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没良心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明星稀,万籁俱寂。

    璩同专注子手中的书卷,端起瓷杯轻啜一口热茶。

    “启禀大人,有封密信要直接呈给大人。”书房外,提着灯笼的仆役压低音量果禀报。

    “哦?快拿上来。”听见有密信,璩同难掩激动神色。

    仆役奉上密信后,安静的退出去。

    璩同迫不及待展信阅读-

    任务完成,允乐公主小命休矣,两日后,我会到城外的土地庙领取三千两赏银。

    许迅

    “死了,允乐公主死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看完信,璩同兴奋地站起,忍不住狂笑出声。

    允乐公主一死,与寒泉国的盟约自然无法达成,新皇的皇位也坐不稳了,很好!非常好!他的大计可谓迈出了第一步。

    壕同烧掉信纸湮灭证据,老脸浮现冷酷的笑。

    新皇没资格登上皇位,他不配!除了二皇子永晋,谁都没有资格!永晋是新皇害死的,所以-

    他会要新皇付出代价!

    “臣巩兆岳,特地前来迎接公主回宫!”

    整整齐齐两排锦衣侍卫现身竹林里,雄浑的音量令允乐忍不住捂住耳朵。

    “臣已备妥软轿,定出竹林后,公主就不用如此辛苦丁。”巩兆岳扫过允乐狼狈的模样,有些谄媚地说道。

    “你们是-”看着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锦衣侍卫,允乐有点害怕的退了两步,躲在风沧亦身后。

    “公主,他们是负责护送你回宫的侍卫。”风沧亦恭敬疏离地回答。

    公主?!

    不解地昂首看他,允乐怔愣。

    “是臣放信号要他们来的。”不等允乐回应,风沧亦续道,清冷淡漠的语气彷彿他们重回到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我不懂。”她深深看住他,无法从他平静的脸色瞧出任何端倪。

    他忽然转变态度,彷彿几天前的生死与共、萌芽情感是她一个人的幻觉,是她做错了什么吗?还是这群锦衣侍卫的出现逼得他不得不如此?为何对她改了称呼,瞬间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天长地远……

    风沧亦没有对上允乐不解的目光,只是看着巩兆岳,示意他带允乐离开。

    “公主,软轿还在等着您呢!”巩兆岳先看看欲言又止的允乐公主,又看看冷漠如冰的风沧亦,不明白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

    “你不陪我进宫?”没搭理巩兆岳,允乐话是对风沧亦说的。

    “有巩侍卫护送,公主的安全无虞。”

    “我没问他,我问的人是你!”他逃避的语气让人气恼。

    “……”

    “风沧亦,我还在等你回话!”允乐跺足。

    不用看都知道所有锦衣侍卫都竖尖耳朵等他的回答,风沧亦垂眸,语调清冷冷的。

    “臣的任务已结束,公主请回宫吧!”

    “风沧亦,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心好慌,有种将被抛下的预感,允乐声音微微颤抖。

    “臣护送公主的任务已经结束,从这一刻开始由巩侍卫接手,公主可以放心跟巩侍卫离开,不日即可回到皇城见到皇上。”狠下心,风沧亦把话说绝。

    任务结束……言下之意他们不再有任何瓜葛?既然如此,为何他昨夜要吻她,议她以为他也是同样喜欢她的?

    到底为什么?!

    允乐一语不发地看着他,迟迟等不到她要的答案。

    风吹过,卷起满地落叶发出沙沙萧索声响,而对峙的两人却陷入永无止尽的沉默。

    风沧亦不看允乐,略显苍白的俊颜没有任何表情。

    “风沧亦,你真的要我走?”好半晌,久到允乐确定他不会再开口,她终于涩涩地问。

    最最可笑的一点,她连被抛下的原因都不知道。

    “臣祝公主一路顺风。”风沧亦抱拳行礼,毫不犹豫。

    该死的风沧亦!好似恨不得立刻摆脱她这个包袱-

    泪水冲上眼眶,允乐恨恨瞪着他,一颗心全拧成一团。

    好像打从一开始,他的态度就是怱冷怱热,随着心情对她怱好怱坏,只有她一个人傻傻在意,为他怱喜怱悲。

    好!他要她走,她就走!

