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将军没良心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鸣城

    “没想到城外萧条荒凉,城里倒是繁荣景象。”踏入景鸣城里,若易轻声道。

    隔着一道大红城门,里外的景象截然不同。

    热闹的大街上摊商林立,吆喝声此起彼落,卖瓜果的、卖首饰的,让人完全无法想像城外是片一望无垠的荒漠。

    轩辕-不免讶异的回眸,自从那天争执后,这是她三天来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景鸣城是这片沙漠中唯一的绿洲,城里的物资不虞匮乏,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我久攻不下的原因,”轩-解释,“景鸣城主坚持守住城门,我方大军却面临兵粮饮水短缺的问题,让我伤透脑筋。”

    “但你是名满阙阳的护国大将军,没有任何事能难倒你,”若易淡无血色的粉唇微微一笑,难得好心情的沿街闲逛,“咦?这是什么瓜?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沙漠绿洲所产的瓜果本来就特殊,你没见过总是难免。”见她心情似乎有好转的迹象,轩-温声回答。

    这样比他们这几天剑拔弩张的气氛好多了,她还是笑起来好看,相对的他也放心。

    “原来月系就转世在如此繁荣的景鸣城里。”话题一转又绕回月系身上,她笑咪咪地说。

    “若易——”

    “轩-,陪我逛逛好吗?”不让他把话说完,若易轻轻挽住他的手,笑得明眸弯弯,“我第一次来景鸣城,好多东西都很新鲜。”

    总觉得她的态度有点怪,偏偏哪儿怪又说不上来,轩-皱眉。

    “你不愿意?”她眨了眨美眸,轻快的语气一如从前,仿佛之前的争执不曾存在。

    “没有不愿意,你想逛我就陪你逛吧!”薄唇勾起一抹淡笑,他回答。

    “好,”笑容更甜,甜得有些不真实,若易用力点头,“那我想先尝尝豆腐脑儿的滋味。”话才说完,她立刻拉他到旁边的摊子坐下。

    小贩立刻热情的过来招呼。

    “老板,来两碗豆腐脑儿。”若易笑咪咪道。

    “好,马上来。”

    “赶了大半天的路,坐下来吃豆腐脑儿最好了。”她笑着对他解释,浓密的长睫巧妙地掩住她真正的心思。

    但是我不能爱你,若易,你对我的爱我无以为报。

    她的心早在三天前听到这句话时就死了,连泪都流干了。

    其实她没有什么好难过不是吗?她从很早之前就知道自己会是孤独的,轩-的出现只是场意外,并不会改变什么。她从前最喜欢的也是轩辕-的深情啊!

    与轩-相识短短数月,她却有种认识一辈子,历经沧桑的错觉,感觉自己已经苍老好几十岁。罢了、罢了,深爱月系的轩-就让他继续深爱吧!只要他好就好,她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只不过——

    小手捂上狠狠抽疼的伤口,她私心里真的好希望在她额心留下印记的男人就是轩-,好希望自己曾被他深爱过,这种渴望强烈到把她的心都拧疼了。

    就让我占用轩-半天吧!月系,等到日落的时候,我会把他还给你的。

    借给她半天就好,借她半天她就心满意足了。

    囫囵吃完豆腐脑儿,若易像赶时间般匆匆拉着轩-逛过卖着各式新奇物品的长街,中途还央求他买了好大颗、从来没见过的翠绿色瓜果,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若易索性一路抱着走,最后还特别去参观百凤国最后城主的故居。

    “为什么我们非来这里不可?”俊颜难得出现变化,轩-咬牙问。

    “因为客栈掌柜介绍我们来逛的呀!”若易表情有些无辜,“怎么?有没有仇人相见、份外眼红的感觉?”

    “笨蛋!”忍不住低骂,轩-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好久没被他骂笨蛋了,感觉好熟悉,若易心头没来由一阵微酸,但仍故作无事的追过去。

    “轩-,你在想什么?”亲热地挽住他的手,她笑问。

    “没什么。”

    “轩-,你明明心底有事却不说。”她皱眉嘀咕,像只苍蝇黏在他身旁。

    “真的没什么。”他摇头。

    他只不过想起从前种种突然觉得有些讽刺,一将功臣万骨枯啊!

    “讨厌,已经黄昏了。”若易眯细美眸,望着夕阳余晖照在景鸣城历经风霜的黄土色城墙,她怅然地低喃。

    “黄昏有什么不对吗?”陪她逛过大半个景鸣城,时间当然不早了。

    “轩-……”用力吸口气,她轻声唤。

    “嗯?”

    “我想我们就到这里吧!”缓缓的,若易松开他的手。“就到此为止吧!”

    缘分这种事真的很奇妙不是吗?

