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蓝,好久没有你的消息,搬离原本住的地方也不跟妈妈说一声,你现在人在哪里?”

    手机那头传来母亲关心地询问,向晴蓝单手环膝,目光落在正和黑猫玩的小P身上。

    “我换了新工作,搬了新的地方。”

    “这么快就找到新工作啦?我跟你爸还期望你搬回来呢!”向母失望的说。

    “没办法,我优秀嘛!很多人抢着要罗!”向晴蓝半开玩笑道。

    “蓝蓝——”向母欲言又止。“你最近过得好吗?”

    听出母亲担心的口气,向晴蓝聪慧心巧,当然明白母亲在问什么。

    “我很好,不用为我担心,一切都过去了。”她轻声道。

    感情上所受的伤已因为秦曦亚的陪伴而慢慢复原,虽然偶为想起时仍旧会隐隐作痛,但已经不会影响她的生活。

    “你还会想着庭宇吗?”向母试探地问。

    张庭宇。

    听见这名字,向晴蓝的心仍不自觉刺了一下,她漾开淡淡笑容。“早不想了。”

    “这样啊……”

    “妈,怎么了?”向母犹豫不决的语气让人怀疑,向晴蓝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前几天我接到庭宇的电话,似乎想探听你的消息。”

    “嗯。”

    “昨天,他就亲自跑到家里来了,我见他很诚心的忏悔,一时心软收留他过夜,现在在家里呢!”向母顿了顿。“蓝蓝,你要不要回来见他一面?”

    “不要。”向晴蓝立刻说。

    跟那个没良心的混蛋还有啥好见的?

    “蓝蓝。”

    “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瓜葛。干嘛回去见他?”当初分手时话说得如此残酷,如今又来找她做什么?最可恶的是……

    他不敢直接面对她,居然从她父母亲下手。

    无耻!

    “蓝蓝,你回来见他一面吧!谁没有犯过错,你们两个把话摊开来谈谈,不好吗?”

    “我跟他无话可说。”

    “蓝蓝,你就是像你爸的倔性子,迟早会受苦的!”向母也不免动怒了。

    向晴蓝在心里重重叹气,这就是她们母女俩最大的隔阂,难道女人就必须可悲到不断、不断的原谅男人才能幸福吗?而这种委曲求全保全的幸福,又真的是幸福吗?

    她能理解母亲的传统思想,可她无法做到呀!

    “我不会回去的。”她毫不犹豫。

    反正不管张庭宇找她的理由为何,绝对都不会是好事。

    更何况,她现在有秦曦亚了。

    想到秦曦亚,胸臆间有一道暖流缓缓流过,整颗心都温暖了起来。她可以感觉到,秦曦亚和其他男人不同,她这次一定可以得到幸福。

    “不行,无论如何你都得回来一趟,就当作和他做正式的结束也好。”向妈妈难得摆出母亲的威严。

    “妈——”她知道母亲打从第一眼就被张庭宇虚伪的假面具给骗了,如今他又扮成一副浪子回头的模样博取母亲的同情,让她根本连辩解抗议的机会都没有。

    一点都不公平。

    “我和庭宇说好了,下个月一号晚上,你乖乖回家来和他见个面。”

    “妈,我工作很忙。”

    “再忙也得请假!”向母下达最后通牒,喀一声挂了电话。

    哦!可恶!

    “我可以陪你回去,顺便教训一下负心汉喔!”冷不防,身后传来清冷嘲弄的嗓音。

    是秦。

    “怎么又是你?”瞪着神出鬼没的他,向晴蓝没好气得问。“你偷听我讲电话?”

    话又说回来,他出现的次数似乎越来越频繁了,她忽然有种到哪儿都会碰见他的错觉。

    “是你音量太大让人不听见也难,我才懒得偷听。”秦无所谓地笑笑,当然不会承认因为自己想见她的欲望变强烈,所以才会动不动出现在她左右。

    和她针锋相对俨然变成他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向晴蓝此时没心情和他吵架,老妈非要她回去见张庭宇的事已经够让她心烦。

    “我可以陪你回去,顺便教训负心汉。”见她不语,秦挑挑眉,又说了一次。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向晴蓝扬眸瞪他。

    “干嘛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我可是一片好心。”秦笑眸灿灿,仿佛一片真诚。

    当然,他会想陪向晴蓝回去不是没有原因,因为他是真的想好好教训不懂得珍惜她,害她伤透心的家伙。

    向晴蓝这女人只有他可以降服,除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许碰她一根寒毛。

    好心?!

