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朝平城里乱烘烘的,像是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一群人围在衙门口交头接耳、神秘兮兮,一个个神情凝重。

    “王大哥,”若易轻拍前方壮硕男子的肩,清亮的明眸眨呀眨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城里发生什么事了吗?今天的气氛怪怪的。”

    王捕头闻声回头,当他看清问话的人是若易后,粗犷的脸庞表情微松。“原来是兰老弟啊!”

    “不就是我吗?”兰若易笑咪咪的指着自己的鼻尖,不放弃的又问:“城里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唉!就是……”王捕头深深叹气,欲言又止。“不!其实也没什么。”

    “王大哥,您话说一半让我更好奇了,究竟怎么了?”

    “这是朝廷里的大事,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王捕头眉峰深锁。

    “您不说,我当然不明白,您说说看嘛!”她肚子里的好奇虫虫已经全然被挑起。

    “其实——”王捕头警觉地看看四周环境,终于压低音量,“简单说起来,就是有位朝廷密探在追捕恶贼的过程中,和对方双双跌落白岩谷底,现在大伙儿正在烦恼该如何去救人呢!”

    “白岩谷?”心头一跳,若易一颗心没来由的有点慌,“您是说那个深不见底的白岩谷?从那儿掉下去还有救吗?”分明必死无疑。

    “若那恶贼摔死就算了,是他罪有应得,但是密探总是要救吧!”王捕头不自觉又叹口气,“只怕他是凶多吉少了。”

    舔舔干涩的唇,若易笑容顿时有点僵。“王大哥,您口中的朝廷密探不会刚好是轩-吧?”

    “兰老弟,你认识轩大人?”王捕头惊讶地瞪大一双铜铃眼。

    兰若易脑中轰隆一声,只觉眼前一黑,是因为烈阳太盛的缘故吗?她又开始头晕眼花了。和他分开才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吧?他临行前讨人厌的自负笑容仿佛还在眼前,如今他却跌下深不见底的白岩谷了。

    明明和他认识不深,眼眶却拚命掉出泪来,额心疼得像被烈火烧过,若易胡乱地抹去泪痕,不懂自己究竟怎么回事?

    的确,她的心很软,小时候养的土狗死了,她就难过得好几天吃不下饭,但也不必为了才见过两、三次面的男人哭成这副德行吧!!

    “兰老弟,你怎么哭了?你和轩大人很熟吗?”没想到他会不避讳地在自己面前掉眼泪,向来粗手粗脚的王捕头顿时慌了手脚。

    “不,不熟,”她怎么可能和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熟呢?但是该死的,这流不完的眼泪是怎么回事?“我只是为他感到可惜罢了!我实在太佩服轩-对朝廷的赤胆忠心,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她随口找理由。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阙阳国的一切就是他的生活重心,从来没想过自己……

    脑中念头才闪过,若易惊愕地捂住唇,不明白自己怎会有刚才的怪想法,她和轩-分明就不熟,又怎会知道他是什么样的男人?

    不行、不行了。她哭得头昏脑胀,从爷爷过世后,她就再也没这么哭过了,若易抛下一脸错愕的王捕头,很伤心的沿路哭回家。

    她真的和轩-一点都不熟啊!为什么听见他跌落白岩谷的消息会哭成这副德行呢?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

    他从来不相信人会有前世今生,他真的不相信。

    但摔落白岩谷后他足足昏迷了一个月,好多模糊又清晰的影像不断在他眼前闪过,感觉像作了好长的梦,却真实得仿佛曾经在他身上发生。

    生死交关的瞬间,像把锁悄悄开启他尘封最深处的记忆,唤醒他前世的灵魂。

    夜魈!他修长如玉的手紧握成拳。

    轩-削瘦颀长的身子轻靠在窗边,过于平静的俊颜教人读不出此刻他心中的想法。

    “看来轩大人的身体己好上许多,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房门被推开,满脸皱纹却显得和蔼可亲的老人走进房内,身后跟着一名提着药箱、模样讨喜的娃儿。

    “白大夫。”猛然回过神,轩-抱拳作揖,立即上前迎接。

    “坐下吧!你可是才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白大夫笑呵呵地说,“我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有?”

