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男有泪不轻弹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干净舒适的客厅里,飘散着浓郁的咖啡香气。

    晁允雍拿着咖啡杯站在屋内一角,和坐在软沙发里的亚茵相对两无言,气氛沉滞而尴尬。

    他存心远离人群纷扰,却无端惹来麻烦。

    “左边的房间是客房,里面有浴室,你就住那间房。”再这样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晁允雍说道。“我的房间在右边,有事可以敲门。”

    “谢谢。”闷着声,亚茵应得有些不情不愿。

    其实方才他让她进屋时,她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踏进屋子里,要不是太怕黑,她还真想帅气的拒绝。

    俗辣谭亚茵。

    “你说……你跟绮娟是朋友?”忽地,晁允雍问道。

    扬眸看了他一眼,亚茵点头。

    “嗯。”因为怀恨在心,她的口气不佳。

    “她有跟你提过什么吗?”晁允雍垂眸望着杯内的黑色液体,语气平静难测。“有关于我的。”

    “她没说什么,只说小舅舅……不爱说话。”将“个性古怪”四个字及时吞回肚里,亚茵聪明地换个说法,她可不希望又被踢出去。

    “别叫我小舅舅。”他皱眉。

    严格说起来,他们相差不到几岁,他是晁氏家族最小的孩子,辈高年纪轻,连绮绢唤他小舅他都觉得奇怪。

    “那我要怎么称呼你?”亚茵不满的噘唇。

    真难伺候。

    “就叫我的名字吧!”有些不在意的回答,晁允雍切回正题。“她只跟你说这样?”

    “就这样。”不然还有什么她该知道而不知道的吗?

    敛下的黑眸里幽光一闪而逝,浓密的长睫掩去复杂的心思,他犹豫了一阵,不料和她同时开口——

    “以后你就住那间房吧!有缺什么东西就告诉我。”

    “我明天搭第一班车回去,不会打扰到你。”

    听见对方的话,两人不由得一怔。

    “你想回去?”

    “你要我留下来?”又是不约而同的开口。

    “你想回去?”这一回,晁允雍平静的问,俊颜神情难测。

    “你不是要我回家,还说怎么来就怎么回去?”眯细明眸,亚茵小声嘀咕,她可不会忘记他曾说过的话。

    晁允雍浓眉微挑,真是个爱记恨的小女人。

    “如果我没有要赶你回去的意思呢?”想留这个小麻烦精下来绝非他的本意,但他明白若就让她这样回去,他未来的日子肯定更不安宁。

    他已经可以预见频频打来关切的电话。

    “你希望我留下来照顾你?”亚茵古怪的反问,搞不懂这男人前后转变真大。

    “我没有希望……”倏然住口,晁允雍发现自己竟和她玩起文字游戏,他皱眉。“看你自己的意思。”

    想留下来就留下来,想走他也不会挽留。

    “看我自己的意思?”可恶,这男人连句好听的话也不会说。

    “留在我这里的规矩很简单,准备三餐,打扫房子,其余时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至于薪水部分我不会亏待你。”晁允雍平静地说。

    哦喔!听起来是挺容易的,轻轻松松六位数的薪水入袋,但谁知道眼前阴晴不定的男人会不会突然变脸又要赶她回家?

    “你的决定?”见她不说话,晁允雍捺着性子问。

    “你不会又突然要赶我回家吧?”亚茵偏着头问,灿亮的美眸里满是狐疑。

    “我不会。”

    “不会把我关在门外喂蚊子?”

    “不会!”忽地,额角青筋微跳,这是好久不曾有过的感觉,晁允雍咬牙回答。

    他看起来像那种出尔反尔的男人吗?!

    “不会又——”

    “不会!”亚茵话还没说完,晁允雍已先一步截断她的话。

    真会碎碎念的小女人,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废话还真多!

    “……喔!”人家她的问题都还没问出口呢!他就说不会,但是算了,看在钱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忍耐一下。“我留下来。”她笑咪咪的回答。

    谁教她天生具有坚忍不拔的钱鬼性子,看见金银财宝招手,她就难以抗拒。两个月……只要撑过两个月,她离人生里的第三个一百万就更近一步啰!

