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声传遍整栋大屋,向晴蓝从大屋另一头匆匆跑来应门,出现在她眼前的是穿着一身名贵套装,美艳绝伦的女子,当她看见向晴蓝的刹那,足足愣了三秒。

    “你——”金诗曼目不转睛地看住向晴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宋可儿?!

    虽没亲眼见过宋可儿,可照片里的影像早已深深烙印在她脑海,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魇。

    “你好,请问你……”最近常有人看着她发愣,向晴蓝已经习惯了,她有礼地微笑问候。

    “你是谁?”迅速收起惊讶的神情,金诗曼反问,绝艳脸庞充满敌意。

    她不可能是宋可儿,宋可儿已经死了五年了!

    “我?”不懂对方为何会对自己有敌意,向晴蓝一脸莫名其妙。“我是新来的助理管家。”

    “助理管家?”金诗曼挑高一道秀眉,神情诡谲难测。“你的名字?”

    “向晴蓝,你——”

    “向晴蓝……向晴蓝。”金诗曼喃喃重复,推开她大步踏进屋内。

    姓向不是姓宋啊!她还以为是宋可儿的孪生姐妹。

    “小姐,你还没说出来意。”揉揉被推疼的手,向晴蓝一个大步挡在她跟前,美眸微眯。

    问人家姓名却不先报出自己是谁,然后又大刺刺闯进人家家里,这女人超级没礼貌!

    “我姓金,金诗曼。”她趾高气昂地回视她,挑衅意味浓厚。“你是新来的助理管家,难怪不知道我和曦亚的关系。”金诗曼轻哼,特别强调“助理管理”四个字,仿佛在强调她下人的身份。

    这个女人。

    向晴蓝美眸眯得更细,金诗曼回答她与秦曦亚关系的语气令她莫名不快,秦曦亚和这种女人交往也算糟蹋了,看来他跟自己一样没有挑人的眼光。

    一枝嫩草插在牛粪上。

    “怎么样?你可以让开了吗?助理管家。”金诗曼扬眉问。

    叫她助理管理还算好听了,就是佣人嘛!哼!

    咬咬牙,向晴蓝不情愿地让一开条路。

    姓秦的爱跟谁在一起不关她的事,她何必自找麻烦。

    “谢谢罗!助理管理。”饱满艳红的唇瓣勾起得意笑弧,金诗曼走入大厅。忽地,她又回过头来。“对了,我要一杯现榨果汁,记得送到房里来。”

    咬紧唇,向晴蓝必须很努力才能忍住到嘴的反驳,拜托!她是秦曦亚的管家,可不是她的佣人。

    果然是超级讨厌又目中无人的女人。

    金诗曼不再理会她,志得意满地消失在长廊另一头。

    “小P,快去咬那个讨厌鬼。”向晴蓝瞪着她的背影,气得忍不住咒骂,这是她第一次被人如此鄙视,果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真不懂秦曦亚是看上金诗曼哪一点,依他温吞的个性,只会被那个恶女吃得死死的吧!

    “小P,快去咬她!”眯细灿眸,向晴蓝满肚子闷气地对脚边的小P嘀咕。“看她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话当然只是说来出口气而已,小P长这么大没咬过任何人,而且瞧它可爱讨喜惹人怜爱的模样,应该也没啥攻击力。

    和小P大眼瞪小眼五秒后,向晴蓝颓然放弃,抱起小P进厨房。

    想喝现榨果汁?她先找找有没有泻药好了。

    说真的,她真的很讨厌梅雨季节。

    细雨霏霏,向晴蓝怀疑自己头上都快长香菇了,她无精打采地半卧在榻榻米上,听着雨滴落在叶上滴滴答答烦人的声响,乌亮长发披泄散成半圆。

    自从住进来后,她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十分宁静怡人,的确是个适合沉淀、休养生息的好地方,如果房子别这么大,要擦的长廊地板别这么长的话会更好。

    闭着眸,向晴蓝的思绪飘得好远好远,下雨天特别容易让人心情低落,想起自己识人不清,怎么挑都挑到烂苹果的坎坷情路,她的心不禁酸软了几分。

    可恶!好男人以底在哪里啊?她的要求不高,只要懂她、惜她、不花心就好了……

    心思纷乱间,她又感觉到有人目光灼灼地望住她,向晴蓝警觉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秦曦亚缺乏血色的温和笑颜。

