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没良心 > 正文
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破晓,天地间一片寂静,风沧亦猛然惊醒,发现身旁的人儿不见了。

    允乐人呢?怎麽不见了?该死!他通常不会睡这麽沉的。

    “允乐?”他紧张起身,黑眸四处梭巡,大喊:“允乐?”

    回应他的是自己的回音。

    “风沧亦,你在找我吗?”冷不防,他身後的大树探出一张美丽的小脸。

    “你——”见她平安无事,风沧亦心中的大石才放下,“公主方才去哪儿了?”

    他必须咬紧牙克制脾气,才能忍著不抓住她的肩用力摇晃她的小脑袋。可知他睁开眼找不到她有多担心,深怕她出了意外。

    公主?她不喜欢他这么称呼她,她喜欢听他唤自己允乐。

    允乐皱皱鼻子,神情淘气。

    “我睡不著,去溪边看鱼嘛,”

    风沧亦皱眉,不明白她这句话是啥意思。

    他当然在生气,因为她没有危机意识,竟在如此危险的时候独自跑去看鱼,分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你眉头锁得好紧,都出现皱纹了。”允乐絮絮叨念。

    “公主——”

    “风沧亦,你变了,你以前总是摆张冷冰冰的棺材脸,现在有情绪多了。”允乐掩唇偷笑。

    听她这么说,风沧亦心中警铃大作。

    难道他自以为隐藏得极好,其实早不自觉在允乐面前露出真感情?不可以,他们该要保持距离的。

    “我喜欢这样的你。”说著,允乐粉颊飞起可疑红云,接著又道:“所以呢!

    以後你不要再喊我公主,喊我允乐就好.!”

    这是允乐第二次说喜欢他,风沧亦脑中一片混乱,陌生的情感撞击著胸口,眼看就要满溢而出,他张口欲言,不料瞧见朝允乐背心疾掠而来的银光。

    “小心!”风沧亦飞身护住允乐,两人重重扑倒在地。

    银光飞掠贯穿人体,血光飞溅。

    “你没事吧?”风沧亦拉起她,焦急的想确定她是否安好。

    允乐用力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绝美脸阔刷白。“这是——”

    “那群恶徒追上我们了,走!”风沧亦带允乐潜入树林里。

    “沧亦——”晋宁行宫的噩梦再次浮现眼前,允乐害怕低唤,被他牢牢握住的小手颤抖。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感觉到允乐的恐惧,风沧亦低声安拂,瞳眸杀意涌现。

    他本想低调行事,将允乐平安送回皇宫就好,但这群黑衣人紧追不舍,不肯放弃,那就别怪他痛下杀手!

    找到被老树遮掩、可供一人藏身的小山洞,风沧亦示意允乐快躲进去。

    “你呢?”见他要走,允乐拉住他衣角。

    “我马上回来,你躲著别出来。”风沧亦轻轻拉开她的手,要她别怕。

    他不要她再看到他杀人的模样,不愿她见到他的黑暗面,若两人不可避免非得留下些什麽不可,他希望能是美好的。

    “沧亦!”允乐泪盈於睫,不放心他以身涉险。“我们可以一起躲的,让他们找不到。”

    “傻瓜,这个山洞哪可能同时藏下我们两人?”风沧亦勾起轻浅笑弧,笑里带著森冷寒意,不像她所熟悉的他。“别怕,我很快回来。”

    话落,风沧亦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等他再回来,所有可能威胁到允乐性命的人都会消失无踪,排队在阎王老爷跟前报到去了。

    “沧亦!”允乐低喊,目送他逐渐走远的颀长背影,直到感觉手上的湿黏。

    她没受上,手上为何有血迹?莫非——允乐脑袋一阵晕眩,风沧亦受伤了!

    一个、两个、三个……已经三个剑下亡魂,看来还有两个不要命的愚蠢家伙等著他收拾。

    “甭浪费时间,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甩去剑尖的血珠,风沧亦冷冷一哂,狭长风眸寡绝无情。

    “狂妄的家伙!别以为侥辛杀了我的兄弟就敢目中无人!?三俊目皆欲裂。”是不是侥辛,你亲自试试就知道。“风沧亦薄唇勾起冰刀般笑弧。”快!别浪费时间!”

