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把伤心留给我 > 正文
终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表姊,」甄铃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安安一脸哀怨,「我刚刚接了妳的电话。」

    「谁找我?德汉吗?」好久没和她的亲亲老公情话绵绵了。

    「不是。」

    「那是谁?」知道她手机号码的人不多啊!

    安安沉默,大眼可怜兮兮的瞅着她。

    「不是吧?」甄铃大惊失色,「不会是他吧!」

    安安用力的点点头,就是她想的那个人。「大表姊,他应该不知道妳住哪儿,对不对?」

    「妳说呢?」他当然知道她住哪儿。

    「那怎么办?」

    之前没发觉自己喜欢他,还能坦然面对,现在安安光想起见到凌韦桀,就觉得脸红心跳。

    「没关系,他不一定会来。」甄铃安抚她。

    她们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

    电铃这时候很不赏光的响起,她们对看一眼,笑容微僵。

    甄铃拢拢未干的长发,她都忘记她家和凌韦桀住的地方,走路五分钟就到了。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但是对安安而言,这句话并不成立。

    「我……我去躲起来。」安安一跳,拔腿就住房里躲。

    「妳回来,这房子就这么大,妳能躲到哪里去?」甄铃像拎小鸡一样抓住她。

    「有躲总比没躲好。」

    「等会儿他进来,妳还不是躲不掉?」甄铃叹气,「他人都来了,没见到妳他不会回去的。」

    「大表姊。」她还没有心理准备面对凌韦桀嘛!

    「依我对他的了解,他肯这样追来多少是有心,妳确定不出去见他?说不定会有好事发生。」

    「我……」

    「安安,妳爱韦桀吧?其实妳心里一定也很想见他,」甄铃轻拍她的脸颊,「「去吧!别违背自己的心意。」

    安安咬咬唇,望了紧闭的大门一眼。

    「快去!」甄铃催促。

    深深吸口气,安安走过去,缓缓拉开门……

    凌韦桀焦躁的瞪着三楼的灯,黑眸快迸出火光。

    他百分之百确定安安在这里,只是,她为什么迟迟不下楼见他?

    难道还在为开除她的事情生气?

    「哈啰!」安安小手背在后头,故作轻松的打招呼。「好久不见。」

    「……」听见朝思暮想的声音,凌韦桀胸口猛然一缩,回眸瞬也不瞬的定定看住她。

    「嗨!」安安笑容微僵,被他专注的眸光瞧得手足无措。

    她已经努力装得很自然,他配合一点行不行?

    凌韦桀不语,他只是伸手将她狠狠抱入怀里。

    半个月没见到她圆圆的苹果脸,他现在才发现对她竟是如此的想念。

    「你……」见他环住自己的手紧紧不愿放开,安安胸口热热涨涨的,连话都说不完全。

    「妳跑去哪儿了,我找了妳好久。」他嘀咕。

    闻言,安安负气的将他一把推开,刚刚的好气氛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是你开除我,何必管我去哪儿了?」

    「我开除妳也是为妳好,」他重新抱住她,「不想见妳被她欺负。」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安安死命挣扎,就是脱不出他怀抱。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相信妳,」凌韦桀低语,「那妳呢?会相信我吗?」

    安安咬咬唇,望了紧闭的大门一眼。

    安安气恼地瞪他,好卑鄙,竟然拿他说的话逼自己表态。

    「相信我吗?」他在她耳边磨蹭。

    「……我相信你。」她认输。

    「我就知道妳最好了,」搂住她就是不肯放开,凌韦桀贪恋的吸取她身上的香气。「其实这么做,我都是为了演场戏。」

    「演什么戏?」

    「那阵子妳的事情闹得风风雨雨,」轻轻顶住她的额,他笑得很无赖,「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再闹一件更大的新闻。」

    「你是故意的?」安安惊讶的瞠圆大眼。

    她当然有看到他突然宣布结婚的消息,还偷偷的难过了一阵子。

    「当然,」他咕哝,「不然,那种粗鲁的女人我看得上眼吗?」

    她半信半疑的瞄他。

    「是真的,那天我刻意门户大开,就是要演出火辣激情的戏码给狗仔队看。」他说得好无辜,「谁知道却先被妳给撞见了。」

    「演得真投入。」她冷哼。

    有必要连手都滑入人家衣服底下吗?

