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男有泪不轻弹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已经半夜了,怎么还没看见亚茵?”萧唯安不安的扭紧双手,不断在屋内走来走去。

    “……”

    “需要报警吗?会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

    “……”

    “一个女孩子音讯全无,人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手机没带、包包没带,不可能走远。”萧唯安焦躁地自言自语。

    “唯安,你坐下吧!你走来走去扰得我心都烦了。”终于开口要他坐下,晁允雍浓眉紧蹙。

    他担心,难道他就不担心吗?人是被他气跑的,他要负最大的责任啊!

    心里悬悬念念的都是她的安危,要是那时他追出去就好了……

    “少爷,我去找她吧!我真的放不下心。”屁股才坐下不到三秒钟又立刻跳起,萧唯安急道。

    “人生地不熟的,你打算怎么找?”晁允雍面无表情地反问。

    “就到处找啊!总比啥事也不做来得好。”萧唯安回答。

    “不!你待在这里等消息,我出去去找她。”晁允雍拿起车钥匙,起身。

    “少爷,你要亲自去?”

    “嗯。”

    其实他是喜欢她的,或许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被那双古灵精怪的明眸吸引,可是偏偏……

    偏偏对她做出与心意相反的事情。

    空气闻起来好潮湿,应该快下雨了。亚茵吃痛地将娇小的身子往内移动,传来剧痛的脚踝让她冷汗直流。

    和冷面恶魔争执过后的下场,就是让情绪太激动的自己失足摔落坑洞,山壁不高,若不是她扭伤脚踝,她应该可以爬上去,但是如今肿得跟小馒头一样的脚踝,让她连站起来都有问题。

    没有手机、没有路灯,连求救的方法都没有,她该不会死在这里吧?

    亚茵黯然地将背靠在树干,明眸里水气凝聚,想起木屋里的“蓝”,又想起原来冷面恶魔就是“雍”,她到底在做什么呀?千里迢迢来闹笑话吗?冷面恶魔一定在背后不断耻笑她的幼稚与无知。

    说什么命中注定在一起的人……光想像她就觉得丢脸。

    山坡上突然出现窸窸窣窣的声音,亚茵心一惊,身体更往山壁靠,在这种荒山野岭,该不会真有熊出没吧?

    呜呜呜……她不要变成熊的点心啦!她真的想回家了。

    “亚茵?”黑暗中出现模糊的身影,熟悉的嗓音让她莫名心安。“亚茵,是你吗?”

    “晁允雍?晁允雍,我在这儿。”她喊。像是打翻了各种调味酱,种种复杂的情绪在胸口翻搅,有酸有甜,有辣有苦。

    想起他的恶劣行径,她真不想开口向他求助,可是谁教前来救人的会是他,心中又不争气的满是感动。

    对于他,她真容易不争气啊!

    “我终于找到你了。”颀长的身子在她面前站定,晁允雍语气里是不容错听的焦急,“我在上头看见你的手链,还以为……”他突然住口不言。

    有一刹那,他还以为他永远失去她了,这样的想法骇得他几乎崩溃,顾不得夜里的山谷有多危险,直接就下来找人。

    “我没事,我只是扭伤脚踝而已……”就着月光,看清楚眼前的男人,亚茵声音越说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她从不曾见晁允雍如此狼狈的模样,白色上衣沾满了泥泞,向来修长干净的大手满是脏污,完全不符合他平日优雅冷静的模样,可以想见他有多心急。

    他在担心她吗?她还以为他很无所谓。

    “你扭伤脚踝了?”晁允雍蹲下来,温热的大掌抚上她的伤处。

    “好痛。”他的碰触立即引起一阵剧痛。

    就说伤处很疼,他还故意捏一下,他肯定是来欺负她的。

    “扭伤的情况很严重。”晁允雍的眸光落在她苍白的小脸,半晌,他忽然低语,“关于今天的事,我很抱歉。”

    “嗯?”亚茵讶异地抬眸。

    他居然跟她道歉?

    “在后屋时,我不应该凶你,也不该隐瞒我是‘雍’,我——”他欲言又止。“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是‘雍’,所以老羞成怒,但我并不是存心欺负你或是作弄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对‘雍’的感觉破灭。”

    他多希望她所谓的喜欢、所谓命中注定的人是他,所以他陷入一种极端可笑的境地,他是“雍”,偏偏又嫉妒“雍”。

    或许……打从一开始对她冷言冷语,没有好脸色,就是对自己的保护吧!因为他知道自己肯定会喜欢上她。

    他突然改变的态度让亚茵好不习惯,她低下头,声音无端微哑。“我为什么会对‘雍’的感觉破灭?”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从他打开门,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对他就是有种特别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本来就该出现在这里一样。

    定定的看住她,晁允雍的眸子比黑夜里的星子还灿亮。

    “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跟你想像的‘雍’截然不同。”他极缓地说。

    这就是他为何对她忽好忽坏,阴晴不定的原因吗?原来他也会不安啊!

