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前夫住隔壁 > 正文
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家知名的主题咖啡馆,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去处之一,假日经常都是大排长龙。

    今天并非假日,该是最冷清的星期一下午,猫图样的拼布沙发座位仍坐了八分满,一名纤细白皙,头戴蓝灰色渔夫帽的年轻女子,坐在不起眼的角落,帽檐压得极低,巴掌大的瓜子脸挂着超大褐色墨镜,偷偷摸摸的在偷看些什么。

    “……两个人都不说话,会不会到最后仍一句话都没说啊?”吸着蜜茶,灿亮猫眸越过装饰盆栽,偷觑着斜对角的年轻男女,只见他们正襟危坐,各自瞪着眼前的玻璃杯,半小时过去谁也没开口。

    “渘渘已经很害羞,没想到允佑学长更害羞,这样下去约会能成功吗?”

    和心慕的学长头一次约会,个性比孙海宁内向的渘渘不敢单独赴约,拜托她先暗中跟着,等确定不会有问题再行离开。

    有点无聊的看向其他桌的情侣,孙海宁心里好羡慕。她和齐拓哥会有这样的一天吗?

    想到他居然一脸认真的要她去跟别人约会,她就气闷。孙海宁无意识地用吸管戳着杯内的冰块。

    齐拓哥怎会不明白她的心意呢?她的眼睛里一直只有他呀!除了齐拓哥,她谁也看不见。

    唉——

    “小猫,你为何这身打扮坐在这里?潘允佑呢?”

    冷不防,耳际响起绝不会错认的声音,孙海宁受到惊吓的跳起,差点打翻蜜茶。

    “齐、齐拓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结巴。不愧是她最佩服的齐拓哥,她都变装了,他居然还能认得出来。

    “这个问题应该我问你才对!你今天不是跟他约好看电影吗?他人呢?”齐拓拧紧浓眉。“还有,你干嘛一副见不得人的打扮?”他粗声问。

    戴着超大渔夫帽和墨镜,假扮侦探游戏吗?

    “我、我——”故意气他才说出允佑学长约她的谎言,如今可好,允佑学长和渘渘就在那里,她要如何解释?

    “我看见他了,他身边那只小不点又是谁?”左瞧右瞧终于找到潘允佑的身影,齐拓阴冷的黑眸落在他对面的娇小女子,杀气腾腾。

    “她叫渘渘,是——”话还没说完已被齐拓打断,孙海宁睁圆美眸,从没见过他这么生气的模样。

    “我知道了!该不会这小子脚踏两条船,所以你躲在这儿监视他吧?”直接往最坏的地方想,齐拓咬牙切齿。

    咦?当然不是这样,允佑学长从头到尾只喜欢渘渘一个人。

    “该死的家伙!想花心也得看对象,他嫌自己活腻了吗?”大手握拳,齐拓长腿跨过小花台,企图找负心汉算帐。

    齐拓哥想做什么?

    眼看允佑学长即将变成无辜的代罪羔羊,孙海宁情急之下赶忙用力扯住他的衣袖,一拉一扯间,齐拓长腿绊到花台,两人狼狈地摔到另一边沙发上。

    孙海宁压到雪白桌巾,桌上的花瓶杯子全掉了,小花台的装饰盆栽禁不起大力冲撞,叮叮咚咚也掉了。

    乒乓哐啷!一连串玻璃破碎声,引来所有人的注意,最惨的是,他俩跌在潘允佑和渘渘旁边。

    “齐学长?”看见学校的风云人物用很奇怪的方式出现在眼前,向来崇拜齐拓的潘允佑惊愕地站起,只差没有立正敬礼。“呃,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他当然不好,这辈子最丢脸的一刻应该就是现在了。被请出店外,临走前晚娘脸孔的店长还送他们两枚大白眼,唯一幸运之处就是不用赔偿。

    “齐拓哥,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孙海宁嘟嘴问道。挽起袖口,露出刚才不慎撞伤的一大块瘀青。

    好惨。

    “……我听人说你和潘允佑约在这里。”齐拓力持冷静的声音难掩不自在。

    “就算我跟允佑学长约在咖啡馆,你也不能——”话声忽顿,孙海宁惊讶地抬头看他。“齐拓哥,你是特别来找我的?”眼底闪过慧黠的光芒,带丝顽皮,莫名的,她心里冒出好多甜泡泡。

    “我只是不放心过来瞧瞧。”闷闷吐出话,很不情愿。

    不放心?那可不可以自作多情的解读成,他是因为有那么一点点吃味?