    瞪着她甜美如蜜的笑,晁允雍一时之间有种掉入陷阱的错觉,有预感平静的日子在这一秒已离他远去。

    他开始后悔让她留下来了。

    “青天高高,白云飘飘,太阳当空在微笑,枝头小鸟吱吱在叫,鱼儿水面任跳跃……”清晨,金色灿阳暖暖洒向大地,白色小屋内响起清脆了晓的歌声,显得非常有朝气。

    “花儿盛开草儿弯腰,好像欢迎客人到,我们心中充满欢喜,人人快乐又逍遥……”

    被高亢歌声吵得睡不着的晁允雍猛然翻身坐起,捧着额,俊颜铁青难看。

    是他错听吗?这种时间是谁在唱快乐颂?被吵醒的他一点都快乐不起来!掀开薄被,他直接开门找凶手。

    “早安,晁先生。”看见他走出房门,亚茵送他一枚霹雳无敌大粲笑,比外头的艳阳逦耀眼。

    她过度清亮的声音震动了他的耳膜,晁允雍眯眸,一时之间头仿佛更晕了。“你在做什么?”他咬牙问。

    瞥了墙上的挂钟,清晨六点半,刹那间肚里燃起无名火,让他向来引以为傲的冷静不翼而飞。

    习惯近午才起床、有低血压的他只觉头晕目眩。

    “我在做早餐。”对他铁青的脸色视若无睹,亚茵笑咪咪的解释,慢条斯理地将太阳蛋放在吐司片上。

    “在这种时间?”

    “这种时间用早餐很正常。”点点头,亚茵还是甜美如蜜的笑。她可是早睡早起的好孩子呢!

    可是对他而言完全不正常。

    漂亮的黑眸微眯,晁允雍没好气地睇她,胸臆间隐隐有股怒焰在燃烧。“我从不在这种时间吃早餐。”他捺着性子提醒。

    昨天开出的条件忘记加入最重要的一条——保持安静,不可以大声喧哗。

    “早睡早起身体好呀!”亚茵眨眨灿眸,走过来,踮起脚尖抚上他的额。“你看,你的肤色好白,一点都不健康,应该要多晒太阳才对。”

    她突如其来的碰触吓了晁允雍一跳,他皱眉避开。

    “……我的生活方式用不着你多管闲事。”晁允雍语气忽冷,明显拒人于千里之外。

    应该说,他谢绝任何人对他的关心。

    看见他抗拒的神情,亚茵的手停在半空,好半晌才尴尬的缩回手。她不是会记恨的人,既然决定留下来,她自然想和他融洽的相处。

    可是他的态度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晁允雍给人的感觉好冷,像颗永不融化的冰块,谁靠近他三尺,马上凝结成冰。

    “我说过,只要煮好三餐,整理完房子,你想做啥都随你高兴,”晁允雍别开俊颜,阴郁之色浮上眼眉。“但不包括打扰到我。”

    他的态度真的、真的很不讨人喜欢哪!鼓起腮帮子,亚茵负气地想。亏她先伸出友谊之手,没想到却碰了软钉子。

    “我可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她嘀咕。

    “我的健康不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

    说话会气死人的可恶臭男人!算了,不管他了!他喜欢当冰块就当冰块好了,不跟他说话,她乐得轻松。

    “我懂了。”亚茵轻哼,可爱的脸庞写满不高兴,毫不掩饰。“我以后不会再犯了。”

    以后就算他晁允雍暴毙在房间里,她也绝不会去管他,哼!

    她绝对是故意的!

    午餐时间,晁允雍瞪着眼前宛若泥浆的汤,向来平静的俊颜微微扭曲。因为今天早上的事件,所以她怀恨在心故意做出这种难以入口的东西?聪明如他怎能轻忽这个小女人的报复心!

    “吃午饭了,晁先生。”亚茵故作无事状的在他面前坐下。“尽量吃,别客气。”

    生平第一回她谭大小姐下厨,没想到就要先毒死人而后快。谁教他一大早就给她软钉子碰,哼!