    如果那一天她没有刻意撞着轩-、如果她没有突然发病,他和她就不会相遇了。

    如果那一天她没有遇见他……

    “到此为止?我不懂你的意思?”方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说变就变?轩-皱眉。

    “我想我还是没办法陪你去见月系,”眼睫泛着泪光,她仍是朝他灿烂一笑,“我原以为可以,但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所以我们还是在这里分开吧!从此分道扬镳,谁也不欠谁。”

    也是该把他还给月系的时候了……啊!不能说还,因为轩-从来就不属于她。

    “你在胡说什么,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到哪里去?”听见她说要走,心里没来由的发慌,轩-怒斥。

    “我无所谓啊!没有任何亲人的我到哪儿不都一样?”若易笑着反驳,“轩-,你不用对我感到愧疚,我可不想当你的包袱。”

    “笨蛋!我从没说你是我的包袱,”又急又怒,却又摸不透她心底在想什么。“别再说什么分道扬镳的傻话。”

    “轩-,一心要去见月系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走呢?在我还没认识你之前,我一个人也活得很好,不是吗?”

    “……”

    “你不肯放开我,却又不肯爱我,这样只会让我更难受。”她皱眉低语。

    “若易。”

    “你放心的去见月系吧!不用顾虑我,我相信她一定在等着你,”就像她等着在额心留下印记的男人,一直等着等着……“千万别让她像我一样失望。”

    “笨蛋,拖着这样病骨的你一个人能去哪里?”想握住她的手,却被她先一步避开,轩-咬紧牙。“一日不喂药就少一日可活,要如何一个人活下去?”

    眼前世界模糊一片,她倔强地不肯让泪落下。“我会一个人好好的活下去。”

    “我说过我会陪着你!”望着她苍白的小脸,他真气恼她的倔性子。

    闻言,若易心头微震,泪珠滚落颊边。

    原来他心底多少还是挂着她呀!这样她就该要心满意足了,人是不可以太贪心的。

    “但是你能陪我多久呢?”若易后退两步,强迫自己和他拉远距离,不然她怕自己会不争气地扑进他怀里。“轩-,你走吧!我一个人会很好的。”

    “兰若易!”

    “轩-,你别再靠过来,倘若你再靠近我,我会傻得以为你对我是有感情的,”若易泪眼朦胧的笑说,“如果你不爱我,就请你放开我吧!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紧抿的薄唇不发一语,轩-瞬也不瞬地望着沙漠灿金色的夕阳照在她娇小的身躯上,瞧上去既孤单又哀伤。

    她想走,在他心底掀起滔天巨浪,难以言喻的不安包裹住他,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轩-,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的照顾,”若易朝他深深一鞠躬,泪水无声滴落地面,迅速被黄土吸收。“谢谢你,轩。”

    不再多看他一眼,就怕自己脆弱的模样被他看见。她望向天边的彩霞,胡乱抹去泪痕,摇摇晃晃往反方向走。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茕茕白兔,东走西顾呵!”

    轩-欲追上去的脚步停下,整个人僵住,他听见了她说的话。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好热,真的好热,头晕眼花的,”沉重的脚步再也无法移动,抱着翠绿瓜果的若易索性躺了下来,抬起一只玉臂遮住刺眼的光芒,“都已经黄昏了,怎么还这么热啊?”

    这一回,她和轩-算是彻底分开了吧?

    见过月系后的轩-,不知道会不会从此和月系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把她忘得干干净净。

    忘得干干净净……等她到了阴曹地府,孟婆汤她一定喝特别大口,她也想忘记啊!她再也不要带着让人如此心痛的爱,她什么都不要再记得。

    泪水顺着眼角滚落,想到再也见不着轩-,她的心就好酸好热,心痛得无以复加,结果到头来他什么也没留下,只从他身上讨来一颗大绿瓜。

    早知道……早知道那一天她就别当什么偷儿,不当偷儿就不会遇见轩-,没遇见轩-,她就不会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异地掉眼泪了。

    轩-不知道见着月系没有?他们有没有痛哭流涕的抱在一起?有没有沧海桑田的感慨?不知道轩-心底还有没有念着她?

    唉!不想了,越想她胸口的伤越痛。

    好热啊!太阳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下山?她的头好晕,整个人好不舒服。干脆她就躺在这儿热死好了,热死后她就能喝孟婆汤,从此以后什么都忘记……

    什么都不想记得了。

    站在篱笆的另一头,一身湖水绿、背他而立的纤丽女子就是转世后的月系吧!

    不知站在这儿多久了,轩-一动也不动,眸子紧望住女子的一举一动。

    他是真的想见她吗?为何他的脚步始终踏不出去?

    眼前不断浮现若易甘愿舍身保他的那一幕,还有她单薄脆弱消失在夕阳里的身影,心中烦烦乱乱,都是担忧她拖着病骨往后一个人该如何生活,会不会连今年冬天都熬不过?

