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早知道那家伙不是好东西!”

    啪一声,丁丽菀用力拍击桌面的声响引来咖啡厅里其他客人异样的眼光,向晴蓝粉颊微热,赶忙安抚义愤填膺的好友。

    “丽菀,小声点,别人都在看呢!”

    “看就看!”丁丽菀气红了一张脸,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去狂扁张庭宇一顿的模样。“你哪点不好?他一劈再劈,早说他会食髓知味!”

    气,还是很气!一听见好友受的委屈,丁丽菀好想把人拖来狠揍!

    “他曾说过会改……”向晴蓝叹气。

    女人在爱情中总是盲目,明知本性难移还是忍不住傻傻相信,没办法,谁教她老爱挑烂苹果!

    结果消化不良了吧!呜呜呜……

    “没关系,至少你分手啦!天涯何处无芳草,好男人多的是!”丁丽菀重哼。

    “但我现在乌云罩顶,爱车进厂维修,房东又临时通知要把房子收回去,在这样下去,我看真得回家让老妈安排相亲了。”半拖着香腮,向晴蓝无奈地说。

    “怎么回事?”

    向晴蓝巨细靡遗地把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丁丽菀。

    “所以你现在需要一个住的地方……”丁丽菀转转眼珠子,像想到了什么。

    “是啊!我打算休息一阵子再找工作,总之广告界是不打算回去了。”向晴蓝用吸管戳动杯内的冰块。

    “这样也好。”丁丽菀露出一抹贼兮兮的笑容。

    “丽宛,你想干嘛?”丁丽菀笑容太诡异,向晴蓝不由得一脸戒备。

    “蓝蓝,反正你现在需要一个临时住所,不如就帮我一个忙吧!”丁丽菀笑得眼儿弯弯。

    “什么忙?”

    “你也知道当上总编事情特别多,一堆事情压得我喘不过起来,最近手边又有个非常重要的作家拖稿,害我被老板钉得满头包。”

    “所以——”

    “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当那位作家的助理管家,盯着他写稿,时间不会太久,直到他交稿就行了。”丁丽菀双掌合十的拜托。

    她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追着秦曦亚跑,如果有蓝蓝帮忙就太好了,她对好友很有信心。

    “助理管家?”向晴蓝一脸为难。“你也知道我对家事一向不拿手……”

    “无妨无妨,别饿死他就行了,最重要的是帮我盯着他,别让他偷懒。”

    “丽菀,我实在——”向晴蓝话来不及说完又被截断。

    “蓝蓝,就当作帮我一个忙,薪资部分不会亏待你的,这段时间你刚好可以静下心来想想未来要做什么?”丽菀用可怜兮兮的眼神乞求。

    谁教她被人力资源公司列入黑名单,眼下只有蓝蓝可帮忙了。

    “……”

    “那里环境清幽,还是高级住宅区喔!你一定会喜欢的,至于对方呢!你更不用担心了,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凭我和他合作多年的经验,他绝对是个好人。”见她不语,丁丽菀继续游说。

    “……好吧!”捱不住好友的哀求,向晴蓝终于心软地答应了。

    “蓝蓝,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丁丽菀开心地送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假装抹抹泪。“有你帮忙,我应该可以很快拿到稿子了。”

    安静的办公室内只有指尖敲击键盘的大大声响,徐祺渊专注着萤幕,脑中反复评估刚从办公室离开的病人病情。

    “徐医师,有位先生想见你。”

    听见话机传来的女声,徐祺渊皱眉。“你知道我现在不见任何人。”

    “可是他非常坚持。”女声语气里带着一丝为难。

    “……请他进来吧!”