    “托白大夫的福,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轩-自动伸出手让他把脉。

    “嗯,轩大人果然非平常人,伤势好得相当快,再静养一、两个月就能像往常一样了,”白大夫捻髯微笑,“说实话,当时老夫并没有把握救回轩大人,如今看来你已没有大碍,老夫感到十分欣慰。”

    “劳烦白大夫了。”

    “只不过老夫行医大半辈子,仍不明白为什么轩大人会一夜白发?”白大夫偏头沉吟,“真教人疑惑。”

    “或许……是我想起不该想起的事吧!”薄唇扬起一抹淡到不能再淡的笑痕,轩-低语。

    “轩大人,你方才说什么?老夫听不清楚。”这不是他第一回见到轩-,却觉得此刻的他和从前所认识的轩-不同。

    说话语气不同、态度不同,甚至他不禁怀疑连内心深处的灵魂都不同。

    “白大夫,你相信人有前世吗?”漂亮的黑眸瞬也不瞬地盯住白大夫,轩-忽地问道。

    “这句话从轩大人嘴里问出来真让老夫惊讶,”白大夫温和的眸光一闪,“轩大人怎么会如此问呢?”

    “只是好奇罢了,”轩-微笑,“白大夫相信吗?”

    “老夫活了大半辈子,当然相信轮回之说。”

    “你相信?”

    “轩大人,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事了?”白大夫试探地问。

    “在昏迷的日子里,感觉像作了一场好长的梦,却又十分真实。”轩-含蓄地回答。

    “传说人投胎前都要喝下孟婆汤,将前世的爱恨纠葛忘得干净,也有人说在生死交关的瞬间,太强的执念会让人恢复前世的记忆,想起上辈子的事情。”白大夫挑眉。

    “哦?”如此说来,他执念极深了?

    “轩大人,相不相信,完全是看你自己。”微微一笑,白大夫似是而非的回答。“这世上很多事情是说不出理由的。”

    “若易哥哥,你老是在发呆呢!你有心事?”看着若易老是望着远方发怔,大福终于忍不住问。

    “谁?我吗?”猛然回过神,若易的头摇得像博浪鼓,“我哪有发呆?”

    “明明就有,最近的若易哥哥老是心不在焉,对吧?二福?”大福用手肘推推坐在一旁猛啃包子的二福。

    “嗯嗯。”被推得莫名其妙,不明白到底是为哪桩,但他还是很配合的应和。

    “乖乖吃你的包子。”若易佯怒地瞪他一眼,转身帮五福拍去嘴边的碎屑。“……唉!”但是不自觉地,她长长叹气。

    自从得知轩-的死讯后,她整个人就一直提不起劲,心里更像破了个大洞。半年过去了,轩-也该变成枯骨一具了吧?可她却还是放不下。

    “大福、二福,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们,我先回去了。”无精打采地站起身,若易又叹口气。

    “我们会的。”大福、二福乖巧的应声。

    “嗯。”若易放下油纸袋,慢吞吞地走出土地公庙。

    庙外艳阳高照,她不禁瑟缩。

    好热。朝平城的季节和其他地方不同,没有春夏秋冬四季的区别,只有夏冬两季,夏季时候热得快脱层皮,冬天来临时保证带棉被出门都不够暖。

    若易右脚才慢吞吞地踏出去,忽地一匹高壮黑马飞快地从她面前疾奔而过,卷起的烟尘让她吃了一口沙土,慢半拍回过神的她不禁叉腰怒斥。

    “喂!在城里骑马,难道不怕撞出人命啊?”怎么会有这种草菅人命的恶劣家伙!

