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把伤心留给我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大哥,拜托你了,」结束一整天繁忙的行程,凌韦桀甫上车就看见热线中的安安,「拜托啦~~不会太久。」

    安安一边说话,一边手也没闲着,她先帮凌韦桀脱下外套,再送上冰凉的矿泉水和拖鞋。

    「好啊!刘大哥肯答应的话,那又有什么问题。」安安聊得兴高采烈。

    凌韦桀先是有耐心地在她身边坐下休息,直到十五分钟过去,她还是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他赫然发现自己被冷落了。

    按照往常惯例,只要他上车准备回家休息,安安就会把他当皇帝一样伺候地好好的,今天怎么……

    她到底明不明白他是炙手可热的当红炸子鸡啊?有多少人觊觎她的位置想取而代之,她却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真是--呕死他了。

    「她说多久了?」凌韦桀用唇型问小恩。

    太过撒娇的音调,听起来真刺耳。

    「一小时。」小恩也用唇型回答。

    「这么能聊?」韦桀嘀咕。

    好不容易,安安挂下电话。

    「安安,妳最近是不是变瘦了?」在前头开车的小恩从后视镜瞧她。

    「咦?看得出来吗?」安安惊讶地捧着脸,大眼一亮。

    「当然,妳的下巴都尖了,」小恩笑答,「变漂亮啰!」

    「哪有,你别取笑我。」安安笑得像阳光般灿烂。

    没想到她的断食减肥法还真的奏效,这几天她饿得头晕眼花,差点想去报名参加饥饿三十的活动。

    凌韦桀不是滋味地看着他们愉快地闲聊,俊脸沉下。

    安安有变瘦吗?他怎么看不出来?还不是圆圆软软的?

    「哇!十二多点了,桀哥,你一定累坏了。」安安看看腕上的手表。

    很好,总算肯注意到他了。

    「妳刚刚在和谁说话?」他质问,口气不佳。

    「刘哥啊!」

    「刘哥?」脑中转了一圈,凌韦桀才知道她在说电视台的刘制作,「和他有什么好聊的?」

    老色鬼一个。

    「我请他明天的节目延到八点。」早对他恶劣的态度习以为常,安安不以为意。

    「有其它的临时行程?」

    「没有。」

    「那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改时间?」心情正坏,他冷冷地反问。

    「因为要让桀哥多睡一点。」安安理所当然地回答。

    「我?」预料外的答案,让他一怔。

    「嗯,你最近要筹备演唱会,又要参加米契的服装秀,每天都睡不到四个小时,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