    向晴蓝迅速翻身坐起,美眸喷火地瞪他,有种想咬人的冲动。“秦曦亚,你想害死吓出心脏病吗?”再吓她一次,她保证送他一记飞拳。

    “怕你无聊,出来瞧瞧你在做什么。”眨眨眼,秦曦亚无辜地表情让人很难生气。

    他不是怕吵吗?现在又好奇她在做什么?被这男人善变的个性搞糊涂了,向晴蓝眯眸。

    “金小姐呢?”她故作冷淡地问。

    “她回去了。”藏在镜片事的眸光一闪,秦曦亚唇角微勾。“还有,她不是来找我的。”

    她是来找“他”的。

    干嘛跟她解释,她又不在意……

    好啦!她承认有一点点有意,可是这种在意只是单纯身为朋友替他担心交到坏女友而已,绝对没有其他意思喔!虽然听见这个答案后的确心情好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秦曦亚跟谁交往与她何干,她干嘛跟着心情好心情坏?哪条神经接错线吗?

    咬咬牙,她摆出事不关已的无所谓神情。

    “你确定她不是来找你的?”她发誓,她非常清楚地听见金诗曼用气死人的语气说出他的名字。

    “是也不是……”停住满是玄机的话,秦曦亚指着桌上的抹茶和菓子,朝她绽开人畜无伤的笑,温暖黑眸弯弯。“要不要吃点心?”

    他本来不想出书房的,事实上,他和她太过亲近只会衍生出更多问题,保持距离对彼此都好,不过,当他从门缝瞥见她孤独的身影,感觉到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孤寂,他就不受控制的朝好走来。

    其实,他也厘不清勾起自己心绪的人到底是可儿还是晴蓝,有时候他再确实是晴蓝不过,有时却又把她跟可儿的影子重叠在一起。

    一声混乱。

    “……”他的话令向晴蓝头痛,听得懂她就是天才,偏偏他那毫无心机的笑脸害她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向晴蓝抓起抹茶和菓子咬了一口,把它当成秦曦亚用力嚼嚼嚼。

    看来这男人在向她示好,除了和菓子外,还打算亲自泡茶。

    “喝茶吗?”挽起衣袖,秦曦亚熟练的暖壶泡茶。

    看着他修长漂亮的大手在茶壶茶杯间翩然移动,向晴蓝被吸引住了,无法移开目光,她从没想过一个男人的动作可以这么——

    优雅。

    午后的大屋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天地间仿佛公剩他俩存在,向晴蓝静静凝此前秦曦亚沉静专注的侧颜,只见他浓密的眼睫半垂,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成熟男人的魅力,心弦像是被什么撩拨了下。

    咦?搞什么!

    别过脸,向晴蓝差点被梗在喉中的抹茶和菓子噎死,她拼命捶着胸口。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心动?!

    这是第二次对他有这种感觉,明明他看似没有杀伤力,却不由自主深深受他吸引,难道因为她感情受创太深,导致神经错乱了?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明白自己对她造成的影响,秦曦亚将茶杯递给她,笑道。

    还笑!都是他的错!向晴蓝瞪住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任何不同之处……

    没有,没有,他没什么不同,一切都是她在胡思乱想。

    “你和金诗曼看起来一点都不配。”向晴蓝连忙举杯就口好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没察觉自己语气里带着微酸。

    “她不是我的女友。”这一回秦曦亚很干脆地撇清和她的关系。

    她不是?!可她明明说……

    “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他垂眸,轻轻强调。

    同一个躯体里拥有截然不同的两个灵魂,和金诗曼在一起的“那个人”不是他。

    他身上干净好闻的香气窜入她鼻内,害她更加心浮气躁。这种暧昧的氛围太危险,刚经历过情殇的她很脆弱,很容易对朝她释出善意的男人有错误的感受。

    “这样也好,以你温吞的性子,若是真跟那种女人交往,只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向晴蓝咕哝,找个话题聊以打破这暧昧的气氛。

    他可以把这句话当成她对他的关心吗?当作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不同情感……

    秦曦亚瞳眸微缩。

    “秦曦亚,你有女朋友吗?”

    笑容明显僵硬了下,浓密眼睫掩去秦曦亚复杂的眸光。

    “没有。”

    “怎么不找个对象?你年纪应该不小了吧?”向晴蓝双手捧着茶杯,偏头问。

    秦曦亚到底多大年纪?二八?二九?三二?三三?她完全猜不出他的年纪,他样貌约莫三十岁。可却散发出历经沧桑的成熟男人味。

    这是向晴蓝第一次发觉看似单纯无害的秦曦亚不似想像中的简单、容易看透。

    “你呢?有固定男友吗?”秦曦亚反问,把问题丢还给她。

    向晴蓝转送看向窗外。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重哼。

    果然是受过伤呀!所以才会有种受伤动物的眼神,躲到这儿来疗伤吗?他不由对她心生不舍。

    “我不是坏男人。”他冒出这句话。

    听见他的话,向晴蓝惊讶回头,先是定定看了他好半晌,忽然轻笑出声。

    “我知道你不是,所以我才会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这么温吞的性格要如何当个坏男人?

