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七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不用再说了,我不答应。”冷着脸转过身,轩-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

    “为什么?”若易急急站到他跟前,明亮的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你的主意愚蠢至极又自不量力,我万万不会应允,你甭问了。”

    “但这是最快的办法啊!是你说我曾见过夜魈,他不会轻易放过我,那么由我来诱他出现是再好不过。”

    “你不用再说,反正我不会答应。”他心浮气躁地回答。

    “身为男人,你怎能如此畏缩?”若易又气又急,“今天是怜儿受害,明日不知是谁?你应该要当机立断!”

    他畏缩?!轩-倏然眯细黑眸,铁青的俊颜足以刮下一层霜。他才不畏缩,他只是单纯想保住她的小命。

    “难道要有别的姑娘受害,你才会想通吗?”

    “抓夜魈的事我自会想办法,用不着你干涉。”

    “等你想到方法还不知要多久,就先拿我当诱饵吧!”若易态度坚决。

    “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抓到夜魈了,更不会有其他人受害,”轩-冷冷瞪她,气怒难消的甩袖走人,“总而言之抓夜魈的事不用你担心,你乖乖养病就行了。”

    “轩。”见他完全不给商量的余地,若易负气地跺足。

    头也不回,他越走越远。

    “轩-!”

    “……”

    “行!你不接受我的建议也成,反正我半夜就是往大街上这么一站,看夜魈会不会自动找上门来。”气不过,若易对着他的背影大吼。

    原本走远的颀长身影果然迅速踅回,轩-用力抓住她的肘,黑眸冷锐如刃紧紧锁住她的。

    “你就这么想死?”真气人,气得他头都晕了,轩-咬牙切齿地问。

    “我不想死,可是我更不想看其他人受害,”深深吸气,若易强迫自己直视他教人害怕的冰冷目光,“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要拿自己当诱饵,你有没有想过后果?”难掩心中激荡难平的情绪,他手劲之大,几乎要把她的骨头给g碎了。“一旦落入夜魈之手,你如何全身而退?”

    他不断想着该如何保护她,她偏要往阎王掌心里钻。

    “我有你啊!轩-,”硬是不喊疼,若易放柔语气,眸光里尽是对他的信任。“我知道你会保护我,别忘了你是赫赫有名的轩大人。”

    “哼!”轩-暴怒地放开她的肘。

    她倒是很敢赌,但他不敢!

    上回能从夜魈手中救回她纯属幸运,如今要再拿她当饵,他完全没有把握再救回她,更何况依夜魈偏激残忍的性子,难保不会拉着她玉石俱焚,这不是存心要他——

    心如刀割吗?

    “轩。”

    “……”

    “轩-,”轻轻拉住他的衣袖,若易冰凉的额靠向他坚硬如山的背,轻柔的语气试图安抚他震怒的情绪。“你应该听乔爷爷说过吧!我活不久了,倘若我能有机会替大家做些好事,为什么不去做呢?这辈子多积点福德,或许来世我的身体会健康许多,就不会再当个薄命人。”

    “你想死也犯不着非死在我眼前不可!”好看的薄唇微掀,他冷冷吐出话。

    可以说他早看透生离死别,也可以说他最看不透,那种椎心刺骨的痛,他不想再承受一回。

    如果他永远再也见不到这名蠢女人的话……

    “轩-,我又不一走会死,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我的,”若易握住他冰凉的手心。好奇怪,他的手竟比她还冷呢!“我相信你。”

    缓缓敛下俊眸,轩-犹豫好久才回握住她软绵绵的小手。

    “轩-,我们就这样说定吧!”若易淡无血色的唇瓣浮现一抹笑花,语气无比轻快,仿佛胜利就在眼前。“等天一亮我们就进城,我们去把夜魈绳之以法,帮丞相大人报仇。”

    她倒是很相信他啊!但他却不能同样的相信自己。拿她当饵,只要走错一步,就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挽回。

    “轩-,我在等你的回答。”她轻声问。

    扬眸望向渐渐泛起鱼肚白的天边,天地间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最后,他闭眸叹息。

    “即使我不赞同也不能阻止你,那么……一切就都依你的意思吧!”

    “这里的气氛真的好奇怪,每个人看我们的目光都充满敌意,”天亮一进城,若易立刻感受到周遭不友善的视线,她秀眉微拧。“大白天的,却几乎没有店铺开门做生意。”

    “夜魈这阵子都在这里出没,已经有不少姑娘受害,他们不欢迎外地人也是难免,”轩-语气淡然,“我们先找间客栈投宿,其他的事再讨论。”

    “他昨晚才抓走怜儿姑娘,今夜会再出来活动吗?”

