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没良心 > 正文
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年后。

    今天一进城就觉得气氛浮动,热闹非凡,不是大过年,却有相同庆祝欢乐的氛围,乐乐看着周遭人群,感到有些意外。

    “哎呀!乐乐姑娘,你今天也来买豆腐啊?”

    卖豆腐的董大娘一见到她便开心的打招呼,不用她开口,立刻给她大分量。

    眼前这名清丽可人的小姑娘打从两年前住进后面的简陋房于时,她就超级喜欢她的,若非自个儿儿子太笨,配不上人家,真想讨她做媳妇。

    “恩,因为吃来吃去,还是董大娘的豆腐最好吃。”乐乐微笑,“董大娘,是我的错觉吗?怎觉得今天不是过年,每个人却都很高兴,是不是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乐乐姑娘,你还不知道吗?咱们和黑骥国的仗总算打完了!”董大娘眉开眼笑,手中豆腐拚命给。“打了两年的仗,黑骥国终于投降啰!”

    “黑骥国投降了……”听见董大娘这么说,乐乐笑容微凝。

    “是呀!人家风元帅是名门之后,带领大军打了场漂亮的仗,皇上龙心大悦,为他加官晋爵呢!”

    “……”

    “谁想得到当年风老将军阵前投降,让风家背上千古骂名,结果孙子硬是争气,立刻将功折罪了!”董大娘眼里闪亮亮的。

    “……”

    “听说那些原本瞧不起风将军的人,现在全等着巴结他,连女儿都准备好啰!

    最积极的就是当今丞相贾大人,”董大娘摇头叹气。“你瞧瞧,作官的人多势利眼。”

    董大娘聊开了,乐乐却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她揪紧手绢,说不出胸口翻腾的究竟是什么。

    他回来了……回来了……

    “乐乐姑娘,你怎么发怔了?在想什么?”说得口渴,董大娘中场休息,却发现乐乐若有所思的。

    “没事!”乐乐用力摇头。“我只是在想仗打完了,百姓也能过安稳的日子了。”

    “是呀!谁也没想到这场仗会打了两年,不过赢了就好,赢了就好。”董大娘天性乐观,啥事都往好地方想。

    “恩,赢了就好,没事就好。”乐乐像想到什么喃喃自语。

    “乐乐姑娘,我怎么瞧都觉得你今天心神不宁,你真的没事吧?”董大娘关心问道。

    “真的没事,可能知道这个消息太过惊讶,还不能消化吧!”乐乐浅笑,三言两语带过,把买豆腐的铜钱递给董大娘。“董大娘,我先回去了。”

    “好!乐乐姑娘慢走。”

    乐乐挥了挥手,一路上仔细留意,果然大家热烈讨论的都是有关风沧亦的话题,说他如何英明神武带兵打败黑骥军,又说他前途无量,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

    心思纷乱间,乐乐不知不觉已走出城外,匆地,她停下脚步,眼眶微红。

    风沧亦他终于回来了。

    “沧亦,来!快让朕好好看看你!”

    远远看见风沧亦大步走来,新皇开心的上前迎接,紧握着他的手,真挚诚恳的。“这两年辛苦你了。”

    “皇上,这是臣该做的。”风沧亦微微一笑,经过两年征战的洗礼淬炼,现在的他更多了一股剽悍和沧桑。

    “打败黑骥国这个外患,你功不可没,朕不知道该如何赏赐你才好。说吧!你想要什么,朕都赏给你!”新皇拉着他在亭中坐下,命人斟酒。

    “臣并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

    “就我们两人也没其他人在,你不用这么拘束,尽管开口吧!”

    闻言,风沧亦停顿了下。“臣希望皇上颁旨,恢复风家的声誉。”

    “当然!除此之外,朕还打算封你为南阳王爷。”新皇轻拍他的肩。

    “臣不需要加封王爷,只想摆脱罪民的身分。”风沧亦摇头。

    “就这样?”新皇愣住。“不要王爷的身分?”

    “不要。”风沧亦毫不考虑。

    “那将军之位呢?风家本是将相之后,封为骠骑大将军你总没意见吧?”

    “皇上的好意,臣心领了,但臣不要任何官位。”风沧亦心意坚定。

    见他语气如此坚定,新皇深深看了他一眼,叹气。“沧亦,你该不会想离开联吧?”

    “这些年奔波劳心,臣的确累了。”风沧亦回答得含蓄。

    “只是因为这样?”新皇挑眉。

    “皇上,巨想去允乐公主坟前祭拜。”未能及时回来看她最后一眼,是他心里最大的遗憾,此次回来,他只想去坟前看看允乐。

    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对允乐的情深意重,新皇感觉到了,他负手起身。

    “想起允乐……朕心里有无限的懊悔,朕不该逼允乐远嫁寒泉国。”

    “这不是皇上的错,您是为了瑾南国。”

    是呀!他是为了瑾南国。为了瑾南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新皇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沧亦,你想知道害死允乐的人是谁吗?”他缓缓地问。

    风沧亦重重一震,眸中杀机立现。

    “皇上已查出凶手?”

