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回国的感觉真好。

    刚停妥GOLF爱车的向晴蓝边讲手机边快步越过马路,朝阳在她美丽的侧颜映出一圈金色光晕,一双充满智慧光芒的猫眸灿灿有神,剪裁利落的白色裤装完美展现都会女子的魅力。

    登上办公大楼十二层楼,电梯门缓缓打开,向晴蓝切断电话,粉唇漾开满足的笑容,到美国出差将近半个月,她好想念这里的一切喔!

    “咦,向经理?”正准备工作的总机小容抬头见到她,愣住。“您、您提早回来了?”

    “嗯,因为case谈得很顺利,我提早三天回国。”此时的好心情全写在脸上,向晴蓝笑颜回应。

    “是、是吗?”小容笑容僵硬,眸光不安地一直往办公室最里处望去。

    哦喔!看来有场大战要爆发了。

    “妳忙,我先进办公室。”回到熟悉的环境,向晴蓝脚跟一旋,不疑有他地跨入玻璃门后。

    “向、向经理?”

    “向经理妳回来了?”

    “您不是下星期一才回国吗?”

    刚踏进办公室,每个人见到她都是同样不自然的神情,向晴蓝不禁皱皱眉,狐疑。

    看来她提早回国让大伙儿十分意外,怎么?难道她不在的这几天公司出了什么大事情?股票大跌还是丢了哪个重要客户?无妨,她总能搞定的。

    “向经理,妳提早回来了。”人事部主任半路冒出堵住她的去路,半秃的脑袋冒着薄汗,莫名紧张。

    “嗯,case谈得很顺利。”向晴蓝重复同样的话,微笑。“对了,总经理在吗?”

    听见向晴蓝提起总经理,人事部主任汗冒得更厉害了,他颤抖地递出公文封。

    “这是什么?”向晴蓝笑着接手,直到看清公文封里的人事令──

    她被调职了?!远调南部分公司。

    笑容顿时冰封了,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诡谲的氛围,向晴蓝瞇眸看着人事部主任。

    “原因呢?”向晴蓝咬牙问,必须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克制想掐人的冲动。

    这纸人事令就是迎接她凯旋归来的方式?

    “原、原因?”人事部主任吞吞口水,结巴,目光偷偷扫过鸦雀无声的办公室,发现同事个个假装很忙,没人打算伸出援手。谁教大伙儿都知道向经理好的时候很好,一旦惹怒她的下场……

    尸骨无存哪!

    “就是要把我调去分公司的原因。”她捺着脾气再问。

    在外出差半个月,回到公司第一件事居然是远调南部分公司,明日起立即生效,这算什么鬼?

    判人死罪总得有个理由吧!

    “呃,总、总经理没说耶!”无辜的人事部主任被逼得节节后退。

    “没说?”向晴蓝似猫般灿亮的眼眸瞇得更细,不信。“是没说还是你不敢说?”

    “向经理,总经理真的没说。”人事部主任吓得两手高举以示清白。

    向晴蓝灿灿的猫眸瞟向最后方房门紧闭的总经理办公室,怒火熊熊燃烧。

    “行,我自己找他问清楚。”

    向晴蓝大步走向总经理办公室,只见隔着百叶窗,办公室里人影窜动,看来总经理也听见她的话了。

    “我做错什么?让你非立刻把我调走不可?”推开门,向晴蓝美眸喷火地看着坐在办公大桌后的顶头上司张庭宇──

    她交往四年的男友。

    他们昨天才通过电话,为何那时他一字不吭?

    “蓝蓝,我也是昨晚才临时决定。”张庭宇叹气起身,温言软语安抚她的情绪。“分公司刚成立,缺乏一位拥有丰富经验的主管带领,我想了又想,妳是最佳人选,迟迟不做出决定,还不是因为舍不得妳。”他话说得十分漂亮,挑不出毛病。

    “分公司主管的事我们可以私下讨论,怎么不直接告诉我?”乍听之下的确有道理,似乎又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我一早就忙着接电话,连喝杯水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才交代人事主任直接将调职令拿给妳,不料让妳误会了。”他无辜瞅她。

    见他示弱讨好的神情,向晴蓝心软了,是她的反应太过激动,不先问清楚是非黑白就先发脾气。

    要改、要改。

    “关于去打理南部分公司的事,我想再仔细考虑看看。”她缓下语气。

    平心而论,张庭宇是所有女人都喜欢的类型,高大挺拔多金帅气,此时他俊颜漾开一抹充满魅力的笑,搂着向晴蓝的肩往门外走。

    “好啦!妳别胡思乱想,等我电话,晚上一块儿吃饭时再商量,妳这么辛苦刚从美国回来,我请客帮妳接风。”

