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男有泪不轻弹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吹,一片片火红色枫叶随风飘舞。

    人走过,踩在满是枫叶的小径上发出沙沙声响,他微笑看着她开心从眼前奔过,雪白色的裙子旋转起来像只飞舞的蝶。

    “允雍,”她回过头,绝美的脸庞满是甜笑,眩惑了他的眼。“我最最喜欢你了,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喜欢一个人。”

    她扑入他张开的怀抱,水灵灵的美眸眨呀眨。“我发誓,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永远永远都不会改变……”

    暗夜,墨黑色的眸子倏然睁开,晁允雍瞪着天花板,呼吸急促,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好沉。

    他有多久没作这个梦了?久得连自己都以为早已遗忘,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那抹痛还是深深埋在心里。

    闭上眸,晁允雍一手搁在额间,轻轻吐出一口长气。

    事隔两年,看来他不能忘,也不会忘。会再梦见这个梦,肯定和谭亚茵今天在超市说的话有关。

    瞥了眼床头的钟,时针和分针停在三点四十五分,又是个无眠的长夜。坐起身披上外衣,他推开房门直接走向长廊。

    屋外满天星斗晶亮,微凉轻风拂面。

    “咦?你也还没睡呀?”冷不防,亚茵清脆的嗓音在他身旁响起,她娇小的个子几乎被夜色吞没。她穿着白色睡袍,小小的身子靠在栏杆旁,见他出来,小手可疑地抹抹脸。

    “三更半夜不睡觉,站在门口喂蚊子吗?”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的苹果脸,冷淡会气死人的话就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平心而论,他并不讨厌她的。

    “……”闻言,亚茵没好气地瞪住他。

    她不记得自己有欠他会钱,更不记得哪里得罪他老人家,干嘛每次和她说话都夹枪带棒?!

    “那你三更半夜不睡觉,是打算陪我一起在门口喂蚊子吗?”气不过,她反唇相稽。

    垂眸睇她一眼,晁允雍薄唇微抿,方才的梦境重回脑海,熟悉的心痛又起。

    “我睡不着。”别开眸光,他淡道。

    耶?是她错看吗?他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嗯,肯定是她错看,冷面恶魔怎可能会有落寞的时候,他气死她都来不及。

    “我也是睡不着。”她小声嘀咕,大口喝下热牛奶,脸上有丝失落。

    唉~~她突然好想家呀!想到失眠。

    想念老妈煮的糖醋排骨,想念肥嘟嘟的草莓大福,想念二姊的坏嘴巴……搬到白色小屋快半个月,她想家的心情越来越浓烈。说穿了,这还是她第一回单独离家这么久。

    呜呜呜……想着想着都快掉泪了。

    “为什么睡不着?”难得见她的小脸失去生气,他还以为她永远都是神采奕奕,充满朝气。

    原来像是永远静不下来的小女人也会有沮丧的时候。

    “我、我——”说了半天没有下文,亚茵在他面前如何也说不出“想家”两个字。

    “嗯?”

    “没事,秘密。”亚茵话到舌尖又急急吞回去。

    见她倔强地别开小脸,微白的脸色分明有事却不肯明说,晁允雍敛下眸,神情沉静难测。

    “我刚才作了一个梦,所以睡不着。”沉默了阵,他淡淡开口。

    这件事,原本他打算永远不再提的,没想到今天却破了例。或许是心情太沉闷的缘故,让他突然有想聊一聊的冲动。

    “什么梦?”咦?天要下红雨了吗?这可是他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和她说话呢!亚茵惊讶的回头。

    “很不好的梦,一个我以为已经忘记的梦。”晁允雍黑眸里幽光闪过。

    “哦?那个梦让你很不舒服?是噩梦吗?”亚茵狐疑的问。

    她小时候常作噩梦,尤其是梦见鬼怪,那时老妈总在半夜里耐心地哄她入睡。

    “那个梦是我一辈子都不想再提起的事。”目光落在远方,他的声音极轻,像是会随时吹散在风里。

    纵使他的语气极为平静,像是在诉说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但是亚茵就是敏锐地感觉出他的不对劲。此时的晁允雍就像只负伤的野兽,强撑起尖锐的爪牙,其实身上鲜血淋漓的……

    从没想到他会在自己面前露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面目,已经习惯他冷言相对的亚茵怔怔看着他阴郁的俊颜,瞧见他眸底好深好深的伤痛,刹那间,她仿佛看见他身上套着枷锁,让他喘不过气,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他才会浑身冰冷带刺吗?