    “好的。”

    办公室房门打开,看清来人,徐祺渊表情微讶,眼底睿智眸光一闪而过。“原来是你。”

    “是我。”秦曦亚勉强笑了笑,难掩疲惫神情。

    低头瞄眼腕表,徐祺渊眉峰聚拢。“通常这时间你不会来……”

    “我想也是。”秦曦亚仍是回他一抹笑,这回多了丝嘲弄意味。“但我别无选择,回过神来就在这里了,我——”

    “别想太多,既来之则安之!我正好有不错的咖啡。”徐祺渊侧身让人进房。

    “谢啦!”听见他这么说,秦曦亚松口气。

    “坐吧,别拘束。”徐祺渊朝他点头并对门外的助理交代。“Miss黄,有访客或电话一律帮我留言。”

    “好。”Miss黄颔首。

    “我突然来访会不会打扰到你?”

    “多年老朋友怎么说这些?”徐祺渊拍拍他的肩,从玻璃柜里拿出精选咖啡豆准备煮咖啡。“我们好久不曾坐下聊聊了,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你呢?”

    “不就是老样子。”徐祺渊耸耸肩,“成天听人诉苦,搞到后来自己都快精神分裂……”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话,他及时转移话题。“嘿,你的书卖得不错喔!我每天经过书店都看到了,永远的排行榜冠军,有一套喔!”

    秦曦亚被他的语气逗笑了。“多谢夸奖。”

    “世事难料啊!谁会想到当初医学院第一名毕业的你,现在会变成当红畅销作家?”徐祺渊摇了摇头。

    闻言,秦曦亚右手动了动,腕间纠结的肉色疤痕隐约可见。

    “的确世事难料,你一定无法想象我刚才遇到什么事。”

    “什么事?”

    “我遇到一名女人……”淡淡笑痕跃上唇边,她泼辣凶恶的模样让人想忘记都难,像朵扎手的玫瑰。

    女人?!

    “哦?!”徐祺渊大感意外,他含笑转头。“漂亮吗?”

    “漂亮吗?”秦曦亚偏头想了想,缓缓回答。“应该算漂亮吧!不过这不是重点。”

    “那重点是什么?”徐祺渊饶富兴味的反问。

    “我在她身上看见可儿的影子。”

    笑容瞬间僵硬,徐祺渊手一抖,整包咖啡豆洒落一地,他看着秦曦亚平静到教人猜不透心思的脸庞,没想到会听到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听见的名字——

    宋可儿。

    啧啧啧,一片狼藉,非常恐怖。

    丁丽菀摇摇头,小心翼翼越过散落一地的书籍和脏衣服。

    她的决定没错,秦曦亚迫切需要一名助理管家。

    “曦亚?你在哪里?”丁丽菀神经兮兮的左右张望,担心随时有蟑螂爬出来偷袭。

    “我在书房……”秦曦亚慢吞吞地走出来,身上穿着一套米白色运动装,身高一米八的他是个天生的衣架子。

    “老板要我来和你谈谈宣传新书的活动,你曾说过只写八本,所以我们——”

    “我不参加公开的活动。”秦曦亚抓抓头发,一绺黑发掉落额前。

    “可是——”

    “那有违我们说好的合作原则。”

    是!原则。对于秦曦亚来说原则非常重要,不得违背。

    “如果你不想参加新书宣传活动,我可以想办法跟老板解释。”丁丽菀叹气。“但有件事你得依我。”

    “嗯?”

    “你得有个助理管家来帮你打理生活。”免得哪天秦曦亚饿死!

    “我不需要。”这样的生活他不觉得有何不好,一个人自在惬意!

    “不行!”再怎么说他也是炙手可热的当红作家,怎能过着在垃圾堆里的可怕生活。“除非你打算参加永无止尽的新书宣传活动。”她交换条件。

    “丽菀,我不想请任何管家或是助理,上回那名像麻雀吵个不停的胖大妈已经让我快抓——”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猛然想起的门铃声打断他们的对话,秦曦亚充满歉意的看了丁丽菀一眼。“抱歉,我先去开门。”

    门被打开,向晴蓝震住。是那个害她荷包大失血的家伙!