    “嗯。”向晴蓝轻轻点头。

    “先这样,我还有几个客户要联络,有事下班聊。”

    “庭宇,我──”

    向晴蓝回头原本想跟男友小小撒娇一下,告诉他在美国时受到的刁难跟辛苦,不料话没来得及说,已先眼尖瞧见办公桌底下半露的鲜红细根高跟鞋,她怀疑地扬眸看了张庭宇一眼,快步走向桌后。

    “蓝蓝!”

    张庭宇想阻止慢了一拍,她已经看清躲在桌下的年轻美眉,剎那间三人大眼瞪着小眼,气氛尴尬。

    既然被人发现也没啥好躲了,一身粉红套装的女人拍拍屁股的灰尘,起身趾高气昂的回看她,一副事已至此干脆豁出去的神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望着眼前年轻貌美的女子,血色瞬间从脸上退去,向晴蓝不敢置信地转头看向一脸僵硬的张庭宇,忽然之间全明白了。

    什么分公司需要丰富经验的主管带领,这全都是借口,他只是想找机会支开她好大玩劈腿游戏!

    眼前这女人她当然认得,新来的秘书胡莉清,大学才刚毕业,正值青春年华,一进公司立刻成为男同事觊觎的目标,个子娇小嘴巴又甜,老跟在她身后蓝蓝姊、蓝蓝姊的叫,当初她还笑着提醒莉清要慎选对象,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些虎视眈眈的男人里也包括张庭宇。

    这教她情何以堪?!

    “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为了跟她在一起,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我支开。”向晴蓝面无表情的问,声音清冷冷的。

    “蓝蓝……”张庭宇欲言又止,俊颜有抹被抓包的愧疚。

    “当我一个人去国外替公司奔走卖命,这就是你回报我的方式?”这算什么?把她当奴才利用?

    “……”

    “张庭宇,你不用这么麻烦,要我走,我直接离开就是了。”连兴师问罪的力气都没有,向晴蓝疾步越过他身侧。

    当她远渡重洋与难缠的客户周旋,身心俱疲的时候,他张大少爷却窝在公司办公室里跟年轻美眉卿卿我我,她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向晴蓝觉得自己好像笨蛋。

    一个傻傻付出的笨蛋!

    “话别说得那么难听,妳也有拿到不少分红……”话出口的剎那,张庭宇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说什么?!

    向晴蓝回头狠狠瞪他,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种狼心狗肺的话!他以为她是为了那些钱吗?还不是因为这间广告公司是他的心血,她想帮他尽份心力!

    心灰意冷啊!除了被劈腿的心痛,还掺杂着再次被背叛的不堪,她根本不愿去猜公司里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脑海忽然浮现同事们不自然的神情,还是──

    只有她不知道而已?!

    “蓝蓝,妳先听我说,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样!”见她要走,张庭宇焦急地拉住她的手肘。

    不是她想的那样?女秘书都躲在他办公桌下了,她还能怎么想?

    “事到如今没什么好说的,放开我!”他的碰触令她作呕,向晴蓝用力甩开。

    她该哭却哭不出来,是因为早已经麻木吗?还是因为他的惯性背叛?

    她抗拒的举动让张庭宇难堪,他下颚抽动,恼怒撂下狠话。

    “能怪我吗?如果妳能多像女人一点,温柔软语偶尔懂得撒撒娇,别老是盛气凌人的德行,或许我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找其它女人了!”

    美眸圆睁,向晴蓝不敢相信他竟敢这样指责她。

    过分!真的好过分!

    “你的意思是你会劈腿,全都是我的错啰?”他的话简直像在她的伤口又划过一刀。

    “不然呢?要不是看在妳工作能力不错,对公司有些帮助的分上,妳认为哪个男人受得了像妳这种女人?”他冷笑。

    像她这种女人……

    向晴蓝小手握拳,必须很努力才能不让泪水涌进眼眶。

    当公司遇到瓶颈时,他怎不说受不了她这种女人?当他谈不下案子,她单枪匹马亲自去拜访客户,最终顺利拿到合约书时,他怎么不说受不了她这种女人?过去他口口声声嚷着没有她不行,说她是他这辈子最好的礼物,会永远好好珍惜,如今公司营运步上轨道,由一间名不见经传的小广告公司到如今颇具规模,他却要一脚踢开她?