    他心心念念的月系就在眼前,他却满脑子想着另一个女人……

    颀长削瘦的身影不动如山,任轻风抚过他如雪的长发,轩-闭上眸,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是若易泪眼婆娑的模样。

    原来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只是他看不明白而已。或许他无法完全忘记曾深爱过的月系,但是他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人。

    因为已经遇到更重要的人。

    薄唇勾起淡到不能再淡的笑痕,轩-倏然旋身,白发在空中扬起美丽的半弧,记忆里若易似乎也对他说过同样的话,他却后知后觉没有发现。

    他承诺会一直陪着她的。

    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正在整理花圃的月萌抬起绝美的脸庞,若有所思地望着篱笆另一头。

    方才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有人站在后头看着她,那种感觉好熟悉,仿佛是她等待已久的人。

    月萌直觉想追过去,身后却响起温柔的呼唤。

    “月萌,”年轻男子匆匆从屋内奔出来,俊逸的脸庞满是欣喜,“你爹已经答应我们的婚事,我马上回去请娘来提亲。”

    “是吗?真是太好了,”月萌娇羞一笑,立刻被甜蜜的气氛所感染,但她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眼空无一人的篱笆那头,心中似乎有些怅然,“真是太好了。”

    “嗯,”年轻男子充满爱怜地握住她的手,“我发誓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绝不辜负你!”

    咦?恼人的热气不见了,是太阳下山的缘故吗?

    若易反应迟钝地抬开遮住眼眸的玉臂,冷不防望住一双深不见底的妖美黑眸。

    “你、你……”呆呆的望着他,若易紧缩的喉咙发不出声音。

    是因为她太想念,所以眼前出现幻觉吗?因为她太想念刚分手的轩-,所以才会看见他站在面前。

    “笨蛋!”俊颜微变,轩-忍不住低骂,目光无法自她哭得很丑的小花脸移开,整颗心都软了。“这就是你好好照顾自己的方式吗?原来你照顾自己的方式就是在烈阳下晒成干尸。”

    “轩……-?”被骂得肩头微缩,美眸缓缓眨了眨,泪水很不争气的先一步自红通通的眼眶里滚落。

    会骂人,不是幻觉,真的是轩-站在眼前。

    “明知道不能待在太阳下,为什么还躺在这儿?”没好气地将她拉进怀里,轩-紧紧抱住她,用力得仿佛想将她揉入骨血里。“你是存心糟蹋自己吗?”

    如果他没及时找到她,她就打算在这里晒到天荒地老?然后变成干尸?

    鼻子里嗅进的都是他的气息,若易僵硬的任由他抱着,好害怕自己一动美梦就会破灭。

    “轩-,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去见月系?”她不确定的问,那他只是忘了什么东西,或只是来看她一眼,最后还是要离开吗?

    “我有去找月系,但终究没有见她,”咬紧牙,他低语,“我发现在我心中……已经有了比她更重要的人。”

    额心的胎记好烫,若易听了眼泪更是拚命掉个不停,一颗心又酸又软。“在你心中还会有谁比她更重要?”她忍不住酸溜溜的问。

    “就是你呀!笨蛋,”虽是低骂,但语气里充满宠溺,他无声叹口气。“我站在月系屋前,脑中想的全是你,无论如何也放不下你。”

    “真的吗?还是哄哄我而已?”她故意又问。

    “我从不说谎。”他瞪她。

    “这是梦吗?轩-?”伸手抱住他劲瘦的腰身,若易说什么也不肯放开,好似永远都流不尽的泪水浸湿他衣襟。“其实这是梦吧!所以你才会回到我身边。”

    “这不是梦,你感觉不出来吗?”轩-轻轻抵住她的发心,“我保证会陪你到最后,绝不孤单留下你。”

    他说会陪她到最后?

    闻言,若易将他搂得更紧。

    如果有他陪她到最后,那么就算她注定薄命也没关系,就算到了地府喝下孟婆汤,她也绝对不会忘记轩-!

    “轩-,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回来吧?”若易泪眼婆娑地凝睇他,“先说好,我不要你的怜悯喔!”

    “我若是对你没感情就不会回来,我的心肠还没有软到这个地步。”望着她额心的泪珠型胎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轩-心底发酵,隐隐有种错觉,这滴泪是他好久好久以前留下的。

    因为几经转世被错过的她,执念极深的魂魄禁不起一次次辜负,才会变成如今身子骨单薄的若易。

    “我喜欢你,若易,”他轻轻吻住她的唇,他的唇温很凉,却有股温暖熨烫进她的心底,“或许我对你的喜欢已经到了爱的地步,甚至超越我的想像。”

    他说爱她了!若易落下激动又开心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