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厨房里传出缓慢的切菜声。

    秦曦亚含泪切着洋葱,不明白今天说想大展身手做顿好料理的人明明是向晴蓝,为何站在这儿切洋葱的人却是自己。

    不明白,怎么想都不明白呀!

    “洋葱要切快点喔!速度太慢的话我们可能得等到八、九点才有晚餐吃了。”靠在橱柜旁,向晴蓝边啃着苹果边说道。“切完洋葱后,还有番茄、青椒、牛肉丝等着你呢!”她扳着手指头慢慢算。

    秦曦亚推推眼镜,没有一丝不悦的表情,继续乖乖的做事,仿佛他生来就是要听她指使的。

    “你慢慢切,我去处理虾子。”向晴蓝笑眯眯地说。

    “哎呀!我流血了。”传来一声低呼,只见他压着食指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了?切到手了?”向晴蓝连忙过去查看。

    伤口虽然不深,但仍有鲜血汩汩流出,转眼间染红他的手。

    “血……”瞪着不断冒出鲜血的手指,秦曦亚眼前一阵亮白,意识瞬间模糊。

    “曦亚?”眼看他脸色愈来愈苍白,一副随时有可能昏厥的模样,向晴蓝有些奇怪,前几天他救小豪的时候,也不见他神情又任何波动呀!

    怎么现在?

    咬紧牙,秦曦亚没吭气,指使抵抗者逐渐模糊的意识。

    每个人都有弱点,而他的弱点就是不能看见自己的血。

    “曦亚?”

    “……”

    他不回话让向晴蓝更紧张,一颗心惶惶不安的,手忙脚乱间,她不慎碰掉他的眼镜。

    “抱歉,我帮你——”

    “不用!你走!”秦曦亚一改温和的语气,突然粗鲁的一把推开她。

    “曦亚?”被推开数步的向晴蓝错愕,不懂他为何有如此大的反应?

    秦曦亚别开脸,不愿让她见到此刻自己的脸,短暂的沉默过后,他才慢吞吞的开口,声音无比沙哑。

    “别看我……我的意思是说,这点小伤不碍事,我能自己处理。”

    “曦亚?”

    “抱歉,我不能帮你准备晚餐了,我有点累,想回房休息,晚餐也不用等我了,你自己先吃吧!”话落,不等她的回答,俯身拾起眼镜转身离开,独留下不解的向晴蓝。

    揉着被推疼的手,向晴蓝思绪一片混乱,脑海里盘旋不去的是秦曦亚莫名的巨大转变,方才的惊鸿一瞥——

    她看见他的神情好冷漠。

    在自个儿房里关了一整晚,隔天秦曦亚又恢复平常的他,他非常慎重地向向晴蓝道歉,说他很怕见到自己的血,那会让他变得神经兮兮,虽然她没有真的相信他的理由,但姑且可以接受,至少他又变回原来的模样。

    她把小小的疑惑悄悄收进心底。

    短短几天的好天气转眼即过,接着是乌云密布随时可能下雨的坏天气。

    一道清脆的女声猛然画破日式古屋的沉静,惊得满天乌鸦乱飞。

    “不公平!我要上诉!”

    向晴蓝秀眉紧拧,瞪着输的一塌糊涂的棋盘,很不服气。

    “秦曦亚,你一定作弊!我不服气!”她擦腰道。

    她小时候可是校际围棋选手耶!在呢吗可能输给眼前这只弱鸟?不甘心,不甘心啦!她绞尽脑汁步步为营,秦曦亚则是一副迟钝闲散的模样,结果却……

    不行!她非赢过他不可!

