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逃兵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君亚,你这次回来打算待多久?」看著他贴心地一块儿帮忙包饺子,坐在一旁的袁妈妈笑咪咪地问。

    当年的小男孩长大了,还是一样细心体贴。

    「我这次回来待的时间比较长,应该可以待上三个星期左右,」风君亚俐落地将菜肉馅包入饺皮,绽出斯文的微笑。「因为难得嘛!」

    「有女朋友了吗?」风妈妈从厨房端出丰盛的菜肴,顿时屋子里香气四溢。

    「有。」风君亚笑著颔首。

    「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妈看看?」风妈妈嘀嘀咕咕,「你可别学翌雅,身边老是跟著奇奇怪怪的女人,也不肯好好安定下来。」

    「过几天我会带敏仪回来看看妈。」

    「敏仪?就是你电话里和我提过的女孩子吗?」

    「是的,她从很久以前就想来看看妈了——」风君亚话说到一半,眼角余光瞧见熟悉的笑颜。「巧巧?」

    「君亚哥!」清脆的嗓音里是掩不住的惊喜,袁巧巧迫不及待地探进笑容可掬的苹果脸。「没想到你已经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早。」

    「早一点回来才能看到你啊!」要不是手上沾著面粉,风君亚真想像摸小狗一样拍拍她的头。

    在他眼中,巧巧永远是最可爱的小妹妹。

    「你看我带了什么东西给你……」袁巧巧粉颊微红:心怦怦多跳了两下,炫耀似的扬高手中的蛋糕盒。

    「我最爱吃的波士顿派。」不用多想也知道巧巧会买什么,风君亚泛起温柔的笑。

    「答对了!」喜孜孜地将蛋糕盒放在一旁,袁巧巧这才慢半拍地想起尚未和风妈妈打招呼。「风妈妈,今天晚上我又来打扰你了。」

    「哪儿的话,本来就是人多才热闹啊!」风妈妈回头瞄了眼挂在墙上的壁钟。「奇怪,翌雅怎么还没回来?」

    「风翌雅说他今晚有事,赶不回来。」袁巧巧老老实实地照他的话转述一遍。

    「你今天有碰到翌雅?」

    「嗯,花坊有送花给风翌雅的订单。」袁巧巧点点头。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早上出门才答应过我的。」风妈妈忍不住咕哝。

    「我人不是回来了?你别听猪头大笨巧胡说。」风翌雅慢吞吞地从门外走进来,放下车钥匙,瞧也没瞧袁巧巧一眼。「哥,你回来了!」

    「嗯,我中午就到家了。」看见和自己相仿的脸,风君亚此刻终於有一家团聚的感觉。

    「风翌雅,你不是说临时有事吗?」一看见他若无其事地走进来,袁巧巧顿时气鼓了脸。

    可恶的家伙!明明自己说过的话却不认帐,害她宣布错误的消息。

    「推掉了。」言简易赅的三个字,风翌雅脱下外套挂在手上,当然没错过搁在一旁的夏尔蛋糕盒。

    啧!

    「台北的生活还好吗?」回过头,他轻拍风君亚的肩。

    「还不错。」

    「觉得不错就好,」风翌雅薄唇勾笑,柔和了脸部神情。「我先上楼换衣服。」

    「好,就等爸回来开饭。」风君亚点点头。

    当初个性别扭倔强的风翌雅决定留下来,反而是风君亚要离家北上时,最震惊的莫过於风家夫妇,他们一直以为会待不住家里的人是风翌雅,却没料到结果正好相反。

    「巧巧,帮风妈妈把包好的水饺拿进厨房。」袁妈妈低声吩咐。

    「哦!」顺从地拿起水饺盘,袁巧巧走入厨房前直觉地抬头,却发现站在二楼的风翌雅也正垂眸望著自己。

    有片刻的怔忡,袁巧巧的动作无意识的顿住了。

    风翌雅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她?他的眸光好深好复杂,一点都不像平时和她针锋相对时的趾高气昂。

