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向晴蓝的想法很简单,她想要帮助秦曦亚恢复原状,只要把那个讨厌的色狼赶走即可,重点是——

    她该如何把那家伙从秦曦亚的身体里赶出去?

    “多重人格,有听说过吗?”

    身后传来似曾相识的讥诮嗓音,躲在长廊角落埋首啃书的向晴蓝倏然回头,发现黑衣男人长腿交叠,舒服地坐在大沙发里笑看她。

    “多重人格违常,是指一个人同时拥有不同的人格,而这些人格会在不同的时间表现出来,在同一个个体身上存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不同身分或人格状态,这些不同的身分反覆控制患者的行为,而且每种人格状态可有不同的个人经历,自我形象,身分,以及独立的名字……”秦笑了笑,一副教无知小朋友似的态度。

    说曹操曹操到,又是这只讨厌鬼!

    “你来干嘛?”她没好气的问,扭头继续啃书。

    “来帮你解谜啊!你不是很好奇秦曦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正在努力念书?”

    瞪着摊开在膝上的书,向晴蓝头一甩,杀人的目光躺向他。

    “为什么是你?秦曦亚呢?”

    “他在沉睡。”

    “沉睡?”

    秦优雅地迈开长腿走至她身后,长指有意无意抚过她肩胛骨,向晴蓝几乎可以感觉他的热气吐在她发根。

    “我不好吗?干嘛非要那个无趣的家伙不可?跟我在一起多有趣啊!”秦贴在她颊边笑问,笑意未达眼底。

    为什么这种可恶的家伙偏偏用秦曦亚的脸皮嘴巴说话,要不然她肯定先送他两拳!

    “我没兴趣。”她冷冷地应。

    “老是这样凶巴巴的,小心没男人敢要喔!”秦双手盘胸,好整以暇地道。“话说回来,没想到你这么凶悍啊!居然拿汤锅直接把我打昏。”

    他的话戳中她的伤处,向晴蓝阴冷扫了他一眼,狠狠磨牙。“那是你自找的。”

    “啊……”见她杀气腾腾地表情,秦低声笑了。

    “你笑什么?”

    “秘密。”

    他的眼眸闪闪发亮,薄唇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向晴蓝很难将目光从他脸皮移开,突然明白当初在看见秦曦亚的笑容时为何会有怦然心跳的感觉,原来他拥有挑勾人的潜藏因子啊!

    向晴蓝低头继续啃书,拒绝受这只恶魔诱惑。

    “快滚,这里不欢迎你!”她重哼。

    “你这么讨厌我?”

    “当然。”向晴蓝斜眼睨他。“没看见我正在寻找让秦曦亚恢复正常的办法吗?识相的话赶快自动闪人。”

    “你想让秦曦亚恢复正常?”

    “我想让你消失。”向晴蓝扬高小巧的下马,挑衅。

    眯细黑眸,秦俊美无俦的脸庞泛起饶富兴味的笑,他看着她,目不转睛。

    “我自认没得罪你,为何你这么讨厌我呢?难道说……因为那个吻?”秦故作惊讶,果不其然换来她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锐利眸光。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胆敢用这种态度同他说话,哪一个不是对他唯唯诺诺,深怕惹怒了他,更别提拿汤锅砸他的头了,只有向晴蓝是唯一的例外,这也激起他浓厚的兴趣,打算姑且把报复的心思搁在一边,好好地陪她玩一玩。

    “必须让你消失,你才不会拿曦亚的身体去做坏事。”向晴蓝咬牙切齿地道,气他又提起那个让人血脉债张的吻。

    可恶!

    “我能做啥坏事?”他好奇反问。

    “谁知道你会拿他的身体做啥坏事?”她瞄他一眼。

    依他第一次见面就猛亲人的行为来看,如果秦曦亚因此不幸得了某种不可告人的隐疾岂不冤枉?

    “女人,这句话有严重的语病,别忘了,这个也是‘我的’身体。”他特别强调‘我的’。

    “不管,总而言之你最好快点消失!”