    前方策马狂奔的男人听见她的声音突然停止,迟疑地掉转马头,缓步踱过来。

    已经心闷气躁好几个月的若易双手环胸,夷然不惧地瞪着来人,一副准备和他把命拚的神情。

    “我道是谁在大街上拉开嗓门大吼,原来是你这个莽撞的小子。”低沉嘲讽的嗓音响起,若易不禁睁圆明眸瞪着马上背光的男人。

    这个声音她不会错听,是——轩-?!

    “不出声,变哑巴了?”轩-语带挑衅。

    “你、你、你……”结结巴巴,若易指着他的手抖啊抖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薄唇勾起冷弧,他挑眉。“活像见鬼似的。”

    “你没死?”好不容易找回声音,若易指着他的鼻子大喊。

    皱皱眉,轩-对她的语气不甚满意。“我没死似乎让你失望了?”

    “你、你、你这个混帐家伙!既然活得好好的,是不会出声啊?”又气又急、又惊又喜,若易激动的跳脚。

    原来这家伙活得好好的,为什么王大哥没跟她说,害她白白掉了那么多眼泪。

    迎面拂来的微风里带着甜甜花香,轩-望向楼外清澄美丽的月曦湖,艳阳下波光粼粼,他的思绪忽地飘得好远,胸臆间涨满复杂的情绪。

    就算经过了百余年岁月,美丽动人的月曦湖仍静静沉睡在此,依稀间,他似乎还瞧见月系纤丽的身影出现在湖畔,仰头羞涩地朝他笑着,景象如此清晰,仿佛只是昨天的事情。

    月系,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不知道她现在还好吗?

    “呃——”气氛有点怪,坐在他正对面的若易数度想出声,却又不得不将话吞回肚里。

    眼前的轩-为何会有如此哀伤的眼神?哀伤到把她的心都拧疼了,那种感觉就像历经千百年的生离死别一样,好沉好沉,沉得她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若易甩甩头,拚命甩开自己的怪念头,他的样貌还很年轻,哪来千百年的生离死别?不过他还是冷淡得好,与其他冷得像冰珠子,总比他现在哀伤的模样好上千万倍!

    “轩-,你很喜欢月曦湖吗?”不让他这样继续望下去,若易决定出声打断他,以免自己先眼泪-滥成灾。“你知不知道月曦湖是有故事的。”

    随便说什么都好,就是别让他再这样哀伤下去,她的心都快要裂成两半了。好奇怪,平时很正常的她一碰上他就会变得不正常。

    “……”轩-紧蹙眉,似乎有些恼怒她的打扰。

    “你可知道月曦湖从前不叫月曦湖?”猜他应是从外地来的,她好心的告诉他此地的典故。

    还是冷冷睇着若易,轩-选择沉默以对。

    “在很久很久以前,约莫两百多年前,月曦湖不叫月曦湖,”捧着颊,若易望着楼外湖光潋滟的景色,转述小时候常听爷爷说的故事。“那时阙阳国里有位骁勇善战的护国大将军,他在这个湖畔遇见一名绝美的女子,对她一见倾心,那名女子的名字就叫月系。

    “听说当时护国大将军功在国疆,好多好多公主和名门闺秀都想要嫁给他,就连芙蓉郡主也不例外。偏偏护国大将军谁也不爱,独钟出身平民的月系,甘冒触怒圣颜的风险,拒绝皇上的指婚,执意要迎娶月系进门,还把这座湖改名为月系湖,代表此心映此湖,他对月系的爱永不改变之意。”

    若易的声音越说越轻,淡色的菱唇不自觉扬起一抹笑弧。

    要说成年在沙场奔走的男人会有多俊美尔雅她才不信,保证是大老粗一个!但是她就是好喜欢护国大将军独钟月系的故事,小时候爱,长大后也爱。

    打从出生她的身子骨就不好,大夫说她活不过二十岁,所以爷爷把她当男孩子养。唉!没办法,谁会想娶像她这样短命的人当老婆呀?可是她真的好憧憬这样钟情一人、也被人深爱独钟的浓烈感情……

    不过,看来她这辈子是得不到了,呵呵!