    「她恶心的味道我到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恐怖,不如妳来为我消消毒吧?」

    「消毒?」

    「是呀!消毒。」他坏坏的重复,猝不及防的堵住她的唇。

    安安被他又重又热切的吻亲得晕头转向。

    「好想念的味道。」他意犹未尽的放开她的唇,还挑逗的伸出舌尖偷舔一下。

    「你胡说什么?」安安又羞又急。

    就算这里地方隐密,也不代表他可以这样--大胆。

    「想念不行吗?」他高兴的捏捏她的颊,揉乱她一头长发,把之前没做的亲昵动作一次做完。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惹得安安脸红心跳,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负荷已经到了极限。

    「妳现在住这里?」

    「嗯。」

    「东西收一收,跟我回去吧!」好不容易排除万难,他不会再放开她了。

    「跟你回去?」他的话让安安怔住。

    为什么?她住得好好的。

    「和我住在一起有四十九吋液晶大电视可以看喔!」他拿出她的最爱引诱她,上回她就是为了那台破电视忽略他的存在,「而且,妳还可以天天看到我。」

    「我……我干嘛要天天见到你?」她的心一突。

    没事说这种话,害她胡思乱想。

    「咦?」俊脸凑近她,「妳不喜欢天天看到我吗?」

    「你!」安安气恼的别开脸。

    这问题教她怎么回答?「我们两个非亲非故的住在一起,你不怕再惹上麻烦?」

    他家里只有一张床耶!他到底知不道他在说什么?

    「那更好啊!」他笑咪咪地搂紧她,「就这样抱在一起睡。」

    当听见自己暗恋的男人这样说话时,心里不偷笑的人实在太少了。

    「够了,那是情侣做的事。」安安红着脸纠正。

    「安安,」这男人变睑的速度教人很难跟上,凌韦桀现在的表情再正经不过,「我喜欢妳,妳不知道吗?」

    轰隆一声,好像烟花在她脑中炸开,安安眨眨眼,只觉眼前绚烂一片。

    「什么?」她喃喃自语。

    她刚刚有幻听吧?

    「我喜欢妳,」凌韦桀轻咬她的唇,「喜欢妳、喜欢妳。」他像个高兴的小孩不断重复。

    「你喜欢我?」太过突然的告白,让安安的小脑袋霎时停止运转。

    「嗯,我喜欢妳。」漂亮的俊脸倏地在她眼前放大,再次放肆的在她红唇偷香得逞。

    眼眶渐渐发热,安安的心头感到酸酸的、软软的。

    原来她对遥不可及的凌韦桀不仅仅只是单恋而已,他也是喜欢她的,喜欢她这种毫不起眼的女孩子。

    这是--梦吧?

    「安安,我们先回家吧!」凌韦桀笑容灿烂,心情从没这么好过。

    看着他的笑,安安像被螫伤般的突然用力逃开。

    「安安?」凌韦桀不满的蹙眉。

    这女人的反应怎么和常人都不太一样,照理说她应该要欢天喜地放炮庆祝才对呀!

    她咬着唇,退离他一大步的距离。

    听见他亲口说出喜欢,单单高兴两个字绝对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她的背上像生出了翅膀,她相信她看见了天堂。

    只可惜……天堂和地狱的距离太近,只有一线区隔,残忍的现实马上狠狠敲碎她的美梦。

    她裘安安是怎样的女人她自己清楚,没有傲人的美貌、过人的家世,简直是乏善可陈,她凭什么又拿什么配得上他?

    虽然心痛,但她和他的差距太大,她一开始就知道了不是吗?

    「裘安安!」被冷落在一旁的凌韦桀没耐心了,「妳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他在告白耶!怎么一点回应都没有?

