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魈状似悠闲地放下手中的酒杯,狭长的眼眸望向窗外漆黑的深夜。

    他沿途留下蛛丝马迹,就是要引诱轩-追来,他喜欢见他又气又恼,偏偏拿他莫可奈何的表情。

    很久很久以前,久得记忆都模糊了,那段时间他和轩辕-在战场上是肝胆相照、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阙阳国的大半江山都是他俩携手打下的,直到轩辕-的官越做越大,被封为护国大将军,他却必须屈就在他之下的时候,嫉妒的种子终于茁壮发芽,甚至连月系都选择了轩辕-,不甘与怨愤的情绪再也难以隐藏。

    轩辕-大概一辈子也无法想像其实他也爱着月系吧!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因为对轩辕-的恨,让他不惜亲手结束月系的生命,让月系深切明白她所做的决定是个多么大的错误。

    轩辕-所拥有的一切应该都是属于他的,不管是他的荣华富贵还是女人,从前如此,现在亦然。为什么明明旗鼓相当的两人,杜丞相就是特别偏爱轩-呢?

    也因为如此,他原本对杜丞相的敬爱之心,转化为浓浓的恨意,只有杀了杜丞相才能泄他心头之恨。

    夜风拂来,暗香浮动,夜魈好整以暇地闭眸,薄唇却扬起残酷的笑意。不管是轩辕-或是轩-,他都厌恶透顶,他会亲手结束他的性命!

    “呼呼……”体弱的身子好久不曾如此劳累,若易粉颊染上病态的红晕,气喘吁吁的沿着蜿蜒小路往前走。

    “你没事吧?”一直跟在她身后保持一步之遥的距离,轩-语气虽然淡漠,漂亮的凤眸却不曾稍离她纤细的身子。

    “我没事,你不必顾虑我,”若易笑得明眸弯弯,即使挥汗如雨,她也没有一丝抱怨。“这点路还难不倒我。”

    有他就好了,她能在他身边就好了,她是真的这么想。

    静静看着她半晌,轩-冷不防摘下笠帽戴在她头上,任一头如雪般的长发披泄。

    “给你戴着吧!多少能帮你挡去阳光。”他淡淡的说。

    “咦?你不戴没关系吗?”若易受宠若惊的睁圆美眸。

    “荒郊野岭不会有人,无所谓。”

    “谢谢。”手扶着笠帽,若易笑得更甜,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的侧颜。

    “别这样看我。”被她目不转睛的眸光直盯着看,轩-不自在的皱起眉头。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发色很漂亮。”阳光照射在他身上,白发闪烁耀眼的银色光华,美丽得让她移不开目光。

    “我的发色?”轩-睨她一眼,薄唇扬起笑痕。“难道你不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一头华发?”

    “嗯,我很好奇,你要告诉我原因吗?”若易笑咪咪问。

    “不要。”他想也不想地断然拒绝。

    不想告诉她还问,故意吊人胃口,小气鬼,藏有秘密不说。

    没错过她生气的表情,轩-挑了挑眉,换个话题。

    “若易,你相信人有前世吗?”

    “嗯?”她有些讶异地回头瞅他。

    “你相信人死后真的会投胎转世吗?”他又问。

    “这个问题从你嘴里说出来真让人惊讶,不过我相信有前世,”若易拉开帽檐,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额心泪珠型的红色胎记,他微怔。“这个胎记,自我生下来就有了。算命的告诉我,是因为有个很爱很爱我的男人在我的额心留下一滴泪,所以我一出生就带着前世的印记。”

    “前世的印记?”他若有所思地望住她的胎记,总觉得心底有什么东西隐隐撩动。

    可惜生前他来不及见月系最后一面,也来不及留下深爱过的印记……

    “那么你呢?你相信人会投胎转世吗?”若易笑咪咪地反问。

    “我相信,”轩-太过平静的俊颜显得有些高深莫测,“我的白发也是上辈子留下来的印记。”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若易皱眉,他的话太艰深难懂。

    他的白发也算胎记吗?

    “你不必懂,你只要记住我说过的话,到时就算发生什么事也不会太惊讶。”轩-微笑。“你会想遇见他吗?那名曾经深爱过你的男人。”

    “嗯?”

