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叫“我们不能决定你爱谁,所以我们尊重你的决定”?!这根本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他们怎能强迫她做出抉择?

    不!她不选,谁也不能选。

    向晴蓝咬紧牙,脚下步伐踩得很用力,仿佛想把地板踏出一个个大窟窿。

    “我找徐医师。”走到柜台旁,向晴蓝朝娇小可人的柜台职员开口。

    “请问你有预约吗?”柜台职员非常制式化的问。

    “没有。”向晴蓝皱眉,是徐祺渊告诉她任何时间都可以来找他,所以她才来这一趟。

    “没有预约的话,恐怕徐医师不能见你。”

    “无防,这位小姐是特例。”徐祺渊的声音适时切入,只见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笑脸吟吟地看着向晴蓝。

    “向小姐,请进。”他有礼的侧身让她进办公室。

    “谢谢。”

    这是向晴蓝第一次踏入心理咨询室,她从没想过自己会踏进这样的地方,一切都拜那两个混蛋家伙所赐。

    办公室内的摆设和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温暖的原木办公桌椅,原木双层大书柜,瞧上去就很柔软舒适的牛皮沙发组,和一组小巧精致的吧台。

    “这间办公室花了我不少钱装潢。”见向晴蓝目光落在吧台,他十分戏剧化地重重叹气。“很可惜的,它只是装饰的用途,这里只有咖啡和茶。”

    他自嘲的语气让向晴蓝心情微微放松。

    “咖啡,谢谢。”她微笑。

    “我知道你迟早会来找我,我一直在等你。”徐祺渊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

    “你知道?”向晴蓝难掩惊讶。

    “前几天曦亚跟秦过来,我听说了他们的决定。”徐祺渊不疾不徐的解释。

    “言下之意,你也是帮凶罗?”一想起他们强迫她做出抉择,向晴蓝倏然眯细美眸。

    感受到迎面袭来的可怕杀气,徐祺渊赶忙举双手表示无辜。

    “向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个听从,我不能帮忙做出任何决定。”

    闻言,向晴蓝垂眸,她握紧手足温热的咖啡杯。

    “他们要我做出抉择,所以我才过来找你。”她轻声说道。

    没有人能体会她此刻的感受,没有人……

    她躲在房里抱着小P偷偷哭了两天,臭骂着他们,难道他们不知道这对她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我知道。”徐祺渊叹气。

    “我很仔细的想过了,也做出了决定……”向晴蓝缓缓抬起美眸,泪眼迷蒙。

    听见她的话,徐祺渊不自觉地挺直背脊。

    是曦亚?

    还是秦?

    “我谁也不选。”

    “向小姐?”徐祺渊愣住,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

    “我没有办法选出秦或是曦亚,无论选哪一个,我的心都会撕裂成两半。”向晴蓝落寞地说。“我看着曦亚的时候,会想起秦的可恶;可是看着秦的时候,我又会想到曦亚的温柔,因为我两个都喜欢。”

    果然,坏苹果啃久是会中毒的,她也变成坏苹果了。

    “向小姐,别太为难自己了,因为在你眼中,曦亚和秦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所以你无法选择无法分割,要你选谁都不行。”

    因为徐祺渊的话,向晴蓝怔愣好久,迟迟无法回神。在她内心深处认为秦曦亚和秦就是同一个人,她从来没把他们分开过?!

    基本上,徐祺渊的话没给她任何帮助,反而将向她推入更深更迷惑的谷底。

    她纠结缠绕的脑袋快要炸开了,完全理不出一个头绪,所以她决定要当个胆小鬼。他们可以把问题丢给她,她当然可以捂住耳朵逃之夭夭。

    她不要了,谁也不爱了,这样沉重的感情她负荷不了,她要的爱情纯粹简单,不管曦亚或秦……

    她谁也不选。

    凌晨一点半,急促响起的门铃声吵醒熟睡中的向母,她随手披上外衣,边咕哝边下床开门。

    “三更半夜不知道是谁,如果又是隔壁老王喝醉按错门铃,看我怎么拿扫把敲他……”

    才开门,向母便被一张放大的小猪脸吓得尖叫连连,霎时街坊邻居的灯全亮了。

    “这是、这是……这是啥?”向母捂着头,双脚发软。

    “这是我养的迷你猪小P。”没想到老妈竟会被小P吓到,向晴蓝抱着小P,一脸无辜。

    “蓝蓝,原来是你呀!”向母吁口长气,忍不住瞪她,看来向晴蓝凶巴巴的性格其来有自。“三更半夜门外突然冒出一颗猪头,换作你不会吓一跳吗?”

