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武,我又来了,”走进药铺子,若易开心地打招呼,“乔爷爷在吗?”

    “咦?原来是兰姑——若易呀!”小武一见到她进门立刻堆满笑,发现她身后跟着一名打扮诡异的陌生男子后,即机灵改口。

    “小武,乔爷爷在吗?”若易笑咪咪地靠在柜台边,显然逛药铺和逛自家后院一样熟络。

    “乔大夫刚出门去了,你找乔大夫有事?”

    “当然有事才来找乔爷爷呀!没事我才不上门,”若易嘀咕,“这里是药铺,你当是饭馆啊!”

    小武皱皱眉,“你上回不是才拿过药,这回又不舒服啦?”

    “我还想问你呢!老实说,你是不是少放药材?怎么我吃了药一点用也没有?”若易瞪他。

    “若易,你可别吓唬我,上一回乔大夫把你的药量又加重了,你不会完全没感觉吧?”小武紧张兮兮地问。

    “我……”心头忽地一跳,总觉得心慌慌的,若易蹙眉瞪着他,偏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药量加重,她怎么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反而更难受了?

    “若易,跟你一块儿进门,大热天戴着帽子遮头遮脸的男人是谁?”刻意压低音量,小武好奇地问。

    “他是我新认识的朋友。”

    “哦?”尾音拉得长长的,小武忍不住将轩-上上下下打量一圈。

    “兰若易,大夫不在吗?”见他们两人在柜台边窃窃私语,轩-开口问道。

    “嗯,乔大夫不在,我抓药就行了,”若易扬声回答,匆匆回头,“小武,再把我的药量加重一些吧!不然一直猛咳也不是办法。”

    “不行,这是药,你以为喝糖水啊?”小武狂摇头,“没乔大夫的允许,我是不——”

    “叫你加重你就加重,不许有意见!”若易低声警告,明亮的水眸没好气地瞪住他。

    “你这分明是在为难我嘛!”小武叹口气,顿时成了苦瓜脸。

    乔大夫不再任意加重药量,如果出了事谁担待?!

    “给他配最好的药吧!”冷不防,轩-冷淡的嗓音插入他们对话之间,柜台桌面猛然出现一锭金元宝。

    “耶?”又、又是金子?!若易看看金元宝,又瞧瞧俊颜藏在黑巾后头的轩-,她表情僵硬。

    她穷得都快啃树根过日子了,他家里则是挖到金山吗?随随便便拿出来都是黄澄澄的大金子!

    “我不用你帮忙,普通的药材就行了,”若易连忙把金元宝推回去,“呃,小武记帐!”

    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名偷,偏偏她就是讨厌做偷儿,难怪她一贫如洗、两袖清风,连买药钱都得记帐。

    幸好乔爷爷人好,不会和她计较这点钱。

    “我说拿最好的药。”语气还是一样平静,但是若易就是能感觉出隐敛在黑巾后头两道犀利的眸光,仿佛正在恶狠狠地警告她。

    “我没理由拿你的钱。”她越说越小声,最后识相的闭嘴。

    “我不会要你还的。”轩-冷冷回答,很率性地转身离开。

    他还不知道他穷吗?

    “……抓最好的药吧!”从没见过这样不把金子看在眼里的人,若易抛下应声抓药的小武,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他身后。“你这样做我不知怎么报答你。”

    “我用不着你报答,”垂眸望着她清秀的脸庞,轩-轻哼。“在这世间应该还有很多你想做的事,对你自己的身体好一点。”

    咦?她对她的身体不好吗?只不过偶尔偷懒没服药罢了!药汁那么苦,会偷懒也是人之常情吧!

    “那你呢?你最想做什么?”她笑问。

    “没有。”

    “说嘛!每个人都有最想做的事,你一定也有。”

    “我没有。”

    “一定有,说一两件来听听。”

    “没有就是没有。”

    “一定有,别害羞,说来听听。”她就像只撵不走的苍蝇,跟在他身后追问。

    “……”猛然旋过身,就算隔着黑巾,她也知道轩-那双妖魅的眼眸正瞬也不瞬地瞪住自己。

    被瞪得心底发毛,若易的声音瞬间很不争气地收小。“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这男人的眼睛啊……有股将人吸卷进去的魔力,偏偏生气起来会吓得人家双脚发软。

    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他不懂为什么眼前的少年可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功夫堪称一流。

    “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不问了。”别再用那双恐怖的眼睛瞪着她,她会怕的。若易自讨没趣地踅回药铺。

    恶人无胆,说的应该就是她这种人吧!