    “三俊,别过去!他不是你可以对付的人。”已经和风沧亦交手数招的许迅气喘吁吁,伸手阻止。

    、

    “大哥!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兄弟们丧命,不替他们报仇?”三俊大声抗议。

    “当然不是,我像那种无情无义的人吗?”许迅转头怒斥。

    他只不过觉得对方似曾相识罢了。

    对方凌厉强势的杀招、嘲讽讥诮的自负态度,从没见过眼前这个男人,却对他有熟识之感,偏偏想不起他是谁。

    “大哥!”见他不动,三俊激动大喊。

    “别穷蘑菇,我等你们两个一起上!”风沧亦淡道,目中无人的态度充满挑衅,任谁也没注意到在他的黑色衣袍下濡湿一片。

    之前他以身护住允乐,暗器没入他的右肩,现在的他只能以左手用剑。

    “哼!大哥忌惮你,我可不!臭小子,纳命来吧!”久等不到许迅的决定,复仇心切的三俊再也忍不住地抡起大刀冲过去。

    “三弟,不要!”许迅想阻止却慢了一步,只见三俊接近风沧亦的瞬间血光进溅,高大身躯摔出尺外。

    “你-”许迅震惊地目瞪口呆,他想起来了,他终子想起风沧亦是谁了!难怪他一直觉得眼熟,原来他-

    “你是苍狼?!”他脱口而出。

    当年两人各为其主,分属不同阵营,交手不下十次,他不是别人,正是二皇子最忌惮、人人闻之色变的头号刺客苍狼!

    “苍狼,为何你会出现在这里?”有些不敢置信的,许迅咬牙问。

    他一直以为他的头号劲敌死了。

    大皇子永誉登基后,苍狼便像从这世上消失般,关子他的传闻非常多,其中最有可信度的就是苍狼在最后一役伤重不治,万万没想到却在这儿让他给碰上了!

    冤家路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这是我想问你的,许迅,是谁要你谋害允乐公主?难道你们又在进行见不得光的勾当?”许迅没认出来,风沧亦早认出池了。

    “苍狼,天下大局已定,我们没必要再杀个你死我活,只要你交出允乐公主,我俩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许迅不做正面答覆,开出条件。

    他是杀手,不懂何谓忠诚,谁付的钱多就帮谁办事,既然二皇子已死,他们没继续作对的理由。

    “许迅,你甭作白日梦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们谁也别想动允乐公主分毫,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是谁要允乐公主的命?”风沧亦冷言戳破他的妄想,左手持剑遥指他额心。

    “风沧亦,难道你非跟我过不去不可?”从前如此,现在亦然,见他没有妥协的意思,许迅恨恨地道。

    “你说不说?!”懒得回答他的问题,风沧亦喝道。

    “啰唆!我不会告诉你的!要问自个儿去向阎王老头问吧!”

    许迅恼极了,拔剑向他冲去,电光石火间交手数招,彼此都曾是对方阵营最头疼胆寒的头号杀手,如今交手彼此都想分出胜负。

    匆地,一个踩断树枝的细微声响传来,引起两人注意,许迅眼尖地发现藏身矮树丛后的允乐。

    “啊~~原来小公主在这儿!”他咧嘴大笑。

    完成任务拿到赏金重要,私人恩仇就先搁在一边吧!许迅削瘦的身子倏然一转,朝允乐扑去。

    “许迅!”看见允乐,风沧亦心头凉了半截,急追许迅身后而去。

    “糟了!”允乐没想到自己小心翼翼躲在矮树丛后,还是被发现了,她惊骇地急急后退,小脸刷白。

    “小公主,这回你逃不掉了,乖乖纳命来吧!”许迅笑得奸恶,锋锐长剑没打算放过允乐。

    允乐被逼得踉跄后退,直到断崖处。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身后是断崖,然而脚下已踩空,顿时如折翼彩蝶般翩翮坠落。“沧亦!”她喊,朝他伸手。

    “允乐公主-”

    风沧亦想及时将她拉回崖边,但已来不及,眼见她跌落万丈深渊,他骇得神魂俱裂,跟着纵身跳下。

    “居然跟着跳下去,这么想不开?”