    漂亮的眸子瞥了眼一桌子色泽古怪的菜肴,更别提浊如泥浆的不知名汤类,警讯从脑中疾闪而过。

    倘若他还要留下这条命,最好眼前的食物一样也别碰。

    “你不吃吗?”见他犹豫,亚茵过于甜美灿烂的笑容显得有些可恶。

    “……”

    “我可是忙了一早上呢!”她还是在笑,只是更奸诈了。

    提起筷,没有一样菜他能放心的夹下去。一盘黑呼呼的青菜,一条烂兮兮的鱼,还有某种瞧不出原形的肉类……

    就算让他亲自下厨,做出来的菜肯定也比桌上这些好上千万倍。

    “怎么?您不饿吗?”眨了眨明亮的灿眸,亚茵明知故问。

    “我不饿。”光看就倒胃口,又如何饿得起来?晁允雍好看的薄唇冷冷吐出话。

    “咦?我还以为你肯定饿了,毕竟你早餐也没吃。”捧着颊,亚茵故作惊讶状。

    虚伪。

    “……”她这句分明是废话!对于凌晨将近三点才就寝的人而言,清晨六点半谁吃得下早餐!光是起床就是一种折磨。

    “你现在不吃也没关系,我可以帮你留着,等晚点再热给你吃。”亚茵装出乖宝宝的样子,十分体贴地说。

    “不必了。”眯细黑眸,晁允雍谢绝她的好意。

    这种东西还需要特地留给他吗?她想毒死他的企图会不会太明显?

    “完全不吃啊?好浪费,难道你没听说过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这句话?人家农夫很辛苦,不管是艳阳天或是刮风下雨都得到田里工作,暴殄天物是会被雷公爷爷打的喔!”亚茵偏着头认真地说,无奈微微上扬的唇角泄了她的底。

    嘿嘿嘿!不毒死他,也要饿死他。

    晁允雍只有无言两个字。

    其实真正暴殄天物的人是她吧!好好的新鲜食材被她弄成这副德性,就算雷公要劈也是先劈她才对。

    他一直以为经过两年平静的日子,他的心已到了平静无波的地步,直到如今才发现他依旧是个人,人都会有七情六欲,所以他现在还是有想活活掐死她的冲动。

    “那你自己吃光它。”晁允雍面无表情的起身。

    耶?叫她自己留着吃?不了,不了,她还想活到七十岁,当名可爱的小欧巴桑环游世界。

    “不行,你是我的老板,你都没吃,我怎能吃?”灵活的眼珠子一转,亚茵笑道,心虚地飘开目光。

    古灵精怪,分明是连她自己都不敢动筷吧!

    “我这里没这种规矩,”面无表情的睇她一眼,晁允雍转身走出屋外。“你尽量吃,我无所谓。”

    眼看他头也不回地离开视线,亚茵粉唇微弯,绽开一抹贼兮兮的笑容。

    哼!没听说过别得罪女人这句话吗?尤其得罪像她这么……可爱又大方的美女,下场肯定会很凄惨的!

    半撑着小巧的下巴,亚茵无意识地夹口青菜入口,蓦然小脸一皱,差点又把菜给吐出来。

    好恶……她还是先找找看有没有泡面好了,要不然在毒死他之前,可能会先把自己给饿死。

    晁氏集团

    “允雍还是没有消息吗?”偌大的办公桌后,表情严肃的老人缓缓开口问道。

    “是的。”年轻男人低头回答。

    “那孩子究竟打算任性到什么时候?”老人脸色微变,原本凝肃的脸庞如今看来更为骇人。“他懂不懂何谓家族责任?”

    “……”头垂得更低,年轻男人聪明的在此时保持安静。

    “唯安。”眸光变得悠远,老人唤道。

    “总裁有何吩咐?”

    “你替晁家工作多久了?”

    “将近十年了。”萧唯安恭敬的回答。

    “十年,不算短的岁月啊~~这十年岁月,晁家发生的不幸你也全看在眼底。”

    萧唯安不再说话,他当然明白总裁指的是哪一件事。

    “没想到晁家将近百年的基业,却被一名女人搞得乌烟瘴气,让我……一次失去两个儿子。”老人无声叹气,从萧唯安的角度看去,刹那间,总裁仿佛又老了好几岁。

    “唯安,你是允雍最好的朋友,你认为他会回来吗?”老人抬头问道。

    “总裁,我不敢确定。”萧唯安语带保留。

    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不只是悲剧,对晁允雍而言更是莫大的打击,让原本个性温和的他简直就像彻底变了一个人。

    变成他们不认识的陌生人。

    “唯安,我希望你帮我找回允雍,我年纪大了,对公司里的事渐渐力不从心,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仅剩的儿子能回到我身边。”老人低语。

    “总裁,我会尽力而为。”从不曾听过总裁用如此沉痛的语气说话,他向来是意气风发、高傲自负的。萧唯安点头允诺。

    “你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吗?”

