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爱情逃兵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呢喃

【驼鹿小说网 www.greenwild.org】,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欢迎光临!」花店的玻璃门缓缓开启,工读生小悦笑容灿灿的招呼。

    「小悦,笨巧呢?」进门的是风翌雅,他身著驼色高领羊毛衫,黑色休闲长裤,完美比例的身材展露无遗。

    「巧巧姊在里头。」垂下微红的脸,小悦不敢抬头直视他-风翌雅每次出现都会让她紧张得无法呼吸。

    他的五官真的长得太漂亮了,偏偏又不显娘,还是男人味十足。

    「猪头大笨巧!」挡在花店门口,也不管後面是否会有客人进门买花,风翌雅拉开喉咙大喊。

    「干嘛!」匆匆忙忙地跑出来,袁巧巧表情莫名的有些心虚。

    叫这么大声!当她聋子吗?

    「怎么?为什么你一副做亏心事的模样?」敏锐地挑眉,风翌雅问道。

    「没有啊!你别瞎猜!」紧张兮兮地抹抹手,袁巧巧扬眸。「你今天没班吗?跑来这里做什么?」

    黑眸微微眯细,风翌雅就是直觉她有些不对劲。

    「你刚才到底在干嘛?」

    「没有啊!我乖乖待在花店能干嘛?」心虚地飘开目光,袁巧巧嘀咕。

    她只是偷偷在装饰花卉而已,晚点要送去寰宇饭店给王经理,所以麻烦他能有多快就有多快的滚出去,别阻碍金银财宝哗啦哗啦滚进来。

    当然,这是秘密不能说,她可不想被恶魔雅骂到狗血淋头,他的话向来是圣旨,最讨厌有人违背。

    「晚点有人会来店里施工,你记得仔细检查一下。」很想追根究柢,偏偏他现在没多余的时间。

    她那张脸,就是藏不住心事的透明脸,居然还想学人家说谎!

    肯定有问题。

    「施工?」袁巧巧一脸错愕,无法反应。

    她的店哪里需要施工,难不成墙壁龟裂了吗?

    「我请人帮你装监视器,费用我已经付过了,你不必担心,」风翌雅不自然地别开脸,脸部还是维持没有太多的表情。「只要看看他们施工的状况就好了。」

    「监视器?」呆滞的苹果脸让人很难读出心思,一如她猜不透风翌雅的想法一样。「你要帮我装监视器?」

    「嗯!」风翌雅没好气地应声。

    她这样不断重复这句话,让他很不自在。

    「其实没必要的,你不用……」

    「谁说没必要,难道你希望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风翌雅缓缓的回头。

    「不!我当然不希望……」袁巧巧的声音明显变弱了,她当然也会害怕,只是现在这种非常时期,花店的开销能省则省。「总共花费多少?我拿给你吧!」

    她不想欠他人情。

    「不用了,没多少钱。」风翌雅摆摆手,他又不是来收帐的。「你的安全最重要。」

    「我的安全?难不成你在担心我?」心头猛然一跳,感觉有些软软的,袁巧巧清亮的美眸眨也不眨地望住他。

    平常凶巴巴、对她又冷又骂的风翌雅居然也会关心她?

    「想太多,谁关心你!」俊颜浮现诡谲的神情,他粗声反驳。「我是关心小悦!怕她跟错老板,下场凄凉。」他找小悦当挡箭牌,让自己好下台。

    猪头大笨巧,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小悦闻言,垂下的小脸红得快冒烟。

    袁巧巧转头瞥了眼不知道在害羞什么的小悦,粉唇噘起。

    讨厌鬼,干嘛没事说话那么酸?问问都不行!

    「反正你乖乖等人家来施工就对了,不准问问题!」瞪她一眼,风翌雅迳自转身闪人。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干嘛没事说破让大家都尴尬?就说她笨还不承认。

    「喂~~风翌雅,等等——」袁巧巧追出去,正好瞧见他开门上车的颐长身影。「真是够了,刀子嘴豆腐心的大恶魔!」浅浅的,一抹不易察觉的甜笑浮现唇边,绽出两个甜甜笑窝。

    明明就不是真的很坏心的人啊!为什么总要装出很坏心的样子?关心她就说一声咩!她又不会取笑他。

    一点都不诚恳的家伙,大家都是老邻居了,有什么好害羞!