    反正他都能这么轻松潇洒,她有啥放不开舍不得?难道她真非他风沧亦不可?!

    “巩侍卫,我们走。”赌气意味浓厚,允乐扬高小巧下巴,高傲地甩袖就定,只不过一滴晶莹泪珠悄悄滚落眼角,泄漏她的脆弱。

    她的泪风沧亦看见了,他狠狠握紧拳,神情漠然。

    直到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离开,风沧亦才慢慢转身,苦涩笑容在唇瓣漫开。

    允乐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风沧亦的态度在刹那间变了样?!

    临走前,她曾回眸一瞥,却发现他始终不曾抬头,连一点点不舍都瞧不出来。

    难道在他心中,她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

    既然如此,在她被逼得跌落山崖时,他何必假情假义跟着她跳下?那个晚上又为什么要吻她?扰乱一池春水后,轻松离开毫不留恋,到底算什么?

    夜已深,驿站窗外新月如勾,允乐斜靠窗棂,心中满满都是得不到答案的疑问,想起离去前风沧亦的淡漠态度,泪流满腮。

    可恶的风沧亦,她最讨厌他了!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他!

    叩叩。

    “公主,您睡了吗?”门外传来两声轻敲,是巩侍卫的声音。

    “我还没睡,有事吗?”胡乱擦去泪痕,允乐问。

    “臣带了一个人来见您,如果您觉得累的话,明天再见她也不迟。”巩兆岳顿了下,补充,“她应该是公主熟识的人。”

    “是我熟识的人?”允乐怔忡。

    她所熟识的人全在晋寮行宫遇害,除了风沧亦外她谁也不认得,现在连他也离她而去,她哪来熟识的人?

    “公主要见她吗?”久等不到回答,巩兆岳迟疑的问。

    “让她进来吧!”

    确定自己脸上没有残留泪痕后,允乐拉开门,眼前意外出现的熟悉脸庞让她惊愕的出不了声。

    “喜,喜桃?!”

    “公主!”喜桃盈盈一福,红了眼眶。

    “喜桃,竟然是你,你果然还活着。”允乐冲上前抱住她,又惊又喜,无法置信她就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

    巩兆岳明白主仆两人相见定有很多话想说,子是悄悄退了下去。

    “喜桃,那日我一直想回去救你,可是-”允乐将喜桃拉入房内,高兴得语无伦次。“让我好好看看你,我想死你了。”

    “公主顺利逃开后,奴婢背心中了一刀,当时以为活不成了,若非天快亮时负责送食材进宫的刘嬷嬷妈及时救了奴婢,恐怕奴婢再也无缘见到公主。”喜桃哽咽道。

    再见面恍若隔世,彼此心情都激荡难平。

    “喜桃,是我连累你了……”想到她是为救自己而受伤,允乐就好自责,她紧紧拒住她,红了眼眶。“暑苹、奶娘她们……”

    喜桃难过的摇摇头。“整个晋寮行宫只有我一个人获救。”

    “是吗?”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亲耳听见时心还是不由得揪紧。允乐深吸口气,挤出笑容。“至少你还活着呀!老天爷对我们还是很好的,相信在天上的奶娘和喜苹也会保佑我们的。”

    “恩。”喜桃用力点点头,觉得这段日子淘气爱闹的小公主忽然长大了。

    “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这是官眷专用的驿站,寻常人不得进入,喜桃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奴婢伤好后一直想办法要找公主,但都没有任何消息,前几天有名身材高壮、穿着深黑色斗篷的男子主动来找奴婢,说他知道公主的去处。一开始奴婢陵疑他是黑衣人的同伙,但为了找到公主,奴婢硬着头皮相信了,果真公主就在这里……”喜桃紧握住允乐的手。

    身材高壮、穿着深黑色斗篷的男子……

    脑海浮现一个人影,允乐咬咬唇。

    “那男人是否带着一把黑色长剑,表情冷漠,五官英挺俊秀?”

