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把伤心留给我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安拿着电视遥控器,躲在不见天日的房间里。

    电视屏幕上的凌韦桀被一大群记者包围,虽然含着笑,脸色不如以往亲切。

    「请问你跟裘小姐是什么关系?」一名女记者冲到最前面,高声问道。

    「对不起,无可奉告。」小恩挡在中间,先一步帮他回答。

    「韦桀说一下嘛!你对裘安安这次劈腿事件有什么看法?」记者乙连忙提出问题。

    「……」

    「你相信她吗?」记者丙不甘示弱,问题像连珠炮一样,「你们还有没有联络?你知道许哲平的存在吗?」

    「对不起,无可奉告。」小恩像九官鸟一样,不断重复同一句话。

    「对外界说裘安安是个淘金女,和人有性交易,你的看法是什么?」

    凌韦桀的脚步停下来了,他沉默了一下。「这种没有证据的指控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会不会太严重了?」

    他露出百年难得一见的不悦神情,「这种问题我拒绝回答。」

    淡淡的笑花在安安的唇边绽开,暖流在她心底缓缓流过。

    在这种情况下,没急着撇清关系还帮她说话,果然像凌韦桀我行我素的性格。

    手机铃声响起,安安看了眼来电显示。「大表姊。」

    家里的有线电话因受不了记者的骚扰早就拔掉了,仅剩下少数人知道的手机可以联络。

    「安安,」听见她充满朝气的声音,甄铃有片刻的怔忡,「妳还好吧?」她紧张兮兮的问。

    「我很好啊!」昨天不是才通过电话?

    「……妳没看到转播吗?」

    「转播?什么转播?」这几天她租了一大堆韩剧回家,就是要杜绝新闻对她的伤害,要不是正好换片,她连凌韦桀的新闻都看不到。

    「这样……」甄铃心里好挣扎,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她。

    可是下说,又担心最后一个知道的伤害更重。

    「大表姊,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安安洒脱的笑笑,「反正最糟糕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最糟糕?不!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安安,妳先听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妳都要以平常心看待,千万别钻牛角尖。」

    「大表姊,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听她说得不清下楚,安安整颗心悬在半空中,「是妈妈出事了吗?她看到新闻了?」

    「不是!」被阿姨看到还得了,不闹出人命才奇怪,「是许哲平。」

    「哲平?他怎么了吗?」听见不是妈妈,安安口气平静下来。

    「哲平?妳还叫得那么亲切,都被他卖了还不知道!」气不过,甄铃低骂,「现在新闻有在转播,妳自己去看看吧!」

    「哦~~」

    「记住,别胡思乱想。」

    「我知道。」拿起遥控器,安安立刻转到新闻台。

    「……我想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面无表情的念完演讲稿,许哲平深深一鞠躬,「我犯了全世界男人都会犯的错,我对不起爱我的未婚妻,更对不起那些支持我的家人。」

    这算什么?

    震惊过度的安安手机从手中滑落,摔得连电池飞出来了都没发觉。

    「啪」一声关掉电视,她浑身冰冷泛凉。

    为什么哲平要这么说?事实明明不是这样啊!他怎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这么说,旁人会拿什么眼光看她?他究竟要伤害她到怎样的程度才心甘情愿?

    眼前暗黑一片,安安空洞缓慢地躲到墙角蹲了下来,小脸埋在双膝之间。

    怎么会这样?

    「安安?安安?」凌韦桀按电铃无效,不禁生气的捶打大门,「裘安安,妳在里面吗?妳开门啊!」

    安安手机不通,屋子里又寂静无声,凌韦桀瞳眸倏然收缩,种种不祥的念头掠过脑海。

    割腕?吞药?还是烧炭?

    愈想心愈急,他紧张的连呼吸都忘记了。「裘安安,快开门,妳听见没有!」他大喊。

    屋内还是悄然无声。

    「该死的门!」他不顾形象狠狠踹了一脚。

    另一副钥匙在小恩身上,可是他正将烦人的记者引开,天知道他啥时会回来?

    会不会因为这样晚了一步而来不及?

    恐怖的念头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他焦躁地来回踱步。

    要不要叫房东来开门?可是房东住太远,干脆报警破门而入算了?

    可是报警的话,不是让丑闻缠身的安安更是雪上加霜?

