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喀喀喀……

    脚步停,身后高跟鞋踩在柏油地面,喀喀声响也跟着停,不是她多想,是真的有人跟踪她,已经跟两条街口了。

    向晴蓝直觉回头,赫然发现是金诗曼。

    “金小姐?”她微愣。

    “我有话想跟你说,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强掩饰住不对劲的脸色,金诗曼还是相同趾高气昂的口气,完全没有改变。

    “可是我急着去邮局领包裹……”只怪她不会骑车,一切得靠双腿。

    “你放心,不会超过半个小时。”金诗曼撇开脸,仿佛多看她一秒都不愿意。“就这间咖啡厅吧!”她强硬的态度不让向晴蓝有拒绝的机会。

    既然跟她说话这么痛苦,干嘛又非得和她说话不可?向晴蓝无声叹口气,随着她走入装潢温馨的小咖啡馆。

    点了餐,服务生送来两杯热咖啡,金诗曼迟迟未发一语,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涂着鲜红蔻丹的玉手紧紧相握,泄漏她波涛汹涌的情绪。

    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吗?向晴蓝觉得金诗曼今天的妆特别浓艳,即使如此仍掩不住她眼底淡淡的黑影。

    “这两天,我一直犹豫着是否该来找你,因为我知道就算找到你,事情也不会有所改变,我太了解秦了。”

    在向晴蓝以为她打算沉默到结束时,金诗曼终于慢吞吞开口了。

    “可是不找你,我更不甘心,为什么跟他在一起两年的我比不上你?”话到最后,金诗曼带着哽咽。

    “金小姐?”没想到高傲如她竟会在大庭广众下掉泪,向晴蓝吓一跳,连忙递上纸巾。

    “你爱不爱秦曦亚是你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上我的秦?他竟然为了你甘愿……甘愿……”一把扯过纸巾,金诗曼气到无法把话说完。

    好气!真的好气,她为什么连输两次?为什么?

    向晴蓝完全不明白金诗曼想说什么,但提到秦这个名字无端让她心浮气躁,又想起那夜的心痛。

    “金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跟秦一点关系也没有。”向晴蓝道。

    “我误会了?我误会什么?”金诗曼冷笑,泪珠悬在眼睫。“误会你跟秦的关系?”

    “我刚已经说过了,我和秦一点关系也没有。”不理会她嘲弄的口气,更不理会隐隐抽疼的心,向晴蓝平静回答。“我最讨厌的人就是他了。”

    金诗曼深深睇了他一眼,浮现讥诮嘲弄的神情。

    “真不知道秦听见这句话会是什么感觉?在他那样为你之后……”

    “金小姐,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金诗曼口口声声说秦为她,秦到底为了她什么?!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再装糊涂?但如果你是装的,你的心机未免太重了。”金诗曼咬紧唇,克制不了如断线珍珠般滚落的泪水。

    “秦为了成全你和曦亚,决定永远消失,这样的答案你明白了吗?”她大吼。

    “消失?”向晴蓝愣住,脑中空白一片。

    “他永远不会再出现,都是因为你!”狠狠绞紧双手,金诗曼别开脸,不愿让她看见自己伤心的模样。

    她才不肯在她面前认输。

    “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误会了。秦他——”话声到舌尖顿住,向晴蓝猛然想起那夜的对话。

    你不是已经见过徐祺渊,知道故事的开端,既然如此。你应该找得到让我永远消失的办法。

    向晴蓝,我可以答应你出现,反正我也腻了,老出来晃也没啥好玩。但想让我永远消失,女人,你得自己想办法。

    其实他早就打定主意不出现了,是吗?只是不肯明说,还故意摆出无所谓的样子!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他不是大坏蛋吗?老是欺负人,老爱说些气死她的话,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大坏蛋做个彻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让她揪心?

    向晴蓝抿紧粉唇,感到主在剧烈拉扯,觉得自己那夜对他说的话好过分。

    秦,为什么他要自愿消失成全她和曦亚,她实在搞不懂向来任性惯了的秦到底在想什么?

    她真的无法明白!