    “啧啧,你这么在意他?”秦微微偏头,深不见底的瞳眸像要看穿她的灵魂。“通常知道真相的人都会逃之夭夭,你怎么没走?”

    “因为我必须保护秦曦亚。”向晴蓝说得斩钉截铁。

    更何况当初若不是秦曦亚的一句话,或许她不沉浸在情殇中无法自拔,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帮了她一把,她又怎么可以在知道他的难题后一走子之?

    他和她,打从第一次眼神交会,命运的丝绳早就把两人紧紧绑在一块儿了。

    “保护?”像听见什么可笑的话,秦挑高一道浓眉。

    “对!就是保护他,免得他受你这样的家伙欺负。”

    这样的家伙?!他又是怎样的家伙啦?

    “女人,你不觉得我很好看吗?”俊颜刻意逼近,秦魅惑地朝她眨了眨眼,果真让人无法招架。“难道你不心动?”

    向晴蓝咬紧牙,努力平复胸口猛然撞击的心跳,她用一根指头推开他。

    “别想勾引我,我免疫。”她没好气的说。

    “哈哈……哈哈哈……”听见她的话,秦放声大笑,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有趣,果然很有趣!哪个女人见到他像八爪章鱼般紧抓着他不放,把秦曦亚撇到一旁去,那个金诗曼不就是最好的例子?没想到这女人非但嫌弃他,还恨他入骨……

    啧啧啧,他还真想好好玩一玩,瞧瞧她对秦曦亚的忠诚能维持到何时?他得用多少时间才能降服她?

    “女人,你的名字?”秦黑眸弯弯,眉开眼笑的。

    他太过开心的表情让人打从心底发毛,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向晴蓝。”跟同一人报两次名字的感觉真的很怪,不过向晴蓝认了,打从决定要留下来的时候,她已有如恶魔打交道的心理准备。

    “向晴蓝……”秦反复低喃这个名字,冷不防又印上她的唇,再次偷香得逞。

    “秦,你、你……”用力擦着小嘴,向晴蓝气极,好想活活掐死他。

    他非得动不动就吻人家不可吗?若不是他和秦曦亚共用一个身体,她早拿菜刀把他阉了!

    “女人,我要定你了。”他宣告。

    瞪着秦俊美的脸庞,向晴蓝错愣。

    啥?!

    有没有哪位好心人能帮她解释,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意味着她已变成恶魔的目标吧?

    当“女人,我要上你了”这句话从他漂亮的薄唇吐出来,向晴蓝不由自主的战栗。

    向晴蓝踩着急促的步伐越过长廊,混乱的脑袋厘不出一个头绪,看了一堆书,却没有一个真正能让秦从秦曦亚身体里消失的办法。

    “晴蓝。”

    听见轻唤声,她闻声回头,瞧见站在庭院中的秦曦亚笑着对她招手。

    她眯了眯眸,确定他是秦曦亚而不是那个恶魔后才走过去。

    “你今天怎么没待在书房?”

    “嘘,快来。”秦曦亚将长指放在唇中央,神秘地朝她眨眼。

    向晴蓝一脸好奇。

    “你看。”等她在身旁站定,秦曦亚指着窝在屋角,头顶着头相拥而眠的两只小动物——

    小P和黑猫。

    “哇!好可爱喔!它们怎会睡在一起?”向晴蓝掩唇低嚷,可爱到好想拿相机拍下来。

    “看来小P比我先降服它了。”秦曦亚笑看她,黑眸盈满温柔的光芒,和秦的锐利和富侵略性截然不同。

    或许就是这种无比柔情的眸光让她眷恋吧!