    向晴蓝有些心虚地吐吐舌尖。

    “我想说小P很可爱嘛!想给老妈一个惊喜。”

    “女孩子爱养小动物我是不反对,但也养一些比较像宠物的动物咩!例如小狗小猫小鸟什么的……”

    “我有小猫呀!”听见向母提起猫,向晴蓝像变魔术般抱出小黑猫,让人怀疑她偷藏多啦A梦的四度空间袋。

    没有办法,小P和小黑猫的感情超级好,要带走小P就只能连小黑猫一起带走。

    “……”下巴快掉了,向母瞠目结舌。

    她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宝贝女儿真变出一只猫来,等等不知道会不会还有小鸡、小鸭、小鹅、小牛……

    家里又不是开动物园!

    “蓝蓝啊——”向母老半天才找回声音。

    “妈,我的房间还在吧?我想搬回来住。”不给母亲说话的机会,向晴蓝笑着说道,笑容有些不自然。

    她真是个胆小鬼,连夜潜逃的胆小鬼。

    “啊?”瞪着女儿身后简单的两个行李,向母再次受到惊讶。

    当时要她搬回来死都不肯,现在三更半夜拖着两个小行李说要搬回来住?

    “想回来住就回来住吧!你的房间我们一直都帮你留着。”向父不知何时站在二楼楼梯旁,他温声道。

    “谢谢爸!”听见老爸这句话,向晴蓝感动得热泪盈眶,果然家里永远是最温暖的。“谢谢妈。”

    她单手给母亲一个好大的拥抱。

    “傻孩子,说什么谢!”宝贝女儿奇怪的态度教人忧心,向母蹙眉。

    “嘿嘿,人家很感动嘛!”揉揉鼻子,向晴蓝故作无事的道。她放下小P和小黑猫,匆匆拎着行李上楼。“老爸、老妈,我先回房整理行李罗!”

    “呃……”

    “对了,妈,有机会的话帮我安排相亲吧!”爬上二楼,向晴蓝忽然转头对两老一笑。“我想想妈说得也对,既然女孩子迟早要嫁人,不如早一点嫁。”

    真是活见鬼了!一向排斥相亲的蓝蓝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向母一脸错愕,本想问上回跟她一起来的秦曦亚怎么了,可见她故作坚强的表情,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孩子,就是太好强了呀!

    “蓝蓝呀!你确定真要相亲吗?”

    “嗯。”

    “你确定?”

    “嗯。”

    “可是今天有点热耶!要不要干脆和对方约改天?”向母和抱着胖娃娃的小美频频使眼色,两人想溜走的意图明显。

    向晴蓝皱皱眉,看着身旁坐立难安的母亲跟小美,不懂相亲跟天气热不热有啥关系?

    “今天天气很好,是最适合相亲的黄道吉日。”她眼明手快一手拉一个,硬要她们乖乖坐下。

    星期一中午,装潢简单明亮的义式餐厅里人并不多,大约只坐了三成,没人分神注意这桌客人特别叽叽喳喳的吵杂。

    “蓝蓝呀!你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向母拿手帕按按额头上的汗,苦口婆心的劝。

    “妈,你之前不是老要我回家相亲?现在我真的回来相亲了,你似乎又不赞成?”向晴蓝第一次发觉原来老妈也有龟毛的一面。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心里没有人咩!”

    “我现在心里也没有人。”脑海里随即活现秦曦亚的脸——不!她根本分不清是秦曦亚还是秦。还是根本是同一个?!

    “明明就有,大家都看得出来,就是上次陪你回家的秦曦亚……”小美心直口快,果然招来狠戾的一瞥。

    “谁心里住着他?我跟他毫无瓜葛!”向晴蓝重重一哼,别开脸。

    “哎呀!你就是向小姐吧?果然如我想像中的年轻漂亮!”相亲的男主角终于闪亮登场了,只见他擦着汗,紧张地在她们对面坐了下来。

    略圆的脸,中等身材,很平凡的样貌。

    “你好,我是向晴蓝,你应该就是江先生吧?”向晴蓝大方地和他打招呼。

    “是、是,你称呼我小江就可以了。”小江频频点头,拿起水杯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

    “我有几个问题想先请教你,你应该不会介意吧?”向晴蓝笑咪咪的问。

    “向小姐请说。”

    “请问你喜欢小动物吗?”

