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男有泪不轻弹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亚茵,你真的不再给小舅舅一次机会吗?我从来不曾见他如此执着过。”电话那头传来绮娟无奈的声音,她叹气。“算我求你,拜托你见见他,好不好?”

    不管怎么说,在辈分严明的晁家,就算晁允雍大不了她几岁,她还是必须尊称他一声小舅舅。对于这个小舅舅三天两头电话殷勤问候,动不动就来电关切,她的精神真的已经到达紧绷极限。

    还有她不可告人的小辫子啊!

    听见绮娟的央求,亚茵只是保持沉默。

    “我是不知道你们之间的误会有多深,但如果小舅舅真是你找了四年的‘雍’,说啥也不该这样轻言放弃不是吗?”绮娟继续碎碎念。

    四年耶!不是四天、四星期,而是四年哪!

    “就是因为我找了‘雍’四年,所以我们之间的鸿沟更无法跨越。”亚茵闷闷出声。

    她寻寻觅觅的男人,她怎能接受他心里还爱着另一个女人?爱多深,恨多深,她永远也比不上让他自我封闭的蓝爱伶。

    “亚茵,请用我听得懂的方式说话。”总觉得她越说越迷糊,绮娟抱怨。

    “最简单明了的解释方式,就是我不想见他。”亚茵干脆答道。

    很好,非常好,这种解释非常浅显易懂,可惜她不能接受,因为她不想完蛋。

    “亚茵,只是见一面,大家把话谈清楚不是挺好的吗?根据你的说法,那一天你根本是逃回来的。”

    “谁说我逃?!”亚茵不服气地反驳。“我只是不想继续无谓的争辩下去。”爱与不爱,恨与不恨,有时候光凭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能传达一切。

    冷面恶魔给她的就是最赤裸裸的表情。

    “说得好听,明明就是逃。”绮娟嘀咕,“你根本没给人家解释的机会。”

    “已经没什么好解释的了。”亚茵淡淡地说。

    当他和蓝爱伶紧紧抱在一起时,的确已经没啥好说,因为谁也看得出来无人能代替蓝爱伶在他心中的地位。

    或许冷面恶魔喜欢她,但“蓝”在他心里绝对独一无二。

    “亚茵,你真的连一面都不见?你想就这样放弃?”见她坚持,绮娟不确定的问。

    “嗯,再见他也于事无补。”

    “好吧!你不想见他,身为好友的我当然不能勉强你,可是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绮娟退让。

    “嗯?”

    “爱情从哪里开始,自然从哪里结束,俗话说得好,人要有始有终嘛!既然你是在美术馆看见‘雍’,那么这星期你再去美术馆一趟吧!”

    “为什么?”亚茵蹙眉,总觉得有陷阱。

    “没有原因,只是给你自己一个交代而已。”电话那端的绮娟半撑着下巴,很是委屈的抱怨。“为了你这个好朋友,我可是豁出去了,一次又一次违背小舅舅,这在晁家可是要拖出午门砍头的死罪耶!我这么有义气,你答应我这点要求不算过分吧?”

    “可是——”亚茵为难。

    可是她不想走进那个地方,只是触景伤情罢了。

    “你就随便进去走走,哪怕是五分钟也好。只要你真的考虑清楚了,想啥时出来就啥时出来。”不管,只要亚茵踏入美术馆大门一步,她允诺小舅舅的事就算做到了,他可没规定要待多久。

    “你是说进去好好把事情仔细想一想吗?”亚茵犹豫了。

    “嗯。”亚茵昧着良心点头。

    千万别怪她出卖好友,她也是被小舅舅逼到极限才会这么做。更何况小舅舅的态度她全看在眼里,她真的觉得亚茵该和他把话摊开来说清楚。

    费了四年才找到的爱情,没理由轻言放弃。

    她没有想过自己会再踏进这里。

    市立美术馆内参观者众,和上一次来到这里时简直有如天壤之别。亚茵将帽檐压得极低,几乎遮住她泰半五官,脑中烦烦乱乱的,全是绮娟告诉她的那句话——

    我从没见过小舅舅那样执着,就是对蓝爱伶也不曾,不管怎么样,你去看看吧!就算给你的“雍”一次机会。

    给“雍”一次机会……亚茵眸心微闇。

    她无法忘记那天在白色木屋时晁允雍为难的表情,他欲言又止的模样伤她好深。她懂爱多深恨就有多深的道理,她真的懂,因此她也相信不管他表现得再怎么淡然,他心中仍有蓝爱伶的影子。