    「巧巧,别愣在那儿发呆,快帮风妈妈的忙……」耳边-地响起母亲温柔的叮咛。

    「哦~~我马上去。」袁巧巧应声,等她再回过头已经不见风翌雅的身影。

    「巧巧?」

    「来了。」忍不住又扬眸瞥了空荡荡的二楼一眼,袁巧巧默默的将水饺盘端入厨房,整颗心却被他方才的眼神惹得沉沉乱乱。

    她突然发现,今天的风翌雅——

    有些不太对劲。

    ***bbscn***bbscn***bbscn***

    「你出去吧!这里我来处理就好了。」酒足饭饱後,风翌雅挽起衣袖,示意在厨房里帮忙刷洗的小女人离开。

    「你?」袁巧巧怔住,「你行不行啊?」

    「为什么不行?」风翌雅面无表情,「快滚出去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袁巧巧狐疑地仰头望他。

    他们兄弟发育得真好,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都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头。

    「我是怕你太笨打破我家的碗盘。」他冷哼。

    「……」袁巧巧负气的噘起唇。

    她哪有像他说的那样笨手笨脚,可恶!他的嘴巴真坏。

    「你不是很想见到我哥吗?」顿了下,风翌雅缓了缓语气,浓密的长睫掩住复杂的心思,「我是给你机会多和他聊聊,」

    别说他老是欺负她,这样对她够好了吧?自从君亚离家北上,袁巧巧简直能用望眼欲穿四个字来形容。

    听见他的话,袁巧巧忍不住回头瞥了眼在客厅里和大家谈笑风生的风君亚。

    她真想坐在君亚哥的身边啊~~

    「你还不出去!」又看见她渴望的眼神,风翌雅忍不住粗声道。

    讨厌,真教人生气!

    「难道你不想念你哥吗?」袁巧巧又回过头来。

    「……」

    「他离开这么久,你不想和他多聊聊?我记得你们兄弟以前感情很好。」清亮的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咦?现在的风翌雅戴著眼镜呢!这样也好,减少他放浪不羁的狂狷之气,多几分斯斯文文的书卷气,瞧上去比较平易近人一些。

    「我们现在的感情也很好,」风翌雅眯细黑眸,很忍耐地看著她,他不是习惯每天都当大善人的,基本上,他还是比较喜欢当欺负她的恶魔,最好坏心的不让她接近风君亚。「更何况他的房间就在我对面,我看了他二十五年还嫌看不腻吗?」

    她到底要不要走?不走留下来好了,反正他也不是很喜欢看她黏在风君亚身边。

    咬住唇,袁巧巧故意跳过他恶劣的口气,眸光最後落在他颊边的伤疤。

    回想起来,她不知道那道疤是怎么来的,只知道自己额头上有疤的时候,他俊逸的脸庞也出现这道疤。

    「你自己是医生,怎么没想到要把它除掉?」袁巧巧低声问道。

    想了三秒才意会过来她在说什么,风翌雅粗鲁地将她推出厨房外。

    「我是男人,脸上有没有疤无所谓,倒是你,」他没预警地拨开她额上的刘海,露出浅浅的疤痕。「不觉得碍眼吗?」

    「我习惯了,反正遮著也看不见,」袁巧巧不自然地避开他的碰触,总觉得被碰到的地方烫烫的,心跳得有点快,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有关系。」

    讨厌!他这突来的亲昵动作,害她的心一时间觉得怪怪的。

    见她急急後退,似乎很排斥自己的碰触,风翌雅脸色微沉,更加难看。「快滚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如果方才碰她的人是风君亚,她肯定笑得合不拢嘴吧!

    哼!

    「其实没关系的,我……」袁巧巧还有话要说。

    「滚去你亲爱的君亚哥身边吧!」俊颜一撇,他背对著袁巧巧,不想再看见她希冀的眼神。

    反正她身在曹营心在汉,倒不如快滚出他的视线还好些。

    「风翌雅——」

    「滚……」

    「那我真的走罗!」

    「快滚!」风翌雅没好气地摆手。

    袁巧巧走没两步,突然又回头。「风翌雅!」

    「又怎么了?」

    「其实你的人没有嘴巴那么坏嘛!」袁巧巧笑了,绽出可爱的小酒窝。「说什么有事,还不是赶回来了,而且还帮我的忙。」

    风翌雅眯眸看她,原本要出口的恶劣言语在看见她甜美的笑容後,全又咽回肚里。

    可恶!一定就是这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从很久以前就蛊惑他了,所以才会动不动就对她心软。

    他明明是很不爽的啊!