    眼瞳里映满他沉郁的俊颜,心口泛起莫名的抽痛,她不懂到底什么样的梦能让他出现如此沉痛的表情?她不会问,也没有勇气问,但晁允雍身上满满的孤寂落寞她不会错看。

    没来由的,她竟为了他此刻的表情心揪,真是活见鬼了。

    仓皇的移开目光,亚茵不习惯面对这样的晁允雍,她倒宁愿他面无表情、冷言相向,这样她还比较自在。

    “……我睡不着,是因为我想家。”有时候安慰他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掀开自己的伤疤,亚茵握紧牛奶杯。“说起来丢脸,我从没有单独离家这么久过,所以我——”感觉到他的眸光落在自己身上,亚茵住口不语,突然莫名紧张。

    晁允雍垂眸瞅她,只见她低下头,小小的肩头垂着。

    “……我说绮娟的小舅舅,你别再伤心了,人家常说梦境和现实相反,所以你别再耿耿于怀……”脑袋有些混乱,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她刚刚不是在说自己的事吗?怎么又突然绕回他身上了?“你要不要喝热牛奶?能帮助你心情平静。”她笑得有些勉强。

    她的表情很难过,是因为他吗?

    晁允雍垂眸看着她手中的牛奶杯,语气难测。“谁跟你说我很伤心?”

    他只是跟她说作了一个梦而已。

    “我有感觉,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亚茵小声咕哝。没办法,谁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直接的传递到她身上,满满的。

    所以无论他的喜怒哀乐,她总是可以很直接感受到。

    “……”

    亚茵仰首望向满天星子,就是不敢正眼瞧他。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夜里的晁允雍身上有种魔魅的气质,很是危险。

    “我们都是人,只要是人都可能伤心,这没什么大不了,没啥好丢脸。我刚才还不是躲在这儿偷哭?”她继续安慰。

    “我跟你不同。”晁允雍蹙眉。他才不是为了那种原因。

    “哪里不同?我们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们的心都是肉做的。你会伤心难过,我也会,只是每个人原因不同罢了。”想家很丢脸吗?每个人都会想家吧?“所以我伤心、你伤心,这样很正常,没什么好丢脸。”亚茵认真强调。

    她是在安慰他吗?用她的方式维护他的男性尊严……其实说穿了,她这个坏脾气又很吵的小女人挺温柔细心嘛!

    漂亮的黑眸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晁允雍薄唇勾起一抹淡到不能再淡的弧度,像是笑。

    他伸手揉揉她的发心,换来后者脸红心跳的反应。

    “……我们今天休战吧!”无视她吃惊的眼神,晁允雍直接拿过她手中的热牛奶,朝她比出干杯的手势。

    “咦?”愣愣看着他一口喝完热牛奶,亚茵的心怦怦狂跳,粉颊微热。

    那是她的杯子耶!他就这样大剌剌拿去喝,好像间接接吻。他没感觉,她倒是一颗心小鹿乱撞。

    “没想到你平时吱吱喳喳,像只静不下来的麻雀,重要时刻说出来的话还挺会安慰人。”薄唇绽开一抹笑弧,晁允雍垂眸瞅她。

    不过幸好有她,就是因为她的喋喋不休,这漫漫长夜才不会太难熬。她让他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咦咦咦?!

    吃惊地睁圆美眸,亚茵瞪着眼前的柔化的俊颜,虽然他的笑容极淡,她仍能十分确定那是笑,不会错。

    冷面恶魔他居然对她笑了!这是代表明天太阳会打西边出来吗?但谁来告诉她,她不是很讨厌冷面恶魔吗?那为什么他笑了,她会觉得呼吸困难,微紧的胸口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中风,肯定是中风!如果不是中风,就是我昨天太想家所以出现可怕的幻觉……”

    清晨六点整,顶着两只熊猫眼的亚茵像幽魂般飘出房门,机械式的从冰箱取出火腿、蛋和起士片,小嘴喃喃自语没有停过。

    “我怎么可能会觉得冷面恶魔很帅?我又不是被虐狂,他成天欺负我、惹我生气,冷酷没有同情心,说起话来会气死人,我怎会因为他随便笑一笑就感到心动?幻觉!绝对是幻觉。”

    一边不断自我安慰、一边拿出昨天买的吐司条,亚茵抽出长刀把吐司切边,继续神游四海。“我看以后离他远一点以策安全,他实在太太太可怕,没想到平时冷冰冰的冰块脸笑起来会好看到没天理的地步……”

    “你大清早一个人在碎碎念什么劲?打从你从房间走出来就没有停过。”晁允雍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他的声音极近,仿佛就在她耳边。

    “啊……”正专心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万万没料到男主角竟会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旁,受惊过度的亚茵小手一偏,长刀立刻在左手食指上划出一道伤口,鲜红立刻被吐司吸收,染出诡异的红圈。

    “好痛。”她咬唇痛呼。

    这家伙老是神出鬼没的!

