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男有泪不轻弹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一整个下午屋子里都充满着咖哩的香味,而嗅到香气的亚茵像只饥饿的小兽,在屋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恨不得一直守在厨房里的萧唯安快点出来,好让她偷尝一口。

    “好香,我真是太佩服自己的厨艺天分了。”萧唯安有些故意地打开锅盖,顿时香气四溢引人食指大动。

    “你在煮什么?”尚未休战,就算饥肠辘辘也不能先示弱,亚茵故作不在意的问。

    “不管煮什么都没你的份。”就像两只斗鸡绝对没有和平相处的时候,萧唯安轻哼。

    “你以为我很有兴趣吗?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亚茵咬牙切齿地道。

    “咖哩牛肉,想吃吗?”萧唯安笑得奸险。

    “当然不想!”事关面子问题,她别开小脸。

    “那你就别吃。”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萧唯安故意夹块牛肉入口。“天~~真嫩。”

    吼!她想咬人了啦!

    再也顾不得面子问题,亚茵大剌剌闯进厨房,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汤杓。“拿来!”她粗鲁地说。

    “这位小姐,你是强盗吗?”见她动作粗暴,萧唯安嘲笑。

    “我是!”送他一枚超级卫生眼,亚茵特别挑中最大块的牛肉入口。“耶?好吃。”她难掩惊艳。

    “不错吧!我可是有练过,比你做的那些猪食好上千百倍。”萧唯安得意地挑眉。

    “我煮的东西没你说的可怕吧!”已经毫无志气可言,被美味咖哩牛肉收买的亚茵没有跟他针锋相对。

    她继续攻击下一块牛肉。

    “因为这是少爷的最爱,所以我特别去学,希望他吃起来会有家的味道。”萧唯安敛下眸,语气突然变得低落。“其实我真的很希望少爷能够回家,我不忍心看他这样继续自我封闭。你没见过从前的少爷,当时他意气风发、温柔爱笑,和现在冷冰冰的模样差好多……”

    “你别烦恼。”亚茵轻拍他的肩安慰。“放心,冷面恶魔倘若知道你这么关心他,他一定会跟你回去的,只不过时间的问题而已。他还那么年轻,总不可能真在这里住一辈子吧!”

    “真的?你觉得少爷真的会跟我回去?”听见她的鼓励,萧唯安希冀地抬眼。

    “当然。”将鲜嫩的牛肉送入嘴里,亚茵含糊不清地点头。

    没想到这年头还有这种忠仆型的人种出现,真是稀奇啊!

    “有你这句话我安心多了,我一直担心少爷不跟我回去,我无法跟老总裁交代。”

    “会,他会跟你回晁家的。”亚茵笑着用手肘顶顶他。“其实你煮的咖哩牛肉这么好吃,有没有考虑开家餐馆,我一定去捧场。”

    “是吗?真这么好吃?”萧唯安眉开眼笑,心情好上许多。

    “我从不说谎。”亚茵笑咪咪地用力颔首。

    当晁允雍打开门,就是看见两人相谈甚欢的一幕,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特好,好得让旁人无法介入——

    像甜蜜的小俩口。

    微微眯细黑眸,胸口突然有股不舒服的感觉隐隐骚动。

    当他为了她的话而犹豫、烦躁不安的时候,她却和别的男人感情正好,一时之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呆子。