    仰头望着廊上灰蒙蒙的天色,向晴蓝吸口长气。

    反正对男人啊!她已经失望透顶,不抱任何期待了,说不定过个三五年,她会选择相亲,找个刚毅木讷有责任感的男人嫁了吧!虽然少了点生活情趣,但至少不必面对丈夫的出轨。

    “你还年轻,有很多机会重来,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男人等着你。”秦曦亚难得的想安慰人。“况且……你很好,放弃你是他们的损失,不是你的错。”

    向晴蓝惊讶回头,发现秦曦亚正瞬也不瞬地望住自己,黑色瞳眸里平静柔和地光芒仿佛看透她的灵魂。她的一颗心顿时觉得好暖好暖,窒闷的情绪像是找到了出口。

    其实这是她一直一直想听见的话,别人老说她个性太倔强、说她不懂忍让与温柔,才会造成分手,就是没有体谅她,而秦曦亚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么说的……

    这男人的心思果然很细腻啊!害她感动到直想掉泪。

    “我当然知道我很好,还用你说吗?”向晴蓝故意眯眸瞪他,掩饰因感动红了的眼眶。“干嘛用老人的语气说话?你很老吗?真正需要重新开始的人是你,成天关在屋子里,要怎么认识女孩子?应该要多出去走走才对。”

    话题怎么突然绕回他身上,秦曦亚错愣。“我——”

    “有机会就多出去参加聚会,不要老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迟早会闷出病来。”她命令地道,其实内心对他充满感激。

    听见她命令式的口吻,秦曦亚淡笑,被骂得居然很开心。

    似可儿又非可儿,可儿从不用这种凶巴巴的语气说话,她总是温言软语娇滴滴的,非常懂得如何利用女性的魅力来征服男人,和大刺刺直来直往的向晴蓝有天壤之别。

    即使如此,秦曦亚仍不知道让她留在身边对自己究竟是好是坏?

    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总是有着爱恨两面,爱多深恨就有多深,如果现在的他代表爱情的光明面,他从不敢想像另一面的他……

    会有多可怕!

    桌面上的菜色非常丰富,其实几乎每天菜色都非常丰富,有青菜、有糖醋排骨、黑胡椒牛柳、香菇鸡汤,但几乎每天都一样,且都是从微波炉里冒出来的。

    连续吃了好几天相同的菜色,秦曦亚终于忍不住发问。

    “因为这些都是超商买的微波食品,当然从微波炉里冒出来呀!”向晴蓝理所当然地说。“我觉得很好吃呀!我在外租屋时一向这么吃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意见。”他哪敢有什么意见!秦曦亚摸摸鼻子,很认分地回答。

    “没有就好。”挑高一道秀眉,向晴蓝忍不住偷笑,他无奈的表情主具好想欺负。

    “我记得当初丽菀说明工作内容的时候……”顿了顿,秦曦亚再度开口。

    “嗯,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和三餐,我可没饿着你喔!”向晴蓝赶紧声明。

    应该说,她欺负他上瘾了,超喜欢他露出拿她没办法的神情,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是。”说不过她,秦曦亚叹气。

    “放心,这些东西没有添加防腐剂,就算吃多了你也不会变成木乃伊。”这次向晴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瞬间点亮她的脸庞。

    “就算当木乃伊也得认了。”秦曦亚小小声嘀咕,完全不敢让向晴蓝听见。

    “你刚刚说什么?”

    “没有。”秦曦亚马上摇头,惹得向晴蓝更想笑。

    “你的工作大半时间都在动脑筋,所以要多吃鱼补充营养。”向晴蓝夹块鱼肉放进他碗里,没意识到他俩的对话和相处氛围简直就像一对刚新婚的甜蜜小夫妻。

    和张庭宇交往的四年间,他们从来没有好好吃顿饭,他总是要挑最好,最有格调的餐厅,到了那里又要挑剔味道不够好,食材不够新鲜,似乎永远都在抱怨。

    和秦曦亚相处时则是那么的自然轻松,让人完全没有压力……秦曦亚果然是个好男人哪!