    明天头条:惊传!绯闻女主角轻生!

    额角青筋隐隐爆跳,他最痛恨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该死的门!」气不过,他又补上一脚。

    突然,极细微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他竖起耳朵贴在铁门上。

    有人,安安来开门了。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抱怨责骂的话瞬间全下了肚,凌韦桀看着那张白到不见血色的脸,一时半刻忘了该说什么。

    「妳还好吧?」他握住她的手。

    安安没说话,她先侧身让他进屋再关上门。她的动作很慢很慢,慢得有些吊诡。

    「安安?」他唤她。

    「……」

    「裘安安?」别吓他,他禁不起吓的。

    「我看见了,」安安低着头,声音里空空洞洞的,「我全看见了。」

    「安安……」他曾揣摩过她种种的反应,就是没料到这种反应。

    没有尖叫、没有泪水,甚至连屋子里都是干干净净洁亮如新。她只是低低切切的诉说,没有特别的表情。

    这样很病态、很不正常!她的情绪呢?不发泄出来,全隐忍在心里面吗?

    「安安,妳听我说,」突然有种前功尽弃的错觉,怕她又躲回壳里,「把妳难过的、不开心的、不高兴的事全说出来,别怕,我在这里。」

    他忘记生气安安去见许哲平的事了。

    他现在只看得到心碎憔悴的裘安安。

    安安清亮的眸子对上他的,虽说是看着他,其实,她的神志不知道去哪游荡了。

    「我不是第三者,我不是……」她摇头,该要蓄满泪水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没有勾引他!」

    「我知道妳不是第三者,妳这么乖,怎么可能是第三者,」凌韦桀拉过她的手抱住自己,让她靠在胸膛上听见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像哄孩子一样轻哄,「更何况像我这么帅的男人妳都没勾引了,怎么会去勾引那只四只眼睛的笨青蛙。」

    安安从空茫中回过神,她仰眸凝睇他。「你说什么?」

    「我相信妳,」重新将她压在自己胸上,凌韦桀下额轻轻顶住她的发心,「就算全世界不相信妳,我还是相信妳。」

    「可是他召开记者会说……」

    「妳管他说什么!」凌韦桀低骂,「召开记者会了不起啊?我一个星期可以开七次。」

    小手悄悄的在他的腰间收紧,安安咬住唇,心里头好酸、好热。

    「那种男人妳甭理他!不对,」他摇摇头自言自语,「那种吃软饭,没肩膀的家伙不算男人。」

    安安听着他不算安慰的安慰,感受他温暖的体温。

    「不管他毁谤妳什么,反正妳行得正、坐得端,不用跟小人计较。没听说过吗?不遭人忌是庸材。」

    他说得好像有点偏题了?

    「安安,妳找男人要睁大眼睛,」头顶上,凌韦桀还在碎碎念,「下次要找先要找我……」

    话说得太快,两人的心脏都不约而同「怦怦」一跳。

    「我是说……」他轻咳,「找我这种的。」

    安安尴尬地离开他怀里,双颊染上淡淡绯红。

    凌韦桀不自觉地伸手轻触她的脸,红扑扑的苹果脸,他有多久没看见了?他竟然有点想念……

    「呕……」安安突然弯下身,捧着胃干呕。

    凌韦桀吓得抽手,只是碰一下,不用这么夸张的反应吧?「安安?」

    安安没法说话,她手撑在地板上半跪下来,反胃感一次比一次急促,用力得彷佛要把五脏六腑全部吐出来。

    「要不要送妳去医院?」见她难过的唇色都泛了白,他焦急的问。

    怎么吐这么久,还吐不出东西?

    「不用……」安安喘着气,「这是老毛病,看了也没用。」

    「这样确定没问题吗?」似乎看起来问题很大耶!

    「我去看过了,」胃部的不适似乎有慢慢好转的现象,她偎着凌韦桀身边坐下来。「医生说这是生理影响心理,心情好了,病自然就好了。」

    「妳先休息一下。」凌韦桀温热的掌心覆在她的眼上,不让她看见自己因愤怒而扭曲的漂亮脸蛋。

    该死的许哲平,他到底是怎样虐待他的小苹果?

    等等!

    他被自己脱线的想法吓住--他的小苹果?