    金色朝阳在向晴蓝清丽的脸庞映出耀眼光圈,照亮她充满生气的娇颜,秦曦亚一时之间移不开目光。

    好像,真的好像……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我打你手机都不通,早就停用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向晴蓝咬紧牙,发誓非讨回公道不可。

    “手机?”秦曦亚怔了三秒才回神,后知后觉想起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缴电话费,难怪会被停用。

    唉——他真的很讨厌处理这些琐事。

    “咦?你们认识?”差点被散落满地的厚重原文书绊倒,丁丽菀揉着发疼的脚踝咕哝。

    “他就是害我撞车,后来又闹失踪的家伙!”向晴蓝眯眸瞪着秦曦亚。

    “你们这么有缘啊!既然你们认识,那就省事多了。”丁丽菀掩嘴偷笑。“曦亚,蓝蓝就是我帮你安排的新的助理管家,别想拒绝喔!除非你打算出席新书发表会。”她笑颜灿灿的威胁。

    “她?!”秦曦亚指着门外的向晴蓝,脑袋一阵晕眩。

    “是呀!有意见吗?”他吃惊的模样真叫人恼怒,向晴蓝无视秦曦亚快晕倒的神情,皮笑肉不笑的回答。“我会待到直到你乖乖交稿为止。”

    一箱、两箱、三箱、四箱……

    他真的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家当,四大两小,十来个纸箱,还有……

    一只迷你猪。

    看着向晴蓝忙碌地来回将行李搬进房里,秦曦亚已经不只一次懊悔答应让她来当自己的助理管家,倘若徐祺渊知道他这么做,肯定会把他骂得狗血淋头,再送他四个字——

    自掘坟墓。

    其实,他下意识是想逃避向晴蓝,看到如此相仿的容颜,让他忍不住想起可儿,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有种特质又让他不由自主想亲近,或许是因为向晴蓝不同于宋可儿的朝气吧!

    这栋别墅位在山区,空气清新,打开窗就能看见山峦叠翠的美景,秦曦亚给她的房间不小,衣柜。梳妆台,一张双人大床家具俱全,足以塞下她可观的家当。

    “谢谢。”提着行李来到卧房,向晴蓝接过他递来的纸箱、微笑。

    “我想既然要同住在一间屋檐下,必须请你遵守一些生活守约。”秦曦亚站在房门,话尽量说得客气。

    “什么生活公约?”生活公约?由此可见秦曦亚个性温吞龟毛,本来她很受不了温吞的男人,不过——

    她就是看他没有攻击性好欺负才会待下。

    “厨房、客厅、浴室都是属于你的活动范围,但是书房、最右边里面的房间以及我的卧室禁止进入。”秦曦亚慢慢说出。

    “没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不容外人刺探,她绝对接受。

    “还有——”秦曦亚话声微顿,眼尖发现向晴蓝的迷你小白猪对他很有兴趣,一双乌溜溜的眼直望着他瞧,不住在他脚边绕来绕去。

    女人总是喜欢养猫养狗,养小猪……

    倒是头一回看见。

    “还有什么?”向晴蓝的声音唤回他的注意力。

    “十二点后请你待在房间千万别出来。”这句话他说得很认真。“记得房门上锁。”

    以上这个条约他完全是为了她着想。

    向晴蓝微微眯细猫眸,猜不透这句话背后真正的含义。该不会是怕她偷袭他吧?这家伙未免太高估自己的美色……

    当然,那必须是他有美色的前提下。

    “超过十二点我不会踏出房间。”她挑眉。

    “谢谢,我的要求只有这样。”像是松口气,秦曦亚勾唇微笑,退出房门外把空间留给她。“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扑通。

    瞥见他唇边笑痕的刹那,向晴蓝的心多跳了一下,有种类似怦然心动的错觉。

    平心而论,秦曦亚的外貌并不特别突出,削瘦修长的身子,黑色衬衫配洗旧了的牛仔裤,和那头一看就知道很久没去理发院修剪的微长乱发,以及戴着一副银框眼镜。

    偏偏如此不修边幅的模样竟让她莫名心动。

    WHY?