    摊摊手,秦曦亚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事实上,这个下午他已经听这句话不下十次,每输一次向晴蓝都会要求上诉。

    不知不觉间,不爱踏出书房的他变了,每当写稿进行一个段落,他都会出来看看她在做什么,怕她无聊,还会抽空陪她下棋闲聊。秦曦亚当然明白自己在往险路钻,却无法克制想要亲近她的欲望,他喜欢她悦耳娇嗔的嗓音,喜欢她的人,所以他在赌……

    赌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我去拿鲜奶,等我回来,不许跑!”向晴蓝撂下话,纤细身影推开纸门咚咚咚消失长廊那头。

    “晴蓝?”

    “我马上回来。”不见人,回应他的只有朝气的嗓音。

    “蓝——”秦曦亚唤她的声音顿住,一阵猛烈的晕眩感袭来,欲喊却发不出声。

    而那一头,向晴蓝长发飘动,快步奔过长廊,粉唇漾着浅笑。

    这些日子拜秦曦亚所赐,她不再想起情殇,把张庭宇那个大混蛋抛诸脑后,不但恢复大半精神,连笑容也变多了。这都该感谢他是个好听众,会捺着性子听她说话,包容她的坏脾气坏嘴巴。她喜欢他在身旁的感觉,很安全很安心,不用矫揉造作,可以坦然表现真正的自己,没事还可以用力欺负他。

    如果没有秦曦亚,现在的她肯定还沉浸在情殇中无法自拔。

    秦曦亚真是个非常好非常好的男人,哪个女人和他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原本她嫌弃的温吞个性,相处后才发现其实那是种细腻的温柔,包含了无私、宽容,还有——

    真心。

    “可恶!房子太大就是有这种坏处,想喝个东西还得走那么远……”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向晴蓝打开冰箱取出鲜奶,关上冰箱的瞬间,她像是想起什么,又拿出三颗柳橙。

    “就当作给他的小小谢礼呗,榨杯果汁给他喝。”向晴蓝眼眉带笑,抱起衣袖帮秦曦亚榨果汁,眼前已经浮现他受宠若惊的表情。

    嘻嘻。

    十分钟后,向晴蓝端着两杯饮料回到起居室。

    “我回来了!”边喘着气边推开纸门,没想到迎接她的只剩孤伶伶的棋盘,向晴蓝愣住。

    人呢?!

    “秦曦亚?”她喊。

    无人回应。

    一阵寒风从身后吹来,灰色的天空又开始飘起雨丝,望着空无一人的室内,向晴蓝的心无端发冷。

    “秦曦亚?”

    他怎么不见了?

    回应她的只有风铃清亮的声响。

    “这场雨好像下不完。”

    女人抱怨的声音吸引秦曦亚的注意,他起身,随着她的目光落在倾盆大雨的窗外,雪白丝被随着他动作滑落,裸露出结实的胸膛。

    “我讨厌雨天。”秦曦亚浓眉微挑,迳自掀被下床。

    闻言,金诗曼回头看他。

    以男人来说,“秦曦亚”的身形偏瘦,但仍无损他修长完美的比例。她卷被翻身,贪恋地望着他的背影,雪白长腿晃呀晃。

    “秦,那天我和你提的事,你考虑得如何?”

    “哪件事?”

    “就是慈善晚会呀!”金诗曼微恼地眯眸,不懂他是真的忘记还是刻意装傻。“你陪我一块儿出席,我老板一直很想见你。”

    “你知道我从不参加应酬。”狭长魔魅的黑眸斜睨她,秦曦亚套上黑色衬衫。

    多冷淡无情的语气,和方才床上的热情有如天壤之别,冷酷无情得仿佛她和他毫无关系,只是共处一室的陌生人罢了。

    金诗曼咬咬牙,纵有再多埋怨也说不出口。

    没错,秦曦亚从没承认过他俩的关系,是她一直赖在他身边不走,原以为时间能软化他的心肠,谁知道一路走下去,她的身份竟沦为床伴。

    说不生气和没有不甘心是骗人的,好几次她都想转身离开,斩断这段孽缘,但最后总是割舍不下。想她金诗曼面貌姣好,工作能力强,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偏偏却抓不住他的心,而越是这样,她对他越是难以自拔。