    “这么不小心!”晁允雍眼明手快地握住她的手,低斥,旋即拉她到沙发旁坐下来。“你到底在想什么?”他没好气地问。

    连吐司切边都能切到手,笨手笨脚的。

    看着鲜血从纤白的指尖涌出来,有股似曾相识的情绪在翻搅,像是心疼。

    “我又不是故意的。”对他凶恶的语气,亚茵委屈地红了眼眶。明明是他忽然蹦出来吓人,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疼吗?”从茶几底下搬出医药箱,晁允雍问道。

    “不疼!”偏过头,亚茵负气答道。

    凶、凶、凶,整天只知道凶她,就算她疼死了,她也不会跟他诉苦。

    将她倔强的表情全看在眼底,晁允雍怎会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在转些什么?

    “下次小心点,长刀很锋利的,女孩子的手要是留下伤疤就不好看了。”他抽出药用纱布,仔细替她上药。

    咦?他是在关心她吗?

    亚茵回头瞧他,只见晁允雍语气虽凶,动作却是非常小心轻柔。

    其实他还是有温柔的一面,干嘛每天绷着一张脸生人勿近的模样?像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亚茵目光落在他好看的侧颜,忽地,她心头微跳,昨天窒息的感觉又来了。她仓皇地别开小脸。

    怪了,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现在也没对她笑,光是看着他她都会觉得呼吸困难。

    “反正我就是反应迟钝、就是笨,痛死就算了。”她继续任性嘀咕。

    扬眸瞥了她一眼,晁允雍说出让她惊讶的话。“我是关心你,怕你日后留下疤痕,没有真的责怪你的意思。”更何况害她受伤的罪魁祸首是他。

    他怎能面无表情地说出会让人感动的话,况且温言相向的他更令人心动,谭亚茵看着他俊美的脸庞,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可怜的大脑又当机。

    “你的伤口我包扎好了,这几天别碰水,三餐我来准备吧!”松开她惨遭刀吻的小手,晁允雍将医药箱收妥。

    “你要准备三餐?”亚茵更加受宠若惊。

    天要下红雨了吗?冷面恶魔怎突然对她这么好?该不会是想藉机报复她之前的恶行,企图把她毒死吧?

    没好气地瞪她一眼,晁允雍起身。“我准备三餐很奇怪吗?”他煮的东西保证比她可口。

    “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晁允雍眯细黑眸,挑眉反问。

    真吵。

    “没事。”完全不敢直视他的俊颜,亚茵突然很俗辣的把话全吞回去。

    今天看他和从前没什么两样,昨夜沉郁哀伤的男子仿佛是她的想像。唯一改变的人是她,她已经无法像以往那样自然的面对他。

    完蛋!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老妈,我很好。这里山明水秀空气清新,除了鸟不生蛋、乌龟不靠岸外,挑不出缺点。”小手卷着电话线,亚茵靠在茶几旁小声说话。“嗯,你别担心,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会懂得照顾自己……”

    话才刚说出口,立刻感觉到飘过来的挑衅眸光,她背过身当作没看见。

    “我知道,再过一个多月我就回家了,到时我要吃你做的糖醋排骨和三杯鸡……吃太多肉不好?多吃肉才能帮助长高呀!难道你没发现我是家中最矮的一个?为什么亚芙和亚曦都很正常,我却像魔戒里的哈比人……”

    动作俐落地将腓利牛肉放入平底锅中,晁允雍无意偷听她的电话内容,她的声音却自然而然地传人他耳内,他好看的薄唇微弯,扬起一抹淡弧,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如果他的推测没错,眼前古灵精怪的小女人肯定出生于极幸福美满的家庭,至少从她和母亲撒娇的语气就能听出一二,当然也只有出生幸福家庭,才能养出她这种乐观的性格。