    嘻嘻。

    「巧巧姊?」

    「嗯?」听见小悦的唤声,巧巧连忙收起笑,转身走回花坊。

    「巧巧姊,你真的要接寰宇饭店的案子啊?」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後,小悦低声问道。

    「当然接啊!为什么下接?现在花店的竞争这么激烈,寰宇饭店是不可多得的大金主,若是以後合作愉快,你以後加薪一倍都没问题。」她的梦想可是未来要再开三家分店呢!

    「可是风大哥他……」小悦欲言又止。

    「他怎么样?」

    「可是风大哥不希望你接耶!」小悦苦下脸。

    「于小悦,原来你也是信奉恶魔教的。」美眸没好气地斜睨她,袁巧巧走入後方仓库。

    「什么恶魔教?」小悦不明白地跟在她身後。

    「就是信奉风翌雅那只大恶魔啊!你老实说,你收了他多少好处,居然站在他那边?」袁巧巧回头擦腰瞪她。

    「我才没有收风大哥任何好处。」小悦一脸无辜。

    如果风大哥愿意给的话,当然另当别论。

    「我告诉你,风翌雅他不是生活在地面上的,他是天之骄子,不懂人间疾苦,」袁巧巧不认同地碎碎念,「他当然可以依自己的喜好决定接不接案子,但是我不行,我得努力挣口饭吃,叫我别接,难不成他要养我啊?」

    「话是这样说没错……」皱皱眉,小悦似乎还有话要说。

    「既然没错,这件事就别再提了,我们动作要快一点,下午两点之前要全部送到寰宇饭店宴会厅,我可不希望第一次合作就搞砸。」袁巧巧嘀嘀咕咕。

    「哦……」

    ***bbscn***bbscn***bbscn***

    「你、迟、到、了!」秦美心挑著细眉,似笑非笑地凝睇眼前的俊逸男子。

    「有事情耽搁,」风翌雅非常有绅士风度地帮她打开车门。「抱歉。」

    「我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秦美心巧笑倩兮地坐入车内,「谅你也不敢放我鸽子。」

    「是、是,」大掌稳健地握住方向盘,「请问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你知道地址吗?」今天是他们大学同学的文定之喜,他俩上个月就约好要一同去参加。

    「我知道,寰宇饭店我很熟。」方向盘一转,白色轿车缓缓滑入车道内。「熟到不行。」

    「哦?」

    「寰宇饭店勉强可以算是我父亲的转投资事业。」风翌雅挑眉。

    「哦?如果我堂妹日後要结婚,可以请你帮忙询问设宴的事吗?」

    「当然可以,举手之劳罢了。」

    「谢谢你罗!对了,还要谢谢你的花。」

    「你喜欢就好。」闻言,风翌雅莞尔一笑。

    「我的行情都被你的每月一花给捧起来了,如今水涨船高。」秦美心俏皮地说。

    「这样不是很好吗?」

    「如果你是认真的就更好。」她故意若有似无地叹口气。

    风翌雅飞快地从後视镜瞥她一眼。「美心——」

    他们之间不是很早以前就有默契吗?当朋友绝对比当情人好一千倍。

    「我知道,我开玩笑的,我们不适合。」秦美心眨眨水亮的美眸,又绽出甜美的笑容。「只是会觉得遗憾咩,毕竟我们看起来如此登对。」

    想当年学校的两名风云人物正面交锋後,竟然没擦出惊天动地的火花,反而变成无话不谈的朋友,这不是很教人遗憾吗?

    「你明白就好。」他又不是阿呆阿呆,自己爱玩就算了,难不成还找个比自己更能玩的女友来比赛吗?