    “你回来了。”看见他,就想起上回两人为了“雍”的争执,亚茵直觉笑颜一敛。

    她截然相反的态度更惹怒他,仿佛他的出现是多余的,晁允雍关上门,面无表情地走进屋内。

    “少爷,你饿了吗?可以吃了。”没注意到晁允雍不对劲的脸色,萧唯安笑问。

    没吭声,晁允雍清冷的眸光落在亚茵刻意疏远的小脸。

    “你们慢用,我先进房。”亚茵拾起桌上的杂志,脚跟一旋就要进房。

    “看见我就要走,怎么?我打扰到你们?”晁允雍的声音极冷,顿时气氛凝结成冰。

    亚茵回头瞪他。

    他是特地回来吵架的吗?一开口就语带挑衅。

    “当、当然没有,少爷你别误会。”终于嗅到空气里的危险气息,萧唯安急忙陪笑脸。

    他不是阿呆,自然看得出亚茵和少爷之间有种微妙的化学变化。

    “随你怎么想!”懒得跟他解释,亚茵气鼓腮帮子,迳自扭头闪人。

    “这就是你所谓的‘命中注定’?会不会太容易受到引诱而推翻?”晁允雍继续冷冷质问。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竟见不得亚茵对别人露出如此甜美的笑脸。

    “少爷,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心一跳,萧唯安急急解释。

    “我没有问你。”眼也没抬,晁允雍面无表情地截断他的话。

    萧唯安低下头。

    再也受不了他无理的态度,亚茵气怒地踅回他面前,无视自己不到他肩头的高度,和他杠上。

    “我不知道‘命中注定’四个字是哪里得罪你了?但我问心无愧,我说喜欢‘雍’就是喜欢‘雍’,但我犯不着证明给你看!”讨厌鬼!说话夹枪带棒,她有碍着他吗?亏她……亏她之前对他居然还有一丝异样的感觉,真是疯了!

    静静看着她灿亮的美眸半晌,晁允雍性感的薄唇冷冷吐出话。

    “我看你也做不到吧!”

    可恶!他真的是来气死她的。

    “我做不做得到都与你无关。”小脸气得泛红,亚茵咬牙切齿地说。

    “谁说与我无关?”

    “我喜不喜欢‘雍’,本来就与你无关!”

    “怎会无关?因为我是——”话到舌尖及时顿住,晁允雍俊颜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他就是“雍”这句话如何也说不出口,他抿紧薄唇。

    “是什么?”眯细灿眸,亚茵咄咄逼人。

    他究竟是怎么了?不是才决定谭亚茵喜不喜欢、爱不爱都与他无关吗?为何看见她和别人说说笑笑,现在又耿耿于怀起来?

    “怎么不说话?你没有话说了吗?”见他住口,亚茵仍不放弃。

    “亚茵、少爷你们别争执,先来吃饭,你们一定都饿了,我煮的咖哩牛肉很好吃。”眼看气氛越来越火爆,萧唯安急忙跳出来打图场。

    “我不饿,你们吃。”瞥了他一眼,晁允雍脚跟一旋步出屋外。

    “喂,你这个人会不会太无情了?萧唯安特地做了你爱吃的东西,你竟然不领情!”

    夜凉如水,满天星子晶亮,亚茵怒气冲冲地追出来,清亮的嗓音在夜色里回响。

    晁允雍倏然停步,神色难测的垂眸瞅她,抿紧的薄唇不发一语。

    “他是真的关心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劝你回家,有这种好朋友关心,真不懂你在发哪门子的少爷脾气?”叉着腰,亚茵质问。

    冷冷看着她因愤怒充满生气的表情,晁允雍蹙眉。

    “你很关心他?”晁允雍的声音极轻,嗅得出山雨欲来的味道。

    “我当然关心我的朋友。”亚茵眯细灿眸。

    “就只是单纯的关心朋友?我倒觉得你们的感情好得出奇。”他力持语气平静,不让她听出话里的酸味。

    “我们的感情哪里好?你的感觉神经错乱了吗?”亚茵古怪地瞅他,仿佛他是刚从火星降落的外星人。“我们成天吵吵闹闹,若是这样算感情好,那我跟你的感情更好啰?”