    “你会想再见他吗?”

    “我曾经很想再见他一面,尤其是爷爷过世的时候,我真的好想见他,常常幻想他在做什么?是否也在某个角落不断找寻我?”若易轻吐一口气,眸光微黯,“那时的我真的太寂寞了。”

    “现在呢?难道你不想见他?”

    “现在不会了。”摇摇头,若易朝他灿烂一笑。

    “为什么?”他微讶。

    “因为我已经遇到比他更重要的人了,”若易深深望入他深不见底的墨色眼瞳,“这样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这回换我不懂你的意思。”轩-皱眉。

    她这么说,代表月系也不会想再见到他吗?

    “其实我也不太懂,”若易干笑两声,心底暗恼他像根笨木头,她表示得还不够明白吗?“只是想这样说而已。”

    不想见他,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想不通吗?

    “笨蛋!说些连自己都不懂的话。”轩-忍不住低骂,却感觉若易的话也在他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我不是笨蛋,你才是木头呢!”若易小小声嘀咕。

    才刚听见轩辕将军入宫的消息,原本想避开的她匆匆离开皇兄的御书房,却不料才转过长廊就和他正面迎上。

    皇宫内苑明明很大,为什么偏偏会碰着面呢?又为什么真的想见的时候,却永远见不着呢?

    “末将见过郡主。”轩辕-也很意外会遇见眼前的绝色丽人,听说她因为玉体微恙已经很久不出紫苑宫了。

    “轩辕将军。”她盈盈一福。

    “许久不见,郡主似乎瘦了。”复杂对望的两人总不能一直沉默下去,轩辕-先开口。“你的病好些了吗?”

    说瘦是含蓄了,原本就清丽的她,如今单薄得让人心惊。

    “我很好,多谢轩辕将军关心。”

    “御医是否已经找到医治郡主的方法?”

    “我是心病,不可能痊愈了,”她微笑,语气轻得仿佛随风飘散,轩辕-明显一僵。“倒是轩辕将军才举行大婚,应该和将军夫人甜蜜之时,怎么会入宫?”她神情平静,将心痛掩饰得很好。

    “我奉圣上之命,明日带兵讨伐不肯降服的百凤国。”

    “轩辕将军新婚燕尔,皇兄却要你立刻出兵?”

    “是。”

    不禁沉默下来,她当然明白皇兄会这么做完全定想为被拒婚的她出口怨气。出发点虽好,她却不觉感激。

    他不爱她,她也不会因此怨他,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深深恋着他了。

    “轩辕将军,皇兄脾气虽坏,却不失为好皇帝,请你多担待。”她歉疚地看着他。

    “末将对皇上一片忠心。”毫不犹豫,轩辕-斩钉截铁地道。

    “有轩辕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咬咬唇,她终于下定决心,因为她明白自己若不这么做,皇兄绝对不会轻易罢休。“轩辕将军,我决定答应东雀国太子的提亲。”

    “郡主?!”心头一震,轩辕-俊颜微变。

    “我若嫁过去不但阙阳国多一个盟国,我想轩辕将军也不用再对我感到亏欠。”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安心的和月系双宿双飞。

    “郡主,万万不可,东雀国远在千里之外,气候酷寒,你的身体……”奇怪吧!皇上要将她许给他的时候他断然拒绝,如今听她决定下嫁东雀国,他却心如刀割。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不是只把她当成妹妹看待吗?

    “轩辕将军,你会不会觉得从前的我们比较快乐?”对他的话恍若未闻,她绽开浅浅的笑花,“当你还是我的轩辕大哥的时候。”

    “轩-,你已经知道夜魈在哪儿了吗?”捶着泛酸的腿肚,若易喘着气擦去额角的汗珠。

    “我知道,他故意留下线索,要跟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轩-斜眼睇她。“你应该累坏了吧!”

    “我说过不碍事,你不用特别顾虑我。”若易摇摇头。“看还有多少路,我们直接过去吧!”

    见她的脸脏得像只小花猫,轩-直觉伸手擦去她脸上的脏污,没有多想这个动作有多亲匿,不料又看见她额心泪珠型的朱色胎记。

    望着她的胎记,他怔忡。

    因为深爱而在她额心留下一滴泪,上辈子留下来的印记啊!