    “我的老板想见你。”金诗曼懊恼重复。

    “我不想见他。”“秦曦亚”语气依然冷淡。

    “你就这么不肯妥协?算我拜托你了。”想生气又不敢生气,深怕他会掉头一走了之,金诗曼最后只能放软语气乞求。

    从小到大,高高在上的她没求过任何人,唯独他。

    闻言,“秦曦亚”慢慢转过身,脸上少了银框眼镜,俊美无俦的俊颜带着叛逆颓废的性感,长睫下深不见底的黑眸隐隐泛着神秘的光芒,身上那股若即若离的疏离感教人为之疯狂。

    如恶魔般教人沉沦疯狂的男子。

    “秦曦亚”大手撑在她两侧,俯身逼近她,邪恶俊美的脸庞让她屏息,迷失在他深深的魅力之中,金诗曼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

    “小曼——”他轻声唤。

    金诗曼脸色微变,每当“秦曦亚”这样唤她,就代表他生气了。

    “我不喜欢被利用,就算是你也不行。”

    他没兴趣藉这种无聊的聚会打响知名度,更不想有人试图借用他的名气打广告,身为公关的金诗曼为何就是不懂!

    “我只是想和你一块儿出席慈善晚会,只是这样而已。”金诗曼坐起身,雪白的胴体裸露在他眼前。

    “真只是这样而已吗?小曼?”“秦曦亚”淡淡笑了,薄唇勾起性感的弧度,黑眸却是冰彻入骨的寡寒。

    两人早说好的游戏规则,谁都不该企图越界,一同出席背后的意义不就是要强迫承认她的女友地位?

    手段、玩弄、背叛……女人总是喜欢耍弄心机,自以为天衣无缝,可惜却是昭然若揭,再美的外表也隐藏不住她内心的贪婪。宋可儿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天使般的脸庞,蛇蝎般的心肠,总是用无辜的模样引诱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没错,他是喜欢金诗曼。她聪慧、美丽又独立,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但这不是爱,他也不相信有无谓的真爱,说是爱,其实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她若是越了界,等同于宣告这场游戏提前结束。

    “秦——”他的表情吓到她了,金诗曼欲言又止。

    “我还有事,先走了。”截断她的话,“秦曦亚”掉头离去,留下又气又恨的金诗曼。

    双手捧着温热的马克杯,小P已经窝在床上睡着,向晴蓝怔怔望着墙上的挂钟发愣。

    凌晨两点,秦曦亚依旧没有消息,像是从地球上平空消失了,虽然明白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碰到什么危险,但她依旧不放心。

    他不会无故失踪的,就算临时出门也该向她打声招呼呀!该不会是临时有什么大事,所以他必须马上离开?

    不可能!

    向晴蓝立刻反驳自己这个可笑的念头,他会临时有什么大事?就算真出了什么事,跟她通知一声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那么,秦曦亚究竟为什么失踪?

    满脑子胡思乱想,向晴蓝头疼得快裂开了,等秦曦亚回来后,看她如何整治他,谁教他害她担忧一整晚。

    可恶,秦曦亚到底在哪里啦?!向晴蓝好想尖叫。

    轻叹口气,她颓下单薄的双肩,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挂念秦曦亚。

    乒乓。

    一个几不可闻的清脆碰撞声响传进向晴蓝耳内,吓了她一跳。

    秦曦亚?!他回来了?!

    向晴蓝跳下床,惊动了沉睡中的小P,原本想中出去一探究竟的脚步忽地停下,小手握住冰凉的门把不动,在耳边回荡的是刚搬进来时,秦曦亚告诫她的话——

    十二点以后请你待在房间千万别出来,记得房门上锁。

    犹豫了,因为他当时再认真不过的表情,向晴蓝扬眸睇向门板,突然有种诡异的直觉从背脊窜上,仿佛在警告她一旦出了这扇门,她所认知的世界将会剧烈的改变。

    出去?还是待下?