    幸福的家庭……他有多久没和家里联络了?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心高气傲的他承受不了打击,自我封闭,拒绝任何人接近,直到亚茵莽莽撞撞地闯入他的生命……

    如此直接的,让他想筑起心防都措手不及。

    收了线,闻香而来的亚茵靠近。“好香。”

    鲜嫩的牛肉在乎底锅里滋滋作响,浓郁的牛肉香气让人垂涎欲滴,晁允雍动作熟练的煎牛排,看来下厨并难不倒他。

    亚茵的目光掠过他修长白皙的手,最后落在他沉静的俊颜上,从没想过原来男人穿起围裙也可以这么好看,深灰色的围裙系在他劲瘦的腰身,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均带着贵族般的优雅……

    完了,看来这次她真的完蛋了!

    她发现如今晁允雍做任何事在她眼中都会自动美化,无论她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可能倒着看都会帅气到一个不行。

    一个诡谲的念头闪过脑海,顿时把她惊出一身冷汗。她该不会是爱上晁允雍了吧?!

    人家她不要这样啦!她的初恋明明是要留给“雍”,才不要莫名其妙爱上眼前喜欢气死她的冷面恶魔,这不符合她的计画,一点都不符合!

    不知道她小脑袋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晁允雍漂亮的黑眸睇了她一眼,薄唇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弧。“早说过我的厨艺比你好太多。”

    亚茵没好气地眯细明眸。“如果你不满意我做的食物,以后都由你亲自下厨啊!”听听他会气死人的语气,她怎么可能爱上他!怎么可能!肯定是误会。一定是那夜的气氛太过诡异,而他又难得和颜悦色,所以才会造成这种假象。

    听见她的回答,晁允雍一阵无言。

    如果请她来帮忙,他还必须亲自下厨,那谁来告诉他这个小女人到底是来做啥的?专门来吵死他的吗?

    将煎好的牛排放入瓷盘,晁允雍将其端上餐桌,朝她比出请用的手势。

    扬睫瞅了他一眼,亚茵慢条斯理地切下一块牛肉放入嘴里,忽地,美眸一亮。

    “好吃!”她难掩惊讶,“超好吃。”

    牛肉熟度煎得刚刚好,嫩又多汁,真瞧不出他竟然有这种好手艺。

    “当然。”轻轻啜口红酒,晁允雍挑眉。

    她毫不隐藏的赞美会让人拥有好心情,他喜欢她这种毫不做作的真性情。

    “凭你的手艺,女人很难不爱上你吧!”嘴里咬着香嫩的牛肉,已经忘记方才不愉快的亚茵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他。

    只要尝过你的手艺,女人很难不爱上你吧!

    似曾相识的话在脑海里响起,晁允雍忽地握住红酒杯的大手微紧,俊颜掠过一丝僵冷。

    爱这个字太容易说出口,可是又有谁能坚持到最后?

    她不能,没有人能……他已经无法再相信爱这个字了。

    气喘吁吁地爬上最后一道坡,年轻男人抹去额间的汗珠,将简单的行李包甩上肩,看着眼前的白色木屋。

    费了一番工夫,他终于打探出晁允雍的下落,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房子是纯白色的,一如他想像,很有晁允雍的风格。

    年轻男子按下电钤,黑眸重新又将附近的环境打量一回。

    “来了,耶?”以为是绍强送货来,亚茵打开门,眼前的陌生脸孔让她怔住。“请问你是……”

    “你好,”没想到前来应门的会是个可爱的女孩,萧唯安也是一愣。“请问这里是×××路39号吗?”

    “嗯。”亚茵点点头,戒备地看住他。

    “那么这屋子的主人是晁允雍吗?”萧唯安试探地问。

    “咦?”听他说出冷面恶魔的名字,亚茵小小惊呼了声。“你是他的朋友?”

    “可以这么说。”萧唯安笑着点头。

    “哦~~”没想到冷面恶魔居然还会有朋友上门拜访,她还以为他从前就是这么自闭。亚茵咬咬唇,犹豫是否该让他进屋。

    “允雍在吗?”见她不说话,萧唯安又问。

    “他——”亚茵的话尚在舌尖跳动,低沉的男音已先一步截断她的话。

    “唯安,你怎么会在这里?”看着眼前不该出现的的男人,晁允雍的俊颜难掩讶异。

    一看到整整两年不见的晁允雍,萧唯安的情绪在刹那间失控了,他激动地冲过去抱住他,只差没有声泪俱下——

    “少爷,我好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