    “朕不但查出来也抓到幕后主使者了,人现在关在天牢里。”新皇叹气。“是贾大人告诉朕的。”

    “……”

    “幕后主使者就是璩大人。”

    “皇上没下令斩了他帮允乐公主报仇?”已知凶手是谁,风沧亦握剑起身,已经按捺不住。

    “朕当然想这么做,只是-”新皇转身看他。“他不图别的,只是单纯想为二皇子报仇,这是愚忠,却让朕有很深的感触。”

    “皇上?”

    “沧亦,若当年死的是朕,你是否会做同样的事情?”

    风沧亦哑口无言,他无法保证自己不会这么做。

    “况且,为了这个皇位,无论理由多冠冕堂皇,朕亲手杀了异母兄弟是不争的事实,或许这是朕的报应!该还的,最后还是会回到朕身上。”

    “……”

    “朕不杀他,是因为死的人、染的鲜血已经够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若你执意替允乐报仇,朕也不拦阻你。璩同疯了,人关在天牢里,看你想怎么做,朕都没有异议。”

    八年的皇位之争到允乐的死,的确已经付出太多代价……风沧亦沉默许久。

    “皇上,我想去看看允乐。”他涩涩开口。

    就放过璩同吧!人死不能复生,就算杀了璩同,允乐也回不来了,就当作帮她积德吧!

    “行!这是小事一桩,朕即刻命人带你去。”新皇按按他的肩。“不过,那只是衣冠冢。”

    “衣冠冢?”风沧亦错愕。

    “死伤太过惨烈,无法辨认出哪一个尸首是允乐……”新皇说到这里,不忍再说下去,“最后只好拿她的喜服下葬。”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喜服变成丧服,新皇沉痛闭眼。

    “其他人呢?喜桃的尸首也没找到吗?”

    “喜桃?不!都没有找到。”

    “是吗?臣明白了。”风沧亦颔首,一抹幽芒从眸底闪逝。

    狂风萧索,吹乱一头墨黑如缎的长发。风沧亦静静伫立墓前,凝望着墓碑。

    和允乐相处的点点滴滴,如今想来变得好不真实,最令他痛苦下堪的,是他从不曾对她坦白。

    是的,他爱她。

    这句话在她生前他无法说出口,现在再说已来不及了。

    如果人生有机会重来,当允乐问他的时候,他一定会诚实回答,绝不隐瞒,更不会伤她如此之深。

    如果……只是如果,而今说什么都太迟了。

    风沧亦从怀中取出断成两截的月牙珊瑚坠,将它轻轻搁在墓碑上,薄唇微抿。

    他的直觉向来准确,而这回也愿意相信他的直觉……

    赌这个衣冠冢。

    “你有听说吗?带领瑾南打赢黑骥国的大将军风沧亦拒绝皇上加官晋爵,孤身一人离开皇城了?”

    “为什么?当王爷不好吗?荣华富贵享受不尽耶!”

    “我哪知道原因!”路人甲白了他一眼。“不过我还听说风将军在守一座孤坟。”

    “什么孤坟!明明就是允乐公主的坟!”路人丙听不下去,虽然素不相识也忍不住插口。

    “好端端的,风将军干嘛去守坟?”不管守谁的坟,总之都是个死人,路人乙一脸不明白。

    “我也不懂啊!若我能当王爷从此吃香暍辣,绝对不会想去守坟!”路人甲耸耸肩。

    “哎呀!听说就是听说,所谓听说就是听别人说的,不担保一定正确,说不定风将军根本没守坟,只是谣传而已。”买包子的路人丁也凑一脚。

    听见隔壁一群人聊得口沫横飞,乐乐白了娇颜,她加快脚下步伐离去,心思紊乱。

    那个人说得没错,好好的王爷不当守什么鬼坟?人都死了,还守它做什么?还不如逍遥自在过自个儿的人生。

    就算守着又能代表什么呢!

    “公……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在回家的路上被喜桃堵个正着,喜桃一把抓住她的细腕,手上拿着包袱。

    “喜桃,我们要上哪儿去?”允乐怔忡,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是您,您快去皇城外的十里坡!”喜桃催促,把包袱塞给她。

    “我去那儿做什么!”闻言,允乐急急甩开她的手。

    十里坡是她出嫁遇害的地方,若非喜桃机警带她逃过一劫,那里就是她的魂断之地。

    “您知道去那儿做什么!您心知肚明。”喜桃认真地回望她。

    “我-”

    “当年一个公主、一个罪民;一个是未来寒泉国太子妃,一个是为皇上卖命的杀手,所以你们不能在一起。可现在不同了,所有阻止你们的原因都烟消云散,您真的不去找风大人吗?”