    “不排斥。”

    “小猪呢?”

    “猪?!”小江脑海浮现胖胖的大猪脸,暗忖眼前这位美女的喜好真特别。“呃,如果向小姐喜欢的话,我不反对。”

    “小猫呢?你喜欢猫吗?”这两项是非常重要的前提,要和她交往必须能接受她的两只宝贝。

    “猫——”小江还来不及说出对猫毛过敏,冷冰冰的嗓音已先截断他的话。

    “女人,你该不会打算用一只猪和一只猫就决定嫁给谁吧?”

    秦?!

    向晴蓝吃惊地看向桌旁面如寒霜的男人,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嗨,你终于来了——”小美小小声打招呼。

    向晴蓝凶狠地瞪了内贼一眼,她们怎么这样?今天是她相亲的重要日子,居然通知秦她在这里!

    “我爱怎么样是我的自由。”向晴蓝哼了声,不愿正眼看他。

    秦深深看她一眼,唇瓣扬起自信的笑弧。

    “你不是真的想参加相亲的,女人。”

    她真恨透秦这种看到透一切的语气,向晴蓝狠狠磨牙。

    “谁说的,我可是非常期待今天的相亲,是吧?小江?”她用甜死人的语气笑问。

    小江僵在当场,应声也不对,不应声也不对,因为早在向晴蓝甜笑的同时,对面浑身散发寒气的男人冷冷睇他,瞧得他头皮发麻,干脆溜之大吉。

    “我们会要你选择,是抱着不想逼你的想法,没想到反而伤害了你。”秦却忽然一转,变得温和低柔。

    向晴蓝眨了眨美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现在说话的是秦曦亚?!

    “晴蓝,祺渊把你的感受跟我们说了,我和秦都很想你,请你回来好吗?我们不会再说出那样的话了。”秦曦亚温柔地轻抚她的发心,自责的语气轻易地引出她的泪水。

    果然还是秦曦亚最好了,知道她有多委屈。她吸吸鼻子,好感动。

    “我和秦讨论出一个结论,我们认为你和我们相处的时间还不够久,希望你能回来和我们多相处一些日子。”秦曦亚深情款款的拜托。

    “可——”晴蓝犹豫了。

    “晴蓝,我想到一个方法,我想顺其自然的话,所有的事情自会有个答案。”秦曦亚又道。

    “什么方法?”

    “从今天开始你写下和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或许到最后你心底就会有答案。”

    什么答案?!当然是到底爱谁多一点。

    说穿了,这两个男人还是很计较。

    “晴蓝,我真的想你。”秦曦亚温声说道,用柔情攻势。

    “嗯。”想了想,向晴蓝终于点头应允。

    当她写下和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也等于帮他们补回空白的记忆,等老了以后一起慢慢翻,感觉多温馨?

    “这么说你原谅我们了?”秦曦亚笑弯黑眸,朝她伸出手。

    “只原谅一点点,其余看你们的表现。”向晴蓝佯怒嘀咕,唇角忍不住微翘。

    她当然气他们不懂她的心,但更心疼秦曦亚跟秦因为彼此的存在必须永远处于不安全感之中,谁教他们身体里同时住了两个灵魂呢?

    所以她心软了,不想气了。

    不管这样的情况是否会维持很久很久,她都无所谓,如果真得这样一辈子,她就这样陪他们一辈子,迟早有一天……

    他们会明白,她两个都一样爱,不会偏心谁多一点。

    “我得先回去接小P跟小黑猫。”

    “我陪你回去。”秦曦亚轻轻握住她的手。

    “嗯。”望住他清澈透亮的眸,向晴蓝发现当他们坦白彼此后,原有的罪恶感全都消失无踪。

    向晴蓝和秦曦亚甜蜜蜜地走了,留一大眼瞪小眼的向母和小美。

    “小美,你刚刚有看到吗?”向母抓住小美,紧张兮兮的问。

    “有,我也看到了。”小美吞吞口水,用力点头。

    明明同一张脸,却出现截然不同的语气和表情,连声音也有些不同!