    “我不能确定,”语气有些冷,似乎还在恼怒她的一意孤行。“先别管夜魈,找间客栈投宿才是重点。”长袍一撩,他头也不回地走在前头。

    望着他削瘦颀长的背影,若易有些委屈的扁嘴,自从他答应她的要求后就是这副模样,冷言冷语。她也是一片好心啊!

    “轩-,你还在生气?”她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

    “若是没有,为何说起话来冷冰冰的?”

    “反正我说的话你也听不进去,我又何必浪费唇舌?”前方传来冻死人的声音。

    啊啊——还说没生气,明明就有。

    “轩-,我知道我自愿当诱饵这件事是有些莽撞,但你没听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句话吗?”她小声嘀咕。

    “你就这么想入地狱?”轩-霍然旋身,就算隔着黑巾,她仍能想像他阴鸷震怒的表情。“你看过地狱吗?你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景象吗?”

    怒啊!他想保她周全的心情抵不过她自找死路的死脑筋。

    被他犀利的三连问吓得说不出话,若易美眸缓缓眨了眨,有些心惊胆跳。不管他平时多平静,一旦生起气来还是挺恐怖的。

    “难道你看过?你知道地狱长什么模样?”她不服气地咕哝。

    “你猜啊!猜我见过没有?”薄唇扬起讽笑,怒极的轩-拂袖离去。

    “你当然没有,”若易大声反驳,她好讨厌他那种笑,让人觉得既孤寂又疏离,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永远都碰触不到。“没有!”

    轩-没有回答,眸光抓住一抹一闪即逝的鹅黄色纤丽身影,紧涩的喉头挤不出任何声音,剧烈跳动的心脏把他的胸骨都撞疼了。

    是月系吗?那抹身影像极了月系!

    “轩-,告诉我你没看过地狱,”若易不放弃地跟上来,“你没看过对不对?”

    认识他也有些日子了,当然感觉得出他和平常人不太一样,但是她不愿去深究,就怕发现真相后,他们之间的距离会变得遥远。

    她不要看见他那种嘲讽的笑、不要听见那些奇怪的话。

    “轩-?”

    脑中有个声音不断呐喊着要他追上那抹鹅黄色身影,但他的脚就像生了根般未动,突然沉默下来。

    “怎么?你看见什么了?”她直觉朝他所看的方向望过去,空荡荡的大街连个人影都没有。

    “没事,我们进客栈吧!”轩-摇摇头,话虽如此,他忍不住又朝月系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

    方才走过的女子真的是月系吗?

    “你遇见熟人?”若易狐疑地问。

    “是我错看,误以为遇见故人。”敛下眸,浓密的长睫掩去他复杂的心思,他往反方向离开。“快跟上,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细细画上柳眉再涂上胭脂,这是若易第一次如此细心打扮自己,为的却是引诱夜魈上当。

    夜风拂过,身着粉藕色衣裙的她轻轻转了一圈,额心泪珠型的朱色胎记若隐若现。

    瞥见她额心的胎记,轩-又有片刻的恍神,某种模糊复杂的感情充满胸臆,到底是什么却无法厘清。

    “如果要反悔,现在还来得及。”紧握住她纤细的皓腕,他低语。

    “我不后悔。”若易摇摇头。

    “我会在你附近,夜魉一旦现身我会立刻抓住他,应该不会有问题。”他皱眉,不懂这句话是说给她听抑或是自己?

    “嗯。”毫不犹豫地点头,若易清秀的脸庞不见一丝惧意。“我相信你。”

    “若是发生什么意外,千万记住,保住自己为要。”他叮咛。

    “轩-,不会有意外的,”若易粉唇扬起一抹笑花要他放心,“一切都会很顺利。”

    深深睇她一眼,他沉默不语。

    曾几何时,她在他心中已然如此重要。她以身涉险,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就算第一次出手杀敌,他也不曾如此害怕过。

    “这把匕首带着,”他从怀中取出匕首放在她掌心,“以防万一。”

    “嗯。”迟疑了下,若易还是收下。

    “你真的不再考虑?”临出门前,他不放心地又问。

    “我已经下定决心,”若易笑容灿灿,一点都不像是要做诱饵的人,“有你在身边,我不会有事的。”

    夜很黑,空气里飘浮着浓到化不开的血腥味。

    狂风吹乱轩-一头如雪的长发,黑色长袍有多处撕裂的痕迹,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处,鲜血一滴一滴自他持剑的手滴落,在地面形成骇人的血洼。

    轩-妖冷的凤眸瞬也不瞬地看着夜魈,浑身迸发冰冷的杀气。

    “啧啧!轩-,瞧瞧你现在多狼狈啊!”夜魈冷笑,纵然他的情况不比轩-好到哪里去,左肩深可见骨的剑伤,和腰腹受到的重创。他黑得发亮的爪子紧扣住若易,雪白颈项沁出腥红血珠。“你我最大的差别,就是你的假仁假义,你明明就不是如此好心的人,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好人样呢?”