    “早安。”

    “早。”听见秦曦亚充满朝气的声音,向晴蓝微笑地朝他道早安。

    秦曦亚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朝阳在他白皙好看的俊颜映出美丽的金色光晕,让人一时移不开目光。向晴蓝深深望住他,心中百转千折,脑海不断回想金诗曼曾说过的话。

    垂下美睫,不愿继续胡思乱想,向晴蓝在玻璃怀里注满柳橙汁。

    “昨晚睡得好吗?”秦曦亚笑问,帮她在白吐司抹上草莓果酱。

    “还不错。”向晴蓝勉强挤出笑容回应,刻意忽略心底那份不安定感。

    “不知什么原因,我这几天的精神特别好。”秦曦亚笑道,将草莓吐司递给他。

    “谢谢。”向晴蓝伸手接过。

    她知道为什么,因为秦自那夜之后便不再出现。

    她应该高兴的!甚至该出门狂欢买香槟庆祝,因为秦曦亚可以恢复正常人的生活,她也不用再受到那只大恶魔的纠缠,只是为何她一点都快乐不起来?

    她的心像破了个洞,无法填满。

    这一回,秦曦亚注意到她不自然的脸色。

    “晴蓝?”他握住她的手,唤。

    “嗯?”向晴蓝抬头。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向晴蓝直觉想躲,可惜秦曦亚牢牢握住她的手,不让她逃避。

    这一刻,她无法直视他的眼。

    向晴蓝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她敢拿顶上人头发誓她喜欢的人是秦曦亚,既然如此。秦的消失为何让她必然若失?

    难道坏苹果啃久了,自己也变成坏苹果?!

    空气在沉默中凝结,秦曦亚深深望住她,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你在为秦烦心吧?”秦曦亚直勾勾望住她,瞬也不瞬的。“我应该不会猜错。”他的语气是肯定而非疑问。

    向晴蓝惊愕地睁圆美眸,没想到会被看穿。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答案,因为我感觉得出来。”秦曦亚拧紧眉。

    他的性子淡然,随遇而安,在发生当年的那场悲剧之后,他对任何事物都抱持着不再执着的心态,所以对秦的存在,固然不喜欢也不会特别讨厌,可以忍受。

    可是这一次不同,向晴蓝是他的女人,他不容许任何人介入,就算是同住一个躯壳里的人也不行!

    他也有他的独占欲。

    “你喜欢秦吗?晴蓝?”秦曦亚这么问。

    咦耶?!

    “你的心里有他吗?”

    “……那家伙脾气坏又霸道,是个很严重的自恋狂。”停顿了足足一分钟之久,向晴蓝才又闷闷出声。“做事率性而为也不管别人的感觉……”

    秦曦亚静静的听,没打断她的话。

    “总是神出鬼没,没事就爱拈花惹草,简直是坏男人的代表……”可是这样的坏胚子偏偏对她很好,不亚于秦曦亚对她的关心,她……

    “晴蓝,你喜欢秦吗?”没听见她正面的回答,秦曦亚平静又问。

    向晴蓝粉唇动了动,吐不出声音。她知道自己应该用力反驳,可是她没办法,声音卡在喉咙。这几天秦的消失,让她有些不习惯,曾几何时,大恶魔也占据了她心中的一角?

    所以她无法很坦白的回答,她不喜欢秦。

    她没有办法。

    “你回答不出来吗?”向晴蓝的沉默让秦曦亚微微变了脸色。

    “抱歉。”向晴蓝低下头,轻声道歉。

    哈哈哈……多么可笑的处境啊!向来对爱情要求忠实的她居然犹豫了,因为她同时爱上住在这个躯体里的两个灵魂。

    这样,应该也算是一种背叛吧?

    “不是你的错,不用跟我道歉,是我不该让你跟秦独处,我早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秦别开脸,向晴蓝看见他一闪而过的受伤神情。

    她不是故意要让他难受的,她——

    “曦亚——”

    “晴蓝,你是我的,我不会轻易放手。”秦曦亚难得露出霸气的一面,斩钉截铁的道。

    这是她第一次听见秦曦亚说出这么MAN的话,也是第一次见他生气。

    “我不会输给秦的。”

    终于到了回家的日子,向晴蓝独自一人走下山。

    突然,两声喇叭声自她身后响起,向晴蓝回头,看进车里的男人。

    “曦亚……”她愣着一秒。“秦?!”