    “轩-,怎么了?”很少见他发呆啊!

    “不,我没事。”仓皇移开视线,轩-眼尖地发现前方不远处白烟袅袅,似乎有间木屋。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露宿野外当然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多子若易,他不得不多做考虑。她可以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但他不能放任她这样下去。

    “若易,我们今天找户人家借宿吧!”他微笑。

    “咦?不睡树下了吗?”若易有些吃惊。

    “夜寒露重,总是睡外头也不是办法,前方有间屋子,我去问看看,你在这里等着。”

    “我跟你一道去。”说什么也不肯单独留下,若易拖着酸疼的双脚走在他前头。

    “你——”

    “你一脸冷漠,谁敢借宿啊?”若易嘀嘀咕咕,“还是我来吧!”

    “随你吧!”当然明白这是她的体贴,知道他不喜欢与外人亲近。

    轩辕-扶住她纤细的臂膀,让她走得更轻松。

    夕阳余晖将他俩的背影拉得长长的,望过去有种说不出的恬适。

    “你们要借宿啊!”微胖的中年妇人来来回回将他们打量过一回。

    “是的,我们兄弟赶着要进城,这方圆十里又只有您一户人家,所以想跟您借宿一晚,”若易从怀中掏出轩辕-先前拿给她的银子,借花献佛是她最会做的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中年妇人深深看他一眼,又瞧瞧站在后头不发一语的轩。“大龙,这对年轻人想借宿一晚,应该没问题吧?”她拉开嗓门问。

    “欢迎、欢迎,”年约四十出头、身材壮硕的大龙从屋后走来,他抹去额上的汗珠,怀中抱着刚劈好的木柴。“银子就不必了,小事一桩。”

    “这怎么好意思呢!”若易笑得灿烂。

    “快进来,入夜后外头很凉的,”大龙热情的邀他们进屋,“寒舍就这么点大,委屈两位睡咱们闺女那间房。咱们闺女进城找她表姊,房间正好空着呢!”

    要同睡一房啊?若易直觉回头看了轩-一眼,粉颊无端发烫。

    其实这两天他们也一起露宿野外,但是那时天大地大不觉奇怪,现在两人要同挤一间房,好像有点……

    “无妨,我睡哪儿都成,房间给你睡吧!”似乎明白她的顾虑,轩-先一步开口。

    “我们是兄弟,同挤一间房也无所谓。”总不能她睡得舒服,却要他睡柴房吧!若易急急接口,却收到轩-投来的警告眸光。

    “大龙,”中年妇人若有所思地望着若易,精明的眸光似乎把她给看透了,“我有些话跟你说。”她在丈夫耳边低语一阵,只见大龙恍然大悟的频频点头。

    “其实你们是乔装打扮的小情人吧?”大龙笑呵呵地说,一副过来人的语气。“我妻子一眼就看出这位是个姑娘家,怎么?父母不答应你们的婚事,所以一同私奔吗?”

    “我们不、不是……”没想到会被人误会,若易双颊瞬间发烫,连说话都结巴了,“我们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他们瞧上去像私奔的小情人吗?

    “哎!别害羞,我们也年轻过,想当年我岳父也不答应我们的亲事,我们一赌气也跑了出来,”大龙豪气地拍拍轩-的肩头,“做爹娘的总是想得比较多,好好跟他们谈总是有机会的。”

    “我们真的不是私奔的小……情人……”若易话越说越小声,却发现轩-薄唇似乎扬起一抹有趣的笑痕。

    不帮忙解释就罢了居然还笑!见她又羞又窘很好玩是吗?

    “你们在外头奔波,一定没能好好吃上一顿,”见她承认自己是女儿身,微胖的中年妇人亲热地挽起她的手往后头走。“我烧个水让你先洗洗澡,再准备些好吃的给你们饱餐一顿,我家闺女的年纪也和你差不多,看见你就像看见我家闺女……”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热情,若易不知所措的被拉着走,她不断回头望,却瞧见轩-竟和大龙愉快地坐下来。

    不过原来他们像私奔的小情人啊!这句话听得她心里又慌又甜,轩-没有反驳,是不是也有点意思呢?