    “看来你非养不可了。”她轻笑。

    “如果它肯留下来,我求之不得。”

    “等我一下,我去拿相机。”向晴蓝转送往屋里跑,这副可爱的画面不留下来实在太可惜了。

    “晴蓝。”秦曦亚忽地上前握住她的手,黑眸透过镜片瞬也不瞬望住她的。

    向晴蓝心一跳,回头。

    “……谢谢你没走。”他深深看住她。

    “说什么傻话,是朋友就该互相扶持不是吗?”向晴蓝回以一笑。

    “其实就算你选择离开,我也不会怪你。”顿了顿,秦曦亚轻声低语。“但你留下来,我更感激。”

    她的体贴和善良,让他本来就难以克制喜欢她的心情越了界。

    “我不是这么没义气的人,你也曾帮助过我呀!”向晴蓝话说得用力,只有这样才能掩饰她的失常。

    只不过被握住手而已,她就像初尝恋爱滋味的少女,心跳快得失了序,他掌心灼热的温度一路炙烫进她心底。

    “我帮助过你?”

    “呵呵!”向晴蓝干笑两声带过,眸光落在他握住自己的修长大手,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能被秦曦亚永远这么握着,一定是很幸福的事吧!看来她对秦曦亚越来越念贪心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

    “我不要你的道谢,老是说谢谢,感觉好见外。”她佯怒瞪他。

    “是吗?那我改说对不起吧!”不自然地笑了笑,秦曦亚停顿了下才轻轻放手,有些眷恋不舍。“你不是要去拿相机?”

    “对!相机!我都忘记这件事了。”向晴蓝如梦初醒,飞快转身。“我马上回来。”

    被他松开的小手忽然觉得好冷!向晴蓝悄悄握紧掌心,阻止满脑子胡思乱想,头也不回地往房里奔去。

    秦曦亚复杂的眸光始终追随她的背影,蹙紧的眉心像永远打不开的结。

    其实,他方才还有话没说,不开口,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说。

    如果可以的话,他多希望永远握住向晴蓝的手不放开,可是他的过去,他的身份都不允许他这么做。

    所以,他好像只能还给她自由。

    “你心情不错,最近发生什么好事吗?”

    秦扬眸,对上金诗曼好奇的目光。

    “有吗?”他模棱两可的反问。

    “有,你一直在笑呢!”金诗曼点点头。

    秦笑起来很好看,有股教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才会令她如此着迷。

    慢条斯理地夹了叉烧酥放进盘子里,秦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发觉自己的唇角的确是扬起的。

    他会笑,是因为想起向晴蓝,想起她的泼辣凶狠,想起她不一样的反应,想起她对秦曦亚的忠诚……

    秦曦亚。

    秦皱皱眉,第一次觉得秦曦亚讨厌。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金诗曼兴致勃勃等着他的答复。

    “没什么。”秦挑挑眉。“就是心情好。”

    当然知道他没说实话,可是秦不想说的事情就算拿刀子逼问也不会有结果。金诗曼咬咬唇,硬是吞下不满。

    “你最近出现的时间变多了。”他不肯说,她索性换个话题。

    她是少数知道真相的人之一,也能接受这样的双重人格,可是她要的人始终只有一个——秦。

    “嗯哼。”秦不是很专心的应,思绪仍绕在向晴蓝身上,盘算着该如何降服这句带爪的野猫。

    “我喜欢。”金诗曼千娇百媚的笑了。

    秦忽地回过神来,直勾勾望住她。“喜欢?”

    “嗯,我喜欢你,当然希望你频繁的出现。”金诗曼笑颜灿灿。

    最好从今而后,这个身体永远都是秦的,而不是那个温吞鬼秦曦亚。

    “你喜欢我?”秦喃喃低语,诡谲的笑了。

    金诗曼眨眨美睫,眼瞳映满他邪气性感的笑。

    “你喜欢我什么?”

    “咦?”

    “你喜欢我哪一点?”薄唇勾起冰刃般的笑痕,秦的眸底没有一丝感情。“外表?不臣服于你的性格?还是喜欢我俩之间欲擒故纵的游戏?”

    他讥诮的语气伤害到了金诗曼,每每提及这话题,秦都会变得非常冷酷,总是用冷漠的言语否定他俩的关系。

    难道这些年的相处,她仍无法打动他,让他明白她的心吗?