    “怎么了?突然不说话。”发现向晴蓝停住筷忽然沉默,秦曦亚问道。

    其实他是故意的,他不想让向晴蓝再陷入过去不愉快的回忆里。

    “没什么。”向晴蓝摇摇头,“快吃吧!”她故作无事的笑。

    “你的表情分明就有心事。”

    “谁说的?”

    “不用谁说,一张透明脸把所有心情都写在脸上,一眼就让人瞧出来了。”

    向晴蓝皱眉,秦曦亚是第一个说她把心事写在脸上的人,丽菀老说她爱藏心事,不熟的朋友则说她难以看透。

    透明脸?她有吗?

    “我——”向晴蓝心念一转想说些什么,不料袖口挥到桌上的水杯,玻璃杯掉落地面应声碎裂。

    “我来捡,小心割伤你的手。”秦曦亚见状,第一时间俯身收拾碎片。

    “我的错,我处理就好了。”向晴蓝跟着钻进桌底下,顿时桌下小小的空间挤进两个人。

    抢着收拾碎片的两个人不小心撞到头,向晴蓝揉着发疼的额角,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他接触。

    “你没事吧?”秦曦亚直觉抬手帮她揉揉。

    “我没事。”粉颊好烫,热得快烧起来了,向晴蓝几乎可以从他的瞳眸中看见自己。

    “怎么不小心点?”秦曦亚皱眉,以近似疼惜的语气说道。

    对向晴蓝而言,这是种极为陌生的体验,过去和张庭宇相处的四年间,大多是她在照顾他,好似她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而张庭宇极少如此呵护她……

    发现自己又在胡思乱想,向晴蓝匆忙后退想离开桌底下,结果砰的一声撞上桌脚,眼冒金星。

    额头痛,后脑勺也痛,可恶!好想骂脏话。

    “晴蓝!”秦曦亚锁住浓眉。“你今天怎么冒冒失失的?”

    还敢问,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向晴蓝埋怨地瞪住他,直到眼尖发现他腕间蜿蜒的肉色疤痕。

    “你的手……”伤痕太可怕,看得出是被利刃深深的划过所留下的。

    意识到她发现了什么,秦曦亚了理科收回手,简单的带过,“几年前意外弄伤的,没什么。”

    秦曦亚的说法向晴蓝一个字也不相信,她直勾勾望着他,偏偏无法从他平静的脸色瞧出端倪。

    “你去休息吧!我来收拾就好。”秦曦亚垂下眼睫,温和的语气依旧,却显得疏远。“我很快就能搞定。”

    “手腕上的伤痕?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耶!不过印象中好像没见他穿过短袖就是了。”用耳朵夹着电话,一双手在键盘上敲个不停的丁丽菀说道。

    “是吗?”向晴蓝轻轻应了声。

    看来丁丽菀也不知道答案呀!

    “秦曦亚的手怎么了吗?该不会受伤不能动吧?”工作久了总是会有职业病,丁丽菀直接往最坏处想。

    秦曦亚已经拖稿一个月,如果手再受伤的话……

    老天爷,这不是要她提着项上人头去见老板大人吗?

    “不是,他的手很好,可以写稿。”听见丁丽菀的哀号,向晴蓝哭笑不得地说。“我只是单纯好奇而已。”

    “好奇?”即使隔着话筒,丁丽菀也能嗅出那么一丁点不对劲的味道。

    “蓝蓝,你不是好奇宝宝,突然这么关心起秦曦亚,该不会是对他……嘿嘿嘿……”

    闻言,向晴蓝的心多跳了两下,幸好只是讲电话,丁丽菀看不见她的神情。

    “嘿什么?你可别胡思乱想,我还不都是为了你着想,想让他尽快交稿罢了。”向晴蓝义正言辞的说。

    “是这样吗?”丁丽菀有点疑惑。

    “当然。丽菀,你去忙吧!下次再找时间出来喝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向晴蓝准备结束电话。

    “嗯,下次聊吧!”

    丁丽菀挂下电话,专心看着电脑荧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不再多想。

    “晴蓝,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被前方女人拉着快步走,秦曦亚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说实话,他已经好久不曾用这种竞走的速度移动了。

    “晒太阳。”短短三个字,简洁有力。

    晒太阳?!

    闻言,秦曦亚下巴快掉到地上,清晨七点五十五分,他嘴里的吐司都还没吞下肚,就被向晴蓝拉出门,为的只是要他晒太阳?!