    听着若易细柔的嗓音,轩-敛下俊眸,既熟悉又陌生的画面纷纷闪过眼前,王上硬要把芙蓉郡主嫁给他的情景、他当场甩头走人,独留下龙颜震怒的皇上……

    轩-不自觉地握紧杯,太阳穴狠狠抽疼,有太多记忆一时间全塞进他的脑里。

    芙蓉郡主啊——印象中他不讨厌她的,她没有一般皇族教人难以忍受的骄慢,还记得她总是用双盈盈秋瞳欲言又止地望着他,不知道她后来好吗?

    “不过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悲剧,”若易深深叹口气,眼神有些空洞。“就在迎月系进门的一年后,护国大将军不知为何通敌叛国,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曾经辉煌宏伟的将军府邸一夜之间燃烧殆尽。”

    “我没有通敌叛国。”咬着牙,轩-冰冷的嗓音宛若从地狱响起,激动的情绪连自己都感到惊讶。

    “什么?”

    “我没有通敌叛国。”他一用力,手中的杯倏然爆裂,狠狠吓了若易一跳。

    “我当然知道你没有!”若易手忙脚乱地摊开他的手掌,深怕他的手被碎片割伤。“我说的是护国大将军,又不是你。”

    这家伙会不会听故事听得太入迷,还把自己当成故事的主角!

    “总而言之,自从护国大将军被判叛国罪后,再也没人敢称月系湖,而是月曦湖了。”她没好气地一口气说完,仔仔细细又将他的掌心看过一回。

    幸好没事。

    轩-妖魅的眸光冷冷瞪她,仿佛对她的话异常恼怒。

    “怎么?你有话要说?”若易被他瞪得有些心惊肉跳,通敌叛国罪又不是她判的,这样瞪着她也没用啊!更何况这是百年前的事了,他这么激动做啥?!

    “我走了,”初醒的魂魄承受不住如此激荡的情感,轩-倏然站起。“放心,银子我会付。”虽已是前世的恩怨,但原来自己还是会气愤难平啊!

    “你没事吧?是不是我说错话了?”见他俊颜微僵,活像见了鬼一样,若易急急跟着站起。

    早知道就不说了,就让他哀伤的望湖望到死好了!呸呸呸!她不该说“死”字的,大吉大利,童言无忌。

    映入眼帘的是她紧张兮兮的表情,轩-微微眯眸,他们只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他为什么用如此忧心的眼神看着自己?

    不过,他也懒得深究原因。

    “不用担心我,先担心你自己吧!”一只脚在鬼门关前闲晃的破少年还有余力管他人闲事。

    “可是你——”

    “我说不必管我了。”语气微冷,轩-甩袖离去。

    “月系……月系……你在哪里啊?”娇小瘦弱的身子半伏在偌大的木箱拚命翻动,她摊开一卷又一卷的画轴,不是她要找的就往后扔。

    “不是这幅,也不是这幅……”拚命丢、拚命丢,眼看身后的画轴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丘,“咳咳!终于找到了!”她开心的低呼。

    用力喘着气,若易气虚地走至桌边坐下,端起放凉的药汁当茶水喝。

    “果然是大美人,所谓的倾国倾城就是这般吧!”托着香腮,若易不禁赞叹,着迷地望着画中国色天香的美人。

    同是女儿家,怎么差这么多呀!人家眉似柳、瑶鼻菱唇,而她则一副苍白消瘦的病模样,真是天差地远……天差地远哪!

    不过也正因为画中的人美,所以她小时候瞥过一眼就记起来了,想当初爷爷不知是从哪儿偷来的?很宝贝的藏在大木箱里。

    “明天拿给——咳咳咳咳……拿给他好了,反正我也用不着。”也没细想送这幅图给他会有多奇怪,就是觉得很理所当然,可能跟他听见月曦湖故事后的激烈反应有关吧!