    向晴蓝眯眸打量他,一脸不信。

    “你又在打什么歪主意?”她戒备地问。

    如果秦有善心可言的话,小P都会织毛衣了,哈哈哈!

    “唉,你这样说真是伤人,在你眼中我就真的这么坏吗?”秦捧着心口,一副受伤的模样。

    基本上对于第一次见面就抱着人家强吻的男人,她能有啥好印象?

    向晴蓝看着他,不予置评。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陪你回去,你当然得付出代价。如果表现得宜,我要你的一个吻。”秦轻点自己唇瓣,魔魅黑眸闪闪发光。

    果然!这才是他真正的企图吧!大色狼!

    “休想。”向晴蓝重重哼了声,忽然又像泄了气的皮球。“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回去。”偏偏母命难为。

    不管伤口是否已经痊愈,再回去面对旧情人仍是一种不堪,尤其分手的时候曾伤她那么重。

    见她丧气地颓下双肩,秦的黑眸揉进一丝柔软,毫无自觉的。

    “我也不想你一个人回去面对。”

    咦?!他这句话什么意思?

    向晴蓝讶异抬眸,猝不及防望入秦幽深的黑眸,眸底燃烧的火光几乎让她迷失其中。

    “你在关心我吗?怕我回去会被欺负?”向晴蓝故意挑眉凶巴巴地问,试图打破两人之间暧昧的魔咒。“告诉你,我很强悍的,你不就尝过我的厉害了?”

    是呀!他曾惨遭她毒手,被不锈钢汤锅扁的眼冒金星。

    想到第一回合交手,自己竟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秦忍不住勾起唇瓣。

    “我不能关心你吗?”没有反驳,秦静静望住她。

    向晴蓝愣住了,哑口无言。

    “让我陪你回去吧!”不管她平时多坚强,总会有需要依靠一下的时候,他不介意借她肩膀。

    秦低沉的嗓音传进她耳膜,惊回她的神志,向晴蓝猛然回过神,心跳如擂鼓,惊慌失措的。

    怎么会……她怎么会对秦有心动的感觉?她喜欢的人明明是曦亚啊!可方才那么一瞬间,她却心动了。

    怎么会这样?她应该要很讨厌他才对呀!嘴巴坏脾气臭,没事还爱占她便宜,这样的坏家伙到底哪一点吸引她?

    “女人,你有听见我说话吗?”见她失了神,秦皱眉。

    “有、喔有。”向晴蓝胡乱点头。心思一片混乱。

    “这么说你答应罗?”秦绽开满意的笑容。

    无意识地点头应允,向晴蓝根本没意会到自己答应了什么,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惊中。

    有些意外她答应的如此爽快,秦的笑容更大,非常满意。

    “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他们说定了什么?

    向晴蓝恍若大梦初醒,不解地看着秦过度灿烂的笑颜。

    “下个月我陪你一起回去。”

    向晴蓝双手盘胸,焦躁地在房内来回踱步,陷入前所未有的窘境。她怎么会答应让秦陪她一起回家?当时她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

    现在该怎么办?虽然秦和秦曦亚看起来是同一个人,可却是截然不同的灵魂,这么做让她有种背叛秦曦亚的罪恶感。

    她还来不及把秦从秦曦亚身上赶走,却自己惹上了麻烦。

    向晴蓝好想尖叫。

    快想办法呀!想办法解决目前的窘境,例如找机会和秦谈判。告诉他她那天是大脑一时当机才会答应他……

    话说回来,若她出尔反尔的话,天知道那个坏心眼的家伙会用什么可怕的手段报复她,况且秦神出鬼没的,如果他故意到下个月一号前都不露面,她根本没有反悔的机会。

    总不能要她跑去对着秦曦亚大喊:秦!你给我滚出来……这样秦曦亚会用什么眼神看她?

    完蛋!