    亚茵心中酸酸软软的,小手轻抚上眼前阴郁的俊颜,声线微抖。

    “我喜欢‘雍’,可是我也喜欢你,对我而言,你们是同一个人。”从没想过自己生平第一次爱的告白会是在充满泥泞落叶的山谷里,一整个浪漫不起来,可是亚茵还是很紧张,心脏简直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晁允雍震惊地回望她,那是种受宠若惊的狂喜。

    她不是很讨厌他吗?他还以为她恨死他了!所以他才会莫名其妙吃萧唯安的飞醋啊!

    晁允雍大手一伸,将她娇小的身子整个纳入怀里,用力得像恨不得将她揉入骨血之中。有她这句话,他浑身冰冻的血液仿佛再次流动起来,胸臆间热热暖暖的。

    豆大的雨滴一滴一滴从天而降,将紧紧相拥的两人淋得湿透,但此刻谁也没想到要躲雨,深深贪恋此刻的温存,这时的他们,心的距离好近好近!

    “晁先生,你最近看起来亲和多了,整个人也更帅啰!”邓妈妈将手中的纸箱放在柜枱,笑容满面的说。

    “变得亲和?我?”晁允雍对邓妈妈突如其来的称赞有些错愕。

    “是啊!你刚来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现在这样好多啰!”邓妈妈笑说。“晁先生,你的改变会这么大应该跟谭小姐有关吧!”邓妈妈笑得暧昧,还朝他眨眨眼睛。“听绍强说,你们小俩口上回在店门口吵架,我还没看过你对谁发过脾气咧!”

    小俩口?!该不会是说他和亚茵吧?

    “我和她还不是这种关系。”心跳得有些快,是开心的感觉吗?他含蓄的解释。

    或许以后会是,他还在努力中,努力学着如何——

    爱人。

    “别害羞,年轻人谈谈恋爱是正常的,想当年我和我家老头也是经过一段轰轰烈烈的恋爱呢!”邓妈妈掩唇偷笑。

    “邓妈妈,我——”

    “小心!快闪开!”店门外忽然响起惊天动地的喊声打断他们的对话,晁允雍和邓妈妈不约而同往店门外望去。

    只见一辆急驶而来的休旅车像是失速般直直往超市右方撞去,而站在那里的亚茵正呆呆瞧着天空出神,似乎不知道危险逼近。

    “亚茵!”心脏猛然一缩,晁允雍想也不想夺门而出,才奔出店门,耳边已传来轰然巨响。

    “……”听见声音的刹那,晁允雍浑身血液泛冷,心跳仿佛瞬间停止,他僵了一秒,种种纷乱的记忆闪过脑海,有他的,还有“她”——

    “哎哟!是怎么开车的,当人命不用钱啊?”超市内的邓妈妈跟着跑出来,掩唇惊呼。“谭小姐她没事吧?”

    以对方这种完全不煞车的可怕速度,要是真撞上谭小姐的话……

    终于,围观人群里钻出娇小的熟悉身影,亚茵脸色惨白地看着肇事现场,一步步踉跄后退,眼眶已红了半圈,幸好在刚才的一瞬间她机伶地跳开,否则……

    “亚茵!”来不及回神,冰冷的身子已被扯入坚硬温暖的胸怀,亚茵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口,听见他剧烈跳动的心跳声。“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晁允雍紧紧抱住她,像怕她会突然消失不见似的。

    “我没事,只是吓一跳……”亚茵的声音逐渐微弱,她仰首望他,发现晁允雍的脸色一片惨白。

    “你——”看着他失去血色的俊颜,亚茵一句话梗在喉间说不出口。

    继上次跌落山谷后,这是她再一次看见他担忧的模样,但这回比上一次更加明显,是如此的惊慌失措。

    “以后别吓我,别这样吓我——”狠狠地抱住她,晁允雍紧缩的胸腔挤不进空气,似曾相识的情景重现眼前,逼得他几乎发狂。

    “我没事、我没事,”明明差点出事的人是她,如今反而是她在安抚他的情绪。亚茵来回轻抚他冰凉的手臂重复道:“允雍,我真的没事。”

    晁允雍没回应,仍是紧紧将她搂在怀里。

    感觉到他的重量几乎全压在她瘦弱的肩头,亚茵只好陪着他一起跪坐下来,只见他低敛着眸,俊颜痛苦,嘴里念着她听不懂的话——

    “我放弃、我退让,你别吓我——”

    “这里唯一的医生进城去了,短时间不会回来,我想让少爷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轻轻掩上房门,萧唯安音量压得极低。

    “真的没关系吗?要不要送他去医院?”亚茵不放心的问。她永远忘不了他惨白的俊颜,和身体冰冷的温度。

    像冰一样,好冷好冷。

    “不碍事,应该只是受到惊吓。”萧唯安神色难测地看着亚茵。“吓着你了?”