    “回答不出来?”秦嘲讽挑眉,早料到这种答案,突然食欲全消。“我有事先走,需不需要送你回办公室?”他起身,还算有礼的问。

    金诗曼的付出完全无法打动他,那只是女人的虚荣心及手段罢了,她们喜欢被男人捧在手掌心呵护,绝不容许男人的忽视,谁要是摆出不在乎的模样,她们越要征服到底。

    这种把戏玩久了,连他都感觉厌烦,相较起来,还是坦白直率的向晴蓝比较可爱。

    向晴蓝……

    他迫不及待的想再见见她。

    夜凉如水,空气中飘散着山林清新的气味。

    坐在长廊边,向晴蓝雪白长腿晃呀晃的,望着掌心出神。

    那天秦曦亚握住她手的时候,她直觉他还有话要说,不知为什么最后又把话吞了回去。他到底想对她说什么?

    “三更半夜不睡觉坐在外头吹风,难道不怕老得更快吗?”

    清清冷冷的嗓音打破深夜的寂静,向晴蓝额角青筋爆凸,一脸想揍人的表情。

    “怎么又是你?”她连回头都懒,直接道。

    “啧啧!每次见到我都是这句话,真是不可爱的女人!”黑衣男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漂亮眼瞳眨也不眨地望住她。“我可是非常期待见到你呢!”

    今天一整个下午他脑海里转的满满都是她,想着该如何降服她。

    “为什么听见你这么说,我完全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寒毛直竖?”轻哼两声,向晴蓝送给他一抹再虚假不过的笑容。

    “哈哈哈哈……”

    秦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他真是爱透向晴蓝牙尖嘴利的反应,他应该早点认识她才对。

    “你笑什么?”向晴蓝眯细猫眸,没好气地问。

    “我对你笑当然代表我喜欢你。”好不容易收起笑容,秦挑眉看她。

    向晴蓝心跳一阵狂乱,听见这句话从秦的嘴里吐出来,她心慌意乱,甚至分不清是因为秦而慌乱,还是因为秦曦亚。

    该死的!她快精神错乱了。

    “请你收回你的喜欢,我不希罕!”向晴蓝别开脸,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失常。

    都是他胡言乱语才会害她有这种反应!

    “喂,女人……”

    “别女人女人的叫,我有名字的。”

    “你当真不怕吗?”不理会她的抗议,秦认真地偏头看她。

    “怕什么?”

    “怕住在这副躯壳里的两个人。”他指指心口。

    意外他会用这种严肃的神情说话,她还以为秦永远都是那副无所谓的模样。

    “有啥好怕的。”向晴蓝咕哝。“没错,我是很震惊,可是我从没感觉到恐惧,只是很难接受而已,所以我必须尽快消灭你!”

    又来了!一副他是附在人身上作祟的恶魔,她想泼圣水消灭他的表情。

    “哦?你打算怎么做?”他有趣地看着她。

    “我迟早会想出办法!”向晴蓝清丽的娇颜泛着自信的光彩,眩惑秦的眼。

    “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啧,好直接。

    “女人,你真教我爱不释手。”秦低头笑道。冷不防,他翻身将她压制在身下,居高临下地瞅她。

    “你做什么?”向晴蓝吓一跳,两只手腕落入他掌中无法挣脱,只见他像只黑豹目光灼灼地盯住猎物。

    “只有‘他’那个笨蛋才会留你在身边,换作我……我可不会那么笨。”秦仔细端详她美丽的脸庞,喃喃自语。

    他内心的理智跟情感不断交战,一方面是看见和宋可儿如此相似的女人,强烈的报复心蠢蠢欲动;一方面是好不容易遇见和他旗鼓相当的女人,毁掉她似乎又太可惜了。

    第一次陷入矛盾的情绪里,这都是拜向晴蓝所赐。

    “向晴蓝,像你这种性格刚烈又自负的女人,一般男人只会对你敬而远之,可我不同,我懂你的好,你要不要跟着我?跟我在一起保证让你非常愉快,嗯?”他自信满满地扬眉。

    “据说恶魔擅于蛊惑、利诱,我不会上当的。”她很不赏脸地回敬他。

    秦皱眉,破坏他本该好看的俊颜。

    “女人,我见到太阳可不会融化。”老是把他当成恶魔,好似他是从地狱爬上来似的。

    哼!