    “上车吧!”秦看了她一眼,打开车门。

    “怎么会是你,我以为——”她呆呆上了车,心在狂跳。

    秦为了成全你和秦曦亚决定消失,这样的答案你明白了吗?

    “不用担心,只有今天而已。”不知道她脑海里转着什么念头,秦狭长的黑眸淡淡瞥她,面无表情的。“我承诺过要陪你回去。”

    原来他还记得呀!想当初她答应得不情不愿,想尽办法要反悔,结果到头来反而变成再见到秦的唯一机会。

    “谢谢。”除此之外,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因为此时此刻她也没有要求他留下来的资格。

    “怎么不找秦曦亚一块儿陪你回去?”上了车,她听见秦这么问。

    “我一个人可以解决。”

    “才怪。”秦冷嗤。

    几日不见,他不可爱的态度依旧,向晴蓝忍不住瞪他一眼。

    秦不再说话,沉静的俊颜教人猜不透心中想法,一路上两人名怀心思,谁也没再开口,黑色轿车直接开往向晴蓝中部的老家。

    到达目的地,秦停妥车,眼角余光瞥见站在车旁的向晴蓝紧张地脸色微微发白。

    秦挑了挑眉。

    还说自己一个人能解决,分明是故作坚强,如果他没有陪她来,回家路上又不知道要躲在哪里偷偷掉眼泪。

    “既然来了,我们演戏当然得逼真一点才行。”秦走过去非常自然地牵住她的手,不着痕迹安抚她的不安。“而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男友,不用怕,天塌下来有我帮你扛。”

    秦带笑的黑眸和车上冷淡的他判若两人,这种像是最后的温柔让向晴蓝不禁迷惑了。

    “要在众人面前摊开不堪的往事,需要很大的勇气。”向晴蓝喃喃自语。

    “你的家人好相处吗?”垂眸瞥她,秦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锋。

    “我妈人很好,就是比较爱碎碎念,一直催我嫁人;我爸个性就开通多了,我嫁不嫁都无所谓……”提到家人,向晴蓝泛起笑意。

    秦牵住她的手,微笑听她说着,慢慢走向前方的白色房屋。

    “唉!为何非得回来吃这顿饭不可?既然都分手了,干嘛还纠缠不清?”走到门口,向晴蓝果然还是胆怯了。

    一想到要和张庭宇碰面,她就觉得快抓狂,天知道他又会如何装模作样博取大家的同情。

    她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卑鄙的家伙!

    “既来之,则安之,我不是说过就算天塌下来有我扛着吗?”秦唇瓣勾起一丝冷弧。“放心,有我在,他无法伤害你。”

    总觉得秦的笑容有些阴狠,让人毛骨悚然的。

    “你不会当着我家人的面揍他吧?”向晴蓝疑瞅他。

    虽然她恨张庭宇入骨,但总不希望看见这么火爆的场面。

    闻言,秦挑高一道俊眉。

    “我看起来像会动粗的人吗?”他很不满意。

    当然像呀!其实他刚才杀气进现,一副要把张庭宇拆吃入腹的模样。

    向晴蓝还想说什么,不料被一声尖锐的惊呼声吓住,她只觉眼前一花,旋即落入一个柔软香馥的怀抱。

    “阿姨,蓝蓝表姐回来了!”

    这是一个非常尴尬且奇特的场景,向晴蓝这辈子不会想再面对第二回。

    她对面坐着前男友,旁边是现任假男友,然后二婶婶,三婶婶,姨公姨婆,老爸老妈,表哥表妹,隔壁邻居林妈妈,李阿姨,卖菜的安婶,卖鱼的容叔,儿时玩伴大胖小胖,甚至连村长都来了。

    请问今天开里民大会吗?