    「滚!」他用唇语警告,眸子却不自觉揉进暖意。还真是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被她这样一笑,满腔闷气当场消掉一半。

    「风翌雅。」十分钟後,当他将所有的杯碗瓢盆塞进烘碗机里,袁巧巧端著切好的波士顿派又出现在他眼前。

    「干嘛?」冷冷的,他还是没有好脸色。

    「这一份是你的。」无所谓,袁巧巧对他的冷言冷语早习惯了。

    反正风翌雅的情绪反应一向异於常人,他可以前一分钟对她笑嘻嘻的,下一分钟又把她骂到臭头。

    「我不要。」想也不想,他拒绝。

    他为什么要吃特地帮风君亚买的蛋糕?事情无关风君亚,而是针对今天一直笑得过分灿烂的某某人。

    「不可以不要!」他的拒绝,袁巧巧不接受。

    「我不吃甜食。」脚跟一旋,他转头就走,留下端著盘子愣在原地的袁巧巧。

    他耍什么少爷脾气嘛!

    「这人真是不可爱,亏人家还特地拿过来!」跺跺脚,袁巧巧气恼地咕哝。

    本来想谢谢他帮忙,签休战协定的……

    「特地拿给我?」听见还算中听的两个字,风翌雅停下脚步,挑眉。

    「当然。」不然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算我勉强接受你的心意好了,瞧你挺有诚意的。」薄唇缓缓勾起耐人寻味的笑,风翌雅一副纡尊降贵的样子从她手中接过盘子,然後像个贵族般优雅地转身上楼。

    她总算还有良心,还会想到他,那他当然也能宽宏大量既往不咎。

    呵!

    ***bbscn***bbscn***bbscn***

    「欢迎光临。」

    轻轻推开花语小铺的玻璃门,满屋子淡雅的花香扑鼻而来,袁巧巧边忙著整理手边的香槟玫瑰,边笑容满面地和刚进门的客人打招呼。

    刚进门的男客人没有说话,似乎被她灿-的笑容眩惑了,那令人不舒服的三角眼微眯,诡谲地上上下下打量袁巧巧一回。

    「需要我帮忙吗?」好不容易将新鲜漂亮的香槟玫瑰整理好,放入特大的水晶瓶中,袁巧巧抹抹手转过身,没注意到他方才奇怪的眼神。

    「我要买花。」男客人简短地回答,目光却落在她玲珑有致的曲线上。

    「要送女朋友吗?」

    「嗯。」

    「有没有特定哪一种呢?」後知後觉的袁巧巧还是没有发觉,专注地转身介绍。「向日葵?海芋?最近海芋卖得很好,好多女孩子喜欢,还是要玫瑰?玫瑰送女朋友是百年不变的最佳选择,今天的香槟玫瑰很漂亮喔!」

    「我要……」男客人不是很专心地左右看了看,随手一指,「那种好了。」

    「您确定要那种?」袁巧巧有片刻的错愕。

    「就那种。」男客人点点头,目光贪婪地落在她丰满的身材,有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味道。

    「可是……是黄玫瑰喔!」袁巧巧不禁犹豫,她个人是不介意,对她而言花就是花,各有各的美丽及代表性,但相信有很多女孩子应该不喜欢男友送黄玫瑰吧?

    除非打算要分手……

    「就是黄玫瑰。」男客人用力的颔首,表情显得有些不耐。

    其实他会指黄玫瑰是有原因的。

    放置黄玫瑰的大水晶瓶高度刚好让袁巧巧微微俯身,只要她开始挑选花朵,他就有机会伸出魔掌。

    这可是经过他思考的,至於黄玫瑰代表什么花语,他根本不在意。

    「好,」客人都这么说了,袁巧巧当然不方便再多说什么,「您需要几朵?」

    「九朵好了。」男客人探头探脑,满心期待她弯身。

    「嗯。」袁巧巧不疑有他,果然俯身挑选还沾著晶莹水珠的黄玫瑰。

    浑圆的俏臀就在眼前,男客人唇边浮现小人得志的笑容,慢慢的、慢慢的伸出魔爪……

    「啊~~你做什么?!」俏臀惨遭偷袭,袁巧巧又惊又怒地回头。

    「嘿嘿!借摸一下你应该不会介意吧!」男客人笑得暧昧。

    他说的是废话!谁都会介意吧!