    「没关系,我习惯了。」想到她是在为自己争取福利,刚才的满腔怒火瞬间消弭得无影无踪,心理稍微平衡一点。

    这理由差强人意,听在耳里还挺受用的。

    「不行,」认识安安这么久,第一次看她如此坚持,「能让你多睡一个小时就多睡一小时,你需要多休息。」

    凌韦桀微讶,她是认真的。

    「以后我会继续争取时间让你休息,哪怕是一小时、半小时都好。」

    她是真的在关心他的身体,这一点连甄姊都没这么好心。

    甄姊只会在每天早上当他好梦正甜时,惨忍地把他从床上挖起来。

    「帮我做事,不用和人家低声下气。」轻轻咳了声,他不自然的低语。

    「我没差,你要多休息才是真的。」安安笑得眼儿弯弯。

    望着她的笑,凌韦桀有些些的恍神。

    最近,她的笑容好像自然多了。

    「借过、借过,」安安娇小的身子眼看就要被人潮淹没,要不是小恩及时拉她一把,眼看就要被踩成人肉饼,「请让让好吗?」

    疯狂拥挤的歌迷根本没人理会她说话,大家奋力地往前冲冲冲、向前努力挤,只希望能多靠近凌韦桀一点,哪怕是摸到袖子也好,也可以回家三天不洗手。

    「韦桀!韦桀!」女歌迷们尖叫,不计其数的小手全往他身上挥舞。

    「真恐怖。」安安好不容易到达安全地带,薄薄一扇玻璃门将她和歌迷区隔开来,她按着胸口心有余悸。

    她没想到桀哥这么受欢迎,停车和大门口之间的距离才短短不到三十步的距离,她却有种翻山越岭、跋涉千山万水的错觉。

    「这还不算什么,等演唱会的时候会更夸张,」说话的是凌韦桀的经纪人林唯新,他和安安初次见面。锐利的眸光透过镜片上下打量她一圈,「妳是甄铃介绍来的?」

    「甄铃是我表姊。」

    「是吗?」他冷淡地应声,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凌韦桀在安全人员的护送下,终于从正门进入,他回眸,朝歌迷们绽开性感的笑靥。

    「爱你!韦桀!」门外无数的女粉丝爆出震耳欲聋的尖叫,「我们永远爱你。」

    两名剽悍的保全人员将门重重上了锁,像门神一样守着。

    「这么快就从欧洲回来了?」才背过身,凌韦桀的笑容倏然敛起,「我还以为你会待更久。」

    「我如果再待下去,可能多年的心血都要毁于一旦了。」林唯新淡淡回话。

    韦桀勾唇,似笑非笑。

    「没想到你竟然会用这个小不点。」目不斜视,林唯新脚步走得飞快。「是你眼光变了,还是因为甄铃?」

    「要用谁当助理是我的自由,和你没关系。」

    「也是。」林唯新颔首。

    两人话题到此宣告结束,一直走到会场前,都不曾开口再说一句话。

    和小恩尾随在后的安安再笨也闻得出两人之间的烟硝味,她等林唯新走远后忍不住询问。「他们……」

    「习惯就好了,」小恩耸耸肩,不以为意,「桀哥和林哥两人素来交恶,能合作多年算是演艺圈的奇迹。」

    「为什么?」

    「听他们说话的方式就知道啦!聊不上三句话就吵架的人还能在一起工作。」

    「小恩,」她望着他,「你觉得他们刚刚说的助理是我吗?」

    小恩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要她放心。「别担心,要不要用妳是桀哥决定的,桀哥绝不会这么做。」

    更何况被林哥这样一问,更是不可能辞掉裘安安。

    和他唱反调桀哥向来奉为行事最高宗旨,林哥愈不喜欢,他愈要留下来。

    「是吗?」可是桀哥常嫌她笨耶!

    「自从甄姊走后,妳算是待最久的助理了,」小恩搔搔头,「既然能撑到现在,以后应该也没问题。」

    「桀哥上台了。」灯光猛然熄灭,抓着栏杆,安安兴奋地上下跳动。

    她第一次听桀哥现场演唱,在台下人群的鼓动下,她的心情也同时涨到最高点,屏息以待。

    柔滑好听的低沉嗓音随着音乐流泄而出,聚光灯打在他俊美顽长的身形上,瞬时间掠夺众人的呼吸,全场鸦雀无声。

    重低音的鼓声一声声敲进人心,撼动灵魂深处。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凝锁在他身上,他是天地间唯一的聚光点,跟着他舞动。沉沦在他魅惑人心的笑容里。

    安安被舞台上的凌韦桀撼动了,她彷佛看见他身后有双怒张的黑色天使翅膀,就像堕落天使一样邪美而华丽。

    她的灵魂--被他吸进去了。

    「安安,妳还好吗?妳看呆了。」不知过了多久,她耳边传来小恩的低笑声,「我们家桀哥不是盖的吧?」

    「……嗯。」安安眨眨眼,回过神。

    她的心脏还在剧烈跳动,胸口里挤不进空气,指尖微微颤抖。

    凌韦桀一曲唱罢,「安可」的叫喊声爆满全场,他像贵族般朝观众欠身,炙热的眸光刚好迎上站在二楼的安安。

    优美的唇瓣微勾,她清楚地看见他自信满满的笑。

    她彷佛听见他无声的炫耀「爱上我了吧」?