    四年来她为公司尽心尽力,一天工作十六小时,全年无休,耗去女人最黄金的青春岁月,试问她换回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

    “张庭宇,我们分手吧!”闭紧发胀发热的眸子,向晴蓝清楚听见自己这么说。

    悠闲的午后,好不容易探出头的阳光懒懒洒进咖啡厅落地窗内,映满一地金黄,靠窗而坐的男女之间的气氛静默,长发女子正专注看着手稿,表情肃穆。

    不知过了多久,女子终于放下手稿,满足的吐口长气。这是和他配合多年养成的习惯,不透过冰冷无情的E-MAIL收稿,而是直接约出来见面,她喜欢稿子刚出炉的热烫感。

    “好看,真的很好看,看来这季惊悚推理小说榜首非你莫属,市场肯定又会刮起一阵秦氏旋风,书中班杰洛的执着真教人印象深刻啊……”丁丽菀边整理手边稿子边称赞。

    “嗯哼。”背窗而坐的男人无意识的应了声,日光让他侧颜形成一道阴影。

    秦晞亚所写的惊悚推理小说已经堂堂迈入第四集,热潮持续发烧中,前几本已经多次再版,还有片商买了版权打算拍成电影,秦晞亚已成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推理小说作家。

    “但是──”丁丽菀拉长尾音,欲言又止。“你什么时候能写完?”

    见到秦晞亚露出装傻的神情,她咬了咬牙,美丽饱满的额角不小心爆出青筋。

    这家伙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会拖稿啦!

    新书上市的档期都已排好,甚至连封面都设计好了,结果秦某人的写作进度用龟速进行,目前居然只进行到三分之二,不是只有她急,她老板更急,每天早上一通关切电话逼得她快喘不过气来,还以为她今天能拿到完整的稿子,结果──

    想太多。

    “晞亚,你什么时候能交稿?”她尽量保持和善地问。

    “哎呀!今天天气真好。”秦晞亚指着窗外说,试图转移话题,可惜无效。

    有人开始磨牙。

    秦晞亚继续装傻,“唉,想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妳才当编辑没多久,恭喜妳升官当总编了。”他的笑容诚恳真挚,但是某人一脸不领情,因为──

    “我当总编已经一年多了。”丁丽菀必须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克制住横过桌面掐死这棵摇钱树的冲动。

    不关心她没关系,总得关心一下自己的截稿日期嘛!可恶!

    “最近的琐事有点多。”在丁丽菀犀利眼神的攻势下,秦晞亚唇角无奈微勾,老实招供。

    琐事多,还不是因为他又把助理管家给吓跑了!想到这点,丁丽菀头更痛了。

    “晞亚,你是不是把陈妈吓跑了?”她头疼的问。

    每个离职的管家最后都是落荒而逃,真不明白秦晞亚是怎么虐待人家的!

    “她很吵。”秦晞亚这么回答,显得有些冷酷。

    “她已经是今年来的第三个管家,接下来你若再把人吓跑,你就得自己照顾自己。”丁丽菀双手扠腰看着他。“我再去帮你找一个,你不许再找人家麻烦。”

    找麻烦?!他有吗?

    “我不需要管家。”

    “那谁帮你整理屋子打理三餐?”煮东西会烧了厨房、衣服可以洗破,这家伙是标准的生活白痴,她多年前就领教过了,所以才会坚持帮他请个助理管家,好让他专心写稿。

    “我可以自己打理。”秦晞亚皱皱眉,起身。“稿子写好时我再通知妳。”

    每次遇到不想讨论的话题就想逃。

    “什么时候?”

    “等我写完的时候。”秦晞亚回她一抹人畜无伤的笑容,径自转身走人。

    “……”这不是废话吗?

    “秦──”丁丽菀话还在舌尖跳动,秦晞亚人已大步跨出店外。

    “真是,也不听人把话说完。”丁丽菀一脸无奈,老板把秦晞亚当成大佛来伺候,掉一根头发都要找她负责,身为秦的责任编辑,自然得确保他能专心无忧的创作,偏偏要找位他看得顺眼的管家比登天还难。

    已经吓跑三位管家了,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变***力资源公司的黑名单。

    这个男人有时非常温驯好说话,连只蟑螂都舍不得踩死;有时态度冷淡,跟他说话好似坐在冷冻库里,随时可能被他冻伤。真是令人拿?不住!