    「你给我出去!」袁巧巧气红了脸,恼怒地叫他滚。

    「别这么小气嘛!只是摸一下而已,」他一步一步逼进,把娇小的袁巧巧逼入角落。「只是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你别再靠过来!」身後靠到桌沿已经无路可退,袁巧巧随手拿支笔当武器挡在胸前,虽然她个人也很怀疑小小一支铅笔能有什么作用。

    「我就是爱靠过来,你能拿我怎样,嘿嘿……啊~~」话还没说完,男客人猛然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面色痛苦地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狠狠反抓住他禄山之爪的高大男人。「你干什么啊?」

    「你居然还有脸问我?想干什么的人是你吧!」声音冷冷淡淡的,一如他面无表情的俊颜。

    真是做贼的喊抓贼。

    「风翌雅?」视线越过恐怖的色狼,袁巧巧惊讶地看著意外出现的熟悉脸孔,连忙躲在他身後,这才发现原来在他背後很有安全感。

    「我……我什么也没做啊!」手腕被抓得很疼,男客人额上沁出冷汗,「你快放手。」

    「放手?我可以报警抓你的。」薄唇勾笑,风翌雅漂亮的俊颜偏偏没有笑意。「先告你性骚扰,再将你的照片贴在公布栏,让附近的商家都知道你是只胆大包天的色狼……」

    「我、我下次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没想到只是想占占便宜,却被人抓个正著,男客人显得气虚。

    「马上滚!」回头看了受惊的袁巧巧一眼,风翌雅不甘愿地甩开他的手,用唇语警告。

    「我马上就滚……」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男客人立刻狼狈地夺门而出,「马上滚……」

    「谢谢你。」袁巧巧轻声道谢,小手还捂著被吓得怦怦狂跳的心口。

    讨厌!大清早就遇到怪叔叔。

    缓缓的,风翌雅垂眸睇她,脸色诡谲而难看。「猪头大笨巧,不是我爱骂你,你的警觉心真的很糟糕。」

    如果他没有适时出现,她该怎么办?後果不堪设想。

    所以他真的很气,气她的粗神经。

    「工读生呢?」

    「她今天请假。」

    「她很常请假吗?」浓眉蹙得更紧,他粗声问。

    「偶尔。」

    「既然工读生不在,店里只剩你一个人,你就应该要警觉一点啊!」一想起刚才那名男子的猥亵动作,风翌雅忍不住气上心头。「大猪头!」

    倔强地抿紧唇,被骂得有些委屈的袁巧巧将黄玫瑰放回水晶瓶。

    她也是受害者啊!干嘛对她那么凶?有怪叔叔上门不能怪她咩!

    「还有你手上那支破铅笔能有啥用?要拿也该拿把剪刀吧?」他没好气地说。

    「……」刚刚她紧张害怕到不行,当然是桌上有什么先拿什么,哪还有心思挑凶器——不!武器。

    「难道你没发现他的行为举止很奇怪?」按按眉心,他感到额上的青筋还在不住暴跳。

    真好,这下子脑细胞又不知道死掉几千个!

    「没有。」小小声地嘀咕,袁巧巧坐回桌後,她方才都在专心挑花,怎么可能注意她身後发生什么事。

    「如果我不是刚好经过,你很可能先被这样、再被那样,」风翌雅面色铁青的不住数落。「你一个人在店里,有男客人上门就该小心一点才是!」

    咬住唇没吭声,袁巧巧明白自己这时候最好乖乖听训,不然会被骂得更惨。

    「所以说你笨,不是没有原因的。」

    「……」

    「监视器呢?你该不会没有装监视器吧?」来来回回打量一圈,风翌雅闷声问。

    哦喔~~宾果!

    「……没有,」她嗫嗫嚅嚅的,虽然说被念惯了,但遇见风翌雅暴怒的时候,她还是难免会紧张。「我想应该用不太到。」

    「猪头大笨巧!你是单身女子耶!拜托你有点自觉好不好!」咬牙切齿地,风翌雅眉头狠狠蹙起,破坏了他该是十分赏心悦目的俊颜。

    「我下次会注意。」她垂下头。

    「还有下次?」挑出她的语病,风翌雅阴冷地眯细黑眸。

    「没有下次。」像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小学生,袁巧巧噘起粉唇,神情十分无辜。

    她刚刚已经很害怕了,他别再责备她了,行不行?