    向晴蓝咬了咬唇,终于还是用力拉开房门。她并非故意违背约定,但她实在太挂心秦曦亚了。

    依判断声音是从厨房传出来的,向晴蓝鼓起勇气赤脚走过长廊,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大屋显得格外阴森恐怖。

    果不其然,前方厨房透出微弱的光线,向晴蓝先小心翼翼地躲在门口张望,直到发现冰箱前背她而立的颀长背影。

    是他!心中大石猛然落了地,一夜的不安忧虑总算是得以解除。向晴蓝走入厨房,双手擦腰,没好气的指责。

    “秦曦亚,你竟然一声不吭就丢下我!”

    听见她带着怒意的话语,男人的背脊微微一僵。

    “你欠我一个解释!”

    他不会知道她有多担心,他一定要给她个交代。

    “我把你给丢下了?哦——那可真抱歉。”男人用一种她没听过的诡谲语调回答。

    “秦……曦亚?”心头一突,向晴蓝不确定的低唤。“你是秦曦亚吧?”

    应该是再确定不过的事实,此刻她却犹豫了。

    “你说呢?”男人没正面答复,把问题又丢回给她。

    “你——”向晴蓝发不出声。

    “呵……”

    背她而立的男人发出细不可闻的轻笑声,回荡在寂静的黑夜,令人毛骨悚然。

    “呵呵!看来还是和你碰面了。”

    懒懒的,一身黑衣黑裤的“秦曦亚”慢慢转身,薄唇噙着冰刃般的笑痕,深不见底的魔魅眼瞳在夜里闪烁着妖魅光芒。

    秦曦亚?!

    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在白天和夜里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面目?

    瞪着眼前邪气逼人的男子,向晴蓝莫名感到了一阵心慌。同样的脸庞,同样的声音,只不过少了那副银框眼镜,可为何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仿佛……

    仿佛是个陌生人。

    双手插在裤袋中,“秦曦亚”缓步走向她,让她联想到穿梭在丛林里步伐优雅而侵略性十足的黑豹,而她则是坐以待毙的猎物。

    俊美无俦的脸庞与她靠得极近,向晴蓝几乎能看见他瞳仁中的自己。

    “啧啧,真像呀!”他眯着眸打量。“没想到‘他’真愚蠢到这种程度,居然把你给留下来了。”

    “秦曦亚”神情高深莫测地打量她,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嘲弄,喃喃说些教人听不懂的话。

    “这算什么?自掘坟墓?”他冷嗤。

    他说话的语气不像她所认识的秦曦亚,秦曦亚不会用这种偏激的口吻同她说话,刹那间向晴蓝迷惑了。

    他身上的气味,他低沉微哑的嗓音,在在证明他就是秦曦亚,可为何他给她的感觉如此陌生,如此——

    令她恐惧!

    “‘他’一定很害怕你见到我吧?依‘他’的想法,肯定会隔绝所有我们可能见面的机会。”“秦曦亚”几乎贴在她卫旁低语,富有磁性的诱惑嗓音惹得向晴蓝心一阵狂跳。

    他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也不明白他口中的“他”是谁?

    向晴蓝整个思绪都乱了,掌心冒出薄汗。

    “若非亲眼目睹,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世上竟会有如此相似的长相……”“秦曦亚”冰凉的长指轻抚过她柔美的脸庞,眸底冰冷的光芒一闪而逝。

    太像了!真的太像宋可儿了,简直就是同个模子印出来的,相似得让他想把满满的恨意转嫁到她身上。

    “秦曦亚,别闹了,现在的你让我害怕。”好不容易找回声音,向晴蓝强迫自己迎视他的眸光。

    闻言,“秦曦亚”垂眸。

    “你真确定我是秦曦亚?”他轻笑,讽刺意味十足。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不是秦曦亚,那他是——

    俊颜轻贴在她耳畔,向晴蓝感觉到他轻吐的热气,浓烈的男性气味让她晕眩。

    “你不该让我见到你的,女人。”他斜眼睨她,毫不掩饰他侵略的意思。“真的不应该。”

    “秦曦亚,这不好玩,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她咬紧牙,强压翻涌而上的不安。

    秦曦亚不会用这种轻佻语气说话,若非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秦曦亚,向晴蓝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喝醉了吗?可他身上没酒味呀!