    这下要去哪里找接替的助理管家呀?丁丽菀捧着颊一脸苦恼。

    很棘手哪!

    灰色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增添几许寒意,向晴蓝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和母亲的对话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是,老妈,我知道……我有按时吃饭,没有……啥?小美又生第三胎了,记得帮我恭喜她喔!”

    这场雨已经连续下了一星期,出门永远湿答答的,衣服晒了不会干,屋子里潮湿到快长出香菇,连带使人的心情也跟着低落。

    向晴蓝纤长的指尖无意识在方向盘上轻敲,分不清究竟是下个不停的雨还是碎碎念不停的老妈让她心浮气躁。

    “蓝蓝,最近工作还好吧?”向妈妈又问道。

    听见妈妈问起工作,向晴蓝心口猛然一缩,隐隐作痛。离职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至今她仍在疗伤,打不起精神去找下一份工作,只想好好的休息。

    “蓝蓝?”没听见女儿回应,向母又问。

    “我离职了。”看见号志灯转绿,打了方向灯进单行道。

    “离职?为什么?上次回来不是还好好的?蓝蓝,妳又和庭宇吵架了?女孩子个性别太好强,很多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了……”

    “……”听见那个名字,向晴蓝心口像有根拔不掉的刺,扎得她好痛。

    向母继续劝,“妳的坏脾气得改改,学学小美的温柔不很好?”

    为什么不先问原因就直接指责她?负心背叛的人明明是张庭宇!

    “我和他分手了。”

    “分手?”向妈妈的声音好震惊。

    停顿好久,向晴蓝轻声回答。“他背着我有别的女人。”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向母足足愣了一分钟,好不容易才找回声音。“看不出他竟是这样的人。”

    没吭声,向晴蓝只是苦笑。

    其实这不是张庭宇第一次劈腿,她给过他太多机会,直到后来发现已成惯性……

    “工作既然辞了就回家吧!”向母心疼女儿,柔声道。

    知母莫若女,妈妈在想什么她还不明白吗?一旦回去后要面对的就是母亲过于热心的安排相亲,如今她只想一个人默默疗伤,重新整理思绪,不想面对亲朋好友的慰问。

    有时候,太多的慰问也是一种负担。

    “妈,我暂时不回去。”

    “不回来,妈会担心,妳搬回来住,妈会照顾妳。”

    “妈,我没事的,我很快就会恢复。”

    “蓝蓝……”

    “妈,我还有事,下次再聊吧!”向晴蓝准备收线。

    其实她很羡慕老爸老妈四十年如一日的感情,还当选过村里的模范夫妻拿过金牌,问题是她并没有遇到像老爸这么好的男人。

    或许她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吧!哪颗苹果烂就挑哪颗,啃得自己满身是伤消化不良。

    “蓝蓝,我话还没说完呢……”

    “妈,我……啊……”话还没说完,尖叫声透过话筒差点刺破向妈妈的耳膜。

    “蓝蓝?喂?蓝蓝,妳还好吗?”电话那头向妈妈的三魂七魄差点被吓飞,“喂?喂?”

    无人响应,话筒只剩嘟嘟声。

    前方忽然冒出一个人影,向晴蓝急忙踩死煞车,方向盘右转到底,砰一声巨响,爱车直接撞上电线杆。

    好惨。

    幸好人安然无恙,不过猛烈撞击的力道还是让向晴蓝头晕目眩,她忿忿地下车,看着爱车的保险杆全凹的惨状。

    呜~~她的车……

    “你──”心太痛了,痛到连话都骂不出来,只能转头恶狠狠的瞪着罪魁祸首。

    “抱歉,是因为我的缘故吗?”秦晞亚皱眉看着撞凹的车,无辜的语气彷佛与他无关。

    此时他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他困惑地望着眼前看起来快喷火的长发高(身兆)美女。

    废话!不是他,难道是她想不开吗?