    “干嘛盯着我不放?”她灿亮如星的眸光仿佛要看进他灵魂深处,齐拓轻咳两声。

    “没什么。”粉唇绽开无奈的笑,孙海宁摇摇头。

    看不出来,什么都看不出来啊!罢了,反正她从不曾看透过齐拓哥的想法。

    “你还没告诉我,为何潘允佑跟那只小不点坐一块儿?”拉过她细白玉臂,齐拓语气虽冷,仍轻柔地帮她揉开瘀血。“疼吗?”

    “不疼。”孙海宁咬了咬唇,短暂思量过后决定照实招供。“关于和允佑学长约会的事,我是骗你的,允佑学长喜欢的对象本来就是渘渘。”

    “骗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可知道他足足担了多少心,曾几何时她也变得爱恶作剧了?

    “还需要问吗?答案非常显而易见。”孙海宁声音细如蚊蚋,带着埋怨,鼓起腮帮子像只受委屈的天竺鼠。“因为你要我跟别人约会啊!所以我故意这么说。”

    这么说,聪明如齐拓哥应该懂了吧?

    齐拓抚揉的动作微顿,望住她的眸光仿佛多了些什么。

    “小猫,我——”意识到孙海宁对他的感情,一时之间齐拓心绪全乱了,他望着她,欲言又止。

    他没话对她说吗?

    他的态度螫伤孙海宁,她低头,轻轻抽回手。

    看起来,她好像为难齐拓哥了。也对,她只顾着表达自己的情感,却忘记齐拓哥是否和她有同样的感受,这对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待的齐拓哥,真的为难了。

    “齐拓哥,刚才的话你不用往心里去,我只是随口说说,你随便听听,不用认真……”担心自己的冒失换来日后相对两无言的窘境,孙海宁急急说道。

    他只把她当成妹妹也没关系,他无法把她当成女人来爱也没关系,只要他们能维持现状就好了,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只要齐拓不离开她身边,她会心甘情愿守着这个身份。

    “你胡说八道什么,为什么不用认真?”齐拓俊眸微瞪,转眼间雪白玉臂重回他掌中。“干嘛突然变成饱受委屈的小可怜,我又还没回答。”

    “可是——”被骂得无辜,孙海宁咬住下唇。

    可是他刚才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啦!

    “我承认,即使明白对你的感情绝非对妹妹那样简单,我也刻意压抑那份感觉,不过,显然我的自制力没想像中那么好,不然也不会听说你和潘允佑在这里约会,立刻匆匆忙忙赶过来……”他的说法已经很客气,根本应该用坐立难安来形容比较恰当。

    “所以——”孙海宁心跳怦怦的等着。

    不再多废唇舌,齐拓决定用行动来说明。他一把拉过她的娇躯,低头封住她的唇。

    反应慢半拍地眨了眨美眸,孙海宁表情震惊。

    齐拓哥吻她耶!代表……代表……

    代表她不是单恋,齐拓哥也同样喜欢她的吧!

    “小猫,接吻的时候眼睛要闭起来。”惩罚性的轻啃她的柔嫩唇瓣,齐拓低语。

    胸腔里剧烈跳动的心简直就快麻痹了,孙海宁闭起美眸,小脸浮现幸福神情。她发现齐拓哥的吻——

    有浓浓巧克力糖球的味道。

    “小猫,你感冒有好点吗?”

    打开门,齐拓随手将提袋搁在桌上,赫然发现一团会动的棉被朝他扑来。

    “没有,人家好难过。”

    棉被卷裹着一名纤弱美女,几绺长鬈发落在脸庞,本该是白皙清丽的粉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大眼水汪汪的。

    “你还在发烧。”大手抚上炙烫的额际,齐拓皱眉问。“有按时吃药吗?”