    向晴蓝有些恍神,目光落在他的笑脸上。

    “通常我都会待在书房工作,我需要安静,没有特别的事请别打扰我。”别跟上一位胖大妈一样在他耳边碎碎念不停,忙着跟他报告左邻右舍发生什么事情。

    “当然。”向晴蓝点头应允。

    就算他倒在书房变成干尸,她也不会去理他,顶多——

    收取门票,欢迎大家进来参观。

    “对了,还有……”

    又有?!就说这个男人很龟毛吧!

    “还有什么规定?”向晴蓝咬牙笑问。

    “早晨七点半是我的早餐时间,我习惯吃火腿蛋土司配现榨果汁,中午十二点整吃中餐,五点半用晚餐,除早餐外吃什么随你,这样有问题吗?”

    他是老人家吗?居然每天三餐时间都订好了,看来这男人的龟毛程度有五颗星的境界。

    “没有。”她假笑回应。

    “既然没有,你刚搬进来有很多东西要整理,我不打扰你了。”秦曦亚点点头,随手帮她带上房门离开。

    这男人真的很怪!

    “小P,别到处乱跑。”把可爱的迷你猪放到床上,向晴蓝挽起衣袖整理东西。

    她明白当秦曦亚的助理管家的决定很冲动,可是有时候人就是需要一点冲动不是吗?否则,她就得乖乖回家听老妈的话去相亲了。

    将衣物一件件收进衣柜里,她突然停下动作,脑海里又浮现秦曦亚那抹令她心慌的笑容……

    男人半托着腮,被黑色布料紧裹的长腿交叠,浓密眼睫下,狭长魔魅的黑眸斜睨着徐祺渊,性感薄唇懒懒绽开一抹如冰刃的笑痕。

    “他来见过你了?”男人毫不掩饰对话里那个“他”的鄙视。

    “我没想过他会来。”静静回望对方没有一丝表情,不得不承认男人如恶魔般让人沉沦的魅力,连同为男人的他都忍不住被吸引,遑论女人?

    徐祺渊老实回答。

    “我也没想到。”男人性感唇角一撤,恼怒。

    “你可知他在路上遇见什么?”徐祺渊靠向椅背,问。

    “我怎么知道?”男人浓眉紧锁,暴躁不耐。

    “他遇见一句身上有宋可儿影子的女人。”徐祺潘故意慢慢地说,睿眸没错过男人脸上最细微的表情。

    他不信他会毫无所感。

    果不其然,男人脸色倏变,冷沉阴鸷。

    “这个白痴!”他咬牙低骂,异常暴怒。

    “对于这样的他,你打算怎么办呢?”徐祺渊好整以暇的看着男人,习惯他易怒的脾气。

    “你尽管放心,我和他之间的事迟早会解决的。”一抹幽光从男人眼底疾闪而过。

    那个男人真的整天关在书房里耶!

    抹去额间汗珠,向晴蓝俯身捡起散落满地的厚重书本,一本一本将它归于原木书架上,顺手把脏衣服全塞进洗衣篮里,目光不知道第几次溜向长廊尽头紧闭的房门。

    他不出来也好,她不习惯和人同住一间屋檐下,更何况只是第二次见面的男人。

    “从没见过一个人有这么多书……”光收饮茶室的书就收到腰酸背痛,还有会客室、休息室、客厅……想到还有很多地方等着她整理,向晴蓝忽然觉得好累。

    “几乎都是医学、心理学的相关书籍……”向晴蓝边整理堆满地的书,边自言自语,直到瞥见书架最上面一层的书。

    “《二十四个比利》、《第五位莎莉》……”向晴蓝挑眉,被勾起兴趣。这特别的书名害她肚子里的书虫蠢蠢欲动,她偷懒一下应该无所谓吧?

    玉手刚碰触到蓝绿色书皮,还来不及抽出,眼角余光便瞥见一抹黑影。

    谁?!