    “……我们感情不好吗?”他语气难测的反问。

    “咦?”不懂话题怎会突然扯到他们身上来,亚茵愣住。

    “我们感情不好吗?”晁允雍走近她身侧,居高临下的瞅她。

    这家伙今天怪怪的喔!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危险。亚茵悄悄后退一步。

    “我没说不好。”她小声咕哝。

    “你也没说好。”他眯细黑眸。

    “这不是重点,我们现在讨论的对象是萧唯安。”不敢迎视他的眸光,亚茵别开小脸。

    怪了,明明来兴师问罪的人是她,偏偏现在却有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

    “这就是重点,你到底喜欢‘雍’还是喜欢萧唯安?”大手猛然抓住她的细腕,晁允雍问道。

    心头小小跳了一下,亚茵看着他抓住自己的手。

    “这根本不能比。”萧唯安是她的朋友,她只是仗义执言,根本扯不上喜欢:“雍”就不同了,他是她心心念念非要找到不可的人。

    “为何不能比?”

    “萧唯安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我们认识还不满十天呢!我喜欢的人当然是‘雍’!”亚茵微恼的回答。

    真是莫名其妙的男人问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就这么喜欢‘雍’?那么我呢?你喜欢我吗?”她的回答并没有让他的心里比较好过,晁允雍大手微紧。

    咦?这个问题更劲爆了。

    “你?!我……”亚茵粉颊泛起可疑的红晕,能言善道的小嘴突然结巴。“喜、喜欢……”

    可恶!她到底在说什么?语无伦次的。

    “你喜欢我吗?”定定望入她的眸,晁允雍重复。

    “这个问题太、太奇怪了,我拒绝回答。”心跳得极快,像是要从嘴里跳出来。夜色里,晁允雍俊美白皙的脸庞有抹魔魅的吸引力,教人不敢逼视。

    “为什么逃避我的问题?难道你就非要‘雍’不可?”晁允雍将她拉近自己,浓浓的男性气息包裹住她。

    头有些晕,脑袋快因他身上的热度融成浆糊。亚茵浑身僵直。

    “我说过我和‘雍’是命中注定……”她的语气渐弱。

    “他不是你想像中的好男人。”

    “是不是好男人由我决定,你让我见他。”关于这一点,亚茵有异常执着。

    “难道我不行吗?你就非‘雍’不可?”晁允雍咬牙问,黑眸里寂寞的眸光一闪而逝。

    “我——”没想到他会问得如此直接,亚茵的大脑瞬间当机。他的眼神……他刚刚寂寞的眼神她看见了,她胸口微紧。

    每每看见他落寞孤寂的表情,她就会感到揪心,这是为什么?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他了?

    不再让她有反驳的机会,晁允雍薄唇狠狠封住她的,大手扣住她的头,好让自己更能撷取她的甜美。

    他吻她?!他居然吻她?!

    心跳得好快,撞得胸骨都疼了。亚茵想挣扎,无奈手脚虚软。

    不该这样的,她不该感到任何一丝甜蜜或是雀跃,她喜欢的人是“雍”,她一直很笃定的认为“雍”是她命定的情人,她怎能对冷面恶魔感到——

    心动?!

    亚茵用尽全身的力量推开他温暖的怀抱,忽然迎面而来的冷空气让她觉得空虚。她眨也不眨的望住他沉静的俊颜,明眸泛起水雾。

    她只是想喜欢“雍”而已,难道这是罪大恶极吗?他为什么非要这样气她、欺负她不可?到底为什么?

    “亚茵?”见她仿佛要哭了,晁允雍直觉朝她伸手,黑眸里闪过一丝歉意。

    他究竟是怎么了?他不该强吻她的。

    不再说话,亚茵头也不回地奔回白色木屋,逃开这个会腐蚀她心智的男人。

    因为他——

    让她产生迷惑了。

    两入之间的气氛变得很怪,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刻意回避着彼此,他俩都感觉得出开系出现微妙的变化,偏偏谁也不想先打破僵局。

    天色尚未大亮晁允雍已经出门,避开所有可能和亚茵见面的机会。

    “亚茵,你和少爷之间究竟怎么了?”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萧唯安问道。

    “没什么。”摇摇头,亚茵不想多谈。

    “你们之间是否有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亚茵语气不是很热络的反问。

    她的心已经够乱了,为了晁允雍突如其来的吻,那是她的初吻啊!原本想留给最喜欢的人,没想到……

    “可是这两天看你们都不说话,气氛比之前还糟。”两位当事人没感觉,他这位夹心饼干可是坐立难安。

    “唯安,我出去走走。”像泄了气的皮球,亚茵闷闷不乐地推门出去。

    她的心情极差,紧闷的心像是找不到出口,她分不清是那夜的争执令她难受,还是晁允雍的避不见面令她耿耿于怀?

