么大的本领让我说谎。」

    他是实话实说,他第一眼看到裘安安的时候,就觉得她让人觉得挺舒服的。

    安安好感动,胸口一热。

    要不是她已经忘了该怎么掉眼泪,她现在一定会哭得淅沥哗啦。

    「桀哥,虽然你常骂我和欺负我,可是你是好人,」她激动地抱住他,像在抱特大只的泰迪熊一样,「其实你一点都不坏。」

    「妳……」凌韦桀被她抱得措手不及,安安来得冲势过猛,他连忙伸手撑住往后仰倒的身子,以免两人四脚朝天摔在一起。「妳现在是褒我,还是在损我?」

    压在胸前的柔软,害他的心多跳了两下。

    涨在心间满满的感动让安安说不出话来,她抱得好紧好紧,完全忘了对方是名大男人。

    见她还是抱住自己不放,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在发酵。「再抱下去要收费啰!」凌韦桀轻咳。

    「对……对不起。」终于意识到自己大胆的举动,安安一震,连忙起身端正坐好,「我不是故意……我刚刚……」

    她的脸热得可以煎蛋了。

    她一个年轻女孩子竟然死抱住人家不放,而且还是中量级吨位,不知道刚才有没有压坏他?

    「没关系,」他笑笑,「美女主动的投怀送抱,我一向很喜欢。」

    「嗯。」安安尴尬地点点头。

    可惜她不是美女。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小恩还没回来,仅剩他们独处的车内气氛有些怪。

    抱了就不理他啰?

    「说什么?」

    凌韦桀扯扯唇角,说什么都好,就是别安静下来。

    「上回也是桑妮欺负妳吗?」他硬着头皮随便找话题。

    安安微讶地看他。「嗯。」

    这么久以前的事,他还记得?

    「别用那种崇拜的眼光看我,这种事不用大脑想也猜得出来,下次再有这种女人,千万别和她客气。」

    「……嗯。」还是一个单音节的回答,两人之间尴尬到了极点。

    凌韦桀暗暗叹气,就算他想打破僵局,她也要配合啊!每次回答都只有一个字,话题会冷到接不下去。

    「我去看看小恩。」他先受不了,找借口离开。

    安安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他的背影,轻轻叹息。

    她想瘦,想变漂亮。

    这样,桀哥会不会觉得她是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