    仓皇地转过身,安安手颤得厉害,泛起薄薄的冷汗。

    她的心--刚刚狠狠地悸动了一下。

    「桀哥,你起来啦!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安安奋力地按着电铃,拉开喉咙大喊,「拜托你快起来。」

    虽然她有房门钥匙,但经过上次的经验,还是凌韦桀能自己开门比较保险。

    那天她莽莽撞撞地冲进去,赫然看见他和一名裸女躺在床上,吓得她立刻又夺门而出。

    「桀哥!」努力无效,安安迫不得已自己开门进入。

    原来电铃的线路早被剪掉,难怪在外面按到天荒地老都没反应。

    雪白的大床上,俊美的男人睡得好熟,安安原本要摇醒他的动作停在半空中。

    她小心翼翼地蹲在床边,好奇地端详他恬静的睡颜。

    这男人真的好看到没天理,五官不管分开来还是凑在一起都一样完美无瑕。尤其是让她嫉妒到不行的睫毛又密又翘,睫毛膏这种东西他根本不需要。

    她曾听说睫毛翘的男人脾气不好,她百分之百举双手附和。

    目光移到他弧形优美的唇瓣,安安吞了口小小的口水:心脏没来由重重一跳。

    唉!他连嘴唇都好看的惹人厌。

    凌韦桀漂亮地黑眸无预警地睁开,吓得她跌坐在地上。

    「安安,妳又在偷看我了。」他取笑。

    「我……我……才没有。」慌忙中想站起来,双脚却不争气的发软。

    一定是刚刚被他吓到的缘故。

    「早安。」他再自然不过地伸手揽过她,薄唇覆上她干涩的唇瓣。

    耶?他--吻她!

    安安反应慢半拍,男性的气息窜入她鼻内,嘴唇温温暖暖的触感,书她心头小鹿乱撞。

    惊慌的大眼迎上他带笑的眸,眼底淘气的光芒令安安顿时明白他在故意欺负她!

    「不及格,」他懒懒地坐起,勾了抹坏坏的笑,「妳的嘴唇该保养了。」

    安安双颊立刻飞红,他还敢嫌?她又没要他亲她!

    「你……你……」

    凌韦桀示威地挑挑眉,将气得团团转的安安扔在背后,起身梳洗。

    他愈来愈喜欢逗她了。

    瞪着他硕长的背影,安安用力地擦嘴,想把他残留在唇上的气息抹去。

    忽地,她像是想到什么,小小的身子冲到偌大的落地镜前。

    她很仔细地瞧着自己,她的嘴唇真的很干吗?

    「安安,妳还好吗?妳的脸色不大好看耶!」和剧组正忙得不可开交的小恩搬着道具经过她面前,看她好像不舒服地蹲在树下,关心地开口询问。

    「没关系,可能天气太热了。」安安摇摇头,小脸埋回双膝间。

    「会不会是中暑了?」七月直达三十五度的高温很恐怖,「我看妳先回车上休息一下好了,车钥匙给妳。」

    「谢谢,」安安微弱地低语,她只要轻轻一动,强烈的晕眩感就会将她漫天盖地的吞噬,「你先去忙吧!我不碍事的。」

    「如果真的很不舒服,就和桀哥请半天病假。」

    「我答应桀哥不请假的。」

    小恩微笑。「妳别被桀哥吓到,他对每一个新伙伴都会这样说,和他请半天假又没关系。」

    「好。」安安点头。

    小恩又叮咛了几句,才不放心的离开。

    冷汗缓缓滑过她的背脊,安安干呕,却吐不出任何东西。

    吐得出来才怪,她为了节食已经几天没有进食了?