    “有。”孙海宁表情好可怜,小脸埋进他的胸膛。“可是没用,我已经烧两天了。”

    “听说这次流行性感冒病毒特别猛烈,你听话,乖乖再多休息两天。”齐拓疼爱地揉揉她的发心。

    一年过去,孙海宁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度过最幸福开心的日子,她就像受到阳光滋润的花,绽放得更加娇艳动人,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你先回床上躺一会儿,等粥熬好了我再叫你。”

    “不要,我要在这里等你。”抱着棉被蜷曲在木质地板上了,孙海宁执拗地说。

    身为研究生,齐拓这阵子变得好忙,两人明明在同一所学校却碰不到面,要不是这次感染流行感冒,她可能要下星期才能见到齐拓哥。

    “小猫,地上冰冰凉凉的,快起来。”准备煮粥的动作停下,齐拓叹气。

    “可是我好久好久没看到你嘛!每天都只有通电话,人家好想你。”越说越委屈,孙海宁眼眶红了半圈。

    “最多忙到这星期六,以后不会了。”见她仿佛遭人遗弃的小动物,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瞅着他瞧,齐拓整颗心都软了。

    他走过去,将她抱到庆上。

    “先睡一下,嗯?”抚着她滚烫的额头,齐拓轻柔印下一吻。

    “人家要抱抱。”伸开双臂,孙海宁像个爱撒娇的孩子。

    知道自己这阵子冷落她了,齐拓叹口气,跟着在单人床躺下,将她纳入怀里。

    “……齐拓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太黏?”在他宽阔的胸膛找到最舒适的位子,孙海宁闭眸,喃喃问道。

    “一点也不。”下巴顶着她的发心,齐拓轻抚她的发。

    他喜欢她黏着自己。

    “可是珍妮说我太黏了,这并非好事。”熟悉的体温和气味,让孙海宁整个人放松下来,昏昏欲睡。

    “谁是珍妮?”

    “读心理系的谈珍妮,我在社团认识她的。”因为发烧的关系,孙海宁头好昏。“她说我太爱你了,这样不好。”

    “太爱我不好吗?难道你还想把爱分给谁?”齐拓微笑,不是很在意的问。

    “她说我爱你的方式太没有保留,换句话说你是我生命的全部重心,如果有天你离开我,我会无法承受。”孙海宁睁开美眸,语气带着一丝不安。“齐拓哥,你会离开我吗?我是说……会不会有天你不爱我了,从此一声不吭的消失?”

    珍妮说疯狂因子会遗传的,万一哪天齐拓不爱她了,她会不会像妈妈一样陷入疯狂?

    拨开她的汗湿发丝,齐拓的语气不容怀疑。

    “傻小猫,我绝对不会一声不吭的消失在你眼前,更不会爱上别人。”那个叫珍妮的到底跟小猫胡说八道些什么?他从不干涉小猫的交友状况,可看来他似乎该多费点心了。

    “真的?”

    “真的,我保证。”

    “好!那我继续这么爱你吧!”听见让人心安的答覆,孙海宁唇辨扬着满足甜笑,重新闭上明眸。

    只要齐拓哥不会不要她,不会爱上别人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每个人都会生老病死,小小姐,你节哀顺变啊!”

    一身黑衣素服的张婶频频拿手巾拭泪,难过的看着因为过度悲伤消瘦一大圈的孙海宁,她紧握她冰凉的小手。“至少老太太走得很安祥,这样就足够了。”

    足够?真的是这样吗?她不这么想。

    孙海宁低头,沉默。

    她还来不及好好孝顺外婆,来不及让她看见自己毕业……她却走了。

    想到心酸处,孙海宁又红了眼眶,泪水无声无息滚落香腮。

    “小小姐,别再哭了,再哭下去老太太会舍不得走。”明明想安慰人家,却连自己都哽咽了。

    “张婶,谢谢你的关心。”点点头,难忍的泪水像关不住的水龙头,孙海宁埋进齐拓胸膛,哭得不能自己。

    大三初秋,最疼爱海宁的高奶奶不敌病魔撒手人寰,刹那间,孙海宁觉得自己又变回孤独一个人,伤痛欲绝。

    丧礼结束后,齐拓陪她回到白屋。

    孙海宁站在大厅里,怔怔地望着二楼发呆,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庞挂着两道泪痕。

    “小猫,过来。”她憔悴哀伤的模样令人心揪,齐拓朝她展开双臂。

    一如往常的,孙海宁扑进他怀里,用力环抱住他劲瘦的腰身,仿佛快溺毙的人紧紧攀住浮木一样。

    不小心和她变成领居?

    “我当然有私心”见她明眸眯细,齐拓不慌不忙地把话说完。“但所谓私心也是为了公事,

    身为制作人,和剧本原著住近一点也比较方便沟通,还记得你说的公私分明吗?”