    “蓝蓝,这位是——”人才刚踏进门,向母立刻被眼前相貌堂堂的男人给吸引住。

    “向妈妈您好,敝姓秦,秦曦亚,是蓝蓝的男朋友。”秦抢先一步自我介绍,挂在唇边的性感笑容瞬间迷倒在场所有的女性。

    最后,他还不忘执起向母的手背,非常绅士的轻轻印上一个吻。

    向晴蓝瞪凸了眼,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秦会不会演得太过火了。

    而从没被人用这种方式对待的向母笑得阖不拢嘴,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电影里的女主角,开心得都快飞起来了。

    “坐,坐,别客气。”向母笑呵呵的对秦招呼。

    对秦的好感度一下子提升到一百分,原本一直怕宝贝女儿嫁不出去,现在见她带这么优质的男人回来,她完全不担心了。

    “蓝蓝,你终于回来了,我找得你好苦呀!”被冷落一旁的张庭宇见情况不对,立刻摆出痴心人的嘴脸博取大家同情。

    瞪着他,向晴蓝恼怒眯眸。

    说谎的大骗子!她的手机号码从来没换过,口口声声说找不到她,那她的手机怎么没响过?

    “我们已经分手,没什么话好说了。”她冷冷回答。

    “蓝蓝,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张庭宇哀怨着脸,不修边幅的狼狈可是精心设计过的,胡子未刮,带着两只熊猫眼,外加皱皱的衬衫,完全一副为情所困的模样。“我想了很多,明白不该这样对你,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你的意思是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偷吃?还是偷吃保证不会被抓到?”冷不防,秦慢吞吞插入话。

    偷吃。

    这两个字一冒出来,众人立刻起了小小的骚动,张庭宇恼怒地瞪着秦。

    人家他演得正入戏。

    “蓝蓝,我是真的诚心忏悔,我不求你现在原谅我,只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向晴蓝灿眸眯得更细,不明白张庭宇葫芦里卖什么药。认识他多年,他不是个会低声下气的人。

    “拜托你,蓝蓝。”张庭宇悲情人物演得十分逼真,决定把秦当成透明人。

    其实他会苦苦哀求向晴蓝回心转意是有原因的,向晴蓝离开公司短短四个月,公司的生意一落千丈,甚至连谈好的CASE最后也莫名其妙的跑了,为了公司的未来,他无论如何都得求回这棵摇钱树。

    “最近贵公司的生意好吗?”倏地,某个不可爱的家伙又插话了。

    张庭宇恼恨地看着秦,这多事的家伙!

    “听说营运出现大问题。”秦懒懒勾起唇角,话好像说给自己听,却又让大家都听得到。

    听见秦的话,向晴蓝眸光睇向张庭宇,等着他的答案。

    “你离开后,公司状况不太好。”张庭宇不甘愿的承认。

    “蓝蓝从前为了公司不知道有多辛苦,每天早出晚归,甚至一个人出差到美国谈生意,为了公司尽心尽力,把身体都给搞坏了,她常常半夜闹胃痛呢!”秦轻轻叹口气,唱作俱佳地握住向晴蓝的手,露出心疼的表情。

    有吧?她自认胃还挺健康的呀!向晴蓝愣了愣,才刚想反驳,手心立刻遭人狠捏。

    “是真的吗?蓝蓝?”听见宝贝女儿吃这么多苦,向妈妈第一个发难。

    “嗯嗯……”被捏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向晴蓝含泪点头。

    看见女儿委屈的表情,向妈妈锐眸立刻扫向张庭宇。

    居然胆敢害她女儿搞坏了身体,扣十分!

    “不只如此,蓝蓝还告诉我,他趁她出差的时候劈腿,一次还劈好几人。”秦摇头叹气。

    一次劈好几人?

    张庭宇神情错愕,百口莫辩,他一次也才劈一个!

    “张庭宇,你可不是这样告诉我的!”感觉自己受骗,向母垮下脸不太高兴。“你不是说是公司里的年轻女职员迷恋你,三番两次对你示好,结果蓝蓝打翻醋坛子误会你吗?”

    这跟劈腿很不一样喔!所以她才会逼着女儿回来把话说清楚。

    “我——”张庭宇原本吃定个性倔强的向晴蓝不会到处诉苦,正好可以漫天撒谎将情况引导向他有利的一方,万万没想到谎话会被当场戳破,在众人指责的眼光下,他哑口无言。

    秦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他要把张庭宇的虚假面具彻底拆穿,还向晴蓝一个公道。

    “其实对你而言蓝蓝只是帮你卖命的工具吧?你求她回去也只是为了挽救濒临倒闭的公司,你敢说你真的爱蓝蓝吗?”秦字字犀利的问。

    “我、我……”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庭宇老羞成怒。“我跟蓝蓝之间的事情与你何关,哪有你多嘴的余地?”