    圈子里那么多顶级珍品的美女他不爱,偏偏喜欢上这个反应慢半拍、又笨又容易被人欺负苹果妹?

    但是不喜欢她,他又怎会来蹚这浑水?

    垂眸望住像小猫蜷曲在他身边的安安,奇异的甜在他胸臆间蔓延开。

    其实喜欢她也没什么不好啊!又可爱、又体贴,最重要--抱起来很舒服。「安安,妳睡了吗?」

    「没有。」她只是贪恋这样安全放心的感觉,想多温存一会儿。

    「安安,妳还喜欢他吗?」许久,他轻轻的问。

    总是先要刺探一下敌情嘛!

    安安抬眸,发现他是很认真等她回答。

    「妳还喜欢他吗?」没想到纵横情场多年,他现在的心情还是会感到忐忑不安。

    「我……不知道。」再次面对许哲平的背叛,再多美好的回忆都会消弭无形。

    只不过,她不想去怨恨。

    不相干……

    听见她的回答,黑瞳倏地收缩,她这是代表还在喜欢的意思吗?

    「安安,不准妳再见他。」气恼地,他站起来。

    「……好。」莫名其妙被推开的安安有些错愕。

    「这是目前不把事情闹大唯一的办法。」发现刚才态度太奇怪,他牵强的解释。

    她竟然还在喜欢那只四只眼睛的笨青蛙!这实在太让他生气了。

    「我知道。」

    「不能骗我,」新仇旧恨全挤上心头,「别再跟上次一样偷溜出去见他,却不和我说!」

    「嗯。」他是为了这件事在生她的气吗?

    「我要走了,」原本要捏她脸颊的手顿了顿,改放在她的发心,「开心点,别胡思乱想。」

    到头来,他还是狠不下心骂她,随便说个几句就算泄恨了。

    她裘安安算是特例,要是以前的其它女友……哼!

    「我会的。」

    「星期一要记得来工作,大家都很想妳,」他故作轻松,「妳也休息够久了。」

    「可是……」

    「新闻炒归炒,总不能老躲在家里不出去见人,难道妳可以躲一辈子?更何况……」心里轻轻叹气,「我已经有解决的办法了。」

    「……」大眼睛里全是狐疑。

    「真的,我有解决的方法了,」他重申,「妳要信任我。」

    不忍见安安再痛苦下去,看来,他是非出卖色相不可。

    「嗯。」听见他的话,安安露出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有凌韦桀在身边,她就会感到安全,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怕。

    一定就是这种甜得快滴出蜜来的笑容骗到他,凌韦桀漂亮的黑眸半瞇,不甘愿的想,要不然聪明如他,怎会喜欢这个反应慢半拍的女人?

    凌韦桀俯下头,原本要吻她的唇想了想终究没落下。

    「我真的要走了。」避开那双清澈如水的美眸,他负气地转身开门离开。

    只要她还想着那只青蛙的一天,他绝不吻她!

    「桀哥,」守在门外的小恩熄掉烟,走过来,「安安还好吗?」

    「我叫她星期一来上班。小恩,你记得先开车过来接她。」

    「没问题,」他快步跟在凌韦桀身后,「桀哥,我知道我下该多话,可是我还是很想问你……」

    「问什么?」

    「其实你很喜欢安安吧?」

    步伐无意识的慢了下来,他装作不经意。「为什么这么问?」很明显吗?连小恩都看得出来?

    「桀哥如果下喜欢她,怎么会选择那种激烈的办法让大家转移焦点?」

    「没有的事,」他拍拍小恩的背,一派的洒脱,「我只是答应甄姊要好好照顾她,就是这样而已。」

    要承认也是安安先承认,不然,他多没面子?

    星期一,安安回到工作岗位,可能是演艺圈里绯闻传来传去传得多了,大家早见怪不怪,也可能是大家和她相处有一段时间,都相信她的清白。最起码,在工作环境里没人对她投以异样的眼光。

    唯一改变的--是凌韦桀。

    他开始吝啬对她笑,对她那些捏捏脸颊、揉揉头发的亲昵动作也不见了。他对她温和客气,好像再一般不过的陌生人。

    这种感觉意外的让她感觉很受伤。

    「安安,这种粗重的东西我来搬,」小恩眼捷手快的接过她手中沉重的木板,「妳去楼上请桀哥和洪珊珊。」

    听见要她去找凌韦桀,安安小脸不自觉垮了下来。

    「怎么啦?好像不开心?」抹抹汗,小恩笑问。

    「也没什么。」

    「有事就说出来,别放在心里。」

    「我觉得……韦桀似乎不想看到我。」

    「不会吧?」小恩不相信。

    桀哥多疼她呀,不惜出卖色相耶!