    看风沧亦不要命地陪允乐跳下崖底,许迅愣住,原以为允乐公主死后,他还得费一番工夫对付苍狼,这下倒省事。

    “呿!跳了也好,省得麻烦。”啐了一口,许迅转身走向一息尚存的三俊,扶着他离开。

    他得回去报告璩大人任务已达成,顺便告诉他苍狼曾经出现,让璩大人心中好有个底。

    青丝随风飞散,在空中形成绝美的图像,坠入无底深渊的允乐认命地闭上泪眸,直到一双健壮的手臂紧紧环抱住她……

    “痛……好痛。”整个人晕沉沉的,像有千万小兵在里头敲锣打鼓,允乐轻轻呻吟了声,羽扇般长睫缓缓睁了开来。

    “你终于醒了。”低沉嘶哑的嗓音里尽是担忧。

    “……沧亦?”眨了眨美睫,允乐好不容易凝住焦距,纳入眼帘的是风沧亦苍白的俊颜。“你-”

    她不是失足摔落万丈深渊吗?为何风沧亦也在这里?难道-

    他跟着她跳下来?!

    思绪转到这里,眼瞳里满是他担忧的神情,忽然间允乐的胸口好暖、好暖,眼眶红了半圈。

    这个男人呵!不管表现得再淡漠疏离,还是很关心她的呀!

    “没发现你身上有明显外伤,你却昏迷了好久。”风沧亦紧紧皱眉,眉间锁着恼怒。

    他大半日子都在刀光剑影下度过,好几次在鬼门关前徘徊,面对自己的伤部不曾像现在如此担忧。

    “别担心,我没事。”允乐撑起身,回他一抹甜笑要他放心。

    风沧亦不语,目光灼灼地看住她。

    “我真的没事。”见他仍眉头深锁,允乐伸出纤指轻抚过他坚毅的脸部线条。

    突地,他大手一捞,把允乐搂入怀里,用力得彷彿要把她揉入骨血里。

    无论他如何抗拒,她仍旧大刺剌地闯进他心房,和多年前一样,用灿烂的笑容俘虏他的心。

    “沧亦?”没想到他会抱住自己,允乐怔愣。

    “别动。”他低语,乏力地将额抵在她单薄瘦弱的肩头。“你把我吓坏了。”嗓音嘶哑,对她浓烈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

    她一定无法想像当他亲眼见她跌落断崖时是什么感觉,他的心彷彿活生生被撕成两半,连该怎么跳动都忘了,即使如今她平安无恙地坐在面前对他笑着,但他受到惊吓的心脏到现在还无法恢复平静。

    “沧亦……”允乐静静任由他抱着,感受到他怦跳的心,微颤的手,心头涨得满满。

    真正惦记在心版上的关心。

    他对她-

    那是真正惦记在心版的关心,她一直希望感受到的那种爱。

    沧亦,风沧亦。

    心里不断反覆默念着他的名字,允乐小手回抱住他劲瘦的腰身,这一刻起,允乐毫无保留的把一颗真心交付给他。两人靠得如此之近,仿彿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温馨甜腻的气氛将他们紧紧包围,静谧天地间像是只有他们两人。

    冷不防,风沧亦猛然推开允乐,张口吐出一摊污血,又一口。

    “风沧亦,你没事吧?”允乐被他突如其来的呕血吓坏了,赶忙扶住他,拍抚他的背。

    “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话说得轻松,苍白如纸的俊颜却不像那么回事。

    紧张的心情倏然松懈下来,负伤的身体总算显现出来。

    “骗人!你吐那么多血怎么可能没事?”允乐瞪他一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要!我不要你有事!”

    心快碎了,小脑袋瓜子开始胡思乱想,允乐从来不知道自己竟会这么多愁善感,可是她真的很怕,怕他如果有个万一,她要怎么办?

    “放心,我死不了的。”风沧亦扯笑。

    笑!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引允乐又急又怒,泪水更氾滥了。

    “风沧亦!”她低吼警告,讨厌他这种不在意自己死活的态度。“我不许你再说这种话!”