    “咳咳咳咳,怪了,怎么喝了药还咳成这样?”若易边咳边嘀咕,胸口紧得难受。“该不会抓药的人少放了药材?明个儿绝对要去问清楚。”

    小心翼翼地收好画轴,若易吹灭油灯,很认分地早早上床去也!

    “有人在吗?咳咳,有人在里头吗?”用力拍向紧闭的房门,若易一夜咳哑了喉咙,声音比平常听起来更有气无力。

    “是你?”慢吞吞地拉开房门,轩-第一眼就看见她扶在门边猛咳的模样,他不自觉蹙紧眉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早,我来找你了。”若易朝他绽开灿烂的笑容,苍白的瓜子脸顿时显得有生气多了。

    闻言,轩-眉锁得更紧,语气略显冷淡。“找我有事?”

    “我来送东西给你的,”脚有些发软,若易索性靠在门旁说话,“特地赠给有缘人。”

    “回礼?”面无表情,轩-还是一副会冻死人的语气。“不必了。”他很干脆的拒绝。

    “态度真冷淡,我可是瞧你对月曦湖挺有兴趣,才特别送你的喔!”若易嘀咕。

    “谁说我对月曦湖有兴趣?我对它一点兴趣都没有!”轩-语气更冷。

    “话别这么说,我送东西给你,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若易笑咪咪地回答。

    “我说不必了,我没兴趣。”轩-冷冷答道,眼看又要关门。

    “慢慢慢!”若易急忙一个跨步,身体硬插入门缝。“先瞧瞧嘛!说不定你很喜欢。”

    像是很忍耐地望住他,轩-沉默下来。

    “这幅画保证绝无仅有,我可是把你当朋友才送你这份大礼,”若易从身后取出画轴,很得意地慢慢展开来,“画中绝美的女子,就是月曦湖……”

    “月系!”她的话还未说完,轩-俊颜倏变,用力地握住她的手腕,仿佛要把她的手骨给捏碎。“你为什么会有这幅画?”

    “痛痛痛!这是人肉,会痛哪!”若易含泪低呼,急急要他放手,“快断了,再不放真的要断了。”

    “抱歉,”回过神,轩-总算松开大掌,缓了缓语气。“这幅画哪儿来的?”

    “你怎么知道她是月系?”揉揉被他弄疼的手,若易狐疑地反问。

    这幅画既没落款又没署名,要不是小时候听爷爷说过画中的女人就是月系,谁知道是谁呀?!

    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却又说不出哪儿怪。

    “你为何有这幅画?”还是重复同样的问题,轩-凤眸微眯。

    “……家传之宝。”眼珠子转了转,她语带保留的回答。

    爷爷留给她的东西算家传之宝吧!总不能老实说他们兰家世代都是小偷,不知打哪儿偷来的。

    “家传之宝?”轩-压根不信她说的话,当年将军府一夜烧尽,怎还会有东西留下?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画里的女人就是月系?”感觉很毛耶!

    “这幅画并没有画完,左下方有个极小的注记。”顿了下,他随口胡诌。

    “这幅画我看过很多次,从不见什么注记呀!咳咳咳……”若易好奇地凑过去,不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俯身剧烈的咳嗽起来。

    “又咳!你还好吗?”见她咳得痛苦,他皱眉。

    “嗯,咳咳,甭理我,一会儿就好了。”胸口咳得好痛,但若易还是硬挤出笑脸。

    “你没服药吗?”再一次对他软了心肠,轩-大手从后扶住他的腰身,忽然觉得他的身子似乎比一般少年来得娇软。“我陪你去看大夫吧!”

    “不碍事,还死不了。”

    “我陪你去看大夫。”无视他的抗议,轩-随手把画轴搁在桌上,将他往门外带。

    虽然他看上去一脸薄命相,但他还是希望他的身体能再好一点,因为在这世间,应该还有很多值得他留恋的事。

    应该还有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