    “……我想去见一个人,是我非见不可的人,”就在若易决定放弃的同时,轩-独特低哑的嗓音响起,她惊讶地回头。“只不过我不确定是否真的该去见她。”

    想见……又不敢见,若是真见了又如何?喝下孟婆汤的月系还会记得他吗?

    自从恢复前世的记忆后,他一直觉得心底有种说不出的遗憾,就像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洞,任他思前想后,当年他放不下的月系应该是唯一的理由。

    倘若他曾那么深爱过月系,今生他一定也会想再见到她吧!

    明明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又身处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为什么轩-颀长削瘦的身影瞧上去那么寂寞?她看得心都揪疼了。

    是不是有人曾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有寂寞的人才看得见寂寞……若易缓缓眨了眨大眼。

    “想见就去见吧!一个大男人别别扭扭的多没有男子气概啊!”她想也不想地大声回答,仿佛想用大嗓门把他的寂寞驱走。

    很怪,真的很怪。这一回再见到轩-,他简直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从前的他狂妄自负,骄傲到让人咬牙切齿的地步;如今他再回来却带着满身孤寂,像个历经沧桑的男人。

    摔下深谷后会让人有截然不同的转变吗?

    若易的嗓门很大,连路人都好奇的伫足观望。

    轩-扬眸瞪她,从来不曾如此丢人过,他真后悔自己将心思说出口,简直是对牛弹琴!对若易这种头脑简单的人来说,他的世界太过复杂。

    他不会懂!

    “事情没那么简单,笨蛋!”他不应该是会轻易动怒的人,偏偏他还是忍不住开骂。

    “我、我是笨蛋?”没料到会挨骂,她呆住,她是好心耶!谁教他看上去那么寂寞!若易很不服气地噘嘴,吼回去,“我才不是笨蛋呢!”

    “我说轩-、轩大人,你话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有多困难?”手中拎着小药包,若易小嘴里念个不停,摆明对那句笨蛋很不服气。“你想见的人住得很远吗?”

    “不会。”能到达的距离都不算远,世上最远的距离是死别。这种失去的滋味他已经深深尝过一次,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痛彻心腑。

    “哦!还是你欠他银子没还?所以你不想去见他?”没办法,她的生活贫苦,连带想到的也和银子有关。

    “我像欠钱不还的人吗?”声线更冷,轩-隐藏在黑巾下的俊颜微微扭曲。

    “也对,动不动就拿金子出来的人是不可能欠钱的,”若易吐吐舌尖,感受到他身上迸发出来的杀气。“问问……问问而已嘛!谁教真正的原因你也不肯说。”

    “没什么好说的。”脚下步伐加快,轩-甩开身后嘴巴念个不停、快把他逼疯的若易。

    若易给他的感觉很奇特,让一向不喜别人接近的自己可以忍受有他在身边,但是有时他俩之间的亲近感又会让他心慌,仿佛他们早已认识好几辈子。

    他不是个容易敞开胸怀的人,他不习惯这种感觉,尤其不记得上辈子有认识这一名麻烦精。

    “哎哎!走慢点,我都快跟不上了,”要小跑步才追得上他的速度,若易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扶着墙忍不住又呛咳起来。“别忘了我是病人。”

    “……”头也没回,轩-黑色的削瘦身影消失在大街拥挤的人群里。

    “等等我!别走啊!”眼看他的背影被一层层人群淹没,若易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她想追上去,不料一阵晕眩袭来。

    “等等我……”烈日当头,她脚软地沿着墙边慢吞吞前进,她见不得光啊!“别走,别丢下我……”

    前方无人回应,轩-早走得不见踪影。

    “不行了,头好晕,”若易眯眸望出去,眼前万头钻动,偏偏就是没有轩-的身影。眼眶热热的,心头有点酸,这种感觉像是被遗弃了。“走不动了。”

    “小气鬼,也不肯等我一下,”小嘴嘟嘟囔囔,她索性蹲下来抱住腿,将小脸埋入膝间。“没肝没肺没血没泪的家伙!”