    她当然记得,就是这四个字让她作茧自缚,落入进退两难的窘境。

    “你不介意制作人住在隔壁吧?”齐拓笑弯黑眸,人畜无伤的。

    “是,不,介,意!”咬紧牙,孙海宁一个字一个字从齿缝挤出来。

    “先说好,我们的关系仅止于合作关系,没有别的。”孙海宁用力强调。

    “我接受。”他点头附和。

    瞪着他太过温和的笑,老觉得其中有诈,可哪里不对劲,她却又说不出来。

    “拿来!”停顿了下,孙海宁小手一摊。

    “什么东西拿来?”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齐拓错愕。

    “巧克力。”孙海宁没好气地从他手中硬抢回巧克力,虽然知道这种行为很幼稚,但她就是不想

    白白浪费一盒巧克力。“你不是新朋友,没必要欢迎!”

    不管他的理由多冠冕堂皇,她还是有种受骗的感觉,所以巧克力——

    不给!

    “这么说我们是旧朋友罗?”

    他的回答让孙海宁恨得直想磨牙,从前他不会这么油嘴滑舌,他总是温柔的,充满耐心的,轻声

    细语的

    甩甩头,孙海宁阻止自己继续回忆齐拓的好,这样只会让她意志更不坚定而已,她掉转过头,走

    回屋里,带著浓厚负气意味甩上家门。

    不跟他废话了!

    垂眸静静看了紧闭的房门半晌,一抹极浅的笑意跃上齐拓唇边。

    如果有一天,曾经爱得很深又恨得很深的前男友突然搬进你家隔壁,你会有什么感觉

    孙海宁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记不得已经第几次望著墙面发呆。

    隔著一道墙,她能深刻的感受到齐拓的存在,闻得到他身上独特的气味,他四季皆宜的暖暖体温

    ,仿彿他就近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不过短短见几次面,她的心思已然被他蛊惑。

    以后叫你小猫可好?

    记忆飘回过往,想起他低沉好听的嗓音第一次这么唤自己,和他那让人沉醉的深邃眸子,让她心

    头软软的

    脑袋里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孙海宁完全无法工作,直到窗外飘进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吸

    走她的注意力,孙海宁用力嗅了嗅,好像是白酱海鲜义大利面的味道。

    咕噜咕噜

    连续吃了四天微波食品,肚子立刻不争气的发出抗议声。小桐不在,厨艺欠佳的她只能天天吃冷

    冻食物,连自己都觉得哀怨。

    唔——真的好香喔!刘妈妈啥时改做义式餐点了?之前她都炖中药大补汤啊!忍不住推开窗用力多

    吸几口,跃入她眼帘的竟是隔壁窗口,腰系围裙在调制酱料的齐拓。

    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不过他穿起围裙的样子还真是该死的好看。

    “晚安。”在她企图关上窗户的刹那,他主动微笑打招呼。

    关窗的动作停住,她万万没想到香气是从他那边传来的,不然她死都不会开窗。

    “用过晚餐没有?”他的动作如此熟练,仿佛做菜对他来言是轻面易举之事。不过他的确是呀!

    想起齐拓曾经特地为她熬煮的粥,那是她一辈子都难忘的好味道

    停!

    回忆到这里急踩煞车,孙海宁真气自己只要见到他就忍不住回想起过去,真没用!

    “我吃过了。”扬高下巴,孙海宁骄傲回答。

    “哦?过什么?”齐拓挑高一道俊眉。

    “吃山珍海味,吃大餐”孙海宁话还没说完,食物香气随著夜风徐徐史来,肚子又是一阵咕

    噜咕噜声。

    安静的夜里,她的饥鸣声显得特别清晰,她相信齐拓也听见了。

    孙海宁粉颊红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然直接跳下去也行。

    “山珍海味?大餐?”齐拓似笑非笑的睨她一眼。

    “谁说吃大餐就一定很饱了,我在减肥!”眯细眼眸,她教练羞成怒的低喊。

    可恶,每回遇到他,她总是无法保有成熟完美的形象。

    “啊——我今天白酱海鲜义大利面多煮了一人份,一个人也吃不完”齐拓忽然自言自语,而

    后提议道:“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我们是合作伙伴,到合作伙伴家吃饭是很正常的事,顺便可以讨论

    ‘我’剧的相关细节。”

