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楔子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的深夜里,宏伟气派的将军府被烈火熊熊包围,妖魅的火舌窜烧天际,形成诡谲恐怖的景象。

    身穿征袍的俊逸男子震惊地翻身下马,思考完全停摆,当他终于讨平一直不肯降服的百凤城,披星戴月连夜赶回,迎接他的却是……

    月系!他最心爱的月系一定还在府里!

    俊逸男子冒着危险冲进将军府里,当他终于找到倒卧血泊中的白衣女子,他的心跳几乎停了,紧缩的喉头发不出声音,胸口痛苦得仿佛就要爆裂开来。

    “月系,醒醒!月系,”抱起早已冰凉的躯体,他轻拍她的脸,该是意气风发的俊颜满布哀伤。“月系,醒一醒,我依约回来了,你快睁开眼看我啊……”

    “月系!”

    月系,他最最心爱的女人,他居然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着,如果他能早一点赶回来就好了,如果他再快一点……

    “月系!”发自内心深处的哀伤呼唤划破深夜,却唤不回已杳芳魂,紧抱住她的手不住颤抖,凤眸血丝满布。

    究竟是谁下的毒手,誓必要他血债血偿!

    “轩辕将军,咱家等您好久了。”不知何时将军府外已被大阵仗的宫人包围,陈公公看着轩辕-抱着月系从府内走出来,用独特的尖细嗓音说道。

    “是你。”轩辕-眯细黑眸喑哑出声。

    不是他疑心,陈公公来的时机真是太巧了

    “轩辕将军,咱家是奉皇上之命来的,请您接旨吧!”

    “奉皇上之命?”

    “是的,轩辕将军,快过来接旨啊!”陈公公又唤。

    依依不舍地放下月系,轩辕-感觉到空气中不寻常的氛围,他一步一步跨下台阶,凤眸犀锐如刃。

    “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大将军轩辕-通敌叛国有辱皇恩,罪诛九族,念及功在国疆,赐毒酒一壶,钦此。”

    “我通敌叛国?”脑中轰隆一声,轩辕-咬紧牙根俊颜陡沉,眸光危险的眯起,“我替皇上立下多少汗马功劳,谁敢说我通敌叛国!”

    胆小如鼠的陈公公被他猛然一喝吓得连连后退,“轩辕将军,这是王上下的令,您逼咱家也没有用啊!”

    冷肃的俊颜足以刮下一层寒霜,轩辕-抿紧薄唇。

    “唉!轩辕将军,难道您不明白功高震主这句话的意思吗?”偷偷觑他一眼,陈公公忍不住长叹。

    功高震主?!

    “的确,您是替阙阳国立下无数功劳,但是您的存在对皇上而言有如芒刺在背,如今您的声望比皇上还要高,麾下的千万大军又只效忠您一人,何时都有谋反的可能,这样您明白了吗?”

    “不!我不明白。”他咬牙回答。

    “皇上下令派禁卫军过来整肃将军府,就是怕您有谋反之心。”

    “我对皇上一片赤诚,何来谋反之说,分明是有人恶意陷害!”

    “轩辕将军……”

    “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我不服,更何况月系和将军府里三十余条性命都是无辜的!”胸臆间气血翻涌,他冷声道。

    “罪诛九族啊!将军。”陈公公轻声道,却不敢明说被他拒婚的芙蓉郡主三天前病逝了,这对向来疼爱芙蓉郡主的皇上而言是一大重创。

    脑中一片晕眩,眼前蒙上浓浓红雾,他终于明白当天下已归服王上,他也不再有利用价值了,他的赤胆忠心最后竟换来一句功高震主,怒啊!

    “哈哈哈哈哈……”回想起王上在御书房同他说过的话,希望他能分忧解劳的殷殷期望,先替年幼继位的王上处理掉虎视眈眈的王爷们,不惜大动干戈一统天下,可却换来功高震主一句话。

    轩辕-怒极反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轩辕将军,您还是接旨吧!将军府现在已被盛将军带领的禁卫军重重包围,您是逃不走的,王上有说,只要您乖乖听命,会替您盖个将军冢供后人瞻仰。”陈公公被他笑得心惊胆跳,退得更远。

    “你刚刚说什么将军?”笑声倏然停止,轩辕-厉声反问。

    “就是和您征战沙场的盛将军啊!”陈公公私心里也是替他深深惋惜,但皇命难违啊!

    盛将军!同朝还有哪个盛将军,不就是他亲如手足的盛锲吗?呵呵,多么可笑啊!

    当他的赤胆忠心落得功高震主,他最信任的部将竟是第一个背叛他!轩辕-胸臆怒火翻腾,喉头一甜,当场喷出一大口鲜血。

    “我是不会接旨的!”抹去唇边血丝,轩辕-凤眸冷冷睇向出现在门口的盛锲,冷冽如冰的剑锋直指向他。“盛锲,要取我的命,自己来拿!”

    “轩辕-,你当真以为自己有通天的本领可以活着出去?只要你一死,大将军之位非我莫属!”面对他残酷寡绝的眼眸,盛锲陡然后退一步。身为轩辕-的副将多年,这个眼神他并不陌生,当年朝平一战一夜杀尽数千敌兵的男人就是这种眼神。

    盛锲大手一挥,四周立刻出现手执弓箭的禁卫军,“我早已布好兵马,就算你插翅也难飞。”

    “你在后退呢!盛锲,难不成你会怕我吗?”是谁很早以前就告诫他盛锲天生反骨不能相信,他已经想不起来,此时他只恨自己瞎了眼睛,竟错把豺狼当兄弟。

    手中宝剑一挥,陈公公立刻人头落地,火光熊熊的将军府邸,再次掀起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