    她要他活得好好的!

    “你真想要帮我?”风沧亦叹气。

    “当然。”抹去颊边泪痕,允乐生气地道。

    这算什么蠢问题?他为了保护她而受伤,她当然想为他做些什么。

    “拿着。”从怀中取出锋锐的匕首,风沧亦将之塞入她手里。

    “咦?”允乐愣愣看着手中泛着冷光的凶器,不解地看他。

    “帮我把暗器挖出来。”

    “挖?”

    “对!就是挖出来!”暗器不知道是否喂了毒,不过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感到晕眩,正如亚伯所言,他的身子已不若从前硬朗,硬撑的结果只会导致旧疾复发。

    咬着牙,风沧亦忍痛脱下染血黑袍,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

    除了右肩血肉翻卷的伤口之外,还有多条数不清的旧伤疤,好几条划过胸前留下沭目惊心的痕迹,他胸膛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平滑的肌肉。

    允乐吃惊地咬住唇,扬起泪眸望他。

    除了他罪民的身分外,她只知道他是皇兄派来暗中保护她的人,除此之外她对他一无所知,也不清楚他身上的众多伤痕从何而来。

    到底他是什么样的人?之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为何会留下这么可怕的疤痕?

    “敢动手吗?”风沧亦平静的声音拉回她的神志。

    “……敢!”允乐仓皇回过神,握紧手中冰冷的匕首,用力颔首。

    风沧亦敢毅然决然地陪她跳下断崖,她有啥不敢?!

    “你不必勉强自己。”他轻声道。

    “一点都不勉强。”深吸一口气,允乐的语气坚硬如铁。

    风沧亦深深看她一眼。“那就动手吧!”

    “好!”

    匕首剠入伤口的瞬间,允乐感觉到风沧亦全身肌肉绷紧,大滴冷汗从额际滑落,咬紧牙没出声。

    暗器伤得很深,允乐必须先割开血肉才能挖出暗器,她尽力保持小手稳定,泪珠开始不争气的大颗大颗滚落。血如泉涌,大片大片染红她的视线,到最后彷彿除了刺目腥红,她什么也看不见。

    叮!

    好不容易,允乐终于挖出顽固的暗器,这是种弯勾飞镖,没人身体后会造成极大的伤害,眼见他的伤口汩汩流着血,她吓得丢开染血匕首,小手微微发颤。

    “挖出来了。”抹去泪痕,她喃道。

    “现在帮我把伤口包扎起来就行了。”风沧亦将药瓶递给她,脸色白得近乎透明。

    允乐点点头,胡乱抹去泪痕,帮他敷上冰凉药膏后,扯下半截裙摆紧紧裹住他的右肩。

    伤在他身上,她却比他还要痛,一刀一刀像割在她心上。

    “别哭。”见她哭得这么惨,风沧亦不忍的低哄。“这种伤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我不会有事的。”

    “可是……可是我觉得你好痛。”抽抽噎噎,允乐扬起满是水雾的美睫,让人瞧了好不忍心。

    “傻瓜!没你想像中痛。”把她的头按回胸前,风沧亦宠溺地揉揉她的发心。

    “可是-”允乐还有话说。

    “嘘……没事的。”不让她有开口说话的机会,风沧亦疲累地闭眸。

    失了那么多血,体力透支,现在的他只想休息一下。

    眼看他想睡了,允乐不吵他,悄悄换个姿势,安静地趴在他温暖的胸膛和他一起进入梦乡。

    胸口的重量让风沧亦从睡梦中醒来,赫然发现某颗小脑袋趴在自己胸前睡得正熟,一抹淡笑跃上他唇角,温柔的情绪在胸臆间化开。

    夕阳映照她白皙的娇颜,浓密纤长睫毛形成美丽的阴影,允乐很美,美到令人屏息。当年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如今已变成大姑娘,不过她娇憨的个性始终没变,还是同样惹人怜爱。

    像是感受到他专注的目光,允乐揉揉眼,睁眸。

    “你醒了?如何?还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她紧张地问。

    “我当然醒了,你睡得这么沉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我要如何休息?”挑高一道浓眉,风沧亦似假似真地道。

    允乐愣了好久,才发现他是故意逗着她玩的,她皱皱鼻子爬起身。“坏人!”