    「结果现在沦落成你的障眼法,真凄凉。」对著镜子理理蓬松如云的秀发,秦美心说得哀怨。

    「少装可怜!」风翌雅轻哼,没有被她可怜兮兮的语气给打动。

    他认识美心少说也有四年了,有多少男人战死在她的石榴裙下他又不是不知道。

    保证两只手都数不完。

    「喂!锺情小王子,都磨磨蹭蹭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打算行动啊!」秦美心自动自发地选择自己喜欢听的音乐,熟稔地像自己的车一样。

    锺情小王子,她最喜欢用这个昵称叫他,气得他牙痒痒的,恨不得啃下她一口肉。

    果不其然,风翌雅冷冷的回头瞪她,眼神冻得快结霜了。

    「不准叫我那个鬼名字!」传出去,保证他多年威赫的名声毁於一旦。

    无视他威胁的语气,秦美心笑得妩媚。「真的不行动?那下像你的作风啊!」

    「不然我的作风是什么?」

    「快、狠、准,看上猎物绝不放手。」秦美心语气激动,还附带夸张的肢体动作。

    「她不是随便的路人甲,不是我能有所动作的对象。」顿了下,风翌雅闷闷出声。

    她只是个大猪头,连这些年来到底是谁在她身边守护她都看不清。

    「咦?我不懂耶!你到底在顾忌什么?」三天两头用送花的理由到人家的花铺里去闲晃,这样默默的付出以及含蓄的感情表达方式,真不像风翌雅的作风。

    他还是比较适合爽快乾脆。

    「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挑挑眉,他道出自己最不愿意承认的事。

    「这算什么顾忌,男未婚、女未嫁的,把她抢过来啊!」秦美心皱眉,在她的观念里,这只是颗小石头而已,一脚踢开就好了。「难道凭你的条件还怕输人家呀!」

    闻言,风翌雅的神情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怎么突然不说话?」

    「我想我们的条件相当吧!」他低语。

    「什么?」

    「我想我们的条件相当吧!」风翌雅薄唇勾笑,那种笑容,冷冷的,充满嘲讽。「自始至终,她喜欢的人永远只有一个,就是我的孪生哥哥。」

    他从来没想过要和风君亚争过什么,当然也没料到最後会落到这种进退维谷的境地。

    「啊?你们的关系真复杂。」揽起细眉,秦美心小声嘀咕。

    怎么听起来有种乱乱的感觉?

    ***bbscn***bbscn***bbscn***

    「王经理,不晓得今天用姬百合为主题的设计方式,您觉得可以吗?」袁巧巧满意地看著会场的长桌皆放上她精心设计的花卉,粉粉的苹果脸兴奋地微微泛红。

    虽然她自认不是念书的料,但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对於插花她还是有那么几分天分嘛!眼看她设计出来的盆花简单、高雅,又不失设计感,连她都不禁暗暗佩服起自己。

    「很好、很好,我很满意。」王经理连连点头,绿豆般的小眼睛透过镜片望著眼前粉雕玉琢般的小女人。

    白泡泡幼绵绵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那双只抹上淡淡唇蜜、显得鲜红欲滴的菱唇,简直是一大诱惑,害他联想起最爱的甜食草莓大福,忍不住想将她一口吞下去。

    「呃,王经理?」只是一时失神,袁巧巧赫然发现自己的小手被人牢牢握在手里。

    那是种很思心的触感,黏黏的、湿湿的,好像没有掌纹似的。

    「呵呵!巧巧的手真细啊!」王经理轻轻来回抚摸,笑得很讨厌。

    想抽回来……想抽回来……她好想把手抽回来喔!

    「还好啦!」额上滑下三条黑线,袁巧巧强忍住反胃的冲动,乾笑两声。

    她啥时从袁小姐变成巧巧啦?王经理与人热络的速度还真快,不愧是做服务业的,四海之内皆兄弟。

    「巧巧今年多大啦?有男朋友吗?」王经理不住呵呵笑,让她不禁想起有CAS标志的冷冻现宰白猪。

    「我今年二十三岁,」想抽回来,却被人紧紧握住,袁巧巧的心怦怦多跳了两下,开始有了危机意识。「我男朋友在外头等著我。」

    这时就算没有,也要硬著头皮说有,不然被生吞入腹就惨了。

    「这么早就交男朋友啊?小心被骗喔!」王经理心里有著惋惜。

    「不会,他对我很好。」呜呜~~怎么办?他还是不放开耶!