    向晴蓝颓然在床边坐下,闷闷地将小P抱到胸前。

    只能怪自己意志不坚才会受那只大恶魔引诱,傻傻的答应。

    “小P,你说我该怎么办?”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向晴蓝对着小P喃喃问道。”我走进死胡同里了。”

    小P睁着圆溜溜的眼瞪着她瞧。

    “不行,我得找个机会跟秦说清楚。”像是下了最大的决心,向晴蓝咬牙道。

    一定是因为秦和秦曦亚有相仿的脸孔才会导致她心软,不用怀疑,肯定就是这个原因没错。

    对!就是这样!

    下次再见到秦,她会跟他把话说清楚,要他别再缠着她,哼!

    榻榻米上小P和黑猫玩成一团,你扑我追;这一头,隔着棋盘对坐的两人却陷入诡异的沉默。

    “晴蓝,你还好吗?”

    听见秦曦亚温柔如水的嗓音,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向晴蓝猛然回过神。“嗯?”

    “该你了。”他含笑看她。

    “对,该我了。”瞪着手中的黑棋子,向晴蓝连忙点头,忘了刚才下到哪儿了。

    可恶!她到底发什么呆呀?

    她的心神不宁没逃过秦曦亚的眼,他定定看了她半晌。

    “晴蓝,是不是有什么事烦着你?”

    “没有。”

    “有心事?”

    向晴蓝摇头,没说话。

    不敢迎视秦曦亚的目光,向晴蓝莫名心虚。

    其实她只是想最近秦会不会消失太久了,已经整整三天没见到人,眼看离回家的日子不到半个月,他再不出现,她怎么跟他谈判?

    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频频跑出来,真是气死人了!

    “还是你累了?如果累了,这盘棋下回再战也没关系。”秦曦亚微微一笑,体贴地问。

    偷偷觑了眼秦曦亚温柔的笑脸,向晴蓝心中仍有着罪恶感,总觉得自己背叛他,跟恶魔订下契约。

    厚,都是该死的秦害的!

    “我……我是有些不舒服。”低着头,向晴蓝结巴。

    因为秦,她第一次对秦曦亚说谎,她快被永无止尽的罪恶感淹没了啦!

    “那我们改天再继续吧!”秦曦亚轻松地道。向晴蓝说谎,他心知肚明,只是不想戳破。

    见秦曦亚开始动手收拾棋盘,向晴蓝无法移动分毫,她感觉得到气氛微妙的变化,但她却不能告诉秦曦亚实话,怕他胡思乱想。

    “曦亚,对不起。”她低语。

    只有这一次,她只有这一次会对他说谎,等她跟恶魔秦把话说清楚之后,他们之间永远不会再有秘密。

    “为什么要跟我道歉?”秦曦亚还是同样不愠不火的。“只不过是一盘棋罢了。”

    她回以一笑。

    请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向晴蓝心底喃念着。再给我一点时间就好。

    再给她一点时间,她会跟恶魔秦切割得非常干净,连同对他似有若无的心动感觉。

    “这么晚了还坐在这里发呆,你该不会是在等我把?”

    仰头望着夜空,今晚的夜空似乎格外的黑。

    “是呀!我在等你。”她头也不回地应。

    秦凝睇向晴蓝纤细的背影,黑眸微微眯了起来,看出她的异样。没有预期中的牙尖嘴利,她今天怎么了?

    “秦,我有话想跟你说。”没听见他应声,向晴蓝索性自己先开口。

    “说什么?”

    秦慢条斯理地在她身边坐下,一股浓郁花香顿时扑进她鼻内,无名心火恼起。

    当她因为他而充满罪恶感,不敢面对秦曦亚的时候,这家伙倒是挺逍遥快活,浑身上下沾染女人的香水味!

    “你又出去干坏事了?”她眯细猫眸,一时忘记今天等他谈判的重点。

    秦漂亮的黑眸笑弯了。“你在吃醋?”

    “我吃醋了?!”她恨不得跟他撇清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哪可能吃醋!最多只有一点点的在意而已,而那种在意是因为他用秦曦亚的身体作怪,跟他本人毫无关系。

    绝、对、毫、无、关、系!她在心底非常用力地保证。

    “我怎么可能吃醋,我只是不喜欢你拿曦亚的身体去……去……”脑海里浮现春情无边的画面,向晴蓝牙咬得更紧。

    “别忘了,这也是‘我的’身体,况且……”挑高一道浓眉,秦淡淡说道。“我只不过和金诗曼见个面罢了。”

    金诗曼……

    心里怪怪的,像被针扎似的难受,向晴蓝扬高小巧的下巴,硬是把他和金诗曼相处的讨厌影像赶出脑海。

    “总而言之,这也是曦亚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能主宰。”

    左一句秦曦亚,右一句秦曦亚,听在秦耳里异常刺耳。她可不可以别老在他面前提起秦曦亚,那个没个性的家伙到底哪一点好?