    “哎呀!”见小美也点头,向母捂着头差点晕倒。

    终曲

    三月十二日,天气晴,春暖花开,窗外开满各色玫瑰花,而她,要结婚了。

    向晴蓝坐在新娘休息室里唯一的矮桌前,一袭削肩白纱礼服完美呈现零缺点的好身材,只见她埋首书案,振笔疾书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坚持爱情踏实的她从没想过会同时爱上两个男人,而且爱得如此理直气壮,如此义无反顾,可是她就是爱上了。

    她爱上他的温柔体贴……

    她爱上他的猖狂霸气……

    她分不开两个人,更少不了谁,曾经以为自己无法随,最后却发现两个人都是她的Mr·Right。她此生的最爱。

    叩叩。

    房门传来两声轻敲,推门而入的是一名高大削瘦的俊美男人,他性感薄唇微勾,眼眉间尽是让女人无法抗拒的魅惑。

    “是你。”向晴蓝微笑,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是我不好吗?这种大日子出现温吞先生多扫兴?”秦挑眉,低头吻住她的唇。“还是你希望是他?”

    这一回,他的语气冒出浓浓醋意。

    “是谁都好,反正两个我都爱。”不管在一起多久,他无远弗届的魅力仍教她心悸,向晴蓝轻轻在他颊边落下一吻。

    “难道你就不能多爱我一点。”眯细黑眸,秦不满嘀咕。

    旁人绝对无法体会这种和另一个自己吃醋的感觉有多呕多蠢。

    “我都一样爱,对谁都不偏心。”向晴蓝灿烂笑了,笑花眩惑他的眼。“你不该跑来的,难道没听说过婚礼前新郎新娘碰面会事来不幸?”她叹气。

    “我才不相信这种说法。”秦冷嗤。“若真有地狱,我已经在地狱里了。”

    “放心,如果你真在地狱,我也会陪着你。”向晴蓝微笑许下诺言。

    闻言,秦神情软化,搂她入怀,在她额心印下一吻。

    “走吧!我们该出去了,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呢!”不需要用言语表达他内心的激动,他会用下半辈子来证明对她的爱。

    如果真的有地狱,他一个人去就够了,他不会让她跟着受苦,夹在两个人之间,她已经辛苦得让他心疼。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句没写完。”像是想起什么,向晴蓝又折回矮桌。

    “我还以为你放弃那东西了。”只要是秦曦亚要向晴蓝做的事情,他都会用这种不可爱的语气。

    “今天是最后一章了。”打开日记本,飞快补完最后一句话,向晴蓝笑着上前牵住秦温暖的大手。

    “你写了什么?”她笑得如此美丽神秘,害他不禁好奇。

    “秘密。”她朝他眨了眨美睫。

    徐祺渊曾经私底下告诉她,因为她的缘故,秦曦亚的病情日趋稳定,说不定有一天,他们真会融成一体恢复从前的秦曦亚也说不定。

    “无所谓,反正他抢不走你。”薄唇勾起性感弧度,秦极有自信的哼笑。

    向晴蓝也跟着笑了,胸臆间因为他的霸爱涨得好满好满,她的小手被他握着,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走过红毯,踏进幸福的殿堂。

    温暖微风越过窗棂,轻轻吹拂过精致的日记本,页面翻呀翻,停在最后一页,娟秀字体这样写着——

    3月12号,我要结婚了,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是谁来牵住我的手,我的感觉都不会有差别。

    从今而后,温柔的曦亚、霸道的秦,我会牢牢握住你们的手,祸福与共,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放手,因为——

    你们都是我此生的最爱。

    浪漫新娘夜,春情荡漾……

    加大的双人床上激情方退,向晴蓝像只餍足的小猫蜷曲在蚕丝被里,眼眸微眯。

    忽地,炙烫的男性身体从身后抱住她,色迷迷的对她上下其手。

    “唔……人家好累了。”向晴蓝小小声咕哝,带着撒娇。

    “不行喔!蓝蓝,要一人一次才公平。”耳畔传来性感如醇酒的低喃,敏感耳珠遭人偷袭。

    蓝蓝?!

    一人一次?!

    睡意瞬间消失,向晴蓝睁开猫眸,冷不防望入黝黑邪气的黑瞳。

    是秦!

    “我们说好要公平,不能偏心喔!”秦轻舔她的唇瓣,笑得好邪恶。

    虾咪?!

    她才想落跑,旋即被狠狠地禁锢在他坚硬的胸怀里,看来她会被吃得干干净净啦!

    呜呜呜——哪有人这样的?人家她不要啦!

    如果永远都要公平的话,她会没有时间睡觉啦!不管啦!她要抗议!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