    “我说你呀……”卷起衣袖准备吵架,满肚子怨气无处发的向晴蓝用力踩着步伐走到对方跟前,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这男人比想象中高上许多,她得仰头看他。

    “咳咳,我说你呀!突然从巷子冒出来,你都不看路的吗?如果撞到了怎么办?”清清喉咙,向晴蓝没好气地道。

    看来真是他的错。

    头好痛,有些昏沉,秦晞亚回头看,一时之间竟想不起他到底从哪条小巷子窜出来。再回头,直到大马路对街某个熟悉的招牌映入眼帘,才有些明白为何自己会在这里。

    “喂,你还好吧?”总觉得眼前斯文秀气的男人脸色过于苍白,虽然自己才是受害者,但向晴蓝还是忍不住关心询问。

    她是最最标准的刀子口豆腐心,平常见她凶巴巴的,其实心软得很,看温馨电影都会偷偷掉眼泪,哭掉大半包面纸。

    “我没事……”定定神,秦晞亚推推细框眼镜,充满歉意的笑了,他在小记事本留下联络方式,“抱歉,害妳的车撞坏了,所有损失我会负责赔偿。”

    话落,他这才认真看向晴蓝,不由愣住。

    “当然由你赔偿啦!冒冒失失跑出来……”她现在可是可怜的失业一族耶!当然得精打细算,向晴蓝嘀咕,直到发现某人失神的看着她。

    “有什么不对吗?”她狐疑反问。

    他瞧她的目光有说不出的诡异,太过浓烈复杂,好像他认识她许久似的。

    她发誓,她绝对没见过眼前这名冒失鬼。

    “不!没什么。”猛然收回目光,秦晞亚脸上画过一丝不自然,他撕下薄纸匆匆塞入她手里,话说得极快,似乎很不安。“对不起,我有急事必须赶着离开,这是我的姓名电话和住址,到时麻烦妳过来请款吧!一切都用最好的没有关系。”

    耶?!

    怔怔望着纸张上龙飞凤舞的漂亮字迹,向晴蓝一时无法反应。

    “再联络。”秦晞亚多看了她一眼,掉头急步往反方向走开。

    “喂!喂!”向晴蓝跺跺脚,又不能丢下车不管上前追人,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晞亚越走越远。“喂……”

    随随便便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她怎知道真假?如果是骗人的,要她上哪儿讨去?

    “秦晞亚,秦晞亚……”向晴蓝反复喃念这个名字,美眸浮现杀气。

    最好他留下的联络方式是真的,要不然……

    他就完蛋了。

    四万八千五……四万八千五……

    向晴蓝慢吞吞爬上楼梯,满脑子都是修车厂老板报出的高额维修金,最好姓秦的留下的联络方式是真的,不然她就要大破财了。

    “哎哟!向小姐,偶终于等到妳回来了。”听见脚步声,顶着满头发卷的房东太太兴奋地冲下来,热情地握住她的手。

    “呃,房东太太有什么事吗?”向晴蓝愣了一秒,而后小心翼翼的问。

    房东太太从不是这么热情的人,水电瓦斯费少一分一毛都会算到底,她突然笑脸迎人肯定有问题。

    “偶有件事想跟妳商量。”房东太太笑容灿烂,闪得她眼睛好痛。

    “请说。”

    “妳也知道最近经济不景气,大家都想节省开支,所以偶的儿子媳妇吵着要搬回来,我想想也不错,可以帮忙带孙子。”搓搓手,房东太太笑道。

    “很好呀!”不明白房东太太的儿子媳妇想搬回家跟她有何关系,向晴蓝还是很客气的回答。

    “偶也觉得很好,可是厚……”房东太太觑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向晴蓝不是很专心的问,在修车厂站了大半天,她的脚好酸,现在只想回家泡热水澡好好休息。

    “可是偶只有多一间房子,妳住在这里,偶儿子媳妇搬回来就没地方住啦!”房东太太一口气飞快把话说完。

    “房东太太,妳的意思是──”向晴蓝迟疑皱眉,心底窜起不祥预感。

    “我的意思厚……可能要请妳另外找地方住了。”房东太太还是好大的笑容,向晴蓝却像兜头被浇盆冰水。

    啥米?!

    翻包包拿钥匙的动作停下,向晴蓝不敢置信的回头望住她。

    “可是房东太太,我和妳签了两年租约……”

    “哎哟!向小姐,偶知道这样对妳很不好意思,一切都是逼不得已。”房东太太长吁短叹好像真的很为难,可表情全然不是这么回事,满脸儿子媳妇要搬回来的兴奋期待。

    “这样啦!这个月的房租我不跟妳收,当作我对妳的补偿。”

    “……”头好晕,向晴蓝无言以对。

    失恋加上失业,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可恶!有没有这么倒霉?

    “向小姐,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妳在这个星期内搬出去?”笑容太过灿烂的房东太太给她最后一击。

    “这个星期?”

    “是呀!我儿子已经准备好要搬回来了,他们厚……”

    房东太太究竟还说了什么,向晴蓝完全没听进耳里,只觉头晕目眩。

    可恶!她要抓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