    她喜欢他、她爱他,可是她无法在他心中还有别人时,当别人的替代品。她要的爱很简单,但也要很纯粹,也就是太纯粹,让她无法继续留在他身边。

    往来人潮撞疼了她的肩,亚茵蹙起眉心,娇小的身子往角落移动。

    或许她不该来的。她烦躁不安地想。她还来做什么?难道再给自己二度伤害吗?

    亚茵脚下一顿,顿时有种逃离这里的念头。忽地,正前方的画夺走她的注意力。

    那是他的画!虽然画风不若从前的温暖明亮,但是她再确定不过了,那种大胆的亮黄色和温暖橘只有他能挥洒自如。

    怔怔看着那幅画,亚茵的心情激荡难平,水气迷蒙眼前的世界。

    画名是“圆”。

    在一片温暖的橘黄色中,有名大眼睛的少女仰头笑着,肩膀上巨大的乌鸦正不安分地张开翅膀,状似要展翅高飞。那名少女的神韵如此眼熟,分明就是她涂鸦簿里的诡异女孩,只不过是一眼,他却牢牢抓住其神韵,原本该是极不协调的画面,在他笔下却是如此自然。

    圆。这个画名触痛她的伤处,让她红了眼眶。

    其实她知道他对她是有感觉的,但爱情若不绝对她宁愿放弃,这是她任性的小小骄傲。看见他的画,亚茵的心好酸好酸。

    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好喜欢、好喜欢晁允雍,强烈的思念逼得她几欲疯狂,强迫自己不见他,对她而言无疑是最残忍的折磨。

    倘若当年她不曾来过这里,不曾见过他的画,不曾答应绮娟去山上,或许她就不会这么痛苦、不会深深爱上他,爱到无可自拔。

    “喜欢吗?虽然和从前还是差得远了,但这是现在的我。”身后响起她一辈子不会错认的低沉嗓音,亚茵娇躯狠狠一震。

    “……”他在这里?!

    臭绮娟果然出卖她。

    “还是不肯面对我吗?没想到你讨厌我到这种地步。”见她仍是倔强的背对自己,晁允雍不禁自嘲一笑。

    “我不讨厌你。”听见他的回答,亚茵缓缓转过身,灿亮如火的明眸深深望住他的。“我从来不曾讨厌过你。”

    从前不曾、如今亦然。

    垂眸望着她消瘦的小脸,晁允雍心一揪。她曾是开朗爱笑的女孩,瞧他把她折磨成什么模样?

    “我好担心你不来。”沉默了下,晁允雍低哑的开口。“我一直在等你。”

    “晁总裁时间真多,难道不用工作吗?”她别开脸,故意将话题往不相干的方向带。

    “没有一样事情会比你重要,我本来就不想回晁家,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会接下总裁的位置。”晁允雍浓眉微蹙。

    要不是所谓的家族责任绊住他,那一天他早就追上去解释清楚,也不会闹到如此僵的境地。

    没有一样事情会比你重要!晁允雍不经意的话像道暖流流过她心田,刹那间,她的眼眶更热了。

    她还是很容易被他感动啊!

    “这几天我不断用小舅的身分威胁利诱绮娟,逼她一定要劝服你。”晁允雍续道,黑眸没放过她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我本来不想来。”亚茵很老实地答道。

    “你真这么不想看到我?”

    “我想不出见面的必要。”咬咬唇,亚茵执拗。

    “这句话真伤人,果然像牙尖嘴利的你。”晁允雍握住她的手,感觉她掌心的冰凉。“上回你问我的问题已经有答案,你还愿意听吗?”

    “我不要谎言。”

    “不是谎言。”

    “我也不要好听却毫无诚意的话。”

    “绝对充满诚意。”她爱钻牛角尖的性子到何时才会改呀?晁允雍叹气。

    “那你说,我洗耳恭听。”犹豫了三秒,亚茵低语。

    “我承认那时我有片刻的迟疑,但那并不代表我还爱她……那只是久别重逢的一时迷惑而已,我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来找我。”晁允雍认真地说。

    “难道你没听过一句话?未完成的恋情是最美丽的。”亚茵轻哼。

    借口!