    “夜魈,你的话变多了,”冷冷持剑向他,轩-嗓音阴冷如刃。“放弃吧!今晚你是逃不走的。”

    “轩-,该说你变阴险呢?还是说你变聪明了?居然知道用这女人诱我出来,”夜魈越说越恼,眼看爪子就要穿透若易的喉咙。“难道你不怕我拉她一起死?”

    “唔……”喉间传来尖锐的剧痛,若易倒抽一口冷气,无法发出声音。

    轩-面无表情。“就算你杀了她,我也不会放过你。”

    “言下之意就是我杀了她,你也不痛不痒-?”夜魈故意试探。

    “你应该最明白我,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止我抓你的决心,”眼看若易疼得面色泛白,轩-心一拧,但仍强迫自己不动声色。“你杀她也好,不杀她也罢,都与我无关。”

    语气云淡风轻,心里却恼起自己竟会答应若易这该死的蠢主意!

    因大量失血,此时的轩-持剑的手好冰,冰得有些僵了。他明白如今夜魈说什么也不会放开她这个保命符,所以他脑中思考的不再是捉拿夜魈,而是如何保她平安。

    “人家小姑娘为了你甘愿涉险,你冷漠的态度真教人伤心,”夜魈像是很惋惜地叹口气,眸里歹毒的光芒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他倏地拔身而起,一手将若易挡在身前,一手急急朝他攻去。“小姑娘,你听见没有,这种男人没心没肺,你还是及早看清吧!”

    “卑鄙!”轩-对于他的攻击只能消极防守,因为无论他如何动作,一定先伤到被当成挡箭牌的若易。

    乌亮的爪子溅起一连串血珠,轩-重重后退两大步,胸前伤口血肉模糊。

    “轩-!”明白他是顾忌自己才会受伤,若易顿时急红了眼。

    “啊!你又受伤了,啧啧!看来你对她不是嘴里说的那样不在乎嘛!有她当我的盾牌,你简直毫无还击之力,哈哈哈……”夜魈得意的大笑。“好、好,这样真好。”

    残破的身躯仿佛不堪使用,轩-眯细眸,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变得迟缓,再这样下去,甭说抓到夜魈,就连保住若易都有困难。

    可恶啊!要不是若易在他手里,他不会如此狼狈。

    “我倒要看看为了这个姑娘,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夜魈再次朝他扑去,尖锐的爪子招招阴狠致命。

    “轩-!你还手……快还手,你不用管我,”若易又气又急地哭喊。都是她,要不是她出的馊主意,轩-也不会受伤,“轩-!”

    温热的血珠飞溅至她颊边,混着泪水一块儿滑落。

    “轩-!”她难过地大喊。

    “你看,你把她都惹哭了,”夜魈满意的舔去爪上的血珠,有种胜券在握的快感,他冷眼瞧着浑身伤痕累累的轩。“不过你有没有告诉人家,你早有了心上人?欺骗姑娘纯真的感情不好喔!”

    咬着牙,轩-仗剑撑起摇摇晃晃的身躯,魔魅的黑眸狠狠瞪住夜魈。

    “小姑娘,你知道这男人是谁吗?别傻傻的被骗了,轩辕大将军有没有告诉你他最爱的人是月系,除了月系,他不会再对任何女人动心?你可千万别自作多情。”夜魈故意细声细气的说。

    “你疯了吗?胡言乱语,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若易怒问,娇小的身子不断挣扎。

    “轩辕-,你果然玩弄人家小姑娘的感情,”夜魈故意说得埋怨,仿佛真和若易站在同一阵线。“你没跟她说自从摔下白岩谷后,你前世的记忆便苏醒了,轩-就是轩辕-,而你最爱的女人永远只有一个,就是月系。”

    “……”

    “月系已经死了一百多年,尸骨早成黄土一坯,轩-他怎么可能爱月——”怒骂夜魈的话倏然顿住,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若易美眸含泪,震惊地看向轩。

    等等!夜魈方才说什么?轩-就是轩辕-?!眼前一阵地转天旋,过度吃惊的若易几乎晕厥。

    他就是轩辕将军?!

    儿时的记忆重回脑海,她赫然想起爷爷告诉她的故事。是呀!她怎会忘了护国大将军的名字就是轩辕-呢?所以他那日才会在龙凤客栈强调自己没通敌叛国,才会用那么哀伤的眼神望着月曦湖……

    但是他为什么偏偏是轩辕-?只爱月系一个人的轩辕-……

    难以忍受的悲伤瞬间将她吞噬,她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小姑娘,看你吃惊的表情该不会不知道他是谁吧?”夜魈真是爱极了这种挑拨离间的把戏,“有没有很心痛啊?”

