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什么感觉?!一颗心惶惶不安,仿佛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轩-倏然旋身,夜风吹乱一头比雪还要白的长发,月光下,立在屋檐上的他显得妖魅冷酷,浑身迸发寒彻心骨的杀气。

    不远处,似人非人的黑影匆匆跳过屋顶疾掠而逝,手中抓着软绵绵的不明物体。

    “谁?”凤眸里幽光乍现。轩-移动的速度比他还要快,眨眼间已经停在夜魈面前。

    “是你?!”当他看清来人是夜魈时,不禁怔住。

    夜魈居然还活着?!

    “轩-,你那是什么表情,难不成再看到我让你很惊讶吗?”夜魈讽刺地挑眉,“凭什么你活得好好的,我却必须死呢?”

    “游戏结束了,夜魈。”飞快敛起心神,轩-好看的薄唇微掀,吐出的话语字字如冰,长剑平稳地指向他心口。“就算你之前逃过一劫,今天不会再有相同的好运。”

    “轩-,你真的很烦啊!为什么你非要在我面前碍眼不可?”夜魈状似遗憾的摇头叹息,“为什么上辈子的轩辕-如此,这辈子的轩-一样讨厌呢?”

    黑瞳倏然一缩,轩-薄唇微抿。“原来你也想起来了。”

    “看样子我们已经有了共识,啧啧啧,那我们之间的帐是否该好好算一算?”

    “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都不会放过你,”轩-面无表情地回答,“如今是你该偿命的时候了。”

    “听你说话的语气,哪里像以前高傲自负的轩-?看来深藏在你体内的嗜血灵魂也苏醒了,”夜魈轻吸口气,“现在和我说话的人是谁?真是轩-吗?还是我该称呼你为轩辕-?”

    “废话少说,月系和将军府上下三十几条人命,我一次讨回来!”轩-冷冷的道。

    “将军府三十多条人命关我何事?那明明是皇上下的令呀!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更何况将军之位本来就该是我的,我的本领可不比你差,真不懂王上当初为何会瞎了眼的看中你!”夜魈冷哼。

    “因为‘忠义’两个字,不懂吗?不过这两个字恐怕比不上荣华富贵在你心中的重要性,”轩-抿紧薄唇,“过去的事我不想追究,只要你偿命就好。”

    “哈!你办得到吗?轩。”抓紧晕厥过去的若易,夜魈后退一步,“你还是先瞧瞧我从你房里抓到什么东西吧!”

    “夜魈,把人放下。”

    “我不会放开她的,有本事过来把她夺回去呀!”夜魈桀桀怪笑,抓起手中软绵绵的躯体。

    藉着晦暗不明的月光,轩-终于瞧清夜魈抓住的人,他心头猛然一跳,俊颜微变。

    面色惨白如纸的若易双眸紧闭,眼睫还隐隐泛着泪光,瞧上去可怜兮兮的,少了平时的青色布帽,一头乌亮的青丝散落,纤瘦的身子像失去生气的破布娃娃般,被夜魈拎在掌中一动也不动。

    轩-的心没来由的紧揪,想到他平时既胆小又爱哭,不知见到夜魈时受到多大惊吓引?!唇紧抿成一条直线,轩-犀利的眸光紧紧盯住若易毫无血色的脸庞。

    不行!因为太过忧心反而无法定下心神,他竟无法确定若易的生死。

    “啧啧!瞧瞧你那是什么表情?看来她真是你很重要的女人,没想到百余年后相同的情形重新来过一回,之前的月系、现在的这女人……”夜魈笑得很开心。

    闻言,轩-心重重一震。

    若易他——已经不行了吗?

    “是月色太暗,让你两眼昏花吗?”轩-故作镇定,冷冷反唇相稽,脑中不断想着该如何解救若易。“明明是个男人,你却把他当成女人。”

    “哇哈哈……”夜魈笑得张狂,笑声尖锐刺耳。“轩-啊轩-!你连是公是母都分不清哪!”

    “吵死人了!”轩-长剑怒挥,冰冷的剑气瞬间撕裂空气直逼夜魈。

    “慢!”笑声陡停,夜魈急急飘出数丈外,挑眉。“轩-,你胆敢再轻举妄动,别怪我拿这女人来挡剑。”

    “就说他是男人,你耳背吗?”轩-再次逼近他,怒问。

    “轩-,看清楚,她像男人吗?”夜魈得意地将若易举高,存心让他瞧仔细。“她若是男人,你不就是女人了?”

    “可恶!”凤眸眯细,轩-胸臆间怒火陡升。

    的确,如今再看一回,长发散落的若易完全不像男子,完完全全的女儿态。难怪她动不动就掉眼泪!难怪她的身子比一般少年来得娇软……

    咬紧牙,他更气了。

    “不管他是男是女,人都给我放下来!”轩-咬牙警告。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夜魈拿她做人质而恼怒,还是因为她瞒他性别而恼怒!