    “是呀!”喜桃偷偷打量允乐的神情。“公主认识他?”

    “当初救我的人正是他。”允乐勉强扯出微笑,眼眉间显得低落。

    他若真对她无心,为何把她曾说过的话牢牢记着,帮她找到喜桃。

    可知道他这样做,只会令她更痛苦困惑!

    他对她到底怎么想?是在意还是无所谓?只有她一个人不安、傻傻猜测多不公平,他如果不要她,就别对她好!

    “公主,您没事吧?怎么好像要哭了?”伺候允乐公主多年,她再微小的表情变化都逃不过喜桃的眼。

    摇了摇头,允乐不肯说。

    “您不想说也没关系,奴婢去沏茶给您喝吧!”喜桃拿起茶壶走出去,把空间留给允乐。

    她的直觉向来很准,公主和那名神秘男子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才让公主一想起他就黯然神伤。

    “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行程比您估计的还久哪!”

    千盼万盼的少爷终于回来,亚伯拖着蹒跚步履跟着风沧亦进屋,满是皱纹的老脸堆着笑,开心的吩咐下人倒茶准备吃食。

    “途中出了点意外,没事的。”

    风沧亦关上房门,这才脱下外衣,露出血肉模糊的肩伤。

    “少爷!”看见那么严重的伤口,亚伯骇然,“您怎又搞成这副德行?这不是最近的伤吧?为什么都不妥善照顾包扎?老奴有给您带药在身上啊!”

    从外观估计,这伤少说也有四、五日以上了,伤口非但没有愈合反而有恶化的倾向。对于不懂照顾自己的风沧亦,亚伯又心疼又气恼。

    就算自己无法包扎,城镇里总有大夫吧?

    “亚伯,你还记得临行前曾对我说过什么吗?”风沧亦轻轻截断他的话。

    “老奴说过的话很多,不明白少爷指的是哪件事……”亚伯急忙翻箱倒柜的拿药,不是很专心的应。

    原本房里没这些东西的,是为了照顾老是负伤回来的少爷,他才准备药箱有备无患。

    “我的身体,你说我的身体再也无法负担更多了,是吗?”看着他的背影,风沧亦缓缓续道。

    亚伯从柜里取出药箱的动作一僵,回头。

    “我记得你这么说过。”

    “没错。”亚伯神色凝重的颔首,“您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经年累月如此,再不好好调养休息,恐怕……”

    “恐怕如何?”风沧亦等待下文。

    “恐伯……”亚伯数次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就是无法把话说完。

    “这回我中的镖没有毒,跟从前的伤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我却感觉胸口气血翻涌,不断呕血,这算是病症之一吗?”风沧亦挑高一道浓眉。

    “少爷,您吐了很多血吗?”亚伯脸色剧变,赶忙走到他身前替他把脉。

    他没料到风沧亦的内伤已经如此严重。

    “我明白了。”风沧亦薄唇扬起极淡笑弧,没有答覆。

    “少爷,您还是休息吧!瑾南国人才济济,皇上没道理非要您不可啊!“亚伯苦口婆心的劝说,不忍他再继续卖命。

    “我还不能休息,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风沧亦摇头。

    “这不是不治之症,只要您好好休养,情绪不要有太大的起伏,一段时间后即可恢复健康。”亚伯急急解释。

    别等到病入骨髓,到时再挽救已来不及。

    “如今朝政不稳,还有人想对新皇不利,最重要的……”风沧亦话声微顿。“一日未能重振风家声誉,我一日不能松懈。”

    风家,又是为了风家。

    为了老太爷一时糊涂所犯的过错,少爷付出多少代价啊!