    三天?四天?她记不清楚。

    费力地撑着树干站起来,她望出去的世界有层层迭影亮白一片。

    车停放的位置很远吗?怎么觉得好像永远走不到?安安迈开步伐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地走,身体每一个震动都极不舒服。

    「我希望拍出来的感觉是激烈的、撼动人心的,」导演比手画脚忙着和众人解释剧情需要,「但不要暴力。」

    凌韦桀颔首,表示了解。

    一抹小小的身影突然跃进他的眼角余光,他直觉转头被吸引过去。

    「搞什么?」他低喃,「怎么走起路来弯腰驼背,像个小老太婆?」

    「韦桀,你有听见我的话吗?」导演的声音唤回他。

    「有。」他充满歉意地笑笑,视线忍不住又偷偷朝安安飘过去。

    黑眸半瞇,他就是直觉她有哪里不对劲。

    「等等你和珊珊的争执……」导演的话还来不及说完,凌韦桀突如其来的动作惹得众人一惊。

    「韦桀……韦……」导演大喊。

    他像只优雅的黑豹瞬间爆发而出,在四周的尖叫声中,前一步抱住裘安安软倒的身子。

    远远地,照相机的闪光灯悄悄一闪。

    「裘小姐没什么大碍,」医生帮躺在病床上的安安量测血压,声量压得极低,就怕打扰病人休息,「是营养不良和轻微脱水,让她休息一下就好了。」

    「营养不良?」凌韦桀一怔。

    这种名词不是只有在非洲难民区才会出现吗?记忆中他可没有虐待她。

    回头看向病床上沉睡的安安,他这才发觉原本红润的苹果脸不见了。

    「过度激烈的减肥方式是不正确的,」医生语重心长的说,「现在太多爱美的女性为了减肥而失去健康,这点需要注意。」

    凌韦桀浓眉微蹙。

    「她应该是很多天没有进食,体力不支,所以才会突然昏倒。」医生补充解释。

    听他一说,凌韦桀想起来了。最近每次到用餐时间她都借故推托,他还觉得奇怪人跑到哪儿去了。

    原来是偷偷躲起来不吃饭。

    「我正在给她打葡萄糖,让她小睡一下,晚上应该就可以出院。」

    「好,我傍晚会来接她出院,」剧组都还在原地等他赶回去继续拍摄,他一时半刻也抽不开身。「谢谢医生。」

    医生含笑点点头走出病房。

    「裘安安,」他附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地威胁,「妳敢这样吓我,妳完蛋了。」

    沉睡中的安安没有回应,失去血色的脸瞧上去有些憔悴。

    一种类似心疼的情绪盘踞着凌韦桀的心头,他不自觉地轻轻抚过她的颊。「妳要负责把我的苹果脸还给我。」他喃喃低语。

    「桀哥,」小恩从病房外探出头,他指指手表,「时间来不及了。」

    「好。」深深又望了她一眼,凌韦桀尾随他身后离开。

    等她清醒再跟她算总帐。

    人才走远,一名头戴棒球帽个子矮小的男人悄悄窜入病房内。

    照相机的闪光灯又一闪。

    「小姐,这些东西是买回来给妳吃的,」凌韦桀不耐烦地低吼,「妳到底吃不吃?」

    「不要。」安安想也不想地拒绝。

    好不容易才减了三公斤,怎能轻易再胖回去?

    「裘安安,」他瞇眼,「我觉得妳分不清这里是谁在当家作主。」

    他可是特地抽空买午餐回来给她。

    哪有人这么好命?老板辛苦地在外面奔波,小助理却在他家里凉凉吹冷气、看电视。

    要是以前……哼!