    “我从没见过他如此,在我的记忆里他一直都是从容不迫,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亚茵低语。

    她所认识的冷面恶魔或许脾气不佳、态度冷淡,但绝非下午所看见的晁允雍。

    “我猜……”无声地叹口气,萧唯安欲言又止。“他把你和蓝爱伶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了。”

    “蓝爱伶?”亚茵不确定的重复。

    是她的错觉吗?怎听见这个名字时竟莫名有些心慌。

    “嗯,她可以说是少爷曾经最爱的女人,也是伤他最深的人。”除非逼不得已,他并不想提及这段往事。

    “……”

    “你还记得‘蓝’吧?你在美术馆看见的那幅画,那时少爷和她的感情正好,画里的女人就是蓝爱伶,画会叫作‘蓝’,也是为了献给她。”

    “……”

    “少爷和蓝爱伶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大家也认为他们最后会走进礼堂,直到蓝爱伶去英国出差后一切都变了。”萧唯安表情凝重。“她在英国爱上了别的男人,违背自己对少爷的承诺。”

    “所以允雍从此性情大变吗?”听见他曾经深深爱过另一名女人,亚茵心里并不好受,总觉得胸口沉甸甸的,像压块大石。

    “不,这不是少爷性情大变的原因,少爷没那么脆弱。”萧唯安唇边泛起一抹笑,很苦。“我刚刚有没有告诉你,蓝爱伶爱上的男人也姓晁,晁子诺,是少爷的亲哥哥。”

    萧唯安的答案太让人震惊,亚茵明眸圆睁。“不会吧!”

    蓝爱伶移情别恋的对象竟是允雍的亲哥哥,这样的事实谁能接受?!会不会太残酷了?

    “事实就是这样,远在英国的大少爷根本不知情,更别提知道她和少爷的关系。消息传回晁家,成为一大丑闻。

    “心高气傲的少爷无法接受蓝爱伶的背叛。那一天,少爷去找蓝爱伶,希望能挽回她,没想到蓝爱伶只是哭着向他道歉,要少爷原谅她、成全她,她无法面对少爷,最后仓皇奔开,却被迎面而来的货车撞上……”萧唯安双手悄悄在身侧紧握成拳。

    是她把少爷逼到此种境地,让少爷关起心门,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

    听见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亚茵的小脸刷白。

    亲眼看着深爱的女人发生意外,这是多么伤人的事情!

    “嗯。”萧唯安沉重的点点头。“自那天后,少爷离开晁家,决心一辈子不回去。”无声退让,是少爷最后的决定。

    心好痛,是为了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刹那间,她终于能明白他为何总是冷冰冰的态度,换作是她,她也会一样吧!

    不爱,就不会再受伤。

    “今天下乍少爷激动的反应,应该是把你和蓝爱伶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了。”话题绕回原处,萧唯安叹气。

    “……”

    “其实我不该多嘴,可是我希望让你明白这件往事。因为我觉得在你面前,少爷才会多少恢复一些人味。少爷很喜欢你,只是心结打不开,他对女人的信心、对爱情的信心,两年前就消失殆尽,难道你没发觉他只对你发脾气吗?”萧唯安问道。

    对她发脾气就是喜欢?她完全无法明白。

    “那是因为少爷本身也很挣扎,他应该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你。”萧唯安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爱’我?”听见他用这突兀的形容词,亚茵心一跳。“你、你说他爱我?”她结巴。

    或许冷面恶魔对她是有感觉的,但说是爱……

    “那是因为少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一个人了,因为蓝爱伶的伤害,他已经失去爱人的能力,话说回来难道你不喜欢少爷吗?”他一针见血的反问。

    “我?”没想到话锋一转竟会落到自己身上,亚茵涨红脸。

    她的喜欢有这么明显吗?

    “你应该也很喜欢少爷吧!不管是‘雍’还是允雍。”旁观者清啊!“我没有其他意思,身为外人的我也没资格多嘴。我只是希望如果你真心喜欢少爷的话,请陪在他身边吧!多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会恢复成以往的他。”

    入夜,万籁俱寂。

    亚茵无声推开晁允雍的房门,清亮的眸光落在沉睡中的男人身上。

    他已经睡了一天了,睡得好沉,可以想见下午的意外插曲对他而言刺激有多大。

    “允雍,我好喜欢、好喜欢你,”亚茵轻轻附在他耳边低语,像是允诺。“只要你也喜欢我,我就不会离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