    她应该要含着泪冲过来抱住他,然后再来个缠绵悱恻的热吻。

    「有。」安安点点头,清亮的眸凝睇他。

    那句喜欢她听在耳里--很甜很甜,但是,苦涩的滋味却更多。

    「那乖乖跟我回去吧!」

    「不行。」安安摇头拒绝。

    「妳说什么?」凌韦桀脸色微变,像被泼了盆冷水。

    「我不能跟你回去。」

    「为什么不行?」他抓住她的手,用力的弄疼她了,「难道……难道妳不喜欢我?」

    这是他最不想听见的答案。

    「才不是!」安安马上反驳,她低语,「我……很喜欢你。」

    喜欢得心都痛了。

    「那为什么不行?」听见她这么说,他的语气不自觉放柔,他心底暗暗窃喜,「那很好啊!」他笑。

    「……不好。」

    「怎么会不好?」

    「因为我配不上你。」安安平静的说。

    愣了三秒,凌韦桀好气又好笑的揉揉她的发。「谁说的?」

    「我的身材不好……那么胖……」

    「我不觉得,妳也知道我抱妳轻而易举。」而且软软的很舒服。

    「我不漂亮……」

    「我就是喜欢妳粉嫩嫩、红扑扑的苹果脸。」超爱的,没事还喜欢捏一捏。

    「没有特别的优点……」

    「对我而言,妳就是最特别的。」

    「而且……」

    「够了,安安,」凌韦桀截断她的话,「妳就是妳,我喜欢的也是这样的妳。妳不用特意的减肥、更不用刻意改变什么,这样就够好了,妳明白吗?」

    她哪来这么多怪借口?

    听见他的话,安安感到既难过又感动。

    他这样体贴细心,害得自己又更爱他了,不过就是因为这样,她更不能和他在一起。

    说穿了,都是她的自卑感在作祟。

    「谢谢你,韦桀。」她由衷的道谢。

    闻言,他挑眉。

    通常在感情的世界里道谢,百分之七十都没好事。「谢我什么?」

    「我没有办法……」

    「既然我们互相喜欢,为什么没办法?」他微恼,被她搞胡涂了,「难道妳还喜欢许哲平?」

    「许哲平?」听见这名字,安安吃惊,「才不是。」

    他已经从她的记忆里彻底抹去了。

    「那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能让我信服的理由!」这顽固的女人真是会活活气死他。

    「韦桀,你是天上的星星,是大家目光聚集的焦点,你不会懂我的心情。」安安轻声开口,「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碰触到星星的,这样你明白吗?」

    「不明白!」他们之间又关星星什么事?

    深深叹口气,她把话摊开来说清楚。「韦桀,你是天鹅,我是丑小鸭。丑小鸭是不会变天鹅的,而天鹅也不该爱上丑小鸭,这样你懂了吗?」

    安安的泪再也隐忍不住的滚落双颊。

    凌韦桀脸色一变再变,他什么也不懂,也不想明白。

    他只知道他们互相喜欢,但是--他被甩了。

    「别哭了。」指尖挑起她的泪珠,他低喃。

    经过无数风风雨雨都掉下出眼泪的她,没想到现在竟会被他惹哭。

    难道要她和他在一起,真有这么痛苦?

    「我已经答应陪大表姊去法国。」安安垂下头,难过的发不出声音。

    「妳可以不去。」

    法国的男人会比他好吗?她宁愿去法国,也不愿留下来?