    “我从不觉得未完成的恋情最美丽。”这是句真心话。

    见到爱伶时,他吓了一跳,但他的心却意外的平静,就算给她一个拥抱,他的心情也没有起任何波澜。

    这样的答案很明显,谁才是最重要的。

    “不管怎么说,其实你还是在意她的,我不会忘记看见她时你脸上的表情,那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

    “不管你看见什么,那都不是事实。”

    “在爱情里三个人太多了,我愿意退出。”他对蓝爱伶的爱,恐怕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明白,当初她就是被他的爱所感动的。

    “你会不会太容易放弃?我的话甚至还没说完。”晁允雍不悦地拧眉。

    这是当时斩钉截铁告诉他命定论的小女人吗?当他好不容易再次重拾爱人的能力,结果她说放弃就放弃?

    “你想说什么?”无论他再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亚茵别开小脸。

    “我很确定喜欢的人是你,不是蓝爱伶。是你让我重新感觉到温暖,是你陪我走过这段路。亚茵,我知道我自己要什么。”晁允雍诚挚的说,这些都是他的心底话。

    听见这句迟来的喜欢,亚茵整颗心好酸,眼眶里热泪凝聚。

    “那只是错觉,因为当时只我有在你身边,换作另一个人,她也可以让你有相同的感觉。”她仍执拗。

    她是牛吗?固执得教人生气,他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石头!

    “那是因为这个人是你。”晁允雍咬牙道。

    换作任何人都不行!

    “你上次的态度不是这样的。”见他语气转硬,亚茵忍不住吼回去。

    他那时明明表情僵硬、欲言又止,仿佛她的存在让他为难了。她谭亚茵不是会缠着不放的女人,她犯不着让他为难,就算再痛她也可以放手,她有谭家人的一身傲骨。

    “我说过那是久别重逢的一时迷惑,我的心里没有她。”可恶!他又想叹气了,他们两人就不能和平相处超过十分钟吗?

    “我不相信你。”亚茵倔强地别开脸。

    “你要我怎么证明?把我的心剖开给你看?”

    “不用!”眼前再度浮现他和蓝爱伶紧紧相拥的画面,酸到泛苦的泡泡不断发酵,亚茵只想转身闪人。

    “亚茵,”晁允雍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将自己封闭在荒僻的山里吗?”他忽然问。

    “……”缓缓扬起美睫,亚茵平静回视他,没吭声。

    “因为我在那里等你来找我,等你把我从人间炼狱里救出来,你注定会上山来,而我注定会遇上你。”晁允雍的声音极轻,却字字句句敲在她心版上。

    眼前的世界模糊了,亚茵咬紧唇,硬是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个男人心机真重,居然用她的命定论来说服她。

    可恶!

    “亚茵,你曾说过我们失去彼此将会是个不完美的半圆,你忍心让这种缺憾发生在我们身上吗?”他动之以情。

    她当然不愿意,毕竟她深深喜欢他呀!可是有太多的不确定存在他们之间,让她无法相信,无法信任。

    她无法确定他的心里已不再留恋蓝爱伶啊!

    “不然,我们做个约定。”晁允雍用她从未见过的严肃表情说道。“当初你找‘雍’整整找了四年,现在换我找你,换我找寻我命中注定的你。”

    “若是你找不到呢?”闻言,亚茵微微一怔。

    当初他不是觉得她的命定论荒谬可笑吗?为何现在却又如此笃定?

    “我会找到你。”晁允雍的回答斩钉截铁。

    “我会躲起来喔!”像是一种考验游戏,亚茵回答。“我不会放水。”

    “你不用放水,我绝对会找到你!”这一回,他的语气同样坚持。

    “……那我等你找到我。”缓缓松开他的手,亚茵红着眼眶如此说道,她一步步退进人群里,最后消失不见。

    如果……如果晁允雍真能遵守他的诺言,无论多久都要找到她为止,那么,在那一天,她会真的相信他们是命中注定的恋人,而且她会相信他的心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别人。

    虽然她的心很痛很痛,也充满了不安,因为谁也不能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更不能确定晁允雍真的会找到她,但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唯一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