    走出屋外,灿阳蓝天并没有让她比较好过,她深深吸口气,漫无目的地绕着白色木屋,一圈走过一圈。

    早知道晁允雍的个性阴晴不定,早知道他和自己理想中的对象差了十万八千里,早知道她心心念念的人是“雍”,可为什么当他用那双黑眸望住自己时,她的心却动摇了?

    他明明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啊!

    脚步倏然停下,亚茵小手在身侧紧握成拳,觉得好迷惘,思绪完全找不到出口。忽地,她眼角余光瞥见后屋微启的门缝,像有股魔力不断朝她招手,邀她过去一探究竟。

    被列为禁地的后屋……

    人天生都有种叛逆性,越是禁止的东西越好奇,短暂的迟疑过后,亚茵终究还是轻轻推开门。

    淡淡的油彩味朝她扑鼻而来。

    木屋里的空间不大,房内光线极暗,有简单的画架、桌椅,还有一张单人床,地上散落未完成的画纸,整个摆设充满主人孤寂的味道。

    打开灯,亚茵顺手拾起地上的画纸,心中不免感到讶异。她从不知道冷面恶魔对画画也有兴趣。

    垂眸看着似曾相识的熟悉画风,亚茵心头微跳,当她抬睫看清墙上那幅画,血色瞬间从小脸褪尽。

    那是“蓝”!

    四年前一别后,她寻寻觅觅想要再见到的画啊!

    相隔四年,这幅画带给她的震撼力依旧,仍是明亮温暖的颜色,简单有力的线条,还有满满、满满的宠爱。

    但是这幅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

    心跳得好快,紧缩的胸腔快要不能呼吸了。亚茵捂着唇,一步步后退,直到身后撞上坚硬的胸怀。

    她惊跳回头。

    “谁让你进来的?”晁允雍俊颜阴鸷难看,他冷冷地问,一字一字像冰珠子。

    “我……”

    “难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非要和我唱反调不可?”

    “因为你的门没关好,所以……”

    “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晁允雍面无表情地出声。

    “你先告诉我,那幅画为什么会在你这里?”看见他不自然的神情,亚茵话到舌尖猛然收回,所有一切突然串连起来,山下超市里的画,还有晁允雍种种怪异的表现……

    她不敢置信地瞪住他。

    “你是——‘雍’?”刹那间,亚茵声音支离破碎的。

    抿紧唇线,晁允雍对她的猜测不做正面回应。

    “你是‘雍’!”他不用回答,亚茵也知道自己的推测正确。“既然你是‘雍’为何不表明身分?难道听我说那些话很好玩吗?”她气怒地大吼。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

    “听我说那些命中注定的话、听我说非要找到‘雍’不可,其实你心里一直在嘲笑我吧?嘲笑我的愚蠢,你怎能如此狠心、如此过分?你大可以说出实话啊!”越想越难堪,亚茵咬牙切齿地道,明眸泛起水光。

    对她的指控他没有任何反驳,只是静静的听。

    他的沉默让她更难以忍受。从小到大,她不曾像现在难堪过,仿佛自己赤裸裸地展露在他人面前,不断重复着可笑的蠢事。

    她讨厌他、她不想再看见他,更恨自己的无知。什么命中注定,全是幼稚的谬论,只有愚蠢如她才会相信!

    亚茵一把推开他,头也不回地奔出后屋。

    真笨!她真笨!

    没有追出去,晁允雍的目光落在墙上的画,俊颜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