    “你这么关心秦曦亚,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秦冷嗤。

    向晴蓝咬住唇没吭声。

    没听见预期中的抗议声,秦笑意忽敛,俊颜蒙上一层寒霜。她没反驳!她居然没反驳?!

    他太了解向晴蓝直来直往的个性,若非事实,她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反驳,既然她没反驳,就代表——

    “向晴蓝,你爱上秦曦亚了?”他咬牙问,不敢置信的。

    他自信满满要降服她只是时间早晚,结果却是——

    他的怒气来得太突然,向晴蓝愣了半秒,无法答话。

    “回答我!”他用力扣住她的手腕,用力得仿佛要捏碎她的腕骨。

    凝睇他风暴酝酿的黑眸,向晴蓝不明白她喜不喜欢秦曦亚与他何干?他为何如此激动?

    “快回答我!”

    “对!我喜欢他,我喜欢秦曦亚!怎么样?不行吗?”向晴蓝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她生气他对她的影响,生气在他面前承认自己喜欢秦曦亚,为什么有那么一点心痛?

    她为什么要心痛?!她不就是来跟他斩断所有关系的?

    “……”秦倏然沉默下来,黑眸瞬也不瞬地看住她。

    他从没想过会是这种答案,不!应该说她从没想过有天必须和秦曦亚较劲,对於吸引女人,他向来都是胜利的一方啊!

    “那么不是我呢?”他缓缓地问。

    “什么?”向晴蓝震惊抬眸。

    “你对我又是什么感觉?”她灼灼的目光仿佛要看入他灵魂深处,好似她一犹豫,她立刻就能知道她在说谎。

    “我、我……”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秦薄唇懒懒扬起一抹性感笑弧,可惜冷冽如冰。

    她很不喜欢秦这样的笑,讨厌他这样讥讽的神情。

    “我不喜欢你。”向晴蓝硬是忽略微微的心痛道。

    我不喜欢你。

    她不喜欢他,喜欢秦曦亚!

    “那种温柔的男人,你喜欢他什么?”秦额角青筋爆凸,难以克制的怒火在爆发边缘。

    该死的!这种快要疯狂的感觉难道就是嫉妒?他在嫉妒另一个自己?!

    怎么可能?这只是个游戏,他满心期待她臣服在自己脚下,所以设下一个又一个的陷阱。难道说太过专注的下场,他连自己都陷进去了?

    “不喜欢他,难道喜欢你吗?”再爱上一次这种男人,在一次遍体鳞伤?不!她的疗伤能力没有想象中强,迟早有一天伤口会无法痊愈。“秦曦亚的好不是你那颗肤浅的脑袋所能理解!”向晴蓝用力吼道。如果秦曦亚是好男人的代表,那么秦就是坏男人的代表!

    他那颗肤浅的脑袋……

    第一次被人形容得这么难听,秦这回真的动了怒,他将向晴蓝困在自己和廊柱之间。

    “你干嘛?”向晴蓝背脊狠狠撞上廊柱,痛得泪水挤进眼眶里。

    “你倒说说看,我怎么肤浅了?”危险眯细眼眸,秦的眼底一片冰寒。

    “只有兽性没有人……”

    最后一个字尚在舌尖挑动,向晴蓝又被狠狠吻住了唇,秦的唇舌强势的在她小嘴里攻城略地,将她抗拒的双手禁锢在身后。

    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静止了,原本的惩罚到最后变成柔情缱绻唇舌交缠,贪恋着彼此气味,一颗晶莹泪珠无声无息的自向晴蓝眼角滚落,沁入他们紧贴的唇。

    尝到泪水咸咸的滋味,秦强迫自己放手,看见她的美眸泪眼婆娑的,一种复杂的情绪掠过胸臆间。

    “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肤浅。”他语气冷得没有温度。“似乎你也挺喜欢的嘛!”他故意用话刺伤她。

    向晴蓝涨红脸无法反驳,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这么轻易的融化在他怀里。

    她恨自己意志不坚定。

    “女人,你爱不爱秦曦亚是你的自由,不过,你能确定秦曦亚也爱你吗?”秦嘲弄道,,事实上,他已快被不甘给淹没。

    秦曦亚!她居然会爱上秦曦亚!