    「有机会一块儿出来吃饭,我们饭店的西餐主厨手艺不错,我请客。」王经理贪婪的目光将她上上下下打量过一回。

    「不用麻烦王经理,」再也管不了许多,袁巧巧不客气地用力抽回手,不让他继续占便宜,「我先走了。」

    陪他吃饭引不必了,她敬谢不敏。

    「别急著走嘛!我们可以多聊聊,」王经理嘿嘿笑,「聊聊有关以後的会场布置,顺便再聊聊我们之间……」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觉得有陷阱?

    「王经理,下次有机会再聊吧!」不愿多想,她头也不回地匆匆忙忙走出宴会厅。她怕现在不走,等会儿就走不了了。「再见!」

    「喂~~巧巧!」眼看到口的肥肉快飞了,王经理不甘愿地尾随著。「我们再多聊聊嘛!」

    「再见!再见!」袁巧巧急急挥手,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bbscn***bbscn***bbscn***

    吓死人了,那个人真的是王经理吗?怎么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啊?虽然他白了点、肥软了点,但之前的表现还算彬彬有礼,像个斯文人,没想到居然摇身一变,变成大色猪一只!

    袁巧巧小手在牛仔裤上用力来回擦拭,偏偏嗯心的触感仍残留在手上。

    「讨厌!还是感觉黏黏的,擦都擦不掉。」哭丧著小脸,袁巧巧神情懊恼。

    低头望著自己方才惨遭蹂躏的小手,她大概要用超强去污力的洗洁精才能洗乾净吧?

    「袁巧巧,你在这儿做什么?」眼前一花,袁巧巧的小手冷下防又落入另一个人的掌心。「我刚才叫你那么多次,你怎么都不应声?」风翌雅没好气地问。

    他方才就看见她惊慌失措地从电梯跑出来,仿佛後面有只大黑熊在追她似的。

    「风翌雅?!」逃命的脚步猛然一顿,袁巧巧愣住。

    「你来这儿做什么?」浓眉蹙起,风翌雅的眼神充满狐疑,「你该不会是不听我的话,偷偷接寰宇的案子吧?」

    就说宴会厅的王经理不是好东西,她为什么就是不听劝?

    哦喔~~宾果!

    果然从小到大当模范生的人就是跟普通人不一样,一猜就中。

    「我只是来——」原本绞尽脑汁要想个能说服人的好藉口,袁巧巧却赫然发现手心的恶心触感不再,被宽厚温暖的感觉紧紧包裹。「咦?不见了。」

    她眉开眼笑地喃喃低语。

    这下子她下用回家用超强去污力的洗洁精狂洗手了。

    没想到恶魔雅不可爱归不可爱,爱碎碎念、又管很大,可他掌心的触感还挺不赖的,厚厚的,有些薄茧,却不显粗糙。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东西不见了?」风翌雅眉头蹙得更紧,「我是问你为什么来这里?」

    可恶!他都快变成九官鸟了,同样的话重复再重复。

    「那你为什么来这里?」临时想不出理由,袁巧巧乾脆反问。

    「我同学订婚,我是来喝喜酒的,」风翌雅神情讥诮,「怎么?你朋友也是今天订婚吗?」

    「不是,」吼~~嘴巴还是一样坏,他就不能用正常一点的口气跟她说话吗?「我来是因为——」

    「哈罗!两位,」从後头亲热地搭上风翌雅的肩,秦美心美眸好奇地将袁巧巧上上下下打量一回。「我还在想你跑哪儿去了,原来是在这里把美眉啊!不帮我介绍一下吗?」

    「美心,这位是巧巧,我的邻居。」警告性地看了秦美心一眼,风翌雅介绍得很含蓄,暗示她安静别多话。

    「哦~~巧巧,」秦美心将尾音拉得好长,眸底闪耀著诡谲的光芒。「你好,我叫秦美心,翌雅的大学同学。」她故意更亲热地挽住风翌雅的臂弯。

    「你好。」皱著眉,眼神呆呆的,袁巧巧完全无法从她身上移开目光。

    美女!这是她唯一的想法,秦美心毫不掩饰的美让人自惭形秽。

    「这么巧,在这里遇见你『邻居』。」秦美心用手肘轻推风翌雅,暧昧地斜眼睇他,故意强调「邻居」两个字。

    初听巧巧这名字,秦美心马上意会到她就是让风翌雅不敢有所行动的女人。

    呵!