    向晴蓝飞快回头,此时窗外微风吹入,风铃轻响,安静宽阔的大厅内没有半个人影。

    “……”

    这间日式大屋除了房间内的摆设现代化外,外观尽量维持原样,散发着草香的榻榻米地板,古色古香的小矮几,整整两大面的书墙;薄薄纸门外,前后庭院相通,鹅卵形青石铺路,两旁种满竹子,光影稀疏地洒落……

    住在这种年代久远的古式木屋,很容易让人有诡异的联想,例如——

    闹鬼。

    向晴蓝抽书的手停下,灵活的眼珠子左右张望。她发誓,她刚刚真的感觉到有人在窥探她,那炙烫浓烈的眸光几乎要将她的背脊烧出两个窟窿,还有点阴风惨惨的味道。

    时近黄昏,在这白日与黑夜交接的时刻更显诡谲,一阵凉风吹来,吹乱向晴蓝的长发,令她心中发毛。

    最最标准的恶人无胆。

    “哈罗?有人在吗?”推开纸门,她不确定的轻喊。

    竹叶沙沙摇动,无人回应。

    “哈罗……”这一回,她的声音更小了,平时凶巴巴的气势茫然无存。

    偶尔凶凶人还可以,对付阿飘的话……

    喀。

    还来不及细想,身后已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响,向晴蓝惊跳起来仓皇转身,冷不防撞进一堵坚硬的胸怀。

    “好痛!”捂着鼻子,向晴蓝退了两步差点撞上门板,眼泪汪汪。

    “抱歉,我不是故意吓你的,你没事吧?”秦曦亚连忙扶住她,面露歉意。

    是他?!

    “秦曦亚,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揉着鼻子,向晴蓝埋怨。

    这男人非得神出鬼没吓死人才甘心吗?

    “我刚出来。”推了推眼镜,秦曦亚在她身后探头,好奇查看,脸上仍挂着那抹温吞无伤的笑。“你在看什么?”

    纸门外同样绿竹参天,没啥特别。

    他身上有种干净好闻的皂香,让人安心。

    向晴蓝眼眸里映满他的笔颜,有他在身边,似乎恐惧和不安感都消失了。

    “我——”面子重要,死都不能承认胆子小,向晴蓝粉唇动了动,转移话题。“你不是一直关在书房?怎么出来了?”

    似猫的灿眸熠熠发亮,像两丸晶莹透亮的黑宝石,跟记忆中的影像重叠了,秦曦亚瞳眸微凝,手像有自我意识般顺了顺她被风吹乱的发丝。

    “你头发乱了。”

    他突如其来的碰触让向晴蓝瑟缩了下,失恋三个月,她还没准备好跟任何男人有过度亲密的接触。

    察觉到她的抗拒,一抹黯芒疾速从他眼底掠过。

    “我肚子饿了。”摊摊手,还是那副温吞的神情。

    肚子饿了?!

    向晴蓝慢好几拍才回过神来,她直觉看向墙角的古老大钟,时分针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五点三十分的位置。

    啊,到了他的晚餐时间。

    “抱歉,我忙忘了。”将发丝夹到耳后,向晴蓝匆匆拾起散落脚边的书,手忙脚乱的。“我现在就去准备晚餐。”

    她的一颦一笑都跟记忆里的可儿那样相似,秦曦亚垂眸深深看了向晴蓝一眼,强迫自己收拾起复杂的情绪。

    该死,他真的是在自掘坟墓,迟早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决定给害死。

    “没关系,我们叫外卖吧!”

    闻言,向晴蓝讶异地抬头看他,赫然发现在摄氏二十三、四度舒服宜人的气温下,秦曦亚额上竟泛着一层薄汗,脸色苍白。

    “喂,你没事吧?”

    好像每次见到秦曦亚她都得这么问,这男人称不上一脸病容却总是缺乏血色,皮肤苍白得近乎透明。

    该找个机会把他抓出去晒太阳。

    “我没事……”秦曦亚回答得有些急促,像在抗拒些什么。“书很重,我来拿吧!你初来乍到有很多地方不熟悉,连电话簿放在哪儿都不知道,想吃什么我来叫。”

    他主动接过她怀中抱着的一叠沉重书本。

    没想到他还挺绅士风度的嘛!