    望着他,她忍不住开口,“沧亦,你知道吗?我虽然没见过你,但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却觉得你好熟悉,仿彿我们在好久好久之前就见过面了。”

    听见允乐这么说,风沧亦用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直勾勾回望她。

    “很奇怪吧?”允乐笑弯明眸。“我是认真的喔!”

    缓缓敛下眸,他不确定她是否想起了什么,语气保留。“是吗?”

    “恩,说不定……三生石上有我们的名字,也说不定我们上辈子就见过面了。”透着火光,允乐美目亮灿灿的,对他的情意昭然若揭。

    风沧亦唇角绽开的笑容微僵。

    “你胡思乱想什么?”

    他是最低贱的罪民,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三生石上怎可能有他们的名字?!他们所能拥有的……

    最多是深藏心底一段值得挂念的回忆。

    他抗拒的态度允乐感觉到了,她不服气地挪回他身前,与他靠得极近。

    “你不相信?”

    “我不相信有所谓的缘定今生,因为命运是现实残酷的。”风沧亦淡道,与其说这句话是说给允乐,倒不如是说给自己听的。

    “可是我相信缘分!”允乐执拗。

    她激动的反应换来他惊讶一瞥。

    “就像小时候我在宫里曾见过一个人,温柔善良的大哥哥,那段情景在我梦里反覆出现好多次,我也相信一定会再见到他。”允乐的语气斩钉截铁。

    闻言,风沧亦一震,笑容差点挂不住。

    原来允乐一直记得,不曾忘记!

    “你记得那个人的模样?”停顿许久以掩饰心中的激荡,他状似不经意的反问。

    “……不记得。”允乐微恼。

    当时年纪那么小,她哪记得清楚,约莫只是模糊的影子。

    “既然不记得,你要如何找他?”听见她的回答,风沧亦一时之问分不清是高兴还是失望。

    “我-”

    “况且你已不记得他的模样,找不找他有差别吗?”

    “不行!我答应过会找到他的,而且我相信我们绝对会再见面!”允乐噘嘴。“这就叫作缘分。”

    听她非见到那个人不可,风沧亦几乎要嫉妒起那个人了,不过……只是几乎而已。

    “见到了又怎么样,世间最让人难过的并不是无缘,而是有缘无分。”风沧亦眸心微合,意有所指地道。“到最后,相见不如不见。”

    “沧亦,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见不见得到那个人不重要,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要走,何必去挂念一个已经离开自己生命的人。”

    何况,如今峻安城近在眼前,他已放出信号联络,算算时间,明早就会有人来接他们回去,允乐即将要面对的就是与寒泉国太子的联姻。

    想起她即将嫁给寒泉国太子,风沧亦握紧拳。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他也是为此而来,唯一没计算到的,是自己对她难以割舍的心情。

    “风沧亦,听你说话的语气好似跟那个人很熟似的。”允乐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凑到他脸前扮鬼脸。

    “或许。”风沧亦猛一抬头,薄唇似乎擦过什么。

    “……”

    “……”

    捂着唇,允乐脸红了,很红很红。不知道他是否感觉到了,可是她敢确定他的唇碰触到她了。

    允乐红透的粉颊像颗诱人的苹果,澄澈明眸泛着氤氲之气,仿彿邀人更深入品尝,风沧亦深不见底的眸子瞬也不瞬地锁住她的,两人间的氛围暧昧,仿彿一不注意就会燃趄熊熊烈火。风沧亦眼中映满允乐的脸庞,唇办还残留着美好触感,心动。

    “沧-”允乐开口想说些什么,不料眼前一花,瞬间被冰凉的唇给堵住。

    眨了眨美眸,允乐震撼住了。他吻她吗?!风沧亦他-

    吻了她?!

    这个吻,告别的成分居多。

    这是风沧亦小小的脱序,一时压抑不住自己的真感情,只不过天亮之后,他和允乐终究要分道扬镳,该舍的迟早得舍,不如尽早忍痛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