    「算了,我要送花,你帮我挑吧!地址照旧。」无声地叹气,风翌雅心一软,别开目光。

    又是那种表情,可怜兮兮的,好似他才是坏人,他会生气还不是因为担心!

    谁教她总是那么笨!那么教人放心不下!

    「这回要什么花?」她当然很感激他帮她解围,但他就不能口气好一些吗?从以前就是这种讨厌的个性!

    爱欺负她,爱凶她!

    「交给你挑吧!」

    「香槟玫瑰罗!今天的香槟玫瑰很漂亮。」风翌雅固定每个月都会送花到某个地址,这个习惯到现在已经持续一年多。

    「嗯,就香槟玫瑰,」风翌雅点点头。

    「……我只锺情你。」-地,袁巧巧小小声地低语。

    「什么?」听见她像蚊子般的声音,他又皱眉。

    「没有,」袁巧巧连忙摇摇头,「没事。」

    袁巧巧俐落地将香槟玫瑰用漂亮的包装纸包起来,微扬的唇办喃喃重复同一句话。

    我只锺情你——这是她最喜欢的花语,也是香槟玫瑰的花语。

    ***bbscn***bbscn***bbscn***

    「君亚哥!」见风家大门没有关上,袁巧巧探进小脸,眼儿弯弯,粉唇弯弯,似乎心情好得不得了,「我来看你了。」

    听见熟悉的清亮嗓音,正专注在医学杂志里的风翌雅抬起头,飞快地瞥了坐在对面的风君亚一眼。

    「巧巧。」泛起温柔的笑容,风君亚显得有些惊讶,「花坊的生意忙完了吗?」

    「嗯,都忙得差不多了,」袁巧巧笑眯了眼眸,「托风翌雅的福,花坊的生意非常好。」

    「托翌雅的福?」风君亚微怔,看向面无表情的弟弟,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啦!」袁巧巧在风君亚身边坐了下来,脸上浮现像猫咪般满足的神情。「只是自从风翌雅在花坊附近开了诊所之後,多出很多订单,都是要送给他的。」

    「哦?」风君亚回头笑看弟弟,「你还是一样受欢迎啊!不过这样也很好,能帮上巧巧的忙。」

    推推眼镜,风翌雅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装作没有听见。

    「君亚哥,听说你这次回来会待上一个星期啊?」袁巧巧扬睫问道。

    反正和风翌雅的交情也不好,他不说话,她正好把他当成透明人。

    「嗯,这次待的时间比较长。」

    「那下次回来要什么时候?」眨著水亮的大眼睛,袁巧巧小心翼翼地问。

    「下次回来——」风君亚沉吟片刻,「可能要等过年吧!」

    「这么久……」一想到又是三个月後的事情,袁巧巧的小脸顿时苦成一团。

    「怎么啦?巧巧找我有事?」风君亚揉揉她的发,就像摸小狗一样的动作。

    「君亚哥,这次你难得回来,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她好久、好久都没有和君亚哥两人单独出去了,还记得最後一次是在三年前。

    「君亚很忙,这次回来有很多事要处理,没时间和你玩游戏。」风翌雅冷冷的插进话。

    「风翌雅,我问的是君亚哥,用不著你插嘴!」噘著粉唇,她恼怒地瞪他。

    讨厌鬼,没事插什么花?他就乖乖当他的透明人啊!

    「我只是帮君亚回答罢了。」风翌雅不悦地抿紧薄唇。

    她又连名带姓地叫他了!

    「你——」

    「好了,你们两个别一见面就吵架,」摆摆手,风君亚笑著当和事佬,两个人都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爱拌嘴。「巧巧,我这次回来的确有些忙,不过陪你的时间,我想应该还抽得出来。」

    「真的?」闻言,袁巧巧眼眸一亮。

    「当然是真的。」风君亚颔首。

    「你看吧!用不著你来多事!」袁巧巧立刻得意地朝风翌雅扮个鬼脸-

    地「啪」一声,某人猛然合上杂志,巨大的声音吓了袁巧巧一跳。

    老羞成怒吗?