    “呵……原来‘他’没告诉你呀?”他哼笑。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对,依‘他’的个性的确不会说,‘他’保护你都来不及了,又怎么可能告诉你呢?”他挑眉,像在自言自语。

    “秦曦亚,你找死吗?到底胡说八道些什么!”好不容易等到人回来,却老跟她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向晴蓝灿眸喷火,狠狠瞪住他,气炸了。

    “我不是秦曦亚。”他目不转睛地望住她,神情不像在说谎。“我是……”他顿了顿,像在犹豫怎么跟她解释。

    “我是秦。”一时之间也很难解释清楚,他言简意赅地道。

    “什么?!”

    “我才不是秦曦亚那个温吞鬼,我是秦,只是不幸跟他共用一个身体罢了。”秦耸耸肩。

    当然,这是最最不幸的一部分。

    共用一个身体?向晴蓝向来聪颖的脑袋瞬间当机。

    他到底在说啥?他不是秦曦亚?是秦?!他若不是故意寻她开心就是存心找死!

    “秦曦亚,你——”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女人。”他薄唇绽开诱惑人心的笑痕,倏然低头覆上她的唇。

    向晴蓝毫无防备地被他的唇舌占领,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的确不像秦曦亚,简单就像个调情圣手,熟练挑勾地轻吮她的粉唇,轻而易举地挑起她内心深处的渴望,直到她回过神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胸前领口的扣子已被挑开,他不安分的大掌正探进她衣内——

    他吻她?秦曦亚这家伙居然敢吻她!而且还上下其手!

    “大胆!”心在狂跳,她差点就臣服在他的魅惑之下!

    向晴蓝抓起柜旁的不锈钢汤锅,毫不犹豫地往他头上用力敲下。

    “秦曦亚,你这只欠扁的大色狼!”

    完全没预料到会被攻击的某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啾啾啾……

    石墙上,麻雀们雀跃地跳着,圆圆的眼睛好奇地望着长廊上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俊美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慢慢转醒。

    头好痛!仿佛被人拿东西狠狠敲过,痛得快裂成两半,还有个湿湿热热的软物在他脸上来回滑动……

    秦曦亚长睫轻颤,乍亮天光刺痛了他的眼,好不容易凝住焦距,映入眼帘的是灿烂朝阳及屋板。原来自己躺在屋外长廊,而小P正拼命用舌头帮他洗脸。

    看见他转醒,小P兴奋地在他身边绕来绕去。

    “……早安,小P。”声音是连自己都意外的沙哑,秦曦亚撑坐起身,头疼欲裂,直觉摸摸脑袋,竟摸到一个大肿包。

    基本上秦曦亚一点都不意外自己的狼狈,早习惯找不回空白一段的记忆,他无声轻叹,摸摸小P的头,想在被向晴蓝发现前回房。

    “你欠我一个交代。”