    “不管你是什么,我对你没兴趣。”她哼回去。

    她越是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他,他越是心痒难耐。

    “女人,我现在就可以直接要了你。”秦威胁着。

    闻言,向晴蓝心中警铃大作,更用力想挣脱,无奈在他大掌的箝制下难动分毫,她开始真正的感到害怕,在这间只有他们两人的大屋里,他的确想做什么都可以。

    不会吧!他该不会真的想上演“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这老大戏码吧……

    “你、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想想一时冲动你得在牢里关好多年,你会后悔莫及……”夜太黑,黑到她看不清秦此刻空间是什么表情,只知道自己非常紧张害怕。

    这是向晴蓝第一次面对秦显得气弱。

    了不起,在这种时刻还能保持冷静跟他分析道理,换作别的女人早尖叫喊救命了。秦静静凝睇她不发一语,空气中弥漫一股诡谲的氛围。

    “放心,我不会再强吻你或是碰你……”像是沉默了一世纪之久,秦悠然松手,离开。

    向晴蓝悄悄松口气。

    “我会让你自己要我。”他慢条斯理地补上这一句。

    他在说什么鬼话?!

    向晴蓝揉着抓疼的手腕,偷偷瞪着他。

    “很晚了,早点睡吧!皮肤粗糙的女人会让男人倒尽胃口。”秦斜眼睨她,长腿一跨往门外走。

    什么话嘛!又没人要他有兴趣!

    “既然很晚了,你要去哪里?”向晴蓝没好气叫住他。

    “出去逛逛,顺便……”他话声拖得老长,回她一抹气死人的灿烂笑容。“拿秦曦亚的身体做坏事。”

    他故意拿她说过的话激她。

    “不准!你不能拿他的身体为非作歹!”果然!她的美眸快喷出火光。

    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多赏心悦目,他激她上瘾了。

    “不知道拿秦曦亚的身体四处拈花惹草,招蜂引蝶算不算做坏事呢?”他皱眉,装作苦恼样。

    “你什么都不能做!”向晴蓝恼怒低嚷。

    “放心,放心。”秦笑眸弯弯,怎么看都坏。“我一定会玩得非常愉快,晚安罗!”他背着她挥挥手,潇洒走出门外。

    向晴蓝气得在后面跳脚,偏偏拿他无可奈何。这个坏家伙!她好想啃他的骨,咬他的肉!

    向晴蓝恼恨回头,赫然发现地上静静躺着一张名片。

    “心理咨询师,徐祺渊?这是……”偏向拾起名片,喃喃念着名片上的名字,向晴蓝有个奇异的感受。

    需要我帮忙吗?

    耳边又响起他轻佻的嗓音,她再度看向秦消失的方向,不禁冒出小小的疑惑。

    难道这是秦故意留给她的?

    不!不可能!那个坏家伙才没这么好心眼,八成是他刚才欺负她时不小心掉下来的。

    随手将名片收入牛仔裤的口袋里,向晴蓝走回房间。

    可恶的大恶魔!第二次下面交锋——

    还是惨败。

    关上门,山间小径的路灯把秦的背影拉得老长,他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薄唇扬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痕。

    向晴蓝口口声声要让他消失,却连故事打哪儿开始的都不知道,行!就当作他难得善心大发带她走回事情的原点,他倒要的看看以她的能力能找到哪里?能做到什么程度?

    他拭目以待啊!

    气死人了!

    一整夜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完全没睡好,隔天顶着两只大熊猫眼到处跑,女人哪!过了二十五岁后皮肤的光泽会迅速消失,再这样下去后果堪虑呀!