    “……”

    “风大人在那儿等您呢!”见她犹豫,喜桃轻声道。

    “他是守坟,不是等我。”允乐抗拒。

    “没错,风大人是守坟,他为了什么缘故守坟,您心底明白,而您要眼睁睁看着他一辈子这样守下去吗?”喜桃反问。

    “喜桃,这事情没你想的简单,世上的人都以为我死了,我若突然出现……”

    允乐拧紧眉心。

    “以为您死了才好,以为您死了,您和风大人才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

    “公主,相信喜桃的话,您若不去,会后悔一辈子的!”喜桃用力握住她的手,眼神坚定。“千万别错过了!

    风沙满天,芦苇茫茫,十里坡景色苍凉。

    瞧见墓碑前那道熟悉的颐长身影,允乐停下步伐,红了眼眶。

    他真的在这里,难道他真想傻傻一辈子守着她的衣冠冢到老死吗?

    “听说……你在守坟?”缓缓走到他身后,允乐轻声开口。

    听见她低柔的嗓音,风沧亦一震,身躯僵直,没有回头。“恩。”

    “打算守到什么时候?”

    “直到把亏欠她的都还给她。”

    “还得清吗?”

    “还不清。”风沧亦咬咬牙。“所以我打算守一辈子。”

    “人既然死了就算了,你何苦念念不忘?当初不是不要她吗?”允乐别开睑,故意问。

    “不是我不要,而是不能要。”

    不能要……

    “现在你要了吗?”

    “绝不放手!”短短四个宇,斩钉截铁。

    “那你可知这里头并没有人,只是衣冠冢?”不争气的泪水冲进眼眶,允乐强忍住不让它滴落。

    “我知道。”

    “知道你还守着?”

    “因为我赌她还活着,上天垂怜,真让我给赌对了。”风沧亦转过身,黑眸映满允乐的容颜。

    “你怎能确定我没死?”见到他略带沧桑的俊颜,允乐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泪流满面。

    “我不能确定,所以我在等。”风沧亦哑声道,大手搂她入怀,用力得仿彿要揉进骨血里。“如果你真死了,我守墓陪你;若你没死,我赌你会来找我!”

    “为何我非要找你不可?”偎进他怀里,允乐哽声问,带着负气。

    “因为我们打过勾勾,难道你忘了?”轻抚她的发,风沧亦苦笑。

    可恶的风沧亦,这时倒全部都记起来了!

    “我本来好恨你不想来的,可是到最后,我无法真的恨你!”允乐抱住他劲瘦腰身,气自己孬。

    “我知道,是我辜负你。”

    “既然你也知道辜负我,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允乐瘪着嘴,泪眼汪汪反问。

    或许曾真的恨过他吧!但听见他要一辈子守坟的时候,她整颗心都软了,如何也怨不下去。

    她不能不承认,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爱她,一直一直。

    “我放弃皇上所封的王爷,恐怕不能让你当王爷夫人了。”风沧亦长指轻抚她柔美的轮廓。

    他当然得放弃,不然众人都会注意着他,因为寒泉国的缘故,允乐末死的真相不能公开,否则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在一起。

    “那怎么办?”

    “我可以带你游遍天下,你爱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玩累了就找个喜欢的地方待下,生一窝胖娃娃。”风沧亦低语。

    他的意思她懂,她是不可能回到皇城的。

    “谁说要生你的胖娃娃!”允乐含泪娇嗔,模样娇媚动人。

    “我说的。”风沧亦支起她的下巴,柔情万千的印下一吻。

    苍凉狂风吹过,衣袍翻飞,紧紧相拥的两人谁也不放开谁,各碎成两半的心终于能补成一个圆。

    五年后。

    “皇上……皇上……有信,风大人的信!”

    宁静无声的大殿传来仓卒的脚步声,昭公公急急忙忙地跑来,好几次差点跌倒。

    “终于有信来了,快拿来给朕瞧瞧!”新皇急忙接过手,迫不及待撕开信,展信阅读。

    “皇上,怎么样?”眼看皇上表情高深莫测,昭公公急切的问。

    “好!当然好!”看完信,新皇龙心大悦,把信交给昭公公,笑容满面地转身离开。

    昭公公连忙摊开信纸。

    皇兄:

    允乐生下龙凤胎,母子均安,有空记得来看看皇妹。

    允乐

    “太好了!太好了!皇上当舅舅了!”昭公公同样满心欢喜,急追至新皇身后,“皇上,我们要送啥给风大人?”

    “嘘!小声点,你怕没人听见啊?”新皇笑看他一眼。

    “对!对!”昭公公连忙捂住嘴,压低音量。“皇上,咱们要送啥才好呢?”

    “啥都不送,朕打算亲自去瞧瞧。”背着手,新皇慢步定出碧龙殿,赫然发现宫外桃花盛开,漫天桃花纷飞。

    他停步,唇办笑容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