    “我偏不要,我要在你面前把她撕裂成两半,”夜魈挑眉大笑,“别忘了,我最喜欢看你痛苦的样子!”

    “你敢!”在夜魈有所动作前,轩-眨眼间已经闪至他身前,冰冷的剑锋飞快地抵住他的脖子。

    “动手啊!快动手啊!轩-,”夜魈狭长的眼眸正得意的向他示威,“你现在可以一刀杀了我,但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是眼睁睁看她摔得粉身碎骨,你舍得吗?哈哈哈……”夜魈将若易的身子重重击向天际,她纤细的身子就像只折翅的蝶般迅速地坠落……

    他当然可以杀了他,但却得眼睁睁看着她摔成肉泥,在这两难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

    “该死的。”没有犹豫,轩-牙一咬,迅速飞身接住若易坠落的娇躯,等他再回头,夜魈早已不见踪影。

    又被他逃走了!

    “很漂亮呢!”耳边传来细不可闻的声音,轩-闻声回头,只见若易微微睁开眸,似乎十分着迷地望住他,淡无血色的唇瓣扬起一抹笑弧。“你的发……比雪还要白的发,真的很漂亮呢!”

    月色下,他随风狂舞的雪白长发形成一种魅惑又勾动人心的画面,这一幕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当然,如果她还能活命的话……

    “你——”轩-还来不及怒斥出口,怀中的女人却很不赏脸的再度失去意识,螓首无力地靠向他胸怀。

    “真是个笨蛋!”他怒哼。

    她都命在旦夕了,居然还有心情管他的发色!

    不自觉抱紧怀中的娇躯,轩-足尖轻点,几番起落回到龙凤客栈。

    “乔大夫,她的病能医好吗?”

    “年轻人,难道若易不曾告诉你,她的身子熬不过二十?”

    “你是指她活不过二十岁?”

    “用药养的身子,能熬多久就是多久,谁也没有把握。”

    “她的家人呢?既然她身体病弱,怎么不见她的家人照顾?”

    “若易的爷爷,也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三年前已经过世,现在的若易孑然一身。”

    孑然一身啊!原来她是孤伶伶的一个人。

    “年轻人,药方我已经写好了,照上头的方式煎药,一日六回……”

    “唔,好痛、好痛……”全身的骨头仿佛被狠狠拆开后又重新拼回,最后的记忆里,她似乎是被当成东西般被丢来丢去。

    若易含泪吃疼的坐起,赫然发现锦被下的自己已经换上女装。

    直觉拉起锦被盖住胸口,她苍白的瓜子脸浮现两朵红云。

    呃,是谁帮她换的衣服?虽然她胸前很扁,但多少还是有点起伏,这下子不被看光光了?!

    希望不是乔爷爷,虽然他老人家年纪大了,但也不太好吧!

    “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会这样一睡不醒。”见屏风另一头有了动静,轩-慢吞吞地绕过来,手中端着她再熟悉不过的药碗。

    他的语气还是同样冷淡嘲弄,雪白长发如缎般披散腰际,瞧上去非但不突兀,反而更加魅惑人心。

    “啊……”难掩惊艳,若易眼睛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着迷的眸光一刻也离不开。

    见她一脸傻样,轩-心中更恼。

    “你怎么会是女人?”他粗声问。

    如果早知道她是女人,他就不会放她一个人在客栈……不!应该说早知道她是女人,他根本不会和她有牵扯!害得他先前还对自己产生疑惑,居然会对名少年感到心怜!原来搞了半天,她分明就是个女人!

    被他没好气的声音吓回神,若易小心翼翼地接过药碗,偷偷觑他一眼,表情委屈。

    “这要问我娘,她把我生下来时就是女的了。”性别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

    废话!

    “兰若易你——”轩-气得一阵晕。

    他不该生气的,偏偏一面对她就是很轻易的泄漏出情绪。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瞒我?”他咬牙问。

    气人啊!仿佛一张口就会气到吐出血来。

    小口小口啜饮苦到反胃的药汁,若易一张小脸皱成苦瓜脸。“你也没问我啊!问我我就会说了。”天啊!这药是经过改良吗?怎么比从前苦上千百倍。

    “身为一个姑娘家,成天跟着我到处跑,不怕被人说闲话吗?”回想起她又是抱他大腿又是抱他腰的,他更恼。

    “爷爷从小把我当男孩子养,没人知道我是女的,你别怕。”若易向他抛去一抹大可放心的笑容。

    不是这个问题吧!

    “成天装扮成男孩子的模样,不担心以后没人敢要吗?”他轻哼。

    “你放心,我不打算嫁人。”若易还是笑脸吟吟。

    “不打算嫁人?”他微怔。

    “你想……会有人愿意娶我这种动不动就晕倒,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人当媳妇吗?更别提传宗接代了。”她笑得明眸弯弯。

    不能嫁人生子对女人来说应该是很难过的事吧?为什么她却笑得如此灿烂开陵?如果她当真不嫁人,不就真的得永远一个人孤伶伶?