    脑袋里乱烘烘一片,再想下去粉颊就要烧起来了,她忍不住又回头觑向轩-,却正好迎上他望过来的深邃眸子。若易心一跳,顿时忘了呼吸。

    她对他,似乎真的很心动哪!

    酒过三巡,热情好客的大龙终于肯回房休息,轩-也才得以起身,掀起房间的布帘打算进房歇息,却被眼前所见给震撼住。

    “很奇怪吗?其实我自己也不习惯,”坐在妆台前的若易急忙起身,小手不安地握在身前,紧张地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大娘说什么也要我换上女装,所以……”剩下的话她说不出来,窘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虽然只是毫不起眼的粗布碎花衣裙,然而若易的女装打扮仍让轩-感到惊艳,清秀娟丽的瓜子脸娇美动人,脸色不再苍白,反而有些红扑扑的,小蛮腰不盈一握,和以前的粗鲁少年有如天壤之别。

    “我这样看起来真的很奇怪吗?”看他都不出声,她直觉的猜想。这应该算是她第一回着女装,她甚至连走路都不会了。

    “不会,”眯细凤眸,轩-好半晌才出声,嗓音是连他自己都意外的喑哑。“这样的你很……漂亮。”

    “漂亮?真的吗?你真是这样想?”他的称赞让她有信心多了,她眨了眨美眸,“还是只是哄我?”

    “我从不说谎。”他挑眉。

    “谢谢。”粉颊飞上两朵红云,若易轻声道谢。

    忽地,他转身。“我看房间还是让给你吧!”

    他不是现在才知道她是女儿身,甚至为了帮她换下湿衣裳,他连她半裸的模样都见过,却没有像现在如此深刻的感觉到她是名女子。

    现在的他和从前的他有何不同吗?他心中那份悸动又是怎么回事?

    “轩-,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若易急急叫住他。

    “房间给你睡,我睡外头。”他头也不回地回答。

    “好不容易有地方住,你应该也想好好休息吧!”若易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她蹙眉。“不要因为我换了女装觉得尴尬,不管我穿什么,我都是兰若易呀!”

    “别忘了房里只有一张床。”闭闭眸,他回答,似乎有些恼她没自觉。

    “在床中间摆条棉被就行了,更何况你也不会对我做出逾矩的举动,”若易话说得很急,却不敢抬头看他。“你今夜就好好休息吧!”

    轩-瞄了房里不算大的床榻一眼,轻轻拉开她的手,沉静的俊颜教人猜不透心思。“你先睡吧!”他平静地说。

    “轩。”他还是坚持己见吗?若易心一急想再拉住他,不料却被长裙绊了脚,直接跌向他怀里。

    “笨蛋!就算你穿女装还是一样莽撞。”要不是自己眼明手快护住她,她极可能会撞伤自己,轩-忍不住咬牙低骂。

    这一回若易没有反驳,仅是红着脸瞪着他的胸前,发现他抱住自己的姿势好亲匿,耳边听见他沉稳的心跳声,还有混着酒气的男性气息。

    脸好红,心好热,头晕晕的,若易像舌头被叼走的猫,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大掌下是十足娇软的柔馥身子,轩-有片刻恍神,旋即像碰触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般倏然松手。

    “你先睡,我出去走走。”不再让她有开口的机会,轩-旋身离开,俊颜画过一丝狼狈。

    他们之间,好像有东西隐隐变质了,他却毫无心理准备。

    叩叩叩!叩叩叩!

    急速的敲门声响惊醒倦极睡着的若易,她迷迷糊糊坐起身,发现清冷的房里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轩-没有回来。

    “谁啊?三更半夜大声嚷嚷。”大龙随手披件外衣出来开门,“来了、来了,甭敲了。”

    “大龙叔,是我,”门外是小厮打扮的年轻人,他焦急地跨进屋内。“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不好?非要你大半夜的来敲门?”大龙皱眉看着他,因被打扰好眠而隐隐有了火气。“有事不能明天再说吗?”