    「我也很意外。」风翌雅压低音量回应,抛给她无奈的微笑。

    眯眸望著两人近乎亲昵的互动,袁巧巧的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像隐隐有根针,扎得她坐立难安。

    她一直以为风翌雅对任何女人都是没有好脸色的,冷冷的,趾高气昂的,却发现他对身旁的秦美心特别温柔,轻声细语,像深怕吓坏她似的。

    身为他多年的老邻居,他对她说话都没这么温柔。

    有种诡异的酸泡泡不断在她心里发酵,以倍数不断增生……

    照理说,风翌雅喜欢谁、爱跟谁在一起应该都不干她的事,偏偏他和秦美心异常匹配的模样就是狠狠扎痛她的眼。

    「你的『邻居』长得很漂亮,不错啊~~」秦美心掩唇低语,明眸忍不住又往袁巧巧身上溜去。

    「当然。」他风翌雅是何许人也,看上的对象当然不差,袁巧巧从小就像个洋娃娃般人见人爱。

    「喂~~你会不会太得意了点?」秦美心眨眨眼,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取笑。

    又还不是他老婆,他在骄傲个什么劲啊?

    吼~~真是够了!

    她袁巧巧为什么要在这里看著他们眉来眼去啊?气恼地鼓起颊,她一口气闷在胸口极不舒服。

    「我还有事要先回去,」过分用力地抽回手,袁巧巧不明白自己说出口的话为何特别酸。「两位甭理我,继续浓情密意吧!」

    此话一出,立刻招来两道讶异的目光。

    「美心,我送巧巧回去,你一个人没问题吧?」风翌雅皱皱眉,古怪地瞥了眼莫名其妙火气忒大的袁巧巧。

    「我OK,你不必担心我。」秦美心朝他眨眨眼,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人家想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她当然识相地不当一千两百瓦的超白光电灯泡。

    「我不用你送,」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眨眼示意,偏偏看在袁巧巧眼底就像秋波频送,她不悦地咕哝。「我自己能回去。」

    占用不起大情圣的时间。

    「猪头大笨巧!」风翌雅低声警告。

    她平常不会意见这么多的,今天是吃错药吗?他说一句、她应一句。

    「干嘛?」咬咬唇,袁巧巧语气不善地反问。

    干嘛在秦美心面前叫她猪头大笨巧,仿佛显得她真的很笨似的。

    讨厌!讨厌!

    「你——」风翌雅脸色微变,觉得她是故意找麻烦。

    「你们别吵了,」女性的直觉不会错,更何况是感情经验丰富的秦美心,她飞快地瞥了眼巧巧,很故意地说:「千万别为了我吵架。」

    这是种试探的手段。

    秦美心很明白自己给其他女人的威胁性,所以顺手下了帖重药,看看袁巧巧有何反应?

    看她是否真正无动於衷。

    「我才不是为了你吵架。」果然,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袁巧巧马上中招。

    她才没有吃醋,绝对没有!

    哼!

    闻言,风翌雅瞧她的目光更奇怪了。「美心,我先送巧巧回去。」

    是他多心吗?巧巧似乎对美心充满敌意?一点都不像平时温柔体贴的个性。

    「亲爱的,送她到家後别忘了给我电话。」诡谲地睨了袁巧巧一眼,满意地看她更气恼的脸色,秦美心千娇百媚地扔下话,故意更复杂化她和风翌雅之间的关系。

    说真的,她很好奇在被她如此搅局後,情况会如何发展?

    是会变好呢?还是会变得更糟糕?

    嘻嘻!真的很好奇耶!