    人潮来来往往,好几次撞疼她单薄的身子,她的头更晕了,已无力站起。

    好吧!就让她晕死在大街上好了,反正她就是一个人孤伶伶,没人疼没人爱……

    倏然,一双黑色布靴出现在她眼帘,若易眨眨眼,反应迟钝地抬头。

    “你的病到底会不会好?该不会一辈子都这样吧!”冷着声,轩-咬牙问,不懂自己到底在生哪门子的气。“身体真的有差到这种地步吗?”日照猛烈一点就晕倒,这样以后怎么娶媳妇啊?没见过这么没出息的男人!

    很想抛下他,又担心他真的晕倒在大街上一命呜呼。心情复杂得连自己都惊讶。

    他啥时开始对这个不争气的家伙牵肠挂肚了?

    “真好,你回来了。”明眸很不争气地闪动着泪光,若易直觉扑上前拉住他的衣袍一角。

    还掉眼泪呢!轩-气怒地想,好端端的掉啥眼泪,又不是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偏偏——

    偏偏他的眼泪还挺让人心怜。

    念头方转,轩-的心猛然一惊,他可没有断袖之癖,就算若易长相再清秀,毕竟也还是个男人啊!一个男人该死的有什么好同情?

    “快起来!”强忍住一脚踹翻他的冲动,轩-近乎粗鲁地一把拉起若易,话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

    就算是清秀少年,在大街上抱住一个大男人的腿能看吗?

    “你回来了!真好。”眼前的世界白蒙蒙的,像笼上一层薄雾,若易小手紧紧抱住他劲瘦的腰身不肯放开,心中觉得安心,可下一刻旋即失去意识。

    “该死的!”轩-忍不住低咒出声,大手飞快捞住下滑的娇小躯体。

    他好轻,轻得仿佛没有重量,轩-两道剑眉不禁狠狠锁在一起——

    这家伙又该死的晕倒在他身上!

    阴冷潮湿的山洞里,水珠一滴一滴滴落石上,溅起小小的水花,一抹模糊的黑影盘坐在深处的角落里。

    “可恶,可恶的轩-!”黑影愤怒地大喊,怨毒的声音在洞穴里不住回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身上可怕交错的伤疤满布,全是那天和他交手后留下的战迹,夜魈捂着伤处摇摇晃晃的起身,轻微牵动伤口都会让他疼得龇牙咧嘴。他没有轩-的好命,可以正大光明的接受医治,只能躲在见不得光的山洞里暗自疗伤。

    不过,从白岩谷摔下来的瞬间,他似乎看清了一些东西,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打从第一眼见到轩-开始,对他就极端厌恶。

    原来他们之间的过节,从上辈子就结下了。夜魈枯瘦的爪子紧握成拳,狭长的黑眸狠狠眯细。

    那个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很讨厌哪!所有的恩怨,就把它一次解决吧!这一回,他还是会夺走他最心爱的东西,谁教——

    他真的很喜欢看他痛苦的样子呢!

    哈哈哈哈……

    空气里飘散着浓郁药香,是她熟悉的味道。

    从无边黑暗中悠悠转醒,若易缓缓眨了眨明眸,反应迟钝地望着陌生的床顶,忽地,她飞快地翻身坐起。

    还好,还好,帽子还在,衣物完整,但——这是哪里?

    若易轻手轻脚地下床穿鞋,越过屏风,瞧见托腮假寐的轩-,即使在房里,她发现他还是戴着那顶碍眼的笠帽,桌面上热腾腾的药碗飘着浓浓药香。

    这应该是他的房间吧?每次从门口望去没啥感觉,现在才知道原来龙凤客栈的上房这么大,还有个很漂亮的玉屏风呢!

    若易很认分地端起药碗,不怕烫的咕噜咕噜灌下一大口,这可是她的救命药,少喝一天都不行。她悄悄在他身旁坐下,明眸眨也不眨地凝睇眼前仿佛睡熟的男人。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一回她再遇见轩-,他头上的笠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曾卸下,就算是待在房里亦然,这样不是很奇怪吗?

    满肚子好奇,若易小手偷偷摸摸地靠近他帽檐,想要掀开,眼看奸计就要得逞,轩-凤眸却冷不防睁开,吓得她当场僵住。

    “你在做什么?”俊颜面无表情,他冷冷的问。

    “呃,我……”她的手还停在他帽前,若易眼珠子心虚地转了转,想不出好借口。

    手就在他的帽子前,她还能做什么?