    「机票订好了,三十号晚上的班机。」

    「……如果妳执意,我不想勉强妳,」他捏捏她的脸,眸中浓烈的情感狠狠锢住安安的心房,「我想守护妳的笑,而不是让妳伤心。」

    安安的哽咽变成了低泣,这种痛彻心扉的疼比许哲乎遗弃她时还痛上千万倍。

    「我不知道丑小鸭和天鹅最后怎么了,我只知道--凌韦桀喜欢裘安安,裘安安也喜欢凌韦桀,就是这样而已。」

    「韦桀……」他们的关系从他口中说出来竟是如此单纯,彷佛一切都是她多虑了。

    最后一次轻轻吻上她的唇,他沉静不语转身往反方向离开。

    安安伤心欲绝的蹲了下来,小脸埋进双膝间。

    她知道她伤到他了,但她拒绝的心情一刀两刀,也狠狠的刨了自己的心。

    他那么完美,身边一定不乏更多更好的女孩子让他选择。

    谁都可以,就不能是样样都输人一截的裘安安。

    「韦桀!韦桀!」这是最后一场的巡回演唱会,过了今夜,演唱会就算圆满落幕。

    疯狂的人群尖叫、跳跃、挥舞着手中灿亮的荧光棒。

    安安夹杂人群中,小小的身子被人潮淹没,她仰眸凝睇舞台上散发光与热宛如神祇的俊美男人,灵魂深处再度被扯动。

    感动的泪水蓄满眼眶,胸口涨得隐隐作疼。

    「妳有没有觉得韦桀最近唱起情歌特别哀伤?」前面的女孩问她朋友。

    「有耶!听起来觉得好心痛。」

    「妳也有这种感觉?」

    「当然,那种痛好像用力喊出来的。」她朋友附和。

    安安眼光微黯,眼前模糊一片。

    台上的凌韦桀唱罢,安可的声音爆满全场,他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

    「我最近爱上一个女孩子,我很喜欢、很喜欢她,但是她拒绝我了,」他充满感性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过来,一字字敲进安安的心里,「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留下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应该搭今天晚上的班机前往法国。」

    他的话声停顿,众人好似也感受他低落的情绪一起安静下来。

    「你们能告诉我挽留一个女孩子的方法吗?」他自嘲的笑了笑。

    舞台下歌迷一阵骚动,像是在为他的遭遇感到不平。

    「她说我是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又说我是天鹅,她是丑小鸭,这种比喻我无法理解也无法体会,我不懂互相喜欢的人有什么理由不能在一起?

    「对我而言,没有东西比守护她的笑容更重要,她是个很迷糊的女孩,让我放心不下,经过了数次彻夜思量后,我决定不想再当星星或是天鹅,我也想当只丑小鸭,」他深深朝歌迷一鞠躬,「这是最后一场巡回演唱会,也是我最后一场的演唱会,谢谢大家这些年对我的支持,我在今晚正式引退。」

    ?去法国,他就追去法国。

    毫无预警的告白霎时震惊了全场所有的歌迷,连工作人员都乱成一团。

    歌迷尖叫、哭喊,顿时陷入疯狂状态。

    安安捂住唇,不禁低泣出声。

    他为什么要这么傻?当丑小鸭有什么好?

    「韦桀!」不自觉的她大喊。「韦桀!」

    在人潮汹涌的人群里、还有数以万计的歌迷中,他不应该听得见她的声音。

    但是,奇迹发生了。

    正要走入后台的步伐停顿,凌韦桀回头,企图从黑压压的人墙中找寻那抹身影。

    「安安?」他很确定是她的声音,他不会错听。

    安安很努力的往前挤,但是人实在太多,又被他刚才突然的引退宣言闹成一团,她很努力的挤近舞台边,眼看伸手就能触摸到他,却不知被谁推了一把,重心不稳的往前跌。

    「安安!」

    数不清的人群中,他就是清楚的看见她。

    他不顾安危的跳下舞台,及时搂住她不稳的身子,以免她被人群踩成肉酱。

    「你为什么那么傻?当星星不好吗?」安安哭得好伤心,连妆都哭花了。

    「妳喜欢当丑小鸭,我就陪妳当丑小鸭啰!」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跟妳在一起,当小猪、当小鸡我都无所谓。」

    就是要跟她相守在一起。

    「如果今晚我搭上飞机,去法国了,你怎么办?」

    「我会去法国把妳拎回来,」他不顾众目睽睽的吻住她的唇,尝到咸咸的苦味,「妳是我的,我绝不会放手。」

    「我长得不漂亮、身材又不好……为什么是我?」她抽抽噎噎的问。

    「喜欢妳,」他贴在她唇边低语,「不需要为什么。」

    安安偎在他怀里哭得更伤心了,不过,这次流下的是感动温暖的泪水。

    她会永远记住这句话,到老都不会忘记。

    --喜欢妳,不需要为什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