    “真搞不懂你!”想起乔大夫的话,轩-胸臆间无端又起怒火。

    “搞不懂我什么?”

    “这是你第二次见到夜魈吧?难道你不怕?不会怪我害你受到牵连?”他倏然俯下身,双臂撑在她身侧,雪白发丝垂落她胸口,俊美的脸庞近在眼前。“对我异于常人的外表你也不为所动,你会不会表现的太过平静?难道你不好奇我的身分?说不定哪天我会一剑把你给杀了!”

    越是不懂越是气恼,他故意吓她。

    他靠得好近,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若易睁圆明眸,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好快。

    头晕眼花、头晕眼花……可是这种头晕眼花和从前的头晕眼花不太一样,有点兴奋、有一点甜蜜,还有一种快窒息的感觉。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虽然她清澈透亮的美眸直勾勾地望着自己,但轩-就是知道她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有……”眨眨眼,若易连忙回神,阻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她努力思考他的问题。“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满头华发,但也可能跟你从鬼门关前绕过一圈有关,如果你想说自己就会说了,犯不着我多嘴去问吧?”

    “哼!”真多歪理。

    “至于你口中的夜魈……我很怕,怕死了,自从遇见你们两个后,我吓昏的时间比清醒时还多,但是那又如何?我还是活得好好的啊!我本来就是薄命的人,对一个随时准备去见阎王的人来说,很多事都会看得比较开,我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怨你。”她老实回答。

    换句话说,随时准备失去的人,想当然耳对于不幸的接受度也比其他人还来得高。

    停顿半晌,仿佛确定她没有说谎,轩-终于闷闷开口,浓密的长睫掩住他真正的心思。“……把空药碗给我。”

    “哦!”她乖乖递上药碗。

    “你休息吧!乔大夫说你需要多休养。”旋过身,轩-语气冷淡。

    古灵精怪的怪丫头!偏偏他就是无法反驳她的话。

    “那个……”她叫住他。

    “嗯?”

    “我有个小小的问题。”若易吞吞吐吐。

    “说!”凤眸斜睨她。

    “我的衣服……我本来不是穿这衣服,醒来后却变成这身……”她不好意思的说。

    皱紧眉,他完全听不出她话里的重点。“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知道是乔爷爷帮我换的衣服吗?”若易委屈的扁嘴。身为女人,关心一下自己的贞节也是难免的嘛!何必那么凶?

    “不是。”轩-回得干脆。

    “不是乔爷爷?”她呆住。

    轩-清冷的眸光向她扫去,若易顿时僵住。

    “那天晚上你的衣服全湿了,若是不帮你换下的话,你会受寒的。”他面无表情的解释。

    “所以衣服是你、你、你换的?”粉颊狠狠烧烫起来,若易这辈子的脸色不曾这么红润过,她结巴地道:“那、那我不该平却很扁平的……”

    “嗯。”他毫不考虑的颔首。

    太过分了,她说自己扁平,他还点头!若易一脸埋怨。

    “……全被你看光了。”她扁嘴嘀咕。

    轩-忍不住扬眸瞪她,俊颜微窘,恼怒的甩袖走人。“如你所说,因为很扁平,所以什么也没看见。”

    他骗人!

    若易懊恼地瞪住他的背影,紧紧抱住锦被。

    他会这么说肯定是看光了,不然怎会知道她真的很扁平?!

    “已经好久没看见轩辕大哥了,你最近似乎比较忙呢!”站在镜花拱月桥上,年约十四、五岁的丽色少女紧张地绞着素手,清澄透亮的美眸没有勇气直视眼前俊逸高大的男子。

    “最近奉皇上之命……”轩辕-话到嘴边顿住,决定还是别告诉她战争的残酷,换个方式回答,“皇上封我为护国将军保卫国疆,所以比较少时间待在城里。”虽是皇上亲口下的御令讨平四国,但是这样回答最好。

    “原来轩辕大哥已经是顶天立地的大将军了,”少女粉唇微弯,笑得有些羞涩,显然很替他高兴。“我以后不该再称呼你轩辕大哥,该尊称你为轩辕将军才对。”

    “你不必这样称呼我。”凤眸难得染上暖意,轩辕-轻声回答。

    “轩辕将军要保卫阙阳国,想必会遇到很多危险,”丽色少女轻吸口气,这是今天她第一次有勇气迎上他的目光。“从今而后我会天天替轩辕将军祈祷,祈求天神保佑将军平安。”

    她天真的回答让他失笑,轩辕-打从心底喜欢她温柔贴心的性子。“你不必这么做的,我会保护我自己。”

    “不!我要,”丽色少女像赌誓般地回答,美眸里是前所未有的坚定,“我会天天替将军析祷,我要将军平平安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