    不晓得他出卖灵肉了没?改天一定要找个机会探采口风。

    「是真的,他最近看到我都板着脸。」

    小恩为难的皱皱眉,桀哥对她冷淡的原因他最清楚不过,可惜他不能说。

    「安安,妳想太多了,」偏着头想了想,小恩安慰地拍拍她的肩,因为他一时也想不到其它更好的说词,「桀哥可能是最近太忙、压力大,过几天就没事了。」

    「说得也是。」依凌韦桀心直口快的个性,如果真的讨厌她了,应该没办法藏在心里面,早早就会要她东西收收,卷铺盖走人。

    「妳快去叫桀哥吧!导演赶进度,晚了会被骂的。」

    「好。」

    听到小恩的安慰,她也觉得自己太敏感了。

    只不过凌韦桀改邪归正没吃她的豆腐,她就认为人家讨厌她,这样好像也说不过去。

    她应该要学着信任他。

    念头还没转完,也还来不及彻底说服自己,眼前热辣辣香艳刺激的场面就教她愣在原地。

    休息室里,俊男美女上演火热戏码激情拥吻,男人的手甚至还伸进女方的外衣底下;而美女也不甘示弱,修长的玉腿缠上他的腰际。

    只要再多露一点点,马上就是十八禁的限制级场面。

    彷佛预知她的到来,就像上次一样,凌韦桀漂亮黑眸睁开,正好迎上她的视线。

    他的眸光深沉,她读不出他任何想法。

    「珊珊,有人来了。」不着痕迹地微微蹙眉,他轻轻拉开意乱情迷的洪珊珊。

    洪珊珊微恼地嘟唇,「是谁?」

    现在气氛正好,是哪一个不长眼的跑来杀风景?

    「又是妳!」一回头,就看见再眼熟不过的安安。

    她记得上次也是她坏她好事。

    「妳又来做什么?」洪珊珊尖锐的质问。

    「准备的差不多了,导演请两位下去。」第一次,安安无法扮出笑脸。

    她也很想先敲门,可惜没有门让她敲。

    他们根本没关门,她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就残害到自己的眼睛。

    「现在?」洪珊珊脸色微变。

    她的妆都糊了,怎么下去见人?

    「桀,」她回头轻唤,嗓音马上变得千娇百媚,柔得可以拧出水来。「我回去补妆,你去楼下等我。」

    「好。」他依依不舍地在她的红唇啄了一下。

    洪珊珊满意极了,她拢拢秀发,像只趾高气昂的孔雀越过安安身边。

    「碍事的笨女人!」她低骂。

    安安装作没听见,但熊熊的怒焰在她陶臆间燃烧,她已经很久没生气了,久得都快忘记生气是啥滋味。

    今天拜凌韦桀之赐,让她重温旧梦。

    「我等等就下去。」凌韦桀转身避开她。

    等了一分钟过去,还是没听见安安离去的脚步声。按按眉心,他回头。

    他为了作戏给狗仔看才没关门,谁知道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先出现。

    「还有事吗?」他尽量让自己面无表情。

    「不!没有。」就这样?他没其它特别要和她说的吗?

    「那妳可以先离开了。」他微笑,大手在身后紧握成拳。

    安安静静的凝睇他半晌,凌韦桀甚至可以明确的感觉出她对自己的信任在一点一滴的崩落。

    不能怪她,这跟她当初撞见许哲平和张咏絮的情况差在哪里?

    「我先下去了。」勉强笑了下,安安转身离去。

    「该死。」凌韦桀生气的低咒。

    他用力的擦去洪珊珊残留的唇印,却擦不去她留在唇齿间浓郁作呕的气息。

    平常躲躲藏藏无论如何伪装都会有人偷拍,怎么真要炒新闻时却连只狗都看不见?

    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出卖灵肉……

    好在其实在不远处,已有好几架照相机正在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