    “曦亚不是会玩弄感情的男人!”

    “‘他’当然不是,‘他’多么执着深情呵!”秦若有所指。

    秦到底在说什么?

    “你不说很讨厌我,口口声声要让我消失?如果我是万恶不赦的恶魔,你以为秦曦亚会好到哪里去?至少我比‘他’诚实,你去问问‘他’,在‘他’心里究竟爱的人是谁!”

    至少他能确定在他眼里的是向晴蓝而非宋可儿,秦曦亚行吗?他能确定不是对宋可儿的移情作用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的愤怒震撼了她的心,向晴蓝紧紧锁眉。

    “你能确定,当秦曦亚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所看见的人,真的是你向晴蓝吗?”

    “我不懂你的意思。”

    “哼,等你知道真相后,自然就会懂的。”不愿再多看向晴蓝一眼,深怕自己的怒气会将其撕个粉碎,秦迳自撇头离开,颀长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女人,你爱不爱“他”是你的自由,不过,你能确定“他”也爱你吗?

    如果我是万恶不赦的恶魔,你以为秦曦亚会好到哪里去?至少我比“他”诚实,你去问问“他”,在“他”心里究竟爱的人是谁!

    你确定,当秦曦亚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所看见的人,真的是你向晴蓝吗?

    秦临走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如果曦亚眼里的人不是她,又会是谁?

    忽然想起秦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喃喃念着怎会有如此相像的女人;她也永远无法忘记秦曦亚初见到她时震惊的表情,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两天了,整整两天秦的话像条蛇紧紧缠住向晴蓝的心,不断在她脑海里播放,一点一点啃蚀掉她的信心,被爱情伤害过太多次的她,已经无法像从前一样义无反顾的相信爱情,她不想再当个最后才知道答案的笨蛋。

    思绪纷纷乱乱的,直到向晴蓝再也受不了,决定去找出答案。

    刚搬进大屋时,秦曦亚和她约定过有三个地方禁止进入,书房,卧房和最深处的房间,而她的第六感告诉她,想知道答案,就在最右边深处的房间里。

    向晴蓝足足站在房门外有一分钟之久,犹豫着是否该踏入这个房间。开了,也许会找到让她伤心的答案;不开,她心底永远会有解不开的结。

    到底开还是不开?

    好半晌,向晴蓝终于豁出去,一把推开薄纸门。

    房间内的摆设和大屋的风格大异其趣,反倒像跨越时空走进古欧洲的世界。随风飘荡的粉红色纱质窗帘,粉红色软毛地毯,铺着粉红色勾花桌巾的英式小圆桌,以及挂着床幔的蕾丝大床。

    房间里一尘不染,干净到像有人天天整理。

    向晴蓝缓步踏入房内,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张笑容灿烂的照片,照片里的女热如此眼熟……

    模样和自己好相像啊!只不过照片里的女人眼眉间多了股娇媚。

    “好像,真的好像……”

    向晴蓝愣在原地,身子像石化了,全身血液渐渐凉透。

    你确定,当秦曦亚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所看见的人,真的是你向晴蓝吗?

    秦的话不断在耳边回荡,向晴蓝眼前一片晕黑。

    银色镂空相框下放着一只婚戒,向晴蓝拿了起来,戒指内所刻的文字再度给了她重重一击。

    给爱妻可儿。

    轰隆一声,像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炸开,震得向晴蓝耳膜嗡嗡作响,摇摇欲坠。

    爱妻……她不知道秦曦亚结过婚,他从来也没有对她提过,他更没有告诉她,他的前妻和她长得极为相似!他什么都没有说过!

    难道在秦曦亚心里,她只不过是妻子的替身罢了?他的柔情似水,他的细腻包容,给的人不是她向晴蓝,而是他的妻子!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晴蓝?你在这里做什么?”房门外,秦曦亚吃惊地看着她。

    向晴蓝闻声抬头,面色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