    “当然有!”秦浓眉一挑,黑眸阴鸷寡寒的扫向他,吓得他不敢再吭气。“因为我爱蓝蓝,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听见秦说爱她,向晴蓝心跳了一下,抬眸望他。在他眼里,她看见了一片坦然,不像演戏。

    难道,秦也爱着她吗?

    所以他才会甘愿永远消失,成全她和秦曦亚?

    “麻烦你从此给我滚远点,因为蓝蓝已经为你伤够心了,如果你以后再胆敢再纠缠她——”秦轻轻地笑了,笑得让人头皮发麻。“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

    闻言,张庭宇立刻抓起搁在椅背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地冲出大门,落荒而逃。

    “如何?我今天表现得还不错吧?”

    夕阳西下,彩霞满下,一副安详闲静的图像。

    走在前方的向晴蓝听见秦的话,忍不住回头笑看他。

    这个过度自信的家伙!

    “何止表现得不错,简直是棒极了,拜你尖牙利嘴所赐,本来超喜欢张庭宇的老妈现在把他嫌得一无是处,对你则是满意的不得了,简直把你当女婿看待了嘛!以前我回家,鸡腿都是我一个人的,她刚才居然夹给你……”

    “别担心,我是用秦曦亚的身份出现,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秦淡淡道。

    笑容自向晴蓝脸上消失了,她讨厌听秦说这种话。

    “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吗?”

    “什么约定?”向晴蓝皱眉。

    “如果我表现得宜,可换来一个吻做奖赏。”他轻点自己好看的唇瓣。

    心儿扑通扑通多跳了两下,向晴蓝佯怒瞪他。

    “别作梦,谁说要吻你了,我——”话声顿住,她眼前一花,整个人落入他怀里。

    向晴蓝吞了吞口水,避开那双会教人沉沦的眸子。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秦曦亚你讨厌我?”秦哑声问,如子夜漆黑的瞳眸瞬也不瞬地锁住她的。

    咦?!向晴蓝吃惊地抬眸看他。

    秦怎么知道她说不出那句话?啧啧,她开始怀疑他们之间暗通款曲。

    “说啊!你不是很讨厌我?”秦执意要得到答案。

    他一直认为向晴蓝很讨厌他,所以他自愿消失,把身体让给秦曦亚,可知道她那天对秦曦亚始终说不出讨厌他后,他的想法变了。

    蓝蓝的个性率真坦白,她会保持沉默证明她的心中多少也有他的存在。

    “咳咳,其实想想你也没这么讨厌啦!”向晴蓝清清喉咙,有些不自在的回答。

    “那么你喜欢我吗?”秦俊美无俦的脸庞瞧不出特别的情绪。

    “咳咳咳咳……”向晴蓝被口水呛着了,她想揍人,超级想。“你别得寸进尺喔!”她咬牙警告。

    厚,他和秦曦亚一再问她相同的问题,她怀疑再这么下去,自己也会跟着人格分裂。

    “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多一点呢?是喜欢温柔体贴的秦曦亚?还是让你又爱又恨的我?”秦慢条斯理的问。

    向晴蓝脑中一片空白,没想到秦会问得这么直接。

    “你心里有没有一个答案?”

    温和如水般可包容一切的秦曦亚,如烈焰般烧尽一切的秦,她到底爱谁?又爱谁多一点?向晴蓝无法抉择,因为无论选谁,她的心都痛得快要爆开。

    “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向晴蓝撇开脸。

    “不行!你非得有个答案不可!”秦的声音一如从前般清冷,将她狠狠打得四分五裂。“因为你选出你最爱的一个人,另一个就会永远不再出现。”

    向晴蓝猛然睁圆美眸,不敢相信他竟会这么说。

    “这就是你们的决议?要我做出选择,然后另一个就永远沉睡?”他们竟敢这么残忍的对待她!

    他们竟敢这么做!

    把生杀大权交到她手上,然后要她一辈子背着这包袱?

    “是的,因为我们不能决定你爱谁。”秦平静说道。“我们尊重你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