    “明天?等到明天就来不及了,”年轻人不安地来回踱步,脸色微微泛白。“或许现在就来不及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没头没脑的说一堆,我还是没听懂。”

    “你也知道最近城里不太平静,有很多姑娘家遇害,官府到现在还没抓到凶手,”年轻人吞吞吐吐,“大龙叔,你要镇定一点……”

    “怎么?是不是怜儿出事了?”越听心头越慌,大龙脸色倏变。

    “怜儿姑娘被抓走了,听亲眼目睹的更夫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黑影把她抓走的,我一得到消息就火速赶来通知你……”年轻人不忍的说。

    “我的怜儿呀……”跟着出来的大龙婶一听见噩耗,伤心的半晕过去。

    “大娘,你要撑着点,大娘……”躲在帘后的若易连忙冲出来扶住她瘫软的身子,“大娘……”

    “怜儿,我的宝贝怜儿啊……”大龙婶哭得伤心欲绝,手紧紧抓住若易不放,“我就担心她会遭遇危险啊!没想到不幸还是发生了……”

    “大娘,你坚强点,怜儿姑娘说不定没事。”若易低声安慰。

    “我的怜儿啊!呜呜……”

    “大娘。”大龙婶难过的模样把她的心都哭拧了,若易只能抱住她,却不知从何安慰起。

    更夫所看见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黑影,肯定是夜魈不会错,若是轩-现在在这里就好了。

    轩-一定会有办法帮助大龙夫妇的。

    闻言,大龙脸色刷白,激动的抓住年轻人的臂膀,“现在呢?怜儿人在哪里?”

    “听说官府已经派人去找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怜儿姑娘的消息。”

    “我马上进城,我也要去找怜儿。”大龙二话不说的将衣服穿妥,“我和你一块儿去。”

    “大龙叔,你现在去也没用,官府已经去找人了,就交给官府去办吧!”年轻人赶忙阻止。

    “怜儿如今生死未卜,我怎能放心?不行,我要跟着你进城。”

    “大龙叔,你跟着我回去,谁来照顾大龙嫂?”

    “这……”大龙回头看向几近崩溃的大龙婶,眉头蹙紧。

    “你和大龙婶等天亮再进城吧!这期间若是有任何消息,我会尽快来告诉你。”年轻人无声长叹。“大龙叔,怜儿吉人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但愿如此。”已经急得不知所措的大龙喃喃自语,眼角泛起男人泪。

    怜儿,他捧在掌心呵疼的宝贝女儿呀!

    “怎么回事?”熟悉的低沉嗓音传来,轩-颀长削瘦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他的面色有些白,外衣濡湿的贴在身上,魔魅的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正低声安慰大龙婶的若易。

    “轩-!”像是快灭顶的人看见浮木,若易直接扑进他怀里,单薄的身躯不住颤抖。

    他身上的温度好冷,完全不能安抚她心里的不安。

    “若易,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她扑得又猛又急,几乎把他撞疼了。轩-稳住步伐,直觉伸手环住若易,感觉到她不稳的情绪。

    “大龙叔的女儿被夜魈抓走了,”泪眼蒙-,若易将小脸埋进他的胸怀,玉手紧抓他的衣襟。“你救救她吧!”

    大龙叔和大龙婶都是好人,别让如此残忍的事发生在他们身上啊!

    夜魈?

    黑瞳倏然一缩,轩-平静地看向大龙。“她被抓定多久了?”不用多想也知道这是他故意下的战帖。

    “约莫两个时辰。”年轻人回答。

    缓缓敛下凤眸,浓密的长睫掩住他复杂的心绪。“太迟了。”

    “什么?”若易瞬间僵住,含泪的明眸震惊地望住他的,“怜儿姑娘她——”

    “已经太迟了。”太过平静的俊颜教人摸不透他真正想法,轩-轻声重复。

    姑且不论怜儿姑娘被抓走的时间,能从夜魈手中逃脱的人从来也只有若易一个人而已!

    若易眼前一阵地转天旋,要不是有轩-抱住她,她可能也会瘫软在地吧?耳边听见大龙婶肝肠寸断的哭声,若易整颗心都揪紧了。

    只是为了个人喜好而滥杀无辜的人,这种人怎能让他逍遥法外?!

    她绝不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