    「哪有,我还是很尊敬桀哥的。」安安无辜地回嘴。

    凌韦桀扯扯唇角,才不相信她的鬼话。

    「我也好想去看喔!」安安眸光灿灿地看向他墙上的超大液晶屏幕,「可惜没机会。」

    「妳在嘀嘀咕咕什么?」他没好气地问。

    从他回来到现在,她的眼睛不曾从电视移开一秒钟过。

    对!一秒钟都没有。

    他这位红遍全亚洲的巨星,在她小助理的眼里比不上一台破电视。

    「再见!可鲁啊!」她双手抱膝,小脸搁在上头。

    他走到镜前整理仪容,他抽空回来,没想到却遭到极度忽略。「我记得我有两张票。」

    「真的吗?」安安马上动作利落地出现在他背后,脸上笑容甜腻快滴出蜜来,完全看不出来昨天才因为营养失调而昏倒。

    从镜中望着那张圆圆的苹果脸,凌韦桀心头没来由的一动。

    「桀哥,真的吗?真的吗?」安安像只苍蝇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嗡嗡作响。

    「如果……」他拉长尾音,语带保留,「在我回来前,妳把桌上的食物都吃完的话,我可以考虑把票给妳。」

    「桀哥,」她哀怨,「那里有两个便当耶!」

    「嗯哼。」他戴上棒球帽。

    「一定要吃光吗?吃一个可不可以?」安安为难地看着那一大袋的食物。

    如果她全部吃完,她相信身上的肉肉也会全长回来了。

    三公斤耶!知道三公斤的猪肉放在桌上有多吓人吗?

    「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可是很多……」

    「妳可以不要,」韦桀捏捏她的脸蛋,看能不能再红润一些。「不去看也可以。」他坏心眼地说。

    「我一定会吃完。」马上见风转舵,安安有魄力的回答。

    为了可鲁,她只好牺牲了。

    小肉肉再慢慢减回来啰!

    「食物不能浪费,」拉开门,他回头叮咛,「别企图丢掉。」

    「好。」她拍胸脯保证。

    她从来不浪费食物的。

    见她可爱的反应,韦桀笑开,心情大好。

    如果这几天他辛苦一点不眠不休地赶戏,或许可以挪出一天的时间出来。

    「韦桀,你今晚有事吗?」洪珊珊收起蜜粉盒,细细描绘过的大眼眨呀眨。

    「妳在约我?」凌韦桀挑眉反问。

    洪珊珊是演他对手戏的女主角,圈子里多的是她的绯闻。

    不是被某某富商包养,就是和谁谁劈腿,负面消息不断,

    「如果你愿意的话,」她鲜红的唇瓣贴近他,「是的。」

    下了戏的休息室内只剩他们两人,什么煽情露骨的话都说得出来。

    浓郁的女人香包围住凌韦桀,他俯下头,薄唇靠得极近,偏偏又不碰触到她。「妳要约我去哪?」

    这几天他为了挪出空闲,将许多的行程硬排在同一天里,不管精神或身体上都已经到了极限。

    「看你想去哪啰!」在他胸口画着圈圈,她甜笑。

    她早想将眼前的男人收成裙下俘虏,总算让她逮到独处的机会。

    「妳不怕被狗仔队发现?」

    「我不怕,」她偎进他胸膛,「你怕吗?」

    「妳说呢?」

    「看你敢不敢啰?」她撒娇。;

