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夫君没良心 > 正文
第十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缘起。

    三月天的瑾南皇城漫天桃花办飞舞,呈现一种难以形容的春色之美,风沧亦快步走过青石步道,墨色长发随风飘扬,年仅十三岁的他,年轻俊秀的脸庞有着下符年龄的深沉神情。

    这是心高气傲的他第一次尝到人情冷暖,来皇宫途中饱受群臣冷嘲热讽,身为开国功臣后裔,风家被封为王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知道祖父阵前投降,现在的风家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狠狠握紧双拳,风沧亦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前走,仿彿这样就能宣泄心中满满的怒气,他不懂祖父为何带兵投降?或许他太过年少,无法理解祖父的心思,但他明白荣誉重于生命的道理啊!

    脑海浮现群臣们一张张讥诮嘲讽的脸,他们都等着看风家会落得什么下场。

    方才皇上降旨,风家将被降为最低贱的罪民,他们若知道了应该很开心吧!

    陌生景色从身边掠过,等怒极的风沧亦回过神,已经不知身在何处,眼前是碧波荡漾的翠绿湖畔,白玉拱桥、仰月亭,还有随风轻舞的花办雨。

    刹那问,风沧亦被眼前美丽的景色迷惑住了,激荡的情绪也缓和不少,他回头想找来时路,却发现一名年约四、五岁的小女娃跌坐在桃花树下,粉雕玉琢的小脸挂着两行清泪,瞧上去楚楚可怜。

    会在这种地方出现不是宫女就是公主了,依她穿着滚着雪白狐狸毛的朱色短袄判断,后者的可能性大点。依皇宫规炬,他该要立刻避嫌离开才是,偏偏他的脚像有自主意识,不由自主走向她。

    小女娃也看见他了,仰头凝望眼前的大哥哥,因为背光,她瞧不清他的长相,一颗晶莹泪珠还悬在眼睫。

    “怎么了?为什么哭了?”俯下身,风沧亦柔声问。

    “痛痛……”小女娃瘪着嘴,眼看泪水又要氾褴。

    “别哭,告诉大哥哥哪里痛?”

    “手痛痛。”小女娃委屈地摊开两只小手,只见细嫩莹白的掌心布满伤痕,血痕斑斑。

    “跌倒了?”美丽黑眸扫过小女娃穿着短袄的笨重身子,可以想像她走路摇摇晃晃重心不稳的模样。

    风沧亦忍不住薄唇勾笑。

    小女娃用力点点头,生气指着身后的桃花树。

    “大哥哥帮你擦药就不痛了。”掏出怀中的瓷瓶,风沧亦温柔地帮她敷上翠绿药膏,风家历代都是武将,都会随身带着风家的独门药膏,对外伤特别有效。

    不过,以后应该用不着了。风沧亦苦笑。

    “好痛!”药膏碰触伤口瞬间传来刺痛,小女娃噙泪瘪嘴,可邻兮兮。

    “忍忍,等等就不痛了。”风沧亦握住小手不让她躲,低头在她掌心轻轻吹气。“不然大哥哥帮你把痛痛吹跑就不痛了。”

    “恩。”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其他人呢?”如果她是公主,不该一个人待在这里,身边该要有宫女伺候才对。

    “母后生病,吐了好多好多血,大家都很忙。”吸吸鼻子,小女娃软软的童音听在耳里十分舒服。

    听小女娃这么说,风沧亦已猜到她的身分,当今皇后身染重疾,群医束手无策,如果没错的话,她应该是小公主允乐。

    “所以她们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风沧亦大感意外。

    “紫娟要我自己玩。”允乐低下头,模样让人好不忍心。

    紫娟原本负责照顾大皇子的起居,对这名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小公王实在没多少耐性,更何况皇后是因为生了允乐才一病不起,当今皇上也不爱允乐。

    她的寂寞孤独,风沧亦感受到了,她的处境和他有几分相似,他也是被众人排挤的孤独之人。

    原本谁都巴结着风家,而今避之唯恐不及,见到他好似见到煞星。

    “允乐公主,别哭了,我可以陪你玩呀!”伸手抹去她颊边泪痕,才发现她的泪珠好烫,像似烫进他心底。

    “你要陪我玩?”小允乐睁圆大眼。

    “恩。”她的表情让人打从心底发软,风沧亦唇办微扬,露出这阵子以来第一个笑容。

    “真的?”她年纪最小,连最小的皇子都大她八岁,根本没人要陪她玩。

    “真的。”小允乐公主开心的神情让他不舍。

    “大哥哥,你是好人。”小允乐忽然扑进他怀里,小手紧紧抱住不放,刹那间有种浓烈的情感撞入他心口,在众人避他唯恐不及的时刻,她是唯一肯亲近信赖他的人。

    “大哥哥,你会一直待在宫里吗?”小允乐眨眨大眼,充满期待。

    “不,我日落前就要离开了。”

    “那你还会再来吗?”

    犹豫了下,风沧亦轻轻摇头。

    皇上已决定将风家降为罪民,在风家人掌心烙上半月形烙痕,一辈子不得翻身。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踏进宫门。

    “喔~~”低下头,小允乐好失望。她突然再度仰起小脸,解下颈上的月牙珊瑚坠。“大哥哥,这个送你。”

    “送我?”风沧亦错愕接手。

    “你不能来,这样我长大后才能用月牙珊瑚坠找到你呀!而且这个坠子有魔力喔!它可以保你永远平安。”小允乐偏头绽开甜甜笑靥,眩惑他的眼。“嘻嘻!这是母后说的。”

    “既然能保平安,为何小公主不自个儿留着?”

    “因为除了母后、皇兄之外,你是我最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把它送给你。”

    明知道这只是童言童语,不知为何,他却把它记进心坎里了,或许是同病相怜吧!所以特别有感触。

    希望这位善良可人的小公主未来的人生路途能比他顺遂些。他是真心这么想的。

    “大哥哥,你以后会记得我吗?”小允乐问。

    “恩?”风沧亦不懂她这句话的意思。

    “因为等我长大还要很久很久……”嘟起小嘴,从她的表情判断,小允乐真的很苦恼。

    “会,我一定会记得你。”风沧亦莞尔,要不是碍于她公主的身分,真想摸摸她的头。

    “如果我们再见面,你会不会用性命保护我?”

    “当然会。”风沧亦斩钉截铁的语气不容怀疑。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啰!等我长大以后,我一定会找到你。”小允乐信誓旦旦地许下诺言。

    桃花树下,一大一小两个人打着勾勾,风吹过,扬起漫天桃花办,拂了一身还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