    才刚起身,身后便响起冷飕飕的女声,杀气腾腾。

    哦喔!被发现了。

    秦曦亚转身,看见向晴蓝双手盘胸,表情阴冷地瞪着他,手中拿着一只不锈钢汤锅。

    “睡饱了?”她送他一抹一点都不诚恳的假笑。

    “呃……”嗅到空气中不对劲的氛围,秦曦亚当然没忽略她想揍人的神情。“睡饱了。”他乖乖应声。

    “那好,我们来聊一聊。”向晴蓝笑容忽敛。“你昨晚是什么意思?”她面无表情的问。

    他竟胆大包天的占她便宜!回想起昨夜那充满挑逗的吻,她身体里的血液似乎还隐隐沸腾着。

    什么意思?秦曦亚满头问号,但向晴蓝铁青的脸色让他不由得往最坏处想。

    该死的!“他”昨晚该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

    思及此,秦曦亚脸色微变,那个爱招蜂引蝶的家伙从来没做过好事。

    他最细微的表情全落入向晴蓝眼里。

    “秦曦亚,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若非自己心脏够强,昨夜她早被他吓跑了,难怪之前的管家们一个个落荒而逃。

    此刻,站在日光下的秦曦亚俊美依旧,却失去昨晚的那种霸道猖狂,恢复她所熟悉的温和神情。

    她真的迷惑了。

    瞒吗?不过到了这个地步还能瞒多久?他一直试图深藏的秘密,终究瞒不了人哪!因为她会这么问,代表向晴蓝真的遇见“他”了吧!

    “你遇见‘他’了?”秦曦亚不确定的问。

    没回答,向晴蓝只是目不转晴地看着他。

    果然。

    “……我是秦曦亚。”他回望她,欲言又止。“昨夜那个男人是秦。”

    又是这种让她想揍人的说法。

    猫眸眯得更细,这下子向晴蓝完全不懂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一下子秦曦亚,一下子秦,她的脑袋都快打结了。

    “‘秦’对你做了什么?”他问。

    “你吻了我。”她轻声回答,没错过他脸上最细微的反应。

    “‘他’吻你?‘他’竟敢吻你!那个猪头!”难得见温吞的秦曦亚额爆青筋,一点都不符合他平时温文儒雅的形象。

    那个老爱拈花惹草的家伙!居然敢占晴蓝便宜。

    向晴蓝快被秦曦亚的反应搞疯了。

    “秦曦亚你——”

    “昨晚那个人不是我,只是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人,这就是为何当初我会要求你入夜后无论如何都不要出来的原因。”截断她的话,秦曦亚急急解释。“因为,我不想你遇见秦。”

    “我不明白……”

    见向晴蓝疑惑的表情,秦曦亚咬咬牙,决定招了。

    “等我告诉你实情后,我想你一定会怕我吧!”秦曦亚苦笑。“这不能怪你,因为连我都害怕自己。”

    那种一觉醒来后记忆的片段空白,不明白自己曾经做了什么事的恐惧,旁人是无法体会的。之前几个管家不明白真正的原因,只是对他感到害怕,然后立即逃离,他想向晴蓝也会如此。

    “我的身体里住着两个灵魂,如果我代表光明面,那么秦就是我人性中的黑暗面……”他指指自己的心口。

    向晴蓝静静等着他说完。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各自拥有独立的性格及思考,所以秦是秦,我是我。”他扬眸定定看她。“这就是你想知道的实情。”

    所以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才会露出困惑不确定的神情?

    向晴蓝像是有些懂了。

    “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的真面目,趁现在走还来得及,你快走吧!”秦曦亚朝她绽开极淡却寂寞的笑容,转身背对她。

    “快走。”

    谁都无法陪他到最后,所以他才会选择与世隔绝,选择这间大房子当作余生之所,他——当初不该让她留下来的……

    既然这是早已预料到的结果,为何他的心还是隐隐作痛?

    看着他寂寥的背影,向晴蓝双脚像生根似的无法移动,因为他的寂寞,她感同身受。

    原来他并非刻意封闭自己,而是不得不封闭自己;原来他跟她一样都只能故作无事,一个人躲起来舔舐伤口。

    原来他们都一样。

    心痛,为他。

    此时,一个再坚定不过的信念浮上心头。

    “谁说我要走?”向晴蓝迎上他惊讶的目光,她走过去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紧紧交扣,掌心温度温暖他的。“我留下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