    指间碰触的瞬间,向晴蓝注意到他有双很漂亮的修长大手。

    “你发什么呆?”见她失神,秦曦亚笑着她。

    迎上他的眸,向晴蓝的心忍不住漏跳一拍。秦曦亚看她的眼神总是好温柔,让人的心都融化了,仿佛她是他上辈子的恋人似的深情款款。

    STOP!

    男人都是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坏家伙,什么上辈子的恋人,都是女人幻想出来蒙骗自己的,她千万得清醒!

    “我哪有发呆!”被老是恍神的家伙说发呆是种侮辱,向晴蓝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摆出凶巴巴的神态掩饰自己的失常。“叫外卖的电话簿放在哪里?我去拿。”

    反正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想必姓秦的也不例外,没必要对他太客气。

    见向晴蓝长马尾一甩,莫名气愤地走在前头,把他孤零零丢在后头。秦曦亚薄唇扬起极淡的笑意,有些黯然。

    虽然她眼眉之间有可儿的影子,但她强烈的性格却和可儿截然相反。

    毕竟她不是她,不是她啊!

    新月如勾。

    万籁俱寂的深夜,向晴蓝曲膝坐在床畔难以入眠,身旁的迷你猪小P早睡得四脚朝天,看来搬新家对它一点影响也没有,它适应得很。

    摸着小P圆滚滚的小肚子,向晴蓝思绪飘得好远。

    她不明白放弃一段早该割舍的感情为何会这么痛?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仍会不由自主想起张庭宇那句话——

    要不是看你工作能力不错,对公司有些帮助的分上,你认为哪个男人受得了像你这种女人?

    难道,她的个性真那么让人无法忍受?女人太过独立坚强的结果就是换来遭人背叛的下场!

    一颗晶莹泪珠悄悄滚落眼眶,事隔将近三个月,她的伤口还没有痊愈。被背叛的伤、被恶言伤害的痛,还有四年来她毫不保留的付出……

    捂住唇,任泪水无声放肆地宣泄,向晴蓝将小脸埋在双膝间。

    难道就不能有个男人好好爱她吗?温柔、懂得仔细倾听、了解她、呵护她……这些条件应该不算苛求吧?

    每个人都以为个性坚强的人总能很快再站起来,却不知道,其实越坚强的人伤得越重。

    到底这场雨还要下多久才会停啊?

    向晴蓝边束起马尾边走出房间,小P兴奋地跟在后面,下了整夜的雨,她跟着一整夜心烦意乱难以入眠,结果是顶着两只可怕的熊猫眼出来。

    因为秦曦亚要求准时七点半吃早餐,向晴蓝特地起了大早榨杯新鲜的果汁。幸好她不必自己下山采买,每隔几天自会有人负责送新鲜的蔬果和食材过来,十分方便。

    挑了几颗圆胖饱满的柳丁,眸光越过长回廊落在对面,向晴蓝眼尖发现撑伞站在庭院中的秦曦亚。本来不想理他的,可他似乎专注看着某一点发呆,害她忍不住好奇地晃了过去。

    有句话说的好,好奇杀死一只猫。

    “你在做什么?”

    听见向晴蓝的声音,撑着伞站在院中的秦曦亚回头,微笑。“我在喂猫。”

    猫引她看见地上盛着鱼肉的猫盆。

    “你养猫?”

    “野猫。”相较于她总像在生气的语气,他就像好脾气的老师对待顽劣的学生般。“它每天都会来这里吃东西。”

    向晴蓝好奇地探头望了望,只见院中一摊摊积水,哪有猫踪。“这么大的雨天,猫不会来吃东西的。”她很不给面子的泼冷水。

    “放着以防万一嘛!”秦曦亚还是那抹柔情似水的笑。

    如果小猫不来,他打算等到天荒地老吗?真是笨蛋一个!