    “若真要找,我相信能找到他的。”

    “那就拜托你了,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托付谁。”

    “总裁,您放心,我一定会带允雍回来。”萧唯安恭敬地朝老人鞠躬,迈开长腿坚定地步出办公室。

    他出身于一个破碎的家庭,他家除了喝醉之后会对他们拳脚相向的酒鬼父亲,和长年委曲求全而卧病在床的母亲之外,他底下还有个小他六岁的弟弟。进大学的那一年,他父亲因为酒驾意外身亡,家庭重担全落在他一个人身上,好几次,庞大的经济压力让他不得不考虑休学,直到他遇见了允雍……

    晁允雍向来是天之骄子,却又没有富家子弟的骄气,只有让人心服口服的才气。要不是允雍,他不会进入晁氏集团工作;要不是允雍,他无法顺利完成学业,对他而言,允雍不只是他的朋友,更是他的天、他的神……

    当年,是晁允雍把他从地狱深渊拯救出来,给他莫大的希望,而现在是他回报的时侯了。

    “……工作守则第五条,禁止进入后屋。”垂眸看着眼前气得腮帮子鼓鼓的亚茵,晁允雍面无表情地道。

    晴空万里,炽热的艳阳把地烤得热烘烘的,白色小屋外一大一小的身影各据一方,大眼瞪着小眼,谁也不让谁。

    亚茵不服气地噘唇,眯细美眸,气嘟嘟的。

    工作守则不是只有三条吗?何时多了第四条?第五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说不定哪天跑出第八条、第九条……还有一千零一条……

    “那晚你的规矩明明没这么多。”叉着小蛮腰,亚茵不满的模样活像只小茶壶。

    一下子禁止大声喧哗:一下子禁入后屋……

    “那是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麻烦。”浓眉微蹙,晁允雍不冷不热的回答。

    麻烦?!他居然说她麻烦?她只不过非常尽责的想要帮忙打扫一下后屋而已,他居然这么说她!

    吼~~真是气死人了啦!早知道这家伙这么难伺候,她当初肯定会再三考虑。整天冷冰冰的,活像颗千年不化的冰块一样。拜托!现在是夏天,也请他融化一下好吗?她最最讨厌这样冷漠没温度的家伙了!

    晁允雍见她不说话,从她像只天竺鼠般气鼓鼓的粉颊来推测,也知道她肯定在心里碎碎念。

    基本上,那张透明脸还能藏得住什么秘密?就连想毒死他的坏心眼都表现得一清二楚。

    其实若他们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识,他会觉得她挺有趣的。

    “总而言之,后屋绝对禁止进入,你做什么都好说话,就是进入后屋,我绝不原谅。”无视她气红的可爱小脸,晁允雍的态度坚决。

    后屋,就是晁允雍每天从眼睛睁开到回房就寝前待的地方,位于白色木屋后方,一间约十余坪大的小房子,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他几乎一整天都窝在那里头。

    阴阳怪气的自闭男,哼!

    “我不会进去!”他的语气激怒她了,亚茵咬牙切齿,不知道是她的错觉吗?他俩好像从第一眼起就不对盘。“就算你求我都不会进去。”仿佛觉得第一句不够有力,亚茵再次用力重申。

    就算大蟑螂在里面生了一群小蟑螂,母蜘蛛生了一堆小蜘蛛,就算他被一群虫虫咬死,她也绝不会进去救他!

    绝对不会!

    静静看她许久,晁允雍薄唇忽地微勾,冷冷的,像是笑。

    “放心,我不会求你。”他用气死人的语气说道。

    吼吼吼~~她真的要抓狂了啦!感觉自己就快被愤怒之火燃烧成小火球,亚茵恨得牙痒痒,偏偏莫可奈何。

    生平第一次,从小以调皮捣蛋闻名,老是欺负人的谭亚茵遇到强劲对手,轻而易举被他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真、真、真是好不甘心!

    “晁先生,你还有别的吩咐吗?”头很晕,分不清是气过头还是天气太热导致,让她头昏眼花的。

    “没有,你可以去做你的事。”他优雅的比出请的手势,无疑火上加油。

    头一偏,亚茵气呼呼地走回白色小屋,边走边踢路上的小石头出气。

    不管!不管啦!这口气她一定要讨回来,从小到大她从没吃过亏,居然让他这么耀武扬威的!真搞不懂他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让她留下来?难道是嫌山间日子过得太无聊,找个人来气气也好吗?吼~~她要怒爆脑血管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