    “少爷,难为你了。”亚伯哽了声,替从小看到大的少爷感到不舍。

    “亚伯,不是说好不再为这事难过吗?怎么又哭了。”风沧亦无所谓地笑了笑,反过来安慰亚伯。

    “抱歉,老奴-”亚伯抹抹泪,仍是难过。

    “亚伯,先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吧!否则我这只手恐怕就要废了。”风沧亦半开玩笑道,转移话题。

    “是,老奴立刻处理。”亚伯回过神,连忙帮他清理伤口。

    看着亚伯熟练的动作,风沧亦思绪飘得好远,眼前浮现的是允乐调皮的笑靥。

    一转眼,他们已十天没见,不知道她现在好吗?是否因为他的狠心而伤心?现在的她肯定怨他入骨吧!

    这样也好,不然依他这样的身体……依他们风家的情况,他能承诺她什么呢?

    “启禀皇上,允乐公主到了,她在碧朝殿等您呢!”

    御书房里俏然无声,小太监谨慎恭敬地在旁研墨,正在批阅奏章的新皇听见昭公公的禀报,脸庞难得出现喜悦之情。

    “允乐已经到了?”新皇难掩激动的站起。一来人,立刻摆驾碧朝殿。”

    “遵旨。”

    新皇马不停蹄地赶到碧朝殿,想像着允乐的模样,当年送她离开时,她还是八岁的小娃娃,九年没见,不知道是否变了很多?

    踏进殿门,他第一眼就认出允乐,精致秀雅的面容没变,只不过如今已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

    “允乐参见皇上。”允乐盈盈一福。

    “免礼、免礼!”新皇大步上前扶住她,“允乐,让朕好好看看你。”

    “谢皇上。”

    她曾幻想过这幕画面不不千万次,心中有好多话想对皇兄说,结果人在眼前,只觉得胸臆间情绪满溢,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允乐,这一路辛苦你了。”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红着眼眶,允乐用力摇了摇头。

    “晋寮行宫的事朕听说了,幸好你平安无事。”新皇叹气。

    “多谢皇兄关心。”提起晋寮行宫,一时之间好多回忆挤进允乐脑海,快乐的、悲伤的,她低头,心情复杂。

    “联早该将你接回宫的,只是-”新皇欲言又止。“没关系,至少你现在回来了,在这里没人能伤害你。”

    “恩。”

    “咱兄妹俩久别重逢,皇兄有很多话想要和你说,但你一路风尘仆仆想必累了,不如你先回寝宫稍作休息,今晚朕设宴帮你接风,有什么话晚上再聊,如何?”新皇温柔笑问。

    “谢皇兄。”看着新皇和煦的笑容,允乐轻轻颔首,也笑了。

    “别跟朕这么客套,你住的地方朕都命人准备好了,有缺什么、哪儿不满意,尽管跟昭公公说。”

    “好。”感觉皇兄待她如从前那般,并无皇上架子,允乐心头暖呼呼的,暂时扫去心头的阴霾。

    “允乐,今晚见了。”握着她的手,新皇笑说。

    宴罢,刚回到玉清宫的允乐脱下华丽宫服,懒洋洋地半倚着贵妃杨,任一头如缎青丝披泄子地,一双澄澈水眸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眉心锁着浓到化不开的愁绪。

    刚踏进门,喜桃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她犹豫了会儿,放下手中的薰香炉,轻轻走过去。

    “公主在想谁吗?”喜桃试探。

    听见喜桃的声音,允乐猛然回过神,绝美娇颜画过一丝不自在。

    “胡说!我哪有想谁?又有谁好想的?”她嘴硬反驳。

    人家都不要她了!她干嘛对他念念不忘!

    “……奴婢觉得那位大侠,是好人。”喜桃何等聪明慧巧,故意道。

    “你说谁?”允乐拧起眉心。

    “帮奴婢找到公主的大侠啊!”喜桃掩唇轻笑。“不但生得好看,声音也很好听,而且他还送奴婢到驿站门口呢!”

    “他送你到驿站?”允乐不敢相信的坐起身。

    “是呀!”喜桃眨了眨眼。

    允乐咬住唇不出声,心中翻搅的不知是恨还是怨。

    他人都到驿站门口了,为何不进来见她?难道她对他而言就只是单纯的任务吗?一旦任务完成就和她再无瓜葛,是这样吗?