    瞪着他的笑,向晴蓝莫名感到生气,不懂怎么会有人老不愠不火不慌不忙。

    “你很喜欢猫?”她忍不住又问。

    “小动物都很可爱,不是吗?”秦曦亚笑得黑眸弯弯。“你的小猪也很可爱。”发现小P又用那双黑眼睛望着他瞧,他补充。

    粉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向晴蓝不发一语。

    记忆里张庭宇很讨厌小动物,老嫌小P烦,相较起来这男人龟毛虽龟毛,却温柔细腻多了,不是有人曾说过,懂得疼惜爱护小动物的男人才会懂得爱人?

    所有的道理她都懂,却还是挑到烂苹果,越想越呕,可恶!

    “我去弄早餐。”感觉到心正隐隐发软,因为眼前的男人。向晴蓝直觉抗拒这种感觉,急忙甩头走人。

    他喜欢站在雨里当傻瓜就当吧!与她无关!

    喵呜……一声细细的猫叫,一抹黑影从竹林窜出,秦曦亚口中的黑色小猫真的冒雨跑来觅食了。

    看着那只黑猫,向晴蓝愣住,没想到在这样的雨天它真会跑来找食物。她抬眸睇向秦曦亚,后者还她温暖的笑。

    他的笑容同样温温的,不具侵略性,具有让人心安的神奇力量。

    “还真让你等到了。”双手盘胸,向晴蓝唇有微勾,不是因为秦曦亚,而是因为黑色猫咪。“怎么不干脆收编下来?”

    “野性难驯啊!”把它带进屋里又往外跑,秦曦亚耸肩。

    唉——没错。猫就是这种骄傲又任性的动物,它来找你,可以;你想找它,看它心情。

    “尤其受过伤的猫,对人更有戒心,你仔细看它的肚子有道疤,应该曾经被人类伤害过。”他难得语带怒气。“那些伤害小动物的家伙让人无法原谅。”

    “是呀!应该把那些人渣关到牢里一辈子才对!”提起那些虐待小动物的坏蛋,向晴蓝也是义愤填膺。

    没想到他们第一次意见相同就是同分敌忾,向晴蓝对上秦曦亚清澈透亮的眼睛,笑了。

    “说不定再过些日子,等它想留下来的时候,你想赶都赶不走了。”向晴蓝扬扬眉。

    “是呀!说不定。”没反驳她的话,秦曦亚只是静静笑看她。“你笑起来很好看,应该多笑的。”

    他的眼瞳太深邃,有种无形的吸引力,一旦注视太久会教人深陷,向晴蓝直觉转开眼。

    “谁笑了。”笑容凝在唇边,她撇头轻哼。

    现在的她不想对谁好,也不要谁对她好,就让她一个人默默疗伤,舔舔不知还要多久才会结痂的伤口,反正迟早会痊愈的。

    这想法很消极,却非常实际。

    “……你的眼神,”甫转过身,她听见身后的男人这么说。“你的眼神也是受伤动物的眼神。”

    他在胡说八道什么?!向晴蓝倏然停步,转头瞪他。

    “抗拒、挑衅、叛逆、充满不信任。”秦曦亚缓缓补充,瞬也不瞬地看住她。

    无意中被碰触内心脆弱的角落,向晴蓝娇颜瞬间变得苍白难看,她自觉掩饰得很好,为何还是被他看透?

    一颗、两颗……向晴蓝拿柳西丢他,颗颗命中,打得秦曦亚眼冒金星,满天小鸟乱飞。

    “哎呀!”

    “我的事与你无关,少自作聪明。”向晴蓝冷冷丢下话,纤瘦背影倔傲地消失长廊另一头。“还有,食物不能浪费,记得把水果捡起来!”

    哪有人被攻击还要收拾凶器的,秦曦亚揉着发疼的额头,无奈地蹲下捡柳丁。

    什么受伤动物的眼神……他凭什么用一副了解她的口吻说话,不逞强,难道要哭着到处诉苦吗?他啥都不知道,都不知道!

    步履走得又快又急,好几次差点被书堆绊倒,向晴蓝偏向把小P紧抱胸前,心上的伤口再度撕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