    “轩-,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若易难以置信地轻声问,泪水模糊她的视线,声音支离破碎的,“什么前世记忆恢复、什么轩辕大将军,那些都是真的吗?”

    复杂地望着若易苍白的小脸,轩-咬紧牙,无话可说。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你看他也没反驳。”夜魈不忘扇风点火。

    “夜魈,你废话说完没!”轩-怒道,若易空洞心碎的眼神狠狠拧痛他的心。

    的确,他没有说出卖情,当然也没有拒绝她喜欢他的心意,那是因为他自己也迷惑了,而不是存心欺瞒。

    她额心的泪珠型印记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他的心绪,他却不知道为什么!那月系呢?他允诺这辈子也要在一起的月系怎么办?

    “啊!咱们轩辕大将军动怒了,因为我不小心说出实情吗?”夜魈幸灾乐祸的问。

    “够了,别再说了!”若易尖声大喊,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腮。她的额心好痛,痛得仿佛就要裂开了,一种很深很深的伤痛在心间爆开,那是种等了好久好久,最后却被遗忘的伤痛。

    难怪他问她相不相信前世今生,原来他早已看透,在他心里早有了很重要的人,那个人就是月系。

    那么她呢?谁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

    “轩-,别管我,杀掉夜魈吧!就是他杀了你最心爱的月系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泪流不止,若易低声哀求,胸臆间满溢的伤痛快将她逼疯了,她才认识轩-没多久,却有种等了他千百年般的哀伤……

    等了千百年啊!

    “是呀!杀掉我吧!轩-,你的任务不就是要杀掉我吗?为什么犹豫了?”夜魈开心地再次向他扑去。“有本事就动手啊!轩-!”

    “夜魈!”见他明明近在咫尺,偏偏拿他莫可奈何,轩-咬咬牙,一退再退,只担心若轻举妄动会不小心伤到若易。

    尖锐的乌爪撕裂空气,带起一片骇人血雾,轩-一道左胸延伸至腰间的伤口瞬间染红衣襟,他咬紧牙,还是没有还手。

    “轩-,瞧瞧你现在的模样,简直就像只落水狗,”夜魈笑的得意,眼泛红光,“再杀你一回,比当年更教我兴奋。”

    “你的能耐就只有这样吗?就这样而已,对我来说不痛不痒,”抹去唇边血渍,轩-冷冷反讽。“从以前到现在,你的伎俩都低劣得教人惋惜,注定成不了大器。”

    “你胡说什么!你真以为比我强吗?”彻底被激怒,夜魈尖声大吼,“我方才只是玩玩,还没使出全力。”

    “我等你放马过来。”沉静的俊颜教人猜不出真正心思,轩-语气嘲弄。

    “该死的轩-!”他最恨的就是轩-这种傲视天下的神情,夜魈陷入疯狂地朝他冲去,思绪在现在和前世交错来回。

    他哪里比不上他?!他有哪一点比不上轩辕-?!王上看重他,月系喜欢他,凭什么?!

    薄唇缓缓扬起一抹冷弧,轩-持剑的左手平举向前。他是故意激怒夜魈,等他击中自己的那一刻,他就能乘机救回若易。

    “还手,轩-!”事情发生的太快。不忍看他再被夜魈逼得无招架之力,若易把心一横,忽地抓住夜魈的手腕,任宝剑狠狠穿透自己,直接贯入夜魈的心脏。

    “你……”完全没算到她会赌上自己的性命,夜魈睁大血红色眼珠,无法置信地瞪向宁愿牺牲的若易。

    她用自己的命赌上他的命!

    “若易!”亲眼目睹此景的轩-骇得肝胆俱裂,为了让她和夜魈分开,他不得不立刻拔出长剑,喷出的血雾把眼前的世界都染红了。“若易!”他大喊。

    他不需要她救……他不用啊!

    眼明手快地抱住她软倒的身躯,失去血色的小脸狠狠拧痛轩-的心,他曾说过就算要死,也不准她死在他面前,这样教他、教他……

    怎堪承受?!

    耳边隐隐回荡的好像是轩-唤她的声音,但她已经听不真切,她只觉得眼前好黑好黑,像有只手握住她的脚踝不断拉她往下沉沦,眼前飞快闪过好多片段,有她、有轩-,还有她不曾见过的地方……

    独钟月系的轩辕-啊!这个认知让她的心好痛、好痛,痛得就快要死去……-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忘记我呢?

    额心的泪珠是你留下深爱过的印记,却任我的魂魄孤独轮回,迟迟等不到你……-

    ,你在哪里?你还爱我吗?还记得我吗?

    若是爱我,为什么要向其他女人许下永世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