    「我先上楼了。」摘下眼镜,风翌雅冷冷的道。

    「怎么了?」风君亚错愕地看著他不豫的脸色。

    发生什么事吗?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

    「没什么,」站起身,风翌雅瞅向袁巧巧。「我只是觉得很吵。」

    「很吵?」感觉他话里充满挑衅,袁巧巧鼓起粉颊。

    他对著她说很吵?是在说她吗?

    果然是个讨厌鬼!早上凶她凶不够,晚上还要继续凶。

    「我先回房,你们慢慢聊吧!」临走前意味深长地再看了袁巧巧一眼,风翌雅薄唇勾了抹冷笑。

    「别生他的气,他只是说话态度冷淡了点,没有恶意的。」回过头,风君亚帮双胞胎弟弟说话。

    袁巧巧没吭声,她是被风翌雅方才诡谲的眸光瞧得毛骨悚然。

    说真的,她很怕风翌雅这种眼神,像是早知道了什么,却不肯明说一样,每次他这样看她,总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君亚哥,你什么时候能陪我出去走走呢?」定定神,她决定不再将心思留在他身上,她是来找君亚哥的,不必介意风翌雅的态度。

    「确定时间後,我再跟你说吧!」笑了笑,他又像摸小狗般揉揉她的头。

    ***bbscn***bbscn***bbscn***

    「你答应要陪笨巧出去?」夜深,风翌雅听见对面房门的开门声,风翌雅探出房门问。

    「你还没睡?」风君亚微怔。

    「我还不困,」风翌雅抱胸靠在门边,望著和自己有相同脸孔,却截然不同性子的人。「你拨不出时间的。」

    「嗯,我也知道有点困难,但是巧巧一脸冀盼,我不忍心拒绝她。」风君亚点点头。

    风翌雅敛下眸,薄唇弯成讥诮的弧度。「滥好人!」

    「什么?」听见弟弟挑衅的语气,风君亚不免惊讶。

    「我说你是滥好人,」眼前浮现的是巧巧过度灿爝的笑颜,风翌雅眯细黑眸。「明明知道有困难,还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会想出办法的,」风君亚微微一笑。「不就是抽出半天的时间,我想应该不会太困难。」

    「敏仪呢?你不带她回来?」哥哥有女朋友的事情早就不是新闻,全世界可能也只有猪头大笨巧不知道。

    他已经可以预见她哭得曦哩哗啦的样子。

    「她星期三就会过来拜访爸妈。」提起心爱的女友,风君亚的神情更温柔了。

    「不和笨巧提一下吗?」顿了顿,风翌雅问道。

    「和巧巧?为什么?」风君亚一副状况外。

    「她——」话到了舌尖还是咽回去,要他说出笨巧喜欢君亚的事,对他而言就是有那么一点困难。「我觉得你还是事先和她提一下比较好。」

    他倔强地别过头。

    她满心期待的君亚哥早有心爱的女朋友,他担心对笨巧的打击会太大。

    「翌雅,你是不是误会了?」风君亚像是想通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著弟弟。「我只把巧巧当妹妹看。」

    「我当然知道你只把笨巧当妹妹看。」轻轻一哼,风翌雅从口袋取出菸。

    问题是猪头大笨巧不是这样想的啊!她满脑子只有亲爱的君亚哥!

    啧!光想就不舒服。

    「翌雅,我在想……」还是若有所思地看著他,风君亚欲言又止。

    「想什么?」

    「我在想你应该要对巧巧好一点。」风君亚微笑,点到为止。

    弟弟的心思他还会不清楚吗?他们可是孪生兄弟啊!

    「我对她不好吗?」浓眉一挑,风翌雅不悦地反问。

    动不动就往她的花语小铺跑,为的不就是确认她的安全?

    「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对她再温柔一点。」风翌雅的个性原本就冷淡了点,但对巧巧却更显暴躁。

    「我没事干嘛要对她温柔?」风翌雅不自然地别开脸,「她别老是惹我生气就不错了。」

    笑了笑,风君亚没戳破他。

    耶?还会不好意思呢!

    「我要回房了,你也早点睡吧!」风翌雅关上房门,表示话题结束。

    对笨巧温柔?

    请她先变得聪明点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