    既然如此,他干嘛又要不断对她好?扰乱她平静的心湖。

    “公主刚才想着的人,应该就是那位大侠吧?”仔细观察允乐的神情变化,喜桃语气是肯定的。

    “才不是,本公主为何要想他!”心一跳,允乐心虚驳斥。

    伺候公主并非一两天的事,当她从嘴里冒出“本公主”三个字时,恼羞的成分居多。

    “奴婢是看公主回到皇宫见到皇上却一点儿也不开心,还以为公主有心事。”

    “谁说我不开心,我很开心啊!”允乐别开脸,她只是觉得……

    心里空荡荡,像少了什么似的。

    “可是公主不常笑了。”这句话是事实,从前允乐总是笑颜灿灿的。

    “刚回来不太习惯,可能不安吧!”允乐死鸭子嘴硬的解释。

    “好吧!那奴婢确定公主不是在想他了。”喜桃很遗憾的叹气。“只是可怜那位大侠,他好像很在意公主呢!”话声方落,故意装忙的走开。

    风沧亦很在意她?!

    “喜桃,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听见她的话,允乐一颗心悬得老高,赶忙叫住她。

    “没什么意思啊!”喜桃转转眼珠子。“奴婢刚说过什么话吗?”

    “喜桃!”允乐低斥。

    “公主不是对人家没兴趣?”喜桃摆明吊人胃口。

    “本公主只是想了解真实情况。”允乐故作不在意的回答。

    明白再玩下去就过火了,喜桃识相地走回允乐跟前。

    “送奴婢去驿站的路上,那位大侠直叨念个不停,一下要奴婢注意公主手上的伤,一下又要奴婢别让公主走太久的路,还担心公主有内伤,要我记得请御医……”

    “够了。”听到这里,允乐轻轻截断她的话。

    “公主?”还以为公主听了会开心,没想到神情更落寞,喜桃茫然。

    “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吧!”允乐摆手,示意她退下。

    她深知风沧亦的性子,绝非话多叨念之人。他会叮咛,代表谨挂在心,他是真的在意她。

    那么他又为何要拒她子干里之外呢?

    听他做的越多,允乐感到越迷惑,本想恨他的心如今是做不到了。

    风沧亦喜欢她,她再确定不过,只是不明白他在逃避抗拒什么,难道是因为头虑他罪民的身分?

    心好乱,原本认知的一切刹那间全被推翻,该爱他、该恨他,允乐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思纷乱间,允乐眼角余光瞥见窗外枝桠上似乎伫立一抹熟悉身影,她怔仲,不顾身上只穿着单薄外衫,冲到外头长廊。

    “公主?”见到允乐忽然奔出去,喜桃吓一跳,连忙取来貂毛披风尾随后头。

    没人!

    夜色里树影晃动,没有她想看见的人!

    是幻觉吗?因为思念过度出现的幻觉。

    允乐扶着栏杆乏力跪坐,突然觉得所有力气被抽干了,她无法再骗自己不在乎他,她明明很在乎!

    “公主,好端端的您怎么跑出来了?”喜桃用披风裹住允乐单薄的身子。“这儿天气不像晋寮温暖,这么冷您会受寒的。”

    掩着面,允乐对喜桃的话语充耳未闻,一滴晶莹泪珠沁出指缝。

    她想他!她真的好想见他!

    她想知道究竟什么原因,让他毫不眷恋的舍下她,至少给她一个理由,别让她一个人煎熬。

    这样对她太残忍。

    “公主,您别哭,告诉奴婢怎么了?”见到允乐掉泪,喜桃吓得花容失色,记忆里性子倔强的公主不爱哭的。“有什么话,我们进去慢慢说,好吗?”

    骄傲的面具崩溃,哭得不能自已的允乐不断摇头。

    后花园深处,一抹削瘦身影静静立在树梢,几乎和夜色融成一体,他凝望玉清宫方向良久,最后,他头一撇,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