    还不要真正见到阳光,他已经开始觉得头昏眼花。

    “晴蓝,我的稿子进度严重落后,所以……”

    “所以什么?”她眯眸回头。

    “可不可以不做这种活动?”他试图抗拒。

    “不行!”向晴蓝斩钉截铁的拒绝。“一个大男人皮肤白得跟吸血鬼一样,多不健康啊!偶尔出来走走,呼吸新鲜空气有助于大脑运行,这样你的写作速度会更快。”

    言下之意,他非得盯着大太阳散步不可就是了?

    头昏眼花……太阳晒得他两眼昏花,开始冒汗。他的身体果然很虚呀!

    “能不能下次再晒呀?”秦曦亚可怜兮兮的问。

    “这几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气象报告说过几天锋面北上,到时想见到阳光都难了,要好好把握呀!”向晴蓝完全不给他商量的余地。

    好狠。

    秦曦亚一脸哀怨,不过其实被虐待得很甘愿,因为此刻向晴蓝软绵绵的玉手牵着他的,让他很心安。

    他随着她的脚步往公园移动。

    “救命哪!谁来帮帮我!我的儿子受伤了!”不远处,一位年轻妇人抱着孩子在路边求救,泪流满面。“谁可以帮帮我?”

    “这位太太,发生什么事了?”清晨不到八点,平时鲜少人经过的山道更加显得冷清,听见呼救声,向晴蓝第一时间冲过去。

    “我儿子过马路时被车子撞了,结果对方加速逃逸!我只是带孩子出来散步,身上什么也没带,我——”年轻妇人泣不成声,无助的抱着双腿被鲜血染红的儿子。

    “晴蓝,快打电话叫救护车。”不等向晴蓝回应,秦曦亚先一步说道,一改平时温文柔和的模样,冷静地吩咐地道:“这位太太,先让我检查一下那你的孩子。”

    他沉着的语气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年轻妇人连连点头,将孩子递给他。

    只见秦曦亚利落地为小孩急救止血,向晴蓝看得呆住了,好似见到一个全新陌生的秦曦亚。

    “右大腿开发性骨折,内脏可能有破裂,必须尽快送医才行。”秦曦亚眉头紧锁,从身上的衬衫撕下一块布条,紧紧绑住孩子的右大腿。

    向晴蓝急忙打电话叫救护车,目光落在秦曦亚沉着的侧颜,心中若有所思。

    温和好欺负的秦曦亚、可以看透人心的秦曦亚、沉着冷静的秦曦亚,他多变的面目让她好迷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不知道什么原因,秦曦亚始终不肯踏进医院一步,所以由向晴蓝陪着年轻妇人跑医院,做笔录,所幸经过急救后,小孩已脱离险境,捡回一条小命。

    “帮小豪看诊的医生说你急救的动作非常专业,若不是你,小豪很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死亡。”从医院坐车回家的路上,向晴蓝将方才医院内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秦曦亚。

    “是吗?”秦曦亚笑了笑,似乎不是很在意。

    “秦曦亚,你怎么会知道该如何急救?”向晴蓝好奇地问,仔细观察他脸部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我忘了,可能是从书上看来的吧!”

    想骗她麻烦也编个比较可信的理由。

    “你的动作很熟练,连急诊室的医生都称赞有加。”向晴蓝眯眸。

    “也可能是从电视上看来的。”秦曦亚漫不经心的口气会气死人。

    可恶,他一点都不认真!其实真正不让人碰触内心世界的人是他吧!秦曦亚把她的性格、心思摸得清清楚楚,反观她,除了他的工作、名字,除此之外对他一无所知。

    真不公平。

    “幸好有你,小豪才能平安无事。”心惊胆跳一整天,好不容易能放松心情的向晴蓝,整个人彻底虚脱。

    她疲惫地将头靠在他肩上闭眸休息。

    有句话她搁在心底没说。

    那时危机处理的他,MAN得让人怦然心动,他其实是个很可靠的男人呀!不知不觉间,她好像喜欢上他了……

    秦曦亚垂眸看着向晴蓝靠在自个儿肩头睡着了,安心的睡容让他神情放柔,心底有个角落隐隐发软。

    纵使他表现得再淡然,仍不能否认向晴蓝对他的吸引力日渐强烈,她的一颦一笑在牵动着他的心。明知不应该,他还是恋上向晴蓝在他身边的感觉,喜欢她灿亮充满生气的大眼睛气呼呼地瞪着他、喜欢她清脆悦耳的嗓音、喜欢她……

    他有种预感,他好不容易才构建起来的平静世界要开始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