    向晴蓝拿着水果刀,把柳丁当成秦的脑袋用力切切切。

    “早安。”

    厨房外传来清朗的问候声,向晴蓝闻声抬头,看见秦曦亚神清气爽的脸,心中燃气怒火。

    那个该被千刀万剐的大坏蛋!

    可恶!秦根本存心耍她!依秦曦亚睡得饱饱的模样判断,他哪儿都没去,害她一个人担心到翻来覆去睡不着。

    可恶!

    “呃,晴蓝,你还好吗?”见她面露狰狞,秦曦亚吓一跳,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一大清早就有杀气?

    “不好!”她霍霍哼了声。

    “发生什么事吗?”

    “没事。”向晴蓝眯细猫眼,水果刀往砧板用力一插。

    唔!好惊人的杀气。

    瞪着那把水果刀,秦曦亚的表情十分尴尬,出去也不是留下来也不是,只能僵硬站在原地。

    “晴蓝,谁惹你生气了?”秦曦亚又问。

    “谁说我生气了?”向晴蓝喷火的灿眸扫向他。

    唉——明明就在生气,还硬说没有。秦曦亚无声叹息。

    “晴蓝,你确定要榨柳橙汁吗?”

    “嗯。”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如何将秦剁成三千块,向晴蓝心不在焉的应。

    “可是柳橙丁是不能榨果汁的。而且皮都没削,很苦。”

    “咦?”听见秦曦亚的话,向晴蓝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干了啥好事,她看着慢慢地柳橙丁。

    “晴蓝,我希望你不是在生我的气。”秦曦亚静静望着她,微笑。

    拿刀的女人果然很可怕。

    “我当然不是生你的气。”向晴蓝急急解释,懊恼自己给他这种错觉。

    她生气的对象是秦,该死的秦!他总是能轻而易举挑起她的怒气。

    “我也希望别让秦的事困扰你。”

    “我没有,我只是——”

    秦曦亚在她面前站定。“晴蓝,我会解决的。”他温声道。

    “我只是想帮你。”

    眼瞳里映满她清美的娇颜,向晴蓝的话让他软了心,秦曦亚执起她的手,修长大掌紧紧包住她的。

    “谢谢你。”

    她不会知道,她的支持对他而言有多重要,或许再见到她的刹那,他自以为早已停止的命运之轮又开始悄悄转动,让他的生命出现另一种结局。

    他真的很感激。

    “别老是跟我说谢……”她讨厌听谢谢,那会让她感到他的距离感,向晴蓝皱眉抗议,直到秦曦亚的唇轻轻覆上她的。

    心扑通一声!

    秦曦亚的吻合充满情欲味道的秦不同,轻轻的、浅浅的、能感觉到他的真挚与疼惜,像春风拂面,像清泉缓缓流过心底……

    向晴蓝眨了眨美睫,粉颊染上诱人的红晕。

    秦曦亚吻了她……

    相对于她的不知所措,秦曦亚反而自然多了,他又在她额心印下一吻随即退开。

    “你、你干嘛突然吻我?”等向晴蓝真正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问了蠢话。

    她羞得涨红脸,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因为我喜欢你。”秦曦亚平静地道,温柔的玩玩笑眸仿佛诉说着再自然不过的事实。

    他说喜欢她、喜欢她呀!

    因为太幸福,脑袋瞬间融成甜腻腻的太妃糖,完全无法思考,向晴蓝只能用害羞的笑容回应。

    “一起做早餐吧!”秦曦亚笑看她。

    “嗯……”心头小鹿乱撞,向晴蓝微微地点头,竟然不敢直视秦曦亚爱笑的眼。

    他吻她!他吻了她!他是个对任何事都认真的人,对感情想当然也不例外,他说喜欢,就是真的喜欢呀!

    胸臆间充满甜蜜,她整个人快要被幸福感淹没,这是她这辈子以来最快乐的一天,至于讨厌鬼秦嘛……

    她暂时懒得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