    总觉得他凡事都拿‘我’剧当借口,偏偏这理由太好用,随便他怎么说都很理直气壮。孙海宁狐

    疑瞅他。

    “当然,如果你不敢也没关系。”他懒懒接口。

    “不敢?你说谁不敢!”孙海宁立刻不服气的眯眸。

    果然!激将法真是好用。

    “就是你呀!你不是很怕接近我吗?”他扬眉,挑衅。

    “我才不怕接近你,我只是不想接近你!”她没好气的纠正。

    这两者意义大不同,别混为一谈。

    “哦!所以你要过来用餐吗?”维持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优雅态度,齐拓丢下诱饵。

    “我——”

    “就当是我敦亲睦邻的回礼,你不用想太多。”

    “可是敦亲睦邻的巧克力我收回来了。”孙海宁老实不客气的戳破他。

    “人哪!若是不敢,就算找了一百种理由也还是一样,没关系,我不介意。”齐拓气定神闲地道。

    他转身,用看穿她的眼神瞟了孙海宁一眼。

    就说她不是不敢,只是不愿意,他是年纪太大所以很难沟通吗?不甘愿被看扁,孙海宁用力关上

    窗。

    “你等我,十五分钟后过去。”过去就过支,谁怕谁呀?也没听过谁到前男友家吃饭会少块肉的!

    她要证明自己已非从前怯懦胆小的孙海宁。

    “好啊!我等到你。”薄唇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充满心机。

    要怎么引诱防心甚重的小野猫?丢饵就对了。

    先一点点,一点点的丢,等它慢慢靠近最后——

    收网,上钩!

    酒足饭饱,孙海宁就像餍足的猫坐在客厅沙发上,目光落在齐拓颐长挺拔的背影,心中不断冒出

    一颗颗后悔的泡泡。

    她不该为了一句话就冲过来用餐,她的坚持呢?怎么下一秒就灰飞烟灭?

    孙海宁啊孙海宁,你果然还是从前那只碰到齐拓就举白旗投降的孙小猫,从来就变过!

    “你的咖啡。”

    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凑到眼前,正在自责懊恼的孙海宁愣了下,伸手接过。“谢谢。”热咖啡里加

    了好多好多的鲜奶,是她最喜欢的口味。

    他还记得她的喜好?刹那间,复杂的情感紧揪住她的心。

    齐拓静静在她身旁坐下,双职工沙发突然变得有些挤,孙海宁背脊僵直,直觉往旁边挪动。

    她不该过来的。

    直觉告诉自己,再待下去情况恐怕会很不妙,她应该要早点离开以保安全。

    “齐拓,我——”

    “你——”

    没想到两人同时开了口,他们互望一眼,陷入尴尬的沉默。

    “你先说。”齐拓很有绅士风度。

    “不!你先说好。”过了刚才那一秒,她的勇气暂时跑光光了。

    “是吗?那我先说罗!”

    低头看著热腾腾的拿铁,她点头。

    “你就暂时把我当成朋友吧!”狭长黑眸斜睇她清丽的侧颜,齐拓高深莫测地开口。“简简单单

    的朋友。”

    “朋友?”和想像中完全不一样,孙海宁怔愣。

    “是呀!简单朋友。”他勾起笑痕,“我们有合作关系,又是邻居,老针锋相对下去不是办法,

    不如你把我暂时当成朋友,这样相处也比较愉快。”

    好不容易再见到海宁,却明显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敌意和怒气,虽然他急著知道她当初为何一声不

    响的离开,可为了不吓走他,他还是捺着性子,一步步慢慢来。

    逼得太紧,只会让她再次消失不见而已。

    “我不懂”是她理解力变差吗?还是齐拓的话太过深奥难懂?

    “就是简简单单的朋友啊!不要怕我,不要排斥我,因为不管你冷淡或是冷漠都会让我好受伤。”吃定她善良,齐拓俊容变得好哀怨.

    她认识齐拓多久了?从来不曾见过他这种楚楚可怜的神情,悄海宁果然上勾,再次愣住。

    难道这些日子的恶劣态度,真的伤到他了吗?

    的确,她对他恨过怨过,却没想过要报复他。

    “我——”

    “就像简单朋友那样,偶尔问候关心的朋友,嗯?”美丽黑眸瞬也不瞬地望住她,噍得她心

    儿怦怦乱跳。

    “好吧!”孙海宁低低应声。

    “简单朋友。”听见她答应,齐拓开心的伸出手。

    “简单朋友。”孙海宁犹豫了下,轻轻握住他的。

    柔软细嫩的小手握在掌心,一抹愉悦的眸光飞快掠过齐拓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