    他低声笑开,笑得很魅惑,也笑得洪珊珊心儿怦怦跳。

    他虽然喜欢投怀送抱的大美女,不过他也懂得选择。

    「现在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心里有些急,她追问。

    通常年纪太轻的男孩吸引力有限,偏偏凌韦桀是个例外,他有大男孩特有的阳光灿烂笑容,也有男人成熟稳重的致命吸引力。

    她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

    见他迟迟没做出决定,洪珊珊主动吻他,玉手缠上他后颈。

    这一招,她相信再怎么冷静自持的男人都无法抵抗。

    更何况血气方刚的凌韦桀。

    「桀哥!车子来了。」安安莽莽撞撞开门冲了进来。

    耶?这是什么情形?她怔在原地。

    凌韦桀正搂着美女吻得缠绵火热,她的大眼正好迎上他复杂难懂的黑眸。

    「对……对不起。」安安马上转身关门出去。

    紧贴着房门,安安心脏一下下跳得胸口好痛。

    这感觉……这感觉……就像她目睹许哲乎和张咏絮在一起时一模一样,她的天地再次瞬间变色崩塌。

    可是桀哥不是哲平学长,洪珊珊也不是张咏絮,她不该有这种心痛的感觉。

    「只是情景太相似了。」她喃喃自语。

    捂着颤抖的唇,安安逃难似的快步逃开。

    「看来有人破坏我们的好事了,」听见门外的脚步声愈奔愈远,凌韦桀轻轻推开洪珊珊,敛下的眸隐藏自己厌恶的情绪,「下次再继续。」

    洪珊珊没回答,她静静瞧着他关门离去的颀长身影。

    刚刚--他的唇是冷的。

    「安安,等等。」

    不管安安多努力的跑,凌韦桀的长腿就是轻而易举的追上她。

    「桀哥,有事?」安安背对着他,小脸垂得低低的。

    她还分不清楚她心痛的真正原因,无法面对凌韦桀。

    「干嘛跑得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他蹙眉,「我叫妳怎么不理我?」

    「我……我没听见。」

    「我相信我嗓门大得连楼下的管理员都听见了,妳绝对也听到了,」长腿一跨,他站到她面前,「抬起头来说话。」

    「桀哥要说什么?」安安还是低着头。

    「说什么都可以,但是,我不想对着妳的头顶讲话,」不耐烦地扠着腰,他重复,「还不把妳的脸抬起来。」

    「哦~~」安安不情愿地仰脸看他。

    凌韦桀的脸色霎时铁青,黑眸半瞇。「妳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犯不着拿这张脸给我看。」

    他已经可以明确的分辨出来她的笑容是不是出自真心,安安现在的表情在他眼里,就像小丑刻意画上的笑脸一样丑陋。

    安安被骂得莫名其妙,愣愣地僵在原地。

    她已经尽量笑着面对他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

    「妳在介意刚才的事吗?」按按抽疼的额角,他问。

    安安没料到他会一语道中,不过,她凭什么身分介意?「我……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讨厌她动不动就向他道歉,活像只受到暴力残害的小兔子。

    「我破坏桀哥的好事,下次我一定会记得敲门再进去。」

    他怎么觉得「好事」那两个字听来特别刺耳?

    「进入别人房间时,敲门是最基本的礼貌吧?」话一出口,他马上就后悔了。

    他不是追出来责备她的。

    「对不起。」安安的小脸又垂下去了。

    凌韦桀气闷地瞪着她的头顶,焦躁不安的情绪在作乱。「妳别老是和我道歉!」

    「……」

    气氛瞬间凝结成冰点,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让他像只抓狂的狮子一样独自走来走去。

    「妳刚刚找我有什么事?」吸口气稳定心情,他问。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暴怒,只知道一看到她虚伪的笑,他的理智神经便蓦然绷断。

    他不喜欢她戴着面具,更憎恶那种笑!

    「小恩在楼下等你。」

    凌韦桀不语,径自转身搭电梯下楼。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各自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他负气地走在前头,安安则在他身后努力追上他的步伐。

    「安安。」凌韦桀没预警地转身。

    安安差点一头撞进他怀里,她惊讶地抬眸。

    她还以为桀哥短时间都不会想和她说话了。

    面对那张做不出表情的小脸,凌韦桀分不清心头是什么感觉。「除了笑以外,妳能做出其它的表情吗?」

    黑瞳瞬也不瞬地凝住她,洞悉一切的眸光好像穿透她的心,「我是指--生气、伤心……」

    小脸一白,安安仓皇地别过头。

    「我……」

    他发现了吗?她的表情缺乏。

    「安安,」凌韦桀温热的掌心捧住她的脸,逼她直视自己,「我陪妳一起把情绪找回来。可是妳要向我保证,永远不再对我虚伪的笑。」

    他的眸像道锁,紧紧炼住她心里某个角落。

    安安咬住唇,缓之又缓地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