    “才稍微活过来,就满肚子歪主意。”轩-轻哼。

    “我只是……”哑口无言,若易委屈地扁嘴,“我喝药。”然后再次拿起药碗。

    亏她还是天下第一神偷的唯一传人,连人家头上的帽子边都摸不着。

    爷爷,孙女儿让您丢脸了,呜呜……

    “今晚我总觉得会出事,你乖乖待在房里等我回来,不许到处乱跑。”轩-起身,冷眸不曾离开过分专心喝药的若易。

    “那我在你房里等你吗?”清秀的脸庞表情微僵,她不确定的重复。

    三更半夜的,她这名未出嫁的闺女留在男人房里等人不太好吧?

    “你有疑问?”轩-挑眉。

    “没,我会乖乖等你回来的。”咬咬唇,若易接收到他警告的讯息,很聪明的狂点头,不再多表示意见。

    “没问题就好,”推开窗,轩-仰首望向泛红的月色,漂亮的凤眸危险地眯细,他很难得的解释。“不让你出去,是怕顾不到你。”

    “月色晦暗,必有妖孽。”

    “什么?”他倏然回头。

    “这句话是爷爷生前常说的,月色晦暗,必有妖孽。”她只是自言自语,他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古灵精怪。”薄唇不自觉扬起一抹淡笑,他又哼。

    说他笨,有时也挺有小聪明的。

    “咦?你笑了?认识你这么久,我第二次见你笑耶!”瞪住他的笑,若易嘀嘀咕咕,“笑不是很好吗?偏偏平常爱板起棺材脸。”

    “笨蛋!”浓眉紧蹙,他又骂,立刻敛起笑容。

    又骂她笨!若易不服气地噘嘴。她到底是哪儿笨了?

    “总而言之,关好门窗乖乖等我回来,听见没有?”轩-瞪她。

    “嗯。”若易用力点头。

    见她安分的答应,轩-一把抓起床旁的长剑,颀长的身影掠出窗外。

    照理说和他一同摔落白岩谷的夜魈已经伏法,他没理由还如此不安,而丞相大人的命案也暂时宣告终结,但是为什么他心中就是不踏实?这种感觉和丞相大人遇刺当晚一模一样。

    “这儿是三楼耶!你就这样跳出去……”她急急奔至窗边,不料窗外早不见他的踪影。

    耶?他的功夫果然很好!来无影去无踪,要不是和他熟了,会以为他是鬼吧!老是神出鬼没的……

    搬过椅凳坐到窗边,若易很认命地继续喝药。

    不用问也知道他应该是要去抓上回见到的黑衣人,回想起黑衣人凌厉歹毒的招式,她不禁皱眉。

    轩-他……可千万别出事啊!她可不希望再狠狠哭掉两大缸的眼泪。

    身影无声无息地翻入房里,夜魈眸中划过一丝惊讶,若是他探听的没错,这应该是轩-的房间,可房里的却是名姑娘。

    短暂迟疑过后,夜魈一步一步靠近坐在窗边的纤细背影,枯瘦尖锐的爪子逼近她雪白颈项,极浅的笑容浮现唇边。

    就算不是轩-又如何?这种时间能待在他房里的女人,对他而言应该也是很重要的人吧!

    “谁?”感觉身后有人靠近,若易飞快回头,当她看清来人后,小脸瞬间刷白,药碗从手中掉落,应声摔个粉碎。

    “你……”吓得说不出话来,惊跳起来的若易连撞翻椅凳都不自觉,她无路可退,纤腰抵住窗棂。

    再退,就要掉下去了。

    “啊!又是你!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嘻嘻嘻……”夜魈诡谲冰冷的笑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看来我们可真有缘。”

    什么缘会这么恐怖,这分明是孽缘吧?这种诡异的缘分她宁可不要。

    “你别再过来!”吓得明眸含泪,若易的话语带着颤抖。“你不准再过来。”

    有没有搞错啊?!轩-不是出去抓他吗?怎么到头来他就在他房里?!

    “你很怕我吗?为什么要怕我呢?”夜魈慢慢逼近若易,很享受这种狩猎的快感,猎物恐惧的神情总是令他感到兴奋。“我不会马上杀你的,别怕。”

    若易越听脸色越白,浑身血液泛凉,不争气的泪流满腮。

    呜呜……救命啊!她不想当这个恶魔的晚餐哪!

    “快滚开!快……啊——”眼看夜魈乌黑的爪子就要碰上她